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公主和畢業典禮

第三卷  公主和畢業典禮3月24日 9點18分

草剃沙羅上小學就讀,一轉眼三個月的時間便過去了。

今天是澤良小學的畢業典禮,沙羅的小學時代將在今天落幕。

儘管時間短暫,可是沙羅在這三個月的期間內,毫無疑問地成了澤良小學最受矚目的風雲人物。

不只同班同學,全校的學童都很崇拜沙羅,並且耳濡目染地受到沙羅影響。

沙羅所帶來的影響基本上是正面的,首先是霸凌現象從這所學校消失了。理由是沙羅曾說過霸凌這種行為一點都不酷。

此外,學童的學習態度也改善了。

有許多學童仰慕頭腦清楚的沙羅而努力讀書,而且沙羅不會害怕答錯丟臉,受到她的影響,有愈來愈多學童願意在上課的時候積極舉手發問或回答問題。

也因此,沙羅就讀的六年二班的學生變化格外令人刮目相看,所有學生的學力都大幅提升。

就連班上的氣氛也跟著變好了,同學們打破各自小團體的藩籬,相處得非常融洽。女生玩直尺大戰、男生討論光之美少女或少女漫畫都成了理所當然的景象。

跟以前相比,也比較會關心和照顧學弟妹了,那些崇拜六年二班學生的學童也連帶受到了正面影響。

唯一稱得上問題的問題,就是喜歡模仿沙羅用「奴家」自稱,或者講話語氣老氣橫秋的學童變多了。

畢業文集的問卷調查有一個項目是「令人難忘的回憶」,回答「和沙羅大人共度的每一天」的人數不僅獨佔鰲頭,還以望塵莫及的差距將遠足、修學旅行、運動會等各種大型活動遠遠拋在後方。

六年二班的級任導師山下航在帶領學生往體育館移動的途中心想──

在他的教師生涯中,這三個月無疑是最充實的一段時光,有幸擔任沙羅小學生活中唯一的級任導師,是他引以為傲的榮耀。

而且,他深信自己在往後的人生,應該不可能再遇到像草剃沙羅這種破天荒等級的學生了。

3月24日 9點30分

澤良小學在體育館舉辦了畢業典禮。

惣助穿上西裝,坐在後方的家長席。

典禮時間一到,體育館的大門在喇叭播放出『英雄之證(電玩遊戲魔物獵人的主題曲)』的同時開啟,畢業生入場。

兩個班級的畢業生四捨五入約七十人。入場隊伍依照座號排列,身為轉學生的莎拉座號是二班的最後一號,所以她排在隊伍的最後一個。

莎拉今天穿的衣服,正是她自異世界傳送過來時所穿著的那套、彷佛振袖和蘿莉塔時尚結合而成的服裝,再加上金髮和雙馬尾,即使周遭另有不少精心打扮的畢業生,她依舊最為吸引眾人的目光。惣助原本覺得這套服裝太像在玩角色扮演,所以勸她換穿其他衣服,不過莎拉堅持己見說:「這套服裝是奴家持有的衣服裡面最高級的了。當然要在今天這個場合拿出來穿。」

(算了。反正能平安無事畢業就好。)

典禮才剛開始,四周已經有一些家長就感動到忍不住哭了出來,坦白講,惣助跟其他家長不一樣,他沒什麼太大的感觸。畢竟莎拉上小學的時間只有短短三個月,而且莎拉上學的這段期間恰巧是學校沒有舉辦任何例行活動、家長面談或教學觀摩的空窗期,所以這是第一天陪莎拉上學以來,惣助第二次到學校。

無論如何,莎拉在學校過得似乎如魚得水,就惣助的感覺,真的是咻一下子就到畢業典禮這一天了……

惣助一邊想著這種事情,一邊注意莎拉,發現莎拉在入座前不知何故轉身向來賓席輕輕揮手。

惣助覺得奇怪,把視線投向來賓席後,赫然發現他的父親草剃勳現身在那一群來賓裡面。

(什麼……!?)

不久前,勳曾向惣助表態也想參加莎拉的畢業典禮,可是校方規定只有監護人可以出席,惣助當然不客氣地拒絕了。沒想到那個男的居然不死心,他應該是直接向校長之類的高層施壓,讓他可以用來賓身分出席吧。

(有需要做到這一步嗎?臭老頭……)

惣助這才想起,他小學畢業的時候,勳因為忙著工作,所以缺席了畢業典禮。母親也因為當時已經離婚,同樣沒有來參加惣助的畢業典禮,讓他留下寂寞的回憶。

等所有畢業生入座,開幕致詞和校歌齊唱的儀式結束之後,接下來是頒發畢業證書。

每個人都會被輪流點名上台,然後由校長親自頒發畢業證書。這個流程同樣是按照座號順序,所以莎拉會是最後一個上台。

「草剃沙羅。」

「是!」

負責主持的訓導主任透過麥克風唱名後,莎拉大聲回應,同時起立,家長席頓時一陣譁然。「噢噢……!」「那個小女孩……」「她就是那位大人物……!」

(那位大人物!?)

