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與美少女偶像們的同居生活似乎將要開始

第四章 回老家打招呼?

第四卷 與美少女偶像們的同居生活似乎將要開始  第四章 回老家打招呼?

 「……所以,之後暫時由這傢伙來假扮我的女朋友」

 「「「……」」」

 千層酥三人看到身穿女生校服的雪緒陷入了沉默。

 一時間,我的房間裡沒有一個人開口。

 「……呃,我叫稻葉雪緒。和凜太郎是同班同學……話說回來,有必要介紹嗎?」

 「有吧。畢竟問題就出在我和她們的關係上,得共享一下情報」

 「話是這麼說……眼前突然出現三個大明星,你倒是替我想想啊……」

 「你不是見過玲嗎?別這麼緊張」

 「凜太郎……你什麼時候膽子這麼大了」

 別這麼話裡帶刺的。

 「……既然我們同齡,我能叫你稻葉君嗎?」

 「啊,嗯。可以啊」

 「好,那我們也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宇川美亞,就是千層酥組合裡的美亞。然後這位是————」

 美亞看向夏音。

 「我是夏音,真名叫日鳥夏音。稻葉君,我有一件事想問你」

 「唉?什麼事?」

 「你……真的是男生吧?」

 「嗯,是啊」

 夏音的眼神明顯帶著懷疑。

 不過,不認識他的人有這種反應也是正常的。

 這麼說可能有些對不起雪緒,但他的長相很難不讓人這麼想。

 他本人或許是已經習慣了,一臉鎮定。

 他這副模樣還挺有氣場的。

 「還、還可以接受。作為凜太郎女朋友的人選來說,確實無可挑剔」

 「是、是啊。今後就麻煩稻葉君多多照顧凜太郎君了」

 夏音和美亞嘴上這麼說,臉上卻不知為何五味雜陳。

 似乎有什麼地方讓她們很在意,我不太清楚就是了。

 「稻葉君,凜太郎的事能麻煩你嗎?」

 「當然,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才來找你們打招呼的」

 「是嗎……謝謝你」

 「我才是,謝謝你們幫凜太郎」

 「我以後也會一直陪著凜太郎,所以我永遠是他的同伴」

 「是、是嗎……?我也打算以後一直陪著凜太郎」

 「……一直陪著他的是我」

 「是我」

 怎麼感覺從剛才開始就只有我一個人被排除在外。

 為什麼玲和雪緒要瞪著對方啊。

 明明沒有能讓他們相互敵視的理由啊……。

 「行了行了,別吵了。比起這些,凜太郎,能不能詳細說一下你回家的時候被天宮司埋伏的事」

 「啊對,這個也很重要」

 我把天宮司埋伏我的事告訴了她們三個。

 她們三人隨即沉下了臉色。

 我反倒是覺得狀況有好轉,因此看到她們的反應不禁歪頭疑惑。

 「呃……凜太郎君,你比我想得還要遲鈍」

 「是呀,我也很驚訝」

 「……稍微有點同情天宮司」

 啊?怎麼感覺這氣氛像是在責備我?

