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章 坦白與些微的不安

第三卷  第四章 坦白與些微的不安我第一次捨不得一群人一起參與的活動結束。

如果是不久前,我一定只想著快點回家玩遊戲,現在卻會這麼想……原來人可以有那麼大的變化嗎?我已經不知道切身感受到多少次了。

我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好的變化還是壞的變化,但就先當成好的變化吧。至少這應該不是一件壞事。

同時,現在在眼前發生的事,也是我的其中一個變化。我抱著有點緊張的心,默默看著眼前的光景。

「呃……名字這樣可以嗎?『初次見面,我叫做「七味」。請多多指教』……好了……陽信,這樣可以嗎?」

「嗯,沒問題。快看,大家回你了。」

「真的耶,我是第一次用聊天室,不過跟平常用的通訊軟體差不多嘛。原來這些人就是你玩遊戲的朋友啊。」

七海同學回過頭,對我投以微笑。看她開心享受首次的交流,比什麼都重要。七海同學在我的房間裡玩遊戲,感覺是一幅很神奇的光景。沒錯……七海同學現在在我的房間裡。七海同學就在我的房間裡。

為了更有真實的感受,我說了兩次,但短短一句「女朋友在我房裡」,到底會引發多大的緊張呢?我的心臟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狂跳。

這是我第一次請七海同學進房間。

畢竟之前她來的時候,都沒進房間就走了。為什麼?那當然是因為我受不了兩人在房間裡獨處的情境啊。我的心臟現在都狂跳個不停了,當時一定會更嚴重。

但我現在也很緊張啦。這是為什麼呢?我們單獨在七海同學的房間裡相處時,我就很冷靜。住在飯店裡時也沒怎麼樣,但光是待在自己的房間,就讓我緊張不已了。

「陽信,大家感覺都莫名地興奮耶……現在怎麼辦?」

七海同學有些不知所措。因為我的女朋友現身,聊天室裡包括平常不怎麼出現的人,都一起興高采烈地叫鬧。最後甚至開始狂喊「呼叫女高中生」。這些人到底在搞什麼鬼啊?順帶一提,七海同學現在正戴著眼鏡。

據本人說,「這樣比較有感覺」。的確跟氣氛很搭啦,也很好看。再順帶一提,當我們在聊天室說出這件事,又造成了一場騷動。是有這麼喜歡眼鏡喔?我也喜歡就是了。

「總之,在他們冷靜下來之前,都別管了。」

「可以嗎?他們不是給你建議的人嗎?」

沒錯。我之所以把七海同學叫來房間,不是為了做見不得光的事。我總算向七海同學坦白自己有和他人商量戀愛問題。我坦白之後,七海同學鬆了一口氣,我卻是一臉困惑。一問之下,才知道七海同學一直戰戰兢兢,不知道我到底會說什麼。

我一想到坦白之後,不知道七海同學會說些什麼,也是戰戰兢兢,完全沒想到她會鬆了一口氣。我想說機會難得,便邀她跟大家說幾句話,她也立刻同意。她尤其想向社群網路遊戲裡的同伴道謝,謝謝他們給我建議。這麼講究禮節,很有她的作風。

不過她還沒開始玩遊戲,只是先進聊天室。當我問隊上的人能不能這麼做時……

『嗯,沒什麼關係吧?反正我們很歡迎初學者,也希望她能喜歡上這個遊戲啊。』

『我也贊成。我想和卡尼翁先生的女朋友聊聊天,也有很多問題想問她。』

『那台砂糖製造機的引擎要參加?可以啊。』

就像這樣,我聽到了很多意見,但至少取得聊天室裡的人一致贊成了。不對,慢著。砂糖製造機的引擎是啥鬼?是誰說的啊?

