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0月27日~10月30日 送禮物很讓人煩惱呢。

第一卷  10月27日~10月30日 送禮物很讓人煩惱呢。1

三代一來到學校,就感受到大量令人煩躁的視線。這是因為志乃的行動,讓之前一直隱瞞的關係一口氣曝光的關係。

不過,三代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事,所以並不慌張也不困惑,決定徹底無視。

另一方面,志乃明白自己受到周圍矚目,只是強硬地表現「那又怎麼樣?」的態度。

而這麼做似乎起了效用,周圍並沒有人試圖接近並進一步詢問。似乎是太過光明正大,反而讓人很難開口。

三代的校園生活維持著這樣的感覺。而放學後也只是增加了一項行程,先回家一趟,等時間到了再去接志乃下班。

就這樣,時光飛逝,很快便來到了星期日。

這一天,三代依照預定,將時間拿來思考給志乃的聖誕禮物。總之,他先打開電腦,敲著鍵盤開始搜尋。

十分鐘……二十分鐘。

在網路上逛了一段時間之後,三代確實找到幾個網站,寫著女朋友收到什麼禮物會高興。然而,每個網站建議送的東西和理由都大相逕庭,令三代感到十分不解。

舉例來說,其中兩個網站是這麼說的:

——最好選擇能夠隨身攜帶的小配件。如此一來,每當她看到,便會想起身為男朋友的你。女性往往想隨時把喜歡的對象放在心上。如果贈送會用完的物品的話,當用完的同時她對你的感情也將蕩然無存,還請注意。

——贈送能夠用完的化妝工具或護膚用品等為佳。就算是女朋友,收到會留下實物的小配件等也會困擾。身為體貼的男性,應該要贈送不會造成精神負擔的禮物。

被某個網站肯定的做法,卻會在另一個網站遭到否定。全部都是這樣。三代愈來愈搞不清楚怎麼做才是對的。

「……」

滴答滴答,秒針一秒一秒前進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此時,門鈴突然響起。

「是誰啊?」

三代暫時停止思考,前去確認來訪者的身分,結果發現是志乃的妹妹美希。三代於是趕忙來到公寓的大門口。

「呀喝~大哥哥。」

「美希,好久不見了呢。」

「是啊。」

「你是一個人來嗎?自己坐電車沒問題嗎?」

「自己坐電車這點事,美希還是做得到的……比起那個,美希可以進去你家嗎?」

儘管十分突然,但畢竟女朋友的妹妹自己千里迢迢跑來,總不能把她趕回去,於是三代決定讓她進入家裡。

「要進來我家是沒問題……」

「耶~!」

把露出雀躍笑容的美希帶回家中之後,三代從冰箱拿出罐裝果汁遞給她。

「來,給你飲料。」

「謝謝~」

「所以,美希你今天怎麼會來?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理由嗎?沒有耶。美希只是想來找你玩而已。」

