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難以把握的距離感

第三卷  第一章 難以把握的距離感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UU

翻譯/校對:初雪櫻咲

“夏洛特同學,我要把繩子繫上了喲……”

現在是為幾天後的運動會做準備的體育課上,青柳君在操場上這樣對我說道。

我們兩個之後要去練習男女生組隊的兩人三足。

說實話,這是近一段時間裡我最開心的體育課了。

四天前通過有些委婉的表白,我們兩個開始交往了,但是就現狀來說,我們的關係和確定戀人關係之前並沒有什麼變化。

不要說有什麼男情女愛上的進展,我們現在還是相互以姓氏稱呼這樣相敬如賓的關係。

所以,能夠得到這樣親密接觸的機會實在是令人開心。

“拜託了,青柳君……”

“行吧……痛的話要說喲。”

青柳君紅著臉頰,細緻地將自己的腳和我會的腳用繩子綁到了一起。

我看著青柳君,強忍著自己撲通撲通的飛速心跳。

周圍的同學儘管都面帶不滿地看著我和青柳君,但只要在青柳君身邊,對於那樣的視線我完全不痛不癢。

要說我為什麼會和青柳君組隊——這還要說起決定參賽項目的那一天。

“——好了,差不多要趕快決定運動會參加的項目了,經歷去年的運動會,我想大家也知道,每人至少要參加三個比賽項目。”

在班會中花澤老師這樣宣佈之後,各位同學都紛紛喝起了倒彩。

這漫畫和動漫中的場景如今就出現在我面前,讓我不禁心情激動了起來。

但是——

“好的,剛才喝倒彩的那些人,參加的比賽項目我就隨便決定咯。”

花澤老師說罷,同學們頓時僵住,教室變得鴉雀無聲。果然還是無法違抗花澤老師呀。

“雖說是三項,但是除了全員必須參加的那一項,還有兩個選擇的機會呢。總之,我現在開始寫項目名稱,想要參加的人舉手報名。”

花澤老師看著印有項目清單的紙,拿起粉筆把一個個項目名稱抄到了黑板上。

我是不太擅長運動的,所以一些競速的項目還是想要儘量避免。

“——啊,對了。男子200米和女子100米需要大家跑50米來讓我選出用時最短的四個人。算了,和去年沒什麼改變,我也不用重複了。總之我看看成員——”

之後花澤老師叫到名字的學生中有著青柳君和西園寺君。

不愧是青柳君。

記得西園寺君是足球運動員,其他的兩位也都是田徑部的成員。

明明沒有參加任何運動社團,卻還是能夠被老師欽點的青柳君果然好厲害。

之後我報名了全靠運氣取勝的借物賽跑。

“下一個是投籃啊,有誰自願報名嗎?”

投籃——是要把紅色或是白色的球投進高處球筐裡的項目吧……?

既然不需要跑動,我應該舉手報名吧?

但是,如果球筐的位置太高,我好像沒什麼自信能夠投進去呢……

在我左思右想的期間,報名的人數一位一位地增加著。

一共需要十個人,現在已經有六人報名了。

但是之後的幾秒間沒有任何人舉手。

是因為這個項目不太受歡迎嗎?

就在這時,清水同學緩緩地舉起了手。

我想是因為看到沒有人舉手,她才會這樣做吧。

好吧,我該怎麼辦呢……?

“——美優老師,我也要報名。”

“——!?”

環顧其他同學的狀態時,青柳君突然舉手了。

見狀,我也趕忙跟著舉起手。

“花,花澤老師,我也要報名……!”

“嗯?夏洛特也報名嗎。還有東雲也是。”

“誒……?”

因為花澤老師這句話,我向東雲同學的方向看去,儘管動作稍顯含蓄但果然她也舉起了手。

看時間應該是在我舉手後緊接著她就舉起了手……難道說是看到青柳君舉手她才跟著舉手的嗎……

這件事讓我稍微有些在意,但總之十名參賽選手算是選好——

“——美,美優來說,我也要!我也要報名投籃!”

