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話 非愛情喜劇三原則

第六卷  第一話 非愛情喜劇三原則

 「希墨,你看!燈飾好漂亮!」

 與我兩情相悅的情人有坂夜華,前所未有的雀躍不已。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聖誕夜。

 我和夜華來遊樂園約會。

 我們在學校放學後直接穿著制服搭上電車,選擇整座園區都佈置了燈光裝飾,成為話題焦點的遊樂園當約會地點。

 一踏入黃昏的遊樂園內,就宛如進入光之庭園。

 由色彩繽紛的燈光點綴的耀眼景色在眼前展開。

 「選這裡真是選對了。」

 我也和夜華抱著相同的心情。

 燈飾美得超乎想像,讓我確信這裡是與情人共度聖誕的絕佳地點。

 遊樂設施與和建築物外牆不用說,連植物與商店、柵欄與長椅上都有,遊樂園內無處不裝飾著燈飾。

 特別值得一看的是設置在園內各處的聖誕樹。

 大小種類不一的聖誕樹設計各有不同。由於光是走在遊樂園裡就能欣賞到各色聖誕樹,這裡作為今年冬天的熱門約會地點備受注目。

 在寒冷的遊樂園裡,有許多像我們一樣的情侶以及出遊的家庭。

 連不擅應付人潮的夜華也因為精彩的耀眼燈飾和華麗的聖誕氣氛而情緒興奮,看起來很開心。

 「唉,快走吧。我也想盡情搭乘很多遊樂設施。」

 夜華迫不及待地拉著我的手。

 「不用著急,遊樂園也不會逃走。」

 「可是,要排隊吧?」

 「因為那是來遊樂園註定的命運。特別是冬天,排隊很考驗耐性。」

 「啊,我帶了備用的暖暖包喔。也分給你吧。」

 夜華從包包裡拿出暖暖包交給我。

 「準備真周全。你這麼期待來玩嗎?」

 「因為這可是跟希墨共度的第一個聖誕節!」

 「……我們是在四月成為情侶,也經過了滿長一段時間呢。」

 「發生了好多事情,轉眼間就到了冬天對吧。」

 夜華在制服外還穿著冬季大衣,戴著圍巾與手套,禦寒方案一應俱全。

 在寒冷的季節,服裝容易讓人顯得擁腫,即使如此,仍然難掩我情人的美麗。

 她有一頭富含光澤的長髮。造型流暢姣好的眉毛,濃密的長長睫毛襯托著大眼睛,筆挺的鼻樑與淡粉色的嘴唇。藝術性地收容這些部位的小巧臉蛋。白皙的皮膚看來宛如白雪般發光透亮。我忍不住把目光落在到那雙從裙子下伸出的長腿上。

 「不過,都是令人開心的事。」

 自從與有坂夜華交往後,我就與無聊無緣。

 不管相處多久都不覺得厭倦,是因為我打心底對夜華著迷吧。

 光是和她說話,稀鬆平常的日常生活就被點綴得充滿光彩。

 像這種事情,一定就稱之為幸福吧。

 「呵呵,來更加享受聖誕夜吧!先去搭雲霄飛車!」

 鋪滿光之寶石的炫目遊樂園內,將夜晚點綴得閃閃發光。

 但是,她的笑容比起任何燈飾更加耀眼。

 「真好玩。喊得太過頭了,喉嚨好痛。」

 「沒想到你這麼喜歡刺激型的遊樂設施,真意外。」

 「解放感很爽快嘛。那個還滿讓人上癮的。」

 「偶爾過來玩很開心啊。」

 「就是說吧。」

 在寒冷的天氣裡,夜華盡情享受遊樂園約會。

 雲霄飛車以超高速衝過熠熠生輝的遊樂園。白天視野開闊充滿爽快感,而晚上搭乘的感受另有一番滋味。一瞬間掠過無數光芒的感覺,讓人連想到科幻片裡太空船空間跳躍的場面。才以為攀升到高處,又一口氣猛然下降。我一邊被上下左右搖晃,一邊聽著身旁雀躍的尖叫聲,就搭完了一圈車程。

