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美少女留學生和天使的聲援

第三卷  第二章 美少女留學生和天使的聲援『——吶吶,大哥哥。』

『嗯?怎麼了呢?』

『明天,哥哥的學校休息對吧?愛瑪呢,想要去動物園玩。』

這是,要為運動會前一天的週五晚上發生的事情。

在我的房間坐在我大腿上的愛瑪醬提出帶她去動物園玩的請求。

愛瑪醬的小腦瓜很聰明,她大概是根據日期之間的間隔判斷出我們明後天休息。

平常愛瑪醬能夠忍耐自己的願望這一點我倒是很感激,但明天並不休息啊……

『對不起呢,愛瑪醬。明天哥哥要去上學。』

『不休息嗎……?』

聽到我要去上學,愛瑪醬的表情頓時陰雲密佈。

給人一種瞬間失落了的感覺。

『運動會上是要求大家都要上場運動的活動。愛瑪要看家喲?』

說著,坐在我身邊的夏洛特同學溫柔地撫摸了愛瑪醬的腦袋。

緊接著,本以為已經理解情況的愛瑪醬用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仰頭看向了我。

『愛瑪,又要被自己留在家裡了嗎……?』

『呃……』

被愛瑪醬面帶這樣宛如小動物一樣的柔弱表情反問道,我下意識看向了夏洛特同學。

正巧這時夏洛特同學也看向了我這邊,我和正在為難的她視線重合了。

至今為止愛瑪醬遇到這種情況都會立刻開始發脾氣,但是這次她卻表現出瞭如此悲傷的表情,就說明了她是有多麼的孤單。

我猜應該是開始上了幼兒園之後愛瑪醬已經需要再自己看家,久違的獨自看家讓她感到更加寂寞。

都這樣了,怎麼說我也沒辦法讓她忍耐啊。

“運動會中家長也是能夠來學校的……果然夏洛特同學媽媽那邊還是不方便嗎?”

為了不讓愛瑪醬產生不必要的期待,我換做日語詢問了夏洛特同學。

果不其然,夏洛特同學沮喪地搖了搖頭。

“姑且有通知過她,但是因為工作繁忙根本來不了。”

“這樣啊……”

女兒的運動會都不來參加……就算工作再怎麼繁忙,我果然還是有些無法釋然。

這是她們家庭內部的事情,輪不到我這個外人來說三道四,可我還是想要幫幫夏洛特同學。

總之,現在還是優先愛瑪醬的心情吧。

愛瑪醬現在也還是用著一副因為寂寞而潸然欲泣的表情看著我和夏洛特同學。

“要去和美優老師商量一下嗎?”

“但是,在我參加項目的期間根本沒人能夠照顧愛瑪,就算事先和愛瑪說好,在大家面前我想她也還是會去找青柳君撒嬌……”

“這個嘛,也是沒有辦法的啊。就算冒著我和夏洛特同學關係暴露的風險,也比讓愛瑪醬獨自一人要好。而且,如果已經知道關係會暴露,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照顧愛瑪醬了。”

現在情況已經不同了,我和夏洛特同學之間的關係遠要比剛剛相遇的時候親近的多。

所以,我完全可以憑自己的意願來趕走打著要來我家的名號接近夏洛特同學的人。

但是,最好還是能夠避免關係暴露。

“我們的關係暴露也沒關係……就是說,公之於眾也可以嗎……?”

“夏洛特同學?你有在聽我在說什麼嗎?”

“誒!?啊,對,對不起,我愣神了……!那,那就找花澤老師問一問吧。”

看著夏洛特同學自己嘀嘀咕咕地嘟囔著什麼,我湊近盯住了她的臉。回過神的她紅著臉趕忙從我身邊離開。

姑且我說的她也是聽到了……

“那麼就由我來問美優老師吧。”

這種事情往往會讓夏洛特同學過意不去,所以還是我來聯繫吧。

等美優老師接了電話,我把事情全部和她說明了——

《不如說,怎麼可能拒絕呢?如果能不需要小孩子自己留在家裡,肯定是你們說的方案好。我特別批准小孩子能夠待在班級的遮陽傘下面喲。》

美優老師爽快的批准了。

“那真是謝謝您了。關鍵是,我和夏洛特同學參加兩人三足的那段時間。”

夏洛特同學離開的時候,我來照顧愛瑪醬就好了。

但這在我們兩人同時離開去參加比賽的期間這就行不通了。

《沒事,那時候就交給我把。其他老師那邊我去打招呼。》

“不會有人說三道四嗎?”

《哈哈,你覺得我會給他們抱怨的機會嗎?》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隱隱約約感覺到,美優老師的話語權似乎是全部老師中最強的。

廣受學生們尊重,工作能力強,而且還有著強勢的性格,所以會有這樣的結果也可以說是理所當然。

她絕對不是會向強權低頭的人那類吧。

《記得夏洛特的妹妹性格有些彆扭呢。》

“這個,怎麼說呢……如果接納了對方,反倒是個非常容易相處的孩子……”

《要是還記得我就好了,不然稍微有些麻煩呢……》

“啊,要是給她小沙包或是劍玉的話,她自己也能夠玩得很開心。”

愛瑪醬非常中意我給她的小沙包和劍玉,最近就連坐在我大腿上的時候也常常自己玩耍。

因為我讓她把這些帶到幼兒園後受到大家誇獎讓她很開心吧。

《這樣啊。這個嘛,周圍如果有陌生的大人在應該會害怕吧,關於這些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非常感謝。”

對美優老師道謝之後,我掛斷了電話。

然後朝著夏洛特同學露出了笑容。

夏洛特同學在安撫鬧彆扭的愛瑪醬的同時似乎也沒有漏聽我這邊的談話。

“我想你應該也聽到了,美優老師說可以,說我們把愛瑪醬帶去也沒問題。”

“知道了,非常感謝。”

知道能夠帶著愛瑪醬一起去學校,夏洛特同學歡喜地對我道了謝。

之後我彎下腰保持和愛瑪醬同樣高度的視線。

『愛瑪醬,明天和我們一起去學校吧?』

『愛瑪也可以去嗎……?』

『嗯,可以喲。』

『——!太好啦!』

聽到我的回答,愛瑪醬興奮地摟住了我的脖子。

還是一如既往的愛撒嬌呢,雖然很可愛。

『愛瑪,明天要做個乖孩子喲?』

“嗯……!”