 想到這些,我慌了起來。美亞或許是看出了這一點,立刻擺出了笑臉。

 「不、不過,就狀況來說,你一點錯都沒有,不用在意。只是站在女生的角度讓人有些過意不去」

 「沒、沒錯!只是感覺自己無法置身事外而已」

 我不太明白,不過美亞和夏音像是在為我打圓場。

 玲也在一旁拼命點頭,她們想必並不是真的在責備我。

 「不過,天宮司要是能因為因此放棄,這件事就算解決了吧?」

 「……這我不清楚,感覺她應該會」

 「唉……既然這樣,平時就沒必要那麼緊張了。……沒想到事情到最後還挺無趣的」

 無趣,確實正如夏音所說。

 此前我一直想著從詛咒中逃脫,如今顯得我像是個傻子。但這也不禁讓人疑問,事情是否真的如此簡單————。

 「當然,還不能大意」

 「我知道。在確定對方沒有偷窺我的私生活之前,我會繼續照之前說好的那樣生活,也會讓雪緒幫忙」

 「嗯,知道就行」

 就這樣,我們的談話結束了。

 天宮司一事結束得意外平淡。

 但是該怎麼說呢。

 我還是擔心她沒有完全放棄我。

 不管是天宮司離開的時候露出的表情,還是這群傢伙的反應。

 我的特點就是會去多想那些不用多想的事情。

 ◇◆◇

 把雪緒送到車站,美亞和夏音回到自己房間之後,我的房間裡,只剩下了我和玲兩個人。

 玲經常會在我的房間無所事事,因此這副場面絕不稀奇。

 不過,玲今天似乎有話想對我說。

 「……怎麼了?」

 我把我和她的咖啡放到桌子上,問道。

 「嗯,謝謝。……是關於我家的事」

 「你家?」

 「我想讓你和我……一起回老家打個招呼」

 「噗————」

 我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差一點兒沒把咖啡噴出去。

 可以說玲剛才的話就是讓我如此震驚。

 「你、你……說什麼呢……」

 「我媽媽說想見見你,她很想感謝一下你對我的照顧」

 「啊,哦……原來是這麼回事」

 我還以為是結婚的那種打招呼。

 「這幾天你有空嗎?」

 「我沒什麼安排……天宮司那件事有沒有解決現在還不知道」

 仔細一想,玲的爸爸也是一家大公司的經營者。

 對玲本人暫且不提,她應該不會對乙咲家出手吧。

 雖然有天宮司集團撐腰,但也不能四處樹敵。

 不過接下來這件事則是我個人的問題————。

 玲的爸爸和我爸認識。

 這對於瞭解迄今為止沒有多少交點,或者說我故意不去接觸的父親,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好吧,我跟你去」

 「嗯,謝謝。我和媽媽他們說一聲」

 就這樣,我決定在近期拜訪玲的老家。

 ◇◆◇

 時間轉眼就來到了拜訪玲老家的這天。

 我提著買的禮品,站在她家的門口。

 這種事我經歷的不多,因此不由自主地緊張了起來。

 「真的就像是因為結婚來打招呼一樣……」

 我自言自語了一句,抬頭看向他們家。

 這棟房子以白色為基調,足以稱得上豪宅,佔地面積也是相當寬廣。

 這氛圍和我以前住的家很像。

 我和我爸我媽住的那個家現在怎麼樣了?

 正常來講應該我爸一個人住著,不過那個人肯定沒怎麼回去————。

 (先不提這些)

