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章 最後與逆兔

第七卷  第三章 最後與逆兔

 ♥

 在即將進入十二月下旬時,我的孕吐總算緩解了許多。

 雖然沒有完全消失,但還是比起最嚴重時要好多了。

 看來我是那種一次爆發,不會持續很久的類型。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慢慢懂得如何和自己的孕吐相處了。

 像是不能在這個時間點吃東西。

 如果想睡就去睡,不要逞強之類的。

 我漸漸能夠掌握這些要領。

 既然身體狀況穩定下來了──接下來就有許多事等著我去做。

 比方說,醫院相關的事情。

 雖然我從東京回來後沒多久就決定好要去哪間婦產科看診,不過還是有好多事情需要決定。和以前不同,像是無痛分娩、在家分娩等,最近的選擇好多,因此我得多方調查、仔細考慮才行。

 比方說,嬰兒用品。

 儘管離生產還有好長一段時間,還是得提早慢慢地把東西準備齊全。另外,由於雙方父母都還健在,由誰來買什麼東西也是一個問題。像是「嬰兒車由父親這一方買,嬰兒床由母親這一方買」,必須將送禮物給孫子的權利提早分配好才可以。

 又比方說──工作方面的調整。

 『哇哈哈!原來如此,全職主夫啊!我真是敗給這小子了。』

 電話另一頭,狼森小姐一派覺得很有趣地豪邁大笑。

 由於我的身體狀況已經穩定下來,於是我便找她重新商量今後的工作事宜,結果聊著聊著也聊起了阿巧的出路。

 不是我主動提起,而是狼森小姐主動詢問這件事。

 可能是因為她曾經介紹實習機會給阿巧,很好奇阿巧的出路會因為這次懷孕變得如何吧。

 『哎呀,真的只能說服了他了。左澤老是做出超乎我預料的決定,這人實在有意思。』

 「就是啊。」

 『他對你的愛之深切,真是令人佩服啊。』

 「啊、啊哈哈。」

 『……呵呵!聽到這種話居然既不害臊也不否定,只是單純感到喜悅……看來你也變得沉穩許多呢。又或者應該說變得像黃臉婆了?』

 「這個嘛……畢竟我也快要生孩子了。」

 總不能老是做出那種傲嬌的反應。

 青澀情侶的時期差不多該結束了。

 必須安定下來,專心思考建立家庭這件事。

 『哎呀,這麼說來,我可以逗著三十多歲還像國中生一樣談戀愛的你玩的時代也已經結束了啊。感覺好捨不得喔~』

 「聽你這樣說,我真不知道怎麼回答你……」

 『不過,左澤要當全職主夫啊。這件事雖然完全出乎意料……唔嗯,不過仔細想想的確是最好的決定。因為老實說……我一直覺得要兼顧育兒和求職兩者相當困難。』

 「……果、果然是這樣嗎?」

 『歌枕你雖然已經當美羽的母親十年了……但這是你第一次產後帶小孩吧?帶小孩這件事……真的是一場戰爭啊。』

 她以過來人般真切的口吻說道。

 狼森小姐也曾經帶過小孩一段時間。儘管聽說她在步夢不到兩歲前就和他分開了──但是反過來說,在那之前她確實有好好地養育孩子。

 『因為從生產完體力耗盡的那一天起,每天加起來睡不到三小時的地獄就開始了……就算要老公幫忙,也因為不管是餵奶還是換尿布都得從頭教起,反而自己來還比較快,而且對方任何無心的言行都會讓人感到煩躁。應該說,當對方擺出「幫忙」的態度時,就已經讓人想要「幫忙是什麼意思?這不是我們兩人的小孩嗎?」這麼反駁了。更何況我生小孩是十多年前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對方的父母是老一輩的人,我不曉得被用「居然讓男人帶小孩,你這樣還算是個母親嗎?」這種話念過多少次……啊,當時真的好痛苦啊~』