“誒……?”

“拜託也把我加上吧!”

“我也是——!”

本以為投籃的成員已經決定了,可男生們突然紛紛開始舉手報名。

而且,這陣熱潮幾乎席捲了整個班級。

“不是,你們這也太明顯了吧……”

看著這些男生的舉動,花澤老師無奈地嘆了口氣。

然後把粉筆移到了下一個項目的位置上。

“投籃項目已經滿員了。如果一開始就這麼多人報名的話我倒是可以抽籤。但人滿之後才遲遲舉手的傢伙就算了吧。”

看樣子花澤老師並不打算搭理他們。

男生們儘管因為打擊而變得消沉,但誰也沒敢開口抱怨。

之後每人所要參加的項目順利的被定下——

“好了,最後要決定的是萬眾矚目的我校特色——男女混合兩人三足賽跑的組合。”

花澤老師一副興趣盎然的表情,笑嘻嘻的拿著粉筆指著黑板

因為這一宣言,多數男生頓時喜上眉梢,而幾乎所有的女生都怨聲載道。

“大家也知道,我校為了男女生能夠相親相愛,分學年安排男女生組隊參加兩人三足賽跑。這項比賽的成績並不納入班級總成績。這項比賽主要目的並不是為了分出速度上的高下,而是為了學生們能夠和睦相處。”

排名並不會影響班級分數這一點倒是值得感激,但是那就不能算是比賽了吧……?

但是,比起這一點大家在意的似乎是男女生組隊這方面,所以我並沒有插嘴。

要怎麼決定組合的成員呢?

就我而言,最好是能夠和青柳君分到一組的……

“本來是男女生自行組隊,沒找到搭檔的學生來抽籤——但是我感覺這樣分組最後肯定會吵起來,所以這次就直接抽籤了。”

花澤老師在進行說明之後,從講桌下面拿出了兩個箱子,應該是她事先就已經準備好的。

“藍色箱子是男生,紅色箱子是女生。裡面分別放著寫著編號的紙條,抽到同樣編號的人就是一組。如果一組的兩人身高相差太大,摟住對方腰的行為也是允許的,所以不要擔心。”

果然連身高差方面的問題也已經考慮好了呢。

到了高中時期,男女生身體方面差別拉大也是在所難免的呢。

先不說這個,實在是困擾呢……

我們班級一共四十名學生,正好男女生各二十人。

就是說我和青柳君能夠分到一組的幾率只有二十分之一。

而且,從剛才開始男生們看向我的眼神就飽含著熱情——讓我感覺稍微有些不適……

“喂,男生。不看我這邊的傢伙就去男生內部自己組隊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我有些為難,花澤老師皺起眉頭,壓低了聲調對男生們做出警告。

但是,因為花澤老師的警告,一個男生慌慌張張地開口說道。

“不是!?向來不都是男女生組隊嗎!?”

“不用擔心,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就因為女生多兩人就讓兩個女生組隊了。破例的情況也是存在的。”

“那和這不是一回事吧!?”

“因為有男生對女生圖謀不軌,就決定讓那些男生內部組隊。只要我這樣上報,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

花澤老師微微一笑,提出抗議的男生默默地坐下了。

或許是意識到胡亂反抗也是無謂的吧。

回憶起之前在教室辦公室的場景,對於花澤老師的發言其他老師似乎並不敢唱反調,所以這應該不是單純的威脅。

“真是的,你們真是賺到了啊。我當初為什麼三年中只能和真凜組隊啊。”

花澤老師像是回憶起不愉快的事情,突然抱怨了起來。

真凜,說的應該是笹川老師吧。

都說兩個是發小關係,那關係想必非常親密。

只是,大家都面帶無可奈何的笑容,像是能夠理解一樣“嗯嗯”地應和著,這是怎麼回事呢?

“OK,剛才點頭的所有人,放學之後別走。”

“““誒誒誒!?”””

