第一卷

第七章 致百年後的你

第一卷  第七章 致百年後的你 隔天,我有種莫名的感覺。

 整個霧山村比起平時看起來更顯喧譁熱鬧,但卻不是因為忙著準備祭典,總感覺有其他的原因。

 雖然只是直覺,在我心中總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結。」

 突然間,這個詞就脫口而出。

 我知道這是我的慣性反應,嘴巴已經習慣說出這個應該是名字的單詞了。

 可是,結是誰呢?

 這個夏天陪著我的人是哲也和小雅,以及真知子阿姨等一群大人。

 和我到處東奔西跑的那群孩子裡,也沒有人叫做結。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

 每次想起、說出這個名字,我的胸口總是莫名地感到一陣痛楚。

 「呃,嗚……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難受!」

 揮之不去的苦楚,彷佛在啃食著我的心。

 又隔一天,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更加明顯了。

 霧山村是個邊境小村莊,這種熱烈盛大的景象,和過去有顯著的差異。

 粗估來看,我覺得人數至少增加了兩倍以上。

 我本來以為他們是來參加「祈豐祭」的外地遊客,但村裡似乎尚未開始經營民宿。

 而且,好像村莊的面積範圍也大了許多。

 只經過一個晚上,村莊面積就大幅增加根本不可能,但我卻親眼看見了。

 這感覺實在太不對勁了。

 況且,我覺得自己好像遺忘了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的心裡好像開了一個大洞,不知為何感到十分寂寞。

 明明轉頭一看身邊沒有人;手上沒有牽著誰的手,山裡也沒有人在。

 我不知道自己在尋找些什麼,彷佛冥冥中有股力量驅使著我移動雙腳。

 順帶一提,好像決定要開拓正前方那座斑駁的山了。

 斑駁的地方看起來不美觀,這又是具有特殊意義的地方,所以他們打算開拓這片山,延伸村莊範圍,打造成一個能夠俯瞰海洋的霧山村。

 說真的,我跟這個村莊其實沒什麼關係,但我就是覺得沒興趣。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很不開心。

 儘管,我也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又過了一天,霧山村可說是人山人海。

 因為暑假即將結束,今天是收假的前一天。

 「祈豐祭」當天觀光客很多,再加上幾年前已經慢慢地開拓附近幾座山,群山圍繞又可遠眺海洋的霧山村中,有很多神秘的地方尚未被發現;以旅遊景點來說,霧山村已經開始建立起新的地位。

 此外,近年來的「祈豐祭」,巫女向山和海祈願,並施放煙火,搭配優越的地理位置,也成為了一大奇觀。

 「雅,加油。」

 「小雅,加油呀!」

 我和哲也目送擔任巫女的小雅前往祭典會場。

 這個近一百年來舉行的「祈豐祭」除了是祈求豐收的祭典外,似乎同時也是哀悼一名少女的儀式。

 這個村子曾遭遇過巨大的坍方意外,一名少女率先出來拯救大家,這個儀式也是為了表達對她的謝意。

 「坍方意外,是嗎……」

 這個詞語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但我依舊不清楚是何原因。

 「這座群山環繞的村子要是發生坍方意外,那可是會滅村的啊。」

 我脫口而出的話,也只不過是我對意外某種程度的想像而已。

 我無法想像,當時的人得經歷什麼。

 「祈豐祭」的重頭戲,巫女的祈禱儀式好像開始了。

 小雅穿著巫女服飾,站在設計成神社的舞台之上。

 身形修長的小雅穿上合身和服,真的很漂亮。

 可是,是我出現幻覺了嗎?

 看著小雅,我的視野中出現了重疊的身影。

 嬌小纖細的身體,雖然和小雅一點也不像,我卻將她和小雅的巫女姿態兩相重疊。

 「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在我身旁欣賞著自己未來配偶美妙身影的哲也,臉上突然出現一絲擔心地看著我,不過也僅有一瞬間。

