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章 凱旋派對

第一卷  3章 凱旋派對 1

 打從遭遇種種狀況的旅途返回之後不久,我收到櫻木公爵家的傳喚。

 是那件事嗎?

 等著我的會是被追究讓公爵千金受傷的責任嗎?

 要是我一個人切腹就能了事就好了。

 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自己承擔,不能連累鈴葉──!

 我懷抱如此悲壯的心情前往公爵府邸。當然是一個人。

 我已經跟鈴葉說過如果我出了什麼事,不要管我立刻逃走。

 然而當我抵達公爵家後發生的事,卻與我的想像完全相反。

 楪小姐身為家主的父親親自來到玄關迎接我,甚至深深對我低頭。

 「你救了我的女兒一命。感謝你。」

 「咦咦咦咦咦咦!」

 「……為什麼這麼驚訝?」

 「那當然啊!還以為為會被追究導致楪小姐受傷的責任,要被斬首了呢──!」

 「……看來我們有必要好好聊聊。」

 之後公爵不顧我的意願,將我帶到書齋。

 櫻木公爵家家主的書齋。

 不僅是普通客人,就連與公爵家往來密切的大貴族也沒資格踏入這間書齋。只有將來承擔公爵家重責,或是足以負擔國家大任的人,以及家主認可之人才能進入。然而這種事我當然無從知曉。

 當我用呆滯的表情環視過度奢華的書齋時,公爵開口要我就座。

 「……我想先談談這次的事。我的女兒似乎做出輕率的舉動,我要為此致歉。」

 「……什麼?」

 「就是楪的身體穿了一個洞那件事。」

 「啊,她是為了幫我才受傷的。」

 「你是刻意製造破綻引誘那個惡魔的吧?」

 「……您怎麼會這麼認為……?」

 「我聽橙子大人說了。在你陷入旁人眼中的危機時,你的妹妹似乎仍然十分沉著?」

 「…………」

 「依照你們至今的言行判斷,倘若你真的情況危急,妹妹肯定會率先捨身搭救吧。但是她沒有那麼做。既然如此,答案只有一個。」

 「……要是她真的在危急時刻不顧性命上前,我會感到很困擾喔……?」

 他用來推測事情始末的依據漏洞百出。

 儘管如此,光是從他人口中得知詳情就能正確掌握狀況,真不愧是大貴族。

 「不過不管怎麼說,多虧了楪小姐我們才得以平安無事,這是事實。」

 「是嗎?我的女兒有派上用場嗎?」

 「那是當然。正是因為楪小姐當時闖入戰局,其他三個人才能毫髮無傷趕跑旁徨白髮吸血鬼。不過被她逃走真是讓人不甘心……」

 「那可是有能力毀滅國家的巨大災厄,光是能夠獨自趕跑她就已經是奇蹟。少自以為是為此感到不甘心。」

 「……是。」

 公爵的話語相當嚴厲,但是我能看得出他的眼角帶著溫柔。

 我明白他應該是為了不讓我沉浸在後悔的情緒裡,才會故意說得這麼嚴厲。

 大貴族的風範真令人敬佩。

 「總之我瞭解女兒受傷是自作自受,她的傷也治好了,所以沒有任何問題。就我的立場而言,必須對你救了女兒的性命表示謝意。」

 「不必了。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不用──」

 「既然你將守護女兒視為理所當然,那麼我向你道謝同樣也是理所當然吧?況且先不提貴族這個身分,面對恩人都不能表達謝意的人,根本沒資格當人吧──你應該不會讓我變成那種人吧?」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我當然只能搖頭否認。

 更何況要是有人救了鈴葉的性命,而且還說那是理所當然的行為的話,我肯定也會盡己所能報答對方。

 然而──

 當下的我還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那樣。

 *

 ──不可小看貴族。特別是在財力方面。

 我對此有深刻體會。至於原因──

 「想要什麼獎賞儘管提。無論要錢還是貴金屬,甚至藝術品都無妨。想要土地也可以,名譽也行。我特別推薦動用我們公爵家的所有權力,讓你成為終身貴族。」

 「……您說什麼?」

 「當然了,畢竟不是真正的貴族,所以無法和王族結婚,不過屆時你將是我們公爵家扶持的新興貴族,大部分的事情都能放手去做。土地、錢財,還有部下都會替你安排妥當,未來再安排我的親族和你結婚──」

 「請、請等一下!」

 我直覺發現再這樣下去情況將會失控,連忙開始思考彼此都能接受的做法。

 遇到這種情況,最重要的就是絕對不能什麼要求也不提。

 否則就會依照公爵的推薦去做。

 話雖如此,若是要求金錢的話,肯定會給出驚人的鉅額財富,像我這種平民肯定沒有能力管理。

 我不需要那麼多錢,過多的財物只會招來殺身之禍。

 與名門公爵家直系長女──而且是那位殺戮女戰神性命等價的財物,別說是城堡了,就算能夠買下小貴族的領地也不足為奇。

 有什麼好方法嗎?