 「那再來一次!唉,我們去搭吧。」

 「可是天氣冷到耳朵都快凍掉了耶。」

 暴露在彷佛要劃破寒冷冬季空氣的高速中,我受涼的耳朵凍得發痛。

 「拿我剛才給你的暖暖包暖一暖就沒問題了。來,我的也借給你,這樣兩邊耳朵都有得用了吧?」

 夜華在前往新地點約會時總是很愉快,不過今天特別興高采烈。

 「這個樣子看起來不會很傻氣嗎?」

 為了搭乘第二趟雲霄飛車,我們倆一邊排隊,我一邊把暖暖包貼在雙耳上。啊,好溫暖。

 「你覺得難為情?那我來幫你捂暖吧。」

 夜華脫下手套,將手放到我的雙耳上。她纖細的手很溫暖。

 「怎麼樣?」

 「很暖和,可是……」

 「可是?」

 「這樣看起來不會像在打情罵俏嗎?」

 先不管兩人獨處的時候,周遭明明有別人在還這麼做很大膽。

 在旁人眼中看來,我們不會很像要直接以手託著臉頰拉過來接吻嗎?

 「希墨,你害羞了。」夜華意外地顯得很從容。

 當美麗的臉蛋靠近我,我當然會覺得害羞。即使自認為已經看習慣了,近距離看著她,我仍會看得入神,這也沒辦法。

 我的情人非常可愛。

 「好了,隊伍前進嘍。鬆手吧。」

 「你的耳朵暖和了嗎?」

 「還可以。」

 「不必客氣,我可以多替你暖和一會喔。」

 夜華這麼說著,身體朝我緊貼上來。

 看到情人打從心底開心,我也很幸福。耳朵覺得冷不算什麼。

 在那之後,我們按照夜華的希望,繼續搭乘以刺激類型為主的遊樂設施。

 在乘坐旋轉木馬兼作為休息後,這次輪到了自由落體。從一眼望盡遊樂園內的最高處落下的失重感與恐懼感,讓我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在墜落的瞬間,那種屁股從座位上飄浮起來的感覺恐怖極了。

 我們一邊搭乘遊樂設施,一邊沿途欣賞遊樂園內的燈飾。

 接著我們轉往不同的區域,在新的燈飾前拍紀念照。

 由於人人都在這些燈光藝術前舉著手機或相機,不愁找人幫忙拍照。在請人幫忙拍了合照後,我也會同樣地替對方拍照。

 單是今天,就增加了許多照片。

 夜華曾經非常討厭相機,真是今非昔比。

 我的情人以前總是與周遭明確劃清界線,現在變得開放許多。

 即使平時在教室裡,她現在也能與我和瀨名會朋友之外的同學們正常交談了。

 「希墨?你怎麼在發呆?」

 夜華也用自己的手機拍著聖誕樹,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我。

 「我在想特別是從文化祭結束後,你改變了很多。」

 「那不是多虧了你向我求婚嗎?」

 夜華就像回想起來一般神情變得柔和。

 並且笑逐顏開。

 秋天的文化祭上,我和夜華以樂團R-inks團員的身分站上舞台。

 在正式表演前的忙碌日子中,我們不僅安排不出只屬於兩人的時間,前一天還發生了我勞累過度昏倒的意外。當我在病房裡醒來時,時間距離正式表演所剩無幾。我跨越重重困難成功上台演奏後,對夜華的感謝與愛意讓我感動不已,當著大批觀眾面前向她求婚。

