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間 他令人在意的反應

第三卷  幕間 他令人在意的反應從窗外照進室內的光,落在陽信身上,我的目光因此被他吸走,就這麼開口跟他說話。

說說白天的約會很開心啦,說說溫泉啦,說說明天的行程啦……就是這些平凡無奇,但是很重要的事。

只要和他在一起,無論何時、何地、做什麼,都會很開心。我能有這種想法,讓我格外開心。

可是說實話,這次的約會我嚇了一跳。覺得很棒和驚訝是兩個不一樣的問題喔。畢竟志信伯母……也就是陽信的媽媽,突然說要去泡溫泉嘛。照理來說,跟男友的爸媽去旅行,都會緊張吧……但我卻不怎麼緊張。

雖然路途中,我變得有點消沉,多虧陽信,最後還是解決了。其實那是我自作自受啦……這趟旅行結束,終於就是最後一週了啊。時間過得好快喔。

為了還有下次機會,我表現得好嗎?我看著陽信的側臉,用手撐著下巴思考。不知道陽信在想些什麼耶?他和我在一起,覺得開心嗎?會不會其實很想玩遊戲,卻在勉強自己呢?我儘想著這些事。

「七海同學,你渴不渴?我去買飲料,你要喝什麼?」

陽信察覺我默默看著他,從椅子上站起,這麼問我。牛奶已經喝完了,的確是覺得有點渴。他好溫柔喔。

「啊……那我要烏龍茶。沒有的話,只要是茶,什麼都可以。」

「收到。那我喝氣泡飲料好了……」

「氣泡飲料也不錯耶。要不要交換喝一口?」

他如此溫柔地提議,我卻總是忍不住說出這種既像揶揄,也像誘惑的話語。一回想起剛才的間接接吻,我的臉頰就一陣熱,不過陽信也是一樣。

我一說這種話,陽信的臉就會變得有點紅,這也是他可愛的地方。但其實我也是忍著羞恥,說出這種話的喔。他偶爾也會反擊……不過那樣也很好玩,實在是傷腦筋啊。

……這讓我想起初美她們很久以前說過,我該不會有點被虐狂傾向?才不是咧,她們都錯了,我只是在享受相處的樂趣。才不是被虐狂。

啊,不過如果是被陽信虐……不對啦,我在想什麼啊?我的臉好熱,陽信應該沒發現吧?當我這麼想,才發現他不在這裡。我看著陽信去買飲料的背影,想起了他剛才說的話。

『噢,原來如此──』

那只是一句表示附和的話語,可是當我聽到的當下……心卻跳得飛快。

我在旅行前說過,氣質不同的陽信也不錯。但那是因為我完全沒料到會是如此。他當時的模樣跟我指的氣質根本不一樣。

我是第一次聽見他發出那麼冷洌、陰沉,而且低得就像在水底一樣的聲音。我們只交往了三個星期,但那時的他,卻說出跟平時溫柔、溫暖的他,完全相反的話語。同時也是有些悲傷的話語。

現在回想起來,感覺就像冰塊塞進了我的胸口,有著一股寒氣與疼痛。我不太會形容那種感覺,但我也只能如此形容胸口的疼痛。

陽信隨後馬上向我道歉,也變回平時的他。而且他現在也絲毫不會讓我感覺到他剛才散發的氛圍。硬要說的話,該道歉的人是我。我一定說了什麼話觸碰到他不想被人觸碰的內心……

雖然我不知道那會是什麼……不對,我還是知道一點。是因為我當時提到了小學的事。擅自聽了他的事,我覺得過意不去,所以才會忍不住說出自己聽了什麼……我想這一定就是問題所在。

我雖然說錯話了……卻也反而發現一件令人在意的事。

「……他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呢?」

陽信從不說自己以前的事。感覺不像是不想說,硬要說的話,比較像完全不記得以前的事。那感覺是……

當我思考到這裡,有某樣冰冷的東西碰到我的脖子。

「嗚呀啊啊!?」

「嗚哇,嚇我一跳。」

怎麼突然有東西!我尖叫之後回頭,發現陽信拿著寶特瓶站在我身後。我快嚇死了。我很專心在想事情,這下害我發出怪聲了啦!

我太過訝異,浴衣都亂了,所以一邊調整,一邊由下往上瞪著陽信。

「呃……這是回敬你剛才那樣對我喔。」

他尷尬地抓了抓臉,一臉愧疚地說。對了,我剛才也用牛奶瓶做了同樣的事……嗚──可是好不甘心。原本思考的事情都被吹跑了。當我這麼想,陽信把茶遞給我,然後坐在我旁邊。

我們打開寶特瓶的蓋子,發出清脆的聲音。就算我現在要求陽信給我喝一口,剛才也都做過了,事到如今沒意義。

我用手託著下巴,視線看向陽信。他正好把寶特瓶放在桌上,大大伸了個懶腰。他的浴衣因此敞開,我也稍微看到他的胸口了──我的視線就這麼移過去。

……咦?我在幹嘛?我被自己的行動嚇到,急忙把視線挪到他的臉上。當我們四目相交,陽信給了我一個微笑。懷著邪念的我,不禁羞紅了臉。我到底在幹嘛啊!

但是我懂了,原來男孩子看到我的胸部,都是這種感覺啊?一旦有動作,的確會往那裡看過去……嗯,我總算親身體會到要是穿得毫不設防,別人的視線就會往那裡看。看來我必須好好反省了。

嗯──要不要減少制服裸露的程度呢?畢竟我現在已經知道,自己沒資格說別人了。不過我現在制服的穿法比較可愛,所以我很喜歡耶。好煩惱。對了,問問陽信覺得哪一種好看,再決定……

當我回首反省自己的打扮,就要詢問陽信的瞬間,我僵在原地。因為我看到某些人了。我真的覺得很弔詭,為什麼之前都沒發現……我就是如此專注在陽信身上。我想他一定也是一樣。所以才沒有發現。

陽信看到我的表情,似乎發現了什麼,或者是很好奇我在看什麼……就這麼慢慢回過頭。然後……和我一樣僵在原地。

「……你們為什麼在這裡?」

陽信發出與呻吟相似的低沉顫抖聲。音調雖低,卻沒有剛才那種恐怖的氛圍,我放心之後,露出苦笑。

那些人察覺我們正看著他們,對我們大大揮手,臉上還帶著笑容。是跟苦笑的我們完全不同的滿面笑容。嗯,不用我說是誰了吧。就是我們兩家的爸媽。

我也跟陽信一樣,想知道他們怎麼會在這裡。他們不是在房間喝酒嗎?而且不只爸媽,連沙八都在。你那是什麼燦爛的笑容啊?你不是在睡覺嗎?

……該不會是沙八去告密,說我跟陽信都不在房間吧……?這很有可能,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被我們發現的媽媽他們,一起走了過來。除了沙八,所有人的臉都紅了,是因為喝酒吧。看他們這麼興奮,感覺就很麻煩。

「……現在還得應付醉鬼嗎?」

我厭煩地開口,陽信卻噗嗤一笑。我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好笑的話耶。陽信察覺到我的視線,在道歉之中開口: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跟應付喝醉的你相比,這樣已經很好了。」

這話會不會太過分了啊!?我的確是沒有前後的記憶啦!可是我很麻煩?很麻煩嗎!?

看到陽信完全恢復平時的模樣,我是很放心,但我現在有點生氣了。所以我不發一語地舉起雙手,狂打陽信。我感覺得出來,走過來的人們看到我們的互動都在笑。

陽信就這麼被我捶打,嘴裡不斷道歉,並面露苦笑。 

第三章 她的妹妹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