惣助知道莎拉在學校成了受歡迎的風雲人物,可是他不懂為什麼連家長看到她都會那麼大驚小怪。

頒發完畢業證書,校長和家長會長髮表完賀詞後,接著換在校生髮表送別詞。

學童全員起立,畢業生轉身面對在校生。

其中一名在校生拉開嗓門大聲喊話:

「六年級的大哥哥、大姊姊還有沙羅大人!恭喜你們畢業!」

『恭喜畢業!』其他在校生旋即齊聲唱和。

(啊~以前我也有經歷過一樣的場面呢……)

惣助回憶起了當年,這時──

(等一下,他們叫她沙羅大人!?)

因為他們叫沙羅大人叫得太過順口了,惣助差一點沒注意到不對勁。

「和六年級的學長姊以及沙羅大人共度的時光,是我們心中絕無僅有的美好回憶。謝謝大家為我們帶來這麼多的回憶。」

『謝謝大家!』

沙羅大人又被特別點出來了。

(怎麼都沒有人要吐槽啊!)

然而臉上寫著困惑的只有惣助和少數來賓,其他畢業生、家長和教師們則是習以為常似地處之泰然,送別詞這個流程繼續照常進行。

「運動會真的好快樂。」

『運動會!』

「當我在接力賽摔跤的時候,六年級的學長姊大聲地為我加油。因為學長姊的鼓勵,我才能堅持不懈地跑完全程。」

在校生一個一個輪流分享自己和六年級畢業生的回憶,其他人會適時齊聲唱和,後半段的送別詞就是以這樣的形式進行,然而──

入學典禮、春季遠足、同樂會、泳池開放、秋季遠足、運動會等等,當在校生一一分享他們在各個季節的盛大活動所擁有的回憶時,那個突如其來地開始了。

「然後是畢生難忘的十二月十三日!草剃沙羅大人進入我們澤良小學就讀了!」

『進入我們澤良小學就讀了!』

「沙羅大人在通學小隊擔任副隊長,全程守護奴家和其他小朋友的安全!」

『守護奴家和其他小朋友的安全!』

「因為沙羅大人,全班同學的感情變好了!」

『感情變好了!』

「因為沙羅大人,上學變成一件快樂的事情!」

『變成一件快樂的事情!』

「沙羅大人帶領奴家認識了三國志的樂趣!」

『認識了三國志的樂趣!』

「因為沙羅大人,奴家學習到談戀愛的喜悅!」

『學習到談戀愛的喜悅!』

「因為沙羅大人,奴家才知道原來日常的生活充滿了光彩!」

『原來日常的生活充滿了光彩!』

「是沙羅大人賦予奴家出面阻止爸媽吵架的勇氣,成功化解了離婚的危機!」

『成功化解了離婚的危機!』

「因為沙羅大人,奴家才能建立將來要努力鑽研物理學,成為最強直尺大戰玩家的夢想!」

『建立了夢想!』

(我、我到底看了什麼……!?這是宗教儀式嗎!?)

惣助看得瞠目結舌。

不是隻有這樣而已,後面發言的在校生持續歌頌著沙羅的豐功偉業。

「雖然很遺憾要跟沙羅大人說再見,可是奴家會將沙羅大人的教誨銘記在心,不斷鞭策自己進步,讓自己成為一個不會愧對沙羅大人後輩身分的人!」

『不斷鞭策自己進步!』

「沙羅大人,真的太感謝您進入我們這所學校就讀了!」

『真的太感謝了!』

「最後,將這首歌獻給六年級的學長姊和沙羅大人!」

『歌唱山丘!!』

喇叭播放出專為卡拉OK改編的音源後,在校生開始合唱。

志方晶子的歌曲『歌唱山丘』。

這首歌是電玩遊戲《魔塔大陸》的主題曲,旋律聽起來有點像民族樂,風格複雜且不合常規,歌詞大量使用了遊戲裡面獨創的虛構語言,別說是完整唱完一首歌了,光是要跟上旋律正常發音都很困難,是挑戰難度極高的一首歌。

然而,澤良小學的在校生卻以分部歌唱彌補彼此不足的方式,還算有模有樣地把這首難唱得要死的歌唱完了。

很難想像他們到底做了多少練習,才讓自己進步到可以唱到這樣的程度。光是要讓不同年級的學童找時間湊在一起練習,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這樣的奇蹟若非全校團結,否則不可能實現,惣助今天成了見證人。

(這真的太厲害了……厲害歸厲害,為什麼要挑這首歌?)

