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序幕

第六卷  序幕台版 轉自 天使動漫論壇

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有容奶大

錄入:kid

那天的事情至今我仍記憶猶新。

新生命誕生在這世上的日子。

目睹生命的奧妙,親身體會到生命之可貴的日子。

話雖如此,生下孩子的人並不是我──

「──姊!」

那是發生在距今十五年前的事情。

當時還是學生的我在接到電話之後,立刻從學校火速趕往姊姊所在的婦產科診所。

我猛然推開病房的房門──

「哎呀,綾子。」

就見到身穿病人服的姊姊躺在床上。

她見我來了,原本想要起身迎接,但是我急忙阻止她。

「啊,不用起來!快躺著、快躺著。你應該很累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你來得可真快耶。」

「因為我一下課就馬上趕來了。」

「你其實不用那麼急的。」

「那怎麼行啊?」

儘管表情略顯疲倦,姊姊臉上依舊帶著一如往常的柔和笑意。太好了,雖然母親早就打電話通知我母嬰均安,不過親眼見到姊姊之後,我又再次鬆一口氣。

鳰崎美和子。

我歌枕綾子的親姊姊。

她去年結婚之後,姓氏就從「歌枕」改成了「鳰崎」。

她和姊夫兩人明明說想要先享受一陣子新婚生活,結果才不出幾個月,姊姊的肚子裡就有了新生命──然後到了今天。

我姊順利打完生產這場仗了。

「……哇啊!」

病床旁。

擺了一張附輪子的嬰兒床,而在好比透明籠子的箱子裡──有一個穿著白色內衣的小寶寶。

皺巴巴的臉孔。

小小的手。

每次轉頭便隨之晃動,如羽毛般蓬鬆的頭髮。

到處東張西望的圓滾滾大眼。

那副可愛的模樣瞬間抓住我的心。

「好、好可愛~~!」

這是什麼?

超級可愛的!

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可愛的生物啊!

「哇啊……全部都好小喔。好可愛,就只有可愛這句話可以形容。」

「呵呵!你冷靜一點啦。」

「啊,對了,寶寶的性別是?」

「跟超音波檢查的結果一樣,是女生喔。」

「是女生啊。也對,寶寶的臉確實長得很可愛呢。啊,她的眼睛感覺跟姊姊長得很像耶。」

「剛出生的嬰兒大家都長得一樣啦。」

興奮無比的我,以及滿臉苦笑的姊姊。

「吶,姊……我、我可以抱她嗎?」

「可以啊。不過她的脖子還很軟,你要小心喔。」

「我、我知道……」

我戰戰兢兢地伸出手。

抱嬰兒的方式已經事先預習過了。

我一邊小心不讓脖子往後倒,一邊輕輕地將她抱起。結果幸好寶寶並沒有哭,我就這麼成功地將她抱了起來。

(插圖007)

第一個感想是──好輕。

小寶寶的身體真的好輕盈。

輕到讓人不敢相信這是一個人的重量。

但是漸漸地,我開始感受到懷裡的沉重感。

好重。

一條人命的重量。

這是姊姊懷胎十月所養育出來的生命──

「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到這孩子短短几個小時前還在姊姊的肚子裡,就覺得有點不敢置信。」

「就是啊,她是我……剛才拼死拼活生下的孩子喔。」

姊姊臉上的疲倦感頓時加深。

「果、果然很辛苦嗎?」

「與其說辛苦……應該說很嗆。」

「很嗆?」

「那種又痛又難受的感覺真夠嗆的……真的是隻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的痛苦……地獄般的陣痛不斷持續……之後還被整個剪開。」

「剪、剪開?」

「那個叫做剪會陰……有時為了方便嬰兒出來會事先剪開出口,而且聽說比起硬生讓會陰破裂,先剪開反而會癒合得比較快。只不過……我沒想到竟然會連麻醉也沒打,就直接被用剪刀似的工具剪開……」

「好、好可怕……」

「醫生跟我說『不會覺得痛』,剪的時候我也確實沒有什麼感覺……可是之後的縫合好痛……就連現在縫合的部位也超痛的……」

姊姊用一副快死的表情這麼說。光是想像傷口的疼痛……我就忍不住夾緊雙腿。

「……但、但是姊夫不是有跟公司請假來陪產嗎?有先生在旁邊陪伴,你應該覺得很安……」

「我是很感激他來陪我沒錯……可是說實在的,老公就算來陪產也幫不上任何忙,因為我已經痛到快死、根本顧不了那麼多,不管他怎麼安撫我,我也只覺得他『說得好像事不關己一樣』。而且即使拜託他幫我按摩,他也完全按不到位。生完後他也不管我一副狼狽又素顏,還拿著相機對著我猛拍……」

「唔、唔哇……」

平時溫柔又沉穩的姊姊感覺心裡積了許多怨氣。

生產真可怕。

不是隻有幸福而已。

恐怕是一場搏命誕下生命的殊死戰吧。

「……不過真是不可思議呢。」

停頓一會後,姊姊開口。

以平靜的目光望向我懷裡的嬰兒。

「無論再怎麼疼痛、再怎麼辛苦……只要見到這孩子,我就會頓時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姊……」

見到她臉上那副幸福無比的笑容,我的心也跟著溫暖起來。

生產是賭上性命的殊死戰。

不是隻有幸福而已。

但是──幸福這一點絕對不會有錯。

「啊,對了,寶寶的名字已經決定好了嗎?」

「名字就寫在那裡。」

姊姊指著病房角落的桌子這麼說。

那裡有一張命名紙,紙上用墨筆這麼寫著──

「美羽」──

「……名字是美羽嗎?」

「是啊。美麗的美,羽翼的羽。」

「……哇,好可愛的名字喔。是喔?你叫做美羽啊~美羽、美羽~我是綾子阿姨喔~」

我再次注視著懷裡的嬰兒──美羽。

她理所當然對我的呼喚毫無反應。

依舊是一臉茫然的表情。

「這個名字是姊姊想出來的嗎?」

「嗯,因為我跟我老公約好如果是男生就他取,如果是女生就我來取。」

「有什麼由來嗎?像是希望她成為什麼樣的孩子之類的。」

「算是有吧。」

「什麼、什麼?快告訴我。」

「呵呵,那就是──」

姊姊帶著喜孜孜,同時又宛如惡作劇的孩子般天真無邪的表情,說出她為孩子命名的名字由來。

那個由來坦白說……聽了讓人覺得有些掃興。

卻也很像是姊姊的作風。

既然她是會這樣替孩子取名的人,那麼她一定能夠成為一位好母親吧。我不由得這麼心想。

我幾乎可以肯定,姊姊一定能夠將這孩子,將美羽好好地養育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