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章 她對妹妹的體貼

第三卷  第三章 她對妹妹的體貼當我早上醒來,發現眼前是有著天使般睡臉的七海同學,她的臉就近在咫尺……咦?為什麼?

我用這種說法,應該會被誤會,不過我們昨天一起睡著時,距離沒有近到這種地步啊。畢竟我根本沒有和她睡在一起的印象,這很正常。

但今天,她閉著眼睛的臉蛋,就近在咫尺。像這樣重新審視她,就覺得她真是個美人耶……如果用娃娃來比喻,會不會有點過時?

她的眼睫毛好長喔,原來她是雙眼皮啊。皮膚也好美,嘴唇也是……不行,這樣盯著女性的臉觀察好像太沒禮貌了,還是別看了。

我的視線從她的臉上挪開,只見穿著浴衣的她面向我,被子稍微蓋在她身上……啊,她的浴衣有點亂。

慘了……雖然沒有門戶大開,但凌亂的浴衣讓我不知該看哪裡才好,所以我重新蓋好她的被子,畢竟我不可能幫她整理浴衣。

七海同學上次就因此留下不好的回憶了,所以我必須自制,不可以看她凌亂的衣服。

現在該怎麼辦呢?先拿智慧型手機……智慧型手機在……哎呀,剩沒多少電了。我打開遊戲,發現聊天室中留著巴隆先生他們預測我們現在在做什麼的聊天紀錄,我可沒有邊看夜景邊接吻喔。

總之先把智慧型手機放一邊……

為什麼我會和七海同學睡在一起啊……?當我坐起身子,就全部想起來了。因為眼前……是全員到齊的光景。

隔壁床上睡著媽媽、睦子伯母,還有小沙八。爸爸和嚴一郎伯父並排睡在房間深處的地鋪。

昨天我和七海同學泡完溫泉後,聊天聊著,大家都聚過來……後來好像回到房間裡狂歡了一下。媽媽他們再怎麼誇張,也沒有繼續喝酒了。

即使如此,他們的興致還是太高昂了。媽媽說什麼「能在一旁守望就滿足了」……好像還拍了很多張照片。

咦?但好像怪怪的……依照我最後的記憶,我和七海同學應該是分開睡的……?為什麼會睡在一起……?

我再次看了看她的睡臉……發現她看起來睡得很幸福。這樣一看還真是難以置信,睡臉這麼可愛的人居然是我的女朋友……

「嗚……嗯……」

她動了動身子,蓋在身上的被子因此稍微位移,然後滑落。結果浴衣凌亂的部分露了出來……我的視線自然而然看過去。

嗯……但我看見什麼,就不能詳細說明了。好像因為躺著,形狀會改變……感覺受到強調,變得很不得了……原來會變成這樣啊?不對,停,不要實況轉播啊。剛才不是才說要自制嗎?

清醒了卻下不了床,我對這樣的自己感到有些不齒,再度倒回床上。因為我躺下的衝擊力道,整張床有點晃動。

我為了背對一下七海同學,原地悄悄地轉身後……一道細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嗯……什麼……怎麼了啦……?」

看樣子我吵醒七海同學了……我的心中升起愧疚,但下一秒馬上發生吹散愧疚的狀況。

七海同學還很迷糊,她把自己的手伸進我的手臂的空隙……然後抓著我,就像抱著抱枕一樣。

「沙八……你要叫我的話,再溫柔一點嘛……奇怪?怎麼……你的身體變大了?」

她抱著我,一股用擬態詞可說是「黏緊緊」的感觸隨即壓在我的背上……我一口氣清醒過來。不對,我本來就已經清醒了,卻還是驚訝地瞪大眼睛。

七海同學就這樣動著身體磨蹭我。我好不容易平復下來,這下又不能下床了啦!?

慘了慘了,七海同學還沒睡醒。我要把她叫醒才行。

「七海同學……那個……我不是小沙八……是我啦……」

「什麼啦……你怎麼學陽信的口氣……呃……奇怪?陽……陽信?陽信!?咦咦!?」

七海同學發現她抱著的人是我後,整個人跳起來,慌慌張張遠離我。同時,在我背上的感觸也沒了……我確定這件事後,再度面向七海同學。

「早……早安,七海同學。」

「早……早……早安,陽信……呃……這是我們第二次一起睡吧?」

突然就殺出一句不得了的話。七海同學也在說出口之後,急忙否定並訂正。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七海同學低頭看著自己的姿勢,看似一臉不解地歪頭。我還以為是她睡迷糊,跑來跟我睡同一張床,看來並不是。

我們問早後,看著彼此,只是微笑。感覺有點難為情,不過早上能像這樣互道早安,感覺好棒。我最近一起床,都只有一個人,所以更有這種感覺。

雖然剛醒的時候會被嚇到,腦袋卻非常舒爽。以前明明有種籠罩在霧氣當中的感覺,現在卻消失得一乾二淨。

這也是和七海同學一起睡覺的效果嗎?不過雖說是一起睡,也是很健全的喔。

「呼唔……看來你們都睡得很好。早啊。」

突然有人出聲,我們都嚇得抖動身體。尤其七海同學更是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張得偌大。

「爸爸!?你為什麼跟我們一起睡在這裡!?仔細一看,大家也都在!?」

「哈哈哈,昨天我們大玩特玩之後,想說機會難得,就一起睡在這間房間了。這就是所謂的『順勢』吧,大人偶爾也會幹這種事啦。」

那是哪門子的大人啦?嚴一郎伯父開朗地笑著回應七海同學的話語。昨晚的事情開始慢慢愈來愈鮮明瞭。兩家大人喝了酒後,以極其煩人的方式來鬧人。

他們問我們進展到哪裡了,說什麼一邊欣賞夜景,一邊親下去就好了。雙方喝了酒後,腦袋的螺絲也跟著鬆掉,問得毫不避諱。

正常來講,我本來以為嚴一郎伯父應該是負責踩煞車的人,結果完全沒有這回事,他反而不斷對我們煽風點火,但這樣總比交往不受到認可還好啦。

即使如此……我還是起身,對著嚴一郎伯父低頭道歉。

「嚴一郎伯父,對不起。我居然連續兩天都跟您未出閣的女兒睡在一起……」

「哎呀,陽信同學,把頭抬起來吧。你不用感到擔憂啦。」

之前嚴一郎伯父對我散發不知是殺氣還是怒氣的某種東西,說「要是你敢過夜,我難保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以這個立場,他能笑著原諒我實在是非常令人感激。

畢竟我這陣子都已經做好覺悟,會被他狠狠揍上一拳了。

「因為讓七海睡到陽信身邊的人,就是我啊。」

看來我真的不必擔憂。嚴一郎伯父,你在幹嘛啦?你一開始不是說不會承認我嗎?為什麼突然就把女兒放在我床上啊?七海同學都嚇得目瞪口呆了。

「爸爸……你在幹嘛啊……」

七海同學頭痛不已,嚴一郎伯父卻看似開心地笑了。他看著我和七海同學的眼神充滿欣慰,就像看著某種令人會心一笑的事物,是我的錯覺嗎?

