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間 我坦白的真話

第三卷  幕間 我坦白的真話「今天好開心喔……旅行固然開心,在家裡一起玩遊戲,感覺也不錯啊……」

我回到家後,換上居家服,直接倒在床上。我回想開心的回憶,還有……不開心的回憶,然後喃喃低語。

不過我們一起玩遊戲……應該說,我高興的是能和陽信黏在一起,做同一件事啦……遊戲方面,我只是旁觀而已。

陽信是不是也心滿意足呢?是就好了。不過,我還沒跟他說我到家了。因為如今一個人獨處,我才開始湧現對他做了那些事的罪惡感。多虧志信伯母他們幫忙,負面情緒其實已經某程度抹消了,但緊緊黏在我心上的那東西,卻怎麼樣都拿不下來。

我沒由來地看著智慧型手機的螢幕。螢幕上顯示著我們一起入鏡的照片,還有第一次安裝的聊天APP圖示。

我輕撫著那個APP的圖示。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安裝這種APP。雖然只看到文字,不過陪陽信商量的巴隆先生感覺是個很成熟的男性,皮琪妹妹也很可愛。

其他人也都是好人……陽信就是和他們商量,才會真誠地對待我嗎?又或者,那是陽信本身個性使然呢……

算了,想這種問題也不會有結果。我只要知道陽信和他的朋友們都是好人就夠了。

而且我也順利跟大家道謝了。

話說回來……我沒想到陽信會那麼忌諱直接叫別人的名字耶。我一想起當時的事,雙腳就不斷拍打床鋪,讓我忍不住覺得自己好討厭,全身上下都好煩悶。媽媽可能會罵我很吵,可是我現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感覺到隔閡,所以希望他直接叫我的名字,但我沒想到要陽信省略「同學」不說,會讓他露出看起來那麼難受的表情。我不禁覺得自己好沒用,覺得自己對他做了好過分的事,結果就掉了幾滴眼淚。

被陽信看到我在哭也很糟糕,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光是想起當時的事,我的身體就無法冷靜,所以無論哪個部位都好,我就是想動一下。

雖然我們才剛分開,但我現在就已經想馬上去見陽信了。

可是現在是晚上,不可能真的過去,而且我也不知道抱著這種心情去見陽信會發生什麼事……總之我現在就是這種心情……不過按照我的個性,就算真的見面了……我應該也不能怎麼樣吧……

「人類真的是很貪心耶。明明覺得能在一起就好了,卻會想貪求更多。陽信他沒辦法直呼我的名字……會不會是以前發生過什麼事啊……?」

我就這麼自言自語。

我想著想著,還是覺得就連通知他到家了,都會造成他的困擾。對我來說,是有點罕見的消極心態……今天干脆直接睡覺吧。

當我這麼想,智慧型手機上出現一則陌生的訊息。訊息內容是一行字:「皮琪小姐邀請您。」

也難怪我會覺得陌生,那是我今天才剛安裝的APP發出的訊息。APP上有個數字1,所以一定沒錯。

「咦?皮琪妹妹?」

皮琪妹妹是陽信玩遊戲的朋友,我今天認識了她……是個女孩子。我一打開APP,程式畫面上出現了一行稍有不同的文字:

『皮琪小姐邀請您進入聊天室。要參加嗎?』

聊天室……剛才我們一群人相談甚歡……這好像是聊天的邀請。

螢幕上有參加和拒絕的兩字選項……我點了參加。這種功能和通訊軟體的群組好像沒什麼不同。

參加的人只有我和皮琪妹妹兩個人……感覺有點緊張。

『你好,小七……對不起,這麼晚了還找你。你現在是一個人嗎?可以聊天嗎?』

「皮琪妹妹,你好。我現在是一個人喔,可以聊天。怎麼了嗎?要聊天我隨時都歡迎,不過只有兩個人……感覺有點緊張耶。」

皮琪妹妹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這是我的感覺啦。

她的措詞全都很可愛,話雖如此,感覺也不是做作女。雖然只看得到文字,我卻能感覺到一股渾然天成的可愛。

我想和她互稱姊妹,所以白天才會互相提議用親暱的叫法。她剛開始還有些為難……最後還是答應了。

『卡尼翁先生……沒有跟你在一起嗎?你們是情侶,而且都在房間裡……我沒想到這一點!對不起,打擾到你們了!』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這種事!再怎麼樣,我們也不會這麼晚了還在一起啦!我已經回家了啦。你有事找卡尼翁嗎?要我把他抓到聊天室裡嗎?」

