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章 紫條院春華的嫉妒

第三卷  第五章 紫條院春華的嫉妒 我——紫條院春華正在晴空下享受著輕鬆的心情。

 現在,我穿著天藍色的T恤和米色的百褶裙走在街上。陽光很強烈,但我的腳步很輕快。

 (呵呵……昨天也和新濱君發了很多郵件。)

 進入暑假後,新濱君十分頻繁地給我發郵件,雖然看不到他的臉,但我覺得他的存在離我很近。

 當然,我都會很開心地回覆他,我也經常給他發郵件。

 也有時候因為暑假無所謂而發郵件到了深夜呢……但每次一有新信息,我就忍不住沉迷其中了,那也是沒辦法的。

 光是這樣就已經很開心了,但今天對我來說還有特別的活動。

 (啊……只有女孩子的聚會真的讓人很興奮!)

 今天的聚會是在結業式前夕由朋友提議的。

 “到暑假了,一起去咖啡館喝杯茶怎麼樣?我們仨總感覺缺乏青春活力的感覺呢,偶爾也該做些像一起閒聊這樣女高中生該做的事吧?”

 對風見原……應該說美月的話,我毫不猶豫地表示贊同。

 然後,現在正在前往約定的咖啡館的路上。

 順帶一提,關於名字的稱呼,是舞提議到:“吶吶,還用姓來稱呼是不是太客氣了?”,於是就成了這樣。

 我從以前就不太習慣用名字稱呼人,說著“筆橋……啊,不對,舞……”這樣親近的稱呼,因為害羞染紅了臉,

 “不愧是春華……破壞力實在很高呢。”

 “嗚哇……被這麼緊張地叫名字,同樣是女孩子也有點吃不消,真是危險……”

 雖然被兩個人說了不太明白的話……

 (呵呵,踏入了名為直呼名字的朋友階段,今天是女孩子們的茶會……真幸福啊。我現在太女高中生了!)

 回想起來,我總是為錯過青春而感到寂寞。

 小學、初中的時候,沒有人願意與我交心。

 不自然地阿諛奉承的人、心懷敵意攻擊我的人、害怕與我有關而只保持最低限度接觸的人——女生們大概都分成了這幾類。

 (我只是想普通地……和朋友們一起閒聊,一起玩耍而已……)

 就在我逐漸放棄青春的時候,我的人生迎來了轉機。

 有一天,新濱君突然變得開朗起來,經常和我聊天,從那以後,各種各樣的事都變了。

 其中尤其重大的是文化節,如果沒有新濱君,大概不會成為那麼難忘的活動吧。

 而且,期間的麻煩和辛苦,也讓我交到了朋友。

 看起來酷酷的風見原美月,還有笑容開朗可愛的筆橋舞。

 我很高興她們都很普通地對待我。

 (對新濱君的感謝,真的是說不盡道不完……雖然招待他來家裡過一次了,但我覺得那還完全不夠。)

 “不過新濱君喜歡的到底是……誒?”

 視線的盡頭,是穿著私服一邊擦著汗一邊走著的新濱君。

 一瞬間,我的心豁然開朗。

 暑假還沒過多久,郵件交流也很頻繁。

 但實際見到新濱君的臉,就像見到了幾個月沒見的家人一樣,讓我歡欣雀躍。

 “新濱君!真是奇遇……呢……?”

 想要呼喚他的聲音,卻低了下去。

 因為新濱君不是一個人。

 走在他旁邊的是一個很適合扎馬尾的可愛女孩子。

 年齡大概比我小一兩歲……新濱君和她談笑風生,一看就知道是非常親密的關係。

 “…………”

 如此看見的瞬間,不知為何,我的身體僵住了。

 呼吸變得困難,血液好像停止了流動,身體越來越冷。

 就在我發愣的時候,他們已經融入了擁擠的人群,消失不見了。

 但是,我還是沒能整理思緒。

 全身就像灌了鉛一樣沉重,心像被鋒利的刀刃刺痛。

 (這、這是什麼……?明明只是看見新濱君和其他女孩子走在一起,為什麼……)

