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魔王末裔在小學登場

第三卷  魔王末裔在小學登場12月13日 8點27分

「今天向各位同學介紹一位新朋友。」

公立澤良小學六年二班的教室。

朝會點完名後,級任導師山下航(四十歲男性)宣佈有新同學到來,台下的小孩子立刻一陣騷動。其實這間教室的學生早就知道今天會有轉學生來上學,新的書桌也早就準備好了,即便如此,對小孩子來說,有轉學生加入仍是一件難以冷靜面對的重大事件。

「好了,大家安靜……草剃同學,請你進來吧。」

山下向站在教室外面的人招呼後,一名少女開門走了進來。

用髮髻綰束成兩條馬尾的金色頭髮以及一雙金色眼眸,不僅長得一點都不像日本人,就算把範圍放寬到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幾個人擁有跟她一樣如此耀眼迷人的容貌,所以原本就鬧哄哄的教室更是吵得不可開交。

山下也不是不能理解小孩子們的心情,他打消了要學生安靜下來的念頭,拿起粉筆在黑板大大地寫下少女的名字。

草剃沙羅。

看到黑板上的字後,台下的小孩子紛紛做出「那個字要怎麼唸啊~?」、「草什麼?那個字是少嗎……?」等諸如此類的反應。

「她叫草剃沙羅,從今天起就是我們這個班級的一份子了。」

「草剃是草なぎ剛(譯註:草なぎ剛是日本知名男星,前SMAP成員。草剃跟草なぎ的日文發音都是kusanagi。)的草なぎ嗎?」

其中一個男孩提出了疑問。

「跟嶄新地圖(譯註:嶄新地圖是前SMAP成員稻垣吾郎、香取慎吾、草なぎ剛三人的官方網站名稱和非正式團體名。)的草なぎ成員的漢字寫法不一樣哪。」

轉學生的少女──草剃沙羅以清澈的聲音回答後,說著「草なぎ成員的漢字寫法是這樣」,拿起粉筆在黑板寫下了「彅」這個字。她的字跡甚至比老師山下的還要漂亮。

寫完後,沙羅轉身面向台下的小孩子們說:

「那麼,在此重新向各位同學自我介紹,奴家本名叫草剃沙羅。從今起跟各位就是同班同學了。過去奴家從來沒有上學的經驗,或許有些地方會給各位同學添困擾,希望大家可以跟奴家和平相處。」

沙羅非但一點都不緊張,還面露天使般的笑容向眾人打招呼。雖然她說話的口吻聽起來有點像老氣橫秋的古人,卻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不自然,或許跟她本身的氣質也有關係吧。

小孩子們不知不覺間停止了喧鬧。

(她到底是什麼人……)

山下感到十分詫異。

他當了將近二十年的老師,這些年來有不少轉學生,可是他從沒看過像沙羅這麼神秘的小孩。

一如沙羅自身的說法,她以前好像完全沒有上學的經驗,不過她並沒有透露原因。

她來自跟父親相依為命的單親家庭,父親的職業是偵探。

無論是學力或是與人交際的溝通能力,都通過了教育委員會的審核,證明沒有問題。

關於沙羅的情報,山下目前掌握到的也就只有這些,其他事情一無所知。

「為什麼你以前都沒有上學?」

「原因說來複雜哪。」

沙羅理直氣壯地用曖昧的說法,敷衍小孩子們天真無邪的問題。

「什麼原因啊?」

小孩子又繼續追問後,山下緩頰道:

「不可以隨便過問人家的家務事喔。之前上社會課的時候,有學過隱私這個概念吧?」

坦白說,山下自己也很想問清楚,可是校長曾當面跟他交代過「基於個資保護的角度,切勿過問太多」。

近年來,即便是在教育現場,個資的拿捏確實也成了敏感的問題,可是,就連導師也幾乎完全拿不到像沙羅這樣很明顯來自複雜環境的小孩的情報,這種情況實屬異常。

山下今早有跟沙羅的父親在校長室打過照面,對方除了外表看起來很年輕、很難相信是十二歲小孩的父親以外,給人的印象就是一名極其普通的日本男性。

他──草剃惣助那時候是這麼說的:「由於她在有些特殊的環境下長大,偶爾可能會做出很突兀的舉動,請多多包涵。」

「雖然沒辦法透露奴家的出身背景,可是關於興趣或喜歡吃的食物之類的問題,你們愛怎麼問都可以。」

沙羅向小孩子們說道。儘管語氣聽起來有點高高在上,不過或許是因為她展現出非常友善親切的態度,所以並未引起小孩子們的反感。

(沒記錯的話,『奴家』是古代身分高貴的女性使用的第一人稱代名詞……難道她是來自戰國時代或其他地方的公主,只是隱瞞真實身分來日本的學校上學……?)