 我搖了搖頭,把多餘的事甩出了腦海。

 我重新打起精神,把手伸向了門鈴。

 按下去之後,隨即響起了一道輕盈的鈴聲,緊接著便是一段短暫的沉默。

 『……凜太郎?』

 「玲?」

 『嗯,我現在給你開門』

 話音一落,過了一會兒,家門咯嚓一聲打開,她穿著便服現出了身影。

 「凜太郎,來這邊」

 我被她招呼著走了過去。

 跟著她進家之後,我隨即便聞到了一股自家絕不會有的、獨屬於別人家的香味。

 「歡迎」

 「啊,嗯……打擾了」

 我脫下鞋子,進了家。

 「……呃,玲,你這身衣服————」

 此時,我終於注意到她的打扮和平時不太一樣。

 她穿著一件很漂亮的白色連衣裙。

 她的便服大都比較隨意,但現在穿的卻相去甚遠。

 「這是媽媽給我選的,她說你要來家裡穿得太普通不太好」

 「……不用這麼拘謹」

 「怎麼樣?好看嗎?」

 「嗯……挺好看的」

 「嗯,那就好」

 玲開心地笑了笑,牽起了我空著的手。

 「來這邊,他們在客廳等我們」

 「……嗯」

 我被她牽著手,一起進了客廳。

 客廳很寬廣,裡面擺著一台很大的電視,電視對面是一張能夠坐下五個人的沙發。

 玲的爸爸正坐在那張沙發上。

 「爸爸,我把凜太郎帶來了」

 「嗯,終於來了。志藤君,歡迎」

 乙咲叔叔起身迎接我,我對他輕輕行了個禮。

 「乙咲叔叔,好久不見,今天打擾了」

 「是我們叫你來的,平時多麻煩你照顧玲,今天不用這麼客氣」

 「啊,是……」

 不用客氣,真夠為難人的。

 不過,他們毫無疑問是歡迎我的。

 說實話,我原本還擔心他會對女兒身邊的蒼蠅做出警告,看來沒有這個必要。

 「啊,凜太郎君!歡迎!外面冷吧?」

 「莉莉亞阿姨,今天打擾您了」

 「別這麼客氣,隨意些」

 「那……好吧。啊,這是伴手禮」

 「哎呀!太客氣了!」

 我把手上的東西遞了過去。

 我告訴她裡面是一些果凍,她客氣了一句之後笑著說等飯後一起吃。

 「飯馬上就好了,你們三個再等一下。很快就好!」

 「啊、好……麻煩您了」

 莉莉婭似乎衷心感到高興,下一秒她回到了裡面的廚房。

 我當時很緊張,所以沒怎麼注意到。回過神來,整個客廳都飄蕩著一股香味。

 這股香味應該是多蜜醬汁。

 我最近做過,所以記得很清楚。

 不過,感覺和我做的有些不一樣……?

 我不明白究竟為何,但這確實要比我做的香很多。

 可惡,有些不甘心。

 「凜太郎,坐這邊」

 玲又拽住了我的手,把我帶到了六人餐桌前。

 乙咲叔叔已經坐了下來,一看便知那是他平時坐的位置。

 他旁邊一定就是莉莉亞阿姨坐的地方。

 我被帶到和乙咲叔叔面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總感覺和玲的爸爸面對面讓我很緊張。

 這麼說真的很對不起乙咲叔叔,要不是玲把我帶到這裡,真就有點討人嫌的意思。

 「志藤君,讓你親自來一趟真的是麻煩你了」

 「啊,沒有……我本來就住在附近,沒什麼麻煩的……」

 「我記得你之前是一個人住的吧?」

 「是……因為家裡的一些原因」

 「……要是這樣,之前那句話是我失言了」

 他想必是在說之前在千層酥演唱會上,分別的時候對我說的那句話吧。

 不愧是志藤集團的繼承人————。

 我記得他是這麼說的。

 「說實話……當時確實有些驚訝。您突然那麼說,我就慌了神……不過現在沒關係了。那之後我也自己整理了一下」

 「……這樣啊,那就好」

 乙咲叔叔鬆了一口氣,然後喝了一口手邊的茶。

 他不工作的時候感覺十分溫柔。

 和穿西裝的樣子相去甚遠,想必他很習慣切換狀態。

 我這種小毛孩說這些可能有些不合適————他就像是應該成功,所以成功的人。

 「來啦!莉莉亞特製的煮漢堡肉!凜太郎君,今天要多吃點!」

 「謝、謝謝……」

 多蜜醬汁原來是做煮漢堡肉的啊。

 莉莉亞阿姨把她親手做的菜端到了我們面前。

 除了煮漢堡肉,還有湯和自家烤的麵包、意大利寬麵條和沙拉。

 每一樣都漂盪著一股讓人胃口大開的香味,暗示著莉莉亞阿姨的廚藝之高。

 「好久沒吃媽媽做的飯了」

 「要不是正好有機會,平時都忙得沒時間做……希望手藝沒有退步」

 「沒問題,味道很香」

 聽到她們的對話,我再次理解到這個機會的重要性。

 乙咲叔叔和陪著他的莉莉亞阿姨平時都很忙。

 他們兩個能為了我和玲騰出時間,值得我們向他們說聲謝謝。

 「先吃飯吧,趁熱吃」

 「就是!大家一起吃吧!」

 莉莉亞阿姨面露微笑,散發著開朗的氛圍。我、玲和乙咲叔叔跟著她一起雙手合十。

 說完開動之後,我們動手吃了起來。

 「啊……!真好吃」

 嚐到湯的一瞬間,我不禁如此感嘆。

 金黃色的清湯滿是蔬菜的香味。

 這湯並不稠,但味道卻很醇厚,並且層次分明。

 這和賣的清湯底料不同,這股醇厚的風味只有長時間燉煮才能形成。

 這想必花了很多功夫。

 正因為自己做過,我才明白。

 「太好了!你再嚐嚐漢堡肉,這個我很有自信!」

 「是……!」

 我照她說的,對一直都很在意的煮漢堡肉下了手。

 我用刀子切開,用叉子放進嘴裡。

 漢堡肉隨即綻放出肉汁,上面的多蜜醬汁和肉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奏出了一段美妙的旋律。

