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章 這次,不會辜負妹妹的笑顏

第三卷  第四章 這次,不會辜負妹妹的笑顏“為什麼不從那家公司辭職呢……?”

殯儀館的房間中,穿著喪服的我呆呆地聽著妹妹的話。

我對香奈子沒有任何回應。

我無法接受老媽被放進眼前這個無機質的棺材中的事實,就像在做噩夢一樣。

死因是心肌梗塞。

負責的醫生說,可能是慢性的壓力導致心臟虛弱。

“媽媽總是跟我說,你越來越瘦,身體越來越差,不管什麼時候跟你聯繫,你都忙得不得了,讓她很擔心。”

流著淚的香奈子看著這邊說著,

一直積壓在心中的憤怒,痛苦地滲出來。

“就因為一直這麼擔心,這十年來媽媽的臉上都沒有笑容。特別是這幾年,身體也越來越虛弱……哪個醫生都說,壓力的影響很大……我也只能這麼認為……!”

穿著黑色喪服的香奈子以成長過的美麗身姿訴說著我的罪過。

訴說著我絕對無法原諒的愚蠢。

“我說過多少遍了!?那麼過分的公司趕快辭職!不要再讓媽媽擔心了!但是你不聽!明明知道自己的公司就是垃圾,但是因為改變現狀很難辦,就什麼都不做!”

一切都說對了。

我從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很奇怪。

但是,什麼都沒做。

為之榨乾了思考與活動,非常地痛苦。

“為什麼會這樣!?從一開就是這樣!又陰沉又躊躇不決,重要的事物也不伸手去爭取,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思考,被別人用到破破爛爛,就那麼快樂嗎!?”

妹妹喊叫著,眼中溢出的淚水浸溼了殯儀館的地板。

然而,我無法對悲傷與憤怒湧上心頭的妹妹說出一句話。

沒有回應的資格。

“縮短媽媽的壽命,把自己的人生奉獻給垃圾公司……你到底想做什麼!?只要你在某個時候行動起來,媽媽也許就不會死得這麼早……!”

只是接受著怨恨的聲音。

每當妹妹的眼淚滑落,我的心就會被沉重的罪孽撕裂。

“……為什麼……你那麼傻啊……!”

那是——前世與香奈子最後的記憶。

是家族四分五裂,新濱家完全消失的瞬間。

“好熱……到夏天了啊。”

“嗯,到夏天了呢……是要為了防曬花錢的季節呢……”

在我的學校放暑假後不久的一天。

在熱到熾熱的柏油路上出現了蜃景的氣溫中,我和香奈子一起走在街上。

我穿著便宜的半袖襯衫和棉褲,香奈子則穿著條紋圖案的露肩T恤和牛仔短褲,儼然一副中學生辣妹的打扮。

作為哥哥,儘管是夏天,我還是擔心她肩膀和腿露得太多了,但她說:

“誒?別妨礙妹妹的‘可愛’啊,老哥。女孩子不打扮就會死的哦?”

這麼說的話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嘛……實際上是很可愛,也很適合她。

“不過你突然說‘陪我出門吧!’,我還以為有什麼事呢,原來就是幫你提東西……”

“不挺好的嘛。反正暑假也有空吧?沒有比和這麼可愛的妹妹一起逛街更有意義的事了。”

扎著馬尾的妹妹嘿嘿笑的樣子確實有種小惡魔的可愛。

難怪她在學校受男生歡迎。

“真是的……嘛,總之我再次認識到了女生買東西的時間很長。”

今天在好幾家時裝店轉來轉去,妹妹總是見異思遷,說這也可愛,那也可愛,總之在評比上花了很多時間。

儘管這樣,最後還是常常什麼都不買就離開了,相比起花掉的時間,我手上提著的今天的“戰果”只有一個紙袋那麼多。

“啊,那是NG詞哦!說起來,老哥你得更理解女孩子購物的熱情才對!”

“熱、熱情……?”

“是啊!買東西是女孩子的樂趣!而且和男生不同,煩惱的時間才是快樂的!‘那個好可愛’‘這個好貴啊’,這樣拿購物作為話題嘻嘻哈哈地聊天也很喜歡!這可是女孩子不變的本性,就算男生再無聊,也必須帶著笑容守護著啊!”

