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連結

第一卷  第六章 連結 我又作夢了嗎?

 模糊的影像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說是眼睛看到的,感覺比較像直接傳送到我的大腦,為了讓感覺更清晰,我輕輕地閉上眼睛。

 畫面中有一位少女。

 一直都只有她獨自一人。

 「因為只剩下我了,所以我必須做些什麼。」

 少女每次受挫,都會這樣鼓舞自己。

 跨越各個時代、遇見各式各樣的人,少女為了心中的某個信念四處奔走。

 不知不覺間,她被冠上了「旅人」的名稱,並且希望和村民們有所接觸。在某個時代,她學到了一些被認為可以避雨的咒語,也從某人那裡學到了避免災害的方法。每次獲得相關資訊,少女便回到過去,繼續穿越著過去和未來。可以拯救多少人?可以挽回多少災難?她一心一意只想著這些事。

 一次、兩次、無數次,不肯停歇地嘗試著,少女經過無數次嘗試卻都失敗。

 每一次嘗試失敗,她都再一次親眼目睹自己的家人、親近的人的死亡。

 最後無論在哪一個時代,少女總是一個人。

 即便是現在,她仍獨自一人。

 睜開眼睛後,眼前所見的正是那位少女。

 她在空無一人的霧山村中獨自哭泣。

 「抱歉、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

 她口裡盡是道歉的話語。

 「我一個人……好孤單啊……」

 少女,在僅剩自己一人的村莊中,低聲哭泣著。

 整個村莊除了少女以外的人,全數消失。

 整個村莊毫無人煙、寂靜到了一個極不自然的地步。感覺不是所有事物突然消失,而是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或者說這裡安靜得很自然,絲毫不覺得這裡應該存在些什麼。

 只不過,在這個寂寥的景色中,有一名少女低頭坐著。

 無論我想做什麼,想拭去少女的眼淚、想抱緊她,全部都做不到。

 彷佛如同畫面另一端的景象,即使有再強烈的意志也無法移動。

 我一直呼喚著少女的名字。即使清楚她聽不見我的叫喚,我仍持續呼喚著。

 不知道經過多長時間,雖然發現天空的顏色改變了好幾次,但我並不在意。

 接著少女開始慢慢地移動。

 少女哭了很久,雙眼都腫了。即便如此她仍站了起來,朝我走過來。

 「彌一……」

 她叫著我的名字,但是聲音中幾乎沒有任何力量。

 「彌一、彌一、彌一。」

 少女伸長著手,邊走邊摸索著我的位置。

 我為了回應她,不認輸地也伸長了手。讓那個無助、絕望又淚眼婆娑的少女──結,知道我的位置。

 正當結的手和我的兩相重疊時。

 突然間,視線變得清晰,立刻感受到現實氣息。五感也開始作用,真實感受到自己活著。

 是的,過去雖然活著,但心境上可說是完全沒有真實感受。

 環顧周遭,眼前看到村莊的廣場,哲也、小雅與真知子阿姨以及各位村民們陸續醒了過來。看樣子大家應該是在村子裡陷入昏睡狀態,整個村子都被施加催眠術一般。

 意識完全清醒後,我長嘆了一口氣,結就在我的眼前。

 原本該是光彩照人的黑髮,卻像將光反射出去一般黯淡,美麗清澈的大眼睛,現在則是又紅又腫。她的表情像是雨中的棄貓般相當虛弱。

 「彌一、彌一!對不起。」

 結只是不斷地叫著我的名字,並且一直道歉。

 當我以為她會繼續跟我說話時,她卻跑走了,不知道往哪裡去。

 「這是怎麼回事?」

 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我和結明明應該在高台,回過神來人卻在廣場裡,而且不僅我們,整個村子裡的人感覺都不太對勁。

 「總之,我得去追結才行!」

 現在首要任務不是釐清目前的狀況,而是追上結。

 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我的傷勢明顯減輕許多;還有點痛,但不至於無法行走。

 結朝山的方向跑去,不知道為什麼她看起來十分緊張。我的直覺告訴我,結就快要消失了。

 我漠視身體的疼痛,不加思索地往山上衝。

 我心想,結一定上山了,所以我也往山的方向跑去。

 大部分和我擦肩而過的村民都不明就裡,異口同聲地說著「我們剛剛在做些什麼啊」,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看起來都像剛剛睡醒。