皮琪妹妹的想法真大膽。再怎麼樣,我們也不會這麼晚了還在一起……不對,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但對我們來說還太早了啦。不過既然她會想到陽信,我還以為她是有事找陽信,沒想到……

『不用,我想和你單獨聊天……所以沒關係。』

仔細想想,她都只邀請我一個人進聊天室了,當然是這樣吧。可是我們剛才都聊那麼多了,難道怎麼了嗎?反正我也想再和她多聊一點,這樣正好。

之後再跟陽信報備,說我和皮琪妹妹單獨聊天好了。內容當然要保密……不過他一定會嚇一跳吧。會不會又有點吃醋呢?

不過故意惹人吃醋也太沒品了,就當是女孩子之間的悄悄話……萬一有什麼狀況,就跟陽信商量吧。

我心裡是這麼想的,不過今天的對話……還是我和皮琪妹妹之間的秘密。

『小七,今天謝謝你了。我們隊上沒有年紀相近的女孩子……我總覺得好像多了一個姊姊,很開心。』

「我也很開心喔。其實我有妹妹,不過皮琪妹妹跟我妹妹是不同的類型……我記得你是國中生吧?」

『對,要升二年級了。』

跟沙八同年啊。不過如果沙八是個活潑的運動少女,皮琪妹妹給人的感覺就是文靜的文學少女了。雖然我只憑文字判斷,但就是有這種感覺。她絕對很可愛。

『其實……我今天有話想跟小七說。可是剛才卡尼翁先生也在,我不好開口……所以才會這麼晚聯絡你。』

「不好開口?時間我是不介意啦……但你可以嗎?」

『我現在在被窩裡偷用智慧型手機。爸爸和媽媽都睡了,所以我是覺得好像在做壞事啦……不過我最近在這個時間也都會跟人聊天,所以不要緊。』

她的措詞真的都好可愛。我是不是也有這種時期啊?感覺令人會心一笑。

正當我心想,既然她覺得好像在做壞事,那我是不是應該對她說聲「沒關係」時,她再度發出訊息。

『……其實我今天聯絡你,是有件事想跟你道歉。』

跟我道歉?她應該沒有什麼要跟我道歉的事啊……如果是我做了什麼有失禮數的事,她要我道歉,那就另當別論……但她有對我做什麼嗎?

……當我這麼想……她卻說出令人震驚的一句話。

『其實一開始,只有我一個人反對卡尼翁先生和你交往。而且……我還說了……「應該要分手才對」這種話。』

從我們直到剛才為止的對話,完全感覺不出有這種跡象……當我聽見這一席令人震驚的言語,我操縱智慧型手機的手,停了那麼一瞬間。

同時也對自己感到羞愧,竟讓這麼可愛的孩子道歉。

她不會知道……但她的擔憂……肯定成真了。我策動微微顫抖的手,這麼詢問她:

「卡尼翁跟你們商量事情的時候,都說了什麼?」

『他說他被辣妹類型的女生告白了。所以我……因為我知道卡尼翁先生是個認真、老實的人……不對,我跟他只在遊戲當中交流,就自以為很瞭解他……我想說他一定是被玩弄了……所以……剛開始才會反對你們交往。』

