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與美少女偶像們的同居生活似乎將要開始

外傳 凜太郎繁忙的休息天

第四卷 與美少女偶像們的同居生活似乎將要開始  外傳 凜太郎繁忙的休息天 「……」

 我低頭看著手上的手機,冷汗直流。

 原因是她們每個人發過來的信息。

 『十五號可說好了!』

 『十六號等你』

 『好期待十七號』

 這幾條信息各自是由夏音、美亞和玲發過來的,全都是出去玩的約定。

 十五號到十七號是三連休。

 這幾天我反正也是閒著,她們能邀請我,我很感激。但要連續三天,說實話我很擔心自己能不能堅持住。

 不過,現在拒絕未免太心急了一些。既然已經說好今後要一起照顧,我要麼全部接受要麼全部拒絕。

 (我珍貴的休息天啊……沒辦法)

 不過轉念一想,她們也把更加珍貴的休息天用在了我身上。

 對我這種人來說,可謂是奢侈至極。

 區區三天約會,試試就試試。

 「凜太郎,走吧」

 「好好好……」

 三連休第一天要陪的人是夏音。

 我被她拽著進了一個大商場。

 這個地方擺滿了看板,我們來這裡似乎是為了買衣服。

 冬天就快要到了,她似乎是想挑一些冬裝。

 「怎麼了?陪本夏音一起過休息天多幸福,你再高興一點」

 「你可真是……我是在提防周圍,正精神緊張著」

 「沒關係啦。我的變裝很完美」

 夏音在我面前轉了一圈。

 她的外表確實和平日相去甚遠。不過,隱藏紅髮的帽子一旦被摘下來,就會立刻受人矚目。

 「我們先從那家逛!你今天要陪我逛到夠!」

 「好好好」

 我被她拽著,進了附近一家名牌店。

 店裡擺滿了衣服首飾包包,對我來說就像另一個世界。

 氣氛實在相差太多,讓我甚至有種不該在這裡的錯覺。

 但夏音就像是習慣了一樣大步走進店裡,物色起了附近的商品。

 「你在門口乾什麼呀?跟著我呀」

 「話是這麼說……我感覺這裡實在有些不太適合我……」

 「你說什麼傻話。你好歹也是公子哥兒呀」

 確實。

 「買東西的是我,你乖乖跟在我後面就行了。啊,要是有想要的東西,我倒是也能給你買」

 「開什麼玩笑,我可不要女人給我買東西」

 「因為三十萬就和玲訂下條約男人不就是你嗎?」

 「你怎麼從剛才就一直戳我的痛處……」

 這全都是事實,因此我無話可說。

 看來吵不過女人這句話是真的。

 「嗯……先買衣服吧」

 夏音無視氣呼呼的我,伸手取下了附近的一套女裝。

 這身衣服有些朋克風,開口的汗衫配了一件黑皮短褲。

 她擺到自己身前,轉向了我。

 「怎麼樣?這類也挺適合我的吧?」

 「嗯,挺合適的」

 「嘿嘿,讓你誇確實很高興」

 夏音說著,把那件衣服抱進了懷裡。

 她似乎是打算買下來。

 我看了一眼不同尺寸相同衣服的價格,上面的數字差點沒讓我的眼珠子蹦出來。

 居然能理所當然地買下這麼貴的東西,不愧是頂級偶像。

 「穿這種衣服得配寬領帶。正好看看有沒有心形圖案的……」

 她開心地逛著。

 又挑了幾件之後,拿著衣服拽了拽我的袖子。

 「凜太郎,我要試穿一下,你稍等一會兒」

 「啊,好好好」

 「要把真實感想說出來。我就是為了這個才帶你來的」

 她說著,帶著衣服進了更衣室。

 然後我在附近等了幾分鐘。

 隨後簾子拉開,夏音穿著新衣服現出身影。

 「差不多就是這樣,是不是挺不錯的?」

 「哇……」

 她在剛才那身朋克風的衣服上套了一件特大號的外套。

 上半身寬大,下半身苗條。

 這種寬鬆感將潮流這個詞表現得淋漓盡致。

 「我不太懂,不過這身衣服很襯你的頭髮」

 「眼神不錯呀。那這樣試試……」

 夏音解開雙馬尾,在後腦勺把頭髮綁成了一束。

 綁成單馬尾之後,她的氣質和衣服相輔相成顯得很成熟,醞釀出了一種不同以往的反差。

 「怎麼樣?是不是心動了?」

 「還好吧」

 「你、你居然這麼老實」

 「沒必要撒謊吧」

 「你就沒有害羞這個概念嗎?」

 「害羞就感覺輸給你了一樣」

 「你真不可愛!」

 不可愛就夠了。

 我又不是以可愛為賣點。

 「總之,這身衣服適合我吧?」

 「我覺得很不錯」

 「嗯……那我就參考一下」

 夏音再次拉上了更衣室的簾子,換成了之前的打扮。

 然後她結完賬,我們一起走出了店門。

 順帶一說,夏音結賬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價格,那個數字讓我不禁想移開目光。

 衣服不就是幾塊布嗎?

 「接下來去那家」

 「好好好。————東西我來提吧」

 「唉?」

 夏音拿的袋子裝著剛買的衣服。

 其中的外套從面料上看應該很重。

 因此我從她手裡搶了過來。

 「這種時候就該我這個拿東西的登場了。我們快去下家吧」

 「……你這種時候真的很體貼」

 「嗯?」

 「沒什麼!謝謝!」

 「哦、哦……」

 夏音對我道謝之後,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她莫非是害羞了?既然這樣,這次應該算我贏吧?

