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流言蜚語

第三卷  第一章 流言蜚語吃完早餐,換上制服,整理要帶的東西。既然要去上學,這是很正常的例行公事,不過在自己家以外的地方做這些事,倒是非常奇妙的體驗。

我以無異於平常的模樣,走出異於平常的地方。然後……

「我去上學了。」

「……好,路上小心。唔呣……要……小心喔~」

我對著跟平常不同的人說「我要去上學了」。不過覺得跟平常完全不同的人只有我吧。至少對七海同學來說,這些都很平常。

睦子伯母穿著可愛的淡紫色睡衣,揉著眼睛目送我們出門。

「我出門了~媽媽醒著還真稀奇耶。」

……看來對七海同學而言,今天也跟平常的早晨不一樣。我是有聽說睦子伯母極度不擅長早起,但沒想到會嚴重成這樣。

「睦子伯母,你也不要太勉強自己喔。我們走了。」

「對對,要是因為睡眠不足,結果動彈不得,那就糟了。我們走啦~」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各自揮著手,和睦子伯母打招呼。睦子伯母儘管睡眼惺忪,還是輕輕揮著手。

話說回來,我們四個人居然一起上學啊……真是沒預料過。

「從家裡一起去上學好棒喔,真想當成每個星期的慣例。」

七海同學在我身旁小聲說道。我是覺得再怎麼樣,要當成每個星期的慣例終究有點困難,不過我也覺得很新鮮,內心某處也嚐到了一股舒適感。

我上次跟這麼多人一起行動,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呢?或許有人會覺得四個人沒什麼大不了,但對我來說,就是一大群人了。

國中時的校外旅行……印象中移動的時候,人數好像比現在還要多,但我基本上都是一個人。在房間也是馬上就睡了。

若要說到和朋友一起移動……或許已經是小學時期的事了。我記得當時……算了,還是不要隨便回想吧,只會覺得空虛。

重要的是現在。

……對了,我也把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算在朋友之內了,女朋友的朋友能算是我的朋友嗎?我實在不太懂這方面的感覺……

不過正常來說,和女朋友以外的女性過分親密,應該不太好吧。畢竟難保不會產生誤會,就算她們兩人有男朋友也一樣。

最要緊的想必是適當的距離感吧。嗯,距離感……距離感很重要。要是搞錯……也有可能受到意想不到的打擊。

不久前的我,就是因為搞不懂所謂的距離感,才會心生畏怯,甚至覺得麻煩。雖然保持原樣也有輕鬆的地方啦。

只要想改變,人就會在短短的幾天內改變。

「陽信,怎麼啦?」

「嗯?沒事啦。因為我很久沒跟一群人一起上學了,只是覺得有點不習慣。」

「這樣啊。不過大家一起走也很開心耶。感覺好像回到小學一樣。」

七海同學正好和我想著同一件事,我覺得很高興,不由得露出微笑。

我現在就和七海同學並著肩往前,因為身體晃動,時不時會碰到彼此的手,讓我的心因此有些躁動,不過我們每次接觸,我就能感受到她的溫度,其實也很有樂趣。

如果是平常,我們都會牽著手……不過今天還有另外兩個人在,七海同學感覺也比較收斂。雖然她們早就看過我們牽手的模樣了啦……

「喂~你們不用管我們,快點手牽手啊~」

「對嘛~對嘛~快,像平常一樣手牽手啊~不用客氣~」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說得具體一點,就是跟在我們後頭,和我們一起走著。

而且從後方鼓吹我們快點牽手,看起來很歡樂。

我和七海同學回過頭,眯起眼睛看著她們。隨後,七海同學小聲地嘆了口氣。

「被你們這麼一鬧,我都不好牽手了……」

「什麼~七海,你明明老是當著我們的面牽手進教室了,不是嗎~」

「有人在後面觀察,我牽不起來啦!」

嗯,我明白這樣確實很難辦。如果有人在觀察,那就有點……不對,是更覺得羞恥。

不過七海同學好像還有其他理由,她重新看了看我的手後,對著後方的兩個人開口:

「而且……步和初美你們都沒辦法和男朋友手牽手上學,只有我狂秀自己和男朋友手牽手上學……那不是很討厭嗎?」

七海同學說完這句話,我和其他兩人都沉默了一會兒。

「受不了……你想太多了啦。」

「就是呀~我是覺得很羨慕啦,可是我希望你們牽著手呀~」

聽到兩名朋友這麼說,七海同學還是顯得有些迷惘,但最後以溫柔的微笑面對她們。

「今天大家都在,機會難得,我們一起走嘛。」

「好啦,你覺得好就好。不過簾舞甘願這樣嗎?」

「嗯~我看簾舞很想牽手吧~?」

哎呀,話鋒轉到我身上了。你們就這麼想讓我們牽手啊?其實,我也不是不想牽啦,但如果七海同學不願意,我也不想牽。

「說實話,我是想跟七海同學牽手啦,不過既然她這麼說,那我會尊重她的想法。而且牽手這種事,隨時都能牽啊。」

我覺得還是自然而然牽手最好,而不是受人鼓吹才牽。當我說出自己的想法後,她們兩人有些傻眼地露出苦笑。

「你很會講嘛……簾舞。」

「就是啊,瀟灑地講出來了~」

她們好像開始佩服我了,我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啊……七海同學都說不要了,和她牽手也沒意思啊。那隻會冒犯到她。