我的心緊縮了一下。

我能從她的字裡行間感覺到她替陽信著想,才會持反對意見的事實和感情,以及現在對我的歉意。

而且……我想她一定……

「唉,皮琪妹妹……你說剛開始……是過去式吧?所以現在已經不是這樣了嗎?」

『是啊,你說得沒錯。請你放心吧。我現在已經很支持你們了。』

「嗯,也是啦。就是因為你支持我們,才會建議他要把對我的喜歡說出口吧。」

『是啊,因為卡尼翁先生每天、每天都開心地說著和你相處的情形啊。像是約會那天的事……看得出來你們很重視彼此……所以我才會……決定和大家一起支持你們。』

這樣啊,我就知道……因為這句話,我看出來了。我看出皮琪妹妹的心意了。

我的想法一定沒有錯……該道歉的人,果然是我才對。

『所以我今天很高興能和你聊天。同時,也覺得先入為主就反對的自己很可恥……這樣的感覺愈來愈強烈……因此才無論如何都想跟你道歉……』

看著中斷片刻才傳過來的這則訊息,我也想了很多。她對我這麼好,還鼓起勇氣,像這樣跟我道歉。一想到她這些心情,我的心就好痛。

『對不起。我這樣根本是自我滿足,很自私吧……就算跟你說這些,也只是讓你為難而已……難得你都願意跟我交朋友了……』

「唉……皮琪妹妹……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事……?如果是我答得出來的問題,你要問什麼都行……」

「要是我弄錯了,我先道歉。皮琪妹妹……難道你……喜歡……卡尼翁嗎?」

這時候……皮琪妹妹的訊息中斷了。這樣的中斷,在我看來,就是回答了。接著……她隔了一小段時間後,輸入她的回答:

『……對不起……你說得沒錯……我喜歡卡尼翁先生。我喜歡著……不知道長相、本名,還有居住地的他。』

當我看到這段文字,不禁反省自己的問法或許有點壞心眼。她明明沒有必要道歉,只有文字果然很難傳遞一些細微的語意和用意。真難啊……

我明明不打算責怪她,但如果我的做法已經變成在責備鼓起勇氣的她,那隻會是反效果。我想說的……是另一種……

對了……我記得這個APP……好像也可以用聲音對話吧?

我看了看APP的設定,發現這個APP好像有可以用聲音和對方說話的功能。我猶豫了一下,不過……為了正確傳遞出我的想法,這是最好的方式。

這讓我萌生不同於和陽信說話時的緊張感,但跟皮琪妹妹提起的勇氣相比,這根本不值一提。因此我對她提議:

「唉,皮琪妹妹……我們能不能……不用文字……用通話功能說幾句話?因為我……想跟你說說話。」

『咦……?要通話……是嗎?』

「嗯……可是現在已經晚了,會造成你的困擾嗎?」

『……沒關係,我也……想直接和你說說話。』

我本來想說,要是被拒絕,那該怎麼辦?還好她接受了我的提議。

就這樣,我開始有生以來第一次……跟不知道長相和姓名的小女生聊天。

「皮琪妹妹……我再重新說一次,幸會,我是七味。」

「幸……幸會……我是……皮琪。呃……小……七……?」

「不用叫得這麼有疑慮啦。別客氣,繼續叫我小七吧。」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對自己的行動感到些許緊張,但我還是聽著皮琪妹妹說話。

她好像也很緊張,聲音有點顫抖。我提醒自己要儘可能以溫柔的音色說話,不讓對方感到緊張。

哎呀……不過……她的聲音超可愛的……

她的聲音……我可以聽一整個晚上。是如輕聲細語一般,很療愈的聲音……這種聲音是不是叫耳語聲啊?是我絕對不可能會有的聲音。

我一瞬間沉浸在「她好可愛」的感嘆中……但這份感嘆就先放在一邊吧,否則話題不會有進展,重點也會偏移。

總之,是我提議要這麼做的,我得跟她說說話才行。

因為皮琪妹妹同意用語音通話,我儘管費盡千辛萬苦,操作還沒摸熟的APP,卻也能和她通話了。聽說陽信也沒做過這種事……她也是第一次和人通話。

「對不起喔,突然要你用語音通話……我覺得如果只有文字,沒辦法表達我想告訴你的心情……所以才想直接用說的。」

「不、不會……我也有點這麼想……聽到你的聲音,我鬆了一口氣。你的聲音好漂亮……感覺就像玻璃一樣清透。」

聽到這種如詩般的美麗比喻,我的臉頰微微燥熱。這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誇獎我的嗓音……