我開口追究之下,才得知如果套用這個比喻,我就是燃料……我是燃料啊?七海同學才是燃料吧?但就算我繼續深究,也不能怎麼樣,雖然我很不情願,就別管了吧。

當然了,我知道七海同學是因為懲罰遊戲才告白的這件事……他們發誓會嚴格保守秘密,說這不是他們該說的事。

隊上的人就像這樣同意讓七海同學加入。我本來以為能和七海同學兩個人獨處,不會有任何問題……

「陽信,媽媽幫你們送茶和點心過來囉。」

「哎呀,沒想到我居然有一天能看到兒子的房間裡有女生啊……」

但爸爸和媽媽不時會來款待七海同學。

爸爸和媽媽原本一到家,就打算再度移動到出差地,但因為我要把七海同學帶進房間,他們便表示要把出發時間往後挪到最後一刻。順帶一提,嚴一郎伯父他們也在我家。

他們會乖乖敲門,而且我也知道這樣的款待是出自他們的體貼,可是……你們應該已經跟她在旅行中講過很多話了吧?

兒子交到第一任女朋友就喜形於色的爸媽,都是這副德性嗎?算了,反正我們也沒有要做虧心事,是沒差啦。

「爸爸、媽媽……你們在旅行的時候,已經跟七海同學說過很多話了吧?」

「陽信……招待兒子的女朋友來家裡,需要跟以往完全不同的態度喔。」

「就是呀,光是你把女朋友請進房間,這件事時就夠我們緊張了。」

我是看不出來,不過他們都很緊張嗎……之所以頻繁過來我的房間,是因為緊張嗎?每當爸媽跑來,七海同學都不會帶著厭惡迎接他們……正常來說,也不可能會一臉厭惡啦。即使如此,我還是看得出來,七海同學的表情毫無虛假。

我嘆著氣,詢問他們會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他們明天都要在出差地工作,所以今天應該沒多少時間悠哉。我也在那之前把事情處理完吧。

「我和爸爸打算再待一個小時。不過你們不用顧慮我們。好好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吧。」

