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特典〈人力車觀光〉

第三卷  特典〈人力車觀光〉我感受著舒爽的風,同時也感受著女朋友的體溫。這樣的時光非常奢侈,讓我在享受景色的同時,總會忍不住看著七海同學。

如果她開心,我也會很開心。雖然我只能用這種司空見慣的方式表達,但看著她興奮的模樣,我的心情便會跟著雀躍,這也沒辦法。

我和七海同學現在正坐著人力車,一邊聽車伕介紹周邊景點,一邊望著街景。看著陌生的景色固然新鮮、有趣,但拉人力車的大哥所說的話,也非常有意思。

他會夾雜著玩笑,介紹街道的歷史。這讓我想起校外旅行時的車掌小姐。雖說是「想起」,但其實也不是多麼鮮明的記憶。只覺得大概是這種感覺。

「從正面看這片景色,山和海都能盡收眼底,非常漂亮喔。」

我們沿著海岸線跑了一段路後,他便這麼說,所以我和七海同學移動原本看著沿路海岸的視線,轉到正前方。

海風掠過肌膚,一片無雲的藍天,加上色彩鮮明的翠綠山林,就這麼映入眼簾。一般日常生活絕對看不到這樣的景色。

七海同學興奮地發出尖叫,不斷按下快門拍照,我也跟著她一起拍。這或許是我第一次拍只有景色的照片。

這時候,大哥逐漸放慢速度,停下人力車。我和七海同學都歪著頭,不知道怎麼了。接著他慢慢回頭,露出一抹爽朗的笑容。

「不嫌棄的話,我幫你們拍張照吧?會是個好回憶喔。」

他稍稍伸長了手,對我們如此提議。我和七海同學都心懷感激地接受他的提議,慢慢走下人力車。

「呀……!」

下車時,七海同學沒站穩,我反射性地上前攙扶。但我也穿著不習慣的和服,在我支撐住七海同學後,隨即感受到一股懸浮感。

嗚哦!是因為和服出乎意料地重嗎?重心跑掉了……!

我和七海同學即將直接往後倒,但我想著至少要保護她,於是情急之下抱緊她。

這麼一來,就算摔在地上,我也能當她的緩衝。然而即將倒下的我,卻始終維持著重心跑掉的姿勢。

「……奇怪?」

當我正覺得奇怪,怎麼一直沒有摔倒的衝擊時,原來是人力車大哥不費吹灰之力,支撐住我和七海同學。這位大哥的重心沒跑掉,臉上的笑容也沒跑掉。

「謝……謝謝你。」

我維持著被他支撐的姿勢道謝,大哥只是靜靜地點頭,把我失衡的身體扶正。我覺得我應該很重,但他的動作卻很順暢,根本感覺不出有重量。

他好厲害,感覺會愛上他──這只是一種比喻。

要怎麼鍛鍊,才能像他那樣呢?仔細想想,他明明拉著人力車,卻臉不紅、氣不喘。當我一愣一愣地呆站在原地時,大哥稍微垂下眉尾,開口表示:

「機會難得,就這樣直接拍一張吧?」

「嗅……?」

他說直接……?就在我的腦中浮現一抹問號時,我的臂彎之間,傳出一絲細小的聲音。那是一道微微顫抖,硬是從嘴裡擠出來的聲音。

「……陽信,那個……就是……你……已經可以放手了……喔……」

七海同學就在我的臂彎中忸忸怩怩……我想起來了,我為了保護七海同學,在情急之下,大膽地出手了。被大哥撐住身體的衝擊太大,我都忘記這件事了。

大哥笑著問「果然還是這樣拍一張吧?」,但我婉拒並放開了七海同學。突然就把人推開也太尷尬了,所以我是慢慢地、慎重地放手。

後來我們請大哥以山為背景,幫我們拍了照片。一張臉有點紅的照片就這麼存在智慧型手機裡了。知情的人一看,馬上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道謝後,再度坐上人力車,繼續往前。這次就算我們再笨拙,上車時也沒有重心不穩,順利坐上去了。

