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章 只有此刻,熱血澎湃

第三卷  第三章 只有此刻,熱血澎湃球技大會漸漸接近尾聲,只剩下我們棒球的最後一場比賽了。

只要贏下這場比賽,就能在綜合成績上奪冠,果然是和前世一樣的展開。

然後——為了這最後一戰,我們棒球隊在這萬里無雲的晴空下,聚集在操場上。

“好累啊……從早上開始已經好幾場比賽了。特別是棒球,飛過來的球尤其應付不過來。如果是足球的話,只要適當地追著球就可以了……”

我身旁穿著體操服的好友——山平銀次正不滿地發牢騷。

這傢伙是計算機部的,和我一樣不擅長這種球類運動。

“說到底,學校的活動又是球技大會,又是耐力跑大會的,體力類的太多了吧。讓我們參加體育運動,就能讓我們的精神更健全,這想得也太簡單了吧……喂,你那充滿鬥志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新濱?難道你繼學習能力之後,運動神經也變好了?”

“運動神經當然不可能變得那麼好,只是針對這場比賽稍微做了些準備。”

說實話,我做的準備並不是“稍微”的程度,而是非常地認真。

克服了特訓的艱辛,對陪伴我的筆橋的感謝,以及來自紫條院純粹的應援,這些在我的心中交織,成為了滿滿的幹勁。

“啊……我大概猜到了。你為了在紫條院面前耍帥,一定又拼命練習了吧?”

“你、你怎麼知道的!?超能力嗎!?”

“算了吧,覺醒了戀愛腦的你的行動模式我已經摸透了。你的行為指令已經從以前的‘沉默’‘放棄’變成了只有‘為了珍愛之物拼命到底’的沉重模樣了。”

銀次一臉無語地說。

現在的我,行動原理在旁人看來那麼簡單易懂嗎……?

“話說回來……最後一場比賽了,人還真多啊。”

正如銀次所說,操場周圍有很多來觀賽的學生。

可以說,同年級的人幾乎都來了。

嘛,這也不難理解。除了我們和對方隊伍以外,其他人的比賽都已經結束了,而這次大會最後的這場比賽又是綜合冠軍的決定戰,當然引人注目。

更進一步說——不僅是聚集的觀眾人數多,氣氛也相當熱烈。

“狠狠地打!贏了就是冠軍!”

“棒球隊的男生們!贏了老師請喝果汁,為了班級加油哦!!”

“我在午飯賭我們班贏了!一定要贏啊!”

開賽前就能聽到我們班觀眾的加油聲。

他們聲音裡飽含的熱情超出了我前世記憶中的程度,有點給我上壓力了,但我們的隊伍卻興致勃勃。

“嘛、好不容易贏到這裡了,會加油的!”

“喔!有女生加油一下就有幹勁了!”

“好!我的單腿打法要火力全開了!”

“赤崎,你在第二場比賽中就這樣在擊球區摔了一跤,該反省一下了。”

雖然有在開玩笑的,但士氣相當高漲。

但是……我們班到底是怎麼了?

隊友們從今天早上開始就充滿了幹勁,交流和配合都很好。

其他來觀賽的的同學也是,前世是到了比賽的最後階段才興奮起來,好像沒有比賽前就開始吶喊助威的程度吧……?

“總覺得……班上的同學興致特別高呢?”

“哈?你在說什麼呢,新濱。就是你製造的這種氛圍吧。”

“誒……?”

銀次對我疑問的反應,讓我不由得發出了呆呆的聲音。

誒、我?我怎麼了?