「謝……謝謝!以後請再跟我多說點別的吧。志信伯母、陽伯父……明天開始,工作請加油喔。」

七海同學笑著替我爸媽打氣,結果他們感動得渾身發抖。我很能明白他們的心情。七海同學的加油聲……會讓人精神百倍。

「那你們兩個慢慢來吧。陽信,我們要出門的時候,會再來跟你說一聲……但就算我們不在,你也不能對七海同學做什麼奇怪的事喔。」

「好啦,就算整晚在一起,陽信也沒做什麼,肯定沒問題,不過……爸爸還是姑且說一下。就算要做,也要恪守高中生的分際喔。」

「我知道啦。你們還要準備吧?不用再管我們了啦。」

爸媽看似有些惋惜地走出房間後,我和七海同學再度開始討論遊戲。我的電腦螢幕上是遊戲畫面,智慧型手機則是聊天室。七海同學只有智慧型手機的聊天室。

「人明明就在旁邊,卻隔著螢幕聊天,感覺好神奇喔。不過好像很好玩。」

「感覺的確是很神奇……不過你跟巴隆先生他們聊天,這件事對我來說已經很神奇了……」

我沒想到這一天居然會到來。聊天室中,逐一出現大家重新打招呼的句子。

『我重新自我介紹……七味小姐,幸會,我是巴隆,算是這個隊伍的領導人。我常聽卡尼翁小弟提起你喔。』

『七味小姐……幸會……我叫做皮琪。卡尼翁先生一直很照顧我,請多指教。』

除了他們,其他成員也陸續自我介紹。七海同學全部看過之後,一一有禮地回覆。她真的很講究禮節。

順帶一提,『七味』是她在聊天室裡的網名。她本來很猶豫,不知道要取什麼名字,不過最後是簡單明瞭地改編自己的本名,自己決定好了。

「陽信在這裡是叫『卡尼翁』啊?那我是不是應該這麼叫你啊?」

「我也會叫你七味小姐,所以是沒差……」

「那就跟平常沒兩樣了啊。既然要改稱呼了,乾脆玩遊戲的時候,反過來……直接叫我的名字嘛。」

「要叫……七味?這樣感覺不會很像交了女朋友之後,得意忘形的人嗎?」

「有什麼關係嘛。你叫叫看嘛。」

七海同學雙手合十,可愛地央求我……但我無論如何就是無法下定決心。在遊戲中又不是真的要開口說出來,但我就是有很強烈的抗拒感。

「七味小姐今天會在我旁邊看我玩遊戲……所以只會在聊天室活動,請大家多多照顧她。」

『哎呀哎呀,卡尼翁小弟,女朋友好不容易加入了,你還叫她小姐啊?不直接叫她的名字嗎?』

巴隆先生開口揶揄,我和七海同學忍不住面面相覷。巴隆先生應該沒聽見我和七海同學的對話吧?這個話題實在來得太即時了。

「巴隆先生是好人!好了,陽信,你就叫叫看嘛。」

七海同學藉助巴隆先生說的話,看起來很開心地整個人湊到我面前……嗯,既然她很開心,那就好了。正當七海同學在聊天室開心地聊著天時,我在電腦螢幕上顯示遊戲畫面。

「這就是你跟大家在玩的遊戲?畫面好漂亮喔。而且還有很多可愛的角色。我幾乎沒玩過什麼遊戲……啊,這個角色跟你的頭像一樣。」

七海同學從後方把臉靠得很近,一起跟我看著電腦螢幕。她的香味讓我心跳加速。我讓她看看遊戲畫面、戰鬥畫面和其他畫面。今天沒有任何特別活動,所以大家都隨心所欲地玩。

每當我做了什麼,她就會同意地點頭,或是發出佩服的聲音。正如她說自己沒玩過遊戲……或許現在看到的東西,對她來說都很新奇。

『話說回來,我聽卡尼翁小弟說過了,七味小姐和卡尼翁小弟的進展好快喔,叔叔我都嚇到了。』

當我玩著遊戲,巴隆先生感慨良多地傳來這句話。其他人也都附和他。

「都是多虧各位給卡尼翁建議喔。他真的承蒙各位照顧……謝謝你們。」

『不不不,是因為你們很努力啦。反正大家也都樂於聽年輕人的戀愛話題,我才要謝謝你們。』

巴隆先生和大家很快就和七海同學混熟了,聊得很熱絡。

相反的,我就……因為他們聊天的內容都是在誇我,或是七海同學對我的想法……說實話,我實在很難加入。誇成這樣,反而像在損人。

『可怪?卡尼翁小弟都沒一起聊耶……他怎麼了?』

「噢,他現在在我旁邊害羞。我的男朋友真的很可愛。」

你怎麼說出來了啦!

唉……聊天室裡開始莫名躁動了,說什麼「不要害羞啦」或是「沒想到會看見『現實中他真的在旁邊』的發言……」。

「對了,之前我聽卡尼翁說過,他第一次說喜歡我的時候,是因為有大家在後面推他一把……我真的很高興。」

『噢,與其說是多虧我們,其實是皮琪個人的功勞啦。因為她堅持這種話一定要說出口,卡尼翁小弟才會付諸行動。而且我也是被說動的其中一個人。』

『……巴隆先生……我真希望你把這件事情當成秘密……』

「是這樣嗎!皮琪小姐,謝謝你!多虧有你,我經歷了一段最棒的回憶!」

『哪裡……我……沒做什麼……你開心就好……』

七海同學之後還是一直向皮琪小姐道謝。相較之下,皮琪小姐的發言卻斷斷續續的。她說不定還是把她剛開始對七海同學的評論放在心上。

我想起當時的事,事到如今還是覺得難為情。正因為如此,我也輸入對皮琪小姐的感謝。

「皮琪小姐,我也要重新向你道謝。因為有那次的經驗,我瞭解到說出心意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了。」