 肉似乎用調料醃過,沒有醬汁也很好吃。

 這道工序其實十分重要,漢堡肉如果沒有底味,添再多的多蜜醬汁、番茄醬也顯得乏味。

 由於醃製能去除肉的腥味,因此剛學做飯的人一定要仔細調查做法。

 (不止這些……)

 親自品嚐之後,我發現莉莉亞阿姨做的煮漢堡肉和我做的有很大不同。

 她做的明顯更香更有層次感。

 調味料的香味很明顯,但這並不是因為調料放得太多。

 而是被其他東西提上來的。

 別的我能明白,以至於那東西是什麼,我就不清楚了。

 「凜太郎君,是不是吃不慣……?」

 「啊,不是!沒有吃不慣……」

 不好,想得太認真,讓人誤會了。

 沒辦法。這樣或許會顯得很貪心,但還是直接問吧。

 一直不明不白也很難受。

 「請問……這個多蜜醬汁比我做的味道更豐富、更有層次感,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材料嗎?」

 「唉?」

 莉莉亞阿姨一臉驚訝。

 她看到我認真的表情之後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恍然大悟之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等一下,我給你看樣東西」

 她說完之後進了廚房。

 緊接著拿了一個瓶子出來。

 「你感覺不一樣,應該是這瓶紅酒」

 「紅酒?」

 「是呀。多蜜醬汁裡可少不了紅酒,這瓶紅酒也是我自己嘗味道選出來的」

 「啊……!」

 原來如此,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

 我還是未成年人,無論如何也是不能喝紅酒的。

 因此我完全無法理解紅酒的差異。

 更不用說去選適合多蜜醬汁的紅酒了。

 再加上能買的紅酒有限,根本就沒有選擇可言。

 這一點已然不是努力就能如何的了。

 「做比較濃稠的多蜜醬汁的時候,加一些像這瓶紅酒一樣不太酸的東西比較好。這樣就能突出調味料的香味,和加了肉豆蔻的漢堡肉很搭」

 「原、原來如此……!」

 我感動不已。

 我得再長几歲才能明白酒這個概念。

 等到我能夠熟練運用這樣東西,我能做的菜就會更多。

 能用於做飯的酒應該有限,不過酒的用處遠不止如此。

 就比如適合吃某道菜時喝的酒。

 我總有一天會明白它,既然如此倒不如去享受它,讓生活更加豐富。

 我還有很多成長的餘地————。

 這讓我開心不已。

 「嘿嘿,凜太郎君這種時候表情還挺可愛的」

 「啊……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動了」

 「沒關係。別看我這樣,我以前還挺沉迷做飯的,讓我老公吃了不少呢。但生活忙起來之後就沒有時間做那些比較費事的東西了……這麼久了能聊一聊做飯,我很開心」

 莉莉亞阿姨寂寞地笑了笑。

 玲以前說過,在家裡吃飯很寂寞。

 她父母都很忙,沒有時間在一起。

 這讓我覺得她和我境遇很相似,單方面對她有了親近感。

 但其本質完全不同。

 這個家是有愛和溫暖在的。

 我好羨慕————。

 自己再次萌生出這樣的感情,讓我有些驚訝。

 此前從未有過的感情,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我心裡。

 是因為這麼長時間又見了我爸一面?