 「喔、喔喔……」

 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看樣子,狼森小姐在帶0歲的步夢時也吃過不少苦頭。

 我原以為我曾經就近見識過姊姊養育美羽的辛苦,所以已經有了某種程度的瞭解……不過現在看起來,等我真正當了母親之後,恐怕會有超乎想像的辛苦在等著我。

 『其實我之前一直暗自擔心你……不過既然左澤他願意成為家庭主夫支援你,那我就放心了。他那個人做事一板一眼又認真,當了家庭主夫後,應該什麼事都能做得非常周到吧。』

 「就是說啊~感覺他自從決定要當家庭主夫之後,整個人就變得好有幹勁。不僅開始學下廚,還開始練習記帳……」

 尤其記帳格外厲害。

 我以前都是隨便記一記……阿巧卻是用最新的應用程式將各種項目全部記錄下來。

 不僅模擬各項收入和支出,連現有的保險和電費方案他也幫我重新檢視。

 『也就是說,有個勤勉又優秀的年輕丈夫替你包辦起一切了啊。真教人羨慕耶~這根本就是所有職業婦女夢寐以求的理想婚姻嘛。』

 「……就是啊。」

 我只能這麼笑答。

 「不過也因為這樣讓我覺得有點內疚,因為感覺就只有我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明明阿巧他……出社會之後一定也能夠有活躍的表現。」

 『是他自己說想當家庭主夫,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

 『好啦,其實我也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我想你不需要那麼擔心,因為即使沒有以應屆畢業生的身分找工作,成為社會人士的道路也不會就此永遠關閉。就算等到育兒工作告一段落,只要他想工作還是找得到工作的。』

 阿巧也這麼說過。

 說他打算等育兒工作告一段落,再來考慮工作的事情。

 『畢竟現在已經不像從前那樣,是應屆畢業生握有絕對優勢的時代了。以他的能力,不管去哪裡都吃得開。要不然,他也可以來我們公司工作啊。如果是左澤,我非常歡迎他來公司上班喔。』

 「你又像這樣把公司當成私有物了……」

 『這是我以社長身分做出的冷靜判斷啦。僱用優秀人才對公司只有好處。』

 狼森小姐對阿巧的評價非常高。

 唔嗯,要怎麼說呢?

 若是平常,在狼森小姐做出這種獨裁社長般的發言時勸諫她,是我的職責……但是我今天實在太開心了,所以什麼話也沒說。

 唉嘿嘿。

 嗯嗯,阿巧果然好厲害喔!

 不愧是狼森小姐,她真有眼光~唉嘿嘿嘿~

 (插圖012)

 『無論如何,既然歌枕你生產後還能繼續努力工作,站在本公司的立場真是再值得慶幸不過了。這一切都得感謝左澤呢。』

 狼森小姐心滿意足地說。

 大致聊完今後的事情之後──

 『對了,歌枕。』

 狼森小姐另起話題。

 『你和左澤……那方面現在怎麼樣了?』

 「那方面?」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晚上那檔事啊。』

 「……噗!」

 我忍不住噴笑。

 「等、等一下……你突然問這是什麼問題啦……」

 『哎呀,我很認真耶。這可是一個相當嚴肅的話題喔。』

 相對於害羞的我,狼森小姐泰然自若地繼續說。

 『所以,實際情況究竟如何?自從知道懷孕之後,你和左澤還有繼續夜生活嗎?』

 「……沒、沒有啦,怎麼可能會有。」

 在為期三個月的同居生活中,我們的關係向前邁進了一步。

 可是自從知道懷孕之後──就再也沒有做那件事了。

 不是哪一方主動提議,而是自然而然就不再那麼做。

 該怎麼說……或許也可以說是沒有那種氣氛吧。

 「再說,我現在還沒有進入穩定期……不可以做那種行為啦。阿巧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完全沒有要求我……」

 『……果然如此,跟我想的一樣。』

 狼森小姐深深地吐出失望的嘆息。

 『歌枕,你知道嗎?據說老婆懷孕期間──是老公最容易外遇的時期喔!』

 「──!」

 這番話令我深受衝擊。

 「……什、什麼?怎麼會?為什麼……?」

 懷孕期間明明是女性最辛苦的時期。

 做丈夫的怎麼可以做出外遇這種惡劣的行為……!

 『每個人的情況各有不同……不過,沒有性生活恐怕也是原因之一。女性因為孕吐和對懷孕的不安,導致沒有餘裕去理會丈夫,於是不被妻子理會的男人,就去向其他女人投懷送抱了。』

 「……!」

 『既然你們自從知道懷孕後就沒有發生關係,就表示你已經讓左澤禁慾超過一個月了。這對一個二十歲的男人……而且還是已經嘗過女人滋味的男人來說,可是相當殘酷的事情。就算他對其他女人移情別戀也不奇怪。』

 「……不、不會有問題的!阿巧他絕對不可能會做那種事……我、我相信阿巧!」

 沒問題。

 阿巧一定不會有問題。

 他不會外遇。

 我相信他!