『卡尼翁先生……你能這麼說……我很高興。請你們兩位一定要幸福喔。』

「謝謝你,我們一定會幸福!」

後來,七海同學和皮琪小姐展開一段女孩子間的對話。

我在覺得欣慰的同時,接到了這段期間其他新建聊天室的邀請。至於內容……

『哎呀,女孩子之間的談話……感覺真不錯啊……明明只有文字,卻感覺得到清新迷人的魅力,看起來閃閃發亮。』

『我記得皮琪是國中生吧?看到年輕女孩子的對話,阿姨我感覺也年輕一輪了~大飽眼福啊。再多聊一點。』

『這個聊天紀錄會永久保存吧……得截圖下來……我現在再次慶幸我們不是開麥克風聊天。』

結果儼然變成默默守著皮琪小姐和七海同學聊天之友會。怎麼辦?我有些明白這樣的心情。我也守候著她們兩人聊天,避免打擾她們,可是她們聊得太和樂了。和樂的對話……和樂……

總覺得心裡悶悶的。

為什麼會這樣?看到她們有說有笑,我應該是很高興,內心深處卻悶悶的,靜不下來。

「陽信!皮琪妹妹好可愛喔!她超Q的!」

七海同學在不知不覺間,無論在聊天室裡,還是在現實裡,都開始叫皮琪小姐「妹妹」了。看到她的笑容,我心裡明明很開心,卻有種無法忍受的感覺……當我回過神來,已經揪著她衣服的一角了。

「……陽信?」

七海同學歪著頭,手指扶著臉頰。因為她這一聲呼喚,我才回過神,急忙放開她的衣服。我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呢……不對,我其實知道……這是微小的嫉妒心。

我實在很沒出息……只見七海同學開心地對著我微笑,然後傳訊息給皮琪小姐。

「皮琪妹妹,對不起喔。因為我都不理卡尼翁,他鬧彆扭了,我先照顧一下他喔。各位,我們晚點見。」

『哎呀呀,那我真是對不起他……那我這就把小七還給卡尼翁先生。』

「七海同學!」

看到那則訊息,我忍不住大叫。因為她的這句話,聊天室整個大爆發。皮琪小姐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稱呼七海同學為「小七」,同樣讓我很驚訝。

七海同學把智慧型手機放在桌上,然後坐在我的床上。

「難得兩個人在房間裡獨處,一直滑手機……感覺很寂寞吧?」

「不是,我不是因為寂寞……」

「剛才是誰像個小孩子一樣,揪著我的衣服啊?」

七海同學露出充滿慈愛的微笑,但很明顯是在笑我。我才剛察覺自己是在嫉妒,也無法反駁。我就像故事裡的角色死心投降那樣,舉起雙手,坐在床上。

「我坦承就是了……我很高興你們感覺處得很好,但就是有點嫉妒。」

「看來今天是你的嫉妒紀念日了。你在吃醋,我卻很高興,這樣是不是很壞心啊?」

「以前我也因為直呼音更同學她們的名字,又在沙八的名字前加『小』,讓你吃醋了……現在就算扯平了一次吧……」

「啊哈哈,是有過這些事耶。明明還沒久遠到令人懷念的地步,可是已經過去三個星期了啊。」

三個星期啊……現在重新想想,是一段感覺很長,卻又轉瞬即逝的時光……還有一個星期就一個月了,紀念日就快到了。七海同學似乎也在想這件事,我們之間陷入沉默。

首先打破沉默的人,是七海同學。

「陽信,你能不能……直接叫我的名字?」

這句話來得突然,但我並未訝異,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直呼名字啊……

我以前幾乎沒直呼過別人的名字。不對,應該說完全沒有。男性就叫同學、先生,女性就叫同學、小姐……我甚至已經不記得上次直呼別人的名字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不過,我感覺得出來,七海同學最近很堅持要直呼其名。是有什麼理由嗎?