 ————呃,我到底是在和什麼戰鬥啊。

 最後,我陪夏音逛了將近三個小時。

 一直都是挑衣服挑包包。

 女生為什麼會這麼喜歡買東西啊。

 雖然說不上痛苦,但說實話很累人。

 「給,辛苦啦」

 「哦……謝了」

 我坐在長凳上休息的時候,夏音給我遞了一罐熱咖啡。

 我喝了一口,長出了一口氣。

 「……」

 「……怎麼了」

 夏音坐在旁邊,不知為何盯著我的臉看。

 「累了?」

 「嗯?還好吧。不過沒什麼值得抱怨的。我答應你的時候早就知道了」

 「……你還挺像個男人的嘛」

 「我早就下定決心可以為了你們以不辭辛勞」

 在她們的武道館演唱會成功之前,我決定奉獻出自己的人生。

 如今,我和我爸之間的隔閡已經消解,沒有什麼能束縛我了。

 「從今往後,只要我能幫上忙,隨便找我」

 「……要是這樣,每次找男生幫忙不就只能想到你了嗎?」

 「哦?那還真是榮幸」

 「是呀,大明星夏音依靠你,你要自豪一點」

 「好好好」

 雖然消耗的體力難以恢復,不過和夏音度過的這段時間依然無可替代。

 ◇◆◇

 「嗨,凜太郎君,你終於來啦」

 「……」

 陪夏音買東西的第二天。

 我被美亞叫到了附近的公園。

 美亞先我一步來到公園,她帶著一頂針織帽,穿搭比較隨意。

 這副打扮就像是之後要開始運動一樣。

 然後她的手上不知為何拿著新買的籃球……。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拿著籃球?」

 「哼哼,問得好。這是之後的工作要用的道具」

 「之後的工作?」

 「是我自己的工作。我接了一部新電視劇,演的是熱血青春籃球劇。但是,我沒有打過籃球」

 「哦?然後呢?」

 「所以我想讓你陪我練習一下」

 「我敢保證肯定有人比我更合適……」

 我只在學校的課上打過幾次,並沒有認真學過。

 「沒關係。只要在電視劇裡看起來像那麼回事就行,你只要能站在那裡,我就能想象出來」

 「哦……這樣啊」

 「所以我們先從視頻上學習一下動作,然後再練習」

 我和美亞坐到附近的長凳上,開始用手機學習籃球的技巧。

 但是……兩個人看一部手機距離實在太近,十分危險。

 她每次動都會飄來一股洗髮露的香味,讓我莫名靜不下心。

 「嗯?怎麼了?」

 「……沒什麼」

 「是嗎?那先大致練一遍吧」

 「啊?你是說這個視頻的動作?」

 「嗯,我基本上已經記下來了」

 她從長凳上起身,在我面前展示了一遍華麗的轉球。

 怎麼說呢,她已經很像樣子了。

 「這肯定用不到實戰裡,用來裝裝樣子還挺不錯的對吧?」

 「嗯……真厲害。你只看一遍就記住了?」

 「表面上是。把它當成是一種舞蹈動作,就能模仿出來」

 原來如此,她的動作比起打籃球,確實更像是基於籃球的舞蹈。

 僅僅視角不同,居然就會有如此大的差異。

 人腦的構造真是有趣。

 「你能站到我面前嗎?」

 「讓我防守?」

 「嗯。我想試一試運球的動作」

 我按照她說的,站到了她面前。

 剛才的視頻裡,負責防守的那個人是半蹲著張開了雙臂。

 先按照那個姿勢試一試。我彎下腿,準備迎戰。