出發時吹在身上的風,感覺有點冰冷。因為剛才滿臉通紅,我才會覺得風格外地冷吧。這樣正好可以冷卻臉龐,是很舒服的風。

七海同學也閉上眼睛,感受著這陣舒適的風。當我有些羞紅的臉熱度退去時,我感覺到身體傳來一股舒適的重量。

我往旁邊一看,七海同學又整個人黏在我身上了。

「……剛才謝謝你扶我。」

「沒有啦,我什麼都沒做。」

「就算這樣,還是謝謝你。」

七海同學靠到我身上,並帶著笑容向我道謝。可是啊,到頭來攙扶我們的人,是拉人力車的大哥……我根本什麼都沒做到。

我以複雜的心情看著面帶笑容的她,結果她馬上一臉生氣地繃緊表情,明明整個人黏著我,卻靈巧地將手伸到我的臉頰。

她輕輕捏了我的臉頰。被捏的臉頰雖然不痛,她卻繼續拉扯。

「你按嗄啊?」

「我已經謝謝你扶我了,所以這算是你想做危險動作的懲罰?」

我微微歪著頭,七海同學就這麼上下左右拉扯我被她揪著的臉頰。雖然不痛,但被她這樣拉扯,我說話只能怪腔怪調。

她似乎覺得這樣很好玩,開心地玩弄我的臉頰。

「沒有何麼回險吧?」

「才不是,很危險好嗎?我很高興你肯護著我,但我不希望你因此受傷啊。」

七海同學放開我的臉頰,鼓起腮幫子嘟著嘴。我於是戳了戳那鼓起的臉頰,回敬她剛才揪我的臉頰。

柔軟的觸感透過指尖傳來,感覺挺好玩的。七海同學剛才玩弄我的臉頰,也是這種感覺嗎?

「我比較討厭你受傷。你想嘛,你是女孩子啊。身上不能因此留下傷痕吧?」

「呣……」

我不斷戳著七海同學的臉頰,結果她一臉不滿。她就這麼觸碰我的指尖,以非常輕柔的手勢,開始撫摸我的手指。

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這麼撫摸手指。一股無法名狀的酥麻感,從指尖包覆全身。那股酥麻感很舒服,每當七海同學撫摸那裡,就會產生酥麻感愈發強烈的錯覺。

再讓她繼續摸下去,感覺各方面都會愈來愈糟糕,所以我將手指抽離她的臉頰。摸著我的手的七海同學,只是移動視線,看著慢慢離去的指尖。

她的視線對焦在指尖上,讓我很難為情,因此我默默將手指藏起來。七海同學似乎洞悉了我的思緒,露出有些調皮的微笑。

「沒差,就算變成瑕疵品……你也會確實負起責任,所以沒問題吧?」

「拜託你,哪有這種講法啦……!」

七海同學把話講得很難聽,笑得更開心了。她說這句話是真的知道意思嗎?還是不知道啊?我又該怎麼回答才對啊?

拉著人力車的大哥大概是聽到我們的談話了,他忍不住噴笑。我們距離這麼近,他當然會聽見。

儘管理所當然,但我們這才想起現在並非單獨相處。雖然已經晚了好幾拍就是了。

「是我失禮了。」

我咳了一聲後,和七海同學面面相覷,然後露出苦笑。

「不好意思,讓你撞見奇怪的場景……」

「我才應該道歉。我不禁想起自己和內人的約會……」

「你跟太太嗎?是什麼樣的約會?」

因為上次的事,我現在知道女孩子很喜歡聽其他人的戀愛故事。沒想到七海同學也不例外,她就這麼興致勃勃地傾聽大哥說話。

大哥顯得有些害羞,但或許是因為七海同學提問了,他也就老實回答:

「其實我和內人第一次約會,就是在這裡。我想拉近和她的距離,所以跟兩位一樣,坐上人力車……後來我也變成替情侶拉車的人,總覺得感觸良多。」

「好好喔……你跟太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呢?」

「從大學開始。我們都念家鄉的高中,後來也碰巧上同一間大學……然後就自然而然開始交往了……」

大哥抓著臉頰,儘管害羞,還是繼續說給我們聽。七海同學聽得津津有味。

我實在很難加入這種戀愛話題,於是就當個徹頭徹尾的聽眾了。七海同學興趣盎然,問了很多問題,並感同身受地點了點頭。

她真的很喜歡戀愛話題啊……

「兩位是在地人嗎?」

「我們是來玩的。」

「情侶單獨來旅行,感覺真不錯。」

「啊,不……我們……雙方家長都有來……」

說完,大哥頓了一下,並瞥了我們一眼。我本來以為他是覺得兩個高中生來旅行,是一件罕見的事,沒想到並非如此。

「難道你們是感情很好的姊弟?」

「不,她是我的女朋友。」

我下意識插嘴否定,七海同學聽了似乎很高興。再說,哪來黏得這麼緊的姊弟……不對,我記得音更同學他們好像就是繼兄妹情侶?那我也不能斷定沒有了。

可是這位大哥一開始過來打招呼時,就用情侶稱呼我們了,這代表他也有這層認知吧?還是我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大哥重新審視我和七海同學,放慢了人力車的速度,接著在思索後再度開口:

「因為你們這麼年輕的人,跟家人一起來旅行很少見。難道你們已經訂婚了?這次是婚前的家族旅行之類的?」

大哥這話帶著揶揄,但聽到他飛躍性的發言,我和七海同學都嚇呆了。七海同學甚至嚇得瞪大了眼睛。他的想法實在太過飛躍了。

「不,我們都還是高中生……訂婚這種事……」

「你們是高中生嗎!」

這次前方傳來極度訝異的聲音。大哥的眼睛瞪得很大,剛才那爽朗的笑容,就像一場謊言一樣。有這麼驚訝嗎?

