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回到日常生活

第十二卷  回到日常生活

 「吉奧多殿下,有您的信。」

 長年侍奉我的傭人送來一封信。

 之前在蘭朵爾家安插的傭人包圍下,一直神經緊繃。如今舊傭人再度回來,我才終於得以放鬆。

 「謝謝。」

 說著我接過信。看到信上的文字後,這次我感到非常幸福。

 因為文字是心愛對象寫下的。

 我立刻取出裡面的信紙,確認內容後得知是「慰勞茶會的招待函」。

 似乎是為了解決這次蘭朵爾侯爵的事件,要在庫萊耶思家舉辦慰勞會。所以她寄信問我何時有空。

 別人辦茶會幾乎都是「選在這一天舉辦,敬請蒞臨」。不過她經常問我哪一天方便。

 不熟之人對她的印象多半是特立獨行,目空一切。其實她非常擅長關心他人。

 雖然對戀愛極為遲鈍,卻對身體好壞或內心情緒特別敏銳。這場茶會也是出於她的關懷而舉辦的吧。

 我輕輕以手指滑過「卡塔莉娜•庫萊耶思」的簽名。光是這樣就感到溫暖,真不可思議。

 老實說,被蘭朵爾侯爵的手下糾纏,見不到卡塔莉娜的日子非常難熬。可是吉奧多•史提亞德怎能為了這點小事露出疲態。這種堅持迫使我更緊繃,強裝鎮定。

 小時候我能輕鬆做到任何事。為了維持別人眼中的「完美王子」形象,我也知道自己有點硬撐。可是現在我更不敢展現自己不完美的虛弱一面,結果也讓我疲憊不已。

 靠演技巧妙掩飾疲憊的神情,在別人眼中反而更完美。導致我天天陷入惡性循環。

 可是,只有卡塔莉娜識破了我的演技。

 我平時的演技照理說很完美。實際上,連陪我多年的傭人以及雙胞胎弟弟亞蘭都沒發現。結果卡塔莉娜一下子就看穿了。

 每一次她都噘起嘴生氣「請殿下別硬撐。」然後關心我。從小就一直如此。

 我曾經質問她,為何她能馬上就看穿?

 結果她一臉不解,不以為意地表示「問我為何看得出來嗎?只要看就馬上看得出來啦。」之後照樣識破我的演技。

 完美王子吉奧多•史提亞德隱藏弱小的一面。竟然正巧讓該要保護的未婚妻看穿。

 一開始我還有點焦急,現在卻舒坦又高興。我發現有人瞭解自己的真面目,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在卡塔莉娜面前,我沒必要掩飾自己。因為我知道即使自己不完美,卡塔莉娜也不會拋棄我。她的身邊是世界上最舒適的地方。只要待在她身邊,疲勞就能煙消雲散。