 不明白自己的內心。

 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抱著被緊緊勒住的心——凝視著新濱君和女孩子消失的方向,原地矗立了好一會兒。

 *

 我是筆橋舞。

 是愛好運動身體的田徑隊女生。

 今天三個班上女生要聚在一起舉行茶話會,我很開心。

 和社團的夥伴一起的話,無論如何幹飯都會變成為主要目標,所以像現在這樣很有女生氣質的活動對我很新鮮,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緊跟潮流的女高中生。

 “哈嘍!春華和美月都真早……呢……?”

 走進約定的咖啡館,兩人已經坐在了座位上。

 但總覺得樣子很奇怪。

 “等、等下,你怎麼了,春華!?表情怎麼像是世界末日了一樣?”

 坐在桌邊的春華,往日天真爛漫的笑容消失不見了,彷彿揹著一團烏雲,垂頭喪氣。

 眼神也死氣沉沉的,渾身都失去了生氣。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是這個狀態了。”

 美月好像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臉困惑地說。

 “誒……?春華明明這麼期待這場聚會……”

 美月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春華說著“一定一定一定要辦!!我非常期待♪”,表現出了驚人的熱情,在決定了要來咖啡館的時候高興得都要哭出來了。

 現在怎麼一副錢全在股市裡打水漂了一樣的表情……?

 “啊……美月……舞……你們來了啊……”

 垂著頭的春華搖搖晃晃地抬起快要哭出來的臉。

 “……對不起……很突然,有件事想和兩位商量一下。能聽我說嗎……?”

 “吼吼,想商量的事嗎?我當然完全OK。”

 美月抬了抬眼鏡說。

 雖然平時看上去很認真冷靜,但美月的好奇心非常旺盛。而且還是被朋友依靠而感到開心的類型,感覺她有點興奮起來了。

 “嗯嗯!跟我商量什麼都可以!發生什麼事了?是和父母吵架了?還是電話打得太多了,欠費了兩萬日元?”

 “嗯,就是——”

 於是,春華講述了來茶會途中發生的事。

 在街上偶然發現了新濱君,

 身旁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看上去非常親密。

 然後,看到那副光景的春華的心被原因不明的痛楚折磨著。

 “新濱君和誰在一起,做什麼,都是自由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好痛。我已經搞不懂為什麼了……”

 ““…………””

 面對認真訴說煩惱的春華,我和美月以難以開口的微妙表情面面相覷。

 呃……該怎麼回答才好呢……?

 我不知所措地看著美月,就連那位一向隨性的少女也眉頭緊皺,問到:“你說不知道為什麼心痛……難道是認真的嗎……?”得到“嗯,我肯定是認真的……”的回答後,她看向我,我點了點頭。

 “啊……那個,春華。我們也考慮一下,能給我們一點時間嗎?”

 “嗯嗯,你們也能幫我考慮一下我就很開心了……”

 得到垂頭喪氣的春華的同意後,我和美月背對著春華,湊近了臉。

 (這、這該怎麼辦……答案我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們應該說出來嗎!?)

 (那有點……應該由新濱君說,或者是春華自己發現吧……?)

 為了不讓春華聽見,我們低聲討論著。

 好像在我之前,美月就知道了新濱君對春華的愛戀之心,能談到點子上真是幫大忙了。

 而且我也贊同美月的意見。

 要是我們現在說:“那是嫉妒,也就是說春華對新濱君——”這樣的話,就太不解風情了。我想也有作為朋友不得不講明白的情況,但至少不是現在。

 (說起來,關於一起走在路上的女孩子那件事……美月覺得新濱君有可能對別人變心了嗎……?)