就服裝看來確實是那種感覺。她身穿易於活動的吊帶褲,怎麼看都是來玩的。

「這樣啊。」

「嗯……啊,大哥哥,這個是……」

喝著罐裝果汁的美希突然看向了亮著的電腦螢幕。

三代瞬間心裡一驚,但隨即想起畫面上全都是跟挑禮物有關的內容,於是撫胸鬆了口氣。

要是畫面上是色情圖像或影片的話,那可就糟了。沒發生那種事真是好險。

「……禮物?你要送姊姊東西嗎?」

「嗯?啊……是啊。」

「原來如此。難道說……大哥哥,你想不到要送姊姊什麼東西?好,這種時候就輪到美希上場了。就讓美希來告訴你,姊姊收到什麼會高興吧。」

三代先是一愣,但立刻覺得尋求美希的建議是個好主意。畢竟她可是志乃的妹妹,想必很熟悉志乃的喜好。

「你肯告訴我就幫大忙了。就像你說的,我確實很煩惱。」

「決定了呢。那麼,我們就去逛商店吧。」

「咦?商店?」

「比起用嘴巴來說,直接看會比較好懂。」

「是這樣啊。我知道了。」

三代說著點頭同意,接著美希便笑著伸出了雙手。

「這個手是……?」

「美希不能免費告訴你。你懂吧?」

這麼說來,美希就是這樣的孩子。她之前也為了去電子游樂場玩而向志乃要了錢。

那時候三代也給了美希錢……只不過,那是怕美希乾等,覺得她很可憐才給的,這次的情況有點不同。

但話說回來,既然她願意出手相助,要求一點零用錢當回報也是合理的主張,所以三代並沒有責備她的意思。

三代想著志乃看到大概會生氣,把一枚五百圓硬幣遞給了美希。

「來。」

「五百圓啊……」

「對不起喔,大哥哥我也沒那麼多錢。」

「嗯,因為美希很好心,所以拿五百圓也會告訴你。不過……要是姊姊收到禮物很高興的話,大哥哥你要再多給美希成功報酬喔。這樣應該不過分吧?拜託了~」

真是個嘴巴跟頭腦都靈光的孩子。最後那聲拜託還帶了點做作女裝可愛的味道,照這樣看來,她將來八成會成為善於算計的女人。

當她成長為跟志乃同等級的美少女之後,美希恐怕很快就會理解自己的魅力是何等的武器,並思考如何活用它。

真希望她不要搞出「跟男生握手一次〇〇圓,手指交扣再加〇〇圓」這類生意,製造許多被玩弄感情的受害者……但說到底,也只是有這方面的可能性而已。

凡事都不能擅自認定,她也可能不會做出那種事。比起懷疑更應該信任才對。

不過——

「也是啊,那成功的話就幫你追加吧。」

聽到三代這麼說,美希立即露出了奸笑。

(咦……我該不會判斷失誤了?)

三代感覺自己把美希朝不好的方向推了一把,因而感到一陣後悔。然而,他隨即發覺在未來將成為餌食的是自己以外的諸位男性。

(嗯,只要我不是受害者那倒無所謂……)

雖然只是將錯就錯,但像這樣放手有時也是很重要的。就是這麼回事。

2

兩人在街上逛了一陣子之後,美希在一間店前停下腳步。

「就到這裡挑禮物吧。」

「這裡……?」

三代單手遮著陽光,看向招牌——接著呆住了。那是女用內衣店,也就是販賣女性貼身衣物的店鋪。

「……」

「嗯?大哥哥你怎麼了?」

「美、美希,這、這間店不是賣女生內衣的地方嗎?」

「是啊。怎麼了嗎?」

「就是……那個……」

「啊~對喔,因為是男生,大哥哥你有很多地方不懂嘛。不過你可以放心,不管是姊姊喜歡的款式,還是尺寸,美希統統都知道……姊姊一定會很高興的,因為她是對內衣滿講究的女生。」

聽她這麼一說,三代隨即想起之前志乃因颱風到家裡留宿的事。

那時志乃洗的內衣是紅色的。

儘管三代並不清楚女性是以怎樣的基準挑選內衣,但還是知道紅色一般被視為較具挑逗性的顏色。既然會穿那種顏色的內衣,那麼要說志乃對這方面有一定程度的堅持,似乎也很合理。

然而……

就算如此,要走進這種店還是需要相當的勇氣。三代不禁抹了把冷汗,猶豫地低吟著。美希見狀,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

「你不想看到姊姊開心的表情嗎?」

「是想看沒錯……」

「那進去就對了。快點快點。」

「我、我需要心理準備……」

「快點!」

三代就這樣被美希推著屁股走進了店裡。而就在踏進去的瞬間,周圍的女性客人一口氣全看了過來。面對這極度尷尬的寂靜,三代當下定在了原地。

「請、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臉部有些抽搐的女性店員很快現身,向三代詢問道。那明顯是看著可疑人物的眼神,三代乾笑了幾聲,想借此矇混過去。

「哈哈……」

「請、請問怎麼了嗎?」

「……」

「這位客人?」

「……」

「這位客人~?您有聽到嗎……啊、臉好紅。」

由於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眼前又是一幅全是女用內衣的光景,令三代不禁害羞地漲紅了臉。

