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章 古老騎士與新生騎士

第五卷  第四章 古老騎士與新生騎士〜〜〜〜。

我們應該,一直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才對。

我們應該在阿魯斯的“光芒”下,朝著光輝的未來前進才對。

阿魯斯應該賦予了我們的騎士道不可動搖的意義和正確性才對。

所以,我才能成為《閃光的騎士》,而並非《野蠻人》。

只有殺戮這一才能的惡鬼羅剎的人生,有了值得誇耀的意義。

——但是。

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又是從何處開始的呢。

那不可動搖的“光芒”,蒙上了陰影。

本應為了人們,走在正確道路上的我們……開始迷失方向。

那開端到底是什麼呢——?

「……我拒絕。」

在王國中樞騎士們聚集的圓桌上。

聽到我拒絕的話語後,現場陷入了騷動。

「不好意思啊,阿魯斯。恕難從命。」

在場的騎士們都因覺得我的話難以置信,而不知所措起來。

「希德卿,你這傢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大騎士之一的裡菲斯•奧爾托爾,敲打著圓桌,氣沖沖地站起了身。

「難不成你要違抗我等主君的命令嗎!?你不是把劍獻給王的騎士嗎!?要……不敬也得有個限度吧!?」

「真讓人失望,希德卿。像你這樣的男人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是啊,你失心瘋了嗎?閃光的。」

繼裡菲斯之後,支撐這個王國的三大騎士——洛卡斯•杜蘭德、盧克•安薩羅,也都蔑視地望向我。

其他騎士也用憤怒、失望和輕蔑的眼神看著我。

聚集在那裡的每個騎士們,都是在無數的戰場上與我並肩戰鬥,對我來說足以稱之為朋友的存在。

我們之間建立了堅固的牽絆,建立了濃於血的友情……本該如此。

但是,那樣團結的騎士團不知去了哪裡。

場面簡直是一觸即發。

險惡和焦躁交織在一起,好像下一秒就會有人拔劍,釀成血腥的慘劇。

「大家等一下,都冷靜下來。」

在這樣的場合下,阿魯斯安撫著眾人。

用一如既往,不變的平靜表情安撫著。

然後,真摯地、筆直地看著我……問道。

「希德卿,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這次不能聽從我的王命?」

「因為找不到揮劍的意義。」

我乾脆回答。

「攻下北部的達克尼西亞?那一帶是戰亂之世中唯一保持和平的非戰領域。

的確,這裡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但同時它也是位於邊境之地的天然要塞。特意攻下壓制的戰略價值幾乎等於零。

而且,你特意去踐踏本就已構築起和平,人們過著安寧生活的土地,將其捲入戰火,這到底意欲為何?

你的戰鬥與霸道,不都是為了這個世界人們的未來嗎?

阿魯斯……我完全找不到這場戰鬥的意義。」

我彷彿在揣測他的真意般,筆直地注視著阿魯斯。

「說起來——最近的你很奇怪,最近的騎士團也很奇怪。

最近,我開始不太明白戰爭的意義了,無意義的戰爭很多。到底怎麼了?我們的目標……應該不是這樣的才對。」

對此。

「希德卿,你這傢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等無禮的話!」

「你這個野蠻人!給我懂禮節,禮節!」

「竟然對王應做之事抱有懷疑,真是荒謬無比!沒有絲毫騎士風範!」

「王啊!這種不敬之人,騎士團已經不需要了!?」

現場瞬間被怒號聲包圍。

這就是……那些重情義、高潔的騎士們的姿態嗎?

這就是,因為我這種男人的加入而引以為傲的騎士團的姿態嗎?

每個人,都怒罵我是“野蠻人”。

無論是裡菲斯,洛卡斯,還是盧克。

在場的每個人都是我由衷尊敬的,優秀的騎士中的騎士。

但是,現在——

「你們……真的很奇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要說下去嗎!區區野蠻人!」

「決鬥!到外面來!」

「我要把你趕出騎士團!」

就在事態要變得無法挽回……的時候。

「大家,等等。」

阿爾斯魯平靜而沉穩的話語,抑制住了眾人。

「大家不要那麼責怪希德卿。」

「可、可是……」

「希德卿有點累了……畢竟,他從我成立騎士團開始就一直不間斷地戰鬥,是最資深的騎士。」

「…………」

「對不起呢,希德卿。一直以來,有點讓你亂來過頭了。」

「不是的。阿魯斯,我……」

我從沒考慮過什麼這太亂來、太勉強,或者說是太無謀。

只要是為了阿魯斯,無論要前往怎樣地獄的戰場,我都願去戰鬥。

只要能看到你嚮往的世界……即使要拼上這條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但是,最近的你……

「這次的戰鬥,就把希德卿去除吧。」

但是,我的想法卻無法傳達給阿魯斯。

「大家,請助我一臂之力。為了給這個世界帶來真正的安寧!為了我等千年的王國!」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聖王萬歲!」」」」