被夏洛特同學撫摸了腦袋之後,愛瑪醬帶著滿面的笑容點頭答應,而我則是被這溫馨的場景治癒著。

終於到了運動會的當天。

一大早夏洛特同學就開始準備便當,那狀態明顯比往常要更加起勁。

而且似乎還順便連我的份也一併準備了……

要是菜品都一樣的話肯定會有人說三道四,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我只能說無可奈何。

既然夏洛特同學有這份心意,那我也想要對此表示尊重。

但是,都做到這個份上,我能夠認為我們之間已經在交往了嗎……?

因為沒能搞清楚這件事,我的心情一直有些煩悶,開口問的話又害怕得到只是我自作多情這樣的答覆。

『——還不出發嗎?』

坐在我大腿上的愛瑪醬已經等得不耐煩,左右搖晃著身體抬頭仰望著我。

在愛瑪醬看來,我們接下來是要出去玩吧。

從沒有明顯表現出抗拒這點來看,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

『再稍等一會兒喲。』

『嗯……!』

我撫摸著她的小腦瓜這樣說道,愛瑪醬用力點了點頭。

今天她的心情不錯。

應該是類似於遠足之前那種激動不已的心情。

『——讓你們久等啦。』

在我陪著愛瑪醬的時候,夏洛特同學拿著三個便當盒走來了。

其中有一個尺寸特別小的,那個應該是愛瑪醬的吧。

『沒事的,我還要感謝夏洛特同學連我的那份都準備了呢。』

『不,不會,我很開心能夠給青柳君準備便當。』

聽到我的感謝。夏洛特同學羞澀地笑了。

因為這好像新婚夫妻的瘙癢感,我也被她感染地害羞了。

因為我手裡還抱著愛瑪醬,所以夏洛特同學把便當盒放進保溫包裝盒後放進了我的書包。

『麻煩你了。那麼,我們出發吧。』

『好的……』

小心著不要讓愛瑪摔下去的同時我拿起了書包,緊接著夏洛特同學輕輕地摟住了我的手臂。

以前還只是拽起我的衣服袖子,自從我答應成為代替愛瑪醬父親的這一角色那天起,她就開始這樣做了。

說實話我還是完全習慣不來。

她的胸脯碰觸到自己的手臂後,我的心跳頓時加速。

我們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向學校走去。

待走到了學生眾多的地方時,我把愛瑪醬交給了夏洛特同學,自己先一步趕往學校,到達了教室。

之後,沒多一會而——

“呀啊啊啊啊!夏洛特同學,那個可愛的小姑娘是誰!?夏洛特同學的妹妹!?”

“天,天使啊……!天使出現啦……!”

“這副可愛的模樣,完全就是犯規啊……!”

就這樣,夏洛特同學剛走進教室,同學們就紛紛走上前圍到了她身邊。

這讓愛瑪醬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而夏洛特同學也因為為難視線飄忽不定。

這個嘛,也是理所當然呢……

愛瑪醬的容貌精緻到完全不會輸給夏洛特同學。

而且,現在的愛瑪醬還有著幼兒獨特的稚嫩。

所以大家會有這樣的反應也是難免的。

總之,要是這樣放著不管愛瑪醬可就要哭了,因此我趕忙離開了座位。

“同學們冷靜啊,沒看到都嚇到小孩子了嗎?”

“青柳,怎麼又是你……”

在我進入了包圍著夏洛特同學的人群瞬間,大家都換上一副嫌棄的目光看向我。

看這樣子,現在是我一說話同學們下意識就會表現出厭惡感啊……

但是,我已經吸引到了同學們的注意。

所以,正當我要繼續開口說下去的時候——

『大哥哥,抱抱……!』

注意到我的出現的愛瑪醬,眼含著淚花向我索取抱抱。

嗯,也是呢。

果然會是這樣啊……

對於現在的愛瑪來說,這樣周圍全是陌生人的情況實在是可怕。

當發現了親近的我的話,考慮到至今為止對愛瑪醬的瞭解,會這樣做也是順理成章的。

說實話,我本來還期待著事情千萬不要發展到這個地步……落空了啊。

也因此,同學們視線中的情感由原本的嫌棄變成了疑惑。

“誒,大哥哥是怎麼回事……?”

“剛剛,這孩子要青柳擁——抱抱……?”

“憑什麼青柳可以……”

好吧,怎麼破解這樣的局面呢……

現在大家腦子裡所思索的大概是我和愛瑪醬——以及夏洛特同學之間的聯繫吧、

『抱抱……』

“……”

總之,現在最優先的事情應該是抱住愛瑪醬把……

看著淚珠在眼眶裡打轉的愛瑪醬再一次向我索取抱抱,我也只得從夏洛特同學那裡接過愛瑪醬。

『嗯……』

終於,愛瑪醬露出了安心的表情,把臉蛋倚到了我的胸口。

這更是讓周圍的學生疑惑了。

“呃……大家別誤會,我只是剛才上學的時候遇到了這個孩子。湊巧幫助了因為幫助了被狗叫嚇到的她和夏洛特同學,之後她就變得這樣親近我了。”

想方設法想要做出解釋的我說出了之前預先想好的藉口。

但是,在場的人並沒有單純到會相信這樣的理由。

點頭表示接受的只有在遠處看著我們的東雲同學。

但是,我當然也還有後手。

“說起來確實是這樣的,謝謝青柳君剛剛能來幫助我們。”

當下學校裡的人氣頂流以及大家中心的夏洛特同學都這樣說了,剛才滿腹狐疑的同學們頓時接受了。

先不說我,他們怎麼也想象不到夏洛特同學會說謊吧。

大家在這方面這樣單純確實是幫了大忙。

“啊,青柳,也讓我抱抱她啊……!”

“誒?”

“啊!我也想!我也想要抱抱她!”

“不是,不行啊……!”

因為愛瑪實在過於可愛,大家紛紛湊到我身邊要我把愛瑪醬給他們抱一抱。

這稍微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趕忙和大家拉開距離,以此來保護愛瑪醬。

“吃獨食也太狡猾了吧……!”