 (哈?怎麼可能呢。說到新濱君,那可是春華至上主義者的沉重男人哦?不可能把目光轉向其他女生的。)

 (是啊……)

 我深深地點了點頭。

 注意到新濱君的心意後,我重新觀察了他,知道了他平時就自帶喜歡春華的光環。

 再綜合一下從春華那裡聽來的話,新濱君在文化節那麼拼命又全都是為了春華,那樣不留餘力的工作的動力全是來源於戀愛的力量的話,他的心意是不可能半途而廢的。

 (真羨慕能被這麼一心一意地愛戀著啊……我也想要一個為了我能拼命努力的男朋友……)

 “啊……說起來,我對這種感覺有點印象。雖然當時心沒有那麼痛……”

 “是嗎?作為參考,能說說什麼時候會那樣嗎?”

 美月催促著突然想起什麼的春華繼續說下去。

 以前也有過嫉妒的時候嗎……到底是誰呢?

 “嗯,是在文化節的時候。看到新濱君跟美月和舞在一起,總感覺心裡煩躁不安……雖然心裡不痛,但感覺感情的方向很相似。”

 “啊!?”

 “誒!?”

 沒有預料到的話,讓我們不約而同地發出了驚嚇的聲音。

 我、我們也被列入嫉妒的對象了!?

 (唔、嗯,直接跟我們說這些,看來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感情的名字呢……)

 為了不讓像在忍耐疼痛一樣把手放在胸口的春華聽見,我們悄悄地再度開始會議。

 (我想……大概是因為至今為止的人生中嫉妒他人的經驗太少,無法理解自己感情的真面目吧。我聽新濱君說,春華好像也無法理解嫉妒她的美貌而纏上自己的女生的動機。)

 (誒……太聖女了吧……?)

 即便是我,也嫉妒著春華的豐滿胸部,也在新濱君取得期末考試第一名的時候心裡喊道:“太不公平了!我們來交換大腦吧!”……

 (我們那會兒是為了文化節,所以沒有太大傷害,但這次是和不認識的女孩子走在一起,在這種缺少情報的狀況下很容易發揮想象力,讓人心痛吧。另外我覺得好感度也相應上升了。)

 (喔喔……原來如此……美月你難道戀愛經驗很豐富?)

 (不,我只是因為憧憬戀愛而看了很多少女漫畫,結果腦內戀愛模擬的能力變好了而已。但是啊,完全沒有活用的機會呢!)

 不是,那種悲傷的事情,不用一臉得意地說出來吧……

 (話說我們和新濱君……不用那麼擔心吧。)

 (…………嗯,沒錯。)

 (喂、美月!剛才的停頓是怎麼回事!?)

 (呵呵,什麼都沒有。比起那個,舞也“沒有”吧?)

 (誒……啊、嗯、沒錯。)

 (你看,舞你回答的時候不也有停頓嗎?)

 (不、不是的!真的什麼都沒有!)

 新濱君確實是和我最親近的男生。

 和其他的男生不同,他是個奇怪的人,那種全力活在當下的風格……嗯、嘛、看上去給了我很好的印象。

 雖然打死他他也不可能這樣開口,但如果他認真地跟我告白的話,我也沒有自信不被擊沉。

 但是讓新濱君充滿魅力的,那顆心的力量,是因春華的存在才燃燒著的。這一點,離兩人很近的我清楚地明白。

 正是對春華的喜愛,成就了新濱君這個男生。

 所以說,要說一點沒有覺得他很帥是假的,但不管有沒有,都只能“沒有”。聽了剛才的對話,我想美月應該也是同樣的想法吧。

 (嘛、總之……穩妥的方法就是繼續跟進春華的心理吧。)

 (嗯,是呢。可以說,這幾乎肯定不是春華擔心的那種事情……)

 就算人心再怎麼易變,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為紫條院而活”的新濱君變心是無法想象的。應該是絕對不可能。

 雖然對認真煩惱的春華很抱歉,但最後這件事應該是杞人憂天吧……我心不在焉地想著。

 “那個,我們說悄悄話,不好意思呢,春華。關於那種心情是什麼……我想那一定是害怕。”