「「「「阿魯斯萬歲!」」」」

就這樣,面對以阿魯斯為中心熱鬧起來的騎士們。

面對對我來說是無可替代夥伴的騎士們。

我就像和他們毫無關係的陌生人一樣眺望著他們。

「那麼,弗洛倫斯。告訴我這次的戰略吧。」

「遵命,我親愛的主人……本次攻佔的達克尼西亞,一定會對您的霸道起到很大的幫助。」

這麼說著。

一直依偎在阿魯斯身邊的弗洛倫斯——臉上浮現出溫和的笑容——以其卓越的智慧,開始講述這次的戰略。

似乎已經沒人把我放在眼裡了。

我背對著興致勃勃準備戰鬥的大家,悄悄地離開了那裡。

最後我回頭望了一眼。

「…………」

弗洛倫斯正看著離開的我。

那妖豔的笑容——讓我印象莫名深刻。

有什麼東西——讓我感到了不對勁。

〜〜〜〜。

「……哈……哈……」

在黑暗、寒冷、靜寂的空間裡,迴響著粗重的呼吸聲。

是希德。

「……呀嘞呀嘞,這樣打實在是有些累人。」

希德調整好呼吸,環顧四周。

此處是達克尼西亞城的入口•大廳。

無數的支柱以一定的間隔排列著。

恐怕是異界的一種吧。從外界來看無法想象的巨大深度和空間一直延伸到左右和前方。

最深處幾乎被深淵吞沒。

希德從正面突破了五十萬騎騎士,從正面城門堂堂正正地侵入了城內。

『封鎖……結束。』

在希德身旁,光的粒子躍動,光之妖精神現出了身形。

回頭一看就能發現,正面城門被巨大的光之魔法陣所封鎖。

光之妖精神用其神力建立了一個結界,把無數在外面橫行跋扈的亡靈騎士們完全擋在了這座城之外。

同時,這也意味著希德已經不能撤退了。

這是隻能前進的單程票。是通往地獄的單行道。

再也回不去了。

但是,對希德來說,這並不是需要太在意的事。

因為……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得救了。謝謝你,光之妖精神。」

希德撫摸著插在自己腰上的另一把劍——光之妖精劍的劍柄。

在剛才的戰鬥中,他還沒有拔出這把劍一次。

自己所剩的力量,光之妖精神所剩的力量都很少。

直到遇到魔王恩德雅前……有必要儘可能保存力量。

「好了,差不多該走了,艾克蕾爾(註釋:光之妖精神的名字)。」

等粗重的呼氣平靜下來,希德說道。

「你我兩人,像這樣,以這座城堡的頂層為目標……哈哈,簡直和那時一模一樣。」

對這樣笑著站起身,正要向前邁步的希德。

『這樣……真的好嗎?希德卿……』

光之妖精神不安地問道。

「嗯,沒什麼大不了的。」

希德調整好呼吸,平靜地回答。

「既然魔王的【黃昏之冬】再次開始,無論我,還是你,都沒有時間了。而且——不管這場戰鬥變成什麼樣,我都會終結。契約就是這樣的。」

希德看向右手手背上的紋章。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紋章比以前更淡薄了。

光之妖精神沉痛地沉默著,就這樣低下了頭。

『…………』

「嘛……沒能向阿爾文他們說明任何情況,這讓我有些過不去……但也沒辦法,現在的事態可謂分秒必爭。就算是像這樣交談的期間,我們的時間也……」

就在這時。

在遙遠的黑暗彼端,一股氣息開始向前移動。

「……嘛,要來啊。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

希德像是早就知道似的拔出黑曜鐵劍,擺好了姿勢。

察覺到的光之妖精神變成光的粒子,回到了希德腰間的光之妖精劍中。

然後,聽到了聲音。

咂、咂、咂……

那是身穿騎士盔甲才能發出的腳步聲。

無數騎士從黑暗的另一邊和深處走來。

它們全員都是身穿黑色鎧甲和黑色外套的強壯騎士。

他們成群結隊、列槍攜劍,源源不絕地湧向希德。

不久,騎士們像要包圍希德般組成圓陣,密不透風地填滿了空曠的入口•大廳。

這厚重的壓倒性包圍網彷彿連一隻老鼠都不會放過一樣。

「奧普斯黑暗教團的暗黑騎士嗎?」

沒有人回答希德的問題。

他們只是沉默以對。

只是,帶著殺氣和殺意,訴說著自己是敵人。

在一般情況下,這可是個窮途末路的危機——

「停下吧。雖然很抱歉,但你們不是我的對手。」

希德很從容。

「我要找的,只有魔王恩德雅和她的親信大魔女弗洛拉。

我對其他人完全不感興趣。

接下來要參上的是惡鬼。不想死的就離去吧。」

剛平靜地說完。

壯絕的殺氣就從希德身上暴力地呼嘯起來——震顫著在場所有黑暗騎士的鎧甲,讓它們嘎吱作響。

「「「「……!?」」」」」

所有強壯的黑暗騎士們都在一瞬間被希德壓倒、吞沒,後退了一步。

不由自主地讓開了希德通向對面的道路——

「真不像你說的話啊,《野蠻人》。你這樣的男人,竟敢會使出這種策略。」

「看來,你所剩的“時間”所剩的比想象的還要少。」

兩位騎士莊重而威嚴的聲音響徹大廳。

「……!」

一聽到那個聲音,那個希德就警戒起來,靜靜地擺好姿勢。

對此。

咔、咔、咔……

從黑暗騎士們的人牆對面——遙遠深淵的黑暗彼端,傳來了新的腳步聲。