“就是說!我們也想抱呀!”

同學們理所當然地抗議道,但因為夏洛特同學說過愛瑪醬好像完全應對不了家人以外的人,所以我是不可能把愛瑪交出去的。

看愛瑪醬的樣子,她已經嘟起臉蛋顯得有些不開心了

因為現在的愛瑪醬還聽不懂日語,所以現在這樣吵鬧的環境搞得她非常煩躁吧。

“對,對不起。這孩子比較認生,所以希望大家能別這樣……”

在我注意力全部放在愛瑪醬身上的時候,夏洛特同學慌慌張張站到我們面前阻止了大家。

因為同學們都不想被夏洛特同學討厭,想必沒辦法拒絕她的請求吧。

雖然殊途同歸,或許一開始就算沒有我的介入,夏洛特同學自己也能應對眼前的情況。

這個嘛,如果可能的話,我還是不希望由夏洛特同學扮演這樣的反面角色……

在我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

“但是,她為什麼肯親近青柳君呢……?這孩子和青柳君也幾乎是素不相識吧……?”

大概是發現了夏洛特同學話語中的矛盾,桐山同學看向夏洛特同學的顏色中充滿了質疑之色。

我正打算找理由來辯解——

“是嗎?這沒什麼值得質疑的吧?”

不知為什麼清水同學插嘴了。

“有紗醬?為什麼?”

“不是,你問為什麼……一般來說這很正常吧?青柳君不是幫助了這孩子嗎?這樣,會親近他不是合情合理嗎?”

“這個嘛……確實是……”

“我在上學的時候偶然看到青柳君幫助夏洛特同學的場面,他把夏洛特同學擋在身後的樣子真是帥氣極了,所以這孩子才會和青柳君親暱吧。”

她這是打算幹什麼啊?

這是因為我們事先商量好的,所以那場面當然都是虛構的。

儘管這明顯實在幫我圓場,但是她這樣做的理由是什麼呢?

“就是這樣,正如清水同學所說的。”

是和夏洛特同學商量好了嗎……

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夏洛特同學和她商量好了這一理由,所以我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說起來,最近她們兩個走的很近。

總會看到她們兩個在聊天,是什麼時候關係變得這樣好了呢……?

我儘管對此抱有疑問,但是由於多了第三者的證言佐證,事件的可信度也隨之增加,就讓我不客氣的利用這個機會吧。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大家就不要追究了吧。”

為了極力不再勾引起同學們的好奇心,我面帶一副無可奈何的笑容向他們拜託。

於是乎,同學們都換做一副驚訝的表情看向我。

“你,你真的是青柳嗎……?”

聽到同學的反問,我才注意到自己的我失誤。

之前的我要是遇到這種情況只會面帶一副別煩我的表情把他們趕走。

然而這次我卻是笑著和他們商量,對於致力於扮演被討厭的角色的我來說,這樣的行為實在不恰當。

為什麼這次我會搞錯應對方式呢……?

就在我自己也疑惑不解的時候,美優老師推開門走進了教室。

“喂,還在那鬧什麼呢?上課鈴都響了,快回座位去。”

前一秒還吵嚷的同學們在美優老師的喝聲下四散逃竄回了自己的座位。

大概在其他班級怎麼也不會有這樣的場面吧。

順帶一提,彰在美優老師的背後偷偷摸摸地竄進了教室。

因為上課鈴還沒響,所以勉勉強強算是趕上了吧。

但是美優老師那眼神明顯就是想要訓彰幾句。

“青柳也趕快回到座位上。夏洛特的妹妹不讓夏洛特自己抱著行嗎?”

“啊,知道了!沒關係的!”

見到美優老師注意到了愛瑪醬,還沒等夏洛特同學說話,我搶先回答道。

聽到我的回答,美優老師似乎是接受了,催促我趕快回到座位。

所以我也抱著愛瑪醬坐到了椅子上。

『……♪』

被我抱在懷裡的愛瑪醬開心地哼起了小調。

被同學們團團包圍的時候我還以為會發生什麼,看起來她現在的心情已經好轉了。

“看到有小孩子在教室裡大家可能會搞不清狀況,今天夏洛特因為家裡的事情需要帶著妹妹一起。這孩子有些認生,日語也不太熟練,所以不要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隨便去打擾她。”

美優老師詳細地說明了愛瑪醬的情況。

幸好她是這樣體貼的一位老師。

待所有人點頭表示清楚了之後,美優老師看向了愛瑪。

『是叫愛瑪吧?事情馬上就說完了,再安靜等一會兒。』

『……?』

因為美優老師朝愛瑪醬說話,她有些疑惑地歪起了小腦袋。

然後仰頭困惑地看向我。

『意思是老師說事情的時候要保持安靜喲。』

『嗯!』

向她轉述了美優老師想要說什麼之後,愛瑪醬朝著美優老師精神飽滿地舉起了右手。

這動作似乎是表示自己知道了。

因為在迷路的時候她已經見過美優老師,所以或許是把她認知為幫助過自己的人,稍微敞開了心扉吧。

“嗚,還是可愛到犯規啊……”

美優老師轉過身去嘀嘀咕咕地說了什麼,但看樣子並沒有在生氣。

之後美優老師講述了今天運動會的流程以及注意事項。

期間能夠一直保持安靜的愛瑪醬真是了不起。

這孩子的腦瓜實在是聰明。

大概除了我和夏洛特同學以外,她是不會對任何人耍性子的吧。

在幼兒園裡,老師們也評價她說是一個聽話的孩子。

我們就這樣繼續聽著美優老師的講解。

“——青柳君,我能坐你旁邊嗎?”

在教室換上了體操服,坐在自己班級的遮陽傘下等待的時候,同樣換上了體操服的夏洛特同學走來了。

為了接下來的運動她已經把頭髮束了起來,換成了單馬尾的髮型。

老實說,十分可愛。

愛瑪醬被她抱在懷裡,見到我之後愛瑪醬便向我伸出了雙手。

在我換衣服的期間我把愛瑪醬還給了夏洛特同學,現在重新抱起愛瑪醬的我說道。

“這個嘛,坐在旁邊也比較方便。”

平常的話我應該儘量避免和夏洛特同學的接觸,但是這次我們要輪流照看愛瑪醬。

所以,這樣坐在相鄰的位置上才更方便。

“我,我也能坐在旁邊嗎……?”