只見在我身旁的七海同學,一臉害羞地笑著。同時感覺心滿意足地、開心地點了好幾次頭。

……害我想立刻收回剛才說的話,直接跟她牽手。危險,太危險了。

最後我們並沒有牽手,四個人一起前往學校,不過是以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把我和七海同學包夾在中間的形式。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她們在路途上不斷對我們拋出問題。

但此時的我絲毫沒有料想到。

現在的我以這種形式,和她們一起上學……在旁人眼裡,到底代表著什麼。

◇◇◇◇◇◇◇◇◇◇◇◇◇◇◇◇◇◇◇◇

無風不起浪。

這是一有八卦傳出時,常被人引用的諺語。流言之所以出現,一定有什麼根據,就是因為有什麼原因,才會出現八卦。我記得是這個意思。

但各位知道嗎?其實有另一個諺語,和這句諺語的意思相反。那就是──

無根仍生花(譯註:原意為用來插花的花無根,卻依舊能綻放一段時日。)。

無憑無據的事,也會在世間擴散開來。好像是這個意思。

到頭來,諺語這種東西,只能用在結果上。總要等事情都結束了,才能套用其中。

至於我為什麼要提起這件事,是因為最近傳出了關於我的八卦。站在我的角度,我覺得那個八卦毫無根據──應該說,是讓我想如此歸類的無憑無據的八卦。

可是對周圍的人來說,原因想必出在我的行為舉止上。對當事人而言,是那麼荒誕不經,但在旁人眼裡,卻是個有憑有據的八卦。這樣一個八卦,就在學校裡流傳開來。

如果從結論說起,八卦主要分為以下三種:

『簾舞陽信被茨戶七海甩了。』

『簾舞陽信都跟茨戶七海交往了,卻還是對她身邊的兩個人出手。』

『簾舞陽信建了辣妹三人組後宮了。』

……實在是讓人頭痛的八卦。

順帶一提,這是用大方向分類過的三種說法,其他還有各式各樣版本的八卦在流傳,各種加油添醋,既瑣碎又誇大……實在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只有第一條八卦感覺莫名有可信度,是我的錯覺嗎?而且和後面兩條完全相反。

為什麼會傳出這種八卦呢?雖然以下解釋參雜著我些微的臆測,我現在就來說說為什麼會出現這些八卦。

首先第一,去水族館約會的隔天,我和七海同學各自進入教室。其實這真的是巧合,我一到學校,肚子就開始痛,所以才會和七海同學她們分開走。

因為……在不習慣的地方過夜,有點水土不服嘛……

我知道找藉口也沒用,反正後來就是變成七海同學她們三個人先進教室,而我晚了一會兒才進去。

如果只有這樣,想必不會傳出那種八卦。

所以第二……是因為我剪了頭髮。

這在漫畫裡很常見,因為我剪了頭髮,突然變得很有女人緣,結果七海同學吃醋之類的……我先聲明,現實沒有這種老哏。

總之,問題出在剪了頭髮的我一個人走進教室。

我沒有和七海同學手牽著手走進教室,而且還剪了頭髮。可以想見這件事因此在旁人心中,產生了不必要的負面聯想。

不對,照理來說,手牽著手走進教室應該比較稀有吧……習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旁人就因為這樣,開始大肆討論。

然後第三,有許多學生都看見我們一起上學的模樣,也就是我沒牽著七海同學的手……而是四個人感情融洽上學的模樣。

看到我和七海同學她們一起上學的非現實光景……使得有一定數量以上的人們發揮了強韌的想像力。

我猜這就是傳出三種八卦的主因。哪件事是哪個八卦的源頭……應該很明顯吧?話說回來,剪了頭髮等於被甩……我是有在漫畫裡看過啦。

此外,八卦蔓延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快。現在這個年代,高中生每人手上有一支智慧型手機並不稀奇。八卦也因此在星期一的中午前,就傳得沸沸揚揚了。

當我得知有八卦的時候,已經變成「因為我花心,才會被七海同學甩」這種敗壞名聲的內容了。

我沒有照七海同學所說,用髮膠整理頭髮就來學校,或許也是一個敗筆……如果我稍微注重打扮,有用髮膠整理頭髮,就不會傳出這種八卦了嗎……?

不對,應該更會傳得天花亂墜吧。要是我注重打扮,和七海同學她們一起上學,建立後宮的八卦可能會變得更有可信度。

如果是這樣,那我沒有整理頭髮算是做對了。

同班同學有看到我和七海同學會合之後,聊著昨天的約會,所以並沒有相信這些八卦,但是──

問題出在已經相信的人。

順帶一提,在我還不知道八卦的時候,總是莫名感覺到來自周圍的視線,我大概只有這點程度的認知。七海同學她們也一直到前一刻才聽說這些八卦。

而我之所以會知道八卦,是某個人告訴我的。這個人就是……標津學長。

不過,說是學長告訴我的──或許不太正確。

畢竟他是在下課時間過來突襲我。看到三年級的學長突然出現,而且還是籃球社的王牌,教室裡頓時因為這個名人掀起一場騷動。

學長一看到我,就一邊大叫,一邊朝我走來。女生們看到學長都有些興奮,但學長卻不管她們。

「陽信學弟!茨戶學妹因為你花心,一氣之下甩了你,是真的嗎!?不用擔心,這一定是誤會!我也會一起陪你去道歉!只要你誠心誠意道歉,茨戶學妹一定也會明白這是誤會的!!」

