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1月9日 第一個朋友很令人不知所措呢。

第一卷  11月9日 第一個朋友很令人不知所措呢。1

時間來到校慶前一天的放學後。

三代側眼看著因即將到來的校慶而興奮的許多學生,如往常一樣目送前去打工的志乃離開後,打開了最近下載的、能搜尋打工徵人訊息的求職APP。

雖然過了許多日子也發生不少事,但三代並沒有忘記要尋找打工機會。在家裡時用電腦找,在外面的時候,他則會像這樣利用空閒時間打開APP來找。

「嗯……」

指定地區並執行搜尋後,新刊登的徵人訊息也隨之出現。三代用手指滑動螢幕逐一確認,忽然看見了一則有興趣的徵人訊息。

『預定12月1日新開幕的中規模水族館,清潔人員募集中!』

這份職缺與理想的條件很接近。

由於三代對自己溝通能力不高的事實有自覺,所以想避開可能已建立固有人際關係的職場,但如果是初始員工的話,幾乎所有人都是初次見面,就不需要擔心這點。

再加上『打掃』這項職務內容也很吸引人。因為就算有不擅長應付的人,只要維持最低限度的對話,同樣也能完成工作。

這麼適合自己的職缺實在很稀有,不知何時還會再出現,所以三代趕緊聯絡負責人請求面試。

隨後,由於對方說「如果時間上沒問題的話,請馬上過來面試」,三代便連忙趕回家裡,換了便服之後出發。

到達徵人訊息上記載的地址附近之後,能看見一棟即將完成的建築。看來就是這裡了。

正面玄關有著一塊告示牌,上面寫道『面試請往這裡』。三代順著指示前進,隨後便來到一間貼著『面試會場』紙張的房間前。

房間前方擺著幾張椅子,但目前沒有人在,空蕩蕩的。

由於開幕日將近,針對主要員工的大規模招募大概在之前就已經結束了。可能是在發覺還需要人手的時候,再逐一進行徵求吧。

「……要是人多也很讓人緊張,這樣正好。」

三代總之先敲了敲門,告知對方自己的到來。然而,門的另一邊並沒有傳來「請進」的聲音。

「嗯?」

三代歪歪頭,又敲了一次門。這次敲得更加用力,然而,依舊沒有得到回應。

「明明叫我馬上過來面試,我才急忙趕來的,結果人卻不在啊……沒辦法,只能等了。畢竟對方也知道我會來,應該等等就會出現吧。」

面對出乎意料的狀況,三代嘆了口氣。不過,對方可能也有自己的理由,要是因為這樣生氣,度量就太小了。

三代決定坐到門前的椅子上等待。

沒過多久,有位跟三代差不多年紀的女孩走了過來。

她上半身穿著毛衣,袖子長到遮住了手掌,下半身則穿著緊身牛仔褲。從這身隨意的服裝看來,她應該不是面試官……

那個女孩不停東張西望,一副靜不下心的樣子。每次一轉頭,髮尾切齊的短鮑伯頭就跟著微微搖晃。

「啊……呃……那個……你好。」

女孩子發現三代之後,用有些沙啞的中性嗓音打招呼,並怯生生地點了個頭。三代也跟著點頭回應。

「你好。那個……你也是來這間水族館面試的嗎?」

「是的。」

看來她跟三代一樣,是看見徵人訊息而來的。

面對初次見面,而且還渾身散發女孩子氣息的人,三代覺得有些棘手,但畢竟是可能成為同事的人,因此三代決定儘量表現得親切一點。

「我也是來面試的,但面試官還沒來的樣子,所以我才坐在這裡等。」

「是這樣啊……可以坐你旁邊嗎?」

「請、請吧。」

「那我坐了……呃,我叫佐伯初,目前就讀高二……應該跟你差不多?」

年齡相仿這件事從外表就看得出來,倒可以暫且不論,但她竟然是存在於現實中用※男性化自稱的女孩子。(譯註:原文中初以「僕」自稱,在日本一般為男性第一人稱使用。)

