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情人節 IN 岐阜

第三卷  情人節 IN 岐阜2月13日 13點45分

下午,偵探閨春花來到了愛崎律師事務所。

今天她來事務所的目的不是為了工作,而是為了傳授可以抓住男人心的料理給布蘭達,這個課程已經定期舉辦差不多兩個月了。

雖說是傳授,其實閨本身的料理實力也沒有多高明,基本上都是和布蘭達一起邊看食譜邊下廚,不過對沒什麼朋友的閨而言,上課的時光反而是可以跟同性友人輕鬆相處的寶貴時間。

布蘭達不愧是律師,吸收知識的速度很快,可是她的技術讓人看了會忍不住捏一把冷汗。話雖如此,她現在已經進步到只要花時間細心地照著食譜的步驟製作,還是可以做出美味的咖喱或濃湯這種熬煮性質的料理。

不過,布蘭達至今還是找不到機會招待心上人吃她親手製作的料理。

布蘭達是這麼說的:

「好像有個很擅長做菜的女性就住在他家附近,而且那個女的偶爾會拿她做的料理去他家請他吃……」

「咦咦!?你不擔心嗎?感覺上那個女生根本是對他有意思吧……?」

本來聽說那個男的只是個很普通又不起眼的上班族,實際上似乎還滿有異性緣的。

布蘭達搖搖頭說:

「幸好他跟那名女性的歲數差距很大,應該不至於會把她當戀愛對象。」

「你說雙方歲數差距很大,差不多相差幾歲?」

「呃……差不多十五、六歲吧。」

布蘭達喜歡的那個人年紀約三十歲上下。這表示那個女人可能已經四十五、六歲了。

假如男女年紀顛倒過來,這樣的組合還算滿常見的,而且四十五歲左右的男子正好是閨最擅長應付的目標族群。

「原來如此……雖然我也不敢保證絕對不可能,可是這種年齡差距要發展出戀愛關係,可能性確實滿低的。」

住在附近的熱心歐巴桑,偶爾會拿料理給一個人獨居、三餐不正常的上班族吃……說不定雙方只是維持著這種很久以前還滿常見的敦親睦鄰關係而已。

「可是,就算他沒把那個女的當戀愛對象看待,只要我請他吃我自己做的料理,肯定會被他拿去跟那個女的做的料理比較吧?」

「很有可能喔。所以在技術更進步以前,你不能做菜給他吃。」

「咦咦……」

布蘭達面露凝重的表情點了點頭。

「嗯……假如對方是很會做菜的人,我的能力有限,可能幫不上忙。你去師資優秀的料理教室上課或許會比較好喔。」

閨給出了建議,然而──

「我沒空去上料理教室……而且我還滿喜歡跟春花一起下廚做菜的。」

聽到布蘭達說了這麼可愛的話,閨也只能鼓起幹勁繼續加油了。

所以閨今天也向事務所的男員工和她的調查對象蒐集情報,打聽有哪些料理容易受男人歡迎,然後跑來跟布蘭達見面。

「愛崎律師,我們今天做蛋包飯如何?坦白說我也不太會做,要不要一起挑戰呢?」

閨做出提議後,布蘭達說道:

「我也很想學會怎麼做蛋包飯,可是今天我想先做別的料理。」

「這樣子啊?」

閨已經事先想好要做哪些料理了,所以布蘭達的回應讓她感到有些意外。

「今天你想做什麼東西?」

布蘭達貌似有些難為情地回答道:

「……手、手作巧克力。」

「巧克力嗎?怎麼會突然想做這個?」

閨百思不解,布蘭達則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咦?因為明天就是情人節啊。」

「情人節……!」

閨是真心忘記了有這個節慶。

「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嗯,是啊……因為我跟這個節慶沒什麼緣分。」

「是這樣嗎?」

布蘭達一臉意外。

「是的。像這種一年不過一次的戀愛節慶,也不可能列入工作的排程裡。」

閨在接觸調查對象後,往往在幾個禮拜內就會成功欺騙到對方的感情,等兩人上賓館拍攝到她想要的照片後,她馬上就會人間蒸發從對方眼前消失,所以她從來不會去關注一年一度的情人節。在草剃偵探事務所工作的女性員工,也沒有送人情巧克力給男性員工的習慣。

「是、是這樣啊……原來挖洞名人是這麼看情人節的啊……」

見布蘭達用戰慄的眼神看著自己,閨說道:

「挖洞名人?這個名稱聽起來好像是很會在偵訊時讓嫌犯自己招供的刑警耶。」

閨苦笑著吐槽道。

「無論如何,想親手製作巧克力告白嗎?看來你豁出去了呢,愛崎律師。」

布蘭達紅著臉搖頭否定。

「不、不是啦!今天我只是想練習而已!」

「咦?是這樣子嗎?」

「沒錯。我會先精進料理的手藝,做好萬全的準備之後再向對方告白。」

「我個人覺得你應該在被其他人橫刀奪愛前,先向對方傳達自己的心情,至少牽制一下比較好……」

閨提出建議後,布蘭達害羞地回答道:

「我、我辦不到。一旦告白了,往後我會不好意思直視他的臉……」

(愛崎律師也太可愛了吧。)

閨不禁莞爾一笑。

以閨的看法,布蘭達的戀愛等級就跟她的長相一樣,差不多隻有國中生水準。雖然她很懂得處理外遇和離婚案件,可是對該如何正常結婚和交往似乎一無所知。

不過,說不定有的男性就是喜歡這種純潔的樣子。

選在情人節這天用手作巧克力告白,這招實在太青澀了,閨是不可能想出來的。

(乾脆我也拿這招套用在惣助前輩身上試試看好了……)

比起有意無意的肢體接觸,和先討對方小孩歡心這種耍心機的手段,說不定直球對決在一般戀愛時更為有效。

閨轉念一想後說:

「我明白了。今天我們就來製作巧克力吧。坦白說,我從來沒做過巧克力,也不敢保證能不能成功……」

「不用擔心,只要分工合作,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於是兩人便開始一起製作巧克力。

因為兩人都不太清楚巧克力的製作方式,第一步就從上網調查做法開始。

根據網路上的資訊,手作巧克力基本上分為兩種方式,一種是去買市售的巧克力回來加熱融化,然後重新塑造成愛心等其他自己想要的形狀,另一種則是買可可豆從頭開始做起。

用來當作情人節禮物的手作巧克力通常都是前者,難度並不算高。閨原本也想使用這個方法制作,然而……

「既然是要拿來送人的,我們就用可可豆來製作吧。」

「你是認真的嗎!?」

閨大吃一驚,布蘭達則笑著說道:

「當然可可豆會用買的啦。」

「不,我當然知道你不可能會從可可豆的栽培開始做起……只不過,就算是買可可豆自己回家做巧克力同樣很辛苦吧?」

「可是買市售的巧克力回來加熱融化再重新塑形,味道也不會變得比原本的更好吃吧?」

「我們可以自己另外加堅果或水果乾在裡面,或者在表面做各式各樣的塗層,有很多可以變的花樣啦……」

儘管閨提出另外的看法,布蘭達依舊堅持己見。

「平常我為了補給糖分,常常會吃巧克力。假如能學會做自己都覺得好吃的巧克力,那不是很棒嗎?」

「啊~聽起來確實滿有趣的……好吧,反正今天只是練習,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從困難的做法開始挑戰吧。」

「好的。我們一起加油。」

布蘭達點頭如是說後,兩人接著調查用可可豆製作巧克力的方法,出門購買必要的物品。

第一站是到甜點材料店購買可可豆。其實兩人一開始是前往附近的超市,可是超市並沒有販售可可豆,還得先上網調查才知道哪裡可以買得到。

買完可可豆後,接著要購買烘可可豆用的烘豆機。

另外還需要把烘過的可可豆磨碎做成糊狀的食物調理機。

再來還得買「精煉」用的機器,所謂的精煉就是經過長時間的強力攪拌,讓糊狀的可可油脂和砂糖得以均衡地混合,使其變成滑順的狀態。

最後是調溫用的機器,這個機器可以幫助巧克力的主成分可可脂穩定下來。

這些機器每一個都要價不菲,尤其是精煉用的機器價格格外的高,最便宜的動輒也要五萬日圓以上,超過一百萬的款式也不少見。而且一般的家電量販店沒有在販售這類器材,兩人是跑到進口家電的專賣店好不容易才買到。

搞定器材後,兩人在超市擺設的情人節專區添購了幫巧克力塑形用的模具、砂糖和全脂奶粉、水果乾、扁桃仁等材料。

閨和布蘭達砸下總計超過五十萬日圓的費用,買齊所需的用品回到事務所時,太陽已經下山了。

兩人把購入的物品搬到廚房開封。

「呼……光是前置作業就好折騰啊。」閨說。

「是啊……走到這一步,已經無法回頭了……」

看著陳列在廚房的器材,以及亂七八糟地堆放在地上的紙箱和保麗龍,布蘭達的臉上掛著僵硬的微笑。

即便是有錢的律師,一口氣砸五十萬日圓買東西還是會心疼。

兩人首先烘培可可豆約三十分鐘,接著剝殼。因為這個步驟只能靠人工方式進行,所以隨便就花了超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剝完殼兩個人也累壞了。