 所以,因為蘭朵爾侯爵作梗而見不到她的日子,我一直在忍耐。

 後來我終於忍不住,而且我聽到卡塔莉娜可能會涉足危險。我完美變裝溜去她家,結果她馬上發現是我。

 這不知道是她第幾次理所當然地發現我的身分。讓我再度為她著迷。

 一開始只是基於有趣而接近卡塔莉娜•庫萊耶思這名女性。不知不覺中,她在我心中已經重要到無以復加。

 從未有人如此深深吸引我,明明以為到此為止,結果我對她越陷越深。曾幾何時,我的人生中已經不能缺少卡塔莉娜。

 為了陪在卡塔莉娜身邊,我甚至願意不惜一切。我這不是開玩笑。

 我最害怕的就是卡塔莉娜受傷。一想到她面臨危險,我就嚇得全身像墜入冰窖一樣。

 正因如此,為了讓她避免危險,這次蘭朵爾侯爵事件我也幫了忙。結果卻不如人意。

 在趕走蘭朵爾侯爵的手下後,傑弗利前來道歉。

 「抱歉,吉奧多。之前讓你吃了這麼多苦,結果還是沒逮到蘭朵爾侯爵的幕後藏鏡人。」

 絲毫沒有平時悠然的氣氛,表情嚴肅的傑弗利向我低頭道歉。

 聽說透過這次事件,本來有機會揪出侯爵背後的棘手敵人。結果得知侯爵大張旗鼓還一敗塗地,似乎就立刻切割。消失得乾淨俐落,不論怎麼調查都查不到蛛絲馬跡。

 老實說,辛苦付出卻前功盡棄,的確讓我感到震撼。可是連優秀的傑弗利都掌握不了的人物,究竟是什麼樣的敵人啊?那就不能怪任何人了。

 「既然你都調查不到,我更沒辦法。這也怪不了人。」

 我如此回答後,傑弗利睜大眼睛。

 「能聽你如此稱讚我真是高興。謝謝你。」

 他的表情略微和緩,但很快又一臉嚴肅。

 「透過這次事件讓我明白,敵人似乎比我想像得更加棘手。我打算提高警覺,更加留意四周,吉奧多你也要小心。」

 傑弗利如此告訴我。

 優秀又處變不驚的大哥說得這麼嚴重,代表敵人真的很危險。

 我用力向大哥點頭。

 我不惜以自己的一切保護她。因為卡塔莉娜要是出了事,我也活不下去──

 之後我在卡塔莉娜身邊暗中安排監視與護衛。不過庫萊耶思公爵似乎早就安排了,所以我也取得公爵家的同意。這時候就慶幸自己是她的未婚夫。

 超會勾引人的卡塔莉娜有眾多仰慕者。自己的身分可以大大方方陪伴在她身邊,真的太好了。

 卡塔莉娜,無論如何我都會徹底保護你。

 我再一次輕撫信上的簽名,然後開始寫回信。

 茶會當天,我帶伴手禮前往庫萊耶思家。一如預料,其他成員都集合了。

 邀請函沒說所有人都會來,但我早就猜想到,結果也不出所料。反而是見到雙胞胎弟弟亞蘭今天準備出門,我就幾乎確定了。

 亞蘭護送他那名為未婚妻,實為他主人的瑪莉•杭特。身為哥哥,見到他被調教得一年比一年乖巧,不禁感慨良多。

 在場的還有阿斯喀特兄妹、瑪麗亞•坎貝爾,以及卡塔莉娜的弟弟基斯。與平時的成員一模一樣。

 另外,卡塔莉娜說還邀請了同事空•史密斯前來。但他不敢加入我們之間,因此推辭了。

 我們幾人都混得很熟。但是包括我和亞蘭在內,的確都是這個國家地位最高的人物。

 集地位最高的人物好感於一身的卡塔莉娜說:

 「已經幫各位準備了最美味的點心。」

 她滿臉笑容地指著擺盤完畢的餐桌。

 「從鹹的到甜的應有盡有。還準備了各式各樣的茶飲,敬請享用。」

 一臉笑咪咪解釋的卡塔莉娜最愛吃點心。她為了今天精心挑選的點心,在餐桌上擺得漂漂亮亮。可以感受到卡塔莉娜感謝眾人的心意,讓我心頭感到溫暖。

 等眾人就座後,她開口說道:

 「非常感謝大家在之前幫我救出了芙蕾伊。光靠我是絕對無法辦到的,多虧大家的幫忙。」

 卡塔莉娜向眾人低頭致謝。

 「這件事情您已經道謝過,很足夠了。今天大家齊聚一堂,就好好享受吧。」

 機靈地守在卡塔莉娜左邊的瑪莉笑咪咪地表示。

 「謝謝你。」

 卡塔莉娜便面露笑容。

 然後卡塔莉娜告訴我們。芙蕾伊•蘭朵爾與金嘉•塔卡在柏格家受到保護,目前過得很好。提供協助的柏格家,以及賽麗娜也過著平穩的生活。

 附帶一提,二哥伊昂原本對賽麗娜•柏格這次保護芙蕾伊不感興趣(擔心賽麗娜蒙受危險)。結果見到她強大的內心與行動力,原本就對賽麗娜著迷的二哥更加受到吸引。因此兩人的感情變得更好。我對二哥的戀情不感興趣,但內心還是羨慕二哥。