這時我才知道這個八卦的存在。但學長根本不管我陷入混亂,一心想跟我談談怎麼和七海同學和好。

嗯。學長……七海同學就在我身邊啊。

「沒有啦,學長……我沒有被甩啊。你看,七海同學就在這裡啊。」

我用手掌示意,戰戰兢兢地擠出聲音,對大叫的學長這麼說。學長剛才似乎都沒看到七海同學,所以當他看到七海同學在我身旁,不禁歪頭。

「哎呀?這是怎麼一回事?」

拜託,那是我的台詞啦。什麼叫我花心,七海同學一氣之下就甩了我啊?不過標津學長就是耳聞這件事,才會飛也似地來找我吧。

看到學長不解地歪頭,七海同學就像要證明她沒有甩掉我,什麼都不說就抱著我的頭,塞進胸膛……

拜託,七海同學,你在幹嘛啊!?這裡是教室耶!?

七海同學突如其來的行動,讓我慌了手腳,不過標津學長卻相反,他看到我們的互動,明顯鬆了口氣。

「什麼什麼?真是個會把人嚇死的謠言耶!!」

學長氣得直抱怨,但比起他的怒氣,我更想知道謠言的內容。謠言……這時候,我和七海同學才知道校內流傳著奇怪的八卦。

就在我詢問標津學長八卦的內容前,不知為何,現場傳出一道快門聲。

「好極了,七海。我拍到一張好照片囉~」

「哇,真的耶。快傳給我。」

音更同學不知什麼時候拍了七海同學抱著我的照片,並拿給七海同學看。拜託……你在幹嘛啦……但因為七海同學看起來很開心,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陽信,你也想要……這張照片嗎?」

「……想要。」

七海同學把照片拿給我看,笑吟吟地把照片傳給我。

我看了照片後……反芻著剛才頭部的觸感,同時思考在水族館時,也是這種感覺嗎?

「所以……標津學長,你說的謠言是什麼?」

「你明明直到剛才為止都被茨戶學妹抱著一臉暗爽,現在突然一本正經,實在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耶……」

什麼?我有露出那種表情嗎……?我忍不住上下摸著我的臉。

標津學長見狀,傻眼地看著我,並把校內流傳的八卦告訴我。這時候……我、七海同學,還有音更同學她們,這才知道八卦的詳細內容。

「什麼……居然有這種八卦……」

「嗯──早上是不是該牽手啊……」

「什麼簾舞后宮啊……成員是我們幾個嗎?」

「啊哈哈哈~後宮啊?簾舞,你想建後宮嗎~?」

神惠內同學,我才不想咧。

標津學長看了我們所有人的反應,輕輕點頭。

「別人說的話果然不能信啊。我有來求證,真是做對了。那我也去告訴大家,說這個謠言是假的吧。只要在籃球社的群組裡說,就有某種程度的抑制效果了。」

「學長,你剛才說會跟我一起道歉,不也是信了一半嗎……?」

「你說這是什麼話?正因為我相信你不會花心,才會說出那種話啊。」

好啦,他是有說一定是誤會啦。先不論好壞,這個人真的是直來直往,沒有表裡之分耶。還笑得這麼開朗……

我和七海同學也面面相覷,接著露出一抹苦笑。

「那就麻煩學長了。」

「嗯,交給我吧。話說回來,居然傳出這麼可惡的謠言,實在豈有此理!!我要判處犯人整套籃球社的地獄特訓之刑!!好了,陽信學弟,你要和茨戶學妹相親相愛啊!」

標津學長就像這樣,生氣的同時,對我們露出笑容離開了。

……標津學長也變了耶。他現在純粹就是支持我們的感情……而且還在不知不覺間,開始叫我的名字。我記得之前還是用姓氏叫我的。

陽光男孩的社交力真令人畏懼。

「話說回來,我們完全沒發現有這種八卦耶。」

「對呀~班上的聊天群組裡,也沒有這類話題~是不好意思問我們嗎~?」

原來她們也不曉得啊?

班上的聊天群組……是指訊息APP嗎?既然群組裡面沒有討論到這件事,就代表大家都個別用其他管道獲得情報了嗎?