「您發燒了嗎?需不需要我幫您拿冰塊來?」

「不……那個……」

「什麼?」

「……」

三代再度沉默了下來。這時,美希終於開口幫他解圍。

「我們來買內衣。這個大哥哥是姊姊的男朋友,要送她禮物。」

聽美希這麼說,女性店員於是會意地敲了敲手掌。

「原來是這麼回事。」

知道是來買禮物之後,女性店員的態度隨即轉為正常,三代也因此稍微冷靜了下來,能夠正常地與對方對話。

「那個……來買內衣送給女朋友的男性,很常見嗎?」

「有的喔。」

「那就好。我剛剛覺得自己是不是被當成變態,所以有點混亂。」

「咦?不,我想應該有不少人會這麼覺得啦。」

「咦?可是你剛剛說,也有男性來買內衣當禮物不是嗎?」

「呃,因為來買內衣當禮物的男性,通常都會跟送禮的對象,也就是女朋友或太太一起來。除此之外……比如像是跟這麼小的女孩子一起來的人,就比較沒見過了。就算背後有些原因,但畢竟不問是不會瞭解的。這次我也是聽了說明才放心,要是什麼都不知道,從一旁看來的話……就……是吧?」

女性店員說著,瞄向了牆壁上設置的緊急對講機。

雖然這誤會相當嚴重,但從客觀角度來看,被這麼認為也沒辦法,所以三代無話可說。

沒有演變成案件真是太好了。

「那麼……您知道您女友的體型……也就是各部位的尺寸嗎?」

「尺寸?」

「是的。」

三代雖然能從隔著衣服看到的印象,判斷志乃大致的體型,但實在不知道詳細的數字。三代於是瞄了美希一眼,隨後美希便從吊帶褲前方的口袋中掏出一本筆記本,翻給了店員看。

看來這邊交給美希會比較好。三代於是躲到了稍遠的柱子後方,遠遠看著她們討論。

雖然聽不清楚她們說話的內容,但要是隨便接近而被提問的話,自己也答不出來,所以三代決定在談話結束之前死守在這裡。

——……除了三圍之外,大腿、小腿、上臂、頸圍、肩幅,還有頭圍,這裡都應有盡有。

——哦……你姊姊身材很好呢。有在當模特兒之類的嗎?

——她沒在當模特兒,不過她也只有身材跟臉蛋而已。雖然警戒心很強,但腦袋算是笨的那種。

——說得真不留情……你討厭姊姊嗎?

——不討厭喔?

——是、是這樣嗎?呃……總之,既然知道得這麼詳細的話,看來是不用擔心尺寸不合了。那麼,你姊姊喜歡什麼樣的內衣呢?

——她喜歡顏色鮮豔一點,然後布料觸感好一點的。款式選可愛的應該會比較好。

——鮮豔……觸感好……然後可愛……嗯,那就從那一區挑選吧。

——我知道了。好,那麼我們走吧,大哥哥……咦,跑去哪了?

看來討論已經結束,美希開始左顧右盼尋找起三代。接著,她看見躲在柱子後方的三代,於是露出傻眼的表情。

「什麼時候躲去那裡的……」

「沒、沒有啦,只是覺得我加入也答不上話?」

「哇……也太沒用了吧。」

雖然三代也明白自己在逃避,但可以的話還是希望美希不要直接說出來。被她這樣一說,感覺心裡像被紮了一針。

不過反正都過去了,再介意也沒有用。

總之,美希說了聲「這邊」並開始移動,三代跟了上去,來到滿是成熟內衣的角落。

這裡的內衣有紫色、紅色、粉色等各種顏色,款式也大多偏向性感。三代的臉頰第三次漲紅起來,只得用雙手捂住臉。

「大哥哥你啊……好了,快點選要哪一種吧。」

「還、還是美希你幫我選吧……」

「美希雖然可以給建議,但要由大哥哥你來決定才可以喔?禮物要由你選才有意義,你懂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三代實在無法直視。