 “害怕……嗎……”

 “嗯,雖然最近也開始跟我和美月聊天了,但和春華最親近的還是新濱君吧?然後,在無法跟他在學校見面的時間持續的狀況下,又看到自己不認識的人在他身邊,就會擔心自己最好的朋友會被搶走吧。”

 雖然把愛的要素換成了友情,但我覺得作為說明並沒有問題。總之,只要能明白“因為關係好的人要被搶走而害怕” 這一點就好了。

 “這個……我想確實有這樣的事。新濱君專心準備文化節的時候,我們一起學習的時間減少了,我的心情也變得很不安……”

 “是吧?那麼解決方法就很簡單了。”

 正當春華理解著自己的狀態的時候,美月探出身子說到。

 “給話題中心的新濱君打個電話,問他‘一起走在路上的那個女孩子是誰?’。”

 “那、那個……確實是可以這樣……但如果那個女孩子是非常親近的人,他說跟我無關的話該怎麼辦……”

 面對因美月的提案膽怯的春華,我們兩人一齊擺出了“怎麼可能那樣……”的表情。

 啊——!完全不知道指向自己的愛的箭頭有多少,真讓人著急……!

 “不方便問的話,我或者舞也可以問哦?暑假之前大家都一起交換了號碼。”

 對啊對啊,現在馬上給新濱君打個電話一切都搞定了。

 “……這個……不,我要自己去問。你們這麼關心我,我真的很開心,但我覺得我必須親自去問。”

 “春華……”

 面對這樣未知的感情,春華能在膽怯的同時果斷地說出這句話,真讓我佩服。

 在和春華成為好朋友之前,我也和她說過幾次話,當時就對她的天真爛漫和大小姐的舉止端莊印象深刻。

 但現在的春華,看上去又增添了一份內心的堅強。

 難道這也是受到新濱君的影響嗎?

 “原來如此,我明白春華的想法了。那麼……既然決定了,就祝你成功吧!正好甜點也來了!”

 話題正告一段落的時候,服務員說著“讓您久等了”,端來好幾個盤子擺在我們的桌子上。

 看來是美月提前點的。

 “哇……!”

 “喔喔!”

 春華和我發出讚歎。

 眼前的是閃閃發光的豪華鬆餅。

 鬆軟的白色壘成了三層,載滿了飴糖、水果和鮮奶油。

 另一個盤子上堆積著五顏六色的馬卡龍,迷你蛋糕和司康餅可愛地擺在一起,我和春華不禁兩眼放光。

 “為了意氣消沉的春華考慮,我擅自多點了些!消沉的時候就是要吃甜點!對於身體是糖做的女孩子來說,沒有比這更好的特效藥了!”

 “喔喔,美月,nice!果然滿滿的甜點就是正義呢!”

 “確、確實吃甜的東西能讓人精神振奮……!”

 我和春華對極力強調的美月全力表示同意。

 男生可能不清楚,但對女高中生這種生物來說作為燃料的甜點是必須的。

 “紅茶我也點了一壺,一起爽吃吧!我已經等不及了,開吃吧!”

 “好、好的……!我也開動了!”

 於是,我們一起拿了一個閃閃發光的鬆餅——然後在場三位少女都綻放出了笑容。

 “哈啊啊啊啊,好好吃啊~~!我一直覺得鬆餅就是煎薄餅而已,但鬆軟的感覺很不一樣呢!”

 嚴格來說,鬆餅和煎薄餅只是叫法不同而已,不過這都無所謂。好吃又潮流,這就是女生的正義。

 “嗯嗯,口感也很棒,和鮮奶油很搭。但因為有飴糖,所以含有大量卡路里,帶著點罪孽的味道。”

 “喂喂喂!?那是吃甜點的時候最大的禁忌,不能說!”

 “呵呵,我就是想看看你這樣的反應才這麼說的,不過仔細一想,比起運動社團的舞,討厭運動的我自己的體重才絕對會增加吧,現在心裡又有點暗暗地難受了。”

 “那你又是在幹什麼啊!?美月也時不時會變傻吧!?”