 有沒有什麼能滿足公爵的自尊心,而且不會對雙方造成任何損失的方法──

 「有了!」

 「什麼?」

 「沒事,什麼事也沒有。」

 我裝出一副我早就有此想法的表情。

 「咳咳──那麼我有個請求想拜託您。」

 「說吧。」

 「我希望鈴葉,還有我今後能受到公爵家的庇護。」

 「喔……?」

 公爵揚起嘴角。

 啊,這絕對是想到什麼壞事的表情。

 「哼,無慾無求的小子。你不改變這種想法的話,一輩子都會是平民喔?」

 「我就是這麼打算的。」

 「你的意思是比起眼前的財富,更想得到我家的庇護嗎?」

 「恕我冒昧,櫻木公爵家的威勢影響著整個國家的方方面面。只要得到公爵家的庇護,妹妹鈴葉在滿是貴族的王立最強女騎士學園裡,應該能過上相當自在的校園生活吧。」

 「肯定如此。若是有不怎麼樣的貴族利用權力為難你們,他們整個家族反倒會被我們擊潰吧。」

 「不、不用做到這種程度也沒關係吧……?」

 這是怎麼回事?貴族好可怕。

 我的心中瞬間閃過生為平民真好的想法。

 「不過你要是過分謙遜的話,也會惹人不快喔。只要外人知道公爵家給予你獎賞,應該所有人都會發現你的後盾是公爵家。以現實來說,應該和你提出的要求有同樣的結果吧。那麼收下財物不是比較划算嗎?」

 「不,這是不一樣的。」

 「喔?」

 「要是我收下其他獎賞的話,遇到真的感到困擾的情況時,就會很難開口請您幫忙。」

 公爵聽到我這番流暢的對答,不禁眨了幾下因為驚訝睜大的雙眼。

 這就是我的秘技。

 貴族和平民不同,非常注重自身的名譽與顏面。

 只要我針對這一點表達出「您的名譽是最棒的,所以這樣就夠了」的想法,就能婉拒他的好意。

 公爵似乎也察覺我的語言陷阱,豪邁地展露笑容。

 「這樣啊這樣啊……哈哈!看起來只是善良的平民,其實還滿陰險狡詐的嘛!」

 「……什麼?」

 「不需要一時的金錢,取而代之的是要求對我們公爵家頤指氣使的權力嗎?這就是你想表達的意思吧?」

 「我可沒有說這種話!」

 「嗯,夠了,不用再互相試探了。我很中意你!」

 不知為何嚴重誤會的公爵用發現一起做壞事的夥伴的眼神望著我。為什麼啊?

 「居然說出要我們今後幫助你的這種要求,當成拯救我們公爵家直系長女性命的報酬啊。依照常識來判斷,這是楪一輩子也還不清的報酬吧?」

 「那、那個……?」

 「不受眼前的利益所誘惑,用長遠的眼光找出最佳答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看來你不僅僅只是實力強大的善良平民。不錯,很不錯!」

 公爵好像自顧自地理解了什麼。

 感覺他大大誤會了我的話,才會給予我過高的評價。

 不過在這時候插嘴可能會變得更麻煩,我只好在一旁默默乾笑。

 「既然如此,那就好談了──就趁現在問個清楚吧。」

 「請、請說。」

 「你想和楪結婚嗎?還是想娶其他女孩子?」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公爵家不只有楪這個女孩子。如果你選擇楪的話,那就太值得慶幸了,畢竟那個孩子太過獨特。如果你喜歡更端莊的女孩,或是比較文靜的,甚至是胸部比較小的女孩子,那麼在親戚裡面找──」

 「怎麼會突然提起這件事!」

 「──老、老爺!大事不好了!」

 在我不禁驚呼的同時,公爵家的執事急急忙忙跑了進來。

 公爵以銳利的眼神瞪向執事。

 「怎麼回事?我們正在談很重要的事,甚至足以影響公爵家的未來喔?」

 「萬分抱歉!不過楪大小姐她──」

 「楪小姐怎麼了嗎!」

 「是、是的!去除疤痕的術式順利成功,但是醒過來的大小姐一見到自己完好如初的身體就開始大鬧特鬧!」

 「什麼!難道是治癒魔法出現副作用嗎──!」

 「這倒不是!大小姐一邊哭喊:『我的疤痕!把我和鈴葉兄長的夥伴證明還給我──!唔哇啊啊啊啊!』一邊裸著身子在府邸裡大鬧,根本無從應對──!」

 「…………那、那個蠢女兒…………!」

 公爵頓時癱軟坐在椅子上,以手覆面。

 ……雖然搞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應該不是我的錯吧?