「話說回來……所有人都睡在這裡,嚇死人了。」

「我也嚇了一跳……爸爸他每次喝醉回家,都會去找媽媽撒嬌,然後說要一起睡……」

「七海……你可以先別提這件事嗎?大家都在耶。」

蹦出一個讓我很想聽一下詳情的話題了,可是嚴一郎先生卻早一步堵住七海同學的嘴。嚴一郎伯父,原來你會這樣啊……

嚴一郎伯父沐浴在我的視線下,羞紅了臉,然後背對我們。這反應還真可愛。

「不管怎麼樣,難得都早起了,去泡個晨湯吧。要大夥兒結伴一起去嗎?」

嚴一郎伯父轉移話題,直接一個一個詢問還在睡的人要不要去泡湯。大家似乎原本就處在半夢半醒狀態,所以我們一行人便一起去泡晨湯了。倒是七海同學,她的反擊以無效收場,感覺讓她有些不服氣。

我安撫著這樣的七海同學,同時為泡湯做準備。洗完澡之後,就直接去吃早餐……我們是這麼打算的。

我們熱熱鬧鬧地移動,然後分成男女兩批人馬,進入浴池泡晨湯。途中睦子伯母眼尖地發現我之前看到的家庭浴池,提議我們也去泡泡看,但我使盡全力堅定拒絕了。

她所說的「我們也」,自然是指我和七海同學兩個人,即使如此,我還是全力堅定拒絕。七海同學在一瞬之間露出悲傷的神情,以為我不願意,但我並非不願意,而是因為我心中的常識和理性正在大叫:兩個高中生一起泡湯還太早了。

重點是,一大早就要在爸媽面前聊這種話題好刺激,刺激過頭了。雖然我也知道睦子伯母只是想捉弄我而已啦。

不管怎麼樣,我們一行人都好好享受了晨湯。仔細想想,我幾年沒跟爸爸一起泡澡啦?我抵達飯店的時候還有昨天都是自己一個人泡……雖然有點害臊,不過總覺得爸爸看起來很高興,這會是我多心了嗎?

可能因為來到浴場這種開放的空間,我和爸爸靜靜地、淡淡地開始聊起那種平常在家不會說的話。像是最近的生活,或是學校發生的雞毛蒜皮小事,再加上嚴一郎伯父也在,這是我第一次體會三個男人坦誠相對。

現在和感到負擔的不久前不同,我有種樂在其中的感覺。

「……陽信,你現在開心嗎?」

爸爸眯起眼睛,感慨良多地這麼問我。嚴一郎伯父也沒說話,只是等待我說出回答。

現在開不開心啊?

我再怎麼遲鈍,也知道這個「現在」並不是指字面上和爸爸他們泡湯的這個當下,爸爸說的「現在」,是指我和七海同學交往後,所有的一切是否開心。

而我的答案也早已決定,但我還是看著景色,稍微思索了一下。我泡在浴池中,看著早上薄薄罩著一層霧靄的街景。早晨的陽光照在街上,感覺跟昨天的夜景和氣氛完全不同。

無論是行駛中的車輛,還是在海上移動的船隻,都能看得很清楚。看著這片景色,心裡就湧出一種總覺得懷念的心情,至少這心情在家裡無法體會。

直到不久前,我的樂趣,都僅止在我的房間裡了結。

像眼前這幅景色,只要上網搜尋,一定能找到很多影片。我看影片就覺得很美了,也會心滿意足。

但我的世界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拓展了。多虧一場意料之外的邂逅,還有與七海同學度過的每一天,我才能有這些感觸。所以我的回答當然是……

「很開心啊。」

我只說了一句話,簡單明瞭地回答爸爸。我很開心啊。我真的覺得現在這個狀況很開心,絕無虛言。爸爸和嚴一郎伯父聽了我的回答,都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

吐露自己的心情,實在有點害臊。而吐露的對象是爸爸,那就更害臊了。不過我覺得今天在心情上,可以稍微流暢地說出口。我不知道這是泡湯的效果,還是出門旅行導致的。

「你的神情變得很不錯喔。看到兒子成長,我很開心。」

聽到爸爸這麼說,我有一種很像心癢難耐,又像開心的情緒。臉龐之所以一陣燥熱,似乎不只是因為我正泡在熱水當中。

「你有個好兒子。」

「是啊,真的……都是多虧七海同學。」

「沒有這回事啦,是陽信同學為人善良。」

嚴一郎伯父和爸爸都誇我,讓我更害臊了。他們的對話平穩到讓人無法想像昨晚喝醉、睡在一起的事實,但我不會吐槽啦,不然氣氛感覺就毀了。

但說到多虧七海同學,我覺得真的是如此。雖然一想到契機可能會覺得很諷刺,但我萬萬沒想到,我會改變這麼多。

後來我們又聊了一點,就離開溫泉了。我本來正想喝牛奶,但接下來還要吃早餐,現在要先忍耐。

我們走出浴場的時候,女性們也正好走出來。我們本來想說要三個人一起等一下,結果時機剛剛好。

我和七海同學四目相交後,發現她看我的眼神有那麼一點點改變。感覺有點害羞,卻又期待著什麼。她不時偷看我,但當視線相交,卻又害羞地錯開。

其他和她一起走出來的女性……臉上掛著非常開心的笑臉。她們到底在泡湯時聊了什麼啊?不過看樣子,她們是不會告訴我了。

七海同學也發現媽媽她們的笑臉,於是輕輕拍了自己的臉頰好像要鼓起幹勁,然後切換好心情,回到平常的笑容。

乍看之下,她好像不在意了,不過真的沒問題嗎?

「啊──洗完澡,全身清爽之後,肚子就餓了。好期待早餐喔。」

「呃……嗯,你說得對。」

「奇怪?陽信,你不餓嗎?」

「沒有啊,我的肚子也餓扁了。好期待自助早餐喔。」

她看起來開心地在我身邊微笑著。剛才的視線是怎麼回事啊?我有點害怕問她耶……算了,如果不是什麼壞事,她總有一天會跟我說吧。從她剛才那副害羞的模樣看來,大概是媽媽她們又教了什麼不太正經的事吧。

對於這件事,我無話可說……畢竟我也請教過巴隆先生很多事。雖然性質上不同,兩者卻可說是很相似。

我就這樣走在七海同學旁邊,並縮小自己的步伐,以便跟在大家後方。想當然耳,身旁的七海同學也配合我的速度,一起和大家拉開一小段距離走著。

我看著走在前頭的人,緩緩地、輕輕地不帶著力道,觸碰七海同學的手。只見她有些訝異地睜大眼睛,但馬上就察覺我的用意,和我一樣輕輕地觸碰我的手。

我們於是就這麼牽起彼此的手。明明是普通的牽手,沒有十指交扣,卻莫名緊張。這應該跟剛洗完澡無關吧?