“哦、哦……”

對於香奈子老師一如既往的指導,我只是點了點頭。

不過,既然能說出“女孩子不變的本性”這樣強力的詞彙,應該真的是那樣吧?

“還有,剛剛你回答我‘哪個更合適?’的時候的反應只有五十分!雖然‘這邊的更符合香奈子的形象吧。’這句台詞本身沒有錯,但你要知道,女孩子問這個問題,想要的其實是‘共鳴’!不僅僅是問男生哪個更適合,而是希望你能像她一樣為這個問題煩惱,給出足夠的時間來認真考慮,表現出你真的在認真糾結才行哦!”

“什……居、居然如此暗藏玄機……?”

雖然我覺得自己憑直覺回答了更適合香奈子的那個選項……

立馬回答會讓人看起來不夠認真嗎?

“啊,還有啊。其實,當女孩子問‘哪個更好呢?’的時候,大多情況下她們早就已經決定要選哪個了哦。”

“哈!?那為什麼還要問男生!?”

“就像我剛才說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他也為此糾結’,還有想聽到‘一句支持的話’。雖然她已經決定了買A,但畢竟不是便宜貨,可能還在猶豫不決……所以希望別人能告訴她‘A不是挺不錯的嘛?’順便一提,如果你能猜中,還會獲得額外的好感度哦!”

“誒……什麼啊這是,要讓男生成為超能力者嗎?”

正確選項是隨機的,如果是在Galgame裡面的話,會讓玩家大發雷霆的吧。

“這倒是有很多對應方法……比如問問‘你心中的第一候選是哪一個?’然後支持她‘嗯,我也覺得這個更適合!’這樣的小連招,也是不錯的選擇。雖然也可以根據她看向哪件衣服的視線更熱情來推理。”

“只是購物,居然要注意這麼多項目嗎……”

女生的購物太可怕了……

我以為約會的情侶們只是享受在唧唧我我的桃色空間裡,沒想到背後居然還有這種考驗在進行著嗎……?

“嘛,只要認真回答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啦。因為答錯了穿哪件更合適的問題就不高興的女孩子,就算是我也覺得有點不講理呢。”

“聽你這麼說,我稍微安心了……不過,說起來,我們都滿頭大汗了,要不要找家咖啡館休息一下?”

或許是因為一直在堅持慢跑,我還稍有餘力,但是香奈子看起來有點累了。要是中暑了可就麻煩了。

“走吧走吧!對對,基本上就是要這樣表現出自己的關心啊,老哥!不管怎麼說,溫柔體是最強的!啊,要是在這種時候請女孩子吃芭菲,好感度會飆升的,趕緊實踐一下吧!”

“那只是你自己想吃吧!?”

不只是讓人拿著行李走來走去,還儘想著怎麼佔我便宜!

“切,被發現了!不過沒關係啦!作為當這麼可愛的妹妹的哥哥的代價,老哥有義務請我吃芭菲!”

“亂扯些啥啊你這個露肩的初中生!說起來,你最近不是每頓午飯和晚飯都大吃特吃嗎!還吃芭菲之類的會胖的啊!”

“喂,你居然說那個!對女孩子說出最大的禁忌!?再說了,都是因為老哥你暑假閒得慌,做些意大利炸肉排和斯特羅加諾夫牛肉之類超級美味的菜,都是你的錯!”

“明明每次都要再添飯,現在別想把責任推卸給我啊,笨蛋!”