這確實是一首很夢幻又優美的歌,但並不適合用在小學的畢業典禮。

惣助猜測,就是因為這首歌的歌唱難度超高,所以在校生才會選擇這首歌獻唱給畢業生。

為了向畢業生──正確而言,是向莎拉──展現他們的團結和成長。

(那傢伙到底是過著什麼樣的校園生活啊……?)

雖然事到如今才思考這個問題已經太慢了,可是惣助就是忍不住感到好奇,冷汗直流。

合唱結束後,接著換畢業生致詞。

「往年都是由全體畢業生一起喊話,今年我們將請草剃沙羅同學做為畢業生代表,進行致詞。」

(為什麼啊!?)

主持畢業典禮進行的訓導主任如是說後,惣助又嚇了一跳。他從沒聽過莎拉談起這種事情。

「那麼,請草剃同學上台。」

「是的!」

莎拉起身離座,走上講台。

莎拉站在麥克風前深深一鞠躬後,台下響起如雷的掌聲。等到掌聲一沉寂下來,莎拉便開始致詞。她手上沒有攜帶任何原稿或小抄。

「在校生的各位學弟妹。剛才的合唱真的是表現得太棒了,從中可以感受到你們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不是客套話,這真的是奴家至今所聽過最動人肺腑的一首歌了哪。而且在聽完這首歌之後,奴家確信可以放心把這所學校交給你們。」

莎拉以溫柔的語調說完開場白,台下便此起彼落地響起嗚咽聲。

(她說的是很好啦……只是為什麼要讓只上學上了三個月的莎拉當畢業生代表啊……)

惣助滿腦子都是這個問題,以至於沒辦法專心聆聽莎拉發言。

「大家都知道,奴家是在三個月前入學的,在這之前,奴家沒有任何上學的經驗。生平第一次的校園生活就能遇到像你們這麼棒的學伴,奴家實在太幸運了。在這裡,奴家要由衷地再次跟你們說聲謝謝……可以的話,奴家也希望早一點入學,與你們一起參加遠足、修學旅行和運動會……不,運動會就算了。無論如何,奴家很想參加學校舉辦的各種活動,不過那就留待日後升上國中再去體驗吧。將和奴家一起升上國中的六年級畢業生們,明年請繼續多多指教。」

如是說後,莎拉的臉上堆起了滿滿的笑容。

「再多的時間,也不足以讓奴家說完對你們的感謝,以及在這所學校創造的回憶,所以奴家的致詞就到此為止。最後,就讓奴家高歌一曲為致詞畫下句點吧……Music come on!!」

莎拉突然抓起麥克風大喊,跑到演講台前面。

喇叭跟著開始播放起音樂。

「雖然接在剛才的合唱後面獻醜,感覺有些丟臉,不過奴家會用心認真唱的。」

如是說的莎拉唱起了Mr. Children的『腳步聲~Be Strong』。

這是一首充滿力道的搖滾抒情歌,歌詞的內容鼓勵人們勇敢地朝著未知的未來一步一步前進,是很適合在踏上新旅程的日子聆聽的名曲。

(沒記錯的話,這好像是《信長協奏曲》的主題歌吧……是因為信長的關係,才選唱這首歌的嗎?)

無論選擇的理由是什麼,至少這個選曲不會讓人覺得不恰當,惣助鬆了一口氣。

莎拉唱卡拉OK的時候,老是喜歡唱哏味很重的歌,要不然就是「威、威」地只唱穿插在『Lemon』這首歌中間的奇妙聲音想要搞笑,所以本來惣助還很擔心她會不會又想來這套,把畢業典禮的氣氛破壞殆盡。

不過仔細想想,明明莎拉只是一般學生,而非以來賓身分出席的歌手,學校卻願意讓她表演獨唱,光是這件事情就已經讓人覺得很奇怪;不過這場畢業典禮從一開始就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惣助也懶得去多想了。

平常莎拉唱歌喜歡一邊扮鬼臉,一邊搭配誇大的唱腔唱歌,不過今天她倒是露出認真的表情放感情去唱,發現她原來也會這種想要唱進聽眾心坎裡的唱歌方式,惣助有些驚訝。

莎拉開始熱唱後,不管是在校生或畢業生,學童們陸陸續續嚎啕大哭。有很多教師和家長跟著落淚,來賓席的草剃勳甚至哭出聲音,其他不認識莎拉的來賓則臉上寫滿了困惑。

惣助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這個狀況,只是抱著尷尬的感覺聽莎拉唱歌。

「Thank you!!」

莎拉唱完歌以格外標準的發音答謝後走下舞台,全場向她報以如雷的掌聲。

等莎拉回到自己的座位,換全體畢業生合唱『My road, My Journey(《勇者鬥惡龍達伊的大冒險》舊版動畫的片尾曲)』,然後是全體出席者齊唱校歌,可是大部分的人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所以兩首歌都唱得零零落落。