 『……他的確應該是沒問題。』

 狼森小姐用感覺話中有話的口吻這麼說。

 『左澤巧是不會在伴侶懷孕時外遇的渣男。關於這一點,我認為不會有錯。無論何種對象誘惑他,他想必都會貫徹對你的純愛吧。』

 「…………」

 『不管是年輕辣妹,還是豐腴熟女,他都絕對不會動搖……啊,豐腴熟女不就是你嘛。』

 誰是豐腴的熟女啦?

 『被施打精力會增加三千倍的藥物後被迫禁慾一個月……即使在這種極限狀態下有極品美女投懷送抱,他大概也不會碰你以外的女人吧。』

 這是什麼狀況?

 我是知道阿巧很值得信賴沒錯,不過這是哪門子的狀況?

 『歌枕──』

 狼森小姐以鄭重的語氣說道。

 『繼續讓左澤忍耐下去真的好嗎?』

 「忍耐……」

 『他持續愛慕你超過十年,始終為你保守貞操對其他女人不屑一顧,然後好不容易終於可以跟你發生關係……卻沒多久就因為懷孕必須暫時停機……這樣他實在太可憐了。明明好不容易可以品嚐自己一直以來不停妄想、迫切得到的你的肉體……結果沒多久又得過著禁慾生活。』

 「就、就算你這麼說……那我該怎麼辦才好?」

 意思是,即使他外遇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還是說──要我允許他買春?

 這兩者我都絕對無法接受──

 『很簡單啊,你去幫他解決生理需求就好。』

 「……咦?可、可是,在進入穩定期之前……」

 『懷孕期間最好避免的是直接性交吧?不過女人……有的是其他滿足男人的方法。』

 「……~~!」

 總算明白她話中的意思,我頓時羞得滿臉通紅。

 「咦、咦~~!意思是……咦~~~!」

 也就是說……要我主動去服務取悅他嗎?

 藉由那方面的手法來讓阿巧獲得滿足……

 「呃……可是那樣……咦……」

 『沒什麼好害羞的,這反而很重要呢。對夫妻而言,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交流方式。』

 狼森小姐的口氣極其嚴肅。

 『雖然我沒打算替外遇男說話,不過……要是做老婆的說「我懷孕了,所以不能做愛,也沒有多餘的心力理會你,但是你不可以外遇」,這就讓人不禁稍微同情起男人了。也可以理解男人會想要藉著外遇、買春來解決性慾的心情。』

 「……我、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大致明白了。確實自從懷孕之後,我就疏忽了這方面的交流。

 「可是……就算如此,這要我怎麼突然開始啊……?畢竟我們最近完全沒有那種氣氛……」

 之前同居時我倆的距離感相當近,經常卿卿我我、打得火熱,可是自從發現懷孕之後,阿巧就變得非常替我的身體著想……讓我高興的同時,也為了親熱次數減少而覺得落寞。

 『不用擔心。我就猜到會這樣──所以已經準備好秘密武器了。』

 「秘、秘密武器?」

 『我昨天就寄出去了,你應該明天會收到。』

 「已經寄出了?請、請等一下……我不需要那種東西啦。」

 狼森小姐準備的秘密武器。

 不需要。

 絕對不需要。

 我現在滿腦子只有不祥的預感!

 我已經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

 「反正你八成又是想用花言巧語,騙我做出羞恥的裝扮吧?我是不會上當的!」

 『唔嗯,好吧,這一點我不否認……不過,歌枕。』

 狼森小姐停頓一會後,才用凝重的語氣說下去。

 『這是……最後一次了喔。』

 「……咦?」

 『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她又重複一遍相同的話。

 好似在叮囑,又彷佛在仔細玩味似的。

 「什、什麼東西是最後一次?」

 『你還問呢……當然是你和左澤兩個人,可以玩既開心又害羞的歡樂遊戲的機會啊。等到孩子出生之後,你們就再也沒有餘裕可以做那種事情了喔?因為你們不再只是情侶,而是必須成為一對父母。』