我們毫不顧忌周圍的目光,吵了起來,大聲爭辯著。

然後……爭吵一直持續著,直到我們彼此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溼到變得沉重,得出了‘這麼熱的天我們在做什麼啊……’這樣徒然的感悟。

“啊……好熱啊……少女都一身汗味了……”

開著空調的咖啡館裡,坐在我對面的香奈子一隻手拿著冰茶,用疲憊的聲音說道。

“這麼熱的天,我們還浪費水分吵了一架,真是太蠢了……說到底,日本的夏天也太熱了吧。”

未來夏天的最高氣溫還會繼續上升,毫無防備的話,真能熱死人的日子也會變多,作為切身體會過的人來說,有點憂鬱。

酷暑真是外出的大敵啊……

“對了,購物就到此結束了嗎?我還以為你說要提東西,是會買很多東西呢,沒想到買得這麼少。”

“我要是有錢的話,也想要買無數的衣服和首飾呢。但就算是很受歡迎的中學生香奈子,錢也是難以解決的問題……唉,要是能向全世界公開我的可愛,像塞錢箱一樣收取美少女參觀費就好了……”

“喂喂,你說什麼傻話——”

我剛說出口,就想起在未來,美女和帥哥的視頻發佈者以自己的容貌為武器,從觀眾那裡獲得稱作打賞的收益。

……世上會出現什麼真是難以預測啊……

“不過啊,今天的事情你要好好記住啊,老哥。再怎麼說男女平等,女孩子還是會希望男孩子靠得住的。約會的時候開朗、體貼、不慌忙是基本。尤其是處男,處理突發狀況的時候容易手忙腳亂。”

你的建議我接受,但這是在店裡,選一下詞語啊……!別說什麼處男啊!

“真是的,你老是處男處男地把人當傻子……

“嘛,雖然我連男生的手都沒牽過呢。”

“哈?”

“誒?”

面面相覷的我和香奈子眨了眨眼睛。

哎,不,等一下。

“不不不不!你不是一直說你很受歡迎嗎?每次提出的建議不也是來自交往的經驗嗎!?”

“嗯嗯,確實很受歡迎,到現在為止,我跟十幾個人交往過哦?但每次中途都會得出‘好像不太對’的結論,所以五分鐘到一個月左右就全都分手了。”

“真快啊!?話說五分鐘的人不能說是交往過吧!?”

也就是說……交往人數再多,也沒能和誰成為能稱為戀人的關係,只是試著交往嗎?

“然後,看到我這樣,學校裡就流傳出我是‘不斷換男友的戀愛大師’的傳聞,來做戀愛諮詢的人也多了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我通過自己的經驗和各種各樣的見聞,漸漸地就變得頗有見解了。總感覺,就有點像律師在處理大量的離婚諮詢之後,對夫妻的心理變得非常瞭解吧?”

我還以為你會經驗豐富到初中生難以企及的高度,原來是這樣的啊!

怪不得完全沒有男朋友的影子啊!

“也就是說……你天天說人是處男,你也不過是個理論家罷了!”

“啊,建議本身能派上用場不就行了嘛!老哥你也因為妹妹不是bitch而鬆了口氣不是嘛!?”

“唔……”

少有地有些退縮的香奈子轉向一邊回答到。

而且說中了。

香奈子和誰交往倒是沒關係……不過她還不是誰的戀人,只是我的妹妹,讓我安心了一些。

畢竟,我討厭今世好不容易才成為好夥伴的妹妹被誰佔有。

“算了,我的事情就不討論了,來講講紫條院吧!之前你說什麼還沒能交換郵箱,都給我整不會了……那之後進展還不錯吧?”

香奈子兩眼閃閃發光地探出身子,就如同每次問起我的戀愛情況時一樣。綜合一下剛才的話題……這傢伙比起自己的戀愛,對別人的戀愛更感興趣吧。

“嗯,那邊進展很不錯。我們交換了郵箱,也經常互相發郵件。”

“噢噢噢噢噢!老哥你挺能幹的嘛!我還想著要是你說到現在都還沒做到,就一邊罵你‘你這個沒用的處男!’一邊一腳把你的屁股踢飛!”

居然考慮過這麼可怕的事……

“只是……好像紫條院的父親時宗問她是不是在和我發郵件的時候,她笑著回答說:‘是的,沒錯!’……”

“誒……那位父親不是那個過度保護的社長嗎?沒、沒關係嗎?”

“嗯嗯,倒是沒有妨礙我們發郵件。不過……聽說每當紫條院在客廳裡發郵件的時候,他就會苦悶地全身顫抖,發出‘嗚噢噢噢……’‘咕唔唔……’之類的奇怪呻吟。怎麼想大概就是在‘我的女兒和那小子親密地發郵件,我怎麼忍得了啊啊啊!’這個感覺地詛咒我吧……”

“噗噗……!喂、那是什麼啊!作為爸爸的反應也太好懂了!啊哈哈哈哈哈!老哥的戀愛故事還是那麼有意思!”