 在我們用甜點嬉鬧的時候——

 “呵呵……哈哈哈……”

 春華笑了。

 就像太好玩忍不住一樣。

 “不好意思,你們兩人的對話很有趣,我很開心……”

 春華恢復了平常的狀態,又吃了一口鬆餅。

 甜點果然是偉大的,沁人心脾的甘甜讓春華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和兩位說過了……我一直以來沒有朋友,這樣的女生聚會還是第一次。”

 “春華……”

 說實話,在現在這樣成為好朋友之前,我也用著特殊的目光看待春華。

 她太漂亮了,和我不同,是更高階級的人,戀愛經驗也很豐富,應該有一大群朋友吧——我一廂情願地這麼認為。

 所以在春華袒露自己交友關係很少時,我為自己以過於主觀的形象來看待她而感到羞愧,同時也在心裡發誓:“一定要為她做很多像是朋友會做的事!”

 “聽我傾訴煩惱,鼓勵我,和我一起吃點心……我真的很幸福……能和兩位成為真是朋友太好了……!”

 春華眼中噙著微微的淚水,露出燦爛的笑容。

 那如此清澈而美麗的笑容破壞力驚人,讓我的意識在一瞬間飛走了,就算是同性,也完全迷上她了。

 (太、太可愛了……!這個不得了啊!明明都是女孩子,腦袋卻昏昏沉沉的!)

 現在說有些遲了,但春華真的在各種意義上都太美少女了……!

 “……讓這樣天使般的女孩僅僅因為嫉妒變得那麼沮喪……跟新濱君爆了!”

 美月小聲嘀咕著,我在心裡點了點頭。

 (總之……春華好像相當有精神了,可以暫時放心了吧?)

 怎麼想都是多慮了,但朋友為這件事煩惱,讓我心裡很難過。

 (如果是愛情喜劇的話,這就是三角關係的開幕吧……但新濱君是那種很重感情的人呢……)

 感情之深,甚至讓人擔心萬一被春華甩了會不會變得像個空殼一樣。

 “啊,對了,春華你和新濱君經常發郵件對吧?互相都發什麼樣的信息呢?”

 話題告一段落後,美月兩眼發光地問道。

 與平時冷酷的印象相反,她是個很有少女感的女生,對兩人的郵件很感興趣。

 ……說實話,我也有點想知道。

 “誒?沒有,是些普通的內容。比如今天讀的那本輕小說很有趣,吃的這個很美味之類的。”

 “真的只是這樣嗎?比如說,沒有互相發照片嗎?”

 (喂,別起哄啊,美月。)

 (好了好了,世上也有男人會指示純潔的女孩子拍色色的照片寄過去,以防萬一。)

 我小聲嘀咕著,美月一臉饒有興趣地回答。

 嘛、新濱君不可能做出那種可怕大叔做的事……

 “照片嗎?對了,我偶爾也會發我的照片呢。”

 ““誒!?””

 “我家的保姆冬泉小姐跟我說:‘難得有機會,我認為如果把大小姐的日常生活拍成照片發過去的話,他會很高興的。’,所以……”

 喂,你在說些什麼呢,保姆小姐!?雖然新濱君確實應該會高興!

 “我發了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的,還有洗完澡穿著T恤吃冰淇淋之類的照片。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都是母親大人說‘這張照片很好看哦!’之後才選擇發送的照片……”

 真的發了有點色色的照片啊啊啊啊啊!?話說春華家的人也太樂在其中了吧!?

 “那、那麼,新濱君是怎麼回覆的呢?”