 啊,原來是那個意思。

 我還以為有別的意思呢。

 因為她說得一副像是出到第七集的輕小說要完結了的樣子,害我還以為有什麼事情。

 『你們就當作是製造最後的回憶吧。趁你們兩人還是情侶時盡情做些蠢事,這樣不也挺好的嗎?』

 「…………」

 『你們可能再也沒有第二次機會了喔?這是最後一次了。』

 「…………」

 說到底,我大概在這麼稍微思考的當下,就已經被狼森小姐的花言巧語給騙了吧。

 在我開始心想「這的確是最後一次了」的當下……真不知道是我已經習慣了,還是我愈來愈沒有羞恥心了。

 我至今做過好幾次羞恥的裝扮,看來這將會是最後一次。

 這是我歌枕綾子,最後的羞恥裝扮。

 ♠

 那一天,綾子小姐把我叫出來。

 說希望我去她家。

 至於理由……她並沒有告訴我。

 她要我什麼都別問,只要去她家就好。

 「…………」

 怎麼辦?

 我現在滿腦子……只有不祥的預感耶。

 過去的經驗告訴我。

 當綾子小姐說出這種話時……她大致都會做出奇怪的事情。

 她雖然基本上是個有常識的人而且處事謹慎……但是偶爾,真的是非常偶爾,卻會朝著奇怪的方向將油門踩到底。

 這次是那種情況的可能性很大。

 再加上。

 今天早上,我從我的房間不經意望向屋外時……正巧目擊到有包裹送到了綾子小姐家。

 上午才目睹那一幕,一到下午就被她叫出去。

 唔嗯……

 果然只有不祥的預感耶~

 「……算了,也只能去了。」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拒絕這個選項。因為說不定她是真的有要事找我,我還是乖乖赴約吧。

 我下定決心,前往隔壁家。

 按下門鈴後,我收到她傳來的LINE。

 訊息上面寫著「門沒鎖,進來吧」,於是我便直接進屋。

 今天是平日,美羽去學校了。

 至於我,現在則是處於稍微提早開始放寒假的狀態。由於我決定不找工作、要成為家庭主夫,行程一下子就變得寬鬆起來。當然我也不是隻有玩,我還是有在認真學習如何成為家庭主夫,也找了短期的打工工作。

 我沿著走廊,前往客廳。

 「我要進去嘍。」

 姑且告知一聲後,我打開門。

 「綾子小──」

 進去的瞬間,時間停止了。

 我首先感受到的,是略高的室溫。雖說現在是冬天,這樣的溫度還是好熱,讓我不禁心想空調是不是設定成二十八度了。由於窗簾也被緊緊拉上,因此給人一種壓迫感。

 可是,整個房間帶給我的怪異感受──立刻就煙消雲散了。

 因為視覺上的衝擊實在過於強大。

 「啥……啊……」

 說不出話來。

 衝擊的巨大程度,讓我不禁懷疑自己的語言中樞受損了。

 在客廳裡的是綾子小姐。

 是我最愛的人。

 然而,她的模樣卻是──

 「……綾、綾子蹦!」

 她──這麼說。

 用一臉羞恥到快死掉的表情,說出羞恥到快死掉的話。

 而且還微微舉起雙手比出耳朵,輕輕跳了一下。

 「…………」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她現在的模樣──恐怕就只有兔女郎裝扮了。

 兔耳造型的頭飾。

 綁在脖子上的蝴蝶結。

 白色手套。

 黑色絲襪。

 她身上的各種元素,都和經典的兔女郎裝扮相似。

 可是──不一樣。

 和我所知道的兔女郎絕對不一樣。

 因為──相反了。

 相反。

 整個都反過來了。

 至於是什麼東西反過來──那就是遮住的部位。

 一般的兔女郎多半是穿著貼身的高衩西裝。光是如此,裸露程度就已經夠多,堪稱是極為暴露的服裝。

 可是綾子小姐現在穿的衣服──完全相反。

 明明有長袖和長筒絲襪,卻沒有正中央。

 一般兔女郎會用西裝覆蓋的部分整個裸露出來。

 當然她也不是完全赤裸,還是有遮住私密部位……可是那種遮法實在教人不放心。

 胯下就只有用繩子一般的泳裝勉強遮住。

 至於胸部……則是隻有胸貼。

 就只是貼上叉叉形狀的胸貼而已。

 幾乎跟整個露出來沒兩樣。

 「──!」

 不妙。

 這未免太不妙了吧?這套彷佛只是為了榨乾男人的精力而存在的超性感裝扮是怎麼回事……!