 站在祭壇上的小雅,閉著雙眼,雙手合十,開始祈禱儀式,接著頭上便出現了一記碩大的煙火。

 近在咫尺的爆裂聲,幾乎要震破我的耳膜。我停下思考,和大家一起仰望著夜空。

 伴隨著巫女祈禱而在夜空綻放的大型煙火,形成一種奇幻的氛圍。

 盛大的煙火接二連三地升空,每次綻放皆引起眾人的歡呼聲。

 這的確是可以成為推廣霧山村的一大觀光名勝。

 山海之間、煙火以及巫女,能夠同時近距離欣賞這些元素的地方,可找不到第二個了。

 活動重點的煙火結束後,人群漸漸散去。

 有些人返回租借的民宿,有些則是前往停車場。

 但仍有些人留在會場,看樣子「祈豐祭」尚未落幕。

 煙火施放完畢之後,巫女向大家說明有關這個霧山村過去所發生的事。

 如今的霧山村村民眾多、觀光客絡繹不絕,但過去是個群山環繞,地理位置不佳,基本上只能勉強自給自足的小村莊。

 因此,為了祈求作物能夠豐收,才會有這樣的祭典儀式。

 一開始是簡單介紹霧山村的歷史背景,說著說著就說到別的事情了。

 小雅站在祭壇,翻開一本有如古籍般的書冊。

 「那是……」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股很強烈的熟悉感。

 這個夏天,我只不過是因為離家出走才來到這個村子,當然沒有接觸過與祭典相關的書冊,但我對小雅手上的書冊卻感到一股無可抗拒的使命感。

 這不斷在我身體裡翻騰的情緒,究竟是什麼?

 這股情緒已經超過不協調感的範疇之外了。

 「距今一○四年前,有如今日舉行『祈豐祭』的日子,本霧山村曾遭到大規模土石流襲擊。和如今不同,當時的祭典在位於山中的神社舉行,為了進行祭祀儀式,即便知道會降下豪雨,仍然必須進入山中……」

 小雅繼續解說著當年的事。

 在祈豐祭當天降下豪雨的事、在已知危險下仍堅持舉行祭祀儀式的事。

 還有,當時的巫女放棄進行儀式的事。

 「當時的巫女,在確認豪雨帶來的危險性後下了山,拋棄了身為巫女最重要的職責,沒有如期進行祭祀儀式。即便危險,身為祭祀要角的巫女也必須完成自己的使命,但當時的巫女卻沒有這麼做。村民們紛紛發出無法接受及批判的言論,但巫女卻執意不肯入山,反而開始做些已經無法稱為惡作劇的惡行。她拿著沒有人見過的道具,恐嚇每個想要接近山區的人,甚至威脅想要代替巫女執行儀式的人。」

 真是個無厘頭的巫女。

 我還真想見見做出這些壞事的巫女呢。我不自覺想。

 她一定是位很有趣的人。

 「巫女多次呼籲大家『會發生土石流,大家千萬不要靠近』,但對當時自給自足的村民來說,祈求一整年豐收的『祈豐祭』至關重要,所以他們不聽從巫女勸告,執意執行祭典。」

 也就是說,大家認為比起擔心那不確定是否發生的山難,應該優先舉行能讓村民安心一整年的祭典才是。

 巫女是祭祀儀式的重要角色,會長時間待在山裡,等同於置身危險之中。

 儘管巫女持強烈反對意見,由於少數必須服從多數這種不明理的規定,沒有人願意支持巫女。

 「但是巫女卻沒有放棄阻止大家上山,她的行為看起來雖像保護自身安全,她的口中卻反覆說著『我是為了保護村民』。」

 「我一定要保護這個村的所有村民。」

 突然間,我彷佛聽見了一陣鈴聲。

 清新且乾淨的聲音。

 一個令我心頭一震卻能讓我放下心來的奇妙聲音。

 我發現自己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可是環顧四周後,卻沒有看見我認為的那個人。

 「彌一,你怎麼了?」

 「沒什麼……」

 「你的表情看起來很痛苦,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事。」

 我好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可是我卻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最後『祈豐祭』仍決定照常舉行,但巫女卻採取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動。」

 小雅如吊著觀眾胃口般,說完的瞬間,同時點著了排列在四周的火把。

 「巫女放火點燃了那座進行儀式的山。雖然豪雨影響加上風勢強勁,火勢不足以過度蔓延,但放火燒山的行為,已經足夠阻止村民上山。住在群山環繞的霧山村村民,大家對火燒山十分敏感,一聽到火災消息,立刻中止了祭典。」

 「你該不會想在『祈豐祭』當天辦一場嚇走所有村民的試膽大會吧?」

 「很接近了。不過,我的方法更確定村民不會接近山區。」

 沒想到,確定讓村民無法接近山區的方法居然是放火燒山,這已經超過訝異的程度,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我記得我曾和誰一來一往談論過這件事。

 記憶中的她,臉上像蒙了一層霧,看不清楚面貌。我一定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必須想起來才行。

