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公主和水族館

第三卷  公主和水族館1月5日 7點53分

過完年,今天是莎拉最後一天的寒假。

惣助和莎拉在年底和年初這段期間,只有在一月二日時去奉祀岐阜總產土神的伊奈波神社做新年參拜,其餘時間幾乎都宅在家裡。

惣助的父親草剃勳似乎被其他親戚孤立,離婚後不管是盂蘭盆節或新年都不會去拜訪親戚,所以惣助從以前就是像這樣待在家裡過年。

鏑矢偵探事務所在過年期間基本上也有營業,可是過年時都沒有新的案件上門,唯二的訪客就只有上門來玩過幾次的友奈和來包紅包給莎拉的勳而已。

吃茶店『雷鳥』在年底年初公休,從今天開始恢復正常營業,惣助和莎拉下樓去吃優惠早餐順便跟老闆拜年,吃完後又回到了事務所。

「喏,惣助。」

一鑽進暖爐桌,莎拉開口說話了。

「什麼事?」

「奴家有寒假作業還沒寫。」

「你希望我幫你寫?小學生程度的作業,你應該一眨眼就能寫完了吧。」

「如果是算術習題當然一眨眼就搞定了,可是有一個作業讓奴家覺得很棘手。」

「真的假的?」

惣助真心嚇了一跳。他很難想像公立小學會出困難到連莎拉都覺得很棘手的作業。

「到底是怎樣的作業?」

「作文,題目是寒假的回憶。篇幅限定三張原稿用紙以內。」

「……原來如此。」

惣助理解了。

「你拿我們去新年參拜的事情來寫不就得了?」

聽到這個提案,莎拉皺起了眉頭。

「新年參拜累死人了,一點都不好玩。」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啦。」

神社這種地方對小孩子來說本來就很無聊,尤其伊奈波神社每年都被很多前來新年參拜的觀光客擠得水洩不通,是非常知名的景點。儘管周遭有販售章魚燒之類的路邊攤,可是現場人山人海,連想要邊走邊吃都有困難,最後兩人空手而回,什麼東西也沒買。

「不然你可以寫友奈來找你的事情。你們不是用Amazon Prime看三國志的電影看得很開心嗎?」

「咱們沒有看得很開心,而是罵得很開心。而且真的要寫批評那部電影的文章,三張原稿用紙還不夠寫呢。」

「那部電影有那麼糟糕嗎……不然寫你在電視看箱根驛傳看得很感動的事情如何?」

「有很多事物奴家完全無法理解有趣之處,第一名就是馬拉松。」

「因為你是運動白痴嘛……我爸包了很大一包紅包給你的事情呢?」

「只不過是收個紅包而已,奴家沒信心寫滿三張稿紙,假如真的要寫,也只能拿草剃家的複雜家庭背景幫內容灌水了。」

「不要鬧了……不然寫在有馬紀念賽事時賭贏的事情?」

「那個可以寫嗎?」

「寫出來好像不太妙……讓小孩子玩賭馬的事如果曝光,搞不好我會被學校找去問話。」

「呣~」

莎拉用彷佛含怨在心的眼神注視惣助,惣助則面露苦笑說道:

「有話想說就直接說吧。那個……反正我們是父女嘛。」

惣助有些難為情似地說道後,莎拉也漲紅了臉。

「……帶奴家出去玩。」

然後,莎拉用微小的音量向惣助撒嬌。

「我知道了。今天就臨時公休吧。」

「真的嗎!?」

惣助莞爾一笑。

「所以呢,你想去什麼地方玩?」

莎拉堆起滿臉笑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侏羅紀公園主題樂園!」

「不要提出無理的要求。」

「哈哈哈,知道啦,奴家只是在開玩笑。國外才有侏羅紀公園主題樂園。所以這一帶去哪裡才看得到恐龍?」

「……」

惣助目不轉睛地看著莎拉的臉。

「嗯?」莎拉微微偏起腦袋。

她的反應看起來不像是跟平常一樣在亂開玩笑,而是真的滿懷期待,眼睛閃閃發光。

「……吶,莎拉,你知道恐龍在很久以前就滅亡了嗎?」

「當然知道。」

莎拉點點頭說:

「可是現代不是已經從化石抽出DNA,讓恐龍重新復活了嗎?」

「……你說的那個是電影情節。或許……現代還是有恐龍的後代殘存在某個角落吧,可是如果你是想看以前的恐龍,很抱歉,地球上沒有這種地方。」

「你說……什麼……」

莎拉一臉愕然。

「不,我才想問為什麼你會有那種歡樂的誤解呢。」

「因為奴家以為這個世界的科學技術,應該有能力透過DNA覆育恐龍啊!」

說到這裡,莎拉心頭一驚。

「照、照你這麼說,人類搭乘火箭飛向宇宙,也是純屬虛構的嗎!從現實角度思考,人類怎麼可能去得了宇宙!」

「不,那是現實。」

「……所以火箭是真實存在的?」

「是啊。」

「人工衛星呢?」

「也有喔。」

「也有國際太空站?」

「是啊。」

「所以說,前澤社長(編注:指日本億萬富翁前澤友作。)從宇宙大撒錢不是推特上面的造假影片,而是實際發生過的事情嗎?」

「是啊。」

「月球表面基地呢?」

「目前還沒有,不過有在計畫的樣子。」

「火星環境地球化呢?」

「應該是有在進行研究吧。」

「太空電梯?」

「我記得那個也有在進行研究。」

「宇宙殖民地?」

「研究中。」

「鋼彈。」

「實物大的鋼彈立像已經有了。」

說到這裡,莎拉一臉懊惱地低聲嘀咕。

「嗚奴奴……奴家……奴家已經分不清楚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構了!」

莎拉以嚴肅的語氣如此說道,高舉雙手向後彎腰。

她應該是想模仿『駭客任務(一部以現實和虛構現實的疆界為題的電影)』裡面的主角閃避子彈的經典動作,可是她的肢體太過僵硬了,導致看起來就像動作比較誇張的萬歲而已。

惣助努力憋笑,淡淡地向這樣的莎拉說道:

「會承認這種事情的小學生,說不定古今中外也只有你而已了。」

莎拉平常都是經由網路和圖書館汲取這個世界的知識,因為是獨學而非系統性的學習,儘管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雜學,相對卻十分欠缺某些對這個世界的人類而言太過基本,以至於不會有人刻意寫在網路或書本上的常識。

「無論如何,也只能請你放棄去侏羅紀公園主題樂園玩的念頭了,還有其他地方是你想去的嗎?要不要去動物園看大象或長頸鹿?」

「以前奴家住的世界也有類似動物園的地方,大象和長頸鹿都看過了。」

莎拉遺憾似地說道。

「水族館呢?」

「水族館倒是沒有。」

「那我們今天去水族館好了。」

「唔!」

莎拉元氣十足地點頭同意了惣助的提案。

1月5日 9點15分

惣助開車載著坐在副駕的莎拉,前往位在岐阜縣各務原市的水族館『Aqua Toto Gifu』。從惣助家開車到目的地,車程約三十分鐘。

「好期待啊,水族館!」

看到莎拉說得一副興沖沖的模樣,惣助感到有些內疚。

「有那麼期待嗎?」

「唔!」

「……其實我兩個禮拜前就去過水族館了,只是沒告訴你。」

「你說什麼!?自己一個人去也太奸詐了吧!」

莎拉生氣地擺臭臉。

「我又不是跑去玩。上次我去靜岡調查外遇案子時,調查目標的約會行程裡,剛好就有包含水族館。」

因為有任務在身,當然沒有辦法自由自在地享受參觀水族館的樂趣……話雖如此──

水族館這種地方一來光線昏暗,二來移動的路線基本上有一定的規定,裡面遊客眾多,且多得是可以躲藏的地方,重點是每個人都玩得不亦樂乎,根本不會去注意其他遊客在幹什麼,所以在水族館裡面進行跟蹤的難度很低,即使在執行跟蹤,也有充分的餘裕欣賞沿途景觀。

「唔……既然如此,那咱們不要去水族館,去其他地方比較好吧?其實奴家對這個世界的動物園也非常有興趣喔。」

「你不用想那麼多啦,動物園也好、遊樂園也好,改天我再帶你去吧……而且今天我們要去的水族館,跟靜岡那間的類型不太一樣。」

聽了惣助的回答後,莎拉露出有些不可思議的表情,說:

「是這樣嗎?好吧,那咱們今天就在水族館好好玩個過癮吧。惣助,奴家想看海豚秀!」

「……沒有海豚秀。」

「你說什麼?」

惣助向反問的莎拉淡淡地說道:

「我們現在要去的那間水族館,沒有海豚。」

「怎麼可能……奴家以為水族館最大的賣點就是海豚秀啊……居然有沒養海豚的水族館……」

莎拉先是露出大失所望的表情,旋即又重新打起精神。

「沒關係,反正除了海豚以外,還有很多魚是奴家想看的!例如鯊魚!」

「也沒有鯊魚。」

「你說什麼!?那、那虎鯨呢!?」

「沒有。」

「魔鬼魚呢!」

「沒有。」

「鮪魚!」

「沒有。」

「花園鰻!」

「沒有。」

「水母!」

「沒有。」

「企鵝先生!」

「沒有。」

「海龜!」

「沒有。」

「鮭魚卵!」

「又不是壽司店。」

「魬!鰍!稚獅!目白!TSUBASU!WAKANAGO!藻雜魚!」

「你舉的這些全部都是鰤魚啊(譯註:鰤魚在日本依體型大小有不同的名稱。)。附帶一提,那間水族館也沒有鰤魚。」

「腔棘魚!」

「所有水族館都沒有腔棘魚。」

「深潛者(譯註:Deep Ones,出現在克蘇魯神話裡的虛構生物。)!」

「有的話才可怕吧。」

「這、這個也沒有那個也沒有……!那間水族館到底有什麼魚可以看!」

莎拉終於理智斷線,氣到快抓狂了。

「你先冷靜……Aqua Toto是專門展示淡水魚的水族館。」

「淡水魚?」

「沒錯。這間水族館最大的賣點,是園區內有一個重現了長良川從源流到河口的自然風光的區域,還有棲息在長良川的魚類、爬蟲類和鳥類。」

「溪魚不就鯽魚、鯉魚、鯰魚之類的嗎……那種魚不需要特地跑去那麼遠的地方看吧……只是食物啊。」

莎拉露骨地覺得很沒勁,惣助苦笑著說道:

「那裡還有鱷魚喔。」

「鱷魚!?這個世界的長良川有鱷魚嗎!?太扯了吧!?」

惣助用惡作劇般的口吻,向目瞪口呆的莎拉說道:

「此外還有巨骨舌魚、龍魚這種超大型的魚類,以及電鰻和電鯉魚,沒記錯的話,好像還有食人魚。」

「這邊的長良川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生態系根本已經崩潰了吧!話說,岐阜縣民居然敢在有電鰻和食人魚出沒的河川戲水……這是什麼瘋狂的行徑……」

莎拉的表情寫滿了戰慄,惣助聞言笑著回答道:

「我剛才說的那些魚類,並不是棲息在長良川的生物啦。」

「什麼?」

「園內展示的生物,不是隻有限定長良川這個區域的而已,還有棲息在亞馬遜河和非洲、東南亞區域的生物。Aqua Toto Gifu是世界最大規模的淡水魚水族館喔。」

「原、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是不是稍微有些期待了呢?」

「只有一點點啦。」

莎拉漲紅了臉,瞪著藉機調侃的惣助,喃喃說道。

1月5日 13點8分

幾個小時後。

在Aqua Toto Gifu參觀完各種展示和海獅秀,接著到館內附設的餐廳吃午餐,然後又去商店購買紀念品後,惣助和莎拉踏上了歸途。

「魚兒魚兒魚兒水中游~♪」

車內,莎拉抱著在商店購買的大山椒魚娃娃,心情愉悅地哼唱著『魚兒天國』這首歌。看來她今天似乎玩得很開心。

「才剛去逛完水族館,馬上就唱裡面有『大家一起來吃魚吧!』這句歌詞的歌是什麼意思。」

惣助吐槽後,莎拉笑著說道:

「這也是一種對魚的愛的表現啊。不僅有觀賞價值也有食用的價值,魚真的很偉大哪。」

聽莎拉這麼一說,惣助忽然也想吃魚了。

「確實……好,今天的晚餐我們就去吃壽司吧。」

「真的嗎!」

看到莎拉心花怒放,惣助不禁苦笑。

「我說的是超市的盒裝壽司啦。」

「咦~偶爾人家也想去壽司店吃壽司。」

「少得寸進尺了。你也不懂該怎麼分辨壽司好不好吃吧。」

「告訴你,單論生魚的話,奴家肯定是比你還懂的美食家。」

「少打腫臉充胖子了。追根究柢,異世界有吃生魚的文化嗎?」

莎拉露出鄙夷的眼神,看了用鼻子冷笑的惣助一眼,說:

「你也太瞧不起異世界了吧。即便咱們沒有管理水族館的技術,可是異世界可以用魔術冷凍保存魚肉。即便生活在內陸地區,奴家也是吃過生魚的。沒記錯的話,你們這邊的世界在冷藏技術普及以前,捕到鮪魚都是直接丟掉的吧,理由是因為很快就會腐壞了。唉,真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嗚……」

莎拉說得一臉洋洋得意。

「嗚嘻嘻,跟白米和牛肉不一樣,你們這邊魚的品種改良似乎還不是很發達哪。畢竟咱們那邊歷史還是比較悠久,有一定的優勢存在。」

「這麼說來,之前你吃到半價促銷的飛驒牛感動得要命,可是吃鮪魚中腹時的表情卻很微妙哪……」

惣助想起過去的事情說道。

「魚最重要的就是鮮度。讓奴家那高貴的舌頭品嚐快過賞味期限的半價鮪魚中腹,著實有些委屈。可是牛肉就不一樣了,就連連鎖商店的牛井,跟咱們那邊世界的牛肉料理相比,都是人間美味。」

「差距有那麼誇張嗎?」

「唔。畢竟品種改良得持續好幾個世代,不是一蹴可幾的,咱們那邊的牛肉跟你們這邊的牛肉,在等級上大概存在著好幾百年的落差。這種情況也不是隻有在牛肉上啦。」

「你們那邊的世界沒有品種改良嗎?」

「應該是有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基於經驗法則進行的例子吧,可是在咱們那邊的世界,品種改良……應該說跟遺傳相關的知識,被視為一大禁忌哪。」

「禁忌?」

惣助好奇地反問。

「唔。在咱們那邊的世界,應該有很多人發現把不同品種的米混在一起種的話,可以種出比平常更好吃的米吧,可是如果有人敢研究那個法則,或者想要把知識寫成書本公開發表的話,會立刻被抓去砍頭。不是隻有奧菲姆帝國才會這樣做,咱們那邊的世界整體上都有這樣的風氣。」

「也太可怕了吧……何必管制得那麼嚴格?」

「因為掌權的那一方知道魔術的才能是會遺傳的。在武力等於魔術的社會,制定體制的那方不容許民眾掌握跟他們同等的武力,所以凡是有可能會造成這種威脅的事情,都會在萌芽前徹底拔除。跟純種賽馬的小慄帽一樣,當然偶爾也會有平凡血統的天才魔術師誕生,可是這種人通常都會被軍方以優渥的待遇網羅,要不然就是被賦予一代限定的名譽貴族的地位,制定體制的人會利用各種好處,將那個人吸收成為自己的一份子。奉武力最強的皇帝一族為頂點的社會,就是透過這種方式來維持的。」

「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你們的世界也太令人咋舌了吧。」

聽完莎拉的詳盡說明後,惣助嘆了一口氣。儘管兩邊是平行世界,可是莎拉的故鄉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奇幻世界。

「畢竟咱們那個世界的支配體制,是建立在魔術的差距上,就算真的有什麼可能顛覆體制的新技術被髮明出來,最後也都會束手無策地被消滅。」

如是說後,莎拉露出有些寂寞的笑容。惣助看著莎拉那張落寞的臉龐說:

「……晚餐我們還是去壽司店吃飯好了。雖然是回轉壽司啦。」

「什麼是回轉壽司?」

莎拉一臉納悶。

「咦?你不知道什麼是回轉壽司嗎?壽司會轉來轉去喔。」

「聽你這樣說,奴家還是不懂……壽司會旋轉?什麼意思?有什麼目的?」

看到莎拉絞盡腦汁還是想像不出所以然來,惣助笑著說道:

「總之你看了就知道了。為了不要破壞興致,在實際抵達壽司店前,禁止你上網調查。」

「唔。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奴家就拭目以待吧。」

……那天晚上。

第一次去吃回轉壽司的莎拉,一下子就愛上了它豐富的娛樂性,喜孜孜地品嚐起壽司。

然而,回轉壽司的味道和超市的盒裝壽司相比,似乎沒什麼太大的差別,結果她吃最多的還是日式炸雞塊、炸薯條和布丁等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