我和七海同學偷偷牽手,避免被大家發現,就這樣慢慢往吃早餐的地點走去。

◇◇◇◇◇◇◇◇◇◇◇◇◇◇◇◇◇◇◇◇

我曾經聽過,預想是對未來的想像。我不記得是誰說的,不過依照過去的人生經驗,推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大概就是所謂的預想。

照理來說,正確地預想一件事,應該比我所想的還要困難。如果要讓預想完美符合現實,豐富的人生經驗就顯得很重要……據說是如此。

至於所謂預料之外的事,就是指突然發生一個人不曾經歷的事情,所以才是預料之外……據說是如此。

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把「據說」掛在嘴邊,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我記得當我聽到這些的時候,覺得莫名有道理。畢竟如果我玩遊戲碰上預料之外的發展,常常無法套用過去的遊戲經驗。

雖然我在現實生活,總是遇上一堆出乎意料的事就是了。如果按照這位不知名人士的說法,最近常常遇上出乎意料狀況的我,或許該說人生經驗淺薄吧。如果是遊戲,那我倒是經驗豐富。

但也可以反過來這樣想吧?我未來還有增加經驗的機會。換句話說,就是有成長空間。雖然有點牽強,但世上一定存在著這種積極的想法。

總之我現在思考著這麼認真的事,自然有我的理由,雖然理由只有一個。

那就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又發生了。

「這個真的是出乎意料啊……」

我現在在櫻花樹下小口小口地啜飲柳橙汁。因為等一下還要開車,大人們好像都是喝烏龍茶這類飲料。

說到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這就必須回溯到吃早餐時。當我和七海同學一起吃著布丁當甜點時,小沙八和睦子伯母來到我們的座位。

「姊姊、姊夫,你們知道今天的行程嗎?」

聽完小沙八的問題,我和七海同學面面相覷,然後歪頭表示不知道。今天的行程……今天不是隻要回家嗎?我和七海同學都是這麼想的,但小沙八卻輕輕嘆了口氣,然後微微仰頭瞪著睦子伯母。

不過睦子伯母見小沙八這樣,也只是笑著。

「媽媽……你要跟他們講清楚啊……」

「對不起喔,我以為我有說,結果我好像比想像中更興奮……」

小沙八看向睦子伯母,只見睦子伯母將手放在臉頰上,看起來很開心地微笑,表情根本跟嘴上說的相違背。結果小沙八邊嘆氣邊抱怨個幾句,說睦子伯母一定有一半是故意為之。

「呵呵呵,我們想說機會難得,回程要一起去賞花。」

「……賞花?」

睦子伯母宣佈後,我和七海同學異口同聲地道出疑問。看來不知道的人,只有我和七海同學。小沙八見狀有點傻眼。

我後來還去問爸媽,結果他們好像都以為我知道。至於開口的時機,他們說因為我和七海同學一直卿卿我我,錯過了開口的時機。搬出這種理由,我也無話可說。

算了,本來以為只剩回家,現在要再多一個活動,是也沒差啦。

後來我們開著車,行駛約十分鐘抵達這裡。這座公園離離飯店相當近,櫻花爭妍鬥豔,是一座非常美的公園。已經有幾棵樹冒出新芽了,不過還是有很多櫻花樹上開著花……綠色和粉紅色形成對比,非常美麗。

周圍有環湖道路,樹木沿著道路栽種,除了櫻花,還有紅色和黃色的花朵……那是什麼花呢?看來可以大飽眼福,欣賞這些色彩繽紛的花朵了。

如果能在這種地方散步,一定很舒服。

「如果再早一點來,就是整片的櫻花了。不過櫻花也沒有全謝,還是可以享受賞花喔。」

嚴一郎伯父這麼告訴我。我聽了才知道,他們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在七海同學她們還小的時候,偶爾會來這個地方。

七海同學一臉懷念,對我來說,卻是首次造訪的地方,感覺有些亢奮。後來,我們一起在公園內走動。他們看來似乎有個目的地,我就這麼跟著眾人的腳步往前。

路途中,七海同學對我說了很多回憶。

「以前我差點掉進那個水池裡……不對,好像真的掉下去了?」

「什麼!?可是有欄杆耶。難道是因為你掉進去,大家覺得危險才裝的?」

「沒有,我記得是我越過欄杆。好像是跟爸爸稍微吵了一架?小孩子一意氣用事,就會幹出不得了的大事耶。」

她事不關己地說著,不過她以前個性也太沖了吧?因為不太記得了,才會說得這麼事不關己,但看到現在的她,實在難以想像她以前是那個樣子。

……不對,從她最近的行動來看,似乎也可見一斑。我定睛看著她,結果她看似有些害羞地搔著臉頰。

先不管她的行動力,我倒是無法想像她生氣的模樣耶。我總有一天,也會惹她生氣嗎?到那時候……我們能順利和好嗎?可以就好了。

「你越過欄杆……真虧你平安無事耶……」

「因為爸爸來救我了,而且我算是很會游泳。」

「穿著衣服太危險了啦……呃,照你這麼說,你是真的掉下去了吧?」

當我指出重點,七海同學睜大了眼睛,然後吐出舌頭,閉上一隻眼睛想矇混過去,就是所謂「唉嘿嘿」的表情。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學到這種動作的,應該不是被我影響吧?

我是不是太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對嘛,不會有這種事嘛。一定是碰巧,她只是碰巧做出這種動作……

「奇怪?陽信你不喜歡這種反應嗎?」

結果完全是被我影響的。沒有啦,我喜歡啊,很可愛嘛。面對這句意料之外的話,我一瞬間語塞。七海同學見狀,本想再說些什麼……小沙八卻突然介入吐槽:

「你們兩個,不要顧著放閃,來幫忙準備啦──」

七海同學就這麼吞下即將出口的話語,並輕輕靠近我的耳際,小聲說:「晚點再說吧。」她到底想說什麼呢?我沒有開口詢問她,只是和她一起小跑步,往大家身邊前進。

大家剛才都在櫻花樹下,為賞花準備。他們是什麼時候準備好的啊?樹下放了許多道具,材料也都準備好了。

「我好像是第一次在外面烤肉耶……」

我原本只是自言自語,嚴一郎伯父他們卻有了反應。爸爸他們在稍遠的地方,熟練地為賞花準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們那種模樣。