「……你好像很堅持要我叫名字……你討厭我叫你『同學』嗎?」

「也不是討厭啦……就覺得……偶爾會感覺到隔閡……很寂寞……」

感覺到隔閡……是嗎……我不覺得自己有製造隔閡的念頭……但說不定是我下意識有這種想法。

我對直呼其名的避諱,究竟是什麼呢?我稍微靠近她的身體,想直呼她的名字。但是……當我想開口,體溫卻突然一口氣降低,指尖也開始冰冷。

「對不起……」

結果我只說了一句向七海同學道歉的話語。七海同學大受打擊,一臉悲傷,看似有些失落。我明明不想讓她露出這種表情,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是為什麼?我為什麼就是無法開口?我實在很氣自己。

「……嗯,沒關係喔。」

她盡力擠出來的聲音在顫抖。看到因悲傷而顫抖的她,我不知道自己能為她做些什麼,本想伸手碰她……卻在半途收手了。這給她更大的打擊,一行淚從她眼眶裡滑落。

當我看到她的淚水,也震驚不已。我到底在幹嘛啊?居然惹她哭了。直呼名字明明就很簡單啊,我應該辦得到吧?畢竟之前都可以……之前?

這時候,我好像快想起什麼了。

「……陽信,你在做什麼啊?」

但媽媽剛好在這個時候走進來,於是我拋開即將想起的某件事。爸爸和媽媽看到坐在床上哭泣的七海同學,以及就在旁邊的我,他們露出冷靜的目光,靜靜地開口:

「陽信……你在床上做什麼?如果你是想硬逼人家做什麼……」

媽媽以莫名冷靜的口吻對我們說道。感覺有點生氣,卻又像在想些什麼,就這麼盯著我們。爸爸倒是沒說什麼,只是苦笑。

我房間的門做工分毫不差。如果沒有從內側上鎖,打開時不會發出「嘰……」的聲響,會滑順地打開。

因此若沒先敲門……不對,如果專心在某件事上,即使對方有敲門,我也不會發現門打開……

「媽媽……爸爸……希望你們要進房間之前,可以先敲門。」

也因為這樣,我沒有先解釋當前的狀況,而是找了個陳腐的藉口。我可以想像媽媽他們會怎麼回答,但為了冷靜地堅持我沒做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我還是顯得不慌不亂。

「我有敲門喔……因為都沒人回應,我想說是不是怎麼了,才會進來看看,結果七海同學都快哭出來了。你做了什麼?」

「志信伯母,這是因為……我們沒怎麼樣。我們沒做什麼奇怪的事……只是有東西跑進眼睛裡了……」

七海同學輪流看著我和媽媽的臉,這時才終於理解到現狀,便稍微和我拉開距離,慌張地找了個牽強的藉口。她的聲音很沒精神,一聽就知道有狀況。

「……是嗎?我是不會徹底過問啦,可是陽信,我之前說過吧?要是你敢弄哭七海同學,我不會饒了你。」

媽媽很努力保持冷靜,曉以大義地對我提起之前說過的話。她的確這麼對我說過。媽媽雖然不會追究現狀,卻想必已經發現是我讓七海同學傷心了。

他們的表情都很認真,如果要說教,我甘之如飴。在七海同學面前聽爸媽說教是有點丟臉,但也沒辦法。

「我記得。」

我簡潔地回答,並做好覺悟。我感覺得出來七海同學嚥下一口唾液,但始終沒有說話。我默默地等待媽媽說話,她卻說出一席意料之外的話:

「我說的不要惹哭七海同學,也包括你不能遇上什麼想哭的事。這件事你要記好。要是你傷心,七海同學一定也會很傷心。」

媽媽說完這句話,就離開房間了。

我還以為她會對我說教,沒想到預測有些撲空了。要是我傷心……是什麼意思啊?當我不解地思索,爸爸在目送媽媽離去的背影后,靜靜地開口:

「陽信,我不知道媽媽說的話有沒有合乎現在的狀況。可是,要是你擺出這種快哭出來的表情,七海同學一定也會很傷心吧?」

「咦……?」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我露出快哭出來的表情了嗎?硬要說的話,我還以為會是對自己怒不可遏的可怕表情。