 「阿巧,你、你覺得如何……?」

 綾子小姐對動彈不得的我問道。

 語氣很正常。

 看來她並不是每次語尾都會加上「蹦」。

 「你喜歡這種的嗎?」

 呃……等一下、等一下。

 這已經不是喜歡或討厭那種層級的問題。

 光是看到,我就感覺渾身的性慾快要失控了。

 「綾子小姐,你、你在做什麼啊……?」

 我勉強擠出聲音。

 「這是什麼比裸體還要羞恥的裝扮……」

 「呃,這個嘛……」

 「在這種寒冬中。」

 「唔!」

 「在這種大白天。」

 「唔唔!」

 「而且你還懷有身孕。」

 「……嗚、嗚嗚!」

 綾子小姐泫然欲泣地發出呻吟。看樣子,我因為內心過於震撼而講話太直接,結果深深地傷到她了。

 大概是受了打擊吧,綾子小姐當場癱坐在地。

 「……這、這其實是有原因的。」

 總之,我倆姑且並坐在沙發上。

 我將客廳裡的毛毯蓋在綾子小姐的大腿上。

 畢竟她這副打扮跟裸體沒兩樣,要是著涼就糟糕了。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她有把房間的溫度調高,應該是不需要那麼擔心啦。我想……她大概是為了這副裝扮才特地調高室溫吧?

 「……也就是說,你又被狼森小姐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嗯。」

 綾子小姐微微點頭。

 應該說果然不出所料嗎?從她的話聽來,這件事情背後似乎另有幕後黑手。

 這一點早在我的預料範圍內。

 「算了……既然如此,那也沒辦法。誰教狼森小姐如此能言善道,總能說得天花亂墜呢?」

 話雖如此,我還是覺得這副打扮好驚人。

 我至今目睹過好幾次綾子小姐角色扮演……不過我感覺這次的服裝格外突出。

 感覺格外……性感。

 「聽說……這個叫做『逆兔』。」

 逆兔……原來如此。

 因為和一般兔女郎露出的部分相反,才會叫做逆兔啊。

 「因為最近在宅男界和成人業界有點流行,於是狼森小姐就把這套衣服寄給我。」

 原來現在很流行這種糟糕的服裝……

 好厲害啊,人類居然有辦法創造出這種東西。

 男人的慾望果真沒有極限啊。

 「其、其實我本來也覺得逆兔實在太過火了喔?因為這種裝扮根本已經算是變態了……!」

 看來她似乎有自覺。

 「可是狼森小姐……說這是最後一次了。」

 「最後一次……」

 「她說等孩子出生後就沒法悠哉了,所以這是我們兩人可以像這樣親熱的最後機會。」

 啊,是這個意思啊。

 我的確可以從今天的綾子小姐身上……感受到那種氣概。

 那種下定決心、決絕的態度。

 可以感受到一股彷佛在說「反正這是最後一次了,不管做多激烈的事情都無所謂,儘管在最後施放超大煙火、留下深刻印象吧。編輯部應該也會因為這是最後一集而放行的」,那種像是已經自暴自棄的決心。

 「真是的……狼森小姐那個人還真壞心。」

 我深深地嘆息。

 「居然說是為了避免我外遇……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啊。」

 據綾子小姐所言,她是在這方面的話題上受到狼森小姐煽動的。

 因為她說老婆懷孕期間,老公外遇的風險會提高。

 「因為我絕對不會在這麼重要的時期外遇……啊!不對,應該說不管什麼時期,我都絕對不會外遇!但話說回來,還是應該要特別小心……不對、不對,沒有需要特別小心這種事,我根本就不會有外遇的念頭,所以……呃──」

 「……我知道。」

 修正發言到一半,綾子小姐忽然打斷我的話。

 「阿巧不會外遇。我不僅知道,也很相信這一點。但是,就算如此……我還是覺得自己不應該完全不替你著想。」

 「…………」

 「因為你……果然在忍耐對吧?」

 「咦?」

 「自從知道我懷孕之後……我們就完全沒有做那件事。」

 「這、這個嘛……」

 如果說我在忍耐,那麼我的確是在忍耐沒錯。

 我畢竟是個年輕的成年男性,當然會想跟最愛的人做那件事。更何況我們才剛交往不久,最近好不容易才進展成那種關係。

 說實話──我很想做。

 每天都很想做。

 好想一天做好幾次。

 可是──

 「雖然……我是有在忍耐沒錯,可是這種時候忍耐很正常。」

 「……嗯,如果現在阿巧無視我的身體狀況,強迫我發生關係……我應該也會覺得有點失望。可是就算如此……我還是覺得不應該把這視為理所當然,完全不替你著想。我就是因為這麼認為,這次才會有點像是故意上狼森小姐的當。」