「我聽你爸媽說了喔。因為他們太忙了,沒能帶你去露營,覺得很過意不去。今天雖然還不到露營的程度……希望你好好享受。」

「呵呵呵,我老公很喜歡露營,可是七海她們不怎麼喜歡,所以他今天一直很期待喔。」

「因為……睡在外面,感覺很不踏實啊。而且又不能洗澡……如果是當天來回的賞花,那我倒是很高興。」

嚴一郎伯父露出一副不輸爸爸他們的雀躍神情,我看了也不禁覺得開心。睦子伯母和小沙八嘴上雖然那麼說,看起來還是樂在其中。

我一邊和大家聊天,一邊看著第一次見到的道具,內心感到有些興奮。話說回來,原來爸媽是這麼想的啊……明明就不用放在心上啊。

說到底,我基本上是宅在家的人,就算跟我說要露營,我也不是會開心說「嗯,走吧!」的那種人。要是他們約我出去露營,我猜我不是覺得困惑,就是會拒絕。

這樣的我……今天卻非常期待這場賞花,總覺得這種心情好不可思議。感覺好害臊,讓我不敢跟爸爸他們聊天,而是與嚴一郎伯父他們聊。

我只跟巴隆先生他們說要去賞花,詳情之後再報告。他們兩人也要我好好享受。後來……我就沒再碰智慧型手機了。以前的我在這種狀況下,一定會想著「這下不能玩遊戲了」。

他們鋪好野餐墊……甚至架好類似簡易桌的東西。爸媽他們有這種東西嗎?或者是租來的呢?雖然是自己家裡的事,我卻什麼都不知道。

不對……現在重要的是……

「啊,陽信!!這邊這邊!!」

七海同學原本正幫爸爸他們做準備工作,卻突然小幅跳躍,並對我揮著手。天氣非常晴朗,天空中只有一些白雲,氣溫也暖洋洋的……是很舒適的好日子。

在這樣的藍天之下,白色與粉紅色的櫻花花瓣……以及帶著一絲翠綠的葉子,緩緩隨風飄散,往揮著手的七海同學落下。

她就站在宛如一幅畫的風景之中……笑著面對我。

我不禁……佇立在原地,入迷地看著。

怎麼會這麼美呢?我產生了這種一點也不像我的想法。

「陽信同學……好美啊……」

「是啊,很美……非常美……」

我沒有詢問嚴一郎伯父口中的「美」是指什麼,只是靜靜地同意他說的話。這時七海同學歪著頭,不解地看著停下腳步的我。連她這樣的舉動都好美。

我是想把她的模樣拍下來,但身體卻不知為何不肯動。是因為我一反常態覺得──即使沒有記錄下來,只要有留下記憶就好了吧。

當我想著這些,睦子伯母及時拍下照片。我用眼神請求她之後把照片傳給我,她也沒說什麼點了頭……所以應該是有傳達到了。

「好了,七海她……還有你的爸媽都在等……你也該回神開始賞花了吧?準備工作就交給我們吧。」

「不用我幫忙嗎?」

「這是大人的樂趣,所以你們悠哉地等吧。」

「對,沒錯。陽信你跟大家悠哉等著就行了。」

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他和嚴一郎伯父都握起拳頭示意。我告訴他們,不幫忙我過意不去,但他們還是堅持拒絕了。

經過短暫爭論後……我敗下陣來。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爸爸和嚴一郎伯父聽了都貌似開心地點頭。接著我和他們二人策動停下的腳步,往七海同學他們那裡移動。七海同學看到我走來,再度對我笑了笑。

「陽信……今天也要大玩特玩喔。」

「也對,大玩特玩吧。」

今天不是兩人獨處的約會……即使如此,我們依舊抱著一份肯定般的信念,覺得今天也絕對會是快樂的一天。

野餐墊的周圍放了幾把戶外用的椅子,小沙八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坐在上頭悠哉享受了。我和七海同學也坐在其中兩把椅子上。我把體重全放在椅子上後,只挪動脖子,看向天空。

「陽信……太陽照得好舒服喔……暖洋洋的,都開始想睡了……」

「就是啊……不過……這樣好嗎……?可以這麼懶散地享受嗎……?」

「有什麼關係?姊夫和姊姊你們……偶爾也要這樣啊……」

我們三個人都坐著仰望櫻花和藍天。蔚藍的天空,還有帶著淡粉色的白色櫻花,都讓我們大飽眼福。這時候,我往旁邊看去,爸爸和嚴一郎伯父正在準備替烤肉架裡的木炭點火。

我從沒露營過,自然也沒在室外烤過肉。因此我本來覺得爸爸也跟我一樣……看樣子是我錯了。

他們兩個人組裝好烤肉架後,開始用木炭升火。我本來也想幫忙,可是爸爸他們希望交給他們弄就好,我也就照做了。雖然心裡覺得有點些過意不去,但我還是靜靜看著他們。

……他們好像說,已經很久沒做這種事了,想先把感覺找回來。據說他們倆以前常做這種事,但今天真的是很久沒做了……還說其實他們很期待要烤肉。

站在我的角度,爸爸他們帶我們來這麼遠的地方玩,我希望他們也能悠哉享受……但他們都那麼表示了,我反而只會是累贅。要是為了教我,結果沒能享受到樂趣,那也非常糟糕,所以我決定把升火工作交給他們處理了。

「陽信、七海同學、沙八……你們想喝茶還是果汁?」

當我看著爸爸他們時,媽媽拿了飲料來給我們。我和七海同學喝茶……小沙八則是拿了果汁。

我們喝下飲料,吐出一口氣放鬆……該怎麼說呢……時間流逝的速度感覺好緩慢。原來一遠離忙碌的日常生活,時間就會過得這麼慢啊?

爸爸他們在升火,而媽媽他們在一旁切著起司,好像在做一道很有質感的料理。她們什麼時候買好材料的啊?

我們原本也想去幫她們,但她們說今天她們想自己動手,就拒絕我們了。跟爸爸他們的拒絕方式幾乎一樣……我是不太懂,但這就是大人的樂趣嗎?

「你們三個,料理還要花一點時間才會做好……要不要先去散個步再回來?反正天氣這麼好,一定很舒服喔。」

當我們休息了片刻,睦子伯母這麼對我們如此提議。在公園散步啊……空氣暖洋洋的,天氣也這麼好……是絕佳的散步天氣。確實應該會很舒服吧。

「七海同學,要去看看嗎?」

「也對~就走吧……沙八,你呢?」

「我就算了……難得有這個機會,你們自己去吧。我已經決定要用昨天和今天好好療愈我在社團累積的疲勞了,所以我會徹底耍廢。這張舒服的椅子不肯放我走……我今天的男朋友,就是這張椅子了……」

小沙八露出慵懶的笑容,軟綿綿地把體重完全放在椅子上。她喝了一口果汁,並央求睦子伯母給她一片起司,一臉幸福地咬著。

我和七海同學見小沙八這個模樣,帶著苦笑面對面。

「那陽信……就我們兩個走吧?」

「好啊,就去走走吧。」

我從椅子上站起,手伸向七海同學。七海同學看見我伸手,露出柔和的微笑,並輕輕牽著我的手。

我們起身後,暫時放開彼此的手,先對所有人低頭致意,才開始移動,離開現場。臨走前,小沙八對著我的背小聲打氣:「加油喔。」

我聽見她的聲音,回過頭看了看她的表情,只見她的臉上依舊掛著慵懶的笑容。她注意到我的視線後,對我伸手比了個「YA」。

我也偷偷回給她一個「YA」,結果她俏皮地吐出舌頭……真是個好孩子啊。

「你怎麼了?」

「沒事喔,我們走吧。」

我們就這樣,走去公園散步。因為大家都還看得見,太害羞了,所以我們並沒有牽手,不過我們保持著一段絕妙的距離並肩行走,開始聊天。

「是不是讓大家替我們費心了啊……」

不只睦子伯母他們,我想小沙八也是替我們著想,才讓我們獨處的。

我真的可以這麼依賴他們嗎?