 「『祈豐祭』中止後,巫女對大家坦承自己放火燒山的事情,引起眾人的憤怒。即便如此,她也不受影響,半威脅地引導大家儘可能地離開山區。當大家離山區有一段距離時,意外發生了。伴隨著村中發出轟隆巨響聲,眼前的山體開始崩落。」

 這就是襲擊村莊的土石流吧。

 「最後,巫女的行動拯救了整個村莊的人。村民有的猜想她有預知能力,有的說她可能是未來的人回來拯救大家。土石坍方雖造成村莊大半毀損,所幸沒有任何人員傷亡,讓眾人放寬了心。此時,有位女性喊著『我的孩子不見了。』」

 因為她曾說不想犧牲任何人,所以我知道她一定會有所作為。

 「巫女立刻衝了出去,在豪雨中奔向土石坍方的位置,尋找失蹤的孩子。看著她的英姿,現場再也沒有人繼續抱怨。幸運的是,孩子並沒有遭坍方吞沒,只是受了輕傷。當巫女揹著孩子想要回到大家聚集的地方時,發生了第二次巨響,土石流夾帶著更多的砂石,直逼他們眼前,巫女為了保護孩子,抱緊了孩子……」

 那是一場難以言喻、難以想像的巨大悲劇。

 少女憑一己之身各處奔走,努力守護所有一切。

 這種結束生命的方式,未免太殘酷了。

 「然而,有一件事必須告訴大家。巫女所保護的孩子,也就是我,奇蹟般地獲救了,我在這裡記下當時的經歷,以便日後傳承。署名奧村彌彥。」

 「……」

 我說不出話來。

 奧村彌彥是我的曾祖父。

 他也受過結的救命之恩。

 然後,生命就這樣連結到我這一代。

 當聽完小雅所說的故事後,我的記憶全都恢復了。

 我想起了和她的相遇、別離,以及她完成使命的結果。

 只有我知道,霧山村如今這般繁榮,開拓工程也順利地進行著,全要歸功於結在一○四年前的那天拯救了一切。

 並且留下了這樣的紀錄。

 結最終貫徹了一切;貫徹了自己的意志、目的和信念,因此完成了自己的心願,成功改變了未來。

 她在那一天,將霧山村的總總成功連結至未來。

 「喂!彌一,你怎麼回事?」

 「什麼?」

 「你為什麼哭?」

 「……嗚、嗚啊啊啊啊!」

 我剋制不住悲傷,止不住眼淚。

 「啊……因為……結她……」

 「……」

 「可是……結果她……還是死了,太不公平了……」

 我的聲音因哭泣而沙啞著,在嘈雜的喧囂中,微弱地迴響著。

 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實在不適合見人,不過完成祭祀儀式的小雅與她的村長父親,來到我面前。

 應該是想對我說有關我曾祖父的事情吧。

 「彌一。」

 聽見村長叫喚,我自然地端正起儀態。

 我挺直背脊,但留意著不過度僵硬。

 「請問有什麼事?」

 「你覺得『祈豐祭』怎麼樣?」

 「怎麼說呢,整個祭典都很棒,祈禱儀式和煙火都很美,能聽到最後的故事我也很高興……」

 這是我最真實的心情。

 「這是對主辦方而言最棒的感想了。對了,彌一君,你是不是認識古川結小姐?」

 「……!?」

 出現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名字。

 至少,不是現在該出現的名字。

 「從你的反應看來,應該是認識了。雖然我不清楚你和一百年前的古川結小姐有什麼連結,不過她既然直接救下了你曾祖父彌彥先生的性命,或許有什麼聯繫點。」

 一時之間,我完全不懂村長在說些什麼。

 與其說不懂,應該是村長一直沒有說出話題的核心。

 「也就是說呢,前人們告訴我,如果哪天有個和霧山村有緣的高中生奧村彌一來到村裡,就把這個交給他。」

 村長說完,站在一旁等候的小雅,拿出一卷書冊──《霧山古文書》交到我手上。

 雖然我有印象,但看起來和我之前拿過的文書好像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這是剛才小雅唸的文書副本嗎?」

 「不是,這本才是正本。正本交給你,副本在『祈豐祭』上使用。」

 交到我手上的《霧山古文書》正本,看起來比副本更有歲月的痕跡,

 充分說明了這是從一百多年前留下來的古物。

 「這其中,剛才小雅唸的只是前半段內容,後半段是我們沒有人看過的內容,而且特地註明了只有彌一可以閱讀。我們遵從拯救村莊的恩人古川結之言,沒有任何人看過後半段。我想,可能有什麼歷史價值的內容,或是和這座村莊有關的重要之事,若真是如此,希望你能告訴我。」