在我回答了夏洛特同學之後,眼神躲躲閃閃窺探著我的臉上的東雲同學問道。

她應該是和夏洛特同學一起走來的吧。

“我倒是不介意,但不和夏洛特同學相鄰著的可以嗎?”

“啊……但是,已經被占上了……”

看過去,夏洛特同學正打算坐下的位置旁邊的座位已經擺著清水同學的個人物品了。

這讓其他男生和女生紛紛提出了抗議,但是清水同學堅持著先到先得,完全不肯退讓。

“對不起,我之前就和清水同學說好要坐一起了……”

“啊,這樣啊。那麼,東雲同學不要客氣,就坐這邊吧。”

夏洛特同學露出了歉疚的笑容之後,我便擺出有請的手勢讓東雲同學坐到了另一邊的空位。

這讓東雲同學的表情頓時變得明朗,把自己的物品放到了我示意的座位上。

就我來說我還需要照顧愛瑪醬,所以身旁能是像她這樣穩重的女生實在是幫了大忙。

之後,因為和朋友閒鬧而遲到的彰看著我,那表情裡好像有千言萬語要說。

順帶一提,為了愛瑪醬能夠看得清楚,我特意佔了最前排的位置,而我的身後以及左右兩側的斜後方全被女生佔領。

大家似乎都想要和夏洛特同學還有愛瑪醬說話。

所以,彰想要說的我也明白——但我覺得我什麼都沒做錯。

『——那麼,就把愛瑪醬放到美優老師那裡去吧?』

『也是呢。』

因為開幕式就要開始了,我和夏洛特同學朝著教職工所在的遮陽傘走去。

『哥哥你們要去哪裡呢……?』

當我們走到地方把愛瑪醬放到了椅子上後,愛瑪醬面向我們的表情有些不安。

因此,我擺出溫柔的笑容對愛瑪開口說道。

『對不起呢,所謂的開幕式是宣佈運動會開始的儀式,我們必須要去。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和那個姐姐說好嗎?』

愛瑪醬順著我手指的方向仰頭看向了美優老師。

於是乎,本以為美優老師會笑著欣然接受,沒想到她居然是一副不情願的表情。

“那麼,就拜託美優老師了。”

“啊啊,知道了。”

“嗯嗯,就交給我們吧。”

““……””

“誒?你們兩個怎麼了?”

因為被我和美優老師注視,不知道什麼時候參與進對話的那位——笹川老師顯得有些不解。

她作為音樂老師在男學生和男性教室中極其受歡迎,但是說實話和我並沒有什麼交集。我對她的瞭解也只有她是美優老師的發小經常和美優老師在一起,以及喜歡的對象是女性這種程度。

“美優老師,我可是把愛瑪醬交給您了喲?”

“啊啊,包在我身上。我不會讓笹川老師碰她一根手指頭的。”

“不是呀二位!?再怎麼說這也太過分了吧!?”

笹川老師眼含著些許淚花提出了抗議,但是由於擔心愛瑪醬的安危,我決定把一切都交給美優老師。

因為笹川總給人一直有些冒失的印象……

“我可是肩負著守護夏洛特妹妹的義務,必須把形跡可疑的人從她身邊排除。”

“吶,你這不就是在說我是那個形跡可疑的人嗎!?”

“還能有誰啊?”

“很不合理呀!形跡可疑可不是形容某個特定的人的詞彙吧!?”

“笹川老師吵死了。這可是在學生面前哦。”

“還不是因為美優醬欺負人!?”

“不是說了在學校不要用美優醬這種稱呼嗎。”

怎麼美優老師和笹川老師還吵起來了。

比起吵架還不如說是美優老師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中,這期間笹川似乎真的生氣了。

“那個,我們差不多要走了……”

“啊啊,也是啊。笹川老師也必須要走了吧?”

“卟……只有美優醬待在遮陽傘下也太狡猾了。我也想待在這裡呀……校長的講話總是會拖很久。”

不是,校長本人就在旁邊,這樣直白真的沒問題嗎?

我心裡是這樣想的,但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為妙,所以還是不要糾結了。

『那麼,我要走了喲,愛瑪醬。』

『嗯……』

我朝愛瑪醬揮了揮手,愛瑪醬也揮了揮手回應我,只是表情顯得有些寂寞。

儘可能早點回來吧。

就這樣,我和夏洛特同學一起朝著班級的遮陽傘走去。

『——怎,怎麼樣呢,愛瑪……?』

這是發生在開幕式結束後班級遮陽傘下的事情。

從更衣室回來換上了另一套衣服的夏洛特同學正向愛瑪醬詢問著感想。

所謂了另一套衣服,指的是啦啦隊隊服。

在班級同學的盛情邀請下,夏洛特同學被推舉為了開幕式結束後的啦啦操比賽的成員。

大家應該從來也沒有見過這樣打扮的夏洛特同學,就在現在男生們正衣服色眯眯的樣子盯著夏洛特同學看。

而我,對於夏洛特同學這身毫不吝惜地暴露出自己潔白手臂的衣服,說實話,有點不知道該看向那裡。

因為現在的夏洛特同學正害羞的用右手捋著自己的頭髮,這導致她的腋窩也明晰可見……

『嗯……!洛蒂好可愛……!』

從頭到腳審視了夏洛特同學的愛瑪醬面帶可愛的笑容用力點了頭。

看樣子是十分中意夏洛特同學的這身衣服。

夏洛特同學朝愛瑪醬說了聲謝謝之後,紅著臉一言不發地看向了我。

這是……是在向我尋求對於這身衣服的感想吧……?

“——夏洛特同學,好可愛~”

“清,清水同學……!?謝,謝誇獎……”

當我還在猶豫是否應該坦率回答的時候,清水同學突然從夏洛特同學的身後抱住了她。

因為清水同學這驚人的舉動,夏洛特同學驚訝地看著向了她。

“吶,青柳君?夏洛特同學是不是很可愛?”