瞬間理解了班級學生們內心活動的花澤老師一句話搞得教室內鬼哭狼嚎。

看樣子花澤老師也清楚同學們為什麼會點頭。

因為我並不太能夠立即其中的緣由,只是感到有些困惑——比起那些,有一件事我十分在意。

隔壁班級就沒有怨言嗎……?

突然我注意到青柳君也在點頭,就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隨後他露出好像再說“真沒辦法啊”的苦笑,轉身看向了身後座位的西園寺君。

就連他那無奈的笑容在我眼裡都是那麼迷人,也就是說我對他的迷戀已經到了如此地步嗎?

但是這種感覺並不壞。

不如說是一種極其幸福的感覺。

“啊——”

青柳君似乎發現了正在直勾勾地盯著他的我,因此他也回看向了我這邊,

我不自覺地開心了起來,以只有青柳君能夠看到的幅度微微擺了擺手。

於是乎,他也同樣擺手回應我。

可他是感覺在班級裡做這樣的事情很害羞嗎?

臉頰染上了淡淡的緋紅。

這樣容易害羞的青柳君還真是可愛呢。

因為看到青柳君擺手表示回應,心情變得愉悅的我又將視線移回了講臺上的花澤老師身上。

“行了,總是還是趕快把組合定下來吧。誰是幾號等所有人都抽完了我再問。抽籤的順序就按學號來,沒人有意見吧。”

花澤老師這似乎是想要通過學號來決定抽籤順序。

最先上去抽籤的——是青柳君。

他究竟會抽到幾號呢……?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青柳君。

他風輕雲淡地從座位上起立,全然不見他有絲毫的緊張,只是平靜的走向了花澤老師身邊。

難道說,在他心裡和誰組隊都無所謂嗎……?

這還是讓人有點傷心呢……

“——好了,下一個。”

待青柳君抽好籤,花澤老師就叫了學號下一位的人上臺抽籤。

青柳君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可惜的是我並不能看到他抽到的號碼。

——但是,現在放棄還太早了。

這次我把注意力從他的行為轉移到了他的說話聲上。

“幾號啊?”

“8號。”

聽到的是詢問西園寺君詢問青柳君號碼,以及青柳君做出回答的交談聲。

儘管為了不讓周圍人聽到,他們刻意壓低了聲音,可聽力遠超常人的我還是清清楚楚的聽到了他的號碼。

我的聽力相當靈敏,但也有著對刺激極為敏感的不足……可是在這樣的場合裡確實是幫了我大忙。

總之是抽到了八號對吧……!

“——好了,下一位是夏洛特。”

“好的。”

終於輪到我了。

我緊張地離開座位。

就概率上來說抽不到也是沒辦法……可是,現在的我迫切地想要抽到八號……!

站在抽籤箱前,我向神明獻上了祈禱。

然後我抽到的是——七號。

神明大人,真是壞心眼呢……

“——夏洛特同學抽到的是幾號呢?”

回到座位後,青柳君的座位方向傳來了這樣一句話。

好像是西園寺君的聲音。

“誰知道呢……說起來,彰你抽到的是幾號?”

之後順著西園寺君提問繼續聊下去的青柳君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詢問了西園寺君的號碼。

再稍微關係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青柳君也是壞心眼。

“嗯?幸運七喲。感覺會有好事發生。”

我嘟起臉蛋看向青柳君他們那邊,只見西園寺君微微一笑把紙條展示給了青柳君看。

會這樣壓低嗓音防止周圍同學聽到,也是在照顧到周圍人的情緒吧。

話說回來——我的搭檔應該是西園寺君了呢……

雖然也是一位熱心和我搭話的男生,但果然還是青柳君比較好……

此時的場景要是在戀愛喜劇漫畫裡的話,青柳君的搭檔應該會是東雲同學……這種情況怎麼說應該也是不會出現的吧……?