 「請、請問,需不需要我幫忙呢?」

 「……麻煩你了。要是你找到我的女兒,就溫柔地抱住她。這樣應該能讓她冷靜。」

 「好、好的。」

 「等到楪回過神來之後,應該會羞恥得想死吧,但那是她自作自受。責任不在你,所以你不必在意。」

 「好、好……?」

 總之我為了制止楪小姐,跟在執事背後跑出書齋。

 遠處傳來似乎是昂貴陶器的碎裂聲響。

 我擔心要是不快點阻止她,下場真的會很不妙。

 因此我在踏出房門時,漏聽了公爵的喃喃自語。

 「被年紀相仿的男人見到裸體啊……哼,把她嫁過去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2(橙子的視點)

 打從前幾天開始,橙子便頻繁往來公爵家。

 身為公主的橙子自然認識公爵家家主,但是彼此的交情頂多只有在貴族派對之類的場合碰面時,站著聊上幾句的程度。

 如今的關係甚至會在深夜於公爵家家主的書齋密談。

 這一天橙子也悄悄來訪,在書齋迎接她的公爵親手泡茶並且率先喝了一口。

 這表示茶水沒有下毒。

 「咦?楪今天不在嗎?」

 發現平常都會待在公爵身邊的楪不在,感到疑惑的橙子發問之後,公爵便以相當不悅的口吻回答:

 「那個笨女兒正在關禁閉。」

 「關禁閉?為什麼?」

 「她之前因為憤怒導致錯亂,全裸在宅邸裡大鬧特鬧。」

 「咦……?」

 完全無法想像她為什麼會這樣。

 不管怎麼說,真虧公爵家能夠壓制氣頭上的楪。就在橙子深感佩服時,公爵說道:

 「她鬧到府裡的人無法應付,而那個男人恰巧在府中作客,輕輕鬆鬆就辦到了。」

 「啊──原來如此。」

 看來是被鈴葉兄制止了。這樣就能理解了。

 回過神來的楪應該會因為自己全裸大鬧的行徑嚇到臉色發白。

 或許還會不顧眾人的眼光當場大哭。

 「話說鈴葉兄這個人強到足以和旁徨白髮吸血鬼單挑,還會超厲害的按摩術,甚至還能輕易安撫失控的楪,真不知道這個人的極限為何呢?」

 「不僅如此。那個男人還很聰明。」

 「是嗎?鈴葉兄看起來雖然善良,不過不像是很聰慧的那種人啊──?」

 「我對他說救了楪的獎賞隨便他開,那個男人卻回答只要得到我們家的庇護就好。」

 「哇啊……平民能說出這種話挺了不起的。」

 畢竟楪是櫻木公爵家的掌上明珠,那可是拯救她的性命的酬勞。

 代表的價值絕非等閒。

 若是將來公爵家稍微忽略對鈴葉兄的援助,肯定會被眾人在背後指責:「公爵家之女的性命只有這點價值啊。」

 從結果看來,鈴葉兄獲得足以讓他在今後數十年盡情壓榨公爵家,獲得任何他想要的一切的權利。

 無論是金錢還是權力,或是除此之外的事物。

 「這樣啊──鈴葉兄看起來傻傻的,但是不能大意呢──」

 「好歹是無數次跨越生死關頭的男人。這點交涉技巧應該瞭然於心吧。」

 「喔?您問過鈴葉兄的過往了嗎?」

 「沒有,但我好歹是公爵家的家主,這點事情透過經驗就能判斷。」

 「真遺憾。我也很想聽聽鈴葉兄的過去呢──」

 「可以直接問他本人吧?」

 「感覺他的過去非常沉重,不太好因為個人的興趣就去問他──好啦,這些事就先聊到這裡吧。」

 橙子拍了一下手。

 時間已經緊迫到每分每秒都不能浪費。

 橙子為了成為下任女王,找到絕對有其必要的手牌。

 但是那些手牌並非能夠依照她的想法動用。

 所以她必須和眼前的公爵家家主仔細商量,探討今後如何誘導手牌照自己的意思行動。

 除此之外,還有太多太多的事需要思量。

 「哎呀,只是想不到我為了當上女王而和公爵密會的日子竟然真的到來了。就連我自己也感到很驚訝。」

 「時代會僅僅因為一個男人現身而改變。這個世道就是如此。」

 「這次我真的深有體會呢。受不了,真是給人添麻煩。」

 「你是獲得利益的一方吧?那些被趕下權力寶座的人要是聽到你這番話,肯定會憤怒不已吧。」

 「我才沒有錯──錯的是那些無能的蠢貴族──」

 「少貧嘴。趕緊開始吧。」

 在某個公爵家的書齋裡,秘密會議今天也持續到深夜。

 3

 打從王立最強女騎士學園期中考的那趟旅行回來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

 鈴葉和我最近時常待在公爵家。

 「在我家利用復活魔法陣訓練,然後再請鈴葉的兄長在訓練前後為我們按摩,這樣才是最有效率的吧?」

 鈴葉似乎是被楪小姐這番話打動,最近女騎士學園放學後都會直接和楪小姐一起前往公爵府邸,公爵家同時也會配合她們兩人的行程,派馬車接我過去。

 然後她們兩人會進行一連串高強度的訓練直到傍晚。而我則是在一邊陪練。

 訓練完成之後借用公爵府邸的浴室幫她們兩人按摩,每次按摩結束後,公爵家甚至還會替我們準備晚餐。真是無微不至的待遇。

 還有公爵家真不愧是大家族,每道餐點都是既高級又美味。

 ……美中不足的是公爵家家主亞瑟大人也與我們一起用餐,讓我感到無比緊張。

 就在某一天。

 我們一如往常享用晚餐時,平常用餐時不怎麼說話的公爵開口:

 「我們公爵家會在三天之後舉辦戶外派對。你們兩人當然也在受邀賓客之列,到時候方便嗎?」

 「啊,是的。時間上沒問題。」

 反正那天的預定計畫也是在公爵家訓練。

 只要取消訓練計畫就好。

 「公爵大人非常關照我們,到時候要我幫忙做什麼都可以喔。不管是要搬東西還是負責警備,還是什麼雜事都可以。」

 「你到底在說什麼……不,你說願意幫忙做任何事,應該沒錯吧?」

 「當然了!」

 我明確地表達肯定。

 就在這時,不知為何感覺公爵的眼睛閃閃發光。

 「這樣啊。那麼命令你在這次的派對擔任楪的男伴。」

 「「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和鈴葉不禁一起發出驚呼。

 仔細一問,這才知道那場戶外派對是為了慶祝楪小姐凱旋歸來。

 至於是什麼凱旋,當然是與旁徨白髮吸血鬼的一戰。

 與那個人稱滅國惡魔的強敵交手還能全員活著回來,這件事本身就極為值得慶賀──我十分認同公爵的說法。

 「不過可能會有人認為是假的。」

 「你在說什麼?不是還有你砍下來的惡魔手臂嗎?」

 「對喔,原來你們還留著那種東西。」

 當初那個惡魔貫穿楪小姐身體的右臂,被我從她的肩膀砍了下來。

 如果是那個惡魔,右臂應該早就長出來了吧。

 就能夠重生這方面來看,我們撿回來的手臂就像是蜥蜴的尾巴。

 「……我是不曉得你是怎麼想的,但是在你之前從那個旁徨白髮吸血鬼身上砍下部分軀體的紀錄,得一路追朔到一千三百年前喔?」

 「咦?是這樣嗎?」

 「當時只有砍下一根手指。而成功辦到那次壯舉的男人,在那之後成了統一整個大陸的霸王。」

 「那還真厲害呢。」

 「我說啊,你這小子……算了。總之到時候會隆重地介紹你給各位賓客──救了女兒的性命,斬斷惡魔一條手臂的年輕英雄誕生了。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這位公爵家家主怎麼以沒什麼的態度說出很了不得的話啊。

 「請等一下!」

 要是真的那麼做,我會感到非常困擾。

 畢竟我只是恰巧與公爵千金相識的平民。

 要是依照公爵的說法介紹給大家認識,貴族們就會開始關注我,當然如果只是這樣倒還好,然而到時候還得面對他人沒必要的嫉妒,甚至是各種麻煩。

 或許可能會有笨蛋貴族誤會我有所才能,產生攏絡我的想法。

 那種麻煩事我可敬謝不敏。

 「你在著急什麼?只不過是說出事實吧?」

 「不不不,總是會有其他說法嘛……!」

 眼前的家主大人大概完全不懂我糾結的問題點為何。

 儘可能引人矚目,藉由加強發言權取得權利──對於以這種事為家業的貴族來說,確實是理所當然的事。

 「呃,這個……對了!這次戰鬥的成果並非屬於我一個人!」

 「什麼?不過依照女兒以及橙子大人的說法,當時她們三人為了別妨礙你,都退到了你的後面喔?」

 「這是事實沒錯。不過當時能砍下她的手臂,可以說是楪小姐的功勞也不為過吧?」

 「我覺得言過其實喔……?」

 「沒有這回事。當時的楪小姐挺身而出保護夥伴──保護了我。正因為那個惡魔完全沒意料到她拼上性命的勇氣,我才好不容易擊退惡魔──對不對,楪小姐!」

 「唔咦?」

 話題忽然轉到楪小姐身上,使得她當場愣住。

 現在是公爵家的晚飯時間,身為女兒的楪小姐理所當然坐在公爵旁邊。

 我拼命用眼神暗示楪小姐,她似乎終於察覺我的意思。

 (唉唉,鈴葉的兄長……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是真的嗎?)

 (當然了!所以請你充滿自信說出口吧!現在馬上!)