我對上七海同學的視線,只見她靜靜地微微點了個頭。看來在七海同學眼裡,我也是一臉泫然欲泣。我的腦袋一片混亂,而爸爸繼續說:

「我現在說再多,也只是不識相。你們自己好好談一談吧。重要的是吵架之後,要確實和好。爸爸和媽媽也是一路吵了很多架才會有現在。」

「爸爸和媽媽吵架……?我從沒看過啊。」

「哎呀,別看你媽媽那樣,她其實很熱情喔。就這層意義來說,我算是比較冷靜的人,所以常常起衝突喔。像以前我們去海邊的時候……」

正當我覺得爸爸會說這種事很稀奇時……媽媽在不知不覺間,無聲地站在爸爸身後。

她拍了一下爸爸的肩膀,爸爸隨即發出不成聲的哀號。我跟七海同學都以為有一隻手突然出現在爸爸肩膀上,整個身體都跳了起來。

「親愛的,你在對兒子說什麼呀……?我們夫妻來談一下吧?」

媽媽慢慢露臉,看起來就像恐怖電影一樣。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卻笑得很恐怖,爸爸也抽動嘴角笑著,像是放棄掙扎似的,並未辯解。

不是啊,你為什麼又跑來啊?

「爸爸也差不多要出發了,我是來叫他的。還有,大家都要回去了,所以我也來叫七海同學。」

「這樣啊,你們已經要走了。那下次見面就是下個星期了……對了,媽媽,你是不是該放開爸爸了啊?」

「也是……陽信,那我們走了,下週再見……反正現在的你只要有七海同學陪伴,就不會寂寞了嘛。不過你們要好好相處喔。」

媽媽這話說得好像我一直都很寂寞一樣。

嗯……好啦,可能真的是這樣吧。雖然我一直掩飾著重於這點,但爸媽不在時我確實感到寂寞。我承認。可是啊,不用特地在七海同學面前說吧……?

後來我和七海同學又跟媽媽他們聊了一會兒。聊聊不怎麼重要的家常話,還有……媽媽他們拜託七海同學照顧我到下個星期。

這席話結束之後,我下次和爸媽見面就是下個星期了,剛好在紀念日前夕。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好緊張。爸爸似乎察覺了我的心思,最後給了我一句忠告:

「陽信……身為一個父親,同時身為一個男人,我要先告訴你,我希望你記住,要無時無刻體貼七海同學。我啊,覺得發生什麼萬一的時候,傷心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女性。這種想法可能過時了……可是人要趁還是學生的時候,常態性地思考自己如何行動,以及這樣的行動會有什麼後果。」

我第一次聽爸爸跟我說這些。

追根究柢,我們家以前完全沒出現過有關男女相處的話題……正因為我交到女朋友,他也看到七海同學剛才哭泣的模樣,現在才會對我說這些吧。

「……我可以跟爸爸保證。說起來,我本來就會努力避免事情變成那樣啊。而且爸爸你也知道我膽子有多小吧?」

「不對,因為你除了是我兒子,也是志信的兒子啊……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想先說出來。畢竟你在關鍵時刻的行動力,會把人嚇死。」

我和爸爸相視而笑後……我對著他伸出小指。爸爸剛開始有些訝異……這是我長大之後,第一次跟爸爸打勾勾約定。

「我都是高中生了,感覺好難為情喔。」

「說這是什麼話?對我們來說,自己的孩子永遠是小孩。」

是這樣嗎?我和爸爸的手指離開彼此後,看著對方笑了。七海同學和媽媽說了些話,也同樣看著彼此微笑著。多虧爸爸和媽媽,我一回過神來,發現剛才悲傷的情緒差不多都消失了。

後來,七海同學和嚴一郎伯父他們一起回家,媽媽他們也出發前往出差地。七海同學說她到家會通知我一聲,家裡就這樣剩下我一個人了。

「好了……回房間吧。」

我一個人直接回到房間。因為我們突然不再發言,巴隆先生他們在聊天室裡猜測我們到底在做些什麼。隊上畢竟有國中生,他們是沒有寫什麼奇怪的話,不過大多都是猜測我們怎麼卿卿我我的內容。