「……真沒辦法。嗯,美希覺得姊姊收到會高興的,應該是這種吧?」

三代稍微打開手指製造縫隙,對美希拿在手上的內衣瞄了一眼。那是一套有著蕾絲花邊,帶點透明的櫻紅色內衣褲。

是所謂性感兼可愛那一類型的款式。

「那是……」

「姊姊她會喜歡這種的喔?尺寸也是F65沒有錯。」

「……F?」

「咦?大哥哥你不知道嗎?姊姊脫掉衣服的話,胸部還滿大的喔。」

據美希的說法,志乃似乎是隱性巨乳的樣子。這麼說來可能確實是如此。三代還有印象,志乃跟美希吵架的時候,有聽到拿胸罩裝哈密瓜之類的話。

而且,三代最近背過志乃一次,確實能感受到背後有明顯的觸感,可說是對很有存在感的胸部。

沒錯——志乃很大。

如此單純明瞭的事實,三代卻事到如今才察覺到。這是因為,三代對志乃抱有的好感大部分是來自於她的內在。

身為男孩子,三代當然也對女性的身體有興趣,只不過他一直默默壓抑在心底。然而,由於美希的說明,令至今為止保持著平衡的理性天平傾向了糟糕的一方。

「……你想像一下嘛,大哥哥。姊姊穿著這套內衣的樣子。」

順著美希的話想像那幅情景,鼻血便兀自流了出來。三代慌忙擦了擦鼻子。

(為、為什麼會流鼻血……我只是聽美希說而想像了一下,才沒有想什麼下流的事……才沒有!)

三代在心中毫無意義地辯解道,同時用力搖了搖頭,把志乃穿著內衣的模樣從腦中抹去。

「大哥哥……你剛剛露出了有點變態的表情。很糟糕喔。」

「才、才沒那種事。」

三代清了清喉嚨矇混過去,拼命擺出冷靜的表情。

「是美希你的錯覺。」

「是嗎?」

「沒錯。比起那個……這套好像有點太成熟了。就大哥哥的角度來說。」

「要說的話,這套比較偏可愛系,應該沒有那麼成熟才對……只是因為大哥哥你妄想了色色的——」

「——總、總之,還是選普通一點的吧。」

「美希覺得這套已經很普通了。是看的人的想法有問題。」

經美希這麼一說,好像不選這套內衣反而證明了自己有邪念。

三代想避免自己被貼上好色男的標籤,於是在一陣煩惱之後,還是決定購買美希手上的那套內衣。

「……大哥哥我還是選這套好了。」

「你的說法變來變去的耶。」

「才沒有那種事。這套確實像你說的屬於可愛系,而且我也覺得很適合志乃。沒錯,因為這套很『可愛』。」

「……」

「你那一臉說著『嗚哇』的表情是怎麼回事?美希妹妹?」

「……沒什麼。說得也是,這套內衣很『可愛』嘛。」

美希似乎察覺了三代的心情,於是體貼地不再追究。真是懂得看臉色的孩子。

三代拿著那套內衣慌忙地走向收銀台,看見剛剛那名女店員就站在那裡。如果是別的店員,可能又要遭遇懷疑的目光,同時也不得不再次說明原委,因此這樣正好。

「哎呀……您是剛剛那位。」

「麻煩結帳。」

「好的……這樣是2萬4580圓。」

「兩——?」

聽見出乎意料的高價,三代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他覺得可能是聽錯了。

「……請問——」

「是。」

「是2萬4580圓?」

「是的。」

看來並不是自己聽錯了。三代驚訝得瞠目結舌。

胸部大的女性用的內衣種類本來就少,要是款式漂亮的話,價格更是高漲——三代並不知道女性這方面的特殊情況,只是單純覺得『為什麼這麼貴?』。

「請問怎麼了嗎?」

「不、不……那個……呃……沒什麼。」

「那麼就麻煩您付款了。」

三代心中動搖著,拿起錢包確認,用顫抖的指尖算了算鈔票的數量。看來手上的錢是勉強足夠付款。

由於三代是一個人住,所以雙親每個月都會固定匯生活費給他。然而那筆金額只足夠維持日常開銷,沒辦法過於奢侈。眼前這項花費實在沉重不已,一想到明天開始的日子不好過,三代的心情就有點鬱悶。