 其他的地方也傳來驚訝與焦慮的聲音,「什麼!已經過了三天?」原來村民們也一樣,都少了這三天的記憶。

 沒錯,我們這些在霧山村的人,每個人都有三天的記憶缺口。

 但是,我告訴自己,現在可不是沮喪的時候。

 結一定知道霧山村全村發生異常的原因,所以我必須趕快追上她。

 「結……」

 我來到了「古川神社」。

 結在神社前蜷曲著身體,雙臂抱緊自己,彷佛正在畏懼著什麼。

 我輕輕地走到她身邊,近看她的表情相當悲痛。感覺像是目睹世界毀滅時的景象。

 「彌一……」

 她依戀地看著我,之前眼神中所存在的堅強與決心,現在卻完全消失。

 「結,你怎麼了?」

 我努力放柔語調,輕輕地喚著。現在的結,脆弱得像是被風一吹就會支離破碎。

 「大家都不見了。」

 「……」

 「哲也、牙牙,還有你,以及村裡所有的人,通通不見了。」

 她細數著方才所發生的恐怖經歷。

 「我一直在找你們。你突然消失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所以先回村裡看看,結果那裡『什麼都沒有』。沒有任何村民,也沒有任何東西存在,根本不能稱作村莊。」

 「這是……」

 我無法正確地理解結話中的意思。那些像夢一般的畫面,其實是我失去意識不久就看到的畫面;記得是整個霧山村消失的景象。

 「只剩下看起來已經很久沒人住的廢棄房子,很明顯是幾十年、甚至幾百年以上沒有人使用的廢墟。於是,我思考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你和大家會消失?」

 她接著說:

 「我想先找到記載資訊的《霧山古文書》,但古文書也不見了。正確來說應該是消失了,因為我一直把古文書帶在身邊。」

 然後我意識到了。

 「都是我害的!」

 「都是、你害的?」

 「因為我真心地想要留在這個時代,和你永遠在一起。」

 因為心裡有這種想法,所以大家都消失了。結深信不疑地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想跟我在一起,會和大家消失有關係……」

 說完我才發現。

 她說的是《霧山古文書》上記錄的犧牲者人數。

 我最早看到的數字是五九四人,當時以為這是最終犧牲者人數。但結曾去過其他時代,所看見的數字為七四八人。聽到這件事,為什麼我會沒想到呢?為什麼我會妄下定論呢?我應該早點想到,若結在那場坍方意外沒有躲到那座神社裡的話──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穿越到未來的結果。

 像這樣根據結迄今為止的行動,犧牲者人數皆發生了變化,而影響結果最大的關鍵應該是一開始所採取的措施。第一次時間倒流,應該是影響犧牲者人數最多的。

 我最早在《霧山古文書》上看到的犧牲者人數是五九四人,那時,書上同時記錄著有半數以上的村民遭到掩埋。在和我相遇之前,她已經數度回到過去,所改變的結果仍是如此慘烈。

 所以──

 如果結放棄回到過去,也就是說當結的作為不再影響過去,村子就會反映出意外造成的原有受災狀況,而原本的受災狀況包括……

 「所以呢,」

 當我得出結論時,結同時間說了這句話。

 「本來呢,霧山村啊,」

 結告訴我,她即使無計可施,仍努力想挽回的那段過去。

 「因那場坍方意外,整個消失了。」

 她說。

 距今一○四年前的霧山村慘遭滅村,所以其後代包括哲也、小雅,以及我和其他村民全部都不在了。她接著告訴我:

 「然後啊,我發現這件事情後,放棄了和你永遠在一起的念頭,決心要回到過去的那一瞬間,大家就出現了。」

 希望在一起卻是分離;放棄在一起後終能相見。無論如何,我們終究無法如願。

 太諷刺了!這是世界上最諷刺的事。

 「所以,我會回到過去。我必須回去。」

 結在得知所有事之後,放棄了現在;獨自消化著這般現實情況,卻仍笑著對我說出這些話。

 「如果不這麼做,我最喜歡的人就會消失了。」

 這個少女身上揹負著村莊的存亡、幾百條人命等所有的責任於己身,她的笑容比任何事更堅強,卻也更苦澀。

 結告訴我,三天後她便要回到過去。

 雖然很緊急,但如果不決定日期的話,心情便會動搖;而且,一想到自己在現代多作停留,犧牲者人數便會增加,這是她決定三天後啟程的原因。

 於是,我們決定花一整天的時間,走遍結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學校看看。」

 「學校?」

 「對。經過了一百年,世界也變得完全不一樣了,想去的地方當然很多,但我還是想去看看和我同齡的人所就讀的學校。本來最想看的是你的學校,但實在太遠了,所以你帶我去最近的學校就好。」

 我想完成結的願望,因為距離最近的車站,搭車也要花費一個半小時,在這個盛夏烈日下徒步過去實在太冒險,所以我請村長開車帶我們過去。

 哲也和小雅也很貼心,沒有跟我們一起出發。

 他們的用意是讓我們好好享受兩人時光,我相當感謝他們的體貼。

 而且,我想再度向小雅道謝。因為要去學校,小雅機智地讓結穿上制服,並且對我用力地豎起大拇指。

 穿上水手服的結,可愛得難以言喻。

 結雖然害羞地穿著制服,不過第一次搭車的她,對車子的性能、行進中窗外的景色、車子的各種優點等,每一項都表現了濃厚的興趣。

 從汽車轉乘電車時也是,到離學校最近的車站需要三十分鐘車程,在幾乎沒有乘客的電車裡,她似乎很高興。她稚氣的模樣與她的年齡相符。我非常希望她能像其他的高中女生一樣,抱怨著去學校太麻煩了也好;和要好的女同學們暢談戀愛話題也好;我希望她能好好享受這些正值青春時會發生的所有事情,卻不能如願。

 她正試圖獨自完成一個普通高中女生永遠無法承擔的沉重責任和使命,並且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種不該她揹負的理所當然,讓人非常悲傷。

 然而,當我極力不讓我的想法表現在臉上時,我們抵達了離學校最近的車站。

 「這裡就是學校……」

 「應該沒錯。」

 從最近的車站走路約十分鐘路程,我們走在整修良好且路面平穩的道路上,幾乎沒有車子經過,道路的盡頭就是學校。

 附近茂密的綠色美景,與霧山村不同,這裡整體以「城鎮」規劃發展。這裡不僅有真正的便利商店,也具備了學校等現代化設施。

 換句話說,這裡是符合想像的鄉村小鎮;而霧山村則是與時代脫節的村莊。

 「要進去學校看看嗎?」

 「真的嗎!可以進去嗎!?」

 「嗯,哲也似乎事先通知過學校,學校同意了。」

 我真心佩服哲也的細心。

 我們穿過正門走進學校。校園中沒有看見任何社團活動,有種荒廢已久,長期沒有使用的感覺。實際上當然是仍在使用中,教學大樓裡有好幾位老師,旁邊的建築物好像是宿舍,人好像都聚集在那附近。

