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不知道寫誰還是甩給DBQ

 翻譯:白姫夢清

 修圖:阿牧

 那時,映入我眼簾的,是被雲層遮蓋住後,隱隱透出的夏日幽邃的天空。

 每次眨眼的時候,視線裡都會變得一片空白。明明已經在拼命地去調整急促的喘息了,卻終究沒能如想象中那樣呼吸。

 焦躁讓我們兩個身體發熱。恐怖更是讓我們兩個心跳加速。

 我們最終還是躲入了這烏雲密佈的天空下。這就是,這一切的結局了。

 「……嘛、一想到哪怕是最壞的情況我們也能死在一起的話,那麼委身於你倒也不壞」

 在旁邊站著的少女是這麼說的。不過看得出、她的臉正因害怕而扭曲著。

 而我、肯定也是一副同樣的表情吧。

 在學校教學樓的天台上。在越過了防護欄的地方。

 我們正站在離死亡僅有一步之遙的只夠搭腳的這一小塊地方。

 「胡桃,沒事的哦,一定沒事的」

 我一邊溫柔地對她這麼說著,一邊拿起了胡桃的手慢慢地撫摸著。

 胡桃先是呆住了、而後又彷彿掩飾害羞一般地嗤笑道

 「噗。這是對之前那個的效仿麼?不過就算是被前輩這樣撫摸,我也不會感到安心啦」

 這樣啊。這樣子的,果然不行麼。畢竟能夠消除我們的不安的行為只有那一個而已 啊。

 我用空出來的那一隻手,將胡桃戴著的鴨舌帽倐地取了下來。

 將身體稍稍前傾,讓臉湊了過去。輕輕地印上了她的嘴唇,纏上了她的舌頭。

 「嗯…啾…嗯…唔……」

 這是種打著接吻名號的恐怖行為。不論是吐息、體溫、還是寂寞感、都通過粘膜傳達了過來。

 不知道我所抱持著的心情,是否也同樣傳達給了胡桃呢。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總是幻想著要成為別人。總是太過於感性,也太容易受傷,待人接物方面也並不擅長。這樣的我,總是想要給自己心中的這份可憎的笨拙起上一個名字。

 比如說,這是某種病。再比如說,這是某種才能。

 是什麼都可以,總之,我真的希望有人能夠揭露出這個讓我飽經生活之苦的東西的真面目。

 「唔……嗯……呼哈……唉嘿嘿……因為你突然就親過來了,所以……」

 在胡桃和我的嘴唇之間,連著一條唾液的線。

 我一直都覺得,這條淫靡的線就是認識到我就是我的證據。

 「差不多要到時候了。做好覺悟了嗎,胡桃」

 「嗯,一起上吧,前輩」

 將點著頭的胡桃一手抱起,我蹬起腳向天空飛去,然後落向地面。

 這並不是在強迫對方和自己一起殉情,這是為了明天能夠活下去而採取的逃避行為。

 一如我們之前的接吻,我們的這次落下,也同樣會迎來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的happy end吧。

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