「嗯……反正是媽媽他們自己計劃的,而且就像他們說的,他們有很多事想自己弄吧?爸爸他有時候就是很堅持……」

「這樣啊。我倒是很意外,沒想到我爸媽也有這麼堅持的一面……」

「也沒關係吧。今天就依賴大家吧,反正我們可以獨處嘛~」

七海同學這麼說完,伸手挽住我的手,看來她今天想挽著手走路。我也沒有甩開她,順其自然地接受。

來到大家看不見的地方,我們才開始有肢體接觸,看來她也駕輕就熟了。

在爸媽面前還是太難為情了。我們好久沒有挽著手了……儘管有點不自在,我們還是在公園中慢步走著。

在工整的步道旁,除了有櫻花,還有紅色和黃色的花朵綻放。現場微風徐徐,非常舒適。

「不知道這是什麼花耶?好漂亮。」

「就是啊……要不要跟花拍一張?」

「嗯……現在還不用。我們還是先悠哉地散步吧。」

「嗯,也對……」

我們就這樣,兩個人走在櫻花綻放的步道上。

翠綠的草皮反射太陽光,那美麗的綠意看起來就像毛毯一樣。從草地向上筆直生長的櫻樹上,開著白色或粉紅色的花朵,隨著微風搖曳。

有一部分的樹已經長出新芽,如果正值花期,是不是就會開滿花呢?如果是,那幅景色一定很驚人。不過像現在這樣有白色、粉紅色、綠色混合的狀態,也非常美麗。

一旦風吹來,周圍樹枝便會隨沙沙聲響搖擺。花瓣也會乘著風,脫離樹枝,飄落在我們身邊。翩翩飛舞的櫻花,看起來就像雪花一樣──按照這個想法,受到落櫻妝點的地面,就像積了雪一樣美麗。

柔和的暖風輕撫臉頰,非常舒服。在這麼安穩的氛圍中,和心上人悠閒地散步……真是幸福。

「感覺……像這樣也不錯耶。雖然可能不太像高中生的約會,卻很安穩……很悠哉……」

七海同學也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她的臉上浮現一抹安穩的笑容。單純散步確實不太像高中生……不過偶爾為之也不錯。

我很清楚約會不是隻有笑鬧。我和七海同學就這樣繼續聊著安穩的話題走著。

我們走到一半,步道兩旁的櫻樹蓋過我們的頭頂,就像一條隧道一樣。四周都是櫻樹,樹上落下的花瓣鋪成一條白色的路。

「好漂亮,這是自然而然變成這樣的嗎?」

「好漂亮喔,我們走看看吧。」

我們決定通過這條櫻花隧道。頭頂被白色和淡粉紅色覆蓋,讓人誤以為自己置身在溫暖的雪中。我們刻意放緩步調,慢慢走在隧道內。

「七海同學,要不要拍張照?」

「嗯……也好……」

我突然想拍下這幅美麗的風景……七海同學也靜靜點頭,同意我的提議。我們互相替對方拍了照片,接著……拜託跟我們一樣走在隧道中攜家帶眷的遊客替我們兩個人拍照。

我們麻煩的一家人爽快地答應,幫我們拍了照片。我們也幫他們拍照當成回禮。向對方道謝後,我們繼續散步,來到一個旁邊圍著稍低柵欄的池塘。

池塘周圍也有櫻花盛開,花瓣隨風飄落,像毛毯一樣滿布池塘水面。小船行駛在水面上,花瓣消失於它經過的路線,在水面上畫出流線型的線條。當小船通過,花瓣又會蓋住水面。

「這座水池好大喔,會不會有魚在裡面啊?」

「我看應該是沒有吧……」

七海同學迅速離開我身邊,走到欄杆附近,並往水裡窺探。我遲了一些,也來到欄杆附近……這時,七海同學小聲發出尖叫。

「呀!」

草地正好是溼的,七海同學因此腳有點滑了一下,重心不穩。水池周圍的欄杆比我們的身高還低,是我們跨得過去的高度。

腳打滑的七海同學往欄杆倒去,心慌的我叫著她的名字,並抓住她的手,然後使勁力氣把她往我這邊拉。

我拉得很用力,或許弄痛她的手了,但我還是用力抱緊她,避免讓她直接撞上欄杆落水。

「七海同學,你還好嗎!水池周圍很危險,要小心一點啊!」

「謝……謝謝你,陽信……我滑了一跤,就嚇到了……呃……我……」

我們抱在一起,因此我能清楚感覺到她的體溫。同時,我也感受到她的心跳加快了,我的心跳也自然而然開始加速。

我的心之所以會跳這麼快,是因為七海同學面臨危機……但不只如此。儘管是理所當然採取的行動,但我們以前……有像這樣抱在一起過嗎?

情急之下抱住她後,那份暖意讓我很想一直抱下去,但也不能一直維持這樣……所以我稍微放鬆抱著她的力道。接著,她的身體就自然而然地離開我了。

在抱緊彼此的狀態下稍微分開,會發生什麼事……我馬上就知道答案了。我們在極近的距離下,很自然地四目相交,注視著彼此。

不知是因為情況緊急,導致我們緊緊相擁,還是因為我和她四目相交,我的心臟跳得比剛才還要用力,幾乎到了會痛的地步。七海同學也紅了臉,以水汪汪的眼眸注視著我。

我們看著彼此……然後……

「媽媽,姊姊他們在做什麼啊?」

「不、不乖……不可以打擾人家喔……我們走吧……」

「媽媽和爸爸偶爾也會黏在一起耶?姊姊他們也是爸爸和媽媽嗎?」

「噓!拉上嘴巴的拉煉。要走囉~」

我們因為第三者的聲音,整個人清醒過來了。

嗯,雖是個很老套的發展……這裡確實是很多爸媽會帶著小孩來的公園啦……我是不是應該管好自己一點啊?被陌生的小孩子指為爸爸和媽媽,我和七海同學又遠離彼此一步的距離。

後來我們忸忸怩怩,沉默了一小陣子,但也不能永遠都這樣,所以我頂著依舊火熱的臉龐,慢慢對她伸手。

「我……我們也該回去了吧?」

「呃……嗯,回去吧。他們一定都準備好了。」

我們順著過來的路走回去,回到大家等待的地方。一路上,我們與剛才有些不同,減少了說話的次數。隨後,我們……就著麼挽著手,回到大家那裡。

「哎呀哎呀,天哪天哪,媽媽我好開心呀。」

「嗯……離開和回來時,雙方的距離感不同了……陽信,你真有一手。」

……慘了。我就知道會被挖苦,本來想隨便找個時機放手……但是完全錯過機會了。

媽媽他們都笑著對我豎起大拇指。

「你們回來啦~我們先吃了喔~肉很好吃喔~我要全部吃掉囉~」

小沙八一邊吃著爸爸他們烤的肉,一邊大口吃著飯糰,媽媽也會喂她吃肉。他們的感情真的很好耶。

我再度認知到……她真不愧是七海同學的妹妹,溝通能力不是蓋的,跟我差了十萬八千里。

嚴一郎伯父和爸爸自成一國,邊烤邊吃,還喊著:「年輕夫妻乾杯!」他們醉了嗎?不對,現場完全沒有酒精飲料,他們純粹只是很興奮而已吧。我可能是第一次……看到爸爸這種模樣。