年輕時看過的漫畫或輕小說之類的劇情忽然掠過腦海,不過山下立刻不以為然地將那念頭逐出大腦。

……一直到沙羅畢業離開,山下始終不曉得自己的這個妄想,其實非常接近正確答案。

12月13日 9點30分

(有個狠角色來了。)

這是彌生對草剃沙羅的第一印象。

六年二班座號三十三號,安永彌生。

頭髮顏色明亮(天生的),使用髮圈將頭髮綁起來,臉上化了一個不是很明顯的淡妝,整體裝扮走有些成熟的風格,可是不至於讓人覺得像在刻意裝大人。以小學生而言彌生算是非常熱中打扮的,不僅自認長得不錯,也是公認的美少女。

彌生不只是愛漂亮而已,也非常注重內涵,她學業成績優秀,擔任兒童會長,此外還參加縣或市所主辦的自由研究競賽、演講比賽、作文比賽、繪畫比賽等等,留下了許多獲獎的實績。

即使是這樣的彌生,也覺得這個名叫沙羅的轉學生不是泛泛之輩。

沙羅不是隻有外表亮麗,她的一言一行都散發出其他同學沒有的氣質,笑起來卻又跟天使一樣可愛。

重點是頭腦非常聰明。

今天第一堂課是算術,沙羅一瞬間就解開了非常困難的題目,震驚全班。

(看樣子和她打好交情不會有壞處。)

彌生判斷和沙羅成為親交會對自己帶來好處,於是一下課休息,便立刻打算去沙羅的座位找她。

然而,有個男生搶先彌生一步,衝到沙羅的座位向她攀談。

「草、草剃同學。」

那個男生是班上的帥哥四天王之一,奧村英鬥。

他考試經常拿滿分,是全班成績最頂尖的資優生。儘管五官長得俊美,可是他完全不掩飾自己瞧不起其他同學的心態,所以並不怎麼受女生歡迎,在班上也沒有朋友。

他似乎打算報考私立國中,本人也抱著在國小階段認識的朋友一點都不重要的想法。

這樣的奧村居然主動跟同班同學搭話,這種事情彌生還是第一次看到。

「唔?」

沙羅面向叫住她的奧村,筆直地注視他的雙眼。

被沙羅這麼盯著看,奧村有些臉紅,一如要掩飾害臊般,用手指推了推眼鏡鼻託說:

「你、你都去哪個補習班啊?」

「補習班?奴家沒有在上補習班啊。」

「咦……不然你家是請家庭教師幫你上課?」

「現在也沒有家庭教師了哪。」

「怎麼可能……這樣不可能那麼快就回答出剛才那一題啊……」

「咦?剛才那一題很難嗎?」

沙羅一愣一愣地回答後,奧村一臉不甘心地說道:

「嗚,那、那……你等一下!」

奧村回自己的座位,從書包取出他上補習班使用的習題簿,拿到沙羅面前打開。

「不然這個你算得出來嗎!?」

「唔,體積嗎?」

沙羅看完問題,思索了差不多三秒後回答道:

「答案是1134平方公分。」

「正、正確答案……騙人的吧?用心算的方式解出這一題……?這可是名門私立學校的入學考題耶……?」

奧村瞠目結舌,在旁邊看熱鬧的其他班上同學也一陣譁然。

「世上竟然有這麼聰明的傢伙……我過去付出的努力到底有什麼意義……」

沙羅向垂頭喪氣的奧村說道:

「你不需要那麼沮喪。奴家的空間認識能力是外掛級的,才能回答得不費吹灰之力哪。假如碰到題目要求把解題過程的算式寫出來,或是證明題的話,奴家就會陷入苦戰了。」

「是、是這樣嗎?太好了……」

奧村如此說道,鬆了一口氣。

(她還懂得做面子給對方呢……了不起。)

在彌生心目中,對沙羅的評價又提升了。

這時──

「草剃同學!我第一次遇見像你這麼美麗又聰明的女孩。請、請你和我交往吧!」

看到面紅耳赤的奧村突然向沙羅告白,其他同學全部嚇了一跳。

至於被告白的沙羅則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愉快似地笑著回答道:

「哈哈,也太唐突了哪。不過奴家喜歡乾脆俐落。總之我們先從朋友開始做起好了。」

「好、好吧。我一定會讓你喜歡上我的。」

「唔。奴家拭目以待喔,奧村英鬥。」

「咦?我好像沒跟你說過我叫什麼名字吧?」

「今早來教室前,奴家就先看過團體照,把所有同班同學的長相和名字全部都記在腦子裡了。」

「好、好厲害。真的太誇張了……」

沙羅面對突如其來的告白也能以從容不迫的態度應對,更進一步地展現出自身的強大能力,四周的同學紛紛向她投以敬畏的眼神。

12月13日 10點25分

第二堂課結束,進入休息時間。

小學的第二堂課和第三堂課之間,有一段名叫中間休息的休息時間,時長達二十分鐘,有的學生會利用這段時間跑去校園嬉戲,有的上圖書館,有的則留在教室遊玩或者寫作業。

「草剃同學,要不要跟我們聊天?」

彌生帶著兩個班上的朋友一起走到沙羅的座位,主動向她攀談。那兩個朋友同樣屬於時髦又可愛型的,彌生的小團體在班上的階級金字塔位居最頂端的位置。

「你是安永彌生對吧?另外兩位則是近田容子和津山靜香,奴家沒記錯吧?」

「咦?真的把每個人的名字都記住了……好厲害。」

聽到沙羅說出她們的名字,彌生等人大吃一驚。

「我們想和草剃同學當朋友。」

「唔。好啊。」

彌生說道後,沙羅輕輕地點頭答應。

「太好了,謝謝你,草剃同學。」

沙羅向道謝的彌生說道:

「既然是朋友,直接叫奴家沙羅就可以了。」

「在學校的時候,稱呼對方一定都要加『同學』兩字喔,不管男生女生都一樣。」

「什麼?」

聽了彌生的回答後,沙羅露出有些吃驚的表情。

「聽說好像是為了尊重什麼多樣性的樣子。」

「還有,也不能幫同學取綽號,因為取綽號一個沒搞好,可能會變成霸凌。」

近田和津山補充說明。

「原來如此,還有這種規定哪。剛才老師不管是叫男生或女生,確實都有加上『同學』這個稱呼。可是,奴家實在不怎麼習慣用那麼彆扭的方式稱呼別人哪……」

彌生笑著向一臉傷腦筋的沙羅說道:

「沒關係啦,慢慢讓自己習慣就好。而且只有學校時才有這個硬性規定,在校外的時候,很多人還是會直接叫朋友的名字喔。」

「原來如此,那奴家稍微放心了哪。」

「唉~唉~草剃同學,你說話的時候為什麼語尾都會加上『哪』之類的發音啊?那是所謂的方言嗎?」

「唔。類似方言沒錯哪。」

沙羅點頭回答近田的疑問。

「那你以前住在什麼地方?」

近田更進一步詢問。

「以前奴家跟母親大人在遙遠的異國相依為命。前陣子母親大人過世了,所以奴家才搬來跟住在岐阜的父親大人一起生活。」

「好、好坎坷喔……」

沙羅突然話鋒一轉,談起令人覺得沉重的身世,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很尷尬,即便如此,沙羅還是笑笑著說道:

「沒什麼,在這個國家的生活很有趣。奴家和父親大人也相處得很好。只不過他做人有點太善良了,讓人放心不下哪。」

「這樣啊。你爸爸做什麼樣的工作呢?」

「他在當偵探。」

「偵探!?你老爸是偵探嗎!?真的假的!?」

聽到沙羅的答覆,產生激烈反應的不是彌生等人,而是附近的座位和其他人遊玩的某個男生。

他是六年二班的帥哥四天王之一,宮崎虎太郎。他是全班運動神經最發達的男生,而且個性開朗活潑,儘管很受女生歡迎,可是本人目前仍對異性沒什麼興趣。

「唔,當然是真的。」

「太酷了吧!帥喔!」

「哈哈哈,就是說哪。」

沙羅喜上眉梢地朝一臉崇拜的宮崎點點頭後,把視線投向宮崎的座位。

「對了,你們在做什麼?」

包括宮崎在內,有四個男生圍聚在宮崎的座位四周,一下課便一直吵鬧到現在。只見桌上放了好幾把直尺,四個男生每個人手上都拿著筆。

「你不知道直戰?」宮崎說。

「直戰?」

沙羅一頭霧水地偏起了腦袋。

「直戰就是直尺大戰的略稱。」

「直尺大戰是什麼?」

「就是用直尺來進行大戰。」

「這樣的說明等於沒說哪……」

「就是像這樣啦。」宮崎實際示範給一臉困惑的沙羅看。

他拿手上的筆用力打彈桌上的其中一把直尺。只見那一把被彈出去的直尺撞向另一把直尺,將它撞離了桌面。

「像這樣把別人的直尺撞下去,就算贏了。」

「噢~原來是這樣啊,懂了。」沙羅說。

直尺大戰(有的地方會稱作直尺戰爭)是一種使用直尺做為道具的遊戲,玩家輪流以宮崎示範的方式用筆去打彈直尺,目標是將對手的直尺撞出桌面掉到地上。

假如直尺因為勁道過猛而疊在其他直尺上,直尺被壓住的玩家要是不能在三次行動內逃出壓制,就算敗北。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比較細的規則,這裡就不多談了。玩法視地區和學校也有各種變化。

這遊戲沒有硬性規定只能使用什麼樣的形狀或大小的直尺,不管是十公分或三十公分的直尺,甚至三角尺也無所謂。高興的話,想要拿量角器來玩也沒什麼不可以。

直尺大戰這個遊戲目前在六年二班的男學生之間掀起蔚為空前的風潮,只要一到休息時間,幾乎所有男生都會找朋友玩直尺大戰。

而且,他們還經常舉辦拿營養午餐的甜點當賭注的對戰和淘汰賽、分組對抗的團體賽、並桌進行的大範圍戰爭等各種賽制,直尺大戰的高手會成為受其他男生尊敬的對象。

「感覺好像滿有趣的哪。」

聽沙羅這麼說後,宮崎提議道:

「那你要不要也加入我們的對戰?」

「可以嗎!?」

「等一下,宮崎同學,草剃同學正在跟我們聊天耶。」

彌生提出抗議後,沙羅接著說道:

「不然你們也一起玩直戰如何?」

「嗯……我PASS。」

「我也PASS……」

彌生等人婉拒了沙羅的邀約。

位居金字塔頂端的時髦女孩子,是不可能降貴紆尊去玩直尺大戰這種幼稚遊戲的。

「那奴家自己參戰囉。」

如是說後,沙羅從自己的鉛筆盒拿出直尺。那是一把十五公分的塑膠尺,上面有《名偵探柯南》的角色。鉛筆盒也是柯南的周邊商品。

看到沙羅的文具,近田「嗚哇……!」地叫了一聲後便說不出話來。

對於位居金字塔頂端的時髦女孩來說,她們無法接受四年級以後還在使用上面有動畫圖的文具這種事情。

不過男生似乎就沒有這種心理障礙了,他們看到沙羅使用的文具反而很羨慕的樣子,直嚷著「哇,是柯南耶!好好喔!」之類的話。

無論如何,沙羅加入後的直尺大戰正式開打,彌生她們也跟著留下來觀戰。

沙羅從來沒玩過這種遊戲,一開始不懂打彈直尺的訣竅,可是才比賽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她便愈玩愈得心應手,沒多久就開始連勝了。

「嗚哇!又被她幹掉了!」

「從那麼遠的地方也有辦法擊墜!?」

慘遭擊敗的男生紛紛發出哀號。

即便是對直尺大戰毫無興趣的彌生,也看得出來沙羅實力一流。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她的操控能力,不管從桌面的哪個地方,沙羅都有辦法精準地從最容易撞遠的角度擊中對手的直尺。

「你的操控能力也太強了吧!?」

其中一個男生說道後,沙羅露出狂傲的笑容回答:

「奴家對自己的演算能力,可是很有自信的哪。」

「什麼意思!?」

「我懂了。換句話說,草剃同學可以完美地計算出應該要用筆從哪個角度打彈自己的直尺,讓直尺照預設的勁道往預設的方向飛去吧。」

推著眼鏡如此說道的,正是神不知鬼不覺,跑來附近觀戰的帥哥四天王之一──奧村英鬥。

「好厲害!雖然聽不懂那是什麼意思,總之真的好厲害!」

宮崎興奮地大喊,接著用充滿熱情的眼神注視沙羅。

「第一次遇到玩直戰比我還厲害的女生!和我結婚吧!」

「哈哈,你也挺猴急的嘛。總之先從朋友開始當起吧。」

沙羅這次同樣也用從容自若的態度,婉拒了突如其來的告白……或者應該說求婚比較正確。

12月13日 10點45分

今天的第三堂課是英文課。

澤良小學的英文課是請美國人老師來上課,級任導師則在一旁提供協助。

三年級以後才會開始接觸到英文課,三、四年級的英文課,上課方式主要是唱英文歌或者使用英文來玩遊戲,目的是幫助學生熟悉英文。

升上高年級之後,才會開始接觸英文的讀寫,不過幫助學生熟悉英文才是首要之務的大前提還是沒變,所以英文對話和康樂活動比一般講課佔了更大的比例。

今天的英文課,是讓學生以自由發揮的方式使用英文談話。這樣的課程內容非常適合安排在六年級快結束的時候,可以讓學生展現這四年來的英文學習成果。

「那摸,願意first站出來speech的human is here?」

說起話來彆扭到令人懷疑「其實他真正的母語根本不是英文吧?」的喬治老師,徵求願意大方發言的勇者。

「Here!」

大部分的學生都很害羞,第一個自告奮勇的,是發音比英文老師還帶有正統美國腔的六年二班帥哥四天王之一──今田秀愛。他是歸國子女,九歲以前都在美國生活,每次上英文課都是他表演個人秀的時候。

「對於在美國出生長大的我來說,日本的英文課水準實在太低了,上起課來真的很無聊。只能祈禱上國中以後這種情況能有所改善,依我看應該是很難啦。畢竟極東地帶的猴子想要學好英文這個世界第一優美的語言,簡直是痴人說夢──」

今田口若懸河,用流利的英語發表了以上這種有一半是酸言酸語的談話後,美國人老師露出苦笑,至於其他學生則是你一言我一語地紛紛表示讚賞道:「好酷喔!」「雖然聽不懂在說什麼可是真的好酷!」「真厲害,英語說得好流利啊!」

接著,彌生等雖然英語沒有今田那麼出色、可是個性比較主動積極的學生,也陸續發表完各自喜歡的談話內容後,剩下的人都抱持觀望的態度,這時──

「那摸,轉學student Kusanagi同學。Easy的self介紹也OK,你有興趣challenge一下嗎?」

美國人老師直接點名了沙羅。

「唔。奴家不習慣講英文,不過凡事都不要畏懼挑戰哪。」

沙羅起立走到講台前面。

彌生等人對沙羅即將發表的英語談話充滿了好奇,在眾人的關注下,沙羅長長地吸了一口氣,說:

「呃,今天奴家要表演短劇,題目是『OSUSHI店師傅』。」

突然扮鬼臉做出這番宣言後,沙羅便開始一人分飾兩個角色,演起了短劇,角色分別是對工作抱持一絲不苟的態度、可是英文卻一竅不通的壽司店師傅,以及情緒十分高昂的外國客人。

短劇從客人吃壽司的地方開始,透過對話的方式自然地說明兩人的個性後,不久便進入結帳的場面。

「Taisyou(師傅),這個SUSHI was very delicious。How much?」

「來,這是客人您點的幼鰤(譯註:「幼鰤」的日文發音和英文的How much雷同。)。」

「No!No!No!I mean多少錢!?」

「來,這是客人您點的鮭魚卵(譯註:「鮭魚卵」和「多少錢」的日文發音一樣。)。」

「No!你誤會了!HOW MUCH!?」

「來,這是客人您點的幼鰤。」

「不對!是多少錢啦!?」

「No。This is 幼鰤。」

「Tai(師)!Syou(傅)!Please!」

「OK。This is 鯛魚(譯註:「鯛魚」的日文發音跟「師傅」的「師」雷同。)。」

兩人就這樣雞同鴨講好一段時間,最後客人終於忍無可忍,用美式的關西腔大喊了一聲「林北懶得鳥你了!」,為短劇畫下句點。

儘管文法和發音雜亂無章,內容也稱不上是什麼談話,可是沙羅說台詞的時候節奏明快,再搭配鬼臉和誇張生動的演技,以及傳神的角色分飾,還是讓全班看得鬨堂大笑。

沙羅露出充滿成就感的表情「嗚嘻嘻」地笑著擦掉額頭的汗水,彎腰一鞠躬後,下台回到自己的座位。

(人長得可愛又冰雪聰明,是直尺大戰的高手而且還懂得搞笑!這女孩是怎麼一回事……)

彌生忽然覺得有一股寒意。

明明長得那麼漂亮,卻毫不猶豫地裝戽斗扮鬼臉,這種事情彌生絕對做不來。重點是,她今天才剛轉學過來而已,卻敢當著完全不熟的同學面前一個人演起獨腳戲,只能說勇氣可嘉。即便彌生在兒童會長選舉時,曾在全校學生面前演講過,也沒有那種勇氣。

最後沙羅的表演以全場一致贊成的結果,獲選為今天的最佳談話,然後──

「這個島國竟然有像你這麼可愛又風趣的女生,實在太教人震撼了!請你務必當我的女朋友!」

上完英文課一進入休息時間,今田秀愛便興沖沖地跑到沙羅的座位,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說出類似那樣的內容向她告白。

「你講太快了,奴家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不過大概知道你的意思。總之先從朋友開始做起。」

「Girlfriend OK!?」

「不是啦。是Common friend。」

沙羅又避重就輕,婉拒了帥哥的告白。

12月13日 12點36分

「請雙手合十!」

『雙手合十了!!』

「我要開動了!」

『我要開動了!!』

第四堂課結束後,進入中午用餐時間。

等每一組(學生按照座位自動分成五~六人的小組)將桌子並起來,打菜的工作結束之後,全班學生會在值日生的帶頭下,一起說「我要開動了」。另外,帶頭的值日生在餐前都會習慣說「請雙手合十」,可是有些學生,例如基督徒今田秀愛,會基於宗教上的理由跳過合掌這個動作。

今天的營養午餐有白米飯、味噌炒豬肉和油豆腐、鮮燙小松菜、昆布湯、飯後甜點蜜柑,以及每天必備的牛奶。

這裡的昆布湯,是岐阜縣中濃地方的傳統鄉土料理,有另一個名字叫『系昆布煮』,儘管名字叫昆布湯,可是嚴格說來這不算湯品,而是屬於使用系昆布和根菜煮成的燉菜。今天的營養午餐的昆布湯使用的食材有紅蘿蔔、牛蒡和菜頭。

營養午餐使用的白米是100%的『初霜』。初霜是岐阜縣獎勵耕種的品種,論耕種面積在岐阜縣是排名第一,彌生家是稻作農家,也有在耕種生產初霜。

全日本幾乎只有岐阜縣在生產初霜,所以初霜也被譽為夢幻之米。初霜的特徵是米的顆粒很大,吃起來的口感不會很黏,有一點偏硬,甜度適中。煮熟後即使冷掉了也不會減低美味程度,所以非常適合用來製作便當,也很適合拿來做壽司飯或炒飯,拿來當日本酒的原料同樣非常優秀,確實是岐阜引以為傲的最強白米。

解說就到此為止,總之對以前從來沒上過學的沙羅而言,這是她頭一回吃營養午餐。彌生偷偷地觀察著隔壁組的沙羅,這時──

「……為什麼要搭配牛奶?」

沙羅拿起紙盒包裝的牛奶,皺起眉頭說道。

「你不喜歡喝牛奶嗎?不喜歡的話,我幫你喝掉吧?」

跟沙羅同組的宮崎虎太郎如此說道。

「奴家沒有不喜歡。可是白米飯和牛奶這個組合是怎麼一回事哪?」

(呵呵,外行人就是外行人呢。)