腳步聲的主人是兩人。散發著讓空氣震顫的壓倒性瑪娜壓和存在感,向希德靠近。

對此,無數暗黑騎士們組成的人牆,就像退潮一樣左右一分為二——

那兩名騎士悠然地走在在人牆形成的道路上。

最終,出現在希德面前的是……

「獅子卿。獨角獸卿。不,洛卡斯•杜蘭德。盧克•安薩羅。」

希德眯起眼睛,叫出了那兩位騎士的名字。

「好久沒有這樣和你對峙了啊,希德•布利茲。」

「我一直衷心期待著和你的再會哦。」

獅子卿——洛卡斯•杜蘭德。

獨角獸卿——盧克•安薩羅。

與梟卿裡菲斯•奧爾托爾一樣,曾侍奉過聖王阿魯斯的戰友們出現在了希德面前。

但是——

「真可悲啊,洛卡斯,盧克。」

希德有些悲哀地說。

「像你們這樣的騎士,怎麼會落得這副模樣。」

我……我打心底裡尊敬你們。

你們和我這種空無一物的《野蠻人》不同。

和我這種只知道完成別人所賦予騎士道的狂犬不同。

你們……走在你們所真正相信的騎士道上,是騎士中的騎士。你們的生存方式比什麼都珍貴,你們握劍的姿態比世界上所有的美姬都美麗。

那樣的你們……怎麼會變成這樣。墮落於黑暗的力量中,迷失了自己,緊抱住一時蘇生的生命不放,仍對往昔之王的殘渣緊纏不放。這哪裡像個騎士了。給我知恥。」

「……!」

聽到希德淡淡地毫不留情的話語,洛卡斯正要拔出背後的大劍時——

「……請等一下,洛卡斯。」

盧克用手製止了他。

然後,他上前一步,脫下了獨角獸的頭盔。

在那——在那屬於女性的,美麗面容上,有一道額傷。

「盧克?」

「……現在就讓我以露西的身份與你相對吧。」

「…………」

「希德卿,我們能不能彼此就當過去的事沒發生過?」

盧克淡淡地,卻又像在懇求什麼似的對希德說道。

「確實……過去,我們的道路產生過分歧。

然後,你背叛了聖王……背叛了我們,展露出了獠牙。

雖然如果讓你開口,你會說應該是我們先背叛了他吧。」

「…………」

「過去,我們奉同一個王為主君,注視著同樣的事物。

高舉同樣的理想,併為實現相同的理想而一起奮鬥著。

那時,我們一起攜手共進,一起持續戰鬥的日子我至今仍能回想起來……我至今仍覺得那段日子比什麼都要珍貴。」

「…………」

「確實,我恨著你。

恨著抹黑了我們的榮光,破壞了一切的你。

但即便如此……我也無法忘記……不可能忘記……和你一起在那過去的時代中馳騁沙場的,那些光輝燦爛的時日。希德•布利茲。」

希德沉默著,繼續傾聽盧克的話語。

「所以,再一次把我們理想中的日子找回來吧?」

「…………」

「確實,那可能會和當時的理想有很大的差距。

那和會隨著時間流逝,時代變遷,而終將宣告終結與窮盡的騎士們的理想不同。

可以讓我們永遠追逐騎士的理想……這樣的時代就要到來了。

因為【黃昏之冬】……它帶來的死亡和寂靜的世界是永恆的。」

「而且……“那個人”也很快就會歸還哦。」

洛卡斯插嘴道。

「喂,希德卿,你重新考慮一下。你真心覺得自己一個人這種能解決這種情況嗎?你所剩的時間也很短了吧?」

「…………」

「其實失去你這樣的騎士,我也會感到很可惜。

畢竟,我還沒和你做個了斷。

而且,如果在即將到來的新時代裡,沒有你這樣的武者,就太過於無聊了。

我說,希德卿。差不多該重新考慮下了。

再和我們一同前行吧。

然後,就讓我和你,永遠地鑽研武術技巧,使其登峰造極吧!」

洛卡斯響亮的聲音彷彿要滲透整片黑暗般迴響著。

最終,現場陷入了一片寂靜。

只有外界遠處暴風雪的呼嘯聲在迴響的無聲世界持續了一段時間。

「……呵。」

突然,一陣忍俊不禁的笑將之打破了。

是希德。

「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希德在笑。

平時冷靜穩重的希德,就像發現了有趣玩具的孩子一樣,開朗天真,很開心地笑了起來。

「啊,真好!真好啊,那樣的時代!如果能實現那該有多麼美妙啊!」

希德就這樣笑了一會兒,又突然停止了大笑。

「但是——我拒絕。」(註釋:原句)

他直視著兩名暗黑騎士,嚴肅地放言道。

「露西,洛卡斯,你們才是該醒醒了。

我們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已經結束了啊。」

「希德卿……」

「確實,那種結束方式讓人難以接受。無論是對我而言……還是對你們而言,我做夢也沒想到我們所追求的理想盡頭,竟然會變成那樣。

我一味地認為,只要在聖王阿魯斯的領導下,就會擁有閃耀的榮光和未來。

即使傳說時代的騎士以一副了不起的樣子,在後世誇耀自己為英雄,抑或是將徒有其表的逸聞捏造成事實,我們也完全錯了,一切都失敗了,僅此而已。

但是,那事到如今,已經是無法挽回的“已經結束的事”了。」

希德嘆了口氣。

「緊握著已經結束的事不放,不死心地緊握著不放。

因為想要把明顯錯誤的事強行改寫成無錯誤或正確的事、因為想向世界的歷史證明,而執拗地、執拗地不斷糾纏著。

就是已迎來結束人們這樣的自我主義,把那個可憐的少女當成了犧牲品嗎?奪走了這個世界的未來嗎?