“你策劃的文化節活動讓大家都很興奮吧?從那以後,我們班上心的距離變近了,團體意識也變強了。多虧這樣,氣氛也變得輕鬆愉快了,到了球技大會的冠軍決定戰,當然也會變成情緒高漲的氛圍。”

“是、是嗎……”

我只是覺得班級的團結多少增強了一些,沒想到那次文化節對班裡的氣氛產生了那麼大的影響。

這麼說來……期末考試得了第一名的時候,班上的同學都誇張地誇讚我。

當時我還以為是因為我戰勝了御劍那個壞蛋的反應,但其實也是因為整個班級的氛圍變得更輕鬆了吧。

“嗯?那邊是……”

我看見我們班坐在操場外圍加油的同學中,坐著穿著體操服的紫條院。

風見原和筆橋也坐在她的兩邊,兩人都看著這邊。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視線,風見原一臉笑嘻嘻的,像是在說著:“啊,新濱君在看著這邊呢……嗯,請在紫條院的面前努力耍帥吧?”,筆橋則伸出右手,向我豎起大拇指,像是在說:“要拿出特訓的成果哦!加油!”

紫條院似乎也很喜歡這樣的活動,比賽開始前班裡的氣氛就熱鬧起來,讓她非常激動。

(啊……)

然後——我和她四目相對了。

就像彼此都在尋找對方的身影一樣,我們確確實實在看著對方的眼睛。

我想那不是我的錯覺。

和我視線交匯的那一瞬間,紫條院浮現出了花朵綻放般的笑容。她還朝著我用力揮著手,彷彿在說:“我非常支持你!加油哦!”

向我直接表達著她純粹的應援之心。

“喔、喔喔喔!?你們看到了嗎!紫條院向我揮手了!”

“啊啊啊啊!?你在自戀什麼啊!明明是向我!”

“你們明明失去了眼睛,卻還在爭鬥,太悲傷了。”

“不過紫條院也挺有幹勁的嘛!要是活躍起來的話會有機會的!”

“啊,看來是時候動真格了……!”

男生真是單純得讓人悲傷的生物,只要美少女微笑著揮手,就能讓士氣直線上升。當然,我也不例外。

“喂喂、你看,新濱。這些傢伙都太好搞定了,情緒亢奮得不得了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要上了……要露出真本事了!!”

“喂、你才是最好搞定的那一個嗎!?”

吵死了,銀次。

我在地球上最喜歡的女生笑著向我揮手。

有哪個男人能不燃起來的。

就在我們做著這些蠢事的時候——操場上響起了廣播。

“比賽開始時間到了,現在開始二年級球技大會棒球隊伍2-B與2-D的比賽。請要出場的隊員在操場中央列隊。”

“好,走吧銀次!上了!”

我跑向整隊地點,其他人也跟在後面。

“好極了!我會全力打的,看好了哦!”

“哈哈哈!”

“讓他們瞧瞧吧!這是被女生們激烈討論的最好機會了!”

這些因為紫條院的加油而腦袋變傻了的傢伙也跑了過來。

“等等,只有你們這些人像喝高了一樣,太狡猾了!?”

只有銀次一人無法成為傻瓜,他就像是酒會上唯一喝不醉的苦命人,多少讓人覺得可憐。

總而言之——

成為前世不愉快記憶的比賽,出人意料地在幹勁滿滿的狀態下開始了。

球技大會的決勝戰,以實力伯仲的局面展開。

對方有很多運動社團的人,也有幾個打過棒球的人。

而這邊的擊球位,就算能打中,不是高飛球就是地滾球,對方的處理也很到位,初期完全拿不到分。

更何況,對方不僅防守出色,擊球能力也很強。

我們班是由棒球部的冢本擔任投手,他以高超的投球技巧(好像叫風車投法)應付著至今為止的對手……但在這場比賽裡,扔出的球都砰地飛回來了。

不過——士氣高漲的我們隊的防守陣容卻接連上演了魚躍接球和跳拋等神秘好戲,把所有的擊球都防了出去。

對方好幾次安打卻沒能得分,開始焦躁起來,越到後半場,打法就越粗糙。

銀次投出死球后,我在擊球位上沒有處理好那個奇蹟般避開了球棒的地滾球,我出局,銀次進壘。

然後,冢本宣言道:“作為棒球部的頭牌,差不多該給女朋友展示一下厲害的一面了。”接著他打出安打,拿下一分。真不愧是正統派運動系帥哥,就是不一樣。

回到本壘的銀次被大家稱讚到:“漂亮的死球!”儘管他捂著肚子說:“剛好打到腰上了,高興不起來……好痛……”,但他對自己回到本壘的表現似乎並無不滿。

只要能守住,接下來——我和大家都這麼想著……

(到了這裡會按照我的記憶展開嗎……!)