把辛苦剝好的可可豆放進食物調理機磨碎後,接著倒進精煉機。

精煉這個步驟至少要等好幾個鐘頭。

很多巧克力專門店會花差不多三十個小時進行精煉,如果是規模更大的巧克力工廠,有時候光攪拌這個步驟就會長達一個禮拜甚至一個月的樣子。

閨盯著發出聲響運轉的精煉機,喃喃說道:

「不是有那種一顆就要一千日圓的高級巧克力嗎?」

「對啊。我偶爾會買來吃。」布蘭達說。

「坦白說,我一直以為那只是仗著自己牌子大來坑錢的黑心價。好吃歸好吃,可是價格比超商販售的巧克力還要貴上好幾倍,不是很奇怪嗎?」

「相較之下,感覺確實是滿貴的。」

「可是經過今天的親身經歷後,如果把設備、人事費和品質管理與製作時間也列入考量,我現在覺得那個售價很合理了。」

「我也一樣。製作巧克力也太麻煩了吧……」

閨感觸良多,布蘭達也點頭附和。

「……那麼,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吧,明天再繼續。總之先讓它攪拌十二小時左右再說。」

「那我明天早上十點再過來一趟。」

「好,我等你。」

一直在旁邊看兩人忙東忙西的盾山,此時開口了。

「那個,兩位明天都不用工作嗎……?」

「明天我要臨時公休。」

「我也要請假。」

布蘭達和閨不假思索地斷然說道後,盾山有那麼一瞬間露出了「嗚哇這兩個傢伙有沒有搞錯啊」的表情,不過旋即又恢復面無表情的撲克臉。

2月14日 10點1分

隔天,閨依約在十點準時抵達愛崎律師事務所。

關掉從昨天不斷持續攪拌至今的精煉機後,把變成濃稠狀的巧克力倒進碗盆裡。

一股帶了點甜味的焦香氣息竄進鼻腔。

「春花,看起來我們好像做得還滿成功的喔。」

「就是說啊……!」

布蘭達說道後,閨也感到有些興奮。

「不過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

兩人接著進入調溫的階段。

所謂的調溫,就是透過升溫或降溫促使可可脂的結晶維持在穩定的狀態,這個步驟失敗的話,風味、口感、外觀等有可能會劣化,也可能降溫之後照樣很難凝固。

一般在進行調溫步驟時,都是把巧克力裝在碗盆裡,然後透過隔水加熱或浸泡在冷水裡的方式調節溫度,不過布蘭達和閨今天使用的是調溫專用的機器。

把裝在鍋子裡的巧克力加溫到五十度後,降溫到二十六度,接著再加溫到三十一度,立刻倒進定型用的模具。

最後把倒進模具的巧克力放在冷藏庫降溫,等待一個鐘頭的時間。

「終於完成了……」

「我們做到了呢。」

布蘭達和閨拿出凝固的巧克力,一臉緊張地盯著看。

外觀跟市售的片狀巧克力沒什麼不一樣……至少看起來如此。問題在於吃起來的味道。

兩人同時拿起一片放進口中,透過舌頭使其融化進而品嚐滋味──

「嗯……」「嗯~……」

兩人都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有點苦苦的……應該說感覺酸味好像太強了……」

「照我們的計算,味道應該更甜一點才對……」

「和舌頭接觸時的觸感也滿粗糙的……明明精煉完成時,印象中是更為滑順的……」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闡述自己的感想,不怎麼好吃是彼此的共識。

請事務員盾山試吃後,她的感想同樣稱不上正面。

「太奇怪了……過程中應該沒有哪裡失敗才對啊……」

「會不會是精煉的時間不夠長……?」

兩人絞盡腦汁思考失敗的原因,上網重新調查巧克力的做法。

結果,她們發現好幾項之前疏忽的地方。

「可可豆也有分種類,有的適合初學者,有的處理起來特別困難。」

「愛崎律師!砂糖的部分,蔗糖好像比較適合用來做巧克力耶。這次我們是用什麼種類的砂糖啊……我記得是白色的,所以很肯定不是蔗糖……」

「風味好像會隨烘豆的溫度和時間,產生巨大變化的樣子……」

「調溫的時間不管太長或太短都不可以!而且不同種類的巧克力,適合的溫度也不盡相同……」

逐一呈現在眼前的新事實,讓兩人體悟到原來製作巧克力是一項艱深的學問,自己想的實在是太天真了。

閨嘆了口氣說:

「最令人頭痛的,是什麼種類的可可豆要經過溫度幾度和幾分鐘的烘培,要以什麼樣的比例混合什麼樣的砂糖,要用哪種機器精煉幾個小時,然後要在什麼樣的溫度條件下進行調溫,最後才會做出絕對好吃的巧克力?這個問題根本找不到正確答案……」

布蘭達也面露頭痛的表情。

「是啊……要進步大概只能靠經驗累積了……不過,真的沒辦法弄到寫有絕對正確答案的食譜嗎?春花,你可不可以設法去誘惑稍有知名度的巧克力專門店甜點師傅,然後從他口中套問出答案來呀?」

「你想叫我去當商業間諜嗎……!?」

「開玩笑的啦。」

布蘭達笑了笑說:

「怎麼能因為一次失敗就放棄呢。我們記住這次失敗的教訓,進行第二次挑戰吧。」

「!好的,愛崎律師!」

閨深深地被布蘭達的話打動,鏗鏘有力地回答道。

就這樣,為了製作出美味的巧克力,兩人日復一日地展開一場又一場的挑戰──

2月14日 16點46分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

放學回家收好曬乾的衣服後,永繩友奈來到鏑矢偵探事務所。

「奴家等你等很久了,友奈啊。」

友奈按下門鈴後,莎拉開門迎接。

友奈隨著莎拉走進事務所。

「是你啊,歡迎。」

鏑矢惣助坐在裡面的辦公桌使用電腦,向友奈打了招呼。

「啊,嗯。打擾了。」

友奈輕輕低頭致意。

「友奈,祝你情人節快樂!」

莎拉把放在桌上那盒繫了緞帶的巧克力拿給友奈。

「……謝、謝謝。我也要送你這個。」

友奈接過巧克力,從她攜帶的紙袋裡掏出一盒巧克力遞給莎拉。

前些日子她們說好要在情人節這天交換友情巧克力,所以友奈才在家做好巧克力帶過來。

莎拉立刻拆掉友奈送給她的巧克力包裝。

裝在盒子裡面的是九顆松露巧克力,外層分別灑上了可可粉、糖粉、彩虹巧克力糖,三種口味各三顆。

「噢噢!這是友奈自己做的嗎!」

「是啊。」

莎拉高聲歡呼,友奈則點點頭。

莎拉開心地拿起一顆往嘴裡塞,笑著大讚:「唔!好吃!」友奈這才鬆了一口氣。友奈平常經常下廚做菜,可是很少有機會製作甜點,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製作情人節巧克力並贈送給別人。

這時,惣助走上前說道:

「哦,你還滿行的嘛。」

「沒、沒有啦。要做松露巧克力沒什麼難的,先把巧克力融化,再做成一顆一顆的球狀就好。」

友奈語速很快地如此說道後,拆封了莎拉送給她的巧克力。

裝在盒子裡面的是愛心、星星、兔子、貓咪等形狀的茶色巧克力。

莎拉準備的巧克力,應該只是把巧克力漿倒進市售的模具,使其凝固成型而已,外表並沒有做任何的特殊塗層。而且巧克力本身很薄,裡面應該沒有包什麼。

要是莎拉做的巧克力太過花俏,友奈交換後只會覺得掛不住面子,收到簡單不起眼的巧克力,反而讓她鬆了一口氣。

友奈立刻拿起一塊往嘴裡丟,結果──

「咦?好好吃……!?」

她忍不住驚呼。

被一抹淡淡苦味強調出來的濃厚甘甜味,隨著巧克力融化在口中擴散。

「這巧克力是奴家用可可豆做的。」

「真的假的?」

友奈被莎拉的說法嚇了一跳,惣助則面露苦笑。

「幸好你喜歡……我可是被她強迫試吃很多次呢。」

「是喔……可是從豆子開始做的話,不是需要專用的器材嗎?」

友奈原本也想用可可豆製作巧克力,可是她調查過資料後,發現如果只用食物調理機或擂缽研磨豆子,再怎麼磨都不可能消除顆粒感,所以她就放棄用可可豆做巧克力的念頭了(不過也有一些人持相反的看法,認為顆粒感正是店售的巧克力所沒有的優點)。

然而莎拉做的巧克力口感相當滑順,即便在舌頭上融化,也絲毫沒有顆粒感。

「器材的問題,奴家靠工夫克服了。」

「工夫?」

「就是中國拳法。」

「你說什麼?」友奈皺起了眉頭,不過又說:

「……算了。莎拉從以前就常常講莫名其妙的話。」

之後,友奈從袋子裡拿出另一盒巧克力,忸忸怩怩地遞給惣助。

「拿去。大叔也有一份。」

「咦?送給我的嗎?」

惣助一臉意外,友奈微微紅著臉說:

「不、不要的話我就帶回家了。反正你試吃了一堆莎拉做的巧克力,應該已經覺得很膩了吧。」

然而,惣助面露微笑收下了巧克力。

「怎麼會呢,我會心懷感激收下的。巧克力很適合拿來當作補充能量的補給品,即使多到堆積如山,也不會覺得困擾。」

「真的?」

「是啊。巧克力堪稱是偵探的得力助手。」

惣助點點頭說道。

「這樣啊。那我還有很多,通通送給你吧。」

友奈把整個紙袋塞給惣助。

「咦?」

惣助一臉困惑地收下紙袋,往袋子裡面瞄了一眼,發現袋內裝有多達二十盒以上的巧克力。

「……這些該不會全部都是巧克力吧?」

「嗯。」

「怎麼會有這麼多巧克力?」

「我在學校收到的。我吃不了這麼多巧克力,都給大叔吧。」

自從兩個月前幫助受到學姊欺壓的同學解決霸凌事件之後,旁人對友奈的看法便改觀了。

儘管她在班上還是無法打入其他人的圈子,至少大家對她不再只是抱著負面觀感,甚至開始有人覺得她其實「又帥又酷」……會產生這種想法的主要都是女生。

不僅如此,有一些女生私底下會經由友奈幫助過的今針山瑞季找友奈商量事情,或者向她請教功課──可能很多人會忘記,其實友奈的學業成績非常優秀,國中入學考試的分數足以考上縣內名列前茅的升學學校──所以不知不覺間,友奈慢慢變成了其他人眼中的高嶺之花。

「不、不好吧,我不能收其他人給你的巧克力……」

「塞在裡面的信件或者涉及個資的東西,我有先抽掉了,不用擔心。」

「噢、噢,你有想到隱私的問題,確實很了不起。可是重點不在那裡。」

這時──

「惣助!其實奴家也在學校收到了很多的巧克力哪!」

莎拉邊說邊把擺在附近的書包上下顛倒過來後,一大堆巧克力和零食便譁哩嘩啦地從裡面掉出來。

「嗚喔!?這會不會太誇張了啊!?」

「奴家的鞋櫃和書桌抽屜都被這些東西塞滿了。上面通通都沒有註明送禮人的名字。因為學校禁止學生攜帶巧克力進入校園,所以那些人只好偷偷帶進學校,然後偷偷把禮物塞給奴家。不惜觸犯校規也要進貢給奴家,這些人的心意著實令奴家感動。話雖如此,奴家也吃不完這麼多巧克力,惣助你來幫忙消耗吧。」

「哦……你在學校也挺吃得開的嘛。」

看到那一大堆零食的數量比自己收到的巧克力還要多出好幾倍,友奈有些不甘心地噘起了嘴巴。

「如果這裡面有你喜歡的零食,歡迎你通通帶走,友奈!」

「……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起司米果、模範生點心餅和三角形仙貝了。」

「你挑的全部都是在這堆甜點裡顯得價值不凡的鹹味零食哪,也太心狠手辣了吧……!」

友奈向目瞪口呆的莎拉笑了笑。

「唉……真的假的啊。你們兩個也太受歡迎了吧……真教人羨慕……」

惣助如是說後垂頭喪氣,露出一臉沒勁的表情。

3月1日 14點43分

「辛苦了……感覺上我好像有很長一段時間沒來你們事務所了呢。」

來到愛崎律師事務所的惣助說道。

「是嗎?見不到我讓你覺得很寂寞?」

「不,沒有啊。」

「(′・ω・`)」

閨和布蘭達兩人這兩個禮拜都不務正業,全心全意投入製作巧克力,最後她們終於成功製作出口味不輸給市售商品的巧克力。

布蘭達迫不及待把惣助找來事務所,用三言兩語簡短地說明完委託的內容之後,直接進入正題。

「對了,惣助,我這邊有非常好吃的巧克力,喜歡的話要不要吃吃看?」

結果,一聽到「巧克力」這三個字,惣助不知何故臉色變得有些僵硬。

「……?怎麼了?」

惣助面露僵硬的笑容,回答布蘭達:

「不……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莎拉和友奈在情人節時,送了我一大堆巧克力,這陣子我一直在消化那些巧克力……好不容易才吃完一半,坦白說,我現在完全不想再看到巧克力了……」

看到惣助打從心底感到吃不消的模樣,布蘭達非常沮喪,鬧彆扭似地鼓起了腮幫子── 

公主和畢業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