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序章 給她發的消息

第三卷  序章 給她發的消息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AoiSora

校對:AoiSora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新濱心一郎正躺在自己房間的被子上,凝視著手機,苦悶不已。

由於謎一般的時間跳躍,我的意識從社畜逆行到了高中二年級,成為了擁有十幾歲肉體與大人精神的特別存在——但即使有著這樣人生二週目的經驗,眼前的問題還是太難解決。

“咕啊啊啊啊……!怎麼辦……怎麼辦才好啊!?”

我在沒有他人的房間裡呻吟,在被子上滾來滾去,完全找不到解決方法。

我現在如此的煩惱,只是因為對一位少女的思念。

紫條院春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女孩子。

雪白的肌膚,清澈的大眼睛,豔麗的黑色長髮飄蕩,她就是這樣一位美少女。

清純的美貌再加上胸部發育得很好,學校裡任何一個男生在她面前都會心跳加速。

並且還是名門的千金,父親是大公司的社長,性格也非常天真爛漫——有著澄澈的清流般美麗的心靈。

“而且,我今天終於,在學校和紫條院交換了郵箱……嗯,這是件非常偉大的事,可以說是大成功。”

文化節、一起復習考試、被邀請去紫條院家——經過各種各樣的事後,我終於完成了郵箱的交換。

紫條院也笑著回答我“發很多郵件,聊許多天吧,新濱君!”,當時我感覺心要上天了,但是……

“給女孩子發的第一封郵件應寫什麼呢……!?”

這才是困擾我一個多小時的大問題。

我真是笨蛋。雖然問出了紫條院的郵箱,但理所當然地忘記了那之後的難題。

就像剛通過入職面試就心情愉悅,根本沒想過入職後會有多辛苦的新員工一樣。

(前世也沒有過給女生髮私人郵件的經驗啊……我在戀愛方面真的太沒有前大人的優勢了……)

而且,現在的“我”雖然保持著大人的記憶和經驗,感性卻只有十六歲的程度。想到接下來要和紫條院互發郵件,我就心跳加速,腦海中浮現出她的臉。

正因為正處於青春期,更加地煩惱郵件的內容。

“好……這裡就放空大腦。什麼都不要思考,毫不修飾地寫吧。”

是啊,不加修飾地用最自然的方式發送的話——

“紫條院大人,這裡是新濱心一郎。一直以來承蒙關照。非常感謝您前幾天與我交換了郵箱和電話號碼。因此,這邊寫了第一封郵件發給您。如若您能撥冗過目,就太好了。”

“什麼業務郵件啊啊啊啊啊啊!!”

我刪除了毫無親切感的文字,把手機拍在枕頭上。

初生啊……!放空大腦後做什麼事都馬上會出現社畜的詛咒!

怎麼辦?這種事要不要和香奈子商量呢?但是啊……私服的選擇什麼的暫且不論,郵件的內容還是自己考慮一下比較好吧……

但是,到底該發什麼樣的內容呢?短一些簡潔一些?還是長一些?是輕鬆點好,還是認真點好呢……

這樣也不對,那樣也不對,我在被窩上滾來滾去。

雖然有很多候選方案,但很難說哪個是最優解。

“不過,感覺發的時間太晚也不太好……總之先把剛才想到的備選項都合在一起,發過去看看吧。”

「晚上好。我是新濱,試著發了第一封郵件。怎麼樣?有收到嗎?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就不好意思了。」

我躊躇了好一會兒,想著這樣真就行了嗎,最後忐忑不安地按下了發送鍵。

然後——呆呆地盯著手機,時間慢慢流逝。

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

(不對……我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手機等著回覆啊……?像個重女一樣……)

還不到三十分鐘,沒回復也是很正常的。

理性上是這麼想的,心裡卻完全平靜不下來。

越是等待,心中越是充滿不安。

沒有回覆是因為自己的郵件讓紫條院不高興了嗎?果然文字太生硬了吧?不,反而是太輕浮了?發的時間太晚了?過於普通缺乏品位?對那封郵件的童貞思考在我腦海中盤旋,讓我內心的不安不斷加劇——突然,手機的來信鈴聲響了。

“來、來了……!?”

我一下慌了神,操作手機查看新發來的郵件。

然後——確實有紫條院作為發件人的郵件。

「謝謝你的郵件!我好好收到了!在家看到新濱君的信息,總覺得很奇妙!」

“……哈哈……”

雖然只有幾行文字,我卻不由得笑了起來。

文字真是奇妙。

網上的論壇和未來普及的SNS也是這樣,別人寫給自己的東西,總會讓人開心。

如果是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女孩子發來的,那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很想馬上回復……但之前看過的雜誌上寫著“男女之間的短信如果馬上回復會被認為是沉重的傢伙,所以不行!”……稍微間隔一會兒吧。)

雖然不知道應該等多久,總之先等了十五分鐘再回復。

「我也是,能在家裡和紫條院交流,感覺很奇妙。文字和平常說話的時候不太一樣,會有一點緊張。」

發出去——不到一分鐘就收到了回覆。

「太好了……收到回信,我鬆了一口氣。」

“誒……?”