 村長連珠炮似地說著。

 他一定是壓抑了自己想看卻不得的慾望吧。

 可是,我沒想到應是百年前之人的結,居然會留信給我。

 回過神來,村長、小雅以及一旁的哲也,都已經離開了。

 一定是在意我的心情吧。

 我緩緩地翻開《霧山古文書》

 前半段正如村長所言,小雅在祭典儀式中所讀的是關於這座村莊以及結的英勇事蹟。

 我一頁一頁認真往下讀。

 然而,一到了後半段,裡面的紙感覺更加古老,要讀清文字也更費力。

 可是,仔細一看,這不該屬於百年前的東西,反而像是我常見的、各處皆有販售的活頁紙。

 並且,從第一行字開始,我就清楚知道這是我熟悉的女孩所寫的字。

 「首先,如果拿起這封信的人不是高中生奧村彌一的話,請將此信收好,不要閱讀此信。並且,請幫我轉交給生於一百年後的他。

 致百年後的你

 我在這封信中,寫下我的心情。

 要回到一百年前,必須在神社中停留六天半以上,思緒一轉,我發現自己一直都在想著你。

 所以我想寫封信給你,我拿牙牙給我的叫做筆記本?的東西寫給你。

 可能我回到過去後,所有事都會恢復原狀,你就不會記得我了。這樣的話我會很尷尬,所以請你當作沒看過這封信。

 我們認識的契機,是你偶然間發現我在神社裡睡覺。

 如果當時你沒有發現我的話,我不知道會前往多久之後的未來。

 我也給你添了很多麻煩呢。

 你總是很照顧我,明明自己害怕回到過去的實驗,卻還是陪著我。

 真的很謝謝你。

 不過,我也沒想到,我的初戀情人居然是一百年後的人。

 當然不可能想到的。

 對你來說,我是一個大你一百歲以上的老奶奶嘛。

 嘿嘿,我可是比你大很多很多歲喔!

 現在,你的時代是什麼樣子的呢?

 大家臉上都充滿笑容吧。如果我成功救了大家,那麼一定會變得更加繁榮、熱鬧吧。至少,在我出生的年代,這裡有更多的人,而且總是很熱鬧。村裡的每個村民,大家都是朋友、家人,我非常喜歡這樣的距離感。也因為如此,我無論如何都要救他們。

 《霧山古文書》中,最後寫著我的名字,雖然我有可能無法得救,但我不是特地去赴死,我一定會試著奮力抵抗。

 我希望你能在未來見證我努力的成果。

 請替我好好確認發生了什麼變化,留下了什麼結果。或許這又是給你添麻煩,不過還是拜託你。我相信你一定會幫我這個忙。

 況且,我是連結人與人之間,與人締結緣分的結呀,

 我一定會連結所有村民的緣分,不讓緣分消失的。

 因為,你也已經是霧山村家人的一分子。

 或者說,我和你也是一種成功連結,

 和你牽手、被你擁在懷中,這些感覺我現在仍然記得。

 我真的好高興。

 還有你帶我去學校,對我述說你的夢想,以及讓你懷抱夢想的那次相遇。

 所有的一切,都讓我覺得好快樂,

 怎麼辦,一想到你,我就無法剋制自己的心情了。

 好想見你啊。

 好想跟你在一起啊。

 好想聽聽你的聲音啊。

 好想再感受你的溫柔啊。

 有太多太多想和你一起做的事了。

 所以,為了不要後悔,我把所有的感情都寫在信裡。

 想到你會讀到這句話,我就很難為情,不過那時候我已經不在了,先說先贏嘍!

 我,古川結,深愛著你奧村彌一。

 結果,我想說的其實只有這句話。

 為了告訴你這件事,所以寫下這封信。

 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

 這是我的心聲。

 真的很謝謝你。

 雖然還有很多想說的話,還想繼續對你表白,但我該走了。

 所以,我要出去了。

 我要去拯救大家。

 我出發了。

 最後,讓我說一件浪漫的事。

 你之前給我的可以聽音樂的計時器?我用它計時我寫這封信花了多少時間,居然花了兩個小時!

 在神社裡的兩小時,等同於現實時間已經過了一年半,

 所以這封情書應該是世界上花最長時間寫的情書對吧?

 嘿嘿,怎麼樣?

 是不是覺得很美妙啊?」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