“呃……”

她這是在打什麼主意呢,居然笑嘻嘻地來問我,。

在眾目睽睽的場合下問這種問題,實在是心狠手辣啊。

“這個,不是該問男生的問題吧……”

“……”

因為不希望自己和夏洛特同學的關係太過受人關注,我這樣回答道。但這樣的回答也導致夏洛特同學的表情瞬間變得消沉。

我果然還是應該誇誇她的。

所以,我——

“很可愛喲……”

我用細不可聞的聲音,老實地表述出了自己的感想。

頓時,夏洛特同學的表情好似撥雲見日。

這姑娘實在太可愛了吧。

“青柳君,這時候你該實話實說呀……”

反而是清水同學一副無語的表情看著我。

看樣子,我剛剛嘟囔的話並沒有被她聽到。

本來也是說給聽覺靈敏的夏洛特同學聽的,這就足夠了。

“清水同學,可以了。那麼,我出發了。”

夏洛特同學面帶笑容揮著手離開了,看到她的那副樣子,清水同學顯得有些不解。

然後突然像是恍然大悟一樣。

“啊~原來如此。是這樣呀。”

“……看你那滿臉賊笑的樣子,還有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都沒有。”

這樣說著,不知道為什麼心情變得不錯的清水同學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難道說,被她發現了……?

她這樣的態度讓我只能這樣猜測。

——扯扯。

“嗯……?”

側眼看著清水同學時自己的衣服被扯了扯,我便將視線移回了自己的懷裡。

低頭看去,是愛瑪醬正揚著小腦袋仰頭看著我。

『吶吶,哥哥。洛蒂去哪了呢?』

『這個嘛,夏洛特同學呢,去跳舞了喲。』

『跳舞……是在家裡跳的那個?』

在我記憶裡夏洛特同學並沒有在我家裡練習過舞蹈。

所以,她大概是在她和愛瑪醬的房間裡練習的。

這樣一板一眼實在是有她的風範。

因為不擅長運動明明都打算拒絕的,但是既然已經接下了這個任務,那就一定要做好。

『大概就是那個吧。來給夏洛特同學加油吧。』

『嗯……!』

我摸著她的小腦瓜這樣說道後,愛瑪醬笑逐顏開地用力點了點頭。

這樣直率的地方真是可愛得不得了。

“…………”

“嗯?東雲同學怎麼了呢?”

因為突然發現身邊的東雲同學正直勾勾的盯著我的臉,感到疑惑的我開口向她詢問原因。

於是乎,臉蛋通紅的她慌慌張張的擺手同時回答道。

“沒,沒什麼……!我沒事的……!”

“是嗎?如果有什麼掛心的事情我隨時能夠回答喲?”

雖然不一定能夠說真話。

心裡這樣想著,我表情中帶上了些許笑意。

見到我露出笑臉,東雲同學戰戰兢兢地抬眼望著我說道。

“我想說……能夠用英語來交流……真是厲害呀……”

“啊,是這件事啊。這個嘛,有點罕見呢是吧。”

“嗯……青柳君有去英語交流的培訓班嗎……?”

“沒有,不是那樣的。以前有一個教我英語的人在,從小就在我身邊教導我,所以也就自然地學會了。”

儘管有在教我,但我自己也付出了大量努力……這種事情也沒什麼特意說出來的必要。

“真好呢……我也想要流暢地說英語呀……”

“東雲同學報名英語交流的培訓班了嗎?”

“沒有呢……也沒去學習那個的錢呢……”

“誒?”

“啊……!別在意,沒什麼……!”

因為她這出人意料的一句我下意識起了反應,但東雲同學又竭力想要矇混過去。

說來也是,這次對話的內容實在不是我能夠過度深究的。

畢竟誰都有不想他人知曉的事情。

『啊,哥哥!開始了……!』

聽到愛瑪醬的叫喊,最先頭的隊伍——A班的高一到高三的學生組成的啦啦隊來到了操場中央。

正式比賽似乎終於要開始了。

『洛蒂,會出場嗎?』

『夏洛特同學呢,會在D班也就是第四組出場喲。』

『第四組……?』

『是哦,剛才夏洛特同學不是穿著一身水藍色的衣服嗎,她會和水藍色衣服的人一起出場。』

『嗯……!』

因為剛剛看到過,愛瑪醬一下子就清楚了怎樣找到自己的姐姐,活力滿滿地點了頭。

接下來就只剩等待夏洛特同學出場。

『——啊,洛蒂……!』

待水藍色隊服的隊伍出場時,愛瑪指著隊伍中的某處喊道。

那裡是一位跑到自己位置擺出姿勢的銀髮秀麗少女。

因為整個隊伍只有她的髮色與眾不同,所以極其顯眼。

之後看著竭盡全力配合隊伍唱歌舞蹈的夏洛特同學,我沉醉了。

“——果然,這怎麼看都是有戲呀……”

就連這樣嘟囔著的清水同學的視線,我也完全沒有注意到。

『——怎,怎麼樣呢……?』

啦啦操比賽結束回到班級位置的夏洛特同學面帶羞澀的笑容詢問起了我們的感想。

本以為她回來之後馬上就會被同學們團團包圍,看樣子似乎是巧妙地繞過了他們回到了我和愛瑪醬身邊。

『洛蒂好厲害呀……!』

在夏洛特同學跳舞的期間,愛瑪醬一直興致高漲的鼓著掌。這樣的感想也直率地傳達給了夏洛特同學。

因為愛瑪醬十分坦率,夏洛特同學也清楚這並不是什麼恭維自己的客套話。

『真的好厲害,夏洛特同學真是努力了呢。』

『啊……謝謝,多謝青柳君誇獎。』

我直白地表達出自己的感想後,夏洛特同學羞紅了臉蛋,看向我的眼神飽含著熱量。

我清楚她現在一定非常開心,只是這樣的時間點用這樣的表情面對我實在有些不妙。

『那,那麼,我也是時候該該出發了……』

『啊……也是呢,班級間的接力賽是第一項呢……』

現在正在進行的是高一年級間的接力賽。

大概是為了熱場才把這樣容易點燃氣氛的接力賽安排在最開頭吧。

所以,高二的我們也該去準備了。

但唯獨高三的接力賽是安排在最末尾的組隊接力賽之前的。

我們——也就是高一高二的比賽安排在最開始說不定是為了襯托高三的比賽呢。

順帶一提,組隊接力賽是從全年級各個班級中各抽選出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組成隊伍進行的接力賽。

我們班級選的是用時最短的彰和一個田徑部的女生。

“行了,趕快拿下這場吧。”

走出遮陽傘,一起參加接力賽的彰摟住了我的肩膀。

我還以為他準是來抱怨我左摟右抱的,看樣子他並不打算再提那件事了。

“……這個,是敗北的flag吧。”

“什!?明,明人居然知道flag這種詞彙……!?”