“——OK,所有人都抽到了籤吧。那麼男生和女生猜拳吧,從贏的那邊開始交替喊號碼。被叫到號碼的人舉手。”

雖然男生先說還是女生先說並沒有什麼所謂,但這應該是花澤老師的一時興起,因此先後次序要通過猜拳來決定。

進行猜拳的是,學號一號的青柳君和學號二號的女生。

結果青柳君輸了猜拳,最後決定為由女生喊奇數,男生喊偶數這樣的順序。

之後按照順序號碼一個個被唸到——當身為女生七號的我舉起手時,班級裡的男生一片鬼哭狼嚎然後紛紛倒在了桌子上。

“你們啊,真是好懂……”

看到眼前的場景,花澤老師無奈地笑了。

好了,接下來就該西園寺君舉手了吧,我是這樣認為的……

於是看向了西園寺君。

只見他在看著我這邊的青柳君桌子上不知道在忙活著什麼。

“喂,男生那邊的七號是誰啊?趕快把手舉起來。”

因為本應該舉手的西園寺君並沒有舉手,這讓等得不耐煩的花澤老師開口喊道。

“喂,彰——”

“美優老師!七號是明人!這傢伙不想被男生怨恨,現在正在猶豫呢!”

在青柳君正要提醒西園寺君舉手時,西園寺君指著青柳這樣告起了狀。

這一出讓青柳君也懵了,他疑惑地盯著西園寺君的臉。

“彰,你在說什麼……?”

“嗯?這實在不像是青柳會糾結的事情呢——真的啊,青柳是七號。”

花澤老師因為感到奇怪就走到了青柳君的座位處,看到蓋在桌面上的紙條確實是七號後這樣說道。

青柳君還是一臉的困惑,在終於搞清楚狀況之後,眼神裡帶著複雜的情緒看向了西園寺君。

花澤老師並沒有理會青柳君,像是搞懂了什麼一樣點了點頭說道。

“成為夏洛特的搭檔就等同於和全班男生為敵,這樣的情況就連青柳也要仔細掂量一下呢。好了,下一個是八號。男生八號是誰?”

“啊,是我!我是八號!”

待花澤老師叫到下一個號碼,這次西園寺君舉起了手。

沒錯,在大家的目光全部聚焦在我這裡時,西園寺君偷偷調包了青柳君的紙條。

除了湊巧目擊到整個經過的我以外根本沒人察覺到他的小動作。

但是,他的這番行動實在是讓我感到震驚——完全搞不懂他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彰,你的心意我領情了,但這實在是……”

“七號就是你啊。靠這種不光彩的手段和夏洛特同學成為搭檔在明人看來或許不太能接受,但是在夏洛特同學看來,比起我她肯定更想要你做她的搭檔。贖罪……想要以這樣的心情為大家做些什麼的話,你也要照顧她的心情啊。”

青柳君和西園寺君悄悄摸摸地說起了悄悄話,儘管不是我的本意,可對話的內容還是被我聽到了。

青柳君……把我們開始交往的事情說給西園寺君了……?

從西園寺君的發言中,我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就算對其他人保密,但是對於西園寺君這個摯友,他還是會說的吧。

贖罪這個字眼讓我有些無法釋懷,但是對於成為了青柳君搭檔一事我還是在內心偷笑。

之後青柳君似乎也被說服了,叫號雖然還在進行著,但就這樣我和青柳君是搭檔已經成為雷打不動的事實了。

必須向提供了這樣機會的西園寺君道謝呢。

——順帶一提,西園寺君的搭檔是東雲同學。

“好了,繫上了……”

我還沉浸在回憶報名項目那天的事情時,青柳君這樣對我招呼道。

“謝謝你青柳君……”

因為在這樣咫尺的距離下四目相對,我帶著害羞的心情向青柳君道了謝。

““……””

但是這種行為並非是某一方主動,是我們兩個自然而然就開始注視起對方。

明明知道之後還有必須要去做的事情,但是戰勝羞澀向前邁出第一步的勇氣果然還是必不可少的。

終於,青柳君向我的肩膀緩緩伸出了手。

“這個項目和其他的不同,是不計入成績的,所以並不需要在意速度呢。就按照平常的步調不要著急就好了。”

