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章 餘韻與日常

第七卷  第五章 餘韻與日常 ♥

 歲月在轉瞬間流逝。

 新的一年到來,冰雪融化、草木萌芽,溫暖的季節降臨大地。

 一轉眼,耶誕夜的求婚已經過了四個月。

 這段期間的活動當然多得不得了,每天都過得十分忙碌。

 過年、情人節、白色情人節等季節性活動。

 美羽和阿巧升級之類的學生活動。

 我們就這麼一邊完成各式各樣的例行活動,一邊度過充實的每一天。

 至於我個人,雖然肚子愈來愈大了,不過隨著孕期進入穩定期,孕吐狀況已完全消失,如今正過著較為平穩的懷孕生活。

 「……啊~咦?不會吧!在這裡結束?」

 某個星期天的早上。

 我坐在客廳沙發上,對著電視大聲哀號。

 阿巧則坐在我隔壁。

 「唔~……『愛之皇』還是一樣總在精彩時刻結束耶。」

 「這個禮拜的劇情同樣充滿衝擊性呢。」

 「就是啊,真沒想到……主角所持有的虛擬貨幣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大暴跌!我還以為她穩穩地大賺一筆了……!」

 我們剛才所看的節目──當然是愛之皇。

 新系列「愛之皇•Meta」從二月開始播映。

 順帶一提。

 我和阿巧已經在三月遞交結婚申請書,正式成為夫妻了。

 三月十五日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順帶一提,那一天是……我深愛不已的「愛之皇•索麗緹雅」,也就是水雞島燈弓的生日。

 ……呃,其實我也不是非得選在那一天結婚不可啦!

 只是因為我們決定三月左右提出結婚申請書,我才想說既然如此,乾脆選在小燈弓生日那天登記好了……

 後來,阿巧在大學放春假的時候搬來我家。

 多虧如此,我們相處的時間增加許多。

 星期天──是我們兩人固定即時收看「愛之皇」的時間。

 「哎呀,不過話說回來……今年的愛之皇還真是驚人啊。沒想到──竟然會推出以元宇宙和虛擬貨幣為主軸的系列。」

 「真的是融入了最新潮流呢。」

 「在元宇宙空間裡,藉由消費……『銷燬』虛擬貨幣來變身,這樣的設定真是太令人佩服了。企圖竊取虛擬貨幣的敵人和主角方拼命交戰,不過……雙方在元宇宙空間利用高度運算發起的戰爭,就結果而言卻變成了某種挖礦行為……」

 「原以為支持主角們的財團,實際上卻是透過引發雙方的戰爭來大賺一筆……好深,這水好深啊。」

 「我本來覺得小孩子不適合觀看這樣的內容……但是現在反而認為應該要給小孩子看才對。甚至希望生活在現在這個時代的所有孩子都能看看。」

 「我真的從這部作品中學到很多耶。我本來還不太瞭解什麼是區塊鏈、NFT,結果多虧這次的『愛之皇•Meta』,現在我全都明白了。」

 「還有,主角的設定也很棒呢。守財奴一般的性格,如果沒錢拿就不變身,而且一定會對自己幫助過的對象收取酬勞和經費。」

 「角色形象不僅大大背離以往的英雄、女英雄,甚至感覺像是被塑造成壞蛋角色了。」

 「沒錯!就是那種反差感才好!這次建構出來的嶄新英雄形象,可以說為『英雄免費助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英雄為了賺錢奔走是不對的』這種上個時代的風潮投下一枚震撼彈!」

 「要怎麼說……感覺好有現代感喔。英雄畢竟也是人類,也有自己的生活和人生。而且主角感覺也不單單只是守財奴,而是擔心自己無償作戰……或是收費過於低廉,會破壞整個社會……整個市場的行情。」

 「畢竟資本主義就是這麼回事啊,一切都是由行情來決定的。」

 「我感覺我看了這個系列之後,理財知識吸收得愈來愈多了。」

 「我也是、我也是。我本來以為股票投資等於賭博,但是現在價值觀整個都改變了。認為把錢存起來才安心的時代或許已經結束了吧……」

 啊,好開心!

 能夠和老公一起即時收看星期天早上的動畫真是太幸福了!