“不是,有必要那麼驚訝嗎……?”

見到彰這樣反應過度,我有些好奇便反問了他一嘴。

於是乎,彰像是在看什麼難以置信的事物一樣開口說道。

“因為你啊,我推薦給你的漫畫你完全不看不是嗎……!Flag這種詞語,只會在漫畫或者動漫裡使用吧……!?”

原來如此。

因為最近經常會和夏洛特同學一起看漫畫所以沒太在意,確實這樣的用法平常在生活中是不會使用的。

然而我卻這樣使用了這個詞語,彰當然會驚訝了。

“沒什麼,只是有人會這樣使用吧?自然而然就學會了。”

“啊~也是啊,確實有人會用……”

順口撒的謊沒想到彰會相信。

雖然這句話我說不太合適,但我實在是擔心彰以後會不會上了騙子的當啊。

“比起那些,眼下最關鍵的是接力賽。看那邊。”

“嗯?”

順著我手指的方向,彰看了過去。

那裡是正笑呵呵地看著我和彰的美優老師。

“那,那是什麼笑啊,咱們的班主任……?”

“呵呵,你仔細看看。那可不是在笑啊。”

“嗯……?”

聽到我的解釋,彰仔細觀察起了美優老師。

然後他的表情逐漸變得僵硬,同時身上也冒出了冷汗。

“怎,怎麼莫名地感覺那人的身後似乎有著像是光環一樣的東西……”

“是吧,我也有同樣的感覺,表現出了那樣的壓迫力,也就是說……”

“輸,輸掉的話就死定了……?”

“沒錯。”

“噫……”

見我一臉苦笑地點了點頭,笑容從彰的臉上消失了。

正如美優老師給人的感覺一樣,她是相當不服輸的。這是她正在向我們傳遞絕對不能輸的死命令吧。

這個人平常就對我和彰完全不留手,要是輸了真不知道要遭到怎樣的對待。

“明,明人,你也給我拿出真本事知道嗎!?”

“這個嘛,那肯定啊。”

“沒騙我吧!?50米跑你去年可是放水了,別以為我不知道!?”

“才沒有,嗯。”

“自從上了高中以後你真是越來越不可信了……”

彰說著換上一臉無奈的表情看著我。

對於摯友這態度還真是隨便啊。

“我不會放水啦,之前不是答應你了嗎,已經不會再強行襯托你了。”

在夏洛特同學的歡迎會之後,彰說了討厭我的這種行為。

我原本就是為了彰著想,要是本人抗拒的話那也沒有必要硬堅持下去。

“那就行。你和我在初中的時候速度可是不相上下,要是還有那個水平,那根本是輸不了。”

“所以我不是說了,那是flag啊……”

為什麼彰這樣喜歡立flag呢。

我甚至感覺他是不是故意想要輸啊。

之後我們在預備地點和剩下的兩人匯合了。

然後當到了我們上場的時候——

“——誒!?這不是尾棒的西園寺嗎!?”

當彰站到了起跑線前時,周圍響起了驚呼。

現在彰50米跑的成績是6秒整,在我們高一時候的運動會上他因為這雙飛毛腿而廣受關注。

正因為如此,周圍人都認定他肯定會跑尾棒的。

而且在訓練的時候他也是最後一棒。

“好耶好耶,都慌了。這樣我們贏定了呢。”

說著露出笑容的是我們隊伍的第三棒。

為什麼喜歡立flag的人有這麼多啊……

又不是這個計劃就萬無一失了……

這是我和彰在初中時期想出來並實踐過的策略,簡而言之就是儘可能搶先拉開距離的出場順序。

因為在接力賽中要超越的話只能跑外圈,其間就會浪費多餘的時間和體力。因為這細微的贅餘導致很難能夠超越前面的人,所以就由速度最快的人跑第一棒來佔據第一,之後保持這樣的次序繼續進行就不需要去超越其他選手,這樣勝算或許會有所提升,就是這個原理。

而且,開局就拉開距離的話也會讓後面的選手產生精神壓力,也會促使其輸掉。

但是,說實話在我看來這是一把雙刃劍。

“拜託了青柳……!西園寺提出的計劃我是聽懂了,但是其他隊伍的最後一棒都是實力最強的,我們之中速度最慢的你被超越導致一口氣從第一掉到倒數第一的情況也是有可能的……!”

看著彰我自己心裡也在暗自盤算著,這時第三棒的同學走來對我說道。

要是按照花費時間長短的順序排序的話,這次必須由我這個排第四的來跑最後一棒。

雖然這個方案是彰提議的,但我實在是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為了讓我跑最後一棒才特意提出這個方案的。

之所以我還是接受了,是因為彰跑第一棒還有其它好處。

因為彰的反應神經十分優秀,在起跑瞬間就有可能和其他選手拉開差距。

至少也不會因為沒有反應過來而在起跑線上浪費時間。

鑑於這些原因,我決定依照彰的意願來安排。

“我知道了。只是……在輪到我之前要把距離拉開行吧。”

“交給我吧……!到你之前我們隊伍絕對會是第一的……!”

啊,為什麼呢……

怎麼聽怎麼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自從上了高中我就沒認真跑過,但在高二測過一次時間是六點八秒。

初三時候的成績是六點三秒,我想現在的速度肯定比那時候要慢吧。

如果沒有和第二拉開距離,按常理來說應該是會被超越的。

畢竟其他的選手不是田徑部的就是棒球部的。

《各就各位——準備,跑!》

儘管我還心懷不安,但在指揮員的一聲令下全體選手瞬間衝出了起跑線,果然彰拔得了頭籌。

“不錯,西園寺!保持這個速度!”