……先別管我不知道群組的存在好了。嗯,別再深究這件事了。反正就算我在群組當中,我一定也不會主動開口說話。

我已經和七海同學互加聯絡方式了,這樣就夠了吧。

不管怎麼樣,標津學長的誤會已經解開了……再來就靜靜等待八卦平息吧。都說謠言不會傳超過七十五天嘛。不對,如果這種謠言還要傳兩個月以上,我可承受不了。

即使如此,大家應該很快就會膩了吧。我是這麼想的。

然而,真正的風波,是在午休時才發生。

◇◇◇◇◇◇◇◇◇◇◇◇◇◇◇◇◇◇◇◇

當我一如往常,跟七海同學在屋頂吃便當時……有很多人來找我們。真的是很多人。

首先來的人是女同學。這些人都是聽說了那件八卦的七海同學的朋友。

七海同學和我不同,有很多朋友。從辣妹系女子,一直到個性認真的女孩子、懦弱畏縮的女孩子、堅實的武鬥派女子,各式各樣的人聚在這裡。

她們之所以會齊聚一堂……是為了安慰七海同學。

我剛才也說了,八卦正以驚人的速度產生變化。她們各自聽了不同的八卦,因此感到憤慨……就自然而然聚在一起了。

謠言……真的是很可怕。

剛開始,她們都同樣憤怒,我和七海同學甚至招架不住她們的氣勢。

七海同學原本沒有男朋友,如今好不容易交到男朋友……也就是我。現在聚集在此的女學生們認為,無論七海同學甩了我,或是被我甩了,一定都覺得很傷心。

七海同學或許會因此害怕和男生往來,如果我真的花心,她們就要把我揍得稀巴爛,總之所有人滿心只想著安慰心碎的朋友。

看到七海同學這麼得人疼,我感到有些開心……同時,也覺得武鬥派的想法很可怕。

不過她們沒有二話不說就暴動,而是先來找七海同學確認事情真偽,所以沒有鬧出問題,而且她們也沒有對我動手。

接著,男同學們晚了這些女孩子們一步,也聚集過來了。

他們也很現實,知道七海同學現在似乎單身了,紛紛聚過來要告白。他們認為,既然我是七海同學第一個交往的對象,那他們應該也有機會。

七海同學很有男人緣……我身為男朋友,反應和剛才不同,顯得非常不高興。畢竟他們喜歡的含義和剛才那些女孩子完全不同。

但與此同時,我的心中……卻湧出一股漆黑的優越感。因為雖說是懲罰遊戲,但現在七海同學的男朋友就是我。不,這樣不行。我不能得意忘形。

明明不開心,卻又很開心。我的心情很複雜……但我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得意忘形,或是給人家下馬威。那一定不會有好事發生。

我反而應該有自覺,明白有這麼多男生想追她。我必須保持警惕,隨時提醒自己有情敵。

不過至少現在我可以說,他們的如意算盤已經毀了吧?

畢竟不管男生還是女生……他們都正好在七海同學餵我吃便當的時候聚集過來啊。真不曉得這算是很會抓時機,還是不會抓時機。

接著,聚集在這裡的所有人……看到我和七海同學一起吃便當的模樣,同時嘆了一口非常大的氣。

女生們是安心的嘆氣。

男生們是失望的嘆氣。

雖然意義各有不同……卻也是非常精彩的異口同「嘆」。

「討厭~……大家都太擔心了啦。為了我聚在一起,我是很開心啦,可是我和陽信很恩愛啊。看,我們還拍了這種照片耶。」

七海同學看起來很開心地拿出智慧型手機,給一愣一愣望著我們的所有人看。

我本以為七海同學是拿音更同學拍的照片給大家看,但……大家看了七海同學遞出的照片後,卻比剛聚集在這裡時更激動了。

看見照片的人們就像水面波紋緩緩向外擴散,明顯逐漸慌了手腳。

奇怪?他們的反應怎麼這麼奇怪……?所有人輪流看著我和七海同學的臉……甚至有些女孩子的臉都紅了。為什麼會是這種反應?

我被七海同學抱在懷裡,或許的確是有點難為情啦……但那不是會讓人紅透臉的照片吧?我抱著這個想法,看了看七海同學呈現在大家面前的智慧型手機……

只見螢幕上的照片,是我和七海同學,還有……小雪。

這……一張宛如親子照的照片就顯示在智慧型手機上。

「七海同學!!不是這張啦!?」

「咦?啊!?不對,是這張!這張才對!!」

七海同學急忙切換照片,但為時已晚……眼前的女孩子們眼裡全是好奇的色彩。她們看起來都想向七海同學刨根問底。

男生們則是同時露出絕望的神情,不是無力地跪倒在地,就是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說聲「要幸福喔……」就離開了。

大家就這樣看著我們,並未繼續大吵大鬧,甚至不再開口……自然而然解散了。儘管有些小騷動,我們還是順利吃完午餐了。

只不過……這樣還不能放心。

「唉,七海同學。現在這樣……不會再傳出……新的八卦吧……?」

「嗯……不知道耶。不過……如果是這種八卦……要傳也沒差吧?」

「咦咦……?」

「好啦,安啦安啦。大家一定會蓋掉那些奇怪的八卦啦。」

七海同學無視我的擔憂,看起來並未特別在意。

不不不,這一點也不好吧……先別說我,七海同學會名聲掃地吧……我本來這麼想,不過七海同學卻滑著手機,一臉若無其事。

「按照常理思考,都不會傳出我和陽信有小孩的八卦啦……不過萬一真的有,到時候就拜託小雪的媽媽出面解釋好了?」

七海同學準確地猜中我的想法。雖然我刻意不說出口,不過七海同學的說詞確實是對的。

「……原來你們有交換聯絡方式啊?」

「嗯,想說機會難得,就要了聯絡方式,而且小雪那麼可愛。」

真不愧是七海同學……社交能力有夠高。我絕對學不來。

就結果而言,七海同學秀出那張照片是對的。

當好幾個八卦滿天飛的時候,一個衝擊性更強的八卦,傳播速度會更快。也有一大因素是,早上的八卦很快就在中午被否定了。

八卦的內容在放學之前驟變……被「簾舞陽信和茨戶七海在假日帶著小孩子,像一家子一樣出門玩耍」和「那兩個人完全是夫妻」給蓋過去了。

還有一點,就是標津學長也有努力替我們澄清。或許正如七海同學所說,那些聚集過來的女學生們,也為了澄清無憑無據的八卦而展開行動了。

「因禍得福」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不對,這算是福嗎?算了,反正奇怪的八卦沒了,我的確是放心了。