 總感覺就像是被他影響了一樣,讓我心境複雜,不過這股感情並非謊言。

 「等到你成年,要不要再來我們家一起喝紅酒?我和我老公很喜歡收集紅酒。紅酒很深奧,你可能只能嚐出一些皮毛,不過這應該也很開心」

 「謝謝,到時一定」

 「嘿嘿,要是凜太郎君也能喜歡上紅酒就好了。……啊!說起這個,先吃做的這些東西吧。尤其是那個意大利寬麵條,那可是一絕」

 莉莉亞阿姨指了指桌子中央的意大利寬麵條。

 聞到香味之後,我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多蜜醬汁上。這個看起來也很好吃。

 我給自己的盤子盛了一份,用叉子嚐了一口。

 「這個也很好吃……!」

 濃厚的芝士和肉醬與麵條相輔相成,十分美味。

 這比孩子喜歡的口味更顯成熟一點。

 肉醬裡也用了紅酒,或許這個真的很重要。

 當然,僅此不會有如此大的差距,還有其他食材和調味料的原因。

 「嘿嘿,你喜歡就好。對吧,玲」

 「啊?」

 我不禁看了過去。

 玲不知何時一臉緊張地盯著我。

 我恍然大悟,開始來回看她和手邊的麵條。

 「這……是你做的?」

 「嗯……有媽媽幫忙,不過有一半是我做的」

 「真的假的……!」

 「我想感謝你平時的照顧,就和媽媽商量了一下,然後就做了這個」

 這麼說可能顯得高高在上的,但我真的很感動。

 那個對家務一竅不通的玲,居然會做飯了。

 毫無疑問,她又成長了一點。

 一想到這是為了我,便讓我十分開心。

 「……每到這種時候,不會做飯的男人就有些無所適從」

 聽到我們開心的對話,乙咲叔叔面露苦笑。

 糟了,確實把他給忘了。

 「嘿嘿,不好意思呀老公。聽到凜太郎君喜歡做飯我們就聊起來了」

 「沒事,今天本來就是為了招待志藤君。他開心就好」

 這些話是如此體貼。

 其實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莉莉亞阿姨。

 除了玲做的麵條,還有不少話想問她。

 不如承蒙乙咲叔叔的好意,今天就隨意一些。

 我想問的〝正事〟之後再說————。

 「你想了解自己的父親?」

 「……是」

 飯後,我向餐桌對面的乙咲叔叔問了我爸————志藤雄太郎的事。

 我對我爸實在是知之甚少。

 我這麼討厭他,至少也得有個正當理由。

 順帶一說,玲和莉莉亞阿姨正在廚房收拾碗盤。

 「我大概聽明白你和志藤的關係了。所以,你是想更加了解你的父親嗎?」

 「說實話,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確實恨我爸,但我恨的地方究竟對不對……我現在卻不能肯定」

 「嗯……」

 乙咲叔叔稍微思考了一下。

 他一定是在想該怎麼回答我吧。

 這份關切,我真的很感激。

 「……我認識志藤來去也有十年了。我們是因為在企業交流會上打了個招呼認識的」

 「……」

 「當時他帶著你,所以我見過你一面」

 「所以您才認識我」

 「沒錯。這麼說或許不太好聽……你現在比當時真的變了許多,所以我一開始沒有認出你」

 我知道自己變化很大。

 我以前要開朗得多,而且目光炯炯。

 現在反而眼神很兇————。

 「不過,我對志藤瞭解的並不多。他熱心工作,判斷事情冷靜沉著,這些事你應該也知道」

 「您說的對」

 確實如此。

 他們兩人並沒有特別親近,乙咲叔叔應該也奇怪我為什麼會問他。

 「————不過」

 「……?」

 「志藤在宴會上的時候,和我提到過你」

 「唉?」

 聽到這句話,我不禁怔了一下。

 我爸居然會提我?