 “那個……每次發這樣的照片,他的回覆就很慢,都是‘我都不知道該不該直視這個……太痛苦了’或者‘這絕對和秋子小姐有關吧!?’這樣,感覺很為難的樣子,所以之後就節制了……”

 清純的春華突然發來炸彈般的照片的時候,新濱君的衝擊和混亂浮現在了我的眼前。對健全的男生來說,春華的私照是對眼睛有害的……

 “嚇死我了……本來是開玩笑的,沒想到真的做了色色的事情。”

 “你、你在說什麼!?我才沒有做H的事情!”

 “那到處都柔軟的身體上結著一雙蜜瓜還在反駁什麼呢。越看越羨慕,待會兒讓我揉一揉。”

 “誒!?真、真是的!請不要做奇怪的預約!”

 對靈活地揉著空氣的美月,春華滿臉通紅。

 美月樂在其中啊……

 “不過春華除了新濱君以外,和其他男生幾乎沒有交集呢。沒人跟你打過招呼嗎?”

 雖有很多男生瞄準春華,但我知道正因如此才會產生一種難以前進的牽制狀態。

 (在那之中,新濱君因為超迅速地接近春華,本來應該會遭到班上男生的嫉妒……但還事實並非如此。)

 主要原因是新濱君在班裡成為了被眾人認可的人。

 學習成績變得非常好,大家也經常找他商量手機或者作業之類的事情,在班級裡的存在感也越來越強,在文化節上,他過度勞動地活躍,那之後,誰也不會抱怨他在春華身邊了。

 不過那只是我們班的情況,其他班的男生想著:“那個叫新濱的傢伙在接近紫條院,我也沒必要再忍耐了”而去搭訕春華也不奇怪。

 我有點擔心會不會在這一點上遇到麻煩。

 “誒,其他的男生嗎……?這個學期有幾個人跟我搭話……大概都是‘一起去哪裡玩吧’這樣的內容。”

 “誒……!?那、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那個……說句不太好的話,大家明明一次都沒說過話,卻都自來熟得讓人害怕……我鄭重地拒絕後就離開了。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誒……?那些人是怎麼回事……?

 (啊……原來如此。是那件事啊。)

 (誒、什麼,是怎麼回事,美月?)

 我小聲問輕輕嘀咕著的美月。

 (我也是聽傳聞說有這樣的動向……就是說,新濱君和春華被小看了。“既然新濱這個平凡的傢伙都能關係這麼好,那我上了不是一招拿下!” 在這樣的想法下,稍微受些歡迎的小帥哥和運動部的正式成員等“普信男”就開始行動了。)

 (誒誒……這怎麼說呢,也太庸俗了……不是因為喜歡上了,而是因為發現容易瞄準就開始行動……)

 (嗯,太遜了。要是真的喜歡的話,不管難度有多高,都應該馬上突擊才對。而且,我們的朋友被當作兩個傻瓜,真的很噁心。)

 我完全贊同美月略帶怒氣的話。

 把自己不熟悉的新濱君看得比自己低,還覺得和新濱君在一起的春華容易搞定,不僅很庸俗,還真的很失禮。

 “嘛,總之是很好的應對哦,春華。你沒必要理會突然跟你嬉皮笑臉的傢伙。”

 感覺多少明白了,果然春華不喜歡那種咄咄逼人的人。嘛、新濱君也不是那種沒有行動力而又囂張跋扈的人。

 “啊……說起固執的人,那個叫御劍的人怎麼了?期末考試的時候,他好像和新濱君有過一次爭執。”

 我突然想起來,隨口說出了那個名字。

 真的只是在對話的過程中提了一嘴,完全沒有別的意思——

 “yu jian……?”

 “誒……?”

 春華的樣子突然變了。

 不知為什麼,她的聲調變得低沉、刻薄,目光呆滯。

 一直如同陽光燦爛的花圃般的氛圍,變得像北極的永久凍土一樣冰冷。

 “啊啊……是指那個很沒禮貌的人嗎……”

 “春、春華……?”

 怎、怎麼了!?眼睛的高光好像消失了!?

 “也許那個奇怪的人確實跟我搭話過……但我已經忘記了。我不想再跟他說話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把他完全從我的記憶中抹去……因為只要看到他的身影,我就會很不舒服。”

 都、都是些平時的春華絕對不會說的話……!