當所有人聊得正開心時,我邀請巴隆先生一個人進入別的聊天室。巴隆先生完全沒跟大家提到他受我邀請到別的聊天室,就這麼答應我的邀請。

「巴隆先生,能跟你商量一下嗎?」

『怎麼這麼鄭重其事?是不能跟大家一起商量的事嗎?』

我之前一直是在聊天室內,公開跟大家商量,這可能是第一次我們之間單獨談話。他沒有表現出厭惡,爽快地答應我。

「是啊……其實是剛才也有說到的,直呼名字的問題……」

『直呼名字?那是開玩笑的,你不用在意……』

「不是的,其實她已經好幾次要求我直接叫她的名字了。」

『真的嗎?那還真是巧啊……居然會有這種事。』

雖然這很正常,不過果然是巧合嗎?真是巧妙的時機。我把來龍去脈告訴巴隆先生,表示不管我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直接叫別人的名字。其實這是我必須自己解決的問題,但我覺得這次靠自己已經解決不了了。所以才想問巴隆先生,看能不能抓到什麼解決的線索。

說起來很沒出息就是了……

巴隆先生看完我商量的內容後,有一會兒沒有輸入訊息。我本來有些不安,但過不久,巴隆先生的訊息就又重新出現了。

『忌諱直呼人家的名字啊……我也有這種感覺。很恐怖吧。我是什麼時候才開始直接叫我老婆的名字啊……』

「你也會怕嗎?」

『當然啊。會擔心直接叫了之後,要是被討厭,那該怎麼辦?要是對方覺得很噁心,又該怎麼辦?自己煩惱了很久。我現在也不太能直接叫別人的名字。』

巴隆先生的確是用「小弟」叫我,皮琪小姐則是用「小姐」稱呼。這讓我產生「原來我們一樣」的親近感。不過巴隆先生會直接叫太太的名字嗎?他的言語間透露著這樣的訊息。

『不過你也不用勉強自己硬要叫別人的名字吧?就我所知道的七味小姐,我難以想像她會因此討厭你啊……叫不叫名字又不會影響愛情。』

巴隆先生是這麼說,但在我看見七海同學那副表情之後,我很難坦率同意這番言論,所以我才會想努力解決這件事。我一邊跟巴隆先生商量,一邊絞盡腦汁思考。

而巴隆先生針對我的煩惱,也非常真摯地和我一起思考解決方法。

「我一想要叫她的名字,手指就會開始冰冷,然後說不出話來。為什麼會這樣啊……」

『我不是專家,講這種話可能很不負責任,不過你說不定以前有過什麼創傷吧。就是小學……在你沒有印象的那段時間,可能有什麼原因。』

「你是說……心靈創傷嗎?」

『嗯。其實我也有這種經驗,連我自己都覺得那件事無聊透頂……但就是那一點小事,時至今日還是影響著我。』

小學……小學時期啊。我是沒什麼印象,不過我下意識發出冷冽嗓音的時候,也是在我們談到小學的話題時。難道以前的我……因為直接叫別人的名字,發生了什麼事嗎?

那麼想起這件事……就是解決的方法了。

『卡尼翁小弟,過去的記憶還是不要勉強自己想起來比較好喔。你先放輕鬆,別那麼緊繃。』

「謝謝你。可是……我想解決這個毛病。我讓她……露出那種表情,我無法忍受自己什麼都不做。」

『這樣啊……那我會祈禱事情至少往好的方向前進。』

「謝謝你。」

總之,現在有了明確的目的了。我道完謝,正想關閉聊天室時……巴隆先生最後說了一句話。那是一句非常令我耿耿於懷的話語。

『關於她哭的理由,她真的是因為你不叫她的名字才會哭的嗎?』

巴隆先生的最後這句話,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