 「那麼我差不多該去做家事──」

 「咦?家事可以等一下再做啦。」

 我抓住準備起身的阿巧的手。

 「我們再看一會『愛之皇』吧。」

 「咦,可是已經播完了啊?」

 「我要在串流平台上看以前的作品!」

 不待阿巧回答,我便逕自操作遙控器,將電視畫面從無線電視切換成影音串流平台。

 然後點選已經加入收藏片單的「愛之皇」。

 「呵呵~要看哪個好呢?……嗯,還是看不朽名作『愛之皇•鬼牌』好了!再說我之前看到一半就停下來了。」

 「綾子小姐,你不是已經有『鬼牌』的藍光光碟了嗎?」

 「呵!阿巧,你太天真了。特地在串流平台上收看已經有光碟的作品,為播放次數做出貢獻,這才是真正的支持行動啦!因為只要像這樣子展現『鬼牌』至今依舊大受歡迎,DANBAI說不定就會繼續推出新玩具!」

 「……真不愧是綾子小姐。」

 阿巧用有些傻眼的表情這麼說。

 好吧……其實也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單純是因為我懶得把藍光光碟拿出來再收回去。居然能夠透過每月付費的影音平台無限收看許多過去的名作系列,現在這個時代真是太棒了。

 「這孩子一定也很開心。」

 我摩娑變大的肚子一邊說。

 「因為這孩子從在媽媽肚子裡就可以看『愛之皇』呀。」

 「……就算退一百步來說,如果是普通的系列倒還無所謂,不過我覺得『鬼牌』對胎教實在不太好……因為那是歷代最血腥也最悽慘的系列。愛之皇們互相殘殺這樣的情節,如果換成是現代,那是絕對無法播映的……」

 「沒、沒關係啦!這孩子會因為看了這種東西而堅強地長大的!」

 我一邊摩娑肚子一邊反駁。

 ……不過話說回來,等這孩子出生後,我是不是應該要稍微克制一點呢?小時候先從比較和平通俗的系列開始入門,等到這孩子十二歲……不,大概十五歲左右再看「鬼牌」好了。

 「……話說──」

 阿巧定睛望著我。

 「你的肚子真的變大了耶。」

 然後伸手輕柔撫摸。

 「就是啊,已經大到一眼就能看出我是孕婦了。」

 最近肚子突然變得好大。

 我已經開始在擦預防妊娠紋的乳液了。

 「感覺……寶寶像是在說『我在這裡』。」

 「呵呵,什麼跟什麼啦?」

 就在阿巧輕柔撫摸的那個時候。

 咚。

 輕微的撞擊力道從肚子裡面向外傳來。

 「啊,剛才……!」

 「嗯,寶寶踢了。」

 我點頭回應兩眼發亮的阿巧。

 「唔哇~好棒!我終於在寶寶踢的時候摸到了!」

 他臉上露出開心無比的笑容。

 寶寶至今踢過我好幾次,但是今天還是頭一次正好在阿巧摸我肚子時踢。

 每次只要我說「寶寶踢了」,阿巧總會急忙跑過來摸,摸了之後寶寶卻經常毫無反應,所以好不容易對到時間點讓阿巧非常開心。

 「呵呵!不曉得寶寶知不知道是爸爸在摸喔?」

 「寶寶會知道嗎?喂~我是爸爸喔~」

 我倆相視而笑。

 整個人幸福到不禁心想「所謂幸福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唉……寶寶一天天長大是很令人開心沒錯……不過肚子要是再大下去,日常生活就會變得非常不便了。」

 像是剪腳趾甲、穿襪子都會變得很辛苦。

 不過其實這些事情,阿巧從很早之前就會幫我做了。

 一開始我還覺得很不好意思,但後來也就漸漸習慣了。

 「而且不只是肚子……就連胸部也稍微變大了。」

 「……!」

 我才喃喃說完,阿巧頓時停下動作。

 「果、果然是這樣嗎?」

 「你說果然……莫非你已經注意到了?」

 「算是吧。」

 「什麼算是啦?」

 真不愧是阿巧。

 「女人一旦懷孕,胸部變大是很正常的。這是因為身體開始準備要分泌母乳給寶寶了。」

 唉……真討厭。

 好不希望胸部再繼續變大喔。

 「母乳……」

 「……你是不是在想奇怪的事情?」

 「才、才沒有!」

 被我狠狠一瞪,阿巧連忙搖頭否認。

 「只不過……等孩子出生之後,就要開始哺餵母乳了對吧?」

 「是啊。」

 「既然綾子小姐接下來要把胸部獻給孩子……要怎麼說呢,一想到你的胸部很快就不再專屬於我了,我的心情就好沮喪。」

 「……噗!啊哈哈,你在說什麼啦?」

 我忍不住噴笑。

 傻眼的同時,也為他的佔有慾感到有些開心。

 「真是的!我的胸部本來就不屬於你啊。」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真受不了你……呵呵!既然這樣,那你要趁現在好好享用嗎?」