不過,要是能見到志乃開心的表情,這點錢根本不算什麼。三代這麼想著,完成了結帳。

他並不後悔。

「謝謝惠顧。這是找您的錢。另外,請問包裝……想來有需要吧,畢竟是禮物嘛。」

「麻煩你了。我打算在聖誕節的時候送給她,希望可以用搭配的包裝紙。」

「原來是聖誕禮物啊。現在就準備有點早呢。」

「我不想到時候才手忙腳亂的……」

「您這麼為她著想,女朋友很幸福呢。那麼,請您稍等。」

女性店員移動到隔壁櫃檯,開始用熟練的手法裁切起包裝紙……途中還自嘲似地輕笑了聲,不知在自言自語些什麼。

——……竟然在聖誕節送內衣當禮物啊。是想說『我今天要與你度過的不是※神聖之夜,而是性之夜』嗎?明明一副老實模樣卻這麼禽獸,最近的男孩子真可怕呢。雖然比起沒膽子,還是這樣好一點就是了。(譯註:日文中「神聖之夜」與「性之夜」同音。)

雖然聽不太清楚,但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她應該會直接說清楚才對。比起女性店員的舉止,三代此時更關注自己暴瘦的錢包。

(……開始有點想打工了啊。)

今後想必也會有類似的花費。時間轉眼即逝,寒假很快就會到來。到時應該有去遠一點的地方玩的機會。

要是有點錢當交際費的話,遊樂的選擇也會變多。如果是為了與女朋友共處的時光,感覺自己就有打拼的動力。

儘管不知道至今為止都是邊緣人,不擅長跟人相處的自己能不能做好工作,但三代還是覺得想嘗試看看。

三代沒有察覺到自己笑逐顏開,回到家之後,他把以花朵圖案的包裝紙包裹的內衣藏到衣櫃裡。這時,美希伸手戳了戳三代的背。

「好像沒有事可以做了,所以美希要回去了。今天玩得很開心,美希很滿足。」

雖然三代不明白今天哪裡有令她開心的要素,但總之美希似乎打算回家了。

「是嗎?那我送你到車站吧。」

「謝謝~」

「我才要謝謝你給我建議。話說回來……你午餐打算怎麼辦?我雖然沒什麼錢了,但如果是便宜一點的地方還是可以請你吃。要去哪裡吃飯嗎?」

「你的心意美希很高興,但其實美希出門的時候跟爸爸媽媽說中午會回去。他們應該做好午餐在等美希了。」

「原來如此。你原本就打算中午回去啊。」

「美希不會在外面待到天黑。現在社會上有很多危險的人,而且美希今天是第一次自己搭電車,要是天黑迷路了也不好。」

看來美希的危機管理做得很充足。似乎能理解她的父母今天為何允許她自己一個人外出。

「啊,還有……我有件事要拜託大哥哥。」

「拜託我?」

「美希今天來過的事,要對姊姊保密喔?要是她知道美希自己跑來,一定會很生氣。」

由於今天受到美希許多幫助,三代決定接受她的請求,點了點頭。美希於是放心地吐了口氣,露出笑容。

兩人到達月台時,電車也剛好到站。電車門「噗咻」一聲打開,美希隨即跳了進去。

「路上小心喔。」

「好~……對了,大哥哥,可以把耳朵靠過來一下嗎?」

見美希招了招手,三代搔著頭把臉靠近,結果——啾——臉頰被親了一下。

「……美希?」