 怎麼回事!?天真爛漫反轉了!?

 (喂、發生什麼了,美月!?天使的春華怎麼像能面一樣面無表情地發怒,還恐怖得要死!?)

 //能面

 (對不起……我應該先跟你講的。好像是期末考試的時候,御劍狠狠地說了:“新濱君就是渣滓,是垃圾!我才是最高規格的男人!”這樣的話,讓春華勃然大怒……從那以後只要一聽到那個男人的名字就會變成這樣……)

 (那個王子模樣的人在幹些什麼啊!?能讓溫厚的春華那麼生氣,真是夠了!)

 “真是下作,自我意識過剩,傲慢……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對一個人產生這麼大的厭惡感。光是想起來,心裡就會一片黑暗……”

 咿、咿——!春華一臉可恨地碎碎念,太可怕了……!

 (……請小心哦。春華會變成這樣,很明顯是因為新濱君被人詆譭的憤怒,但也不見得嫉妒不會引起同樣的狀況。)

 (誒……是在說什麼事?)

 (雖然我想絕對不可能,但如果春華的愛的嫉妒達到最大值的話,平時的天使也有可能反轉,爆發出黑暗的一面。我們已經進入了嫉妒的對象,所以應該注意不要做出會讓人誤會和新濱的關係的行為來推進春華的黑化。)

 (那、那個……說起來,我在球技大會的時候陪著新濱君特訓,一整天都呆在一起……這是不是也出局了……?)

 我和春華說過我“幫忙”進行了棒球特訓,但沒說過在公園裡呆了一整天。

 ……雖然是以運動部的風格來幫忙的,難道已經很糟糕了?

 (絕對不要說比較好呢。要是以此為開端,加重了嫉妒,每週二懸疑劇場,《這隻偷腥貓……!》特別節目就要開演了。)

 (咿!?要、要是那樣的話……)

 聽這麼一說,我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空無一人的校舍屋頂。

 在被暮色染作橙色的世界裡,我和春華面對面。

 “和新濱君一起在假日的公園裡練習棒球……?呵呵,你這個偷腥貓,就是這樣貼近不擅長運動的新濱君的嗎?”

 “我我我、我不是那麼想的!Trust me!”

 “偷腥貓都是這麼說的。啊啊,好悲傷啊,舞。我還以為你是朋友,卻不得不把你送到和美月一樣的地方了。”

 眼中沒有一絲理智的春華拿著沾滿鮮血的菜刀微笑著。

 啊,已經完全無法對話了。

 “那、那把刀上沾的血是……!嗚哇啊啊!美月——!”

 不小心在現實中也喊出了聲音,從現實中聽到了“誒,是我先慘死的嗎!?”,但妄想還在繼續。

 “呵呵,美月已經因為在文化節上太黏新濱君罪被處刑了。果然還是應該肅清接近新濱君的女生呢。所以,再見了,舞。不過,這都是你的錯哦?”

 “嘎!這是什麼病嬌啊!?”

 然後,春華帶著沒有光的悲傷眼神慢慢靠近——

 “啊娃娃哇哇哇……!別刺我啊……!”

 從妄想中回過神來的我渾身顫抖。

 那份春華的純潔反轉過來……太糟糕了!

 “呼……不好意思。一聽到那個奇怪的人的名字,我的頭腦就不冷靜了……舞?怎麼了?”

 “春、春華!”

 “誒……?”

 我從桌前探出身子,握住春華的手。

 突如其來的行動把春華嚇呆了。

 “我一直都是春華的好朋友,是春華的夥伴!相信我!”

 “是、是的……!能把這件事告訴作為朋友的我,我很高興!我也一直都是舞的夥伴!”

 雖然很驚訝,但春華臉上還是浮現出了純真的笑容,我因為剛才還在胡思亂想而萬分的愧疚。

 ……對不起,我想了奇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