香奈子毫不在意地大笑起來。

真是的……明明我已經開始害怕下一次見到時宗先生了……

我想象著過度保護父親的“對接近女兒的畜生的憤怒計數器”如夜間出租車的價格一樣每天不斷上漲的樣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啊,太好玩了……老哥真是不缺故事的人啊……”

眼淚都笑出來了的香奈子“呼呼”地調整著呼吸。

每次都是這樣,這個妹妹對老哥的故事笑過頭了吧。

(嘛,我也說不出口,其實這對我來說是幸福的……)

實際上……來到今世從新開始後,我曾稍稍煩惱過該如何與前世缺少交流的香奈子相處。

最後,我期望著能夠成為與前世不同的關係,決定先以哥哥的身份自然地打招呼。

結果,前世僅僅只是住在同一個家中的舍友般的香奈子,在我面前露出了笑容。

這也是我在今世取得的,有著寶石般的價值的成果之一。

“呼……吶,老哥。”

“嗯?怎麼了?”

香奈子啜了一口冰茶後,不知為何降低了聲調。

我也微微吸了一口氣。

妹妹的臉上沒有了一直以來的明朗天真,不知為何,她露出了十分老實的表情。

“現在……我非常開心。”

“怎、怎麼這麼突然?”

“自從老哥變得開朗之後,家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媽媽總是很開心……我的心情也很好。”

“這個嘛……因為我希望老媽能夠一直面帶笑容。”

讓老媽開開心心,走過幸福的人生——這是我在今世中與再戰青春平齊的大目標。為此,我積極幫她做飯、洗衣服等家務,成績也在努力提高。

有一天,老媽對我說,

“你幫我做家務,開始努力學習,我當然很高興……不過最讓媽媽開心的是,心一郎對自己有自信了。”

“長大後會遇到很多不容易的事,媽媽很擔心心一郎會不會被這些事情壓垮……一想到這孩子能夠好好地走完自己的人生了,我就非常開心。”

在今世,只要和老媽說話就忍不住哭的我,那時迸發出了比與老媽再會時更多的淚水。

如此愛我的人,為什麼我前世沒能報答呢——眼淚不知何時停止。

“另、另外,老哥。我只說一次,你聽好了哦?”

香奈子害羞地移開視線說。

什、什麼?這傢伙到底怎麼了?

“我很開心哦,能像小時候一樣,和老哥說著自己想說的話,開心地相處。”

“誒……?”

“老哥你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在我們之間築起了一堵牆。你不是一直覺得自己是陰暗世界的居民,而妹妹住在閃閃發光的光明世界中嗎?”

完全是這樣呢。

前世的我是個典型的陰角……所以為了不被陽角的香奈子煩,保持了距離。香奈子和我這種沒臉見人的人不一樣,不應該混在一起——我這樣想。

“不是……畢竟……你又漂亮又開朗,在學校也很受歡迎……你也覺得我是個陰暗的人吧?”

“我確實覺得老哥是個陰沉的宅男。但是——我沒有討厭過。”

“誒——”

這句意料之外的話讓我的意識出現了一瞬間的空白。

沒有……討厭過嗎?前世那個提心吊膽的陰暗的我?

“即使是像現在這樣開朗之前的陰暗的老哥……如果能像以前那樣說些無聊的話,或者讓我在房間裡玩遊戲的話,我也會陪著的。”

香奈子的話讓我呆住了。

我以為,今世能和妹妹保持如此良好的關係,是因為我擺脫了前世陰角的形象,能夠乾脆利落地說話了。

但實際上,我只是擅自認為妹妹對陰暗又不成器的老哥敬而遠之,只要我邁出一步,就算還是陰角的樣子,她也會像小時候一樣跟我說話——她是這麼說的。

“嘛,我也是一樣的呢。不知道該不該去幹涉躲著我的老哥,一直在原地踏步。明明如果是我開口,說一句‘聊聊戀愛八卦吧,老哥!然後一起出去玩吧!’絕對是可以做到的。”