普羅大眾裡應該有很多人的想法跟沙羅一樣,可是對彌生來說,這世上沒有東西跟初霜搭配起來是不好吃的。

不管是牛奶也好果汁也好義大利麵也好麵包也好濃湯也好沙拉也好,初霜跟任何飲料、食物、調味料搭配口味都很協調。甚至連越光米都可以拿來當作初霜的配菜。

很多小孩子連什麼飲料適合搭配什麼料理的概念也沒有,以小學生而言,沙羅的程度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可惜她還不懂初霜的奧妙,代表她在這方面的知識還嫩得很。

當彌生暗自懷抱著優越感的時候──

「算了!仔細想想,世上也有牛奶粥這種東西啊。」

沙羅輕描淡寫地說道後放下牛奶,先用筷子品嚐昆布湯,接著夾起其他配菜和白米飯送進口中。

「唔呣,好吃!」

將所有料理都品嚐過一輪,也喝了一口牛奶後,沙羅心滿意足地說道,接著繼續享用午餐。

(固定觀念?固定概念?……不會被固定觀念限制住的柔軟思考……她連柔軟性也具備了!)

沙羅吃東西的速度很快,而且握筷的技術非常高超。

不知道是不是負責打菜的人偏心,沙羅的餐盤上料理的分量比平均還多,即便如此,那些食物還是一眨眼就消失在她的肚子裡。

「你吃東西也太快了吧!肚子有那麼餓嗎?」

宮崎語帶挖苦地說道。

「唔。因為奴家家境貧困,基本上早餐只能吃一點點。而且今天很早就要趕著出門,奴家連果腹用的零嘴也沒吃哪。」

沙羅如是說,一點也不覺得難為情。

聞言,和沙羅同組的其中一個男生,默默地把自己的蜜柑遞給沙羅。

他是六年二班的帥哥四天王之一──飯野真大。

其他同學看到這一幕,立刻一陣騷動。

飯野真大是全班食量最大的大胃王,即便說他來上學的目的只是為了吃營養午餐也不為過。他讀書和運動樣樣不擅長,個性又陰沉,可是單論長相,他是四天王裡面長得最俊美的那一個。

像他這種只對吃有興趣的男生,居然獻出了自己的飯後甜點──此舉形同是實質上的告白。

不過沙羅才剛轉學過來,自然不可能知曉那種事情,她貌似有些不悅地眯起眼睛說:

「這顆蜜柑是什麼意思?」

「給、給你吃……」

「……你該不會是在同情奴家吧?」

經沙羅這麼一質疑,飯野連忙搖頭否定,接著紅著臉說道:

「我、我……我喜、喜歡吃飯吃得津津有味的人,所以……」

聞言,沙羅向支支吾吾的飯野露出笑容。

「原來如此!奴家也很喜歡吃飯吃得津津有味的人喔。」

一聽到沙羅這句話,宮崎突然大叫「好吃!營養午餐真是好吃!超超級過度神奇好吃!」大口扒飯,在其他組一邊吃飯一邊讀補習班參考書的奧村英鬥,裝模作樣地大聲嚷嚷:「啊~今天營養午餐的營養均衡經過精心計算,實在太棒了!營養午餐中心為了幫助兒童健全成長十分用心良苦,他們的精神簡直就跟計算多邊形內角和的公式一樣美麗啊!」至於今田秀愛則是突然「Oh!Yummy!Delicious!Tasty!」地開始撂英文強調營養午餐有多麼好吃。

(不會吧……我們班的帥哥四天王全部都喜歡上草剃同學了……)

而且她轉學進來也才不過短短半天,堪稱是超極速攻略。

「啊,你們別誤會了。奴家說的喜歡,可不是男女戀愛的那種喜歡。」

沙羅露出傻眼的表情說道後,繼續埋頭吃飯。

「……這個轉學生,是不是有點太過得意忘形了?」

坐在彌生隔壁的津山靜香瞪著沙羅嘀咕,她說的話全部被彌生聽見了。其實津山很喜歡飯野真大。

「就是說啊,那女的肯定是個臭婊子。」

同組的近田容子似乎也聽到了,她小聲地罵給彌生和津山聽。附帶一提,近田喜歡的對象是今田秀愛。

「……臭婊子是什麼意思?」

彌生小聲地詢問。

「我也不知道耶,可是我爸爸很常用這個字眼罵我媽媽。」

雖然不清楚那是什麼意思,總之似乎是罵人的髒話。

彌生再次把視線投向面露笑容吃著營養午餐的沙羅。

臉長得超可愛,腦筋超好,爸爸是偵探,直尺大戰的實力超強,個性超風趣,有不受固定觀念拘束的柔軟性思考,使用筷子的技術一流,轉學來的第一天就成為全班風雲人物的超級少女。

(……沒錯,她可能太得意忘形了。)