我們以一分的領先迎來了最後一局。

防守陣容支援開始疲憊的冢本,成功追到了二出局,代價是對方跑者推進到了二壘和三壘。

還有一人就能決定一切——在這個局面下,幾乎聚集了所有二年級學生的操場沸騰起來。

每個人都熱衷於比賽,其盛況非前世可比。

我瞥了一眼,紫條院也非常興奮地加油助威,筆橋自不必說,就連平時總是板著臉的風見原也握緊拳頭,出神地看著。

“加油,冢本!最後一個人了!”

“打啊!這一擊就能獲勝了!”

“加油!走到這一步了,要贏啊!”

“把球打高!外野防守一般都不怎麼樣,打飛了就能行!”

“棒球不好打飛啊!前面要守好了!”

無論是我們班還是對面班,氣氛熱烈得就像棒球部的正式比賽一樣,這我也能理解。在不知道輸贏的比賽最後關頭,即使是業餘棒球也有讓人興奮的力量。

(就算狀況再怎麼一樣,也不一定會飛到我這裡來……)

自我今世開始重來人生,科幻小說中常見的歷史強制力之類的東西還從未見過。

我自己在文化節、期末考試、家庭關係、交友關係等各種各樣的事情上都改變了未來,這就是證據。

因此反而,球的飛行方向之類的小事,像前世一樣發生的可能性很低。

(不過……要是飛過來了,絕對要抓住……!我就是為了這個才練習的!)

在這場比賽中,我這個右外野手還沒有接到過擊球。

但是,我並沒有想過“就這樣一直到最後也不要有球飛過來就好了”之類的。

(一開始只是討厭在紫條院面前出醜……)

環顧四周,看到了熱情高漲的隊友們,還有大聲為自己加油的同學們。

有著喜歡一起享受活動,喜歡團結一致的人在。

我並不討厭班裡產生的這種氛圍。

(想在喜歡的人面前耍帥的同時——還想為了班級而贏。現在也有了這樣的想法……!)

隨後——最後一球被投出,對方擊球手用球棒迎擊。

球場上響起的不是我們期待的接球手手套的聲音,而是對方球隊所渴望的球棒的金屬聲。

我抬頭一看,球飛上了天空。

擊球的方向——就是我所在的右外野。

(吼,真的朝這邊飛過來了……!而且還很遠!?)

如此判斷後,我迅速向後衝刺,這一切全靠筆橋的特訓。

(來得及嗎……!?就算趕上了能接住嗎!?)

球越飛越遠,明顯比前世讓我失敗的普通右外野高飛球難度更高。

要是它落到了地上,比賽就會像前世一樣迎來敗北,反之如果能抓住,就會以勝利結束。

現在在場所有學生的視線都集中在在藍天上飛著的球和追著球跑的我身上吧。

雖然沒有時間去確認,但我的壓力越來越大。

“——有可能抓不到。”

在全力奔跑中,不安的苗頭突然無意識間探出頭來。

“別的事還好,但不擅長的運動還是不行。”

“我已經努力過了,結果不行也沒辦法。”

“本來這一球對外行來說就很難,就算抓不到也不會有人責怪。”

都到現在了,我心中那個膽小的我又拉起了防線。

就這樣,為了封閉自己的可能性,如同怨靈一般拖慢了腳步。

就在我的動作變得遲鈍的時候——

“新濱君!加油啊——!!”

我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女孩的聲音。

以深閨千金不該有的大聲,正呼喊著我的名字。

發自內心的加油,給了我滿滿的活力。

啊啊,這是戀愛的條件反射嗎。

只要聽到她的加油,我就充滿了歡喜。心在躍動。

不安和恐懼全都煙消雲散。

(是啊,不能逃避,要去進攻!不只是運動……二週目的人生不是已經決定了要這麼做的嗎……!)