 「咦?」

 「開玩笑的啦……咦?」

 我本來只想稍微開個玩笑,不料阿巧卻當真了。

 他用一臉認真的表情。

 猛盯著我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不行、不行!等一下、等一下!」

 我急忙制止向前探身的他。

 「你、你在想什麼啊?居然星期天一大早就……」

 「怎麼這樣……明明是綾子小姐誘惑我的。」

 「我才沒有誘惑你!真是的……阿巧,你最近會不會太有精神了一點?就連昨天也是……」

 「這個嘛……因為好不容易進入穩定期了啊。」

 「是沒錯啦……」

 儘管互相鬥嘴,我們仍逐漸縮短彼此的距離。

 我表現出抵抗態度這件事……雖然也沒有到演戲那麼誇張,不過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一種固定模式了。

 兩個人相處久了,有些事情大致都能感覺出來。

 現在是……卿卿我我的氣氛!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好好享用吧。

 畢竟孩子出生之後,我們大概就不會有這種閒情逸致了。

 「…………」

 「…………」

 我倆無言地凝視對方。

 然後就這麼緩緩將臉貼近──

 「呼啊~早安~」

 「「~~!」」

 一瞬間。

 我們猛然拉開距離。

 美羽打著呵欠進到客廳裡。她直到星期天早上的動畫播完了,才總算從床上爬起來。

 「早、早早、早安,美羽。」

 「……你怎麼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

 「沒沒、沒有啊。你說對吧,阿巧?」

 「就、就是啊。」

 「是因為這個星期的『愛之皇』非常好看啦!我們剛才只是在熱烈地討論劇情……真的就只有那樣。」

 真、真是好險!

 我剛才完全忘了美羽也在家!

 「對喔,今天是星期天。」

 美羽傻眼地說。

 「真是辛苦兩位了,難得的星期天還這麼早起床。」

 「一點都不早,是你自己睡太晚了。」

 「反正你都會錄影不是嗎?」

 「就算有錄影,我還是會即時收看!」

 「啊,這樣呀、這樣呀。」

 美羽隨口敷衍說得慷慨激昂的我。

 「美羽,你要不要也一起看這次的愛之皇?現在開始看還來得及跟上進度喔。我有預感今年的系列一定會成為傑作,不看肯定吃虧。」

 「可是媽媽,你每年都這麼說。」

 「……因為每年都是傑作啊。每年都是不看會吃虧。」

 每年都好好看。

 即使原先心想「奇怪?今年的劇情是不是有點弱?」看到最後還是會覺得很好看。

 即使乍看之下覺得「等一下,今年的設計風格會不會太強烈了?」但只要看了一個月就會完全習慣,甚至在即將邁入結局時感到依依不捨。

 不管到了幾歲,我還是覺得很好看。

 這就是「愛之皇」系列的魅力。

 「感覺等小孩出生之後,媽媽應該會拼命讓小孩看『愛之皇』耶。而且還會從小孩還不會開口要求時,就買一大堆玩具給她。」

 「唔……」

 「還有,你應該會從小孩還沒有發展出自我意識時就讓她角色扮演,並且從她大約兩歲開始就帶她去電影院,結果因為小孩哭鬧或是打翻爆米花,造成其他觀眾的困擾。」

 「我、我才不會那麼做!」

 大概吧。

 「我才不會勉強小孩看『愛之皇』呢,因為我一點都不想成為那種強迫別人接受自己想法的家長。不過……如果小孩自己想要,我還是會買給她……再說,我覺得『愛之皇』對於幼兒教育也很有幫助!所以,只要我間接誘導她開始看,總有一天她會自動自發地……」

 「巧哥,拜託你了。」

 「我知道。」

 無視我的美羽,以及重重點頭的阿巧。

 奇怪?連阿巧也站在美羽那一邊?莫非他也覺得我會買一堆「愛之皇」的道具給小孩,並且已經開始在提防了?