“好的……”

對於我不擅長運動這一點,青柳君通過一直以來的體育課已經瞭解到了。

但是,他卻全然沒有露出嫌棄的表情,專注地配合著我的步子。

儘管聽說了兩人三足是個不太容易的項目,但是我們兩個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障礙。

肯定是因為青柳君關注著我的行動,刻意來配合我來決定邁步時機才能帶來這樣的成果。

被青柳君注視固然感到羞恥,但是相反也有一種喜悅的心情油然而生。

畢竟,能夠和他親密接觸的時光對我來說實在是無上的幸福。

這樣的時間要是能夠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呢——

我不禁產生了這樣的欲求。

“——那,那麼我去練習跑步項目了喲。”

但是,在兩人共同進行了幾次練習之後,青柳君離開了我的身邊。

心裡還想要和他多待一段時間,這樣的分離讓我不由得感到悲傷。

“……”

“——!?清,清水同學……?有什麼事情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清水同學來到我的背後正盯著我看,因為感到疑惑我主動去找她搭了話。

清水同學在左顧右盼之後,把嘴湊到我的耳邊。

“吶——”

“呀!?”

因為清水同學的喘息吹到了我的耳朵,我不由自主地蹦了起來。

這讓清水同學慌慌張張地離開了我的身邊。

“啊,對不起,你耳朵很敏感來著。”

“對,對不起……”

“沒關係,主動湊上去的是我。我想說呀,從幾天前我就開始在意了,你和青柳君之間發生了什麼嗎?”

清水同學保持著比剛剛稍微要遠一點的距離和我說起了悄悄話。

看樣子是我和青柳君對彼此的態度引起了她的懷疑。

“沒,沒有,並沒有那回事喲?”

“是嗎?總感覺青柳君似乎格外地在意夏洛特同學呢……?”

“青,青柳君有在意我嗎?”

因為聽說自己被青柳君在意著,喜上眉梢的我忍不住追問道。

“嗯,已經表現得非常明顯了不是嗎?剛才的那個,也是他有意離開的。”

“不是因為我被青柳君討厭了嗎?”

“不如說恰恰相反呢?看起來就像因為待在一起而感到害羞難耐,急急忙忙逃跑了呢?”

“是,是這樣嗎。”

害羞……呵呵,青柳君真可愛。

是啊,是這樣嗎,那就沒有辦法了呢。

“但是,他看起來還顯得有些猶豫。”

“誒,青柳君有在猶豫嗎……?”

“嗯,所以我才問‘發生了什麼嗎?’如果他只是在意夏洛特同學的話,我想那就只是單純地和夏洛特同學變得更加親密了,可既然他表現出了猶豫,那其中肯定有什麼隱情。”

清水同學的觀察力果然優秀。

既然這是她發現的,那或許青柳君真的有在猶豫著什麼。

但是,是因為什麼呢……?

並沒有什麼事情值得他猶豫……

“我也想不到什麼原因呢……”

“是嗎?算了,或許只是我看走眼了。可能實際上只是單純地因為害羞逃跑了。”

“如果真的是那樣就好了……”

“不好意思說了這樣讓你心慌的事情。但是,毫無疑問青柳君現在已經開始在意夏洛特同學了,就保持這樣努力吧。如果有什麼疑問隨時找我商量。好啦,我走了,一會兒還有賽跑的訓練。”

“啊……”

清水同學笑著揮了揮手,向著其他同學們所在的位置走去。

我和青柳君開始交往的事情,是不是告訴她比較好呢……?