 (我、我明白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

 楪小姐清了一下喉嚨,端正坐姿轉向公爵,抬頭挺胸堂堂正正開口:

 「鈴葉的兄長說得對。」

 「哪裡說得對了?」

 「那確實可以說是我與樂意託付性命的夥伴第一次合作──」

 *

 在那之後經過種種協調,趕跑旁徨白髮吸血鬼變成屬於「櫻木公爵家的楪大小姐與她的夥伴們」的功勞。真是太值得慶幸了。

 不過代價就是舉辦戶外派對時,我必須擔任楪小姐男伴的這個責任。

 「目前楪沒有與任何人有婚約,而且擊退惡魔的夥伴裡只有你是男人。那麼由你來擔任男伴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這種場合請楪小姐的親戚擔任男伴不是比較好嗎……?」

 「一般情況的話。但這次是凱旋派對,所以由身為夥伴的你擔任比較自然吧。」

 既然他都說得這麼明確了,我實在沒辦法拒絕。

 「啊,可是仔細想想我沒有適合派對穿著的服裝,還是容我婉拒……」

 「那種東西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為了不損公爵家的格調,請了王都裡專門為高階貴族服務,最受歡迎的設計師為你定製整套服裝。」

 「可惡。」

 這就是令人無從辯駁的情況嗎?

 接著鈴葉給了我最後一擊。

 「那、那個,哥哥。」

 「怎麼了,鈴葉?很遺憾的,看來我們這次一定得參加戶外派對……」

 「我居然能和哥哥穿同款禮服參加派對,好像作夢一樣!」

 「……同款禮服?那是什麼?」

 「那個啊,我們原本商量好要保密到最後,好讓哥哥大吃一驚。其實我也請楪小姐替我定製同樣款式的新禮服喔!而且不只是我,楪小姐和橙子小姐也有!」

 「啊,這樣喔……」

 「所以那天你不只要陪楪小姐,也要當我的男伴喔!」

 ……看來一切障礙都已經被克服。

 和貴族或是政治家這種人扯上關係就不會有什麼好事,這是我的人生信條。

 「也罷,只能參加了。」

 反正就算失敗也不可能被殺。

 我為三天後的派對做好心理準備。

 4

 於是來到凱旋派對當天。

 在公爵府邸的房間換好衣服的我,見到鈴葉她們的打扮後不禁啞口無言。

 「唉嘿嘿……怎麼樣,哥哥?」

 鈴葉儘管害羞,還是用充滿期待的視線抬頭望著我,這下子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三個人的打扮都一樣,正如同之前所說,是全新定製的同款禮服。

 看起來是很漂亮沒錯──!

 「我很想聽聽鈴葉的兄長的感想喔?我覺得胸口的部分有點太暴露了……」

 對對對!

 我真的很想大聲說出那就是問題所在。

 禮服本身是以白色為基底,上頭再用其他顏色做出淡淡的點綴,禮服的波浪皺褶也很美麗,這些全都無從挑剔。

 (插圖011)

 由於是大方露出肩膀和鎖骨,甚至胸口還有深V的禮服,因而更加彰顯鈴葉她們過於出眾的曼妙身材。

 就在我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時,橙子小姐說道:

 「鈴葉兄也看到入迷了嗎?這套禮服的設計完全是為了我們喔?畢竟如果不是像我們這種容貌出眾的超級美少女,而且胸部不夠大的話便配不上這種設計。我們委託的設計師是這麼說的。所以……你的感想呢?」

 聚集了三人期待的眼神,我好不容易才擠出回答。

 「……這、這個嘛,該怎麼說……好像有點太色了……?」

 當然我的言外之意是「這套衣服是否有點太超過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三個人聽到我的感想之後都很高興。

 「我、我終於辦到了……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哥哥稱讚『好色』!」

 「是、是嗎……!被你用有色的眼光盯著看……雖然感覺很害羞……不過我畢竟是你的夥伴,這也是難免的,我已經做好不得不面對這種情況的心理準備……!」

 「好、好像意外地令人害臊耶……明明只是想稍微捉弄一下鈴葉兄的,好奇怪喔……啊哈哈哈……」

 我已經搞不懂該怎麼辦了。

 我靠近跟在鈴葉她們身後的女僕,打算悄悄詢問正經的第三者意見。

 這名女僕應該是負責幫忙著裝的人吧。

 她有著看起來聰明伶俐的美貌,靜靜待在一旁的模樣感覺就很能幹。

 「那個,我想問一下……這樣的禮服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

 「這、這樣啊……不過這可是貴族的戶外派對……」

 「可以確定的是所有見到楪大人等人美豔姿態的男士,精液肯定會像灑水器一樣四處飛濺。簡稱精灑。」

 「那樣絕對不行吧!」

 順帶一提,灑水器是連貴族府邸的庭院也很罕見的東西,是非常昂貴的魔道具。

 「但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今天幾位小姐的裝扮,不管說得再怎麼客氣,性感程度都遠勝過傳說中的淫魔──魅魔女王。所有參加的男賓必定會全體愛上她們,求婚或是情婦的邀約毫無疑問將蜂擁而至。」