“可惡,那傢伙也太作弊了吧!這就拉開好幾米了!”

在歡呼和抱怨的呼喊中,彰還在不斷加速。

《好快好快!二年D班的西園寺君!去年點燃了會場的飛毛腿瞬間就將其他選手落在了身後!》

正如廣播部播報的實況一樣,距離在被單方面地拉開,在跑完半圈的時候彰已經領先後面的選手近十米的距離。

彰以接近他最佳成績的速度飛奔著,到交棒的時候已經領先後一位選手二十多米了。

“——嘿嘿,怎麼樣。”

暢快淋漓地留著汗水的彰一副大功告成的樣子朝我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啊,實在是驚人呢。沒想到能夠拉開這樣的距離。”

“後面就交給你了。”

說著彰朝我伸出了手,我也略帶害羞的和他擊了掌。

現在正在奔跑的第二棒雖然沒能進一步拉開距離,但是也並沒有被對手趕上多少。

保持這個狀態,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因為這所學校在運動系的社團上並不是特別重視,像彰這樣離譜的飛毛腿在其他隊伍裡是找不到的。

既然已經領先了這麼多,只要不出什麼意外應該是不會輸的。

——正當我這樣認為的時候。

意外果然發生了。

““啊……!””

《怎麼了!?二年D班的選手搞掉了接力棒……!其他隊伍趁這個期間迅速縮短了差距!》

在第二棒向第三棒交棒的時候,由於失誤接力棒掉到了地上。

第二棒和第三棒面面相覷在猶豫到底該誰去撿,在浪費了零點幾秒後第三棒慌慌張張地打算去撿起接力棒。

看到他的行為,我下意識大聲喊道。

“不能撿!”

“誒……?”

“在沒有完成交棒之前弄掉了接力棒的話,必須由前一棒的選手去撿起來!”

“啊!抱,抱歉!”

在我的提醒下搞清楚情況的第二棒急忙撿起接力棒交給了第三棒選手。

但是,在這期間其他選手已經要趕上,到現在為止積累的優勢幾乎被拉平了。

——因為隊伍的失誤,第二第三位也近在眼前我們。

“糟了……!”

拿到了接力棒的第三棒竭盡全力地跑了起來,但因為殿後的選手都是速度比較快的,他瞬間就被超越了。

——因為整體失誤雖然還沒有落到最後以為,但是在最後的轉彎之前也已經和最後一名相差無幾了。

排名第一和第二的隊伍在我眼前完成了交棒之後,我站到了起跑線上。

“明人,你懂得吧!?撒腿給我快跑啊!?”

“彰……我知道啊。”

因為彰的聲音有些抓狂,我也只得苦笑著點頭答應。

現在與第一名的差距,大概有十五米左右。

想要追回這個距離的確是有些困難,所以也迫使我不得不拿出全力。

“青柳,拜託了!”

“你要是追不上的話可饒不了你!”

“青柳君加油……!”

“拜託了,拿回第一名吧……!”

馬上就要交棒了。

心裡準備著的同時我回身看去,班級的遮陽傘處傳來了同學們的加油助威。

這個嘛,來自男生的加油與其說是助威不如說是威脅,但是想要取勝的心情還是沒有區別的。

深呼吸後,我開始了助跑。

在接過接力棒的瞬間,我全力蹬地飛奔出去。

《好了。最後的隊伍也完成了交接!哦哦哦!這真是驚人的速度!拐過了最後彎道的二年D班轉眼間就完成了反超!》

突破著身邊的空氣,我聽到了這樣的播報聲。

但是,我完全沒心思去關心播報的聲音以及被超過的選手,一心只盯著還在前面的目標。

《目前的第一名是二年·B班!在其身後七米處的是緊追不捨的A班,但A班也正在被D班步步緊逼!角逐真是熱鬧起來了啊!》

“衝啊,青柳!就是這樣——!”

“青柳君,馬上就要追上了……!”

“啥啊,那傢伙!?這也太快了吧!?”

“這傢伙去年出場過嗎!?”

播報的歡呼和同學們的助威以及其他觀眾的不解聲音充斥著整個運動場。

在這樣的喧囂下,我終於超越了第二名。

“喂,騙人吧!?為什麼被追上了啊!?你這傢伙去年沒這麼快吧!?”

“……”

A班的選手目瞪口呆地朝我搭話,但是很不巧我現在並沒有回應他的從容。

因為,眼前還有沒能超越的選手。

《快看,第二名的位置換人了!但是,與第一名的B班仍舊還有差距!D班的選手青柳君能趕在終點前追趕上嗎!?》

“說什麼追趕上,超過他啊青柳!!”

“青柳君,這樣能夠拿下第一也太帥氣了!”

聽到同學們的助威,我將進一步將力量注入到雙腿。

一米,兩米,三米——

距離確實在一點點縮短,但是終點已經近在眼前了。

——不好,要趕不上了……!。

剎那見計算了剩下的距離以及之間的差距,我發現這樣下去說不定真的要追不上。

但是,現在的我已經拿出了全力,因為放棄足球的兩年空窗期我的體力有了很大的下滑,現在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要追上剩下的距離,難度實在令人絕望。

但是——

『——愛瑪,一二,要開始了喲?』

『嗯!』

『準備!』

『『哥哥,加油啊!』』

跑過班級遮陽傘前時,我聽到了這樣的吶喊。

側眼看過去,那個是夏洛特同學和愛瑪醬用手攏成擴音器的樣子大喊著。

夏洛特同學,哥哥這……

因為這樣聲援我頓時感到羞恥,但同時呼吸卻莫名地順暢了起來。

因此,我絞盡了全身剩下的體力。

《D班的選手再度加速!這樣應該能夠趕上前一名了……!不對,已經追上了……!D班已經和第一名拉平了差距!》

在最後的彎道上,我總算了追上了前面的選手。

但是——

“怎麼可能輸給你啊!!”

見被我追上,B班的選手又再度發力,千辛萬苦縮短的距離眼見要被再度拉開。

但是,我依舊奮力猛追。

“什麼!?”

《終於,兩位選手並駕齊驅也在你追我趕!會獲勝的究竟是B班還是D班呢!?》

“明人,超過他啊啊啊啊!”