 學校路程遙遠,搭乘汽車加上轉乘電車,花了兩個小時以上才抵達,儘管如此,結臉上看不出一絲疲倦,她對所有事都感興趣,眼神中閃耀著光芒。

 「結,我們走吧。」

 「嗯!」

 我伸出手,結毫不猶豫地牽起我的手。我們就這樣手牽著手一起走進校園。

 我們先去了教師辦公室,向老師們說明來訪之事及希望參觀校園。

 之後我們隨意地參觀幾乎沒有人的校舍。圖書館、音樂教室,從各個教室到體育館,對結而言這些都是全新的事物,她興奮地笑個不停。

 想要借光圖書館藏書的結;想要觸碰音樂教室裡所有樂器的結;對體育館內所有器具感興趣的結,我不想錯過她任何表情。

 「呼──太好玩了。學校真的好神奇啊。」

 「因為選擇很豐富嘛。」

 和一百年前的學校相比,這所學校相當地多元化,也展現了校園隨著時代在進步。作為學習場所,有各種各樣的既定用途,充分顯示了這麼長時間以來所帶來的變化。

 結兩種樣貌都看過,當然會不斷地吃驚。

 日落時分,我和結走進一間不大的教室,一起坐在窗邊的座位上。

 西沉的太陽染成硃紅色時,陰影開始在窗外的世界漸漸擴散。

 彷佛夕陽將一切不合時宜的東西全藏了起來。

 整個氣氛好似正要舉行什麼自白活動一般。

 「這就是人家常說的青春了吧。」

 「青春?」

 「嗯,寫作青色的春天,青春。我認為是我們這個年齡的人,本來應該享受的事物;儘管多愁善感又情緒不穩定,也能抱著夢想與希望莽莽撞撞地去闖蕩的時期。所以有人把人生比喻為四季,而這個階段就叫做青春。」

 我覺得這和我關係不大。我懷抱夢想卻無人理解,一直過著談不上青春的時間;結則是因為身為巫女的職責,失去的東西與遭剝奪的時間相當的多,可想而知,她在扛著這些重擔之下,不可能過得上能夠稱為青春的日子。

 「就算這樣……」

 「嗯!」

 「我們兩個現在……」

 「正當青春!」

 從結論來說就是這樣。

 我遇上結,結遇到了我。然後時間開始流逝,我們反覆莽撞行事;時而互相幫助,時而相互碰撞,最後愛上彼此。

 毫無疑問的,這就是青春。

 我一直覺得自己愧對這個詞,直到我遇上了結,才真正感受到青春。

 我深刻地體會到,自己的時間真的開始流動了。

 正因如此,我想要再往前多邁一步;我取出早已準備好的東西。

 「我想讓你聽一聽這個。」

 「這是什麼?」

 我取出了手機,還有某天偷偷去倉庫拿《霧山古文書》時,順道一起帶出來的耳機。

 「我之前也和你說過,我有個夢想,但父母不認可,所以我才離家出走來到霧山村。」

 那是個帶著不受認可的無力感與焦躁感,耍著脾氣逃跑、相當可悲的自己。雖然我試圖掩飾,但我還是希望能讓啟蒙我夢想的結,親自聽聽我為了夢想付出諸多努力的結果。

 我將單邊耳機遞給結。

 「你把這個放進耳朵看看,可以聽見音樂。」

 我說著,也戴上另外一邊的耳機。

 在朦朧的黑暗中,夕陽是唯一的光源,時間平靜且悠然地流逝著。

 接著,我播放了那首歌。

 我和結將意識集中於聽覺上,全心全意地聆聽著旋律。海風、迎風搖曳的海浪、海面上的粼粼波光。豐富的音色,讓人感覺宛如剪下了一整個夏天的景色,而且相當平靜,毫無喧囂。與其說這景象像是海灘,更像是兩個人待在一個僻靜的海灣裡。這感覺相當熟悉,彷佛像是喚醒了沉睡在內心深處、遙遠的盛夏記憶一般。

 「好好聽……」

 結輕輕地吐出感想,而接下來的音符又抓住了她的聽覺。

 「……」

 樂音突然加快,加速的旋律,像要擾亂聽者的呼吸節奏,充滿著壓迫感,聽起來不算舒服。彷佛天氣突然惡化,夜晚伴隨著雷雨席捲而來。

 但說也奇怪,一到了夜晚,壓迫感立刻消失,又重新迴歸平靜。

 最後播放的是,那一段旋律。

 「比海還深,比天還高,獻給身處遙遠彼方的你。」

 這就是那天結所哼唱的片段與音色,也是讓我懷抱作曲家夢想的契機。所以,雖然我唱得不好,但我還是演唱了那個片段,為了獻給告訴我這首歌曲的你。

 「這個是……」

 結聽完之後立刻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就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成果。」