 「好,我上了」

 美亞帶著球跑了過來。

 我記得籃球比賽中不能有直接的身體接觸。

 反正她說電視劇裡只需要演得像那麼回事,就先試試阻止她前進。

 「嘿嘿,防守得不錯啊」

 「你一個新手怎麼說得好像你很懂————!?」

 下一秒,美亞突然壓低了身體。

 隨後她趁我不知所措的這段時間,立刻從我的胳膊下面穿了過去。

 「嘿!」

 然後她朝我背後的球筐投球,正中球筐。

 「……喂」

 「怎麼了?」

 「你會打籃球吧」

 「……露餡了啊」

 「你這動作未免太專業了!什麼一種舞蹈!怎麼想也不是!」

 聽到我的評價,美亞面露壞笑。

 「嘿嘿,其實我高中之前一直都在參加地方籃球隊,所以還是有些自信的」

 「什麼啊……莫非是想嚇我一下?」

 「差不多吧。我想看看你驚訝的表情,所以很滿足」

 可惡,竟敢小看我。

 我好歹也是個男人,尊嚴上不允許我一直輸下去。

 「……來吧。我一定要擋住你一次」

 「哦?有意思,試試吧」

 美亞微微一笑,再次站到了我面前。

 管他累不累的。

 我一定給她點兒顏色瞧瞧————。

 「哈……哈……」

 「嘿嘿,已經不行了嗎?」

 「可、可惡……」

 自那之後,我差不多挑戰了二十次左右。

 雖然次數不少,但我一次都沒擋住美亞。

 她的動作未免也太靈活了。

 我感覺根本碰不到球。

 由於接受過嚴格的訓練,她的體力異常充沛,動作沒有絲毫遲鈍。

 我這個門外漢要怎麼擋住她。

 「……這樣如何呢?」

 「啊?」

 「你這次如果能擋住我,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

 「要求……?」

 「沒錯,什麼要求都可以」

 她就像是在暗示我一樣,用手指在自己身上摹了幾下。

 「你可以對日本頂尖的偶像做你喜歡的事。這樣有沒有動力呢?」

 「……試試就試試」

 「呵呵,就得這樣」

 她露出開心的微笑,再次來到了我面前。

 被挑釁到如此地步,只有廢物才會退縮。

 為了擋住她,我繃緊了神經。

 ————呃,等一下。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我來啦……!」

 美亞跑了過來。

 她的動作還是那麼靈活。

 不過,我決定使出下流的手段。

 「從我身邊過去一週沒飯吃!」

 「唉!?」

 美亞心生動搖,腳停了下來。

 我瞅準機會,從她手裡一把搶過了球。

 她目瞪口呆,而我則是把搶到的球給她看。

 「怎麼樣,我搶過來了」

 「真、真不要臉……」

 隨你怎麼說。

 贏了就是贏了。

 「……沒辦法。我更不想沒飯吃」

 「那就是我贏了」

 「嗯,雖然不覺得是打球輸給了你,不過輸了就是輸了」

 她無奈地聳了聳肩。

 「說出你的要求吧。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能答應」

 「……你已經做好覺悟了吧」

 「唉?難、難道你要提很難實現的要求……?」

 她一臉緊張。

 自己出言挑釁,事到如今可別說後悔了。