「來來,你們也都餓了吧?我們會烤很多肉,盡情吃吧。」

烤肉架上有用醬汁醃過的羊肉、豬肉、牛肉和香腸等肉品,它們被烤得滋滋作響,飄出一股香氣。洋蔥和紅蘿蔔等蔬菜類,也烤成恰恰好的顏色了。

而桌上有媽媽她們做的番茄莫札瑞拉起司雞肉沙拉,還有在蘇打餅上放起司,做得很像前菜的東西,以及水果和棉花糖等甜點類的東西。

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時候買的啊?是昨天各自行動的時候買的嗎?

「啊,我喜歡這個~陽信,喏,你也吃吃看嘛。」

七海同學從中拿起一塊蘇打餅,咬了一口後,也遞了一塊給我。蘇打餅上放著起司和蘋果,看起來還有糖漿。我把蘇打餅丟入口中,起司的鹹味、蘋果的酸味,還有糖漿的甜味,隨即在口中擴散。

「這個真好吃。看起來很像甜點……是下酒菜嗎?」

「嗯。這是我爸喜歡吃的下酒菜,不過的確很像甜點。」

「你們兩個,過來過來。這邊的肉都烤好了喔,也有飲料,自己拿喜歡的……啊,放心,沒有酒。尤其七海有前科……」

「不要說啦!就算有酒,我也不會喝!」

「謝……謝謝你,睦子伯母。我不客氣了。」

我從睦子伯母手中接過盛有烤肉的盤子,然後跟七海同學一起把肉送進口中。

不知道是因為用網子烤,去了不少油,還是因為炭烤的香氣……這個跟平常用平底鍋烤的肉,味道差了好幾截。香腸裡也有起司,一咬下去,滾燙的起司差點就要燙傷嘴巴。不過……非常好吃。

我想,這個在藍天下享用烤肉的狀況,也替這份美味加了不少分吧。

「陽信,好好吃喔。啊,你要吃什麼飯糰?有鮪魚……鮭魚,還有昆布喔。」

「啊,那……我要昆布。」

我接過飯糰,咬了一口後,發現飯糰也很適合配肉吃。散過步之後,肚子都餓了,所以我們沉浸在食物裡,好好享受了一番。

在藍天下,跟大家一起吃東西,彼此笑鬧……這是至今都是室內派的我無法想像的樂趣。

我和七海同學填飽肚子後,雙雙躺在野餐墊上。

這時候……我發現有櫻花花瓣附著在她的頭髮和臉上。

我輕輕為她取下花瓣……當大家都在喧鬧時,我們注視著彼此,靜靜地看著對方微笑。

在暖洋洋的日光之下……我們忘卻了時間,享受賞花。

當我和七海同學躺在野餐墊上,欣賞著翩翩飛舞的櫻花時……大家也都用自己的方式在賞花。

爸爸他們彼此談笑,媽媽她們聊著主婦間的話題。俗話說,賞花不如吃糰子,這樣更務實……他們就是很好的示範。那是大人之間的談話,我們無法介入,也不想介入。我有一天也會聊那樣的話題嗎?

「嘶……嘶……」

這時候,我聽見躺在一旁的七海同學發出平穩的呼吸聲。在暖洋洋的陽光下打瞌睡的七海同學,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或許她也很疲累了。我脫下外套,蓋在她身上,然後重新在野餐墊上坐起。

雖然電量很低……還是跟巴隆先生稍微報告一下吧。畢竟要是吵醒七海同學,我實在於心不忍。啊,拍一張照片好了……

當我這麼想……隨著相機發出拍照聲,一道影子也輕輕坐在我面前。

那道影子的真面目……是小沙八。

她瞥了七海同學一眼後,以那雙和七海同學如出一轍,但微微上揚的眼眸看著我,並對我微笑。

「姊夫,要不要和我聊聊?你想嘛……我們以前都沒機會單獨相處啊。」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提議,我有些困惑。以前確實沒有機會像這樣和她單獨相處……雖然正確來說,現在七海同學就睡在旁邊……但我們至今完全沒有面對面聊天的機會。

「啊,不用堤防我啦。我不是要問姊夫什麼奇怪的問題……我只是想問一下關於姊姊的事。」

「我現在重新聽你叫我『姊夫』,實在是有點……渾身不對勁耶。畢竟我是獨生子,親戚也沒人會叫我哥哥(譯註:日文的姊夫與哥哥是同音詞。)。」

「哎呀,難道你討厭我這麼叫?」

「也不是討厭啦,而且追根究柢,是我同意你這麼叫我的,但你怎麼會想要這樣叫我,這好像滿奇怪的?」

「我只是覺得你絕對會跟姊姊結婚,才會這麼叫啊。」

她說出了一句不得了的話啊。結婚……嚴一郎伯父和睦子伯母也稍微跟我提過,這家人會不會太心急了一點啊?不對,我家爸媽也一樣吧。我總覺得好像只有外在障礙以驚人的速度消除了。

感覺要是太過在意,反而是自掘墳墓,先別管這個話題好了。一旦吐槽,肯定只會遭到同等分量的反擊。

「你說你想問一下關於七海同學的事,你想問什麼?」

「嗯……這個嘛,其實有很多啦。姊夫,你最喜歡姊姊的哪一點?」

聽到這道意料之外的問題蹦出來,我的心跳稍微漏了一拍,都快冒出冷汗了。雖說七海同學睡著了……但她本人就在旁邊,這個問題實在很難回答。我覺得透過別人傳話比當面告訴本人還要難為情,當面說也很難為情就是了。