雖然在漫畫或動畫裡時常見到,但這種人在現實中十分稀有。

儘管如此,她並沒有給人一股超脫現實的感覺,反而令人覺得莫名合適,幾乎沒有什麼不和諧感,實在很不可思議。

「高二……我也是。啊,我的名字叫藤原三代。」

「真的嗎?竟然是同年,真開心——啊,對、對不起,用了平輩的語氣說話……」

「啊,沒事的……畢竟都是同年,用平輩語氣也沒關係。也是呢……好,我就不用敬語了,你也不用說敬語沒關係。」

「嗯、嗯!請多指教了,藤原。」

名叫初的女孩子天真地笑了笑。那份開朗沒有心機的感覺,彷佛藍莓花一般,給人內斂柔和的印象。

想必她平時一定擄獲了不少男生的心吧。她的外表和形象都散發著魅力,令人自然地這麼想——然而,現實有時候就是會令人意想不到。

初微吐著舌頭,「唉嘿嘿」地笑了幾聲,說道:

「不過,真是太好了,最先遇到的人是同性。因為我不擅長跟女生相處……」

三代瞬間愣住了。

「……你剛剛說什麼?」

「咦?那個,呃……我說,最先遇到的人是同性太好了。」

初的外表怎麼看都是個女孩子,嗓音雖然有點中性,但要說的話還是比較偏向女孩子,所以給人的印象完全就是女孩子。

他是男生的事實,讓三代一時難以置信……但本人也不像在說謊的樣子。三代擔心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問題,而伸手揉了好幾次眼睛。即使如此,擺在眼前的現實也因此沒有改變。

如果是溝通力超強的現充的話,或許在這種時候也能瞬間說出合適的回應,但三代辦不到那種事。他只感到手足無措,像是要逃避現實與認知的鴻溝一般,別開了臉。

「藤原,你怎麼突然別開臉?」

「沒……沒什麼。」

「?啊,難道是我的臉沾到什麼了嗎?哪裡?唉唉,告訴我嘛。」

「別、別靠近我。」

「為何~又沒關係。」

「有關係。」

「我又不會做什麼奇怪的事,只是想要你告訴我而已啊……是哪裡啊?臉頰?」

初給人的距離感相當近,可能是在以他個人的方式展現「想趕快變得要好」的心情。或許不只是當作認識的人或同事,他是想跟三代成為朋友。

但三代很猶豫又困擾。因為他長久以來都是邊緣人,沒有任何朋友,所以實在不懂該怎麼應對。

如果是戀人的話,倒還知道怎麼做……

三代不知如何是好,輕輕搔了搔頭。此時一位身穿對襟毛衣、約二十五歲前後的女性從走廊另一頭走了過來。

「嗯……你們兩個就是來面試的人?來得比想像的早啊。不好意思來晚了,讓你們久等。那麼現在開始面試,請進到房間裡來吧……隨便坐在空著的椅子上就可以了。」

看來這位女性就是面試官的樣子。如果再跟初獨處下去,三代恐怕會開始胡思亂想,所以時機正好。

三代走進房間之後,依照面試官所說坐到了空的椅子上。晚一步進入房間的初則坐到了三代旁邊。

「那麼首先……讓我看看你們的履歷表吧。」

三代把裝了履歷表的信封交給了面試官。初說著「我也……」,把履歷表遞了出去。面試官來回看了看兩人提交的履歷表之後,說道:

「哦……你們都是高中生?雖然看起來就是那樣沒錯。然後……應徵的職位都是清潔人員啊。藤原同學從氣質來看還多少能理解,但佐伯同……咦?啊,你是男生啊。這、這樣啊。嗯,也無所謂。佐伯……同學你的外表很可愛,所以讓人覺得有點可惜啊。我覺得你比較適合在舉辦活動的時候扮裝之類的,從事面對人群的工作。」