我和七海同學抱著這樣的想法,完完全全鬆了口氣。

◇◇◇◇◇◇◇◇◇◇◇◇◇◇◇◇◇◇◇◇

「那,男朋友先生,我們借走七海囉~?」

「陽信,對不起喔……我會密切跟你聯繫……晚一點我們再會合,一起去買東西吧?」

「不用擔心我,你慢走。玩得開心點喔。」

放學後──七海同學在我面前像個俘虜一樣,雙手被人緊緊架住。

架住她的人,是中午聚在我們身邊的女孩子們,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在人群之中。

說到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據說她們想舉辦一場人數較多的姊妹會,詢問我和七海同學進展到哪裡了。說是我們感情的進展一直成謎,所以大家都很有興趣。

就在眾人遲遲問不出口時,出現了一個契機。就是這次發生的事,也就是那張照片。因為秀出那張照片,才得以蓋過原本的八卦,但女孩子們的好奇心因此爆炸了。

如果是在平時,我一定會拒絕吧。

但她們有替我和七海同學澄清八卦的恩情,我因此爽快答應了,而且七海同學也有自己的交友圈,何況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在,我就放心了。

我目送她們離開後……開始自己一個人行動。

我移動到平時常去的那間購物中心。

最近總是和七海同學一起,好久沒有完全獨自行動了,總覺得好懷念……不對,也才兩個星期吧?嗚哇,原來才過了兩個星期啊。

不過對現在的我來說,獨自行動其實正好。

我不是要做什麼虧心事。前幾天約會之後,我就萌生了一個想法。

我在水族館約會時,深深感受到收到親手做的東西會有多開心。假日還能吃到女朋友做的便當,那份幸福簡直無與倫比。

所以我也想……送她親手做的東西。

這是我的想法,但也不代表我認為親手做的禮物首重心意,送什麼並不重要。

照理來說,送吃的不會顯得太沉重,應該正好合適。我也想過可以為了她,親手做一道料理。

但我還在跟七海同學學習怎麼做菜……實在不敢說我要做給她吃。她或許會很開心……可是既然要送禮……我想送個會留下形體的東西。

我昨晚一邊和巴隆先生他們聊天,一邊思考這個問題。那時,我突然想起巴隆先生以前說過的話:

『要送禮的話,交往滿一個月的紀念日再送比較好喔。』

沒錯,滿一個月的紀念日……這個紀念日還有兩個星期就要到了。

這一天無論是對我,還是對她,都有著重要的意義,因為那天是她一開始說的──懲罰遊戲的期限。

那天她會做出什麼行動……我完全不知道。

她可能會就此提出分手,可能什麼都不會做,可能反過來盛大慶祝。

我並不瞭解她內心深處在想些什麼,只能想像。正因如此……我和巴隆先生他們聊完,下了一個決定。

我要在交往滿一個月的紀念日當天……重新向她告白。

我在水族館約會時作的夢,也是促成我下決心的起因之一。當時,我在夢中坦白自己喜歡她。我也想在現實當中這麼告訴她。

……到時候,我想把我親手做的東西送給她。那是慶祝交往滿一個月的紀念……也是我重新告白所送的禮物。

「我這種想法……有點沉重吧……」

我自嘲般地嘟囔。這種時候,沒什麼女性經驗……不對,是完全沒有女性經驗,就有很大的影響了。我不知道應該付出多少,只能自己摸索,覺得很可怕。

不過……我覺得與其直接亂買貴重物品送她,不如送親手做的東西,更能表達自己的心意……我抱著期待,希望七海同學會開心。

明明下定決心了,卻還在猶豫,實在很有我的作風。即使如此,還是盡力做好所有自己能力所及的事吧。這是為了不讓自己後悔。

我打算要做的東西……是用合成樹脂做的手工項煉。

我一開始是想做戒指,但難度實在太高了,加上我怕心意太過沉重,就自行駁回了。

項煉就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不只網路上有很多教學影片,能便宜買到製作材料也非常重要,以禮物來說比戒指更無負擔……應該吧。

所以為了購買材料,我才會利用正好落單的狀況,獨自來到這間常來的購物中心,然而……

「七海同學,這個可不可愛?」

我卻在無意識之間,叫了七海同學的名字。嗯……我明明是一個人來逛街,這下根本是怪人了,怪到滿分……

之後,我儘可能不再開口,可是無論看到什麼、摸到什麼,我都會想到七海同學。

是因為我想著要送她禮物嗎?

後來,我多買了一點預定要買的材料,看著七海同學時不時傳過來的訊息,在購物中心裡閒晃……但總覺得……就是……靜不下來……有種異樣感……

「總覺得……好寂寞喔……」

因為這句下意識的話語,我這才醒悟。啊啊,這樣啊。原來我很寂寞啊?

七海同學沒有陪在我身邊,我覺得寂寞。

畢竟我從星期六到今天早上──甚至可說一直到剛才,都和七海同學在一起。現在她突然不在,讓我悵然若失。這是我從前未曾感受過的感覺,所以花了一點時間才明白。

我這樣可沒資格說標津學長變了。就連我……都變了。

這是好的變化嗎?