 「真的假的……」

 我聽得腦袋一陣暈眩,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

 然後女僕小姐就接著這麼說道:

 「……您想阻止的話就只能趁現在嘍。」

 「咦?」

 「想阻止楪小姐她們其實很簡單。只要您靠到她們的耳邊,輕聲對她們這麼說就好──『我不想讓除了我以外的男人盯著你那美妙的胸部』大概就像這樣。」

 「呃……?鈴葉就算了,我應該沒有權利對楪小姐和橙子小姐說這種話吧……?」

 「這不是有沒有權利的問題。」

 「是嗎?」

 「──您只是單純說出自己的想法。之後要怎麼做交由幾位小姐判斷,沒有問題。」

 「好像確實是這樣……可是我真不覺得光靠一句話就能改變她們的想法耶……?」

 「即便是失敗也不會有任何壞處。您就當作是被我騙了,試試看吧。」

 在那之後,我按照女僕小姐的建議去做,結果真的有用。

 不知為何三人都滿臉通紅,以「既然我都這麼說就沒辦法了」的態度老實接受了。

 最後三人都披上遮掩胸口的披肩,我這才放下心來。

 不愧是公爵家的女僕小姐,優秀程度讓我大感佩服。

 既然如此就早點制止她們啊──這番話就先別提了。

 *

 在派對場合擔任男伴,就代表我得像是楪小姐的未婚夫一樣和她一起進入會場。

 應該說是不出所料吧。當我們踏入派對會場的公爵家庭園時,瞬間引起軒然大波。

 竟然是由平民陪伴超級知名的公爵千金楪小姐,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所以我沒有因為賓客的反應產生動搖。

 但是有另外一個讓我不得不動搖的理由──

 「──喂喂,不要彎腰駝背!」

 「哎呀,要是再靠近就不太妙了。」

 「你可是我的男伴喔?你要再貼近一點,然後緊緊摟著我的腰。用力一點。」

 「哎呀,我要是那樣做的話,楪小姐過度豐滿的胸部裝甲就會緊緊靠在我身上喔。就像這樣。」

 「……這、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如果是其他男人就算了,既然是你的話倒是……嗚嗚,感覺好害羞……」

 就在你一言我一語之中,總算是完成進場的步驟。

 (插圖012)

 到了派對開始的時間,登場的公爵家家主開始演說。

 至於內容則是我們「楪小姐與她的夥伴們」勇敢挺身面對旁徨白髮吸血鬼,最後成功砍下傳說吸血鬼的一條手臂並把她趕跑,取得前所未聞的巨大勝利。

 老實說,故事當中的我們受到大幅美化,讓在一旁聽著的我都感到不好意思了。

 公爵肯定請了王都最好的吟遊詩人來寫演講稿。

 演說結束之後,便是我和楪小姐進行模擬戰鬥的環節。

 公爵已經事前告知我這項安排。

 目的是藉由模擬戰鬥向賓客們展示我們所擁有的實力是貨真價實的。

 「來吧,開始嘍。讓大家好好見識你的實力!」

 興致盎然的楪小姐推著我來到會場中央。

 總之重點就是那個吧。

 公爵所準備的舞台,與其說是為了楪小姐,更是為了讓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平民在出席者面前展露力量。

 讓我與眾所皆知的絕世強者楪小姐比劍,藉此證明這次的討伐事蹟並非捏造。

 開場是美到令人生畏的舞蹈──楪小姐的單人劍舞。

 至於我只是外行人,根本不會什麼劍舞。

 不管怎麼看,楪小姐的劍舞就已經很有看頭,我甚至覺得表演環節只要這樣就夠了。

 「……真的要打嗎?」

 「當然!喝呀啊啊啊!」

 我的低語化為開戰的鐘聲,楪小姐朝我襲來。

 她的劍技充滿朝氣,比起剛認識時更添迅捷與銳利,看得出來仍在繼續成長。

 只是過度注重攻擊導致防禦的破綻多了一些,看來沒有什麼和比自己厲害的對手戰鬥的經驗。

 話雖如此,經過這一個多月以來的訓練,她已經有了顯著的進步。

 不過……這下子與平常的訓練沒什麼兩樣,這樣就行了嗎?

 「喝!哼!」

 嗡──!嗡──!

 會場只有楪小姐斬擊的聲響,以及賓客不自主發出的感嘆。

 「好、好厲害……那個殺戮女戰神真的使出全力了……!」

 「一臉輕鬆躲過攻擊的年輕人到底是誰……?」

 「就算是高階騎士,只要捱了一記那個攻擊也死定了……!」

 「攻擊的速度不但比騎士團長更快,而且全都是瞄準對方的弱點……!」

 「楪大人的攻擊已經很不得了了,那個人居然能夠完全避開有斬擊,根本不是尋常人類辦得到的事……!」

 我並沒有輕鬆到有空仔細傾聽其他人在說什麼,但是騎士們聚集在一起的地方似乎顯得相當熱絡。

 至於擔任文官的貴族們則是相反,以佩服的模樣靜靜在一旁看著。

 話說那些外行人應該根本看不清楚楪小姐的劍吧?