「郵件的內容怎麼也定不下來,寫了又刪好幾次才發給你的……總覺得內容可能有些奇怪,所以很擔心你會不會給我回信。但是收到回信的時候很高興(^_^),確實和平時說話的時候不一樣,發郵件有些緊張(>_<)。」

“…………”

看到這段話,我開始想象。

紫條院和我一樣在家裡看著手機,不知道該寫什麼樣的內容。

(紫條院那麼天真爛漫,我還以為她發郵件時應該不會緊張……原來和我一樣啊。)

一想到她和我有著同樣的緊張和困難,就覺得手機那頭的她離自己更近了。

這種心情也很難用郵件來總結。

「其實我也修改了好幾次郵件。所以紫條院的回覆也讓我鬆了一口氣……總覺得很高興。順便問一下,紫條院喜歡顏文字嗎(·ω·)?」

回信比剛才更快了。

「這樣啊!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會這麼反覆修改,現在安心了!(^_^)沒錯,因為筆橋經常用顏文字,所以我也試著使用了一下……這些顏文字非常可愛!我可以用嗎?」

緊張的氣氛漸漸放鬆下來,我們的發郵件速度也加快了。

「我也有同感,現在放心了。顏文字又不是我發明的,想用就用吧。不過,顏文字是受筆橋的影響嗎?完全想象不到女生之間會發什麼樣的郵件呢。」

“謝謝!沒錯,平時和風見原還有筆橋的郵件都是這樣的感覺——”

告知著少女的回信的鈴聲響起時,我的心都怦怦直跳。

雖然還是會為文字內容而煩惱,但習慣了之後,就覺得還挺開心的。

(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聊天軟件在未來會那麼流行了……像這樣對回信感到高興,回覆速度加快之後的話,郵件的速度就有點讓人等不及了。)

就這樣——儘管夜深了,我們還是沉浸在剛學會的郵件交換的樂趣中,一封又一封地寫著郵件。

(紫條院能馬上回復我的郵件,真是太幸福了……啊啊,活著真好……!唉,雖然已經死過一次了啊!)

我們繼續著沒有盡頭的郵件交換,每次受到喜歡的人的回信,我都心潮澎湃,沉浸在幸福之中。

所以——這時的我根本不可能知道,在我們清清白白的郵件交換的背後,有一位父親正以流出血淚的勢頭咬牙切齒,燃燒著來自笨蛋父母的怨恨。

我——千秋樂書店的社長紫條院時宗,正坐在自家的高級椅子上。

今天我早早地就回家了,在家裡客廳裡放鬆著……往旁邊一看,發現女兒春華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呵呵,我的女兒果然是世界第一可愛的。)

妻子秋子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即使到了女兒已經上高中的年齡,依然讓人著迷,春華也繼承了妻子的美麗容貌,到了讓父母為之擔心的程度。

(最近發自內心的開心表情變多了。實在是好事啊……)

之前她沮喪地說過:“上了高中卻完全交不到朋友,郵件地址也完全沒有增加……”,不過最近女性朋友好像增加了,經常能看到她發郵件。

這正是一個愛女兒的父親所希望的。

春華明明很喜歡和別人愉快地聊天,卻因為家世和美貌的關係容易被同性敬而遠之。不過,這一切似乎終於向好的方向發展了。

唔姆,果然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間的相互交流是最好的。

男人是不能靠近的。

我想著這些,愉悅地端起咖啡杯——

“真是的……新濱君……”

“噗!?”

呢喃傳進耳朵裡,讓我把咖啡噴了出來。

我想起前幾天來我家玩的那位少年。能在我紫條院時宗面前堂堂正正地說出自己喜歡我的女兒,是個有著不像是高中生的膽識的傢伙——

為、為什麼會出現那小子的名字!?而且還是那樣笑容滿面的……!

“?你怎麼了,父親大人?”

“沒、沒什麼……只是稍微嗆到了。”

我擺出社長的撲克臉,佯裝平靜,內心卻完全靜不下來。

“春、春華啊……難道現在是在和新濱君發郵件嗎?”

根據我的判斷,她可能只是在和女性朋友的郵件中提到了新濱少年的話題——

“是的!我們剛交換了郵箱,從傍晚開始互相發了幾次郵件!”

被用笑容肯定了啊,可惡!

那小子……!什麼時候和春華交換了郵箱!?多麼無恥的行為……!

(也就是說……春華不僅在學校,回家後也還當著我的面跟他聊天!可惡,文明的利器真可恨……!)

不過……到底在發些什麼內容呢!?

他對春華有著特別的感情這件事,在前些日子到這個家裡做客的時候,就由他自己表露無遺了。

這樣的話……郵件的內容果然是……

「喂,紫條院。我已經不能滿足於朋友的關係了。所以下次一起去約會吧。兩個人一起去海邊,和我一起創造出夏天的回憶吧☆」

「這次放假,我家裡誰都不在,來玩吧。可以吧?沒關係,我什麼都不會做!啊,不過可能會晚些回去,所以要跟家人說在女性朋友家過夜哦♪」

畜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殺了他……!讓他在市中心遊街示眾,然後處以斬首之刑!