「……你問這個要幹嘛?」

「沒有啦,因為我常聽姊姊說她喜歡你哪一點,卻沒聽你說過啊。」

七海同學……你到底說了什麼?又說了多少?我覺得有點難為情……可是小沙八卻以閃亮的目光看著我。

……喜歡哪一點……喜歡哪一點啊……重新被人這麼問到,我才發現我根本沒有深究過。不如說我有太多喜歡她的地方了,很難選出第一耶。

「果然是奶子很大這點?」

「才不是。等等,我不是說不喜歡喔……還有,我覺得女孩子不要講什麼『奶子』比較好喔。」

「連你都跟我朋友講一樣的話……」

因為你捧著自己的胸部說這句話,我當然會講。如果她在教室裡這麼做,男生們應該會尷尬到不行……總之我這麼告誡小沙八後……再次思考我喜歡七海同學的哪一點。

喜歡哪一點……喜歡哪一點啊……

為了我做便當、教我下廚和唸書──這些很會照顧人的一面。

偶爾會大膽進攻,相對的,要是我反擊就會臉紅害羞──這些可愛的一面。

想理解我喜歡的事物,而貼近我的那份廣闊心胸,還有喜歡著我的那份專情……但說她喜歡我,只是一種猜測啦。

重要的是……她比任何人都要替我著想的──那份充滿暖意的溫柔。

要是一個個細數,肯定會沒完沒了吧……但如果硬要表達一個……

「最喜歡的應該是她可愛的一面吧……」

「這是指外表?」

「不是,是指個性。她很會照顧人,心胸很寬大……偶爾會自爆,搞得自己臉紅。還有囊括這一切的溫柔……都讓我覺得她很可愛。」

「是啊……姊姊是很溫柔。就這點來說,她跟你一模一樣。因為我實在沒見過像你這麼溫柔的人。」

原來她是這麼看待我的啊……我覺得很有榮幸,卻又有點難為情。小沙八這下子應該能接受我的回答吧?

我鬆了一口氣,但也只放鬆了片刻。只見小沙八露出一抹和七海同學幾乎一樣的揶揄笑容,繼續對我發問:

「所以呢?以外貌因素來說,你最喜歡姊姊的什麼地方?」

噢噢……外貌因素啊?這又是一道很難回答的問題了……這種問題不管怎麼回答,感覺都會引起摩擦……她真的這麼想知道嗎?

「果然還是奶子?」

「呃,你幹嘛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推銷奶子啦。你是想讓我回答什麼啦?」

「因為班上的男生老是說『女人果然就是要看胸部』啊,我想說男生都喜歡這種的。姊姊的胸部軟綿綿的喔。軟綿綿……超驚人的喔!」

……嗯……雖然只有一下下,身為享受過那份觸感的人,這下更難回答了。不是喔,我沒有摸喔,只是碰到而已。只是剛好碰到一下而已。

只要是健全的國中生,眼睛飄向胸部,或是往那方面想,都實屬無奈……至於我嘛……

如果有人問我外表上喜歡七海同學哪裡,我首先想到的,並不是胸部。

「應該是……眼睛吧……?她的眼睛……很漂亮。」

「眼睛?不是胸部,也不是屁股……是眼睛?姊夫,你的癖好真奇怪。」

「你在哪裡學到這個詞的啊!不對,這才不是癖好,她的眼睛……很漂亮不是嗎?」

沒錯,現在重新想想……我很喜歡七海同學筆直盯著我。

她有一雙宛如寶石般的美麗大眼。有時會因為不安而動搖,但還是會溫柔地看著我。一旦她用那雙眼睛看著我……我的心就會感到非常溫暖。

「眼睛……是嗎……嗯……真是個出乎意料的回答……」

小沙八說著,雙手盤在胸前,好像在稍微思考。

我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但感覺好像在接受審判,有點緊張。接著,小沙八的視線從我身上移開,看著七海同學。

「姊姊,太好了耶。姊夫超愛你的喔~」

因為小沙八這麼一句話,應該已經睡著的七海同學用力抖了一下。咦?七海同學,你醒著嗎?

只見七海同學緩緩起身……羞紅了臉,瞪著小沙八。

「沙八……你問陽信什麼怪問題啦……丟臉死了,害我都沒辦法起來……」

七海同學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聽的?我也忍不住羞紅了臉,沒辦法正眼看著七海同學的臉。小沙八看了看我和七海同學,一臉笑咪咪。

「沒有啦,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姊姊明明會怕男生,為什麼姊夫就不要緊?可是今天聊過之後,我就很清楚為什麼了……因為姊夫是這樣的人,姊姊才不會怕他吧。」

「……對啊,因為是陽信,我才不會怕……講這種話很難為情,不要逼我說出來啦。」

小沙八流露出和睦子伯母極其相像的溫柔微笑,一臉欣慰地看著自己滿臉通紅的姊姊。她這麼鄭重地說……真的讓我害羞到不行……

隨後,小沙八將身體轉向我這邊,特地跪坐之後,低頭對我說:

「陽信先生……以後姊姊就拜託你了。」

她沒有叫我姊夫,而是用名字叫我。她說的這句話……充滿她對七海同學的重視。

……小沙八她果然也最愛七海同學了,才會趁這次機會跑來問我這些。說不定她心裡混雜了各種各樣的擔憂。

「嗯……包在我身上。」

我也跪坐著,端正自己的姿勢後,對小沙八低頭致意。這麼一來,我跟小沙八也算有了一個交代……我們之間的小小隔閡也得以消弭了吧?

當我們同時抬起頭後……小沙八露出與她的年紀不相符的笑容,整個人湊了上來。

「既然這樣啊!姊夫可以幫我介紹你們學校裡的帥哥嗎!看到你們兩個人,我也想交男朋友了……可是跟我同年的人裡面,沒有看得上的人。」

她轉換得有夠快!剛才認真的神色已經從小沙八臉上消失,現在她變回與年紀相符的天真女孩子了。

「要我介紹……我的朋友又沒多到可以介紹……」

「什麼~?你明明對姊姊做了那麼多,卻沒幾個朋友嗎?姊夫你好極端喔。」

小沙八對我傻眼,我只好稍微找了找照片……但我的相簿裡存的不是遊戲的截圖畫面,就是遇見七海同學之後的照片。不對,我重新看了一下,根本只有七海同學的照片。唯一一張男性的照片,就是標津學長。可是……學長喔……

「嗚哇,這個人好帥喔!而且好高!跟姊夫的身高差好誇張!」

小沙八不知不覺來到我背後,當她看到標津學長的照片,整個人興奮不已。其實我早就明白了,不過在小沙八眼裡,學長果然很帥啊。現在聽到她這麼說,我重新有了這個認知。

畢竟我最近對他的印象,只覺得他是個很有意思的學長。

「很帥吧。標津學長……嗯……是很帥啦……」

「噢,他就是一直看著姊姊的胸部,結果被甩的學長嗎?哦~原來長這個樣子啊。」

當我含糊其詞……小沙八卻輕輕鬆鬆說出學長的情報。我看向七海同學,發現她帶著一臉為難的笑容吐出舌頭。嗯,原來她跟小沙八說過啊……

「嗯……我的胸部又沒有姊姊那麼大……應該不行吧……?不過既然他跟姊姊告白了,代表我也有機會吧……姊夫,下次有機會的話,把學長介紹給我認識嘛。」

「呃,如果你覺得好,我是沒關係……」

我瞥了七海同學一眼,只見她也是一臉有點困惑。

把向自己告白的男性介紹給妹妹認識,心裡應該很複雜吧。不對,要介紹的人是我啦。即使如此,還是很不容易吧。

「呃……我以前也說過了,學長他一直看著我的胸部耶,沙八你不在乎嗎?但他也不是什麼壞人啦……我們之前有很多誤會,他反而是可以歸類在好人裡面的人,可是……」

「哦哦,姊姊居然誇獎姊夫以外的男人。好稀奇。看來他真的是個好人。」

七海同學也忍不住開口評論,但正如小沙八所說,學長在七海同學心中的分數,已經稍微變高了。嗯,學長的確是個好人沒錯。

雖然是個好人,問題卻在於,介紹姊姊甩掉的人給妹妹妥不妥當……?想必是不妥吧?