 這實在難以置信。

 「我們兩人都經營著公司,我當時很羨慕他有個兒子。雖然現在我能體會到有玲的幸福,但作為父親和作為經營者不盡相同。我當時便問了他一些與此有關的事情」

 乙咲叔叔彷彿很懷念一般眯起了眼睛。

 「我當時問他會不會讓你繼承公司,他對我說得很明白,『我不打算因為我的任性讓我兒子步入我的後塵』」

 「不打算讓我步入他的後塵……」

 「『我兒子和我不一樣,他遺傳了我妻子的交際能力,所以他一定能比我活得更出色』————」

 這叫什麼。

 我下意識地用手捂住了嘴巴,差點把這句話說出口。

 「我反倒是覺得,正因為擅長交際,才更應該讓你繼承公司。但在志藤心裡似乎並不是這樣」

 「……我爸到底想讓我做什麼?」

 「看來你的思考方式也很固化」

 「固化?」

 「我以前也不理解,但當了這麼多年的父親,現在我能明白。志藤應該是想讓你活得自由一些」

 活得自由一些。

 這句話與我心中的疑問深深綁定在了一起。

 我爸真的想讓我繼承公司嗎?

 無論我回想幾次,都想不起我爸有說過要讓我繼承家業。

 他真的希望我活得自由……?

 「我也覺得志藤為人有些冷淡,容易招人誤解,但他絕不會輕視別人。我經營公司多年,見過許多人,這些還是能懂的」

 這句話極具說服力。

 乙咲叔叔並沒有在安慰我。

 看他的表情,他應該是把他心裡想的事情說了出來。

 「不過,你不是因為他想讓你繼承家業才恨他的吧?」

 「……您說的沒錯,確實不止這個原因」

 歸根結底,最讓我恨我爸的,還是他對我和我媽置之不理。

 無論我爸再怎麼為我著想,這件事也不會改變。

 「嗯……這一點上我也沒臉去說別人,更沒法幫別人開脫。你儘管可以去責備他」

 「哈哈,乙咲叔叔說笑了」

 「身為父母有身為父母的責任。這是對誕生在這個世界的新生命的使命。儘管不是有意,但我認為沒有盡到這些義務的人應當受到苛責」

 乙咲叔叔這些話聽起來像是在警告他自己。

 對於讓玲感到寂寞一事,他應該抱有強烈的愧疚感。

 「有沒有幫上你?」

 「……是,謝謝您」

 「你今後打算怎麼做」

 「現在我還不太清楚……不過我打算最近再去見我爸一面」

 「……是嗎」

 我不是想對他做什麼。

 也不是因為不再恨他。

 更不是想去了解他。

 只是我明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因為我是志藤雄太郎的兒子,他是志藤凜太郎的父親。

 ◇◆◇

 「今天真的謝謝兩位」

 離開的時候,乙咲叔叔和莉莉亞阿姨來到門口送我,我對他們低頭道謝。

 時間馬上就要到晚上九點了。

 時間正好。

 「太客氣了,今天這一趟是想謝謝你平時照顧玲。有時間再來,我還想和你聊一聊做飯呢」

 「是,一定」

 和乙咲叔叔聊完之後,我和莉莉亞阿姨聊了很長時間的做飯。

 成人的知識量遠非我這個孩子能比的,她的每句話都極具參考價值。

 之後如果有機會,我還想問她很多問題。

 「我們平時比較忙,不過今後也歡迎你來我們家。要是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們商量」

 「真的謝謝兩位」

 「……今後也麻煩你照顧玲了」

 我再次對兩人低頭道謝。

 不管是玲還是這兩個人,我都不能辜負。

 為此,我要先解決自身的問題。

 「凜太郎,我們回去吧」

 「嗯」

 我和玲一起離開了乙咲家,坐上了乙咲叔叔叫來的出租車。

 我原本覺得玲可以留下,但她無論如何也要跟我一起回去,因此我便決定和她一起回公寓。

 乙咲叔叔他們似乎明天一大早就要去工作,從結果來說這樣或許也好。

 坐出租車的話,既不會有人看到我們,也無需在意周圍人的目光。

 (而且……我有些事要問玲)