終點線就在眼前,從播報的聲音中我分辨出了來自彰的吶喊。

聽到這份聲援的瞬間,我使出了最後剩餘的力氣。

於是乎——

《衝線!!!!!!在最後的最後D班終於完成了反超!》

使出渾身力氣的我總算是率先衝過終點線。

“呼……呼……可惡……”

身旁是剛剛和我難解難分的B班選手,現在的他正雙手拄著膝蓋大幅度地喘息著。

如果是運動系的漫畫,這時候應該找他握個手以示尊敬,但現在的我完全沒那個餘力。

完成比賽的我向彰的身邊走去。

“做到了啊,明人。”

“彰……真是好久沒這樣拼命地跑過,累死我了。”

要說認真奔跑的話,也就是之前愛瑪醬險些摔落樓梯的那時候吧。

就連在那次之前,我也已經有一年多沒有全力奔跑。

“大家都驚呆了,明人能跑得那麼快。”

“啊……總之,約定我是完成了。”

“我知道啊,那麼就準備下場吧。”

之後我和彰並肩走著離開了跑道。

回到了班級遮陽傘下的瞬間——

“青柳君,太厲害了……!”

“真的,帥炸了……!”

“我就知道你是該出手時就出手的傢伙!”

意外的受到了同學們的熱情歡迎。

這樣突然的態度轉變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為什麼要一直把自己跑得那麼快的事情隱瞞起來呢!?”

“而且甚至比西園寺君還要快!?”

好吧,為難啊……

運動會這才剛剛開始。

能夠讓班級士氣高漲固然是值得開心的事情,但是這樣被大家吹捧的情況實在讓我困擾。

而且如果我現在又換上那副惹人厭的面孔的話,班級的氣氛肯定會像平常一樣惡化。

在運動會上這樣的情況實在是不可取。

再加上,愛瑪醬還在這裡。

我儘量不想讓她看到人類令人厭惡的那一面。

“抱歉,我有點累了,讓我先坐一會兒。”

結果我決定先笑著矇混過去。

待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時——

『大哥哥太帥啦……!』

愛瑪醬抱住了我的小腿。

『愛瑪醬,謝謝你能來給我加油。』

我彎下腰朝愛瑪道了謝。

我想我能夠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力氣也要歸功於這孩子的加油吧。

愛瑪醬嬌憨地笑了,然後朝我展開雙臂。

『嗯,抱抱!』

又是這慣例的撒嬌。

可是,我才剛剛跑步回來,現在正滿身大汗。

『對不起呢,現在哥哥身上全是汗水,就先不抱愛瑪醬了好嗎?』

『不要……!抱抱……!』

愛瑪醬搖頭表示拒絕。

然後保持著展開雙臂的姿勢緊緊盯著我。

『愛瑪醬……』

『我想愛瑪根本不在乎青柳君身上的汗水,就是想要你抱她呢。』

『啊,夏洛特同學……但是,愛瑪醬不會感到噁心嗎?』

見夏洛特同學特參與到了對話,我因為擔心轉而向她問道。

我在意的不止是身上的汗臭味,抱起愛瑪醬的話,她還會碰到我這溼漉漉的衣服,肯定會感覺不舒服吧。

雖說是無可奈何,但是因為這些被愛瑪醬嫌棄了,那我可真的要受打擊了。

『沒關係的,這種事情愛瑪也是懂的。即便如此還是找青柳君抱抱,就是證明愛瑪完全不在意。』

『是嗎……我知道了。』

我朝夏洛特同學點頭後,雙手環繞住了愛瑪醬的身體。

於是乎,愛瑪醬也開心的伸手摟住我的脖子。

碰到了脖子上溼漉漉的位置也沒見她露出嫌棄的樣子。

所以,我順勢用力抱起了愛瑪醬。

『誒嘿嘿……』

之後還用自己的小臉蛋磨蹭起我胸口的位置。

怎麼說呢,這孩子愛撒嬌到這種程度也是很驚人啊。

『哼……被愛瑪搶先了呢……』

『嗯?夏洛特同學說什麼了嗎?』

不知為什麼夏洛特同學嘆了口氣,我因為好奇向她問道。

這讓她瞬間羞紅了臉蛋,連忙擺手否認道。

『沒。沒什麼,我什麼都沒說哦……!』

『是嗎……?』

『就是……!比起那些,青柳君的表現真的非常惹眼呢……!』

夏洛特同學說著,臉上帶上了笑容。

總感覺她是在隱瞞什麼,但夏洛特同學的笑臉真的治癒人心。

『謝謝誇獎。暫時沒有我要出場的項目了,愛瑪醬就交給我照看吧。』

『是嗎,那就拜託——誒,怎麼了呢,愛瑪……?』。

在夏洛特同學說話期間,愛瑪醬突然扯起了夏洛特同學的衣服。

至今為止我抱著愛瑪醬的時候還沒見過她會去扯夏洛特同學的衣服,因為這罕見的行為,我和夏洛特同學都疑惑的看向了她。

於是,愛瑪醬扭扭捏捏地仰頭看向夏洛特同學。

『尿尿……』

『啊……!知,知道了,走吧……!』

聽到愛瑪醬要求的瞬間,夏洛特同學趕忙從我懷裡抱走了愛瑪醬。

然後一臉歉意地看著我。

『對不起,我帶這孩子去一趟……!』

『嗯,順便把衣服也換了吧。』

現在的夏洛特同學身上還穿著啦啦隊隊服。

大概是一直在等我比賽回來吧。

但是之後有她參與的我項目,差不多該換衣服了。

……這個嘛,說實話感覺有些可惜……

『啊,我帶愛瑪走了喲。』

她羞澀一笑後,便抱著愛瑪醬離開了座位。

正當我要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時——

“青~柳~?”

“——!?怎,怎麼了?”

回過神來,我的背後站著一眾男生。

“你這傢伙,憑什麼和夏洛特同學那樣愉快地聊天啊!”

“而且還被天使撒嬌,蠢貨!”

“啥!?”

看樣子是我和夏洛特同學還有愛瑪醬聊天的樣子惹得男生們開始嫉妒了。

因為實在是無可奈何,我選擇找地方去躲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