畢竟她也說了會在戀愛方面的事情上給我提供幫助……

而且,這件事青柳君好像也和西園寺君說過了……

但是,在沒有得到青柳君肯定回答之前就擅自說出口我想還是不太好……

究竟是該說還是不該說,這讓我陷入了煩惱。

“——彰,差不多該去練習跑步了。”

和夏洛特同學分開之後,我找到了彰。

本來還想繼續和夏洛特同學待在一起的,但是要是沒來訓練美優老師可是會生氣的,所以這也實在是無可奈何。

但是,到現在我還是沒搞清楚和夏洛特同學究竟應該以怎樣的分寸去相處,說實話和她分開確實讓我鬆了口氣、

“啊,明人……”

“嗯?為什麼看你那麼沮喪啊……?”

“沒什麼……只是我嚇到了東雲同學,沒能和她一起練習……”

“啊啊……是這樣啊。東雲同學去哪了呢?”

“看美優老師那邊。”

“美優老師?”

照彰所說的,我看向了美優老師所在的位置。

只見東雲同學坐在緊靠美優老師身邊的位置。

“感覺是被避開了……?”

“就是這樣啊。”

“看那個樣子,她和美優老師倒是挺親近的?”

“我也不知道,但要是正式比賽的時候她還是逃跑的話,那可不是開玩笑喲?”

“嗯~……”

彰說的一點沒錯,如果在正式比賽上東雲同學還是逃避,那屬實會很麻煩。

記得去年……對了,那時候是有一對女生組合,那可能就是東雲同學所在的隊伍呢。

“沒來練習會被她臭罵,但她在這裡到也算是時機正好。我去當著美優老師的面和東雲同學聊幾句。”

“有必要當著美優老師的面嗎……?”

“美優老師能在恰當的時候幫我說幾句。在練習兩人三足的時候美優老師沒有明確指出問題,想必也是無可奈何,但是她應該也意識到了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這個嘛,也是……這樣拖著也不是回事,走吧。”

彰也表示理解之後,我和他一起走向了東雲同學那裡。

“——嗯?怎麼了,你們兩個都過來了。”

待我們走近後,美優老師率先做出了反應。

緊接著,東雲同學也轉頭看向了我們。

“沒什麼事情,只是有幾句話想和東雲同學說說。”

東雲同學聽到我說的話之後,身體一陣顫抖。

然後敏捷地躲到了美優老師的身後。

看樣子是因為我把彰帶來導致她以為自己要被髮火了。

“別害怕喲,東雲同學。我不是來和你生氣的。”

“真的嗎……?”

我保持著溫柔的聲調和她解釋之後,她這才戰戰兢兢地探出頭來。

但臉上還是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

“嗯,我說有事情想說,實際上是想要來問問理由。東雲同學是因為害怕彰才不願和他練習兩人三足嗎?”

“嗯……”

東雲同學緩緩點頭對我的提問表示肯定。

果然是嚇到她了。

“西園寺,雖然我感覺不太可能——你沒有做什麼招惹東雲的事情吧?”

聽到我和東雲同學對話的美優老師用銳利的目光盯住了彰。

這讓彰連忙左右搖頭。

“我,我怎麼可能幹出那樣的事啊……!”

“也是呢。說到底東雲的這種反應,幾乎對每個男生都是一樣的。”

“那為什麼還要懷疑我!?”

對美優老師的質疑表示無法接受的彰順勢吐槽了,也讓美優老師露出一副無語的表情。

“那當然是因為我是老師了,如果有欺凌行為出現的可能性,我肯定不能獨斷要好好問清楚呀。”

“真的嗎……?”

“怎麼,還開始懷疑我了?膽肥了呢。”

見彰用狐疑的目光看著自己,美優老師微微一笑。

這一副笑容實在是讓人渾身哆嗦,彰連忙搖頭。

沒有理會彰和美優老師的互動,我向前踏出了一步。

“美優老師,你知道東雲同學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

“這個嘛,我可是班主任,當然從她的父母那裡瞭解過。”

美優老師在探查別人底細的方面確實有一手。

所以才能問出這樣的內情。

至少肯定不是因為她是班主任,東雲同學的家長就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都明說了。

算了,儘管我不清楚,但是根據東雲同學平常的表現看來,曾經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我大抵也能夠猜個大概……

“那是能夠告訴我們的事情嗎?”