「你在說什麼啊?你的聲音也很可愛,讓我很羨慕啊。如果我是玻璃……你會是什麼呢……抱歉,我想不出什麼好聽的比喻……是很輕很細的……鈴聲嗎?反正是很可愛的聲音!」

「不……我沒有你說的……那麼可愛……第一次有人這麼說……」

我們互相誇獎彼此的聲音,結果似乎因此緩和了緊張,我們都輕輕笑了。

她好像窩在被子裡,就快睡了,所以不能發出太大的聲音……即使如此,她的笑聲同樣很可愛。

我們互相笑了一會兒後,陷入短暫的沉默。接著我首先確認剛才說過的話。

「皮琪妹妹……你喜歡陽……卡尼翁對吧……」

我差點就像平常一樣,叫出陽信的名字,但最後還是用盡全力忍住,修正了他的名字。

「……對不起……就算我跟你說這些……也只是徒增你的困擾吧?」

「你不要道歉,我不覺得是困擾。而且……我覺得你很厲害,很尊敬你喔。」

「尊敬……怎麼會……我這種人……」

我這種人……是嗎?她這種說法,讓我聯想到剛認識沒多久的陽信。

說不定陽信和皮琪妹妹很像……所以皮琪妹妹才會被陽信吸引吧。一想到我就這樣半路殺出來,就覺得好愧疚……

「我當然尊敬你啊。因為喜歡的男生交到女朋友了……但你還是有辦法支持他……我就絕對辦不到。你是個很溫柔,很可愛……很值得尊敬的女孩子喔。」

「你不生氣嗎?我喜歡你的男朋友……還反對你們交往……」

「這沒什麼好生氣的啊。因為假如立場反過來,我也會反對。要是知道自己喜歡的人被別人告白了,一定會嫉妒……這種反應很自然啊。」

「……小七,謝謝你……我好像懂了……卡尼翁先生喜歡你的原因。」

對於我說的話……我感覺得出皮琪妹妹的聲音出現安心的音色,以及溫柔的情感。同時,我的心也出現了一絲刺痛感。

「皮琪妹妹,你知道我不清楚的卡尼翁吧?我希望你能告訴我,他玩遊戲的時候,是什麼樣的人啊?」

「呃……這個嘛……其實我……在學校幾乎沒什麼朋友……獨處的時間比較長……所以……才會開始用爸媽幫我買的智慧型手機玩遊戲。」

關於這一點,陽信也一樣吧。以前的陽信,我也只知道他的名字……他是個文靜、不起眼的男生……我幾乎沒見過他和別人走在一起。

「後來我就在遊戲裡遇見卡尼翁先生。剛開始,我對他沒有感覺,只覺得是個講話和我很像的人。」

「很像……是嗎?我好像隱隱約約懂。是因為你們都是文靜型的嗎?」

「……可是我們決定性的不同是……我覺得在學校沒朋友很難受……可是卡尼翁先生卻不覺得有什麼。」

「不覺得……有什麼?」

這句有些蹊蹺,引起了我的興趣。皮琪妹妹接著陸續告訴我,以前陽信說過哪些話。

「是啊,他對我說……『其實也不用勉強自己在學校交朋友,像這樣在遊戲裡也能交朋友啊。在不一樣的環境裡,也能交朋友……我覺得你不用介意自己沒什麼朋友啊。我就把你當成朋友,那你呢?』這樣。」

「啊……感覺的確很像他會說的話……」

這個確實是我不知道的他,但該怎麼說呢?我可以輕易想像他當時的口氣,忍不住偷笑出聲。皮琪妹妹也跟著我笑了,然後繼續說:

「我想,那對他來說,或許只是一句不重要的話……可是我聽他那麼說,心裡覺得獲得救贖了。我在國中沒什麼朋友,也打不進大家的圈子裡……但我感覺他那句話是在告訴我『那也沒關係』……」