 我和玲一語不發坐在車上。

 為了打破我們之間的沉默,我先開了口。

 「玲,謝謝你。還好今天來了一趟」

 「嗯,爸爸媽媽都很高興,你這麼說我也高興」

 他們認可了我和玲的關係,於我而言十分感激。

 一般來說,做父母的很害怕年齡相近的男生和正當年齡的女兒一起生活。

 他們對此網開一面,或許是信任我。

 「剛才你和爸爸說什麼了?」

 「嗯?哦,聊了聊我爸」

 「你爸?」

 「叔叔之前說過認識我爸,我就詳細問了問。……畢竟我一點兒也不瞭解我爸」

 聽到這些,玲的表情有些陰沉。

 「凜太郎,你寂寞嗎?」

 「啊?呃,還好吧……以前覺得寂寞,現在沒什麼。畢竟有你們在,我現在的生活和孤獨也沾不上邊兒」

 「你這麼說我很高興……」

 玲是因為自己經歷過,所以才會擔心我。

 比起自己,這傢伙總是會優先為我考慮。

 雖然我很高興,但我覺得她應該多為自己想想————不過這些先暫且不提。

 「玲」

 「怎麼了?」

 我頓了一下,開口確認。

 「十年前,在企業交流會上……」

 ————我是不是見過你?

 我這麼問她。

 「……你還記得?」

 「呃,正確來說……是想起來了」

 說我爸的時候,我想起了和乙咲叔叔第一次見面的那場宴會。

 我為什麼會忘了?