看來初也想擔任清潔人員的樣子。三代本來也猜想他會想從事面對人群的職務,所以有點意外。

三代往旁一瞄,發現初的臉紅得跟熟透的蘋果一樣,身體不停顫抖著。

「那個、就是,因為我之前打工的地方強迫我穿奇怪的服裝……我覺得非常羞恥……他們要我穿上女孩子穿的旗袍來接待客人,還會有大叔用奇怪的眼神看我……」

初一反他的外表與性格,選擇不會出現在人前的清潔工作,看來是有相當的理由的。

雖然聽他的描述,令人覺得只不過是舉辦了一場開心的活動,但最重要的還是本人怎麼想。

初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看來這對他來說是一段不願回想的過去。

「……看來我問了不太好的問題。抱歉……我會盡量不提的。」

「不會,是我自己的心靈太脆弱了。」

儘管這樣不太好,但三代還是不經意覺得好奇,忍不住想像起穿著旗袍的初。

然而下一刻,志乃也突然出現在他的想像之中。志乃像倉鼠一樣鼓起雙頰,奮力地揮舞雙手,抹去三代的妄想。

只不過是想像偽娘身穿旗袍的樣子而已,當然沒什麼其他的意思。況且志乃本人也不在這裡。

即使如此,三代卻感覺自己像做了件壞事一樣,真是奇妙。

2

「好——那麼,面試就到此結束。你們兩位都被錄取了。雖然我很想說我們會審議過後再行通知,但老實說清潔人員這個職位不怎麼受歡迎,應徵的人沒有多到可以讓我們挑選。」

面試順利進行到尾聲,令人感激的是,由於應徵清潔人員的人似乎不多,所以面試官當場就決定錄取。

「然後……接下來會有關於清掃作業程序的研習,不過今天是沒辦法,只能改天了。畢竟工程還要再過幾天才會結束。研習的時間會再另外通知你們。還有,雖然最後才說,不過我還是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小牧美佳,是這裡的副館長,二十八歲。」

面試官——小牧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輕快地說了句「你們可以回去了」。

看來這樣就結束了。

由於是第一次面試打工,所以三代相當緊張,沒想到最後順利地過關了,三代於是放心地吐了口氣。

隨後——

「唉,藤原、藤原。」

初伸手拉了拉三代的袖子。

「怎麼了?」

「……我們兩個都錄取了呢。」

「啊……是啊。」

「我想之後彼此可能會遇到有困難,或是需要商量的事情。所以……那個……」

初拿出手機,緊緊握在手中。

「希望你可以……把聯絡方式告訴我……可以嗎?既然是同事,不知道會很奇怪的。」

確實,同事之間想必會需要聯絡彼此或是互通資訊,所以交換一下聯絡方式比較好。他說的有道理。

不過,話說回來,他請求的方式實在莫名可愛,令人難以拒絕。

他看起來並不是刻意這麼做的……三代不禁覺得,他以前會被迫穿上奇怪的服裝,恐怕就是出於這個原因。

「可以……吧?」

「……嗯,也是啊。先知道聯絡方式會比較好。」

「謝謝!我好高興,唉嘿嘿。那麼就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電子信箱、通訊軟體的ID,還有上傳照片跟短片用的社群軟體的ID,除此之外……」

(插圖014)

「等、等一下,我沒有裝那麼多APP。」

「是嗎?」

「看就知道了吧?我可是表裡如一的陰角邊緣人啊,幾乎沒在用社群軟體。」

「嗯……我覺得你看起來很溫和,並沒有到陰角的程度啊……而且,法律也沒有規定陰角就不能使用社群軟體吧。我自己也比較偏向陰角。」

「就我看來你應該是※陽角才對。」(譯註:「陽光角色」的簡稱,與陰角相對,給人積極陽光印象的人。)

「才沒有那種事……藤原你就趁這個機會裝一下社群軟體嘛。我們就合照一張上傳,然後加上愛心裝飾,走假裝情侶風。」

「我、我才不要。」

「咦~」

初展現十分親近的態度,讓三代感到有些畏縮,不過同時也在心裡確信了一件事。

那就是初想跟自己當朋友。

面對這可能成為第一位朋友的存在,三代相當不知所措,但並不覺得討厭。望著登錄在手機裡的新聯絡資訊的三代,表情散發出柔和的氣息。

只不過,有一點讓他覺得很在意。

就是志乃。

三代不知道志乃會怎麼看待初的存在,感到有點苦惱……最後他決定先隱瞞這件事。 

11月10日~11月17日 灰色的青春不知不覺變得鮮豔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