你們到底要抹黑自己多少次,給自己丟多少次臉才會罷休?

說真的,不要再讓我失望了。」

「……!」

「只能挺起胸膛了吧?

無論那是多麼令人懊悔的結果,多麼悲慘的事實。

那也是……生活在那個時代的我們拼盡全力,全力以赴達成的。所以無論後人如何在背後如何指指點點。我們也只能昂首挺胸了吧?」

希德平靜而堅定地放言道。

「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一樣果斷看開,堅強活下去的!不是每個人都能達到坦率接受現實這一頓悟的境界!」

對此,盧克憤怒地叫了起來。

「我……不會迎來結束的!我不想迎來結束!」

「露西……」

「就算是我……也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樣做是錯誤的!

我到現在還不明白,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即便如此,還是停不下來,停不下來啊!這顆充滿黑暗的心,渴求著它……!我怎麼也無法控制住自己!

我也不想……希德卿,如果連你……連你也不在的話……!」

面對筆直注視著希德,眼角甚至噙著淚水的盧克。

面對曾經身為女人,卻以男人的身份成為騎士的騎士——獨角獸卿,盧克。

面對生來就被完全剝奪了作為女性幸福的昔日戰友。

「我只有戰場……只有和你一起馳騁的戰場……除此之外,一無所有。」

令人稱奇的是,希德把生來就被強行要求要作為男人成為王的主君,作為當今世界的新主君。

對於這樣的希德,盧克到底在想什麼呢?

曾經抱有怎樣的感情呢?

「…………」

希德……什麼也沒說。

沒有對她說什麼的打算、意義和資格。

然後——

「問答就到此為止。」

洛卡斯拍了拍低頭顫抖的盧克的肩膀。

「如果無法相容,就只有以劍代為訴說一法。結果,我們之間的交談方法單純至極,只有那個。」

「是啊,簡單易懂,真好。」

希德拔出整齊排列在腰間的黑曜鐵劍

反手擺好了姿勢。

洛卡斯像是在回應般,拔出大劍。

盧克重新戴上獨角獸頭盔,架起了槍。

「雖然二對一對騎士來說是不應有的。但我們這邊也不能退讓。」

「別怪我啊,《野蠻人》。」

面對安靜地提高殺氣、鬥騎,和存在感的二人。

「以對手來說,沒有不足。」

希德無畏地回以笑容,加深了威爾的呼吸。(註釋:原文為不適,應譯為“不合適”,但這裡用不合適稍顯奇怪,考慮到先前幾卷的文本錯誤之多,我懷疑羊可能本來想寫的是不敵,即“無畏”)

兩個陣營互相瞪視。

兩者的存在感和瑪娜壓不斷地提高、提高、無止境地提高……

傳說時代騎士間要發生戰鬥的預感,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空氣緊繃的好像即將迸裂開。

然後——在那到達極限的瞬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雙方開始了神速的進攻。

三股衝擊波以貫穿空氣的速度掀起。

希德右手的劍擋住了洛卡斯從大上段揮下的大劍。

然後用左手的手刀卸開盧克像閃光一樣刺出的槍擊。

壯絕的劍壓因此而掀起。

因傳說時代三位騎士的激烈衝突而產生的劍壓,為尋求能逃跑的地方,瞬間在原地捲起了旋渦——

最終,爆發性地向四面八方擴散。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包圍在三人周圍,受到了這餘波影響的暗黑騎士們,就像在暴風雨中飄舞的樹葉一樣在空中飛舞,被吹飛了——

────。

那是一場超乎想象的戰鬥。

那正是傳說時代騎士戰鬥的具現。

希德、洛卡斯和盧克激烈地對打著。

洛卡斯從右翼,盧克從左翼。

用大劍和槍壯烈地,向希德發動進攻——

每一擊,都會產生在原地呼嘯而過的,空間被擠壓般的劍壓。

「……!」

希德用右手的黑曜鐵劍和左手的手刀將之抵擋了下來。

震耳欲聾的撞擊聲斷斷續續地在空間中傳播到遙遠的黑暗彼岸。

「怎麼了,希德卿!」

洛拉斯從上方揮下大劍。

希德用劍接住那攻擊的瞬間,大劍升起大爆炎,灼燒著希德的身體。

「就你的水平來說,還真是沒手感呢」

盧克像旋風一樣揮動著標槍。

從槍上掀起的壯絕疾風,化為無數的真空風刃,斬向希德的全身。

「切——」

被捲入捲起的爆炎風刃之中的希德,反手揮出黑曜鐵之劍。

黑閃翻飛。

「天真!」

洛卡斯剎那間用大劍將其擊落——

「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要從洛卡斯的背後躍過般,盧克把槍刺下。

「……!?」

槍剜向猛然偏頭的希德的肩膀,並一掠而去。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並且那個剎那,洛卡斯以將整個空間斬斷的氣勢揮舞起了大劍。