我不由得對妄想中的新濱少年的郵件感到憤慨——

(……不、不……不管怎麼說,我的想象力也太過了。)

頭腦中勉強冷靜下來的部分,明白那位少年不是那種輕浮全開的大學生。

但是男人是不講道理的。

老實本分的男人變成惡狼是常有的事,更何況在天使般的春華面前,理性什麼時候化為烏有都不奇怪。

就算不到那個程度,也是臨門一腳的狀態。

(因為我就是那樣的啊……為了把秋子帶出紫條院本家的宅邸約會,偷偷給她打電話,還像古裝劇裡面一樣給她飛鴿傳書……真年輕啊。)

正當我腦中忙著的時候,春華手機的來信鈴聲響了。

看來新濱君回信了。

“嘿嘿……真可愛……(指顏文字)”

“真可愛”是什麼!?那個青澀的笑容又是怎麼回事!?那小子到底發了什麼樣的郵件!?

“啊……那個……春華……”

“嗯?怎麼了,父親大人?”

春華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不、那個……”

我忍不住喊出了聲,但嘴巴卻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說實話,我想檢查一下他發了什麼樣的郵件。

但凡寫了一點不像樣的內容,現在馬上就用春華的手機打電話給他:“你以為是春華嗎!?是我啊,小子!”,給那得意的新濱少年一點震撼。

話雖如此……那種行為是NG中的NG,不管怎麼說我還是理解的。

特別是最近,春華在保持自己天然的狀態下,能更加堅定地說出自己的意見了,該生氣的時候也會生氣。

如果我說想確認郵件的話,她可能好一會兒都不跟我說話了吧。

結果我什麼都不能干涉……只能咬牙切齒地說:

“嘛,怎麼說呢……能發郵件的朋友增加了真好啊……”

“是的!最近的我很幸福!”

我女兒這天使般的笑容實在太耀眼了。

為什麼這孩子這麼可愛呢?是不是太受神的寵愛了?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不過,不要熬夜,適可而止。”

“啊,確實已經這個時間了呢。那我就準備著上床睡覺在自己的房間裡發吧!”

說完,春華走出客廳,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剩下的,只有因為女兒身上明顯出現男人的影子而垂頭喪氣的我。

……不,還有一個人。

“‘於是……認清了如果自己說要看看郵件,就會遭到‘父親大人太差勁了!’攻擊的爸爸最後什麼也沒說,明知道女兒回到房間後就會繼續發送唧唧我我的郵件,也只能咬牙目送女兒離開……’”

“別加上那麼奇怪的旁白啊,秋子!”

“呵呵,對不起。時宗寂寞的背影好可愛哦♪”

不知什麼時候進了客廳,聲音神似地模仿著實況轉播的妻子笑嘻嘻的。

哎,這傢伙!

就像上次新濱少年來訪時一樣,期待著我狼狽的樣子!

“啊哈哈,不過你可真厲害,一句話都沒說就忍下來了呢,時宗。嘛,春華她確實有點天然呆,你過度保護她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她也是在成長的嘛,我們要好好地守望著哦。”

一直保持著二十多歲的青春活力的妻子,在我身邊開心地說著。

“唔……雖然我也覺得最近的春華一切都很順利……”

“對吧?雖然只是我的直覺……但我覺得新濱一定能讓那孩子的未來變得更美好。紫條院家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著財運與良緣,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能有人來拯救,一直繁榮下去。”

“啊,在入贅的時候好像這麼說過……”

紫條院家在漫長的歷史中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危機,但是有時危機突然就消失了,有時候又出現了能解決一切問題的救世主,總之幸運總能降臨到他們頭上,讓他們擺脫危機。

所以,當我和秋子結婚,成為紫條院家的女婿,並且把陷入困境的紫條院集團相關企業的局面給扭轉時,親戚們都用一種奇妙的眼神看著我,說什麼“真的出現了救世主……”“那些傳說居然是真的”之類的話。

“而且本家直系的人都是和命中註定的人相遇然後結婚的哦!我就是這樣,春華也一定會和新濱君成為那樣!我很期待!”

妻子用笑容暗示“你就是我的命中註定的人” 讓我感到很開心,但是……別讓我現在就想象女兒結婚的事情啊!

“不要啊啊啊啊!如果春華說著‘我要和這個人結婚!’然後帶著男人回來了,我會死掉的!血管爆裂然後氣死,淚水流乾然後脫水而亡……!”

“哎呀,死來死去地真是辛苦呢。不過春華她看起來就是那種一旦熱情起來就會義無反顧的類型,說不定高中畢業就馬上結婚了……啊,最近的年輕人也有可能是先有了孩子再結婚的呢?”

“別說了啊啊啊啊啊!別再用刀子捅我的心臟了啊啊啊!”

笑著興奮地說著的秋子,讓我哭著大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