我和七海同學都這麼想,不過小沙八似乎不在乎這方面的問題,她聽了我和七海同學說的話,一臉不解地歪著頭。

「姊姊,你在說什麼啊……男生不管到了幾歲,都很喜歡胸部啦。會去看大胸部很正常,正常啦。而且我們又不會一認識就交往,只是請你們介紹而已啊。我只是想先瞭解他是什麼樣的人啦。」

我和七海同學聽了小沙八這番話,都訝異不已。

這個女孩還真早熟……她應該是國中生吧?現在的國中生有這種想法很正常嗎……?皮琪小姐也是國中生,不過她的發言感覺也很成熟。

不對,說不定小沙八的個性和睦子伯母很像。我覺得用這種方式理解比較正確。

「而且姊姊,你忘了嗎?我是熱舞社的喔。身為一個舞者,怎麼能討厭別人看自己啊?不過要是像姊姊那麼大,應該很難跳舞吧……?」

「我被妹妹性騷擾了!」

小沙八一把抓住七海同學的胸部,搓揉著玩味。我覺得那不是我能看的光景,因此別開視線。結果……

「喂!沙八,你幹嘛!別鬧……!」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別開視線……不對,大概就是因為我別開視線,七海同學抗拒的聲音愈發強烈。現場唯有衣服摩擦的聲音,還有七海同學抗拒的聲音傳進我的耳裡。

你們在幹嘛啊!正因為看不見,我腦中的想像力開始運作,讓我不敢回頭。我要忍住。應該說,要去阻止啊!

她們有好一陣子都傳出奇怪的對話……不過很快就出現一道沉悶的聲音。

「好痛────!」

「你自作自受!」

到這裡,我終於回過頭,只見小沙八淚眼汪汪地抱著頭,七海同學則是一臉憤怒地握著拳頭。我第一次看到七海同學生氣的表情……原來她生起氣來是這種感覺,我邊想邊被首次見到的姊妹對話嚇得有些目瞪口呆。

七海同學察覺我的視線,快速將舉起的拳頭收到背後,露出看似害羞的曖昧笑臉,像是想矇混過關。呃,你根本用不著藏起來啊。

不知道這是七海同學隱藏的另一面?或者是因為姊妹相處,才讓她變得比較隨便呢?我無法判斷,不過並沒有給我帶來多大的負面印象。如果我有兄弟姊妹,也會是這種態度嗎?

「嗚哇──姊夫──姊姊打我──我只是稍微揉了一下胸部,然後捏過來、捏過去而已啊──」

這不是「而已」的程度吧?暴力是不可取,但你做這種事,被揍也不能有怨言了。小沙八對我伸出雙手走來,以呆板的聲調向我求救。相對的,七海同學舉起藏起來的拳頭,再次露出有點生氣的表情。

就在小沙八伸過來的手即將碰到我的時候,我抓住她的肩膀,讓她停下來。停下腳步的小沙八歪著頭,七海同學也同樣不解地歪頭。

「小沙八,就算是同性,也是會構成性騷擾的。你要小心一點。」

「哇噢噢……我是有料到不會有人站在我這邊,但這個回答太出乎意料了啦……」

小沙八這句話小聲得就像在嘆氣,她抽搐地笑著。七海同學也是微微苦笑。不是啊,之前從巴隆先生那邊學到的毛皮,好像就是這樣啊。雖然重點肯定不是這個啦。

「噗──姊夫都站在姊姊那邊。」

「因為我是她的男朋友,當然站在她那邊啊。要是我站在你那邊,會出大事耶。」

「大道理有時很傷人……啜泣啜泣……」

小沙八不帶感情地假哭,並聳了聳肩,但我和七海同學聽到她最後說出的這句話,不禁面面相覷,然後笑了出來。小沙八以狐疑的眼神看著我們,但唯獨這件事情是隻有我和七海同學明白,所以她會有那個表情也是可以理解。

因為小沙八這句話,跟標津學長最後說的話一模一樣嘛。我和七海同學都很訝異竟有這種巧合,所以才會笑出來。而且等我發現的時候,原本一臉不解的小沙八,也跟我們一起笑出來了。

快樂的時光總是稍縱即逝……

當我們回過神來,已經到了回家時間。縱然依依不捨,唯有這件事無法改變。凡事都有結束。正因為有結束,才顯得開心快樂。

「陽信同學,夏天我們大家一起去海邊露營吧?一定很好玩,還可以看到七海穿泳裝喔!」

「不錯耶!海邊!姊夫,你要在那之前,把學長介紹給我認識喔!」

在回程途中,嚴一郎伯父這麼提議,小沙八也表示贊成。小沙八……你不是說你不喜歡露營嗎?爸爸他們也贊成,馬上就開始討論露營計畫。實在是有夠心急。

海邊……海邊啊……我瞥了七海同學一眼。她察覺我的視線,笑著說她很期待露營。聽到她這麼說,換我抽搐地笑著。

「你怎麼了?」

「沒有啦,我……說來慚愧,其實我幾乎不會游泳……」

「哎呀呀,是喔?那我來教你游泳吧,我很會遊喔。」

七海同學得意地握拳,擺出勝利姿勢後,視線稍微上揚,像是在思考什麼。隨後她紅著臉,用只有我聽得見的音量小聲說:

「你喜歡……什麼樣的泳衣?果然喜歡比基尼嗎……?我買新泳衣的時候,你要陪我去買喔。」

七海同學的……泳衣嗎!?因為這一句話,我不禁想像起七海同學穿比基尼的模樣……同時也因為那份破壞力,讓我非常擔憂。事情不得了了。

「七海同學……到海邊之後,你絕對不能離開我身邊喔……還有,一定要帶連帽外套。如果要脫,只能在我……在我們這些人面前脫。」

七海同學聽完我的話,訝異地愣在原地,接著對我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

「我的男朋友真愛操心耶。放心啦,我絕對不會離開你身邊。」

「我當然會擔心啊,因為你是我重要的女朋友。」

我們相視而笑,聊著未來的活動,踏上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