 最後一次挑戰開始之後,我就已經想好提什麼要求了。

 「……接下來三天,你要給我當小白鼠」

 「————唉?」

 「雖然是個惡作劇,但我好歹陪你練習了。這次換你陪我練習做菜了」

 「就、就這麼點要求?我還以為你會對我的身子打主意呢……」

 「怎麼可能!不過你可別小看試吃。無論我做的飯有多難吃,你都必須嘗一口」

 自不必說,我挑戰新菜品也有失敗的時候。

 我不想把實驗菜品端上桌,不過倒是不怎麼介意當成懲罰。

 「……既然是你的要求,那我就答應吧。……這對我來說反倒是獎勵呢」

 「你也就現在能這麼說了」

 「嘿嘿,試試就試試。無論你做出什麼,我都能美味地吃下去」

 她說得這麼肯定,我都沒辦法端出難吃的東西了。

 之後我們一直打球到了晚上。

 ◇◆◇

 「嗚……」

 感受到早晨的太陽,我在臥室裡醒了過來。

 回到志藤家的房子之後,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習慣在這個房間睡覺。

 「疼死了……可惡,肌肉痠疼痠疼的」

 起身的時候渾身的痠疼讓我發了句牢騷。

 我平時不會打籃球,一直彎腰活動的害處如今終於體現在了身體上。

 為了避免運動不足,我平時也費了不少心思……籃球真恐怖。

 「……凜太郎?」

 我剛一下床,門外就傳來了玲的聲音。

 我看了一眼房間裡的表,和玲約好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

 我原本打算起得更早一點,但連日的疲勞比我想得還要嚴重。

 「我現在開門」

 雖然還穿著睡衣,不過沒辦法。

 我走出房間,看到玲身穿便服等著我。

 「抱歉,時間差點耽誤了」

 「沒關係。但你沒事吧?很少見你起這麼晚」

 「沒事兒。今天要幹什麼?」

 「……我沒想過」

 「啊?」

 說起來,我好像從來沒有聽玲說今天要幹什麼。

 這並不是我忘了,而是她從一開始就沒有決定好。

 「好久不用工作了,我今天想和你一起慢慢過」

 「……原來如此」

 這個時機真是絕妙。

 連續兩天的外出讓我累積了不少疲勞,她這個要求真是場及時雨。

 當然,這兩天很開心,但是身體能不能堅持住就是另一回事了。

 至少,不用出家門讓我輕鬆了不少。

 「那我先去泡杯咖啡?」

 「嗯」

 「好嘞」

 我們來到了一樓的客廳。

 夏音和美亞似乎出門了。

 她們大概是有工作。最近,她們的個人工作變多了,三個人都不在家要麼是訓練要麼是錄歌。

 我來到廚房泡好咖啡,然後端回了客廳。

 玲不知為何抱著腿坐在沙發上,我則是把杯子放到了她面前。

 「謝謝」

 「嗯……」

 我端著自己的咖啡,坐到了她旁邊。

 太陽照在客廳,暖洋洋的,我這才終於感覺到自己是在放鬆。

 這段時間是如此安逸。

 感覺被我爸和天宮司鬧個不停的日子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凜太郎,你在休息嗎?」

 「啊?」

 「你最近好像很忙」

 這傢伙莫非是為了我才這麼做的?