 「…………」

 「雖然做到最後當然是沒辦法……不過,該怎麼說……如果是透過其他部位來讓你滿足,我想我或許辦得到。」

 「啥?」

 其他部位?我不由得凝視眼前這副逆兔打扮的身體。我想應該有許多部位,都符合她口中的「其他部位」。

 「我除了你以外沒有其他經驗,不曉得自己能夠做到何種程度……但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願意去做。因為只要你快樂,我就覺得開心。」

 「……綾子小姐。」

 一股暖意逐漸在我心中擴散。

 她的心意、體貼,真的讓我好開心。

 「謝謝你。」

 我深深地低下頭。

 「但是不用啦,你現在就儘管依賴我沒關係。你可以把我忍耐、依賴我這件事視為理所當然。」

 「咦……」

 「現在是你最必須保重自己身體的時期,我希望你能無所顧忌地依賴我。請你把自己擺在第一位,千萬不要勉強。」

 「阿巧……」

 「光是你有這份願意體貼我的心,就夠讓我開心了。」

 「……說、說的也是喔?」

 綾子小姐一副放心地──同時也看似有些落寞地笑了。

 「討厭啦,我這人真是的,又自己一個人微微失控了。啊~好丟臉。」

 她用手不停往自己臉上搧風。

 「我得快點把這套衣服換下來才──」

 就在她這麼說一邊準備起身的瞬間,她的動作停止了。

 因為我──握住了她的手。

 稍微用力地緊緊握住。

 「咦……」

 「…………」

 「阿、阿巧……?」

 「應……應該沒必要換下來吧?」

 我這麼說。口中發出緊張到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的聲音。

 「難得都穿上了,不需要這麼急著換下來。」

 「……咦?」

 「我想要用這副裝扮好好地享受……想要和這副打扮的你再多交流一會。」

 「…………什、什麼?」

 可能是聽懂我故意表達含糊的話中含意了吧,綾子小姐滿臉通紅地尖聲驚呼。

 「奇怪……?可、可是阿巧……你不是說只要有那份心就夠了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綾子小姐的這副打扮實在太吸引人了。」

 「……你、你不是叫我不要勉強?」

 「我是不希望你勉強自己沒錯……但如果是在不勉強的範圍內,我還是希望你能再維持現狀一會。」

 「……啊,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綾子小姐滿臉羞澀,我也同樣害羞得要命。前面說了一堆好聽話……到頭來我還是忍不住向她求愛。

 「……你喜歡逆兔嗎?」

 「我覺得性感到我都快死了。」

 「什、什麼跟什麼嘛……阿巧你真是的!」

 儘管表情羞赧,綾子小姐臉上卻露出開心的笑容。

 而我也──總算明白了。

 光是互相顧慮、著想,並不是重視對方的行為。

 有時相信對方、盡情地向對方撒嬌,也是尊重對方的一種表現。

 所以……今天我就來撒嬌吧!

 應該說,我已經不行了!

 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事到如今,我哪還能當什麼紳士呢!

 「阿巧真的很色耶。」

 「打扮得這麼變態的人實在沒資格這麼說。」

 「不、不要說什麼變態啦!」

 「請放心,因為我最喜歡變態的綾子小姐了。」

 「呃……這話讓人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一邊說著無意義的對話,我倆慢慢地十指交扣,貼近彼此的身體。

 我一面溫柔觸摸裸露在逆兔服裝外的肌膚,一面緩緩地將臉朝她貼近,然後疊上唇瓣。現在想想──我們似乎也好久沒有接吻了。明明同居期間每天都會接吻,但自從知道懷孕之後就完全不再那麼做了。

 既然小孩即將誕生,就不能永遠當一對情侶。

 必須要有即將為人父母的心理準備。

 即使如此,應該也沒必要將情侶的那部分全部捨棄。

 「阿巧……我最喜歡你了。」

 「我也是。」

 後來,我們久違地進行了大人之間的交流。

 由於無法做到最後,因此從頭到尾都是綾子小姐替我服務。久違的綾子小姐和逆兔服裝……讓我獲得了超乎想像的巨大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