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傳說的結束

第三卷  傳說的結束3月27日 18點34分

「那麼,慶祝全國巡迴演出成功,乾杯!」

「呵呵,乾杯。」

這裡是皆神望愛的公寓大廈,莉薇亞和望愛正在舉杯慶祝。酒杯裡面裝的飲料是唐培裡儂香檳王。

兩人才剛衝過澡,身上只穿內衣褲,連頭髮都還有一點溼溼的。

從三月中旬起,救世Grasshopper展開了做為獨立樂團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的全國巡迴演出,今天是巡迴演出的最終日。

兩人精疲力盡,一回到睽違許久的家,立刻脫光衣服跑去沖澡,迫不及待地召開了慶功宴。

「噗哈!下個月終於要發片出道了嗎!」

莉薇亞一口氣喝光杯子裡的香檳說道。

今天白天在岐阜的展演空間舉辦凱旋現場演出時,救世Grasshopper將透過Gift Record發片出道的消息,正式公開發表了。

出道曲已經制作完畢,而且樂團也利用到東京巡迴演出的機會,順便去唱片公司的工作室完成了錄音的工程。

Gift Record似乎打算把救世Grasshopper包裝成「如彗星般出現、備受期待的重量級新人」大力簇捧的樣子,而且也已經談好,要跟預計在四月播出的電視連續劇進行商業合作。

趁著在各地巡迴演出時,樂團前往了各式各樣的知名景點,進行宣傳影片的拍攝。影片的編輯作業由唱片公司負責包辦,預計要奢侈地使用在日本全國各地拍攝的影像,做出一部大手筆的宣傳影片。

樂團這段時間的發展堪稱一帆風順,所向披靡。

「哎呀~沒想到才一轉眼,樂團就走到這一步了呢~」

一邊暢飲香檳,一邊大口吃著讓氏族族人送來的高級料理,莉薇亞笑得很開心。

望愛也罕見地用很快的速度把酒灌進肚子裡說:

「是啊。沒想到事情會進展得這麼順利。真不愧是莉薇亞大人。」

「敝人只有負責彈吉他而已。樂團能成功,要歸功於望愛小姐的優美曲子、鈴木先生填寫的歌詞,以及明日美小姐的歌喉。」

附帶一提,明日美在現場演出結束之後,跑去跟之前的樂團成員報告即將出道的消息,所以不在這裡和莉薇亞她們慶功。

「不不不,我們都是因為莉薇亞大人才連結在一起的,所以樂團的中心果然是莉薇亞大人。」

「是這樣子嗎……」

莉薇亞稍微思考了一下望愛的說法後,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說:

「經你這麼一說,感覺好像還滿有道理的喔!」

「正是如此!」

「我們就乘著這股氣勢,在音樂業界稱霸天下吧!敝人相信我們樂團是有那個實力的!雖然敝人對這個世界的音樂業界一無所知,不過應該是遊刃有餘啦,哈哈哈!」

「喔──!」

莉薇亞因為酒精作祟而得意忘形起來,同樣喝醉了酒的望愛,也興高采烈地舉手附和。

然後,望愛用略顯溼潤的雙眼注視著莉薇亞,感慨地說道:

「莉薇亞大人……真的非常謝謝你出現在我的面前。」

「你在說什麼啊?敝人對望愛小姐的感謝才是說也說不完呢。」

「不,我是真的被莉薇亞大人救贖了。」

望愛的語氣裡帶有幾分迫切。

「……為了把我訓練成教團的幹部,我從小就被迫接受修行,從來沒體驗過一般人的青春。」

「望愛小姐……」

「能認識莉薇亞大人,以及和莉薇亞大人還有明日美小姐共度的時光,對我來說是很開心、光輝燦爛的回憶,彷佛找回了失去的青春。」

「……今後還有更多更快樂的日子在等著我們喔。」

莉薇亞說道。

「是啊……我希望自己可以變得更幸福。」

望愛神色嫵媚地吁了一口氣後,用帶了熱意的眼神注視著莉薇亞。

「莉薇亞大人。我想和莉薇亞大人您……」

望愛的身體往莉薇亞的方向傾斜,她的臉慢慢地貼近莉薇亞的臉。

「望愛、小姐……?」

莉薇亞的臉上寫著困惑,一動也不動地看著望愛的眼睛。

就在兩個人的臉近到就快貼在一起的時候──

室內響起了門鈴的聲音。

那不是這棟公寓大廈玄關大廳的對講機鈴聲,而是這一戶門口的門鈴。

「好、好像是明日美小姐來了呢。」

「是、是啊。」

莉薇亞用不自然的尖銳聲音說道,望愛也裝作若無其事地把脖子向後縮。

這棟公寓大廈二十四小時全天都有保全駐守,如果沒有居民用的鑰匙卡,連電梯也沒辦法搭乘。有辦法跳過玄關大廳的對講機直接來到這一戶門口的,只有同一層樓的住戶,不然就是握有備份鑰匙的明日美。

莉薇亞和望愛匆忙地披上上衣,一同往玄關移動,一點警戒心也沒有直接開門。

「明日美小姐,等你等很──」

然而,站在門外的不是明日美,而是五個表情可怕的男人。

「咦!?」

「你、你們是什麼人!」

其中一個男人從懷裡掏出證件,回答舉起手臂護著望愛,如此詢問的莉薇亞。

「我們是警察。」

其他男人接著向躲在莉薇亞後面的望愛亮出了一張紙。

「你是木下望愛小姐沒錯吧?你因涉嫌內線交易而被髮出逮捕令。能麻煩你和我們回署裡一趟嗎?」

「警、警察?咦?望愛小姐?內線交易?」

莉薇亞的腦袋一團混亂,視線不斷在那群男人和望愛之間來回徘徊。

面對這樣的莉薇亞──

「……是我對不起您,莉薇亞大人。」

望愛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開口道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