「所以……你才會喜歡上他啊……」

皮琪妹妹說完後,沒有再出聲。她首先深呼吸,再向我坦白她的心聲。這明明需要莫大的勇氣,她卻願意如此對我全盤托出。

「那是一個契機……吧。後來他所說的話總會停留在我的眼中,一起聊天變得非常開心……因為有他說的話,我在學校的生活不再那麼痛苦……當我發現的時候,已經喜歡上他了。」

她在羞澀中說的這些話語很可愛。不過……下一瞬間,她的話語卻變得不安。

「……我很怪吧?我只是被他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拯救。我不知道他的長相、本名,還有住的地方……他明明是個我一無所知的人……說起來,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是個男人……但我還是喜歡上他了。」

這句帶著不安的話語,配上她可愛的音色,感覺彷佛下一秒就會消失。所以我立刻接下她的話:

「這不奇怪啊。」

我首先對她說出這短短的一句話。沒錯,她一點也不怪。就算不知道長相和名字,卻依舊喜歡上一個人──這才不是怪事。

為了讓她放心,我繼續說:

「你不怪喔。就算不知道長相、名字、詳細的個性,或是住的地方……喜歡上一個人都不會是一件奇怪的事。」

陽信在遊戲中,依舊維持著他的本色。所以我無法說她這樣很怪,也無法覺得她很怪。

因為我就是這樣。

她明明是個國中生……想法卻比我還要成熟許多。

如果她願意對我吐露這些真心……那我認為我也要開誠佈公,這樣才是一種禮貌。

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是我還不曾對陽信說過的事。要是說出來,皮琪妹妹說不定會因此討厭我。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老實告訴她一個人。

「皮琪妹妹,其實我喜歡上卡尼翁,是在我向他告白之後。我對他一無所知……是在之後才喜歡上他的。」

我感覺得到皮琪妹妹倒抽了一口氣。她是不是很驚訝?可是……為了回應她的心意,我也要把我的秘密告訴她。把我沒告訴「他」的秘密告訴她。

「你願意聽我說嗎?其實我會向卡尼翁告白……不是因為我喜歡他。我把順序反過來了……向他告白之後,我才喜歡上他……因為……我之所以會告白……是因為懲罰遊戲……是一場騙局。」

後來她始終默默聽著我說話。我說出了這些事,就算她因此瞧不起我,我也無可奈何……她會有什麼反應呢……我因為緊張,身體開始冒汗。

隨後,她的話語打破了……宛如永恆的沉默。

「這種事……你為什麼……為什麼要……告訴我啊!要是……要如果我去跟卡尼翁先生告狀……你打算怎麼辦!」

她擠出的這句話在顫抖。

她說得對,這種可能性確實存在。可是比起這種可能性,我們同為喜歡上同一個人的女孩子……我更想真誠地面對她。

「你一絲不苟地面對我,如果我不用同樣認真的態度面對你,那太失禮了。所以皮琪妹妹……你不必介意對我有什麼想法,也不用把反對交往的事放在心上……因為這全都是我的錯……該道歉的人……是我才對。」

說到這裡,我停頓了一下,然後端正姿勢。雖然對方看不見,這卻是我的心情問題。接著,我對她道出歉意:

「皮琪妹妹,我很抱歉。」

「小七……」

她的聲音在發抖,我感覺得出她在哭。到頭來,我還是惹她哭了,我覺得自己好丟臉。明明就是為了防止這種事發生,才選擇語音通話的……

其實我應該要先跟陽信賠罪才對……可是無論現在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會後悔。無論跟我喜歡上同一個人的她做了什麼,我都會概括承受。

「……小七……你現在已經……喜歡上卡尼翁先生了,對吧?」

「嗯,我很喜歡他……很喜歡。我在和他相處之間,對他的感情愈來愈深了。」

「那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萬一我是個狡詐的人……你要怎麼辦?」

「如果是你,不管做了什麼,我都不會後悔……而且啊,我剛才說的那些……我打算在交往滿一個月的紀念日告訴他。我要把一切告訴他,跟他道歉,然後再重新告白……到時候要怎麼做,我想交給卡尼翁選擇。」