「……庫!」

希德用以威爾收斂了瑪娜的左拳手背接住了它。

——可是。

洛卡斯那壯絕的劍壓沒能止住勢頭,希德的身體就像被踢飛的皮球一樣飛了出去,在地板上彈起數次,滾動著。

「在那裡!」

已經追上希德並繞後了的盧克,從上空向在地板上滾動的希德刺出標槍。

對此,希德左手手撐地板,向旁邊跳開了。

就在這一瞬間,盧克的長矛刺穿地板,在那裡開了個大洞,城內為之震動——

「去死吧!」

而就在希德前方,已經有洛卡斯在架著劍等待他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德的背後,又有盧克正舉著槍以神速迫近——

就在那一瞬間,洛卡斯和盧克產生了能殺掉希德的確信,

就在那一瞬間,周圍的暗黑騎士們,產生了已經結束的確信。

但是。

(空)

「別小看我。」

(空)

剎那間,一道閃光在現場爆裂。

「咕哦哦哦哦哦!?」

「庫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吧唧!閃電猛烈地躍動,洛卡斯和盧克就像被彈飛一樣,分別向前後飛了出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受到被吹飛的洛卡斯和盧克連累,也跟著被吹飛的暗黑騎士們發出了悲鳴。

一看。

希德,以揮出右手劍和左手手刀的姿態,擺出了完全的殘心架勢。

他全身寄宿著……咔啦咔啦作響的閃電殘渣。

誰也沒能看見在那走投無路的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只能預想到……希德恐怕只是在原地旋轉了一下。

「攻擊,太輕了。」

希德嚴肅地斷言道。

「如果是過去的你們還不好說,但如果是現在你們那不像樣的劍的話,即使同時面對兩人也不成問題。

和裡菲斯一樣。你們墜入黑暗,僅僅是“變強了”而已。

傳說時代的你們……更強。」

面對希德那光是安靜地佇立著,全身就散發出的高漲的裂帛般氣魄。

面對那單憑一人就壓倒了黑暗騎士團最強兩人的,那深不見底的武藝。

「「「「……!?」」」」

在場的黑暗騎士們都屏住了呼吸,渾身僵硬。

面對希德滿是破綻的後背,沒有人能動彈一下。

但是——

「……哦?果然如此,不愧是《野蠻人》啊。」

「你一點都沒變呢。」

洛卡斯和盧克悠然地起身。

明明受到了先前希德猛烈的一擊,他們卻彷彿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一樣。

「面對“只是變強了”的我們,還能如此善戰,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真是個不合常理的男人啊。」

希德對此也悠然地回答。

「沒有什麼奇怪的。劍中所蘊含的重量,並不僅僅是由瑪娜和技能決定的。

正是作為騎士的思念之強烈,造就了這把劍的重量和光輝。

更何況是在這種半異界。

比如,在這個時代……有一個叫天狐•阿瑪茨基的騎士。你們也向她學習一下如何?」

「……哼,別開玩笑了。」

「我們沒有任何可以從這個溫吞時代的軟弱騎士身上學到的東西。」

這樣放言道。

洛卡斯和盧克再次架起各自的武器。

「可是,雖然你說我們的劍很輕,但你的劍也相當輕啊。」

「老實說,希德卿,我很失望。

正因為這是絕不能讓步的戰鬥,所以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們才被命令兩人一起對抗你……但這樣看來,一對一的決鬥也未嘗不可。」

「如果是傳說時代的話,我們兩人的腦袋說不定早飛在空中了。」

「……怎麼可能。如果是在傳說時代,我根本不可能同時面對兩個像你們這樣的騎士。」

「你還是老樣子,說話口無遮攔……」

洛卡斯忽視一臉厭惡的盧克,繼續說道。

「可是事實上,你的劍就是很輕啊,希德卿。過去那把沉重無比的劍,到底去哪兒了?你真心認為用這樣的劍能討伐我們嗎?