“香奈子……”

我才明白,自己真的什麼都不懂。

過著閃閃發光的人生的香奈子,一定覺得我這樣陰角的哥哥礙眼吧……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做夢都沒想到,香奈子竟然期待著能夠恢復到以前那種能正常說話的關係。

“所、所以說,我想說的就是……!老哥變得開朗了,能像這樣響亮地說話,我們能變回小時候一樣的氣氛,那個……我真的很高興,也非常感謝!啊,真是的!這麼羞人的事我不會說第二次了!”

香奈子低下通紅的臉,自暴自棄地叫道。

“……你難道……提行李只是個藉口,其實今天是下決心想跟我說這件事嗎……?”

“啊啊啊啊啊!你為什麼只在這種時候動用直覺!?笨蛋老哥,讓我更難為情了!”

在覺得失去了平時的從容而生氣的妹妹很可愛的同時,我也更加深刻地明白了自己前世犯下的罪孽。

(今世香奈子的想法……前世的香奈子至少在初中的時候也是這麼想的……吧……)

“為什麼……你這麼傻……!”

腦海中迴響著前世和妹妹說的最後一句話。

香奈子如果從很久以前就討厭陰角的我的話,那時候用詛咒般的話語來刺痛我的心就好了吧。

但是,如果她不討厭我的話。

如果她還夢想著,像小時候一樣歡笑的日子,總能夠到來的話——那時,成為大人的香奈子,是懷著怎樣的心情說出這句話的呢……

(對不起……對不起啊,香奈子……)

我由衷地向再也見不到的前世的妹妹道歉。

那個未來已經不復存在了嗎?還是作為平行世界在我死後也繼續存在呢……我不知道。

但是,不管怎樣,我在前世犯下的罪行是不會消失的。

那是我在今世活到最後也不能忘記的東西。

“……謝謝你,香奈子。”

我撫摸著臉頰還泛著紅暈的妹妹的頭。

香奈子狼狽地喊著:“等等,誒,什麼?”,但她並沒有推開我的手。

“我一直以為你討厭以前陰暗的我……聽到你這樣的想法,我很高興……我也為現在能和老媽、和你一起歡笑的一切感到開心……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夢、夢?哎,再怎麼說都太誇張了,老哥。”

妹妹離開我摸頭的手,帶著羞澀的表情說。

不,這就是夢啊,香奈子。

現在的新濱家,是我洗刷所有後悔之後的理想般的存在。

正因為如此——我這次一定要守護家族的紐帶。

絕對不會走上前世那樣由你詛咒哥哥的末路。

“好!喂香奈子!想吃芭菲的話我來請客吧!交給哥哥我吧!”

“誒,真的!?那就吃那個巨大巧克力熱帶風味豪華芭菲吧!好像要兩千日元左右!”

“喂!?這個菜單是怎麼回事!?話說回來,我也沒什麼錢,你手下留情點吧!”

“誒,但是什麼芭菲都是芭菲嘛!好像超級大的,老哥也一起吃吧!”

恢復了平時狀態的香奈子露出淘氣的笑容。

啊,是啊,香奈子。

你果然還是適合這副表情。

“啊真是的,我知道了!那就吃那個巨大什麼芭菲吧,香奈子!我看了看菜單,上面寫著量很大,推薦四人以上,讓它見識見識我們兄妹的力量吧!”

“好極了!正合我意!啊哈哈哈哈!很有氣勢嘛老哥!”

即使前世的過去已無法改變,但今世的現在和未來都可以改變。

我一定要證明,那樣結局的新濱家也能有幸福的未來。

這一瞬間香奈子露出的孩童般快樂的笑容——這次,一定不會辜負,我在心中發誓。

再者——關於巨大什麼芭菲,想著“高中生和初中生的食慾綽綽有餘!”“吃甜食的女孩子的胃是無窮大的!”,信心滿滿要打倒它的我們……

在芭菲杯中裝得像擴音器一樣的奶油富士山到達之後,兩個人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嚴肅的表情,反省的同時也深刻留在了記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