 我們雙雙放下耳機,面向彼此。

 「那天,我發生意外,你救了我,我聽見你口中哼唱的歌曲,一直忘不了,所以才開始自己學著作曲。這就是我的夢想。」

 「原來是這樣……」

 「沒有人願意理解我,『況且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才能獲得成功』,這種話我聽得耳朵都長繭了,但我的夢想卻不同。作出好曲子的確很重要,但作出人們喜歡的曲子也很重要,可是對我而言,我最主要的目的是,只要大家聽到我剛剛放的這首歌能感覺滿意就好。」

 打著夢想是作曲家的名號,事實上只是對記憶中深植的旋律致敬而已,完全就是自我滿足行為。

 不過──

 「可是,這就是我最大的目標,而我持續追求這個目標的結果,就是來到了霧山村和你相遇。而這首曲子,正是為了現在這個時刻和你而存在的。」

 「彌一,我好高興,這首歌對我來說非常特別。這首歌連結著我的過去和未來,無論何時都讓我感覺到自己不孤單,這首歌也包含了這層意義。從小時候開始,每當我哭泣時媽媽都會唱給我聽喔。」

 結懷念地說。

 正如這首歌所包含的意義一般,過去和未來就這麼連結起來了。

 「雖然你說拯救因意外而喪生的村民是你的使命,這麼說的話,我不禁覺得能作好這首歌、能和你相遇等一切都是為了實現我的使命──幫助並引導你。」

 我說了這些當作前言,接下來是我真正想說的話。

 「從你選擇前往未來時開始,我們便已連結在一起。所有事看起來雖然像是巧合,但一切一定都是為了讓我們在這個時間點相遇。我們彼此連結著,無論現在、未來,無論何時何地。」