 聽她剛才的語氣,似乎就是這個意思。

 真是丟人。本來應該是我照顧她,結果卻被她照顧了。

 「……謝啦。多虧了你,今天終於能休息了」

 「那就好」

 前兩天是放鬆心情,今天則是充分休息補充活力。

 雖然並非有意而為之,不過平衡掌握得很好。

 「我很高興夏音和美亞能依靠你,但是我們在一起的時間變少讓我很寂寞」

 「你是這麼想的啊……」

 最近我和玲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確實變少了。

 我原本就有不在家的時候,現在連一起吃飯的機會都有限。

 關於這一點我只覺得愧疚。

 「今後在一起的時間還能變長嗎?」

 「能吧……肯定能。至少我除了上學一直都在家,只要你能回家,我會一直做好飯迎接你」

 「我很期待。感覺有動力了」

 為了實現武道館演唱會的夢想,今後必須多加註意身體。

 這方面也主要依靠我。

 作為男人,我必須回應她的期待。

 「事不宜遲,今天晚上想吃什麼?要是沒什麼特別想吃的,我就做點比較複雜的」

 「我想吃豬排飯……今天想吃得飽一些」

 「豬排飯啊,不錯」

 再休息一會兒就出去買東西吧。

 我要給好一點的豬肉裹上脆脆的面衣,做一道絕品出來。

 (再就是捲心菜……味噌湯用豆腐和大蔥吧……這些到時候聽聽玲她們怎麼說————)

 我思考晚餐放鬆的時候,一股睡意漸漸襲來。

 明明才剛睡醒,我的身體卻希望再補一會兒。

 之後還得做午飯,不過睡意讓我無法正常思考。

 沒辦法,先站起來到附近走走————。

 「凜太郎」

 「啊……?」

 玲先是叫了我的名字,緊接著就把我拽了過去。

 我一時不察沒有撐住,一頭栽到了她的大腿上。

 「呃、這……你這是幹嘛」

 「看你很困」

 「這不是理由吧……」

 「附近沒有能枕的東西,所以枕我腿上吧」

 「……」

 玲湊過來看向了我的臉。

 千層酥組合的玲竟然讓我枕在她的大腿上。

 我上輩子到底積了多少德。

 怎麼感覺我每次都在這麼說。

 「但是……你這樣腿會麻吧?」

 「沒關係。我希望你能安心睡著」

 「話是這麼說……」

 但是,我已經撐不下去了。

 我的抵抗逐漸微弱,眼皮逐漸垂下。

 「你一直都在為我們努力,我們卻沒有辦法回報你。如果這樣能讓你放鬆一些,不用客氣」

 要是這麼說,玲每天訓練工作應該更累。

 雖然我想出口反駁,但已經沒力氣張嘴了。

 我的意識逐漸墜入了溫暖的虛無。

 最後,我感覺玲輕輕摸了摸我的頭。

 「嗯……」

 我逐漸清醒過來,睜開了眼睛。

 隨後我看到面前有三張美少女的面龐。

 「啊,醒了」

 「是不是昨天打籃球太累了?如果是的話,怪我」

 另外兩人和玲一樣穿著便服,不知為何在我面前。

 「你們……今天不是工作嗎?」

 「工作的地方有人不舒服,今天的日程就重調了」

 「我只是接受採訪,上午就結束了」

 原來如此,所以她們兩個人才會早早回來。

 我坐起身,夏音有些不高興地戳了戳我的肩膀。

 「怎、怎麼了啊」

 「你是不是太黏著玲了?」

 「呃」

 讓她這麼一說,我實在無法否定。

 但一同被指責的玲卻一臉驚訝。

 「居然揹著我們卿卿我我……真是一點都不能大意」

 「沒有卿卿我我吧————嗯?」

 就在這時,肚子叫的聲音打斷了我說話。

 要問這聲音是從哪兒來的,只有一個地方。

 「「「……」」」

 「抱歉,我肚子餓了」

 玲愧疚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看到這一幕夏音和美亞似乎也無話可說,她們無奈地看向了我。

 「……哈哈哈,畢竟都快下午了。我馬上做些什麼」

 「嗯,拜託了」

 玲肚子會餓,是因為我睡著了。

 不過我也因此清醒了不少,既然清醒了就得快點動手。

 「你們也吃嗎?」

 「當然呀!為了吃你做的飯,連便當都沒拿」

 「我也一樣」

 也就是說所有人都吃。

 雖然只是午飯,不過這麼一來也讓我有了不少幹勁。

 「稍等一會兒,我馬上做好」

 我說完這句話,便走向了廚房。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