 「哈哈!真不愧是鈴葉的兄長!不過稍微反擊一下如何!」

 「說得也是。那麼我就──唔────!」

 就在我打算隨意配合她過個幾招,結束這場模擬戰鬥而躍向空中的瞬間。

 一個反射光芒的物體闖入我視線一角。

 轉瞬之間我立即反應過來那是什麼東西。

 ──恐怕是用類似吹箭之類的東西發射的毒針。

 毒針以驚人的速度準確射向楪小姐。

 毒針射來的方向是楪小姐的視線死角,就算她有注意到,身在空中向下揮劍的她根本不可能避開那一擊。

 那是由超越一流的暗殺者瞄準楪小姐使出的必殺一擊。

 「喝啊啊啊────!」

 致命的攻擊即將命中楪小姐後頸的瞬間。

 我揮劍將毒針從正中間砍成兩半。

 然後順勢把楪小姐的身體撞倒在地,並且用劍貼著她的脖子。

 這個姿勢就算暗殺者再次出擊,我也能夠保護楪小姐。

 就在我警戒著對方何時會使出第二擊時──

 「……我、我再次體會到自己的劍技在認真的你面前有如同嬰兒一般無力……不過那個暫且不提,這個模樣讓我覺得有點害羞喔……?」

 「……咦?」

 回過神來才發現我彷佛整個人騎在楪小姐身上。

 四周響起讚賞我們逼真的模擬戰鬥的歡呼聲。

 暗殺者的氣息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

 我趕緊尋找公爵,發現他正在和橙子小姐有說有笑,於是上前插話。

 「……暗殺者?」

 「是的。情況非常危險。」

 聽完我說明狀況之後,公爵揚了揚下巴說道:

 「現在已經安全了嗎?好吧,只要有你待在楪的身邊,想必不會有危險吧。」

 「暗殺者的氣息已經消失。畢竟愈是優秀的暗殺者,失敗的當下愈快銷聲匿跡。」

 「你為何會那麼想?」

 「一流的暗殺者不是用完就丟的棄子,我覺得對方認為只要下次成功就可以了。」

 「唔……橙子大人怎麼看?」

 「和平常一樣直接叫我橙子就好。至於我的判斷嘛,各個敵國肯定會盯上楪的,暗殺者就是他們派來的吧?」

 這是怎麼回事?

 見到我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橙子小姐為我說明:

 「都到了這個時候,就和鈴葉兄解釋一下──之前不是要你陪著楪一起參加王立最強女騎士學園的遠征嗎?」

 「嗯。」

 「你不覺得當時山賊莫名得多嗎?」

 「我是這麼覺得。」

 「那些全都是佯裝成山賊的敵國精銳部隊。」

 「啥?」

 我頓時不禁驚呼失聲。

 「不不不,這是在開玩笑吧?那些都是弱到連我這個外行人都能逮住的貨色耶。」

 「……要是和鈴葉兄爭辯這方面的事會變得很麻煩,我就不吐槽嘍。那不是重點,問題在於盯上楪的敵國,以及暗中私通那些敵國的叛徒之間的管道並非只有一條。」

 「…………」

 「那次遠征時,我們刻意把數條不完整的情報透露給疑似間諜的那些人。還為他們各自準備一條最適合用來埋伏的路線,這麼一來就能透過在哪個地點遭受襲擊,清楚明白誰才是叛徒。」

 「那麼結果是……?」

 「很漂亮地全部中獎。我們所準備的地點全都毫無遺漏地安排了埋伏~」

 「咦……」

 「那當然不是巧合喔?因為在那之後經過仔細的拷問,所有俘虜都招供了。」

 那是怎麼樣?貴族真的好可怕。

 話說居然有那麼多人盯上楪小姐,敵人到底有多麼討厭她啊?