 「彌一……」

 我很確定,結對於將我捲入其中,讓我有不快的回憶感到相當自責。我很清楚,她就是這樣的人。

 「然後我們彼此喜歡,我打從心底認為,能遇上你真的太好了。」

 所以,我接著說。

 「方才歌詞的後半部,一定是這樣的。」

 ──獻給身在世界上最遙不可及卻又近在咫尺的你。

 說完,我和結的影子兩相重疊。在夕陽逆光下,我們的剪影一直都是一體的。

 方才放下的耳機中傳出微弱的聲音,開始重複播放的曲子,將逐漸變成我和結的回憶。

 還有兩天。

 「這表示犧牲者人數,已經達到你的期望值了嗎?」

 「沒錯,因為有你的幫忙,我才能走到現在。」

 剩下的兩天時間,我們形影不離地一起度過。

 我們手牽著手走在村子裡。我驕傲地舉起雙手,讓村裡取笑我的孩子們看個仔細;同時我也建議哲也更積極地追求內向的小雅。

 看著我們坦然面對的樣子,哲也似乎也察覺著結的決定。而且,到了這個節骨眼,我也無法再挽留結。

 結能夠和大家和睦相處,回到原本的時代一定也很受歡迎。即使離開這裡,只要結能夠在霧山村建立起幸福,我決定放下一切。

 「結,你回到原本的時代後,一定要幸福喔。」

 「你真是斯文有禮。不過,我知道的,我不會妥協自己的幸福。所以你也要幸福喔。」

 「那當然。」

 「在沒有你的日常生活裡發現幸福,或許有點辛苦,但我既然說出口,只能努力去做了。」

 「不過,說不定我會遇見你的曾孫喔。」

 「什麼!我不喜歡那樣。這是要我嫉妒自己的子孫嗎?」

 「又或許,我能在霧山村和你再相見。」

 「那個時候,我已經超過一百歲了,不知道能不能健康地活著呀?」

 內容毫無營養卻很愉快的對話。

 「可是,要找到比彌一好的人,可不太容易啊。」

 「我也是啊,我沒有把握能找到比你更可愛的人。」

 說這些話,已經不會感到害臊了,一直笑得很開心。

 現場的許多村民一直守望著我們,對我們投來溫暖的目光,大家都認可結的存在,也認可我們的關係。我很喜歡這樣的氣氛,我想讓大家都記住她,而非只存在於我的記憶中。

 因為結是這個村的救星。因為她是延續大家的性命與生活的女英雄。

 到了晚上,我們依然談著天。

 我們死纏爛打地拜託真知子阿姨,終於獲得同意,讓我們可以在客房裡共度一晚;直到最後我們都能在一起。

 真知子阿姨雖然不完全瞭解我們的狀況,但仍一口答應我們這個乍聽之下不太純潔的願望。

 「你已經想好回到過去後要怎麼解救大家了嗎?」

 躺在床上,我問出一直掛心的問題。

 即便回到過去,單單如此是無法減少犧牲者人數的。結必須利用從未來得到的知識,親自去做些措施來改變結果。

 「當然想好了。正是因為想到了方法,所以我才認真考慮回到過去的事情。」

 「我覺得一定是我想到了這個方法,《霧山古文書》上的犧牲者人數才會減少。」結接著說。

 「什麼方法?」

 「嗯,我剛來到這個時代就發現一件事。」

 應該是在準備試膽大會的時候。

 「之前我總是在想,要怎麼從坍方意外中解救村民,或是思考如何減低降雨水帶來的影響。」

 「是因為舉辦了『祈豐祭』嗎?」

 「沒錯。一年一度祈求五穀豐收的『祈豐祭』具有強烈的意義,是村民們為了能夠安心生活而舉行的。所以儘管天候不佳,『祈豐祭』仍會照常舉行,一舉行就會有許多村民參加,並且在神社外守著我,這對我及所有村民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在我心中,進入山區是最大的前提條件。但是,當我來到這個時代,我聽到舉辦試膽大會的原因時,嚇了一跳。」

 當時因為我的記憶也很混亂,一下子沒想明白,但不知為何心裡有股自己必須積極協助準備工作才行的感覺。結這麼說。結論就是某種使命感驅使她去做這些事。

 「試膽大會的目的,是要讓孩子對山產生恐懼心理,讓他們不敢靠近山區對吧?」

 聽到這句話,我開始意識到之前不曾出現過的思考方式,所以我只要阻止大家接近山區就可以了。

 「你該不會想在『祈豐祭』當天辦一場嚇走所有村民的試膽大會吧!?」

 「很接近了。不過,我的方法更確定村民不會接近山區。」

 雖然結沒有說明是什麼方式,但似乎確定自己可以毫無疑問地解救所有人。或許《霧山古文書》上的犧牲者人數歸零,證實她的想法,換句話說,也替她增加了自信。

 「還有一件事,你記得我們之前一起回到過去時,神社的門打不開嗎?」

 「當然記得,那時候還擔心不知道會怎麼樣……」

 「我想我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那種事了,不過也是哲也的建議讓我想通的。」

 對於那個謎團,我本來已經呈現半放棄狀態了。但我沒想到居然還有背後原因。

 「哲也說,是因為出現了時間悖論。」

 「時間悖論……」

 那是時間回溯所產生的矛盾。比如說,回到自己出生之前的時間,然後殺死自己的父母,此時因為雙親死亡自己便不會出生,但如果自己不出生也就無法殺死父母,這種無解的矛盾就稱作時間悖論。

 「簡單來說,就是同一時間裡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不合邏輯,因此我們無法前往自己已經存在的那個時間點。所以那時我們才開不了神社的門。」