三代不禁呆住了,而美希則是笑了笑。

「這是保險。要是你不守約定,美希就告訴姊姊你劈腿跟美希亂來。」

這句話有股莫名的魄力。三代感覺美希絕不只是口頭威脅,要是打破約定,她恐怕真的會那麼做。

言行一致,且凡事毫不猶豫的這份膽識,感覺跟志乃十分相像。儘管她們的性格截然不同,但還是能從這種地方感覺到兩人的確是姊妹。

三代只得苦笑著說道「知道了啦」。

雖然志乃就算聽美希說了些什麼,大概也不會馬上相信,但那份氣勢還是令三代覺得不得不小心。

「再見,大哥哥。」

電車關上了門,開始緩緩前進。隨後美希站到了座位上,兩手貼在車窗上看了過來。

三代朝她揮手道別,美希也跟著揮了揮手。

3

離開車站之後,三代隨便找了一家便利商店,買了麵包跟果汁當午餐吃。

只要花幾百圓就可以填飽肚子,這個時代真棒。雖然志乃看見的話,可能會說這樣對身體不好而生氣就是了。

三代在路上悠閒地走著,同時隨意地用手機瀏覽起打工的徵人網站。

從想要做到實際採取行動的時間變短,或許是在不知不覺間受到了志乃影響的關係。據說情侶往往會相互影響,導致兩人愈來愈像,而三代似乎也不例外。

「這個不行啊……這個我好像可以……不,有點微妙啊……」

三代低吟著在網站上搜尋,但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一回過神已經是傍晚了。

總覺得最近時間過得特別快……這倒先不管。志乃星期日的下班時間比平日還要早,所以差不多該去接她了。

不過,三代知道太早到也不行,所以稍微調整了時間,最後在志乃下班前十分鐘左右抵達咖啡廳。

「歡迎光——哦,是志乃的男朋友。」

「你好。」

「你來接她的話,表示志乃快下班了吧?嗯……那這邊的位置空著,你請坐吧。」

「好的。」

坐到指定的座位之後,作為男友招待品的點心與紅茶迅速就被端上桌,三代於是很快享用起來。

店內的燈光明暗適中、色調沉穩,背景則播放著爵士樂。待在這裡時,三代還是覺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過,來過幾次之後,三代已經漸漸能接受這裡的氣氛了。畢竟人類是受環境影響的生物,很快就會習慣與適應。

「謝謝光臨~」

三代看著志乃工作的樣子,想著「今天也很有精神啊」,露出微笑。這時,剛才替三代帶位的店員走到志乃身旁,對她小聲說了什麼。

志乃開始四處張望,隨後便找到三代,展露了笑容。看來那位店員把三代來接志乃的事告訴了她。

不久之後,志乃便走進員工休息室,換成便服走了出來。

「等很久了嗎?」

「也沒有很久。」

進行幾乎已成了制式應答的對話之後,兩人牽著手踏上歸途。星期日兩人能相處的時間比平日還要多,所以腳步自然也放慢了下來。

以緩慢的步伐走著,平時不會注意的商店招牌也看得更加清楚。或許是因為如此,志乃被某個招牌下方張貼的紙條引起興趣,停下了腳步。

——我們在賣之後可能會流行的鯛魚燒!雖然目前還只有一種口味,但懇請進店吧!