總不會是在以前的同僚面前,手下留情了吧?」

「或者說,你剩下的時間比想象的還要少嗎?」

對於盧克的問題。

「……………………」

希德只能以沉默回應。

「何等不盡人意啊……」

對此,洛卡斯略帶遺憾地說。

「我和你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想要進行場沒有任何顧慮的全力對戰。

但是,在傳說時代總是沒有合適機會,我們的立場也不允許。

而且,在今世則是情況不允許,你所剩的時間也不允許。」

「……是啊。看來命運這種東西,好像特別討厭我們呢。」

「但是,如果這個世界被黑暗支配的話……那樣的障壁就會消失哦?希德卿。」

「囉嗦。不好意思啊,我絲毫不覺得和現在的你有一較高下的價值。現在的你們,只是應該被幹掉的敵人。」

「……!你這男人還是那麼頑固,一點都不可愛。」

「洛卡斯,差不多別再和他商量。現在是為我們的主君討伐希德卿的時候……而且,這個男人無論如何也不會如我們所願。

所謂的希德•布利茲……就是這樣的男人。所以,我才……」

盧克有些落寞地這麼說著,架起了槍。

洛卡斯也架起大劍,希德像在回應一樣,再次深深壓低身體。

然後,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那份無言昭示著雙方都已經沒有可說的話了。

就在這時。

『希德卿……』

從收在腰間劍鞘中的光之妖精劍那裡,向著傳達出了這樣的意志。

『雖然你也有作為騎士的矜持在……但事實上,這兩位騎士都很強。一個人還好,但他們二人不是能同時應對的對手……至少對現在的你來說。

你應該早就明白了吧?』

(啊……是啊。)

『你所剩的時間比我想象的還要少。在之前與亡靈騎士的戰鬥中,你已經產生了相當多的消耗了。再這樣下去……』

(……順其自然吧。)

在心裡這樣笑著。

希德架起劍,現在,只注視著眼前應該打倒的敵人們。

然後——

三名騎士戰鬥的速度變得更快了。

────。

───。

──。

戰鬥還在繼續。

綿延不絕。

戰鬥使城內震顫,支柱倒下,三個騎士激烈地互相交鋒、爭鬥著。

洛卡斯和盧克。

以這兩位最強級別的騎士為對手,希德沒有後退一步。

不僅如此,他甚至會在關鍵時刻壓倒兩人,將他們打退。

但是。

慢慢地,慢慢地……戰爭的趨勢開始傾斜。

從某個時候開始,希德就像氣喘不上來一樣,動作突然變得遲緩起來。

當然,洛卡斯和盧克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他們趁此開始猛烈攻向希德。

雖然在那之前希德能遊刃有餘地處理掉兩人的進攻,不過,他慢慢地開始受到了洛卡斯和盧克的攻擊。

當然,他一直在避免受到致命傷……但兩位騎士的攻擊慢慢地,慢慢地,削減著希德。

儘管如此,希德還是毫不畏懼毫不推後地繼續與洛卡斯、盧克兩人平淡地戰鬥。

無論如何,希德動作的精彩一點也沒有恢復。

希德持續受到攻擊,然後——…

────。

「……真狼狽啊,希德卿。誇下海口結果就這種程度嗎?」

「…………」

渾身是刀傷,滿身是血的希德,無言地盯著洛卡斯和盧克。

「請不要就這樣斷言,洛卡斯。」

面對對希德失望地說著話的洛卡斯,盧克說。

「現在的希德卿明顯不夠優秀,所有的輸出都不如當初。果然……他“沒有時間”了吧。」

「…………」

「而且,即使是希德卿,能到這裡本身就已經很奇怪了,能做到單騎突破外面的大軍已經不是一般的武勇了。

他在那場戰鬥中有了相當大的消耗……然後,還要同時面對我們兩個人。

不管怎麼說,像這樣還能分出勝負才叫奇怪呢。」

「……想想也是。」

洛卡斯嘆息道。

「怎麼樣?希德卿,還要繼續嗎?即使擁有少有武勇程度的你,也應該明白現在戰鬥的趨勢吧?」

「……是啊。」

對此,希德彷彿在說我認輸了一般……聳了聳肩。

「不愧是你們,果然很強。

我也不知是熱血上頭了,或者說有些頑固了。

不過,就算我說了很多花言巧語,也不可能同時面對你們兩個人。

如果可以的話,至少,能一對一就好了。」

「哼,到底如何呢?如果你是萬全狀態的話,說不定……」

盧克低語道。

「……這世界……真是不盡人意啊。」

洛卡斯也有些懊惱地嘟囔著。

「明明好不容易跨越千年,得到了與你以劍相向的機會……卻變成了這種無了奈何的形式,簡直是不完全燃燒。」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子的。」

希德自嘲地呢喃道。

一時間,現場陷入沉默中。

最終。

「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盧克說道。

「……和我們一起,選擇新王吧?」

「…………」

咔擦

希德做出的回應,只有將黑曜鐵之劍靜靜重新架好的聲音。

「…………」

於是,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這問答到最後都毫無意義。

接下來只需為了自己無法讓步的事物,用劍砍倒眼前的敵人。

不管那個人是誰。不管那個人是什麼。

……話雖如此。

(真頭疼啊……)

希德在內心發出苦笑。

(身體衰退的速度比想象的還要快。……這完全出乎意料。)

『希德卿……』

光之妖精神不安地對希德的內心訴說道。

『怎麼辦?我們彼此都已經沒有時間了……』

於是。

希德像是下定了決心般,將左手搭在了光之妖精神的劍柄上。

察覺到他意圖的艾克蕾爾眨了眨眼。

『……要使用我嗎?』

(……啊。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

『但、但是……我不是說過嗎?如果現在使用我,你很快就會枯竭……你將無法達成目的。』

(要求加時賽)

『……誒,加時賽?』

(要想獲得力量,就必須付出代價,是吧?

如果施展你的力量需要我的時間的話。

那要想既發揮你的力量,又保存時間,只能以其他東西為代價。不是嗎?)