 解釋完前因後果,卡塔莉娜開始品嚐瑪麗亞帶來的點心,並且讚不絕口。

 卡塔莉娜湊出身子稱讚瑪麗亞,瑪麗亞聽了後便紅了臉頰。

 兩人的互動就像心意相通的情人,看起來很沒意思。

 瑪麗亞•坎貝爾做點心的本領以及平穩個性,非常投卡塔莉娜所好。況且她同樣喜歡卡塔莉娜,我私底下一直覺得她是情敵而提防她。

 我巧妙地插嘴,結束兩人的互動,正準備與卡塔莉娜聊天。結果這次換蘇菲雅開口聊起小說。

 話題內容讓我有點懷疑,貴族大小姐真的可以看這種書嗎?我忍不住望向她哥哥尼可,只見他眼神複雜,一副逃避現實的模樣。

 希望他這個哥哥仿效瑪莉與亞蘭,稍微管一管妹妹。

 和剛才瑪麗亞不一樣。蘇菲雅越講越起勁,像子彈一樣根本無法插嘴。好不容易等她講完後,這次換瑪莉開口:

 「卡塔莉娜小姐,我最近為了消除疲勞,開始學習按摩。下次可以在您身上嘗試嗎?」

 「你要幫我按摩啊?真是高興。」

 見到卡塔莉娜直接表達喜悅,我感到有點不安。

 「喂,瑪莉,按摩是指你之前拿我練習的那個嗎?」

 正想開口之前,亞蘭搶先質問瑪莉。

 看來主人在正式上場前,先找小弟練習過了。他們兩人感情不錯是好事。

 「是呀。那算是簡易按摩,對卡塔莉娜小姐會按摩得更仔細周到。」

 「還要更仔細周到啊!拜託,瑪莉,這樣不太好吧!?」

 亞蘭面紅耳赤,態度狼狽。之前到底練習了什麼啊──應該說絕不能讓瑪莉幫卡塔莉娜按摩。我在心裡暗暗如此決定。

 「瑪莉小姐,放心吧。按摩姊姊的工作由我這個弟弟包辦,你繼續幫未婚夫亞蘭殿下按摩。」

 基斯果然也想阻止瑪莉的按摩,但我也不能讓他得逞。

 「基斯,卡塔莉娜的疲勞應該由我這個未婚夫消除。你趕快找個未婚妻幫你按摩吧。」

 我微笑以對。

 「吉奧多殿下,結婚前的男女不應該隨便碰觸彼此。這項任務就交給我這個家人吧。」

 基斯同樣微笑著反駁。

 「咦,基斯你剛才不是推薦瑪莉幫亞蘭按摩嗎?那換成我和卡塔莉娜有什麼問題?」

 聽到我這句話,基斯啞口無言之際──

 「不不不,男性本來就不該隨意觸摸女性。所以應該由同樣身為女性的我來。」

 已經以男性小弟(亞蘭)練習過的女性瑪莉表示,跟著參戰。

 「咦,瑪莉小姐明明按摩過亞蘭殿下了啊!」

 基斯回答得義正嚴詞。

 「女性幫男性按摩沒關係。」

 結果瑪莉卻以莫名其妙的理論反駁。

 「其實我也經常幫我媽媽按摩,懂得一點手藝。」

 這時候連瑪麗亞也來攪局,再加上──

 「那我也要學按摩!我在書上看過許多次,肯定馬上能學會。還會拿哥哥練習技巧!」

 蘇菲雅都來參一腳。

 「光靠書上的知識就要拿我練習……」

 哥哥尼可難得一臉排斥,但是妹妹根本不在乎哥哥的表情。

 眾人開心地嘻嘻哈哈,餐桌上充滿快樂的氣氛。

 我嫌麻煩不想加入,遠遠眺望眾人。然後發現坐在身旁的卡塔莉娜嘻嘻一笑。

 「怎麼了嗎?」

 對於我的問題……

 「總覺得和平時一模一樣,好開心。」

 卡塔莉娜笑著表示。

 「感覺回到了日常生活呢。」

 我如此表示,卡塔莉娜便露出開朗的神情。

 「對啊!我正好也有這種感覺!原來我們的想法一樣呢。」

 她的可愛臉龐讓我的心跳噗通噗通加速,熱氣湧上臉頰。這時候她又補充了一句:

 「啊,對了!別看我這樣,其實我也會按摩喔。雖然不知道行不行,但下次吉奧多殿下疲勞時,我可以幫您按一按。」

 這句話頓時讓我的臉變得好燙。明明是難得的機會卻無法與她好好聊天,光是讓臉上的熱度消退就費盡全力。

 有時候,我的心愛對象對我的心臟真的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