 不————與其說忘了,不如說是在避免回想起當時的事。

 現在,我感覺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了地。

 雖然說不上清楚,但記憶正在一點點地復甦。

 「當時,乙咲叔叔帶的金髮女孩兒……就是你吧?」

 「……嗯」

 玲輕輕點了點頭,就像是放棄掩飾的孩子。

 她似乎以為我會責怪她。

 「你這副表情……莫非我們再會不是偶然?」

 「……嗯,我一直都記得你。那天之後我一直想見你一面……一直在找你」

 「那我那天在車站碰到你————」

 「不全是偶然。我碰巧在那裡遇到了你。不過,是我主動接近你的」

 「……原來如此」

 玲一直都記得我。她應該也知道我的過去,知道我是志藤集團的人。

 我不知道她為何不曾提及。

 不過————。

 「……現在才想起來,對不起」

 「唉?」

 「我把你忘得一乾二淨,你應該很著急吧?挺對不起你的……」

 時隔許久再次相會,對方卻忘了自己。

 這實在讓人心疼。

 「————沒有」

 「嗯?」

 「我一直都很想謝謝你」

 玲微微泛起淚花,看向了我。

 我不禁怔了一下,看了回去。

 「你不記得我確實讓我有些寂寞。但是,聽到你的過去,我一直都擔心。如果因為我讓你想起了不願意想起的記憶……你會不會連我也覺得討厭」

 這股不安來自她的真心。

 說起來,遇到玲之後我有好幾次差點兒想起以前的事。

 有次想起心理陰影,還做了個奇怪的夢。

 這麼一說,玲的不安確實多多少少化作了現實。

 「在那場宴會上和你一起吃蛋糕……就像是昨天的事一樣。是你教會了我吃東西的快樂」

 「……」

 「凜太郎……你想起以前的事,也會和我在一起嗎?」

 玲的目光停留在了我身上。

 沐浴在她的不安、後悔以及期待當中,我嘆了一口氣。

 「……你可真傻,別每件事都問出來」

 「嗯」

 我把手伸過去,摸了摸她的頭。

 我原本絕不會碰女生的頭髮,但現在我覺得有必要讓她的頭髮亂一點。

 「就算想起以前的事,我也不會離開你。我反倒很感激你沒有強行讓我想起來。多虧了你,我才終於能下定決心面對它」

 「下定決心面對……?」

 「是啊,我有很多話要跟我爸和天宮司說……類似於給事情做個了斷」

 直到今天,我也沒有對自己的過去做出決斷。

 我一直都沒有去補強讓我活下去的基礎。

 但是現在,我感覺我能冷靜面對一切。

 我覺得我能克服過去,克服被我媽拋棄的心理陰影。

 「玲,你要永遠在我身邊。有你在,我就能打起精神」

 「真的嗎……?」

 「我不會在這種時候撒謊」

 「……嗯」

 出租車裡,我的手放在座位上,玲則是把手放了上來。

 雖然有司機在,不過應該無礙。

 至少現在,我不想揮開。

 ◇◆◇

 凜太郎拜訪乙咲家的那天。

 天宮司柚香中午的時候再次拜訪了志藤集團總部。

 她事先預約過,因此輕而易舉就進了公司。她帶著一名秘書,敲響了社長志藤雄太郎的門。

 「————請進」

 「打擾了」

 聽到雄太郎的回應,柚香走了進去。

 雄太郎和他的秘書索菲亞就在裡面。

 隨後,雄太郎坐到了招待來賓用的沙發上,示意柚香坐到對面。

 「今天來是有什麼事嗎?」

 「我希望能探討一下我司與貴司,天宮司集團與志藤集團的合併」

 「合併……?」

 柚香按照示意坐到了沙發上,然後從秘書的包裡拿出幾份資料,放在了兩人中間的桌子上。

 雄太郎拿起來之後翻了幾頁。

 「如果我們雙方攜手並肩,不止日本國內……境外的利益也會水漲船高。這毫無疑問對雙方都有益處」

 「……我明白你想說什麼。不過,我應該已經拒絕過這個提議」

 「……」

 看到雄太郎銳利的目光,柚香頓時啞口無言。

 她在放棄與凜太郎締結婚約之後,曾一度向志藤集團提過此事。

 但志藤集團的回應卻是否定的。

 這不只是雄太郎一人的判斷,各個部門也認為『沒有必要』。

 「如果此事進展順利,雙方確實能從中得益。但這卻是把雙刃劍,我們原本的收益會因此折半。我司能夠獨立成長,與貴公司聯手並無太多益處」

 「這、這……」

 「追根究底,為什麼這件事要由貴為千金的你來提出?通常應由營業部或者是社長天宮司秀介來進行。我不明白讓你一個孩子來的意義」

 雄太郎所言毫無破綻。

 十七歲的女孩兒本就不該出現在這裡。

 聽到理所當然的指摘,柚香咬住了嘴唇。

 「如果可以,還請說明一下原因」

 聽到雄太郎這麼說,柚香輕輕嘆了口氣,似乎放棄了掩飾。

 「……因為提出要與貴公司合併的是我」

 「你?」

 「是……我們原本是要與其他企業合併,牽頭的自然是我的父親,天宮司秀介。————但是在談判過程中,突然提到要讓我和那家企業的兒子結婚」

 「……」

 這與天宮司柚香向志藤凜太郎提出的類似,即所謂政略聯姻。

 她回想這件事的時候,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就像是想從現實中保護自己一樣————。

 「事到如今,我會把一切如實相告。我……對志藤凜太郎一直都抱有愛慕之情。若是能先一步與貴公司合併,與凜太郎訂婚,我就可以避免與不喜歡的人結合」

 「……原來如此。但由於同我司的關係充滿不確定性,只要存在無法合併的可能,就無法與先前提出合併的企業切割」

 「是。只要父親和營業部有同貴公司合併的動作,對方就有很大的可能主動放棄……因此可以自由活動的我才會直接前來交涉」

 萬幸的是,柚香為了天宮司集團從小就在學習經營管理。

 雖然經驗不足尚顯拙劣,但她一人也能進行一定程度的解釋和說服。

 她原本是打算活用這點。

 「也就是說……你是為了你自己」

 「……是,您說得沒錯」

 雄太郎陷入了沉思。

 短暫的沉默過後,他再次開口道。

 「若是這樣,我司更不可能接受此事。我不能讓公司的職員參與到你的私事當中」

 「……我明白了」

 柚香從一開始就清楚這點。

 在她沒有爭取到志藤凜太郎的那一刻,就已經成為了死局。

 她慢慢閉上眼睛,決定接受自己的命運。

 「最後,我可否能問一個私人問題?」

 「……什麼問題?」

 「您為什麼不讓您的兒子做您的繼承人?」

 聽到柚香的疑問,雄太郎沉默不語。

 這個問題聽起來有些可笑,但對於只知道這麼活的柚香,卻是理所當然的疑問。

 她想知道自己和志藤凜太郎究竟哪裡不一樣————。

 「我之所以不勉強凜太郎參與公司,是因為……」

第五章 回憶與離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