最後由校長上台發表典禮結束的致詞,聽到訓導主任喊出「畢業生,退場」後,畢業生全體起立。與此同時,體育館響起了『太陽終將升起』這首來自電玩遊戲《大神》的配樂。這是一首風格雄壯、使用眾多日本民俗樂器演奏的樂曲,在電玩配樂的領域裡面屬於首屈一指的名曲,擁有極高的知名度。儘管這首曲子被設定成是最後大魔王之戰的背景音樂,可是比起戰鬥的激烈廝殺,這首曲子的曲調更想強調的是遊戲主角的溫柔與強大,拿來當作進行曲也非常契合。

(今天播放的曲子盡是動畫或電玩音樂,是因為現在的畢業典禮就流行這樣嗎?還是他們刻意迎合莎拉的喜好……)

退場時,隊伍的排列順序和入場時相反,這次換莎拉在最前面帶頭。

有別於哭哭啼啼的多數學童,莎拉麵露霸氣的笑容,抬頭挺胸地邁步往前走。

這樣的莎拉和惣助對上了視線。

看到莎拉笑得更開懷,而且向自己比出一個V字的手勢,惣助面露淡淡的苦笑,輕輕地揮手。

就這樣,澤良小學的異常畢業典禮正式落幕了。

雖然要忍住衝動不發出聲音吐槽實在很累人,可是對所有出席者而言,今天應該會是難忘的一天吧──惣助心想。

(既然這樣那就好!……或許吧。)

3月24日 11點5分

畢業典禮落幕後的流程,是六年級的畢業生會回到教室,開最後一次的放學前班會。

開完班會後,畢業生將和在其他教室等待的家長一起,穿過由在校生排組而成的拱形通道走出校門。

「呃~老師我只想告訴各位同學一句話。那就是升上國中之後,大家還是要繼續當好朋友喔。以上。」

發完通知表後,級任導師山下航向學生做了簡短的道別。

在校生要先將體育館收拾整理乾淨,才會到外面排組拱形通道,在做好準備之前,畢業生必須留在教室等待。這樣的安排,也是為了讓畢業生可以最大限度活用離校前的最後時光。

只要不離開教室,想做什麼都可以,於是沙羅的第一家臣──安永彌生理所當然地跑去找沙羅。

不過其他人似乎也跟她打同樣的算盤,才一轉眼,沙羅就被人牆包圍住了。

「沙羅大人,請和我一起拍照!」「人家也要!」「我也要!」「拜託讓我拍照,我想做成護身符!」

「不要急。請大家輪流排隊。彌生啊,你來負責幫其他人拍照吧。」

「Yes!My lord!」

結果,六年二班最後的自由時間,變成了沙羅的個人攝影會。

在前往家長等候室的途中,彌生終於找到機會和沙羅說上話了。

「辛苦你幫大家拍照了。等一下奴家也跟你拍個照吧。」

「好的!這是我的光榮,感激不盡!」

沙羅主動說要合照,讓彌生的心中充滿了幸福,於是她鼓起勇氣,向沙羅詢問她放在心裡已久的問題。

「那個,沙羅大人。」

「唔?」

「請問沙羅大人喜歡什麼類型的人呢?」

在這短短三個月內,澤良小學六年二班的帥哥四天王、六年一班的帥哥八部眾、五年級的帥哥十二人將、四年級的帥哥二十八哲、三年級的有點神似神木隆之介童星時代的十五人眾,以及所有一、二年級的男學生都跑來向沙羅告白,可是沒有一個人告白成功(低年級的學生與其說是真的喜歡上沙羅,感覺比較像是為了跟風而告白而已)。

不只是男生,也有約莫三十個女生向沙羅告白,可是沙羅同樣只是發給她們「朋友卡」。

「你果然對同輩或年紀比你小的人沒有興趣嗎?」

「唔~或許是這樣吧。」

沙羅如此回答道。

(對沙羅大人來說,小學生就只是小孩子而已。沒興趣也是理所當然的。)

聽到沙羅的答覆,彌生並不怎麼感到意外。

「那麼,如果是年紀比你大的人,你喜歡什麼類型?」

沙羅停下腳步,思考了一下說:

「這個嘛……長相不起眼也沒關係,可是奴家裝傻時要能精準吐槽,而且是個超字級的好人,大概就是這樣哪。」

沙羅描述得相當具體,彌生感到困惑不已。

「咦咦?那該不會是真實存在的人吧?」

「這個嘛,你說呢?」

如是說的沙羅,臉上掛著淘氣的微笑。

可是她的眼神,不知何故好像隱藏著一絲惆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