我把買好的東西收進書包裡,坐在購物中心裡的長椅上,微微仰望天花板。七海同學傳了訊息過來,說姊妹會已經結束,她差不多要過來這裡了。

看到這則訊息,我這次按照自己的意志開口:

「七海同學……我好想早點見到你喔……」

「我也想早點見到你,所以就趕過來了♪」

一道我很想聽見的聲音,馬上回應了我這句並不期待獲得回應的話語。

我驚訝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七海同學和音更同學、神惠內同學一起站在那裡。

「……你從哪裡開始聽的?」

「好寂寞喔……那邊開始吧?真是的……原來你這麼想我啊?真是個怕寂寞的人。來吧,你可以來向我撒嬌喔?」

七海同學故意坐在我的旁邊,宛如迎接我一般張開雙手。要是我真的抱住她,她明明就很有可能會臉紅得驚慌失措……

算了,反正她也知道我在這種地方不會付諸行動,才敢這麼做。

然而助攻卻從我意想不到的地方介入。

「哎呀,因為七海在姊妹會進行得如火如荼時,突然說好想見你,我們才會硬是結束聚會,然後趕過來。」

「反正~……大家想問的問題都問完了,應該心滿意足了吧~?聚會到一半,根本就是七海的放閃秀,或者應該說是她的個人秀~整個空間都甜滋滋的……」

「你們不要多嘴啦!!」

七海同學收起張開的手,向她們抗議……她面對那麼多人,到底說了什麼?我害怕聽到真相,所以刻意不去深究這個話題。

「兩位,謝謝你們送七海同學過來。」

「不用謝啦。好了,我們兩個電燈泡就此告退,你們相親相愛享受新婚逛街吧。」

「簾舞、七海,拜拜。明天見喔~」

「我們才不是新婚!!只是要買晚餐啦!!」

「啊哈哈,兩位明天見啦。」

我們就這樣揮著手,目送兩人離去。

我和七海同學被留在原地,有好一陣子都沒有說話。我看見她那張被染紅的側臉,不禁喜形於色,於是對她伸出手。

她也默默握住我的手,我們就像往常一樣,手牽著手前往食品賣場。

嗯……果然……七海同學在我身旁,這樣的感覺才對。我們討論著晚餐要吃什麼,就這麼逛著賣場。

我感覺著七海同學手心的暖意……再次下定決心……無論交往一個月的紀念日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我都要主動告白。

◇◇◇◇◇◇◇◇◇◇◇◇◇◇◇◇◇◇◇◇

我要在交往一個月的紀念日當天,重新向七海同學告白。

下了這個決心是很好,我也有在準備……但我現在卻要面對另一個現實的問題。

「嗚哇……這下慘了……」

我看著上週數學小考的結果,整個人趴在書桌上低喃。

分數是……三十六分……

非常糟糕,踩在不及格的邊緣。沒有不及格是讓人鬆了一口氣,但這是我至今拿到最慘的分數。

以前的分數大概都是五十分~六十分,算是不到太好,但也沒有到令人絕望地差勁,這次卻一口氣掉了這麼多,實在太慘重了。

「陽信,你考得怎麼樣?哇,你好沮喪喔……有這麼糟嗎?」

七海同學來到我的座位旁,我於是不發一語地把考卷拿給她。她看了我沮喪的模樣,心裡大概也有譜,同樣不發一語地接過我的考卷……

「嗚哇……」

她下意識發出感嘆,然後才遮住自己的嘴。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七海同學發出這麼退避三舍的聲音。雖然又聽到了沒聽過的聲音,我卻開心不起來。

那短短的一聲「嗚哇……」,感覺蘊含了各式各樣的訊息。要是她再用輕蔑的眼神看我,我或許會開發出新的癖好。她的聲音當中,就是有著這樣的色彩,不過幸好她只是面露苦笑而已。

「沒……沒關係啦,這次的小考有點難嘛,沒有不及格就很棒了。」

苦笑沒有完全從她的面容消失,她就這樣摸著我的頭安慰我……但我都知道喔……七海同學的成績很好……

……不對,我應該要先吐槽她在教室裡摸我的頭吧?旁人好像都露出欣慰的視線了,是我的錯覺嗎?

「……你大概考多少?」

「呃……大概這樣。」

七海同學輕輕將考卷拿給我看……上頭的分數……是八十七分!?我們之間差了兩倍以上。

她說這次考試有點難,卻拿到這麼高分?那平常她都考幾分啊?

我是有聽說她成績很好,卻沒想到好成這樣。

「七海同學,你好厲害……我這次……沒能好好唸書……下次得再多加把勁了……」

「該不會……是我害的?」

「不是啦……純粹是我不夠努力……」

七海同學的語氣顯得有些愧疚,我則是打了個大呵欠,否定她的猜測。我和七海同學確實常常一起行動……但回家之後,只要我想挪出時間唸書,並非辦不到。

但我卻把時間用在重訓、社群網路遊戲,還跟巴隆先生他們報告生活大小事,純粹是我自己疏於唸書……

但這下糟了……和她交往之後,我的成績馬上下滑,要是沒處理好,師長可能還會怪到七海同學頭上……我必須避免這種事發生。要想個辦法,確保唸書的時間嗎?