看在彌生眼中,帥哥四天王全部都是長得好看的草包,她對他們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六年二班最上位的寶座是屬於自己──全班第一時髦美少女兼兒童會長安永彌生的。

「是啊……身為兒童會長,看來我得稍微給臭婊子一點警告才可以了。」

彌生眼睛深處燃起幽暗的火焰,喃喃說道。

12月13日 13點10分

「請雙手合十!」

『雙手合十了!!』

「多謝款待!」

『多謝款待!!』

午餐時間結束後,接著進入二十分鐘的午休時間。

彌生一個人走出教室,去職員室借了體育倉庫的鑰匙。一般學生如果要借鑰匙,必須向老師說明用途,可是彌生是兒童會長,深受老師們的信賴,所以只要說一句「我借個鑰匙」就可以簡單地將鑰匙借走。

借到鑰匙後,她緊急前往操場,打開體育倉庫的鎖,接著躲在倉庫暗處伺機而動。

過沒多久,她看到近田容子和津山靜香帶著沙羅朝倉庫走了過來。

距離體育倉庫只剩幾十公尺的距離時,津山捂著肚子蹲在地上呻吟:「嗚嗚嗚,好痛喔,肚子不知道怎樣突然痛了起來。」

「抱歉,草剃同學,我帶津山同學去一趟保健室,你拿呼拉圈先走吧。」

近田說道。

「沒事吧?奴家可以陪你們一起去。」

「不、不用了。我們去保健室領個藥馬上就會回來。而且安永同學應該等很久了。」

津山連忙拒絕後,近田和津山兩人便神色匆匆地掉頭往校舍的方向折返。

「唔。」

沙羅感到有些納悶,一個人往體育倉庫移動。

以玩遊戲為由,誘使沙羅獨自一人前往體育倉庫,然後把門鎖起來將她關在裡面──這就是彌生她們想出來給沙羅的『警告』。

五年級時,彌生曾有一次不小心被人關在體育倉庫裡。雖然老師十分鐘左右就發現好像有人被關在體育倉庫,幫她開門,可是彌生照樣嚇到尿失禁。就算沙羅再怎麼與眾不同,肯定也會嚇得屁滾尿流,反省自己不該那麼得意忘形吧。

休息時間結束後,接著是二十分鐘的打掃時間,可是體育倉庫平時不需要打掃,不會有人特地跑來這個地方。只要等打掃時間到,再假裝若無其事地幫她開門,沙羅肯定會非常感激彌生。

彌生覺得自己真的很聰明,竟然可以想出這麼厲害的計畫。

她一邊奸笑一邊守株待兔,而後沙羅終於走進了體育倉庫裡。

見狀,原本往校舍的方向移動的近田和津山立刻拔腿衝刺到體育倉庫,默默不語地向對方使了個眼色後,兩人一起把門關上,彌生接著趕緊上鎖。

成功地執行作戰後,三人憋著笑聲相視而笑。

「喂~裡面還有人哪~」

倉庫裡面傳來敲門和沙羅的聲音,三人終於憋不住,嘻嘻嘻地笑了出來。

彌生透過手勢向其他兩人示意離開這個地方後,三人裝出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表情往校舍移動。

幾秒鐘後──

後方突然「砰」一聲響起了類似小型爆炸的聲響,接著體育倉庫的門喀啦喀啦作響地緩緩打開了。

「咦!?真的假的!?怎麼會!?」

「你有確實鎖上嗎!?」

「有啊!」

附帶一提一個冷知識,在岐阜的方言裡面,上鎖不是說「上鎖」而是「鎖上(編注:原文是「鍵をかう」,標準日語是「鍵をかける」。)」。

只見草剃沙羅推開體育倉庫的門,悠悠哉哉地走了出來。

「怎麼了,原來你們都在啊。」

看到那三個人,沙羅臉上浮現了楚楚可憐的微笑,和先前沒有什麼不同。

明明一看就知道彌生她們三人就是將她關在倉庫裡面的兇手,沙羅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呃、啊,草、草剃同學,鎖、鎖、鎖呢?」

彌生狼狽地擠出聲音問道。

「鎖?什麼鎖?」

沙羅微微歪著頭,面帶微笑朝彌生她們接近。

「不要管那個了,咱們快點去玩遊戲吧。再拖下去,午休時間就要結束了哪。」

看來沙羅似乎真的打算裝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

「草、草剃同學……呃,你、你不生氣嗎?」

近田用發抖的聲音詢問。

「哈哈,小孩子的惡作劇罷了,對那種事情發脾氣也沒什麼意義。」

「惡、惡作劇……」

沙羅向一臉愕然的彌生眯起眼睛說道:

「唉,奴家大概猜得出你們這麼做的動機是什麼……與其輕蔑他人,不如努力提升自己還比較有建設性,奴家是這麼認為的哪。」

如是說的沙羅彷佛看破了一切,彌生忽然覺得身體一陣虛脫。

自己絕對贏不了這個女生。

無論是外貌、頭腦、直尺大戰的技術、幽默程度、筷子的掌握度,甚至是身為一個人的度量,兩人在各方面都是不同層級的。

面對生平第一次遭遇到的絕對性王者,彌生自然而然地伏首稱臣了。

「草剃同學──不,草剃沙羅大人!」

「唔?」

「請沙羅大人讓我當您的狗吧!」

「什麼?」

沙羅目瞪口呆。

即使被帥哥四天王告白,沙羅也完全無動於衷,這是她來到這所學校後,首次露出由衷感到震驚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

彌生繼續懇求一頭霧水的沙羅。

「狗也好跑腿也好隨從也好奴隸也好,不管要我當什麼都可以!請讓我待在沙羅大人的身邊!不管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去做!」

「不能當朋友就好嗎?」

「像我這樣的女生,當沙羅大人的朋友實在高攀不起!我想要服侍沙羅大人,讓自己做為一個人可以有所成長!」

「咦咦~可是你這個人本性上有沒有成長,對奴家來說絲毫不重要哪……」

彌生用充滿了熱情的視線,注視著一臉困擾地看著她的沙羅。

不久,沙羅一如無可奈何般嘆了一口氣,說:

「真拿你沒辦法……安永彌生。今後你就是奴家的家臣了。好好奉獻你的力量吧。」

「Yes!My lord!」

近田和津山也追隨彌生的腳步,向沙羅伏首稱臣。

成功收服了兒童會長安永彌生與其黨羽以及六年二班帥哥四天王的沙羅,在入學的第一天,便一步登天地登上澤良小學的帝王寶座了──

12月13日 15點34分

這裡是鏑矢偵探事務所,以走路計算的話,和澤良小學相距約十分鐘的路程。

(學校差不多快放學了吧……)

草剃沙羅(本名莎拉•達•奧丁)在戶籍資料上的親生父親──鏑矢惣助(本名草剃惣助)正心神不寧地坐在椅子上抖腳。

惣助送莎拉去上學回事務所之後,今天一整天都像這樣心不在焉,沒辦法好好工作。也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橫豎目前手邊也沒有必須急著交差的案子。

莎拉固然有很高的智商和強大的交際手腕,可是她的成長環境跟日本小孩截然不同,所以兩者的常識和價值觀勢必天差地遠。惣助很擔心她會不會因為在班上顯得格格不入,成為其他小孩的霸凌目標。

根據惣助的父親──幫助莎拉取得戶籍的草剃勳的說法,校方那邊他已經打點好了,會請老師不要深入探究莎拉的背景,並且加強留意莎拉的狀況,但就算老師再怎麼留意,霸凌這種事情總是發生在大人看不到的地方。

(啊~真的好不放心……)

惣助拿起智慧手機察看莎拉的位置情報,莎拉似乎才離開學校,正準備回家。

莎拉的書包有加裝GPS定位器。因為學校禁止學生攜帶智慧手機,惣助只好幫莎拉的書包裝上定位器。

(都什麼時代了,還禁止學生攜帶智慧手機,學校也太死腦筋了吧。隨時都能跟小孩取得聯絡,大人比較放心啊。)

尤其惣助的職業是偵探,得經常跑外務不在事務所,所以在莎拉回家以前,惣助都無法知道她在什麼地方,這一點非常不方便。

最近有些私立小學會網開一面,允許遠距離通學的小孩攜帶智慧手機上學,不過絕大部分的公立學校還是一律禁止的樣子。

現在還是有很多小學生沒有自己的智慧手機,而且玩社群網路被捲入麻煩以及在上課時間沉迷手機等問題固然存在,不過應該是不需要擔心這些問題會發生在莎拉身上。

(乾脆拜託老爸向校方施壓,讓莎拉有可以帶智慧手機上學的特權……不對,等一下,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啊!)

才剛成為莎拉在戶籍上的父親不到一個禮拜,惣助便已經開始出現過度保護小孩的跡象了。

正當惣助覺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時候──

「到家了~」

玄關傳來了莎拉的聲音,惣助猛地站了起來,走出房間迎接莎拉。

「噢,你回來啦。」

惣助故作冷淡,向莎拉打招呼。

「唔。奴家回來了。」

「第一天上學的感想如何?」

「還算滿有趣的。對了,營養午餐很好吃!」

聽了莎拉那天真無邪的感想後,惣助覺得心頭一陣溫暖說:

「是嗎?那就好。在學校沒有被捲入什麼麻煩的事情吧?」

「那當然了。奴家成功地做為一個普通的日本小學生,平淡地度過了一天,沒有犯下什麼大錯喔。」

莎拉得意地挺起胸膛說道。

「所以你有交到朋友了?」

「唔。目前奴家已經交到四個男生朋友,獲得三個家臣了。」

「……在學校真的都沒有發生什麼事?」

惣助帶著莎拉從玄關回到客廳,一邊吃零食,一邊聽她詳盡地分享今天在學校的見聞,儘管並沒有發生如他擔心的狀況,可是得知莎拉在上小學的第一天就做出了令人咋舌的創舉後,惣助的臉頰不禁抽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