 「那,那時候門突然打得開,我們也成功回到過去,這又是為什麼?」

 「你記得我們回去的時間點,是什麼時候嗎?」

 「這個嘛……對喔!是我們失蹤,大家忙著尋找我們的那一天……」

 「也就是說?」

 「啊!原來是這樣!那時我們並不在村裡……也就是說進入神社的時間等同於我們不存在於這世界上的時間,所以不會引發時間悖論,所以只能回到那個時刻!」

 謎底解開的一刻。

 後來我們一整晚都在聊天。一同回憶共同度過的夏天、瑣碎的日常,以及互相說著自己一直以來的生活模式。

 我拿智慧型手機讓她看了現代東京的照片,和遊樂園等娛樂設施的照片,她雙眼發亮,對每一項都很有興趣。

 「好想去一次啊。」

 「我隨時可以帶你去。」

 「嗯。」

 只能做出這種口頭承諾未免太難受、太不甘心了。

 即便如此,結依然對我展露笑容,這樣就好了。

 「對了,這個給你。」

 我將前幾天使用的耳機和手機交給她。雖然說是手機,但撥打電話的功能已經失效,剩下聽音樂功能的空殼子。

 「可以嗎?」

 「嗯,在神社裡面也很無聊,我希望你帶著這個當成是我。計時器的功能應該也還能使用。」

 「謝謝你。當作你的替身呀,這樣的話,我就天下無敵了呢。」

 「什麼無敵,太誇張了啦。」

 「才不會,有這個我就可以好好努力了。」

 看見她這麼喜歡,讓我感到很滿足。

 「……奇怪。」

 和結說話的同時,突然有一股強烈的睡意襲來。

 我還想和結多說一會兒話。因為知道能在一起的時間不多,甚至連睡眠時間都覺得可惜,但我仍無法抵抗撲面而來的睡魔……

 「彌一,真的謝謝你。」

 聽見這句話時,最後感受到的是臉頰上的柔軟觸感,我的意識進入了睡眠。

 醒來後,村子裡感覺很熱鬧。

 三天後要舉辦「祈豐祭」,大家應該是開始準備工作。村民們忙忙碌碌,大家活動著身體,彷佛在填補前幾天村莊裡發生的三天空白期。

 「奇怪?結去哪了?」

 本來和我一起共寢的結,現在卻不見蹤影。

 昨天的記憶也很模糊。我記得我們談天談得很愉快,但不記得自己和結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應該是太累了吧。」

 但是對於想多爭取和結相處時間的我來說,結不在可是個大問題。記得她說今天是她留在這個時代的最後一天。雖說古川神社擁有神奇的時間倒流能力,但要回溯一○四年也是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因為她跟我說過今天要做一些前置作業,應該還沒有回去。

 我找遍整個房子,還是沒看見結。但取而代之的是我在查看各個房間時,在哲也房間的角落發現被藏起來的《霧山古文書》。前幾天霧山村消失的時候,由於記錄的人不在世上,《霧山古文書》也跟著消失,但既然我們都回來了,同理可證,《霧山古文書》也一樣存在。

 不知道是結還是哲也藏的,本來失蹤的《霧山古文書》又重新出現在這裡。

 無論如何,我翻開了古文書。最近都放在結那裡,我沒辦法確認內容。如果結已經達成她的目的,那麼文書記載的內容應該會和我上次看過的大不相同。

 我熟悉地翻開記錄坍方意外的頁面;這也是我翻開過好幾次,隨著內容變化和結一起心情起伏,令人感慨萬千的頁面。

 如我所預期的,同時也如結所言,本來寫著犧牲者的欄位通通消失了。

 初次見到那令我吃驚、長長的犧牲者名單已不存在。看見這結果,我開心得幾乎要大叫,可是我沒有漏看那關鍵的文字。

 「一名村民因坍方意外而死亡。」

 一句簡單的文字。

 並且,上面的姓名是「古川結」。

 上面寫著,唯有在山中的巫女,沒能及時從坍方意外中逃脫。

 「騙人吧……」

 如果可以,我想親自給你幸福。

 可是,儘管困難,即便讓她幸福的對象不是我,只要她能在某處幸福地笑著,過著平穩的生活的話便好。於是我尊重她的意願,即使承受著分離的痛苦也要推她一把。

 「然而……」

 結一直那麼努力,獨自一人揹負一切,為什麼只有她得不到回報呢?到底是怎麼回事!

 結的努力、結的行為,幫助了眾多村民,卻完全沒有在歷史上留下紀錄,那個時代的人沒有任何人記得。明明應該受到表揚的。即便如此,她卻毫不在意,她依然笑容滿面;但卻總是獨自一人。甚至臨死之際還是孤伶伶的,未免太殘酷了。

 不知不覺,我來到了「古川神社」。

 雖然不知道自己因何憤怒,但我現在全身充滿了怒氣。

 「奧村君?」

 來到神社小雅、哲也都在,當然結也在。

 小雅和哲也是「祈豐祭」的重要人員,我本來以為他們會忙於準備祭典,為什麼會出現在「古川神社」?而且還帶著大量的行李。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其實一看就知道。