預讀球下落的軌跡,邊跑邊伸出手套。

時機很緊,已經不顧一切了。

像流星一樣落下的白球——

無情地彈開了我的手套。

(啊……)

受到手套的衝擊而飛向空中的球,如同視頻緩慢播放一樣,慢慢地出現在眼前。

白球形狀的勝利,從我手中滾落的樣子——

(別——)

那一瞬間,支配我頭腦的並不是一片空白的絕望——而是,

(別跑啊啊啊啊啊啊!)

那本不應該存在於我心中的。

在前世絕對不可能有的,烈火般的熱血。

然後——

(……嗯!)

接球的姿勢太極限了,我一下子摔得人仰馬翻。

塵土飛揚,紅褐色的土灑滿了我全身。

“好!掉了!”

“翻盤了翻盤了!”

“加分加分!”

“啊,可惜!”

“啊,該死!”

“可惡,還是不行嗎……!”

沸騰的對手,與沮喪的己方。

誰是勝者和敗者,兩邊的反應一目瞭然。

但是——無論是沮喪還是高興,都為時尚早。

“啊……!?等、等下!那個……!”

聽到紫條院的聲音,學生們的視線再次集中到我身上。

瀰漫的塵土散去——倒在操場上的我舉起手臂,示意周圍的人。

球被手套擊中,彈到了空中,但我用右手一把抓到了球。

我將手中抓住的這顆真正的勝利之球——高高舉起。

“啊,出局!比賽結束!”

判定我接球成功後,擔任裁判的老師宣佈了這一消息,勝負逆轉的我們班,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

勝利的歡呼聲傾注到球場上,我撐起倒下的身體,呆呆地望著自己右手中的球。

“贏了……我抓住了,然後贏了……是吧?”

從比賽中不顧一切的熱血中醒來後,無論是自己手中的球,還是觀眾們沸騰的聲音,都變得毫無現實感。

呃……不是“雖然努力了,但是很遺憾”的結局……而是我真的做到了嗎?

“太棒了,新濱!”

“你小子幹得不錯嘛!”

“哈哈哈!能贏得這麼激烈真是太爽了!”

回過神來,隊友們都聚集到了我身邊,每個人都帶著純粹的孩子般的喜悅笑容在稱讚我。

(……大家都在誇讚我……我這個運動雜魚,居然能在運動上做得這麼好……)

就像在文化節的慶功宴上一樣,我呆呆地沐浴在大家的話語中。

只在棒球漫畫上見過的稱讚勝利後的功臣的場景,在那正中心的是運動白痴的自己,真是難以置信。

“謝、謝謝大家……不過我只是恰好抓住了最後一個球而已。說實話,今天的比賽我還是第一次擔任野手。”

“哈哈,細節都不重要了!靠最後的本壘打和絕招決定了比賽的人也難免引人注目!”

說這話的,是在所有比賽中都比我更努力一百倍的投手冢本。

“說起來,真是幫我大忙了啊!最後球被打回來的時候我嚇得臉都白了,但在你抓住球,抵消了我的失誤的時候,我感激得都要忍不住大叫:‘新濱太厲害了!’打得真的太好了!”

放下心來的冢本連連道謝。

看來勝利在望的時候投手的壓力真不小,我的接球拯救了他被嚇破的膽。

“啊,幹得漂亮啊!本來球技大會是件麻煩事,但能讓女生們那麼大聲加油,那就只能贏了!”

“抓球的方法充滿了你的風格,都讓我笑出來了,但真是很棒的接球啊,書呆子!”

“大家……”

雖然有沉醉在勝利的激動心情中的緣故,但每個人都真誠地祝賀我取得的小小功勞。

前世時我感覺他們並不是這麼好相處的……是經過那次文化節變成了這樣的話,這也算是我為了提高紫條院的好感度而做的種種努力所帶來的意想不到的額外效果吧。

在這支隊伍中獲勝,和這幫傢伙一起開心,心情還算不錯。

“好……聽你們這麼說,我也興奮起來了!剛才還沒有贏了的實感,發了下呆,現在我也要大叫!”