『……難、難不成……?』

(沒錯。代價我的靈魂。我的存在本身。……能做到嗎?)

……希德露出微笑。

(別客氣。拿走我身上的一切吧,光之妖精神)

『等一下!請等一下!』

對此,從艾克蕾爾那傳達出了反抗、哭喊般的意志。

『明明本來我就給你施加了過於沉重的宿命!現在在此基礎上,你還要犧牲自己的存在本身嗎!?

你明白嗎?存在的消費即是虛無!

如果這麼做的話,在這場戰鬥全部結束後,你未來永恆都無法做到輪迴轉生了!你會從這個世界的生命之理中完全消失啊!?

那種事……實在是太……太……!』

(別在意)

面對著快要哭喊出來的光之妖精神,希德始終都很平靜。

(如果我的存在就能換取未來,那算是便宜的了。

倒不如說作為《野蠻人》的我,能做到這種程度,可以說是意外的榮耀。)(吐槽:原文這裡少了半個括號,不知是不是又是編輯那邊擺爛了)

『希德卿……!希德……我……我……!』

然後——

「不好意思啊,洛卡斯,盧克。」

希德……用左手抓住光之妖精劍的劍柄。

「我本不想對你們做這種事……但我也有不能讓步的理由。

就讓我耍個詐吧。可別怪我哦?」

「……!?」

「……!」

洛卡斯和盧克警惕地擺好架勢。

然後,呼喔喔喔喔——希德比平時更深、更低地進行威爾的呼吸。

咯吱咯吱……城內的空氣開始像是感到緊張似地顫抖起來。

咔嗒咔嗒……整個城堡開始搖晃。

希德的存在感……像在開玩笑一樣地膨脹起來。

最終。

「…………!」

就在希德一言不發地。

把那把劍……那把光之妖精劍拔出……的這一瞬間。

咔!

空間裡迸發出與光之妖精劍所發出的完全不同的新光芒。

把現場染得更白了。

「……!」

「……什!?」

「這是什麼!?」

對於這意料之外的展開,希德、洛卡斯、盧克不由得擺好了架勢。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光到底是什麼?

就在三人這樣揣測著的時候。

突然,虛空中打開了一扇門——

光芒。光芒。

壓倒性的光芒從深處溢出——

伴隨著那樣的光芒洪流一起。

「全騎拔刀!向前進!」

「「「「喔!」」」」

無數騎士們高喊著,從光中一股腦地湧進了大廳。

那些邁著堅毅步伐,在現場開始組成隊伍的騎士們是——

「希德卿!」

「師父!」

阿爾文、天狐。

「我們的教官,真是太見外了吧!」

「就是說啊!」

「嘛,你就是這樣的角色吧……」

「可是,我們是不會讓教官一個人……去做那種事的!」

「沒錯!」

克里斯托弗、艾蓮恩、塞奧多爾、莉涅特、優諾等布利茲班的成員。

「哼!可別想著獨佔功勞!希德卿!」

「嘴上雖然這麼說……其實心裡擔心的要死…」

「露伊瑟真的有夠不坦率啊……」

「你們幾個,吵死啦!?」

露伊瑟、奧莉薇婭、約翰……

「即使力所不及,但我們也要戰鬥!希德教官!」

「我們也一樣!我們就是為此向你學習的!」

以及受到希德薰陶,學習靈魂的卡爾巴尼亞皇家妖精騎士學校的所有班級學生們,一個接一個從光的洪流中出現。

甚至還有——……

「你們幾個……?」

希德很意外地看著後面出現的那些人。

「嘁……只要兩隻手,兩隻腳都健在的話……就能揮劍,對吧?」

以巴恩斯、艾吉斯、卡伊姆為首,現在已經喪失了妖精劍力量的妖精騎士們也陸續出現,開始在阿爾文等人的後方組成隊伍。

然後,卡爾巴尼亞妖精騎士團和奧普斯黑暗騎士團開始對峙。

面對敵人突然出現的增援,在場的暗黑騎士們輕微地戰慄起來。

「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就連洛卡斯和盧克也只能對此目瞪口呆。

希德也是同樣的想法。

「……是反召喚哦。」

伊莎貝拉悠然地從流動的光中走了過來。

「因為你拒絕阿爾文的召喚,所以我就反而行之。

也就是說,召喚我們到你的身邊……只要以阿爾文和寄宿在她右手上的古老秘術為媒介,就絕非不可能達成。

不過——畢竟這是不得了的大魔法,所以在準備上花了不少時間。」

伊莎貝拉微笑著對希德說。

「哈哈哈……真讓人受不了,這可真是出乎意料。果然能幹的女人就是與眾不同。」

也感受到自己輸了對方一招的希德聳了聳肩,開玩笑道。

然後,阿爾文悠然地走到這樣的希德身邊。

「一馬當先,獨斷專行乃戰場之精華所在。但無視主君的命令就搶跑的罪可是很重的哦,希德卿。」

「……非常抱歉,吾王。」

「餘不聽。你要用更努力的工作來挽回。」

「……是」

希德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我隱約察覺到了……你身上揹負著某種重大的責任。但是……」