 「我們在幫結的忙。」

 哲也冷冷地回答。

 「這話該我問你吧。既然起床了,快來幫忙。」

 看來,他們正幫結把回到過去需要的物品搬到神社前面。

 我沒有參與幫忙,而是說出自己的目的。

 「我是來阻止結回去的。」

 我轉開視線,不看哲也和小雅,而是朝結筆直地走過去,

 「我沒有辦法就這樣讓你回去。」

 「彌一……」

 她的表情意味著什麼呢?是覺得我已經到了這個階段還想挽留她而驚訝;還是單純因為我這麼強勢地留她下來而驚訝?

 「我看過《霧山古文書》了。」

 一聽到我說的話,結瞪大了雙眼。

 「你怎麼會看到!?」

 這個反應告訴我,《霧山古文書》是結藏起來不讓我看的。雖然我不知道她是交付給哲也還是自己藏在房間裡,但我今天能看到古文書,一定是個巧合。

 結已經知道書上寫著自己的命運,仍決定回到過去,不讓我知道。

 「哲也、小雅,不好意思,能不能讓我和結獨處一會兒。」

 我說的話,有種連自己都訝異的沉重感。

 哲也看著我,本來想說些什麼,最後什麼也沒說,順應了我的要求。

 或許哲也他們會躲在附近的樹林裡偷聽,但那也無所謂。我只是想和結兩個人好好地說話而已。

 「結,我再說一次,我沒有辦法就這樣讓你回去。」

 「不行,我做不到……」

 「我怎麼可能讓你回去!」

 畢竟。

 「因為你……」

 我咬緊牙關。

 「你會沒命的啊!?」

 「嗯。」

 「你知道這是自尋死路嗎!?」

 「我知道。」

 「就算成功改變過去,你也不會存在啊!?」

 「我知道、我知道!!」

 結清楚一切,她仍下定決心。她決定離開這個時代、決定和我分開、決定拯救大家,而且也做好了只有自己一人會死去的心理準備。

 「那你為什麼要回去?」

 「我只能回去,因為我知道如果不回去會發生什麼事。況且我也知道,我採取的行動可以拯救許多性命。」

 「你這是……」

 「我想拯救大家,無論是我自己的家人、我從小長大的村莊、未來的一切,還有我最喜歡的你。」

 「……」

 「只有自己能拯救最愛的人,你不覺得這很美好嗎?」

 說完,她露出整齊的皓齒,用力地「嘻」了一聲。

 她真的下定了決心,我不禁想。

 仔細一看,她清秀的臉龐有些浮腫,眼角泛紅腫脹著。但卻仍然笑著。無論多辛苦、多艱難、多寂寞,多麼地悲傷,至少最後一刻還是想對我笑,想讓我看見她活力十足的笑容,她堅強的心情一五一十地傳達了出來。

 「所以我要回去,即便我會死亡。如果我的性命可以連結接下來的新生命,連結到未來,那也無妨。」

 「結……」

 我緊緊地抱住她。

 其實我早知道最後會變成這樣;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她,也無法和她一起去。我想過和她一起去,只要能幫上結,自己也死不足惜。可是這樣會踐踏結之前的想法,反而讓她更痛苦。

 所以,我只能放手,讓她走。

 我絕對不會忘記結;不只救了我一次,還想救我第二次的結;教會我關愛他人的力量的結。

 「我愛你……」

 「我也愛你。」

 「好愛你……真的好愛好愛你……」

 「嗯,我也好愛好愛你。」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儘管距離遙遠,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一直一直……」

 「我知道,我知道……」

 身體被我用力抱緊的結,沒有抱怨,只是用環著我的手輕輕地撫著我的後背。充滿慈愛又溫柔的小手,雖然纖細卻充滿安心感的手──我深愛之人的手。

 可是,那隻手下一秒卻伸向了神社的門。

 「結!!」

 我的呼喊聲換來一陣空虛。

 結從我的面前、從這個時代消失了,只剩下我後背上殘留的觸感。

第七章 致百年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