儘管上面寫著『之後可能』、『目前還』這種字眼,讓人搞不清店家到底想不想認真做生意,但志乃似乎很想吃吃看,於是悄悄跑進店裡買了一個。

「一般來說,哪會有人受到這種可疑的告示煽動,跑進去買啊?」

「又沒什麼關係。而且你看,好好笑。」

志乃「啊哈哈哈」地笑著,把買到的鯛魚燒拿給三代看。那是個形狀特殊的鯛魚燒,鯛魚大大地張著嘴,可可色的冰淇淋就盛在那上面。

「好可愛!」

「形狀很有趣呢。這種食物不是都會拍照上傳嗎?傳到社群網站之類的。」

「社群網站?我沒有在用喔。我以前曾稍微用了一下,但後來收到很多『想見你』之類的奇怪私訊,覺得很可怕就沒再用了。」

志乃若無其事地說出這段往事。此時三代忽然覺得,自己似乎窺見了志乃會排斥男生的部分原因。

曾遭到大量毫無興趣的異性表達好感,會因此對異性感到嫌惡、想保持距離,或是採取較警戒的態度也是情有可原。

這麼說來——之前中岡也提過,希望志乃克服對男性的排斥心理。雖然她要求三代藉由揮灑青春擔起這個職責,但老實說三代在此之前都沒怎麼意識到這點。

然而,就算如今想起了這件事,三代能做的事情也相當有限。受到負面影響的心靈或感情沒有那麼輕易就能修復,所以也只能放長眼光慢慢守候。

「不管我再怎麼封鎖,每天還是會有不同的人寄私訊來。」

「……真是辛苦你了。」

「對吧?所以,為了療愈我以前的心靈創傷,你要餵我吃這個鯛魚燒!」

雖然來得很突然,但完成這種願望就是男朋友的職責。於是三代接下鯛魚燒,湊近了志乃的嘴邊。

「來。」

「等等,太近了太近了。我需要張開嘴巴的空間……」

「太近了啊,抱歉……好,這樣可以嗎?」

「嗯,這樣正好。」

志乃擺出了高高在上的態度,接著張嘴吃起了鯛魚燒。

「……嗯?」

真像個小孩子——三代這麼心想,同時一看志乃,發現她的鼻頭沾到了冰淇淋。

看來是剛才湊太近的時候沾到的。不過她本人似乎沒有發現,因此三代便伸出了手指幫她抹掉。

「什、什什什、什麼……?」

「沾到冰淇淋了。」

三代這麼說著,看向手指上已融化的冰淇淋。

雖然可以直接擦掉它,但三代總覺得有點浪費,於是用舌頭一舔,嚐了味道。

一陣淡淡的微甜,以及可可亞的醇厚香味在口中擴散開來。

這鯛魚燒雖然乍看之下好像把功夫都花在了有趣的造型上,但味道方面也意外地很用心的樣子。

「你、你要是說一聲,我也可以給你吃一口啊?」

「啊啊,不是。我不是因為想吃,只是覺得有點浪費。」

「……怎麼說呢,三代你真的會突然就做出超乎我想像的事耶。」

「是嗎?」

「是啊。之前一直親不停那件事也是。」

「我應該不要再做比較好嗎?」

「我不討厭,所以沒關係啦……」

「那就沒問題了。」

「三代你好狡猾喔——」

就在志乃說著的同時。

『——聖誕節一轉眼即將來臨!現在就開始為歡樂時光準備吧!』

商業大樓外牆上的巨大螢幕播放了這麼一句宣傳語,令兩人不禁抬頭看去。

「話說回來……那個啊……」

「……怎麼了?」

「十二月啊……我二十五日雖然有排班,但二十四日拿到了休假。如果不趁現在先排好的話,快到聖誕節的時候,會有些人說交到了男朋友想休假,結果變成爭奪戰。」

志乃微低著頭眼神朝上,用力握緊了三代的手。

「平安夜那天,我想要整天跟你待在一起……可以吧?」

你是我男朋友,所以會為我空出那天來吧——志乃的眼神這麼訴說道。

畢竟三代連聖誕禮物都已經事先買好,不可能安排其他事情。就算當天志乃有排班,他也打算空下一整天,在她下班時立刻去迎接。

「沒問題。」

「這樣啊……呵呵,也是呢,怎麼可能有事嘛。因為三代你沒朋友啊。」

雖然這句話聽起來幾乎像是在刺人痛處,但一看志乃開心的表情,任誰都能分辨出她不是在說三代的壞話。

志乃在這句話背後真正想吐露的,是男友身旁不容易有其他女生出現的安心感。她只不過是把想法直接化成言語罷了。

三代於是搔著臉頰說道:

「……嗯,就是這麼回事。順帶一提,我已經準備好聖誕禮物了,你好好期待吧。」

「咦?你要送我禮物?」

志乃對「禮物」這個詞起了反應。耳朵彷佛貓咪一樣輕輕動了動。

「……畢竟是聖誕節啊。」

「我好期待!還有,我也打算在聖誕節送你禮物,所以你也要期待喔!」

看來志乃自己也有在思忖,想要送點什麼。

雖然三代很好奇志乃的禮物會是什麼,但彼此都得等到當天才行。 

11月3日~11月5日 邊緣人把校慶給忘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