阿爾文用只有希德才能聽到的微弱聲音低語道。

「請不要再做這種事了哦。」

「…………」

聽著阿爾文那有些憤怒卻又帶著哀傷的話語,希德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然後——

「師父!這裡就交給我們吧!」

「啊,教官和阿爾文你們先走!去幹掉魔王!」

天狐和克里斯托弗說起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話。

「……你們在說什麼?別胡說。

雖然你們已經強得今非昔比了,但還做不了洛卡斯和盧克他們的對手吧?那兩人就交給我——……」

「不是做不做不到的問題,而是要去做!因為我……我們是騎士!」

聽了天狐的話,希德眨著眼睛,愣住了。

「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承擔所有的責任呢?就算教官是個超乎尋常的怪獸、怪物、身體還有一半都不做人了,但那樣也太傲慢了吧?」

克里斯托弗的話。

「我不知道這場戰鬥和教官之間有什麼因緣……但請不要誤會了哦,這也是屬於我們的戰鬥啊!?」

艾蓮恩的話。

「自己的未來要由自己把握,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塞奧多爾的話。

「沒關係的!我、我們(大概)也變強了!雖然可能會死……但我會做的!請讓我們去做吧!」

莉涅特的話。

「我們可不是一直被你保護著的雛鳥!」

露伊瑟的話。

「請教官和阿爾文王子大人一起把boss利落地幹掉吧!」

優諾的話。

就在不久前,還被一直認為是雛鳥的學生們接連對希德說出了這樣的話。

這時——希德感慨頗深地領悟到。

“啊,我們的時代……在很久以前就宣告結束了呢”。

「伊莎貝拉大人!新生卡爾巴尼亞騎士團,在此集結完畢!」

「辛苦了,裡貝拉。」

騎士團聚集在這個寬敞的入口大廳之後,充斥在現場的光芒漸漸平息。連接王都與魔都的大門也開始慢慢關閉。

「希德卿,這裡就請交給我們吧。」

在這樣的情況下,伊莎貝拉悄悄對希德耳語道。

「恐怕……你已經沒有時間了吧……?」

「!」

看來伊莎貝拉已經全部看穿了。

只要調查一下阿爾文右手上的紋章,就能明白這點吧。

「……敵不過你啊。」

「阿爾文她……就拜託你了。」

「嗯。學生們……這裡就拜託了。」

簡短地對話後。

「嘿咻。失禮了,我的主君。」

「哇!?」

希德突然用公主抱把阿爾文抱了起來——

「用全力飛了哦。」

「哎──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德化成一道閃電,穿過洛卡斯和盧克之間。

就那樣衝進在深處列隊的黑暗騎士團正中央——然後將其一分為二擊潰的同時,轉眼間就來到了對面一側。

但是,傳說時代的騎士不會眼睜睜地放跑他。

「要逃跑嗎,希德卿!」

「不會讓你得逞的!」

洛卡斯和盧克想要瞬間追上希德的背影時。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裂帛的氣魄,紅蓮的斬擊銳利地襲向洛卡斯。

「什麼!?」

嘎吱!

洛卡斯不由得停下腳步,用大劍接住了攻擊。

「不會讓你去的!」

打向洛卡斯的是天狐。

「你的對手是我!看著我!十字傷騎士!」

飛離洛卡斯身邊的天狐深深地壓低身子,毫不大意地架著刀。

「區區還不成熟的小鬼……」

洛卡斯看著這樣的天狐,憤恨地咂了咂嘴。

然後——

「呀嘞呀嘞……真是不自量力啊。」

盧克也憤憤地放言道。

因為盧克現在已經被克里斯托弗、艾蓮恩、莉涅特、塞奧多爾……布利茲班的老成員完全包圍了。

「嘿、嘿嘿……你的對手是我們啊……」

「你們認為自己能贏嗎?就算只靠你們貧弱的本領,也應該能看出彼此的實力差距吧?」

「啊啦?難道傳說時代騎士大人們的騎士道……就是隻以能贏的人為對手,面對對不能贏的人就夾著尾巴逃跑嗎?」

在艾蓮恩的煽動下。

「你們盡是在那種諷刺的地方上,和師父一模一樣啊。」

咔嚓一聲。盧克轉動著槍,擺好了姿勢。

呼咻!光是這樣,掀起的風壓就快讓艾蓮恩他們的身體浮起了。

一場從未有過的死鬥要產生的預感,讓布利茲班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緊張的表情。

然後——

「威爾的使用者上前!我們《湖畔的少女》的魔法,將會全力支援你們的戰鬥!」

在背後帶領著以裡貝拉為首的城堡中“湖畔少女”們的伊莎貝拉,發出了這樣的號令。

「既然沒有了外面的亡靈騎士,在數量上我們就已經贏了!一個暗黑騎士,就用複數我方騎士來對抗!現在騎士的名譽屁也不是!只考慮勝利吧!

為了我們的主君——以及她的第一騎士!」

巴恩斯,艾吉斯,卡伊姆指揮著失去妖精劍力量的騎士們。

「我國、我們世界的興亡在此一舉!全軍突擊!」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隨著伊莎貝拉的號令和騎士們的吶喊。

卡爾巴尼亞妖精騎士團和奧普斯黑暗騎士團,從正面展開了激烈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