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間 暑假,啟動!

第三卷  幕間 暑假,啟動!“一個學期終於結束了啊……”

作為最後活動的球技大會也結束了,今天是結業式的日子。

剛集合在體育館按慣例聽完了校長的講話,回到教室的同學們正為明天就要放暑假而興奮不已。

“去海邊吧,海邊!搭訕然後交個女朋友!”

“帶著睡衣去我家集合吧!邊吃零食邊聊天直到天亮!”

“男人,就該專心遊戲!全員帶著PSP來參加怪獵祭啊啊啊!”

環顧四周,班上到處都在討論各自的計劃,氣氛很熱烈。每個人都在為這一年一次的特殊時期而雀躍不已。

(暑假啊……感覺真懷念啊。抱怨寫不完作業,還嫉妒那些有計劃和女朋友一起度過假期的傢伙。)

但現在,我卻用溫柔的目光看著周圍正在熱烈討論的同班同學們。

在這隻有一次的高二暑假,看著大家興高采烈的樣子,不知為何會有一種欣慰而溫暖的心情。

“那這家店怎麼樣?聽說他家的可麗餅特別好吃!”

“唔姆,不是挺好的嗎?價格對高中生的錢包也很友好。”

“太棒了!女生們一起吃可麗餅……這是我做夢都想看到的場景,高興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誒誒……?到、到這個程度?”

看過去,紫條院也正和筆橋還有風見原聚在一起開心地聊著什麼。

看起來是在說暑假裡要開女子會的事,好像是在商量作為會場的咖啡廳。

對於一直沒有好朋友的紫條院來說,這是無比開心的計劃吧。

(說起來……筆橋和風見原一起跟我說要交換郵箱的時候,還嚇了一跳……)

球技大會之後——兩人突然來到我身邊,爽快地提議:“新濱君,來交換聯繫方式吧!”

能跟男生輕鬆地說出這句話,又讓我重新認識到作為陽角的筆橋,以及風見原隨性的個性。因為沒有拒絕的理由,我們就交換了聯繫方式。

“嘛,突然說起這些,是因為想作為朋友支持新濱君的戀愛哦。如果得到了關於春華的有用情報或者照片的話,會給你發過去的,請好好地感謝我們。”

“當然我也是一樣的原因!今後為了撮合兩個人的關係,聯繫方式是必不可少的!哎呀,這種角色就像是戀愛漫畫裡面的一樣,讓人興奮不已呢!”

作為紫條院朋友的兩人這麼說,我很感激她們,也深深地感謝今世能與這兩人有緣。只是……

“有一半是真心的,另一半則是,確保了聯繫方式,能儘早觀察我的戀愛情況……是這樣嗎?”

我眯著眼問到,兩人露出意外的表情,苦笑著,為了掩飾而移開了視線。

看來就像我想的一樣,對朋友的支持與八卦的心各佔一半。

不過,對女高中生來說,別人的戀愛是至高無上的娛樂,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好了……從明天開始就一直休息了嗎。到底該怎麼度過呢……)

我前世在幾乎請不了假的超黑心企業工作,超過一個月的長假對我來說已經沒有現實感了。

休假是壞的,休假是怠慢,放棄休假才是社會人——曾身處這樣瘋狂的世界裡的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度過長假。

為了將來而學習,也有打算代老媽做家務……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安排了。

(不過……要說真心話的話……)

我瞥了一眼正和朋友開心聊天的紫條院。

那天真爛漫的笑容一如既往地讓我心神盪漾。

光是看著就驚人地渾身充滿了活力,所有的疲勞都被治癒了。

每天都能在教室裡看到那位珍貴的少女,從明天開始暫時見不到她了。

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是以前就知道的……真要從明天開始了,實在是有些依依不捨。

(這個夏天……也想見到你啊。)

周圍的人都對明天的到來滿懷期待,而我卻獨自在心中低語。

“呼……沒想到最後一天還有圖書委員的工作。都到這個時間了。”

“啊哈哈,暑假的時候,高三的學生會來學校的圖書室學習,意外地會有很多人使用圖書室呢。做好最後的整理是很有用的。”

一學期最後的回家路上,我和紫條院並肩走著。

雖然並不每天都這樣,但在做完放學後的圖書委員工作後,兩個人一起回家,不知不覺間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這樣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怎麼就回想起來了。”

走在旁邊的紫條院突然懷念地說,

“已經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放學後我被女生們責難,新濱君幫了我。”

“啊……已經是這麼久以前了嗎。”

那是我時間跳躍第一天的事。

雖然對那可以稱為奇蹟的超常現象感到困惑,但在那一天,我發誓,要讓二週目的人生變得幸福。那也是我與憧憬的少女紫條院春華時隔十二年重逢的日子。

“回想起來,新濱君從那天開始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呢。比起前一天,變得像換了個人似的強而有力,讓我非常驚訝。”