可是我還要空出做禮物的時間耶。這麼一來,就算有點勉強自己,還是熬夜……

「你啊,剛才是不是在想,就算要勉強自己熬夜,也要保留時間唸書……對吧?」

七海同學眯起眼睛瞪著我,說出這句話,讓我縮瑟了肩膀。她就這麼眯著眼睛湊到我面前,直到不能再靠近為止。在這種鼻子幾乎會碰到的距離下盯著我看。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視線不禁遊移不定。除了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也是因為她實在靠得太近了……

七海同學看了我的反應,確定自己沒有料錯,就在這樣的距離下嘆了口氣。她的氣息撲到我的臉上,我的心臟頓時激烈跳動。我知道她這是下意識的行為,但還是對心臟有害。

「你真的是很好懂耶……勉強自己熬夜可不行喔。」

「但反正我還年輕,就算幾天不睡……」

「我會擔心,所以不行啦。真是的……」

七海同學說完,這才遠離我,並把手放在額頭上,無奈地譴責我。嗯……畢竟不能讓七海同學操心……那熬夜就不行了……

這麼一來,就減少社群網路遊戲的時間吧……反正學生的本分就是念書,我這麼做是理所當然就是了……跟巴隆先生他們說一聲吧。

當我這麼想,七海同學拿著智慧型手機,好像在查什麼。她兀自點頭同意後,再度靠近我的臉。

「陽信啊,從今天開始……你跟我一起唸書吧?我們以前都在我的房間聊天,但我可以用那段時間教你念書喔。」

七海同學主動拋出這個求之不得的提議。

而且仔細想想……那段時間其實等同我剝奪了她的唸書時間吧?但她還是維持著好成績,我現在再次體會到她真的很厲害。

「嗯……我是很高興啦,但你可以嗎?」

「我沒什麼問題啊,聽說這就叫唸書約會。一想到每天放學後都能約會……不覺得很棒嗎?」

唸書約會……這是什麼矛盾的詞啊。

唸書和約會有辦法並行嗎?這難度會不會太高啦?無論什麼事都能和約會扯上關係,世人的想像力還真猛。就算出了差錯,我也不會產生這種想法。

「哎呀?那意思就是……以前我在你的房間聊天,那也都算是約會嗎?」

我只是按照感覺這麼說……但真的是如此嗎?只見七海同學紅著臉,不斷拍打我的背。嗯,我說出來之後,也覺得有點害臊。

現在旁人射出「他們又在放閃了」的眼神,但這種程度我已經可以習慣了。剛才她摸我的頭時也是這樣,我總覺得前幾天那件事之後,大家好像變得比較寬容了。

不知道是真的如此,還是我的錯覺就是了。

接著七海同學說「唸書就從今天開始」,開心地滑著智慧型手機。這天發生在學校的事,就只是這樣。

昨天的謠言在某種程度也已經開始退燒。當然了,還有部分謠言正在擴散,不過氣氛已經很平穩了,沒有人再來找我們。

後來學校也放學了……我們像平常一樣,去買東西、買飯,吃完晚餐後,移動到七海同學的房間。

正當我準備好要開始唸書時……七海同學說聲「等我一下喔」,就離開房間了。我就這麼被留在她的房間裡。

唸書要用的東西都拿來了……還要做什麼準備嗎?

我等了好一段時間後,嚴一郎伯父首先走進來。他也要一起唸書……不可能吧。

他搬了一個小小的圓桌,放在房間的中央,接著對我說:「陽信同學,加油喔。」聲援完之後便離開房間。

我懂了,伯父特地幫我搬了唸書用的桌子過來,太感謝他了。

七海同學緊接著進房間。我看到她的模樣……啞口無言。

「那我們來唸書吧。陽信同學……請拿出今天的考卷。」

我一看就知道她跟學做料理時一樣,開始扮起老師了,可是她說的話語,我卻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因為衝擊性太大了,我無法整理資訊。

七海同學她……身穿白襯衫,配上藍領帶,並幹練地穿著黑色的窄裙。臉上戴著跟上次不一樣的銀框眼鏡,頭髮則是綁成側馬尾。

咦?七海同學,你幹嘛突然開始角色扮演?這是角色扮演對吧?

「七海同學……你這是……什麼打扮?」

「這個?我跟媽媽說要教你念書,她就借我這套衣服了。如何?很有老師的味道吧。可愛嗎?」

「呃……嗯,很可愛喔。」

不對,這該說可愛嗎……反而該說……刺激太強了一點……我是第一次看到窄裙,看起來很成熟,讓人心跳加速。

她接著坐在我的對面,認真看著我的考卷。

看她這麼認真,我覺得自己好丟臉,居然萌生了一絲絲不純的心態。現在在這裡的不是一對情侶,而是受教的學生和老師……我必須帶著這樣緊繃的感覺才行。

「我看了你寫的答案……該說是粗心大意呢……還是選錯公式了?總之大部分的錯誤都是這種。難道……你是會背下整個問題和答案的那種人?」

「啊……對啊。我常常分不清楚什麼時候該用什麼公式……所以就把題目和答案整個背下來,再從裡面選公式來用。」

「嗯……我覺得數學這門科目,與其死背,不如去理解比較重要喔。如果要死背,應該要背模式吧?不然就算你記住題目和答案了,也不會應用。這點其實跟文科一樣喔。」

後來,七海同學一面檢查我的答案,一面針對我的錯誤,給予適當的建議。她的教學方式也會附帶解釋,不會直接說出正確答案,而是告訴我這裡為什麼不對,正確的公式又是什麼等等。