「這樣……你大可以不要說啊!為什麼要特地……做這種事……!」

「因為這是我給自己的一個交代……所以、所以啊……」

接下來要說出口的這句話,光是用想的,我就快哭了,但我忍著流淚的衝動,以有點輕佻的方式告訴她。我硬是擠出那句話,希望能多少用開朗一點的方式讓她知道。

「所以啊,皮琪妹妹……要是我被甩了,卡尼翁就拜託你了。」

一行淚順著臉頰滑落。

因為我覺得有愧於她,加上想像了到時候的事,胸口一陣緊縮,才會落淚。不過我把那句話本身說得很開朗。幸好她只聽得到聲音……

接著她以非常明亮的聲音……對我說出鼓勵的話語。

「放心吧……我能保證……不會變成那樣。」

「真的沒問題嗎?」

「絕對沒問題啦。因為卡尼翁先生絕對是最喜歡你的人。小七……我只會等你來跟我報告幸福的結果喔。今天我們談的事情……是女孩子間的秘密。」

沒有畢恭畢敬的話語,感覺就像說給同年代的人聽一樣……我覺得很高興,感覺得到內心深處有一股慢慢擴大的暖意,充滿著不同於和陽信說話時的感受。

「……皮琪妹妹,你願意……原諒我嗎?」

「嗯,因為你也原諒我了啊。既然這樣……也不能這麼說啦,但反正我也會原諒你。我們是朋友嘛……啊,我這樣對待年長的人,是不是沒大沒小……呢?」

說到最後,她突然變得畢恭畢敬。我覺得很滑稽,便笑著告訴她:

「不會……我很高興……皮琪妹妹……我們是朋友沒錯喔。所以如果你說話能更自在一點,我會很開心。謝謝你……皮琪妹妹。」

「……謝謝你,小七。」

我們互相道謝。雖然我們不知道彼此的長相、本名、居住地,還有就讀的學校……我們還是變成朋友了。

這感覺有點神奇……不過我覺得我的世界又變大了一點。

後來,我和皮琪妹妹又聊了一會兒。從陽信的話題,一直到平凡無奇的話題……總之聊了很多。因為時間已經晚了,我們真的只聊了一下下。

「像你這麼好的人在學校居然沒什麼朋友……真是難以置信……」

「因為我不擅長主動……不過多虧卡尼翁先生,我不再覺得鬱悶……也有幾個感情不錯的朋友了。所以現在學校對我來說,也有點樂趣了。」

這樣啊……多虧陽信……那真是令人高興。總覺得……因為皮琪妹妹,我又開始想跟陽信說話了……不行,今天就直接睡覺吧……

「小七,你等一下要跟卡尼翁先生聊天嗎?」

「……咦?」

「我想說你最後應該會想跟最喜歡的人講講話再睡覺吧。小七,謝謝你。我一直覺得自己不能拘泥在這段感情上,今天我終於成功放下一直悶在心裡發酵的感情了。」

這句話刺進我的心頭。我讓陽信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還有喜歡他的資格嗎?我用輕率的言語,讓他那麼傷心,我有資格嗎?

「皮琪妹妹,我可以問一件事嗎?你對直呼別人的名字有什麼想法?」

我突如其來的疑問,讓她發出訝異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她喃喃開口:

「我沒辦法耶……我會思考對方會不會覺得很討厭。」

「這樣啊……謝謝你。皮琪妹妹,晚安了。」

「?嗯,小七,晚安。」

我切斷和皮琪妹妹的通話後,直接倒在床上,並在心裡跟她道歉。

我好像隱隱約約……明白陽信為什麼不願直呼我的名字了。雖然不能說得很清楚,不過跟和他個性相似的皮琪妹妹聊過後,我大概懂了。

他以前都不怎麼與人交流,說不定是在害怕會被我討厭,但我卻無理取鬧,還為難他……

「我搞砸了啊……」

陽信應該已經睡了吧?我心裡想著他。明明想聯絡他,身體卻不肯動。

結果這一天是我交往之後,第一次……沒有聯絡陽信。 

第五章 與過去訣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