“喔,不愧是你!”

“太慢了!大家當場早就大喊過了!”

聽著大家的調侃,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好,現在——坦率地把喜悅表達出來吧。

“太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贏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在隊友們的包圍中,我擺出勝利的姿勢,勝利的吶喊在球場上回蕩。

“呼……水太美味了……”

我站在操場邊上的飲水處,滋潤著乾渴的喉嚨。

“……大家都很高興呢。”

我想起剛才因勝利而沸騰的隊友們。

在前世,不僅是球技大會,所有與運動有關的活動都只有黑暗的回憶……如今這麼熱鬧,也算是努力的意義了吧。

“即使是不擅長的事也要試著努力啊……”

“是啊是啊!努力是不會背叛的!尤其是肌肉!”

“嗚哇!?筆橋!?”

唐突地從背後搭話的,是這次支援了我最多的短髮運動少女筆橋舞。

“我看了比賽,新濱君真的打得很好!我很感動!”

筆橋心情愉快地繼續說著,像是要講完她作為教練的功勞。

雖然這傢伙平時就元氣慢慢,但現在異常地興奮,情緒高漲。

“那個連普通的高飛球都抓不到的新濱君,在最後關頭居然把這麼難的球給……真是太有鬥志了啊……!就像是不久前還在蹣跚學步的雛鳥突然飛上天空一樣,我要感動哭了……嗚嗚……!”

“別真哭了啊!?還有,那種不友好的誇獎方式習慣是怎麼回事!?”

雖然也無法否認自己是蹣跚學步的雛鳥啊!

“嘛,不過,我真的很感謝筆橋你。說實話,如果沒有那個斯巴達……內容豐富的特訓的話,我應該就接不到那個球了。”

“你這麼說,我作為教練就很有價值了!啊,如果你對運動感興趣的話,要不要加入田徑隊?”

“對不起,那個就算了。”

拒絕筆橋若無其事的勸誘後,她遺憾地“切。”了一聲。

不好意思啊筆橋。經過這次的事,我對運動的畏難意識雖然比以前減少了,但也再次認識到了我完全沒有運動天賦。

“但是,還真讓我看到了些好東西哦!對運動有著畏難感的新濱君竟然能打出那麼有氣勢的比賽!哎呀,戀愛的力量真厲害啊!從紫條院給新濱君加油的瞬間開始,動作和氣勢都完全不同了!”

“誒……?不,確實有了很大的幹勁,但動作上有什麼不一樣嗎?”

“嗯!就像是給發條人偶加裝了強力馬達一樣,強而有力啊!還無意識地喊出了:‘喔噢噢噢哦哦!’的聲音!”

“真的!?嗚哇,也太羞恥了!”

雖然我完全沒有自覺,但從一旁來看,是那樣一副笨蛋的模樣嗎……

“不過……說實話,我很羨慕紫條院啊。雖然大家都有喜歡某個人的時候,但我覺得很少有人的心意會那麼強大。”

“是……這樣嗎?”

“嗯,雖然我從來沒有過男朋友,由我說出口有些不合適,但絕對是這樣的!這份心意一定能傳達到的!我作為教練保證!”

如此斷言的筆橋的笑臉洋溢著作為運動少女的活潑,給人以鼓舞。哎,這傢伙真是個好人啊……

“啊!本命來了,我這個電燈泡該趕緊離開了!那就再見了!”

突然,筆橋留下這句話後,迅速地離開了。

嗯?別這麼急急忙忙的——咦?

代替筆橋朝這邊跑過來的是——

“新濱——君!終於找到你了——!”

“誒……!?紫條院!?”

我不可能看錯自己的心上人。

儘管如此,我還是對自己的認知產生了懷疑,因為紫條院現在的狀態比起平時,眼裡正閃閃發光。

然後——一個光滑柔軟的東西包裹住了我因驚訝而僵硬的手。

“嗚哇……!?”

紫條院走到我的眼前,像是用自己的雙手包裹住我的雙手一樣握著我的手——我的大腦意識到這些時出現了一些延遲。

“太厲害了!在那樣的最後一幕華麗的獲勝!看得我太興奮了……!”