 「……說來令人慚愧,我國軍隊的高層分裂成第一王子派與第二王子派,內鬥得很厲害,戰場的善後全都交由楪一個人解決。然而楪愈是努力功績便愈高,對於她的抨擊就更加猛烈。完全是惡性循環。」

 「這簡直就是地獄吧……?」

 「是地獄啊。此外對於敵國來說,要是楪消失的話,只要坐看我國高層內鬥就行了,因為在我國因此產生巨大內耗時,不管怎麼打都能贏。而且那些蠢貨竟然認為只要能殺了楪,就能大幅提升自己在派系中的地位,所以毫不忌諱地與敵人有所往來。」

 「這種國家是不是滅亡了比較好啊……?」

 「我很能理解你的感受,但是貴族有義務守護這個國家,這就是我如此努力的理由。至於楪嘛,應該很難威脅到她的生命吧。」

 或許是這樣沒錯。

 剛才暗殺未遂的事件,是因為楪小姐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模擬戰鬥上,才會陷入那種險境,否則平常應該都會有所警覺。

 畢竟就連我這個外行人都注意到了。

 「……雖然不曉得鈴葉兄在想什麼,但是我要告訴你,那個想法絕對是錯的。」

 「什麼嘛,真過分。」

 5

 之後我回到派對會場的庭園,戶外派對終於平安無事結束。

 暗殺者沒有再次出手。

 即便腦中很清楚不可能,但是直到事實擺在眼前才終於鬆了口氣。

 「──看來大家都走了。」

 「是啊。」

 作為派對會場的庭園裡,現在只剩下我與楪小姐兩人。

 照明的燈光熄滅之後,我們只能依靠星光,不過還好我和楪小姐的夜視能力都不錯。

 「楪小姐,你帶我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我還沒有對楪小姐說過她差點遭到暗殺。

 所以應該不是為了那件事。

 楪小姐似乎在這場戶外派對玩得很開心,我不想告訴她暗殺的事,毀了她的好心情。

 況且公爵也說之後會自己告訴楪小姐,所以希望她至少今天能好好享受這場派對。

 就在我思索她為什麼找我過來時,楪小姐說出意料之外的事。

 「我找你來的原因嗎?這個嘛,就是想和你一起跳支舞。」

 「……什麼?」

 「穿著美麗禮服的我,在浪漫星光下和夥伴一起跳舞──我一直夢想著這個場景。」

 基本上我不記得楪小姐曾經用「夥伴」這個稱呼叫過我。

 倒是妹妹鈴葉經常擔任楪小姐鍛鍊的對手,所以夥伴這個稱呼比較適合她吧。

 只有一件事最為特別。

 在我和旁徨白髮吸血鬼戰鬥時,楪小姐挺身而出拼了命想保護我──在那個時候我們確實是夥伴。

 「既然只有我們兩個人,那也不需要這種東西了。」

 楪小姐扔掉了肩膀上的披肩。

 那對光是一個就比頭還要碩大的成熟哈密瓜,豐潤堅挺地彰顯自己的存在。

 「唉,我跟你說。我從小就一直有個憧憬喔。」

 「憧憬什麼?」

 「即使是像我這樣粗魯的女人──有著殺戮女戰神的稱號,無論男女都把我當成死神加以畏懼的女人,也能找到願意正視我,與我對等的夥伴──」

 「……嗯……」

 「不過那個男人當然只把我當作夥伴,絲毫不曾把我當成女人看待。所以我決定對那個男人復仇。」

 「……嗯……」

 「然後某個星光燦爛的浪漫夜晚,在沒有其他人的庭園裡,他與費心打扮的我一起跳舞。就在那個時候,夥伴終於首次意識到我不只是可靠的夥伴,更是青春的妙齡少女──這就是我所憧憬的故事。」

 這一定是楪小姐一直追尋的夢想吧。

 然而不幸的是她應該沒有找到足以成為夥伴的人。

 僅僅十歲就在戰場獲得人生當中首次勝利,在那之後不斷騁馳在沙場上──即使如此依然一直在尋找。

 「鈴葉的兄長,怎麼樣?你不願意嗎……?」

 其實楪小姐自己肯定也很清楚。

 我並非她長久夢想裡的理想夥伴。

 只不過是與她認識的時間還不長,對於彼此的認識都不夠的男人,只是此時此刻剛好有那個機會。

 所以──

 我的答案當然只有一個。

 「──來吧,請把手交給我。女士。」

 「嗯──!」

 我以似是而非的貴族舉止對楪小姐伸出手,就被即使快要哭出來,依然滿面笑容的她緊緊握住。

 然後被她用力拉了過去。

 這只不過是角色扮演。

 本質上與孩子們玩的扮家家酒沒什麼兩樣。

 所以只有現在這個瞬間,楪小姐才能毫無拘束地把我當成長年陪伴她的親密夥伴。

 在星光之下,我們翩翩起舞。

 由於我是個平民,當然完全不懂什麼舞步。

 所以我只能讓自己的動作儘可能配合楪小姐的動作。

 「明明完全不懂怎麼跳舞還能跟上,只能稱讚你的運動神經了……嗯,下次讓我好好教導你怎麼跳舞好了。」

 「這就不必麻煩了。」

 「不麻煩。至於報酬嘛,訓練還有訓練結束後的按摩再加一小時,就這麼說好了。」

 「就說不需要了。」

 之後這支舞不斷重複。

 一直持續到發現我們的鈴葉大喊:「太、太狡猾了!我也想和哥哥一起跳舞!」飛撲而來為止。

4章 巨魔大樹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