似乎是想起了那天突然從陰角被安裝了社畜經驗的我,紫條院笑了笑,懷念著一點點成為過去的日子。

“從那以後,不知怎麼的,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我一直都在被新濱君發揮出的驚人行動力和強大的內心所震撼……而且,也正因如此,我的高中生活才越來越閃耀。”

少女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

長長的黑髮輕輕搖曳,她的美麗面容正溫柔地微笑著。

“不,沒那麼誇張吧……”

“不,我一點都沒有誇張。”

我正想說有些過獎了,卻被紫條院打斷了。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經歷了各種各樣的事情的少女,正清楚地用語言表達著自己的想法,

“比方說,剛才我和第一次交到的兩個女生朋友約好了暑假開頭去咖啡館喝茶。對憧憬著那種很符合女高中生做的事的我來說,真的很高興……但是,能與美月和舞成為朋友,也是以新濱君為文化節而努力為契機。”

“這個嘛……嗯,或許是製造了一些契機……”

雖然驚訝於她對那兩個人的稱呼變了,我還是照常回了話。確實,前世我在文化節上什麼都沒做,而紫條院也沒有像那兩人那樣親密的朋友。

只是對我來說,僅僅只是不想讓紫條院期待的事只有草率的結果,因此帶來的結果並不是我開始意圖中的。

“在這一學期裡,新濱君給了我很多幫助,真的非常感謝。而且……我想告訴你,能和新濱君一直在一起,我很開心。”

“……啊!”

在這夏日明朗卻又幾分憂愁的黃昏的映襯下,紫條院的表情顯得格外靜謐,她輕聲說著。

就連平時天真爛漫的台詞,被她用這樣柔和的語調說出來,也有了不同的破壞力……再加上優雅的微笑,準準地擊穿了我的心。

“這、這樣啊……你能這麼說我也很高興。真的……很高興。”

回想起時間跳躍的第一天,深刻地意識到前世的情況,讓如今我的感受更加強烈了。

想到若是前世的我,像這樣理所當然地走在紫條院的旁邊,接受她如此純粹的好意,簡直就是奇蹟。這讓我更加激動不已。

(這一個學期的時間……對我來說都是讓我流淚的奇蹟。)

我時間跳躍的原因和意義,還是未知數。

或許直到二週目的人生結束為止都會是一個謎,又或許在某一天這個世界突然化作夢的泡沫而消失也說不定。

但不管怎樣……多虧了這無比珍貴的黃金日子,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前世沒有體會過的人生的喜悅。

光是這樣——我就覺得這二週目的人生有了無盡的價值。

“啊……到岔路口了。”

“啊……嗯,是啊……”

紫條院的家在郊外,我家在離學校比較近的住宅街。

所以當然只能一起走到半路,剩下的就是各自回家了。

於是,終於到了分別的時間了。

“那再見了……紫條院。假期要多保重身體。”

“好的,新濱君也是……也請好好享受假期。”

就和學期期間一起回家時一樣,我們說著分別的話。

但和平時不同的是,從明天開始就暫時見不到紫條院了。

既然已經互相道別,我就該邁出腳步了。

可是,腳卻動不了。

從明天開始,就看不到紫條院了——這是理所當然的,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但一種無可救藥的寂寥感,把我的腳縫在了原地。

在今世建立起來的“日常”要暫時中斷了,我有些不捨,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把視線轉向紫條院,讓我驚訝的是她也沒有離開。

她低著頭,似乎在猶豫該說些什麼,只是盯著地面。

在這悶熱夏日尚且明亮的黃昏中——我們處於不可思議的沉默之中。

“那、那個!紫條院!”

“我、我在!?”

我平時和紫條院說話時,為了不被她討厭,會仔細斟酌自己的發言。或者說,那也可能是習慣於察言觀色的社畜生活的延續。

但在如今,話語憑衝動說出了口。

在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裡,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能做到社畜時代的我做不到的事情了。

“那個……好不容易交換了郵箱,假期的時候我可能會給你發很多郵件!也有可能會給你打電話!所以那個……如果你能在空閒的時候能回覆我就好了!”

把心中湧出的想法一氣呵成地喊出來。

傳達了假期期間也要和我保持聯繫的簡單願望。

“嗯、嗯嗯!當然會的!”

聽了我的話,紫條院抬起低著的頭,臉上露出了喜色。

剛才的沉默彷彿都是假的,她的聲音變得興奮起來。

“別說空閒的時候了,我隨時都會等著你的!無論多少封我都會回覆,甚至我可能會發得更多!所以……暑假期間也請多關照了!”

“……啊!嗯嗯,好的!今年夏天也請多關照了,紫條院!”

我用盡全力回答,紫條院也露出了花開般的笑容。

看到這個樣子……我明白了她此時也多少有些依依不捨,心中充滿了溫暖的喜悅。

就這樣——我今世的第一個暑假,心懷無比的愉快與小小的期待,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