紫條院握著我的手,上下揮動著手臂。

兩手感受到的天使之手有著絲綢般的觸感,又十分色氣,但我的頭腦有些跟不上她的勢頭。

“紫、紫條院……!?我很高興,但這個擺臂是怎麼回事!?”

“誒?這是為了稱讚棒球上的努力的儀式吧?筆橋說:‘給新濱君這樣做的話,他會很高興的。’……”

原來是你在胡說八道,筆橋!

但我很高興,就原諒你了!幹得好!

“總而言之真的太精彩了!太厲害了!”

遺憾的是,紫條院的詞彙比期末考試的時候還要少了。

興奮的程度就像是某棒球隊奪冠時的大阪市民一樣。

“尤其是最後的時候,身體裡一下子熱血沸騰,我情不自禁地當場高興得跳了起來!明明球彈到手套了,但卻沒有放棄,毫不猶豫地空手去抓球,看明白之後,我的心中就充滿了熱血……!之後全隊去給新濱君慶祝的時候,我也是難以言喻地激動!”

興奮程度達到了歷史極值的紫條院,傳達著對我的努力和成果的由衷祝福。

不愧是喜歡團結與青春活動的紫條院,相當享受比賽呢。

“還有……真是太好了!勝利了的大家都很高興,新濱君看起來也很開心的樣子!”

表達完自己的感動後,紫條院突然看著我的臉說。

“誒……?開心嗎?”

“是的!直到今天下午,你好像一直都很緊張……但最後一場比賽一開始,就開始享受比賽了!和大家一起為擊球手加油,每當隊伍得分,都會跳起來慶祝……看得出你已經全身心地投入到那場比賽中了!”

這麼說來……比賽開始後雖然很緊張,但卻沒有像前世那樣因為害怕失敗而胃痛,也沒有祈禱儘快結束這場比賽。

對於一直迴避一切運動的我來說,這或許是有著相當地革命性的。

“是啊……其實我的運動天賦是毀滅級別的,所以對球技大會很犯難。不過……確實,在想要贏最後一場比賽的同時,也覺得能在那支球隊比賽很開心。”

這多虧了筆橋的特訓,也多虧了不知不覺間變得親近起來的同隊的那些傢伙。

不過……說到底,讓我想在不擅長的球類運動努力的理由,

讓我對那場比賽產生強烈動力的是——

“謝謝你今天的加油,紫條院。最後的時候,你能直接給我加油,讓我非常開心……也讓我產生了意料之外的幹勁。託你的福,我能在最重要的時候取得好成績。”

“啊……是啊,當時太投入了,不知不覺就喊出來了,原來你聽到了……就算再投入比賽,發出這麼大的聲音還是不太合適,有些羞恥……”

紫條院的臉頰微微泛紅,不好意思地壓低了聲音。

“但是,看到拼命奔跑著的新濱君……我還是忍不住喊了出來。”

微笑著的紫條院臉上還殘留著羞澀的紅暈。

她的言語與笑容,展露出她那如同澄澈的清流的內心,實在是太可愛了,讓我的內心得到了淨化。又一次地,我迷上了她。

光是看到紫條院的表情,我的疲憊就已煙消雲散……這次挑戰運動白痴詛咒的艱辛,也完全得到了回報。

“好了,大家都在等著,我們回教室吧!老師好像要請我們喝果汁!”

“啊,走吧。不全員到齊的話,連乾杯都幹不了吧。”

帶著愜意的疲勞,我和紫條院一起邁出步伐。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來……自己這一次,簡直就像是在模仿體育漫畫的模板一樣。

開始練習的理由是為了喜歡的人,因自己的心意而堅持不懈的特訓,不知不覺克服自己的不擅長,與團隊協力戰鬥,最後靠著鬥志勉強獲得勝利。

要說我從頭品味了一遍這一過程後的感想——

(啊,對啊……)

在前世不僅不擅長,甚至讓我如臨大敵的運動——嘛,偶爾做做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