如果東雲同學真的為什麼問題而困擾,我想要成為她的助力。

我懷著這樣的想法朝美優老師問道,但美優老師只是用拇指指了指東雲同學。

“想要知道的話就去問本人啊。你不也是嗎,討厭自己的秘密或是過去被別人擅自宣揚。”

這個嘛,也是……

美優老師的想法我理解,如果和當事人的關係沒有親密到本人願意主動說出自己的困擾,那樣的人說到底也不該來摻和這件事。

就是說,沒有得到當事人信賴的人摻和進來也根本是無濟於事。

“說的也是。東雲同學,能和我說說嗎?”

“——”

聽到我的詢問,東雲同學頓時變了臉色。

然後一個勁地搖頭表示拒絕。

似乎並不是那樣輕易就能夠說出口的事情。

看到她的表現,剛才的推測逐漸變成了確信。

但現在還是不要深究為好。

儘管問題當下無法徹底得到解決,但是如果對象僅限於彰的話,現在還是能夠想想辦法的。

“東雲同學害怕我嗎?”

“不,不害怕……”

“那麼,為什麼會害怕彰呢?”

“這個嘛……”

東雲同學眼神躲躲閃閃地瞟了彰一眼。

然後又迅速把視線移回到了我身上,慢悠悠地開口說道。

“他的嗓門很大……而且還那麼有精神……”

“就是說,是嫌他吵鬧是吧。”

“不是!?美優老師,請不要亂說啊!”

“看吧,就是這一點啊,西園寺。”

“啊……”

彰因為被美優老師的話語戳到痛處而吐了槽,確實呢,這樣的大嗓門的確是東雲同學所不擅長的。

“為,為什麼面對明人就沒事呢……?”

“青柳君……嗓音很溫柔……而且,性格也同樣溫柔……”

“我說啊青柳、我實在是擔心東雲會被騙子騙啊。”

“我知道美優老師你想要說什麼,但是在當事人面前就算了吧。”

確實我眼前也浮現出了東雲同學對溫柔對待自己的騙子言聽計從的樣子。

說起來,在咖啡廳的那時她也是輕易地就對我敞開心扉了。

“那我也有意保持溫柔的聲音就可以了嗎?”

“那到不用,我想正常說話就可以。只是要注意不要大聲嚷嚷。”

“我,我知道了。東雲同學,這樣可以嗎……?”

於是彰刻意保持著正常的音量試探起了東雲同學的反應。

“嗯……”

東雲同學也意識到了彰有意向主動遷就自己,也微微點了點頭。

僅是這樣的舉動就讓彰感動到眼框裡溢出了淚花。

看樣子是對於自己被避開的事情格外糾結呢。

“這樣吧,直到東雲能夠習慣西園寺之前,青柳也陪著她吧。”

“說的也是,這樣能好一點呢。”

“說起來已經到了個人練習的時間呢。兩人三足不算進班級成績,所以不要在這個項目上花費太多時間。所以,西園寺和青柳快去練跑步。”

要說我的真心話,我是希望之後彰和東雲同學能去練習一下兩人三足的,但是既然不算分數,那就沒辦法了。

“總之,問題暫且是解決了。那麼彰,這就去練習跑步吧。”

因為看到東雲同學對彰的恐懼略微減輕,我也能夠放心了,然後就和彰一同向著其他田徑比賽的成員那邊走去。

“——我說啊。東雲。你沒必要勉強自己的,但我想說那群傢伙是值得你去交往的喲?沒有哪個人會想著去傷害你的,既然和青柳熟絡了,就以他為中心擴大交際圈吧。那傢伙的話,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會保護你的。”

“我知道了……”

離開的路上我隱隱聽到美優老師在背後說了些什麼,似乎是在和東雲同學說話。因為對象並不是我和彰,所以我也沒去在意,繼續向前走著去參加跑步練習了。 

第二章 美少女留學生和天使的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