「沒有啦,高中生和女朋友的家人來旅行……真的很少見喔。還是說,這對最近的高中生來說,是很普通的事?時代真是進步了啊……」

大哥看到我的臉後,瞪大的眼睛和訝異的神情恢復成原本的表情,以有些佩服的口吻嘟嚷。這很少見嗎……?

不對,這很少見吧。巴隆先生也說這是婚後會做的事了。再度聽到別人這麼說,我深深感受到這點。總之先模糊焦點吧。

「是啊,其中有很複雜的原因……」

「複雜……這樣啊,看來你們有難言之隱。」

我含糊其詞後,大哥也接受了。他拉著人力車,感覺像在咀嚼什麼,「嗯嗯」地直點頭。其實所謂的複雜,也就是我媽提議要來旅行而已啦……

現在重新想想,這個狀況真的很莫名其妙耶。雖然旅行是很開心啦。

「那我順便問一下,我們兩個看起來是什麼感覺?」

我曖昧地回答後,七海同學指著自己,顯得有些興奮期待。我們看起來的感覺……這不是剛才說過了嗎?

七海同學坐立難安地等待大哥回答,大哥也帶著笑容,再度回答:

「我剛才也說過了,如果你們不是姊弟,那就是婚前情侶來旅行了。因為我和另一半的家人一起旅行,是在結婚前沒多久的事。」

七海同學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她得意地吐氣,心滿意足地笑了。不是啊,我們看起來有那麼年長嗎……

七海同學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感覺很開心。我直盯著這樣的她。的確啦……七海同學穿著和服,看起來是很成熟,說不定會有人覺得她不是高中生。

「機會難得,要我替兩位介紹我跟老婆去過的約會景點嗎?」

「哇!可是這樣好嗎?那不是你跟太太的回憶……?」

「如果年輕人也能去看看這些地方,我會很高興的。而且我跟老婆還有很多其他回憶啊。」

「謝謝你。那可以麻煩你介紹嗎?」

大哥聽到我和七海同學的道謝,回過頭笑了笑,並輕輕點頭。接著,人力車又快速往前。速度感覺比剛才更有力道了,是我的錯覺嗎?

話說回來,這位大哥真厲害啊。即使知道我們是高中生,態度依舊沒有改變。我還以為他的口氣會變得比較隨性,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專業意識嗎?

他能臉不紅、氣不喘地拉動人力車,剛才也輕輕鬆鬆攙扶我、幫了我。七海同學黏著我,我只好伸出另一邊的手臂,稍微用力擠出肌肉。

我這隻從和服當中伸出的手臂,跟眼前拉著人力車的手臂完全不一樣。我是稍微有點肌肉,但這樣兩相比較,我的手臂顯得很細。

「陽信,你怎麼了?」

「沒有啦,因為我剛才沒能撐住你,想說要再多練一點肌肉才行。」

「你不用放在心上啊。就算我們一起跌倒,只要沒受傷,就能笑著帶過啊。」

「是這樣沒錯啦……」

這不是敵對意識,但當時沒能撐住七海同學,在我心中留下了愧疚感。所以才會忍不住和眼前這位大哥做比較。

當我思考該怎麼辦時,拉扯臉頰的感覺再度從旁邊傳出。只見七海同學從下方仰望著我,扯著我的臉頰。

「你已經支撐著我了。一直都有喔。」

七海同學只說了這句話,再度放手,然後笑咪咪地看著我。我聽到她這麼說,在苦笑之中,感覺到一股開心的情緒在體內擴散。如果現在不是這種狀況,我或許就會抱緊她了。

「而且你想嘛,你還要念書啊。要是增加練肌肉的時間,唸書時間會變少喔。」

「……我都忘了。」

一搬出唸書這件事,我就無話可說了。我無力地發出呻吟,同時好像聽到前方的大哥發出笑聲。

我一臉悵然若失,就這麼被七海同學戳著臉頰……繼續這場人力車觀光。 

特典〈旅行中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