 美羽無視內心糾結、悶悶不樂的我,走過來輕柔地觸碰我的肚子。

 「真希望你快點出生,我可愛的妹妹。」

 「她要是現在出生就傷腦筋了,因為那可是早產啊。」

 「我知道啦。不過……咦?現在是不是還不確定是女孩子啊?」

 「是啊。不過醫生有說可能是女生。」

 超音波檢查時看了好幾次照片後,醫生說這孩子可能是女生。

 因為沒有看到那個。

 胎兒的性別據說是從有沒有看到那個來判斷。

 如果是男生,只要透過超音波「看見」胯下的那個就能立刻做出判斷,所以準確率非常高。

 但若是女生,雖然會因為「沒看見」那個而被判斷是女生……可是實際上偶爾還是會發生只是那個被遮住才沒看見,等到出生了才知道其實是男生的情況。

 「喔,這樣啊。媽媽,你有比較想要男生或是女生嗎?」

 「我都無所謂,只要這孩子平安出生就好。」

 「唔哇,好平淡無奇的回答。」

 「你很囉嗦耶……」

 美羽繼續撫摸我的肚子,一面望向阿巧。

 「巧哥你覺得呢?」

 「真要我選一個的話,應該是女生吧。當然這是在非得二選一的情況下。」

 「感覺如果生下來的是女兒,巧哥應該會非常溺愛她。」

 「我也這麼覺得。」

 「既然這樣,你可以對現在眼前的十六歲女兒更溺愛一些喔?比方說用現金。」

 「知道啦、知道啦。」

 阿巧對美羽的玩笑話一笑置之。

 看著說說笑笑的兩人,我也不禁莞爾。

 我心愛的丈夫和女兒。

 深深鍾愛的重要家人。

 我們三人正準備迎來第四位家人。這件事讓人感到幸福無比,彷佛只要一個不留神,眼淚便會奪眶而出。

 「啊對了,寶寶的名字取好了嗎?」

 「大致決定好了。你說對吧,阿巧?」

 「是啊,總算決定好了。」

 「喔,這樣啊。不過這樣沒問題嗎?明明又還沒有確定性別。」

 「沒問題啦,因為我們想了一個男女都適用的名字。」

 雖然不是很特殊,卻也不會太通俗。

 既不過於創新,也不過於老派。

 不是奇特亮眼的名字,也不是老掉牙的菜市場名。

 筆劃也絕對不差。

 不僅算是具有一定的含意。

 而且──男女皆適用。

 我和阿巧二人想了又想,總算想出一個可以接受的名字。

 想名字的這段過程……老實說並不輕鬆。

 「……取名字真的好辛苦啊。你說是吧,阿巧?」

 「……就是說啊。」

 「……不小心去查了筆劃這一點真是最大的敗筆了。」

 「……那根本就是地獄的入口啊。」

 一旦拿已經決定好的名字去查,結果發現筆劃不好……心裡就會非常在意。

 即使告訴自己「我才不在意什麼筆劃,那種東西毫無根據」,內心深處還是會一直有個疙瘩在。

 忍不住會想「要是這孩子將來查了自己的筆劃怎麼辦?」

 忍不住會擔心「我會不會以後每當發生不幸的事情,都會產生『果然是因為名字的筆劃不好』的想法呢?」

 啊,討厭,真的好辛苦啊!

 姊姊以前在替美羽取名的時候,曾說過「沒有什麼特殊含意,就只是一個順口順耳的名字」……如今,我真的好敬佩她的果決和決斷力。

 「什麼嘛,原來已經決定好了,虧我原本還想替寶寶取名。」

 美羽臉上的表情儘管有些無趣,但還是無奈地接受了。

 「所以,寶寶的名字是什麼?」

 「這個嘛……」

 「應該不是……『愛之皇』的角色名字吧?」

 「怎怎、怎麼可能!」

 我整個人頓時變得僵硬。

 老實說……我的確曾經認真考慮這麼做!

 曾經認真考慮直接拿喜歡的角色名字來用,或是隻保留喜歡角色名字的讀音將漢字改掉!

 但是……我最終還是勉強自己否決了這個想法。

 「這孩子的名字……唔嗯,怎麼辦?是不是應該要等出生以後再說啊?」

 「快點告訴我,不要賣關子啦。」

 「真是的,我知道了啦。」

 我一邊撫摸肚子一邊說。

 「這孩子的名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