即使是我不懂的地方,她也會耐心、仔細地解釋……口氣不會嚴厲,而是非常溫柔。

有些問題經過她的解釋後,還會讓我有點不好意思,覺得自己怎麼會犯這種錯誤……不過我真切體會到七海同學教人的方法非常仔細。

我這麼說或許對學校的老師不太好意思,不過七海同學教我,我的吸收狀況反而增加百倍。這不是老師的問題,是我自己的心態問題吧。

我和七海同學是面對面坐著,所以她必定會探出身子來教我。我剛開始也聽得很認真……卻在途中發現了一件事。

七海同學身上的襯衫和裙子……都是睦子伯母的東西,所以看樣子有點不太合身。

就是……當她探出身子時……襯衫和身體會之間出現一點點空隙,所以她才會系領帶來掩飾這一點吧,但領帶好像有點鬆了。

我急忙別開視線不去看,可是……眼角餘光看到一個花俏的橘色物體,應該算是不可抗力吧。

「……陽信,你怎麼啦?」

「七海同學……那個……你拉一下衣服……走光了……」

因為我的一句話,七海同學慌張揪住胸口,並挪回探出來的身體,接著她將視線微微往上提,略微瞪視地開口:

「……你看到了?」

「一點點……不過沒有……很清楚……」

「橘色……」

她這麼一句話,讓我的身體微微一震。或許是因為被看到產生的羞恥,七海同學的身體直顫抖。當我正想準備下跪道歉時……她站了起來。

「算了,如果是你,被看到也沒關係啦……可是你等我一下……就一下下……我去換個衣服。」

她說完,又離開了房間。這個……說出來是對的嗎?或者不說才是對的……不管我怎麼想,就是想不出答案。

不過該怎麼說呢……身為一個男人,是覺得賺到了,但在那種情況下一直看下去,總覺得很不厚道……所以我才會說出來。

後來七海同學換了一身可愛的灰色居家服回到房間。「這樣……就能專心念書了吧?」她這麼問,我也默默點了頭。

「說起來,從你開始當老師的時候,我的心就已經狂跳個不停了啦……而且這件居家服也很可愛。」

「謝謝你的誇獎……可是要收斂喔……現在專心念書吧。」

七海同學帶著微紅的臉頰,看著我的數學考卷,重新開始講課。經過她一開始說的那些話,我可說是已經深入瞭解這次考試的題目了。

唸書跟平常聊天不一樣,會消耗很多體力和精力……但這樣也不錯,充滿身體的是舒適的疲勞。

在我們結束唸書時,睦子伯母替我們送來溫暖的紅茶和巧克力小甜點,好像是七海同學拜託伯母準備的。

我喝了一口紅茶,吃下小巧的巧克力……隨即感受到一份暖意和溶在口中的甜味,慢慢在疲憊的身體裡擴散開來。

「以後我每天都教你念書。反正我也可以複習,你的成績也會變好嘛。」

「雖然很過意不去……還是麻煩你了。我記得你想上大學對嗎?你未來……想做什麼嗎?」

七海同學聽了我的問題後,放下紅茶杯,臉上浮現一抹柔和的微笑。

「其實我啊……以後……想當老師。」

「……當老師?所以你才這麼會教人嗎?」

「其實我也還不清楚啦。」

「老師啊……你一定會是一個好老師……」

我抱著這個想法,想像了一下她成為老師的模樣……卻在想像的同時,腦中掠過一股不祥的預感。

如果她當上了國中或高中老師……絕對很受歡迎,一定會有男學生喜歡上她,搞不好還會被告白?

不對,弄得不好,說不定也會受到同事老師青睞。跟學生相比,這種情況的機率更大吧?我很想支持她的夢想……但同時,也覺得非常擔心。

「陽信……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你在擔心我當上老師之後的事嗎?」

「不是啦,說是擔心……其實是覺得等你當上高中或國中老師之後,一定會很受歡迎吧。」

我也覺得自己太愛操心了,所以沒有再繼續說下去。我明明不必擔心這種還很遠的未來,但就是會去想像,然後兀自感到不安。

七海同學聽了我說的話之後,露出感覺很開心的笑容……特意穿過圓桌下方,往我這裡靠進。

正當我想問她為什麼要特地這麼做,七海同學便直接把頭躺在我的腿上。

這就是她想做的嗎?是覺得站起來太麻煩了嗎……我有些驚訝,一愣一愣地看著她,只見七海同學用眼角餘光看著我,奮力對著我的臉龐伸出左手。

「如果你真的這麼擔心……等我當上老師,就算是湊合著戴的也好,在這裡戴著戒指去學校,就沒問題了吧?」

「你要戴戒指……是為了防小人嗎?那會有效嗎?就算戴在左手的無名指……無名……指……?」

我看著她用右手手指示意的地方,這才終於理解她的意思。

她看到我的反應,臉上浮現滿意的笑容,但最後還是害羞地漲紅了臉,把視線從我身上挪開。

「你看嘛……就算不是真的,只要戴著戒指……就會有效果……不過這是以後的事啦,又還不知道會怎樣,我只是說說看而已啦。」

七海同學解釋得語無倫次,像在找藉口……然後就沉默不語了。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陷入沉默。

後來我硬是擠出聲音,緩緩開口:

「你收到戒指這種東西,不會覺得很有負擔嗎?」

「才沒有這種事。只要是你送的東西,我都會很開心喔。啊,我不是暗示你要送我戒指喔!你只要照常跟我在一起,我就很高興了……」

她愈說愈小聲。不過幸好,她說她會很高興。嗯,那看來我在紀念日送她手工項煉是沒問題了。

隨後,七海同學小聲說:「以後我們也一起加油吧。」而我只是回了一句:「也對,加油吧。」

沉默再度降臨我倆之間,我們面面相覷後,同時露出微笑。以後我也要好好努力,努力和七海同學相處,當然課業也會努力。

我再次下了這樣的決心。 

幕間 左手和謊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