 面對男子漢──瀨名希墨鼓足渾身之力發出的吶喊,夜華害羞地給出一個○。

 從那以後,夜華變得在大家面前也能坦然地展現嬌羞。

 透過公開求婚,別說班上,我和夜華是兩情相悅的情侶這件事更傳遍了整個學校。

 既然已經是不可動搖眾所周知的事實,她認為沒有必要隱瞞,變得理直氣壯。

 據她本人所言,這樣不需要忍耐,她過得意外地愉快。

 至今那種害羞的過敏反應與掩蓋難為情的行動減少,即使在美術準備室外,她也會主動靠近我身邊。

 ──愛的力量使人成長。

 如果夜華幸福,對我來說也好極了。

 ◇◇◇

 我們去搭乘摩天輪,兼作為一段較長的休息。

 緩緩升高的車廂內部,是一間移動的密室。

 在只屬於兩人的空間裡,車窗外是閃爍的燈飾。

 多麼浪漫的情境啊。

 「這種感覺真好。好迷人。」

 坐在對面座位上的夜華也有同樣的感受。

 「在聖誕夜當天,情侶一起前往人多的經典約會地點也不錯呢。這正是節日的醍醐味。」

 「這代表會熱門是有一定的理由吧。」

 「不僅如此,在這裡就與人潮無關了。」

 我們委身於摩天輪緩慢的旋轉中,暫時告別地上的擁擠人群。

 現在此處是隻屬於兩人的世界。

 「嗯。偶爾熱鬧的氣氛也不錯,但我還是最喜歡兩人獨處。」

 夜華的雙眼從車窗外逐漸上升的景色轉而看向我。

 「唉,我可以過去你那邊嗎?」

 「當然可以。我身邊的位子總是為你而空著。」

 「有專屬於自己的賓貴席真棒。」

 夜華立刻坐到我身旁。被她緊貼過來,我也非常安心。這種感受已經太過熟悉,再也無法回到交往前的狀態了。

 「你應該會冷,蓋著我的外套吧。」

 我脫下自己的大衣,蓋在夜華腿上。

 儘管她穿著膝上襪,穿裙子腿會冷吧。

 「而且我的男朋友還非常紳士。」

 「我在文化祭時也借了運動外套給你吧。」

 「總是溫柔地對待心上人,看在女生眼中分數很高喔。」

 「只要你不覺得困擾,那就再好也不過了。」

 「我也來溫暖希墨,以免你會冷喔。」

 夜華的手臂環過來,用力地抱緊我。

 這裡沒有旁人在看,不需要顧慮。我們今天沒去美術準備室就直接離開學校,因此這是今天第一個擁抱。

 據說緊緊擁抱心上人時,大腦就會分泌「幸福荷爾蒙」催產素。

 為了進一步加強那個效果,我也緊抱住她,更加提升緊貼感。

 夜華的臉龐近在咫尺。

 在昏暗的車廂內,夜華的大眼睛美麗地閃爍光芒。

 彷佛對那光芒著迷一般,我慢慢地把臉湊近。

 不需言語,夜華也悄悄地閉上雙眼。

 已經相觸過無數次的嘴唇惹人憐愛。

 溫柔的親吻觸感。

 我的外套不知不覺間從夜華膝頭滑落,我們毫不在乎地繼續接吻。

 我一隻手牢牢地摟住她的肩膀,另一隻手與她十指交纏。

 我們彷佛要消除一直在壓抑的事物般,渴求彼此的嘴唇。

 「希墨,你太積極了。」

 「夜華也是啊。」

 我們接吻了很長一段時間。

 我的情人臉頰泛紅,眼神陶醉。

 比接吻前更加充滿光澤的唇瓣微微開合。

 那是在尋求氧氣,還是在繼續討吻呢?

 「因為你的接吻技巧感覺變得比一開始好了……」

 夜華髮出讓男人開心不已的宣言。

 「因為我們接吻過很多次啊。」

 「你對此著迷了?」

 「嗯。我上癮了。」

 「那可不妙。」

 「說得事不關己的。夜華也是這樣吧。」

 「我沒有啊。」

 「明明露出那麼幸福的表情,講這種話沒有說服力喔。」我伸手貼著夜華的臉頰。

 「這沒辦法吧。這是生理性反應!」

 夜華閉上眼睛,像狗表現親暱的動作般,以臉頰磨蹭我的手。

 「搔搔你的下巴,摸摸你的頭就行了嗎?」

 「別把情人當成狗一樣對待。」

 儘管嘴上這麼說,夜華沒有離開。

 她完全進入想撒嬌的模式。

 面對如此全面的信賴與愛意,我壓抑在心中的獸性部分也受到刺激。

 我冷靜地察覺到自己的興奮,漸漸焦慮起來。不妙。

 夜華很可愛,又散發著香味。

 隔著大衣也能感覺到的纖細身體線條和柔軟觸感充滿刺激感。

 而且平常冷靜的美女,露出這樣毫無防備的表情渴求著我。

 鎮靜下來,瀨名希墨。

 就算我們兩人獨處,這裡可是在摩天輪車廂內。

 更進一步的發展太危險了!

 當我在掙扎的時候,夜華的臉龐從我的手邊挪開。

 「希墨在文化祭結束後有了一點改變吧?」

 「我?哪裡變了?」

 我一瞬間以為她看穿我的想法,心頭一驚,但以鋼鐵般的精神保持平靜態度。

 「變得沉著了。」

 「但我沒有什麼切實感受。」

 唉,我的確是變得在緊要關頭沒有以前那麼容易出毛病了。

 「真的嗎?你最近發生了什麼改變呢?」

 夜華用手指戳戳我的臉頰。

 「我想想……我期末考的名次提升了不少喔。」

 我想到的最近的變化,是我第二學期期末考的成績比起以前好得多。也許是受到文化祭上現場表演成功經驗的影響,我不可思議地在日常生活中也更有幹勁,在考試唸書時也更容易吸收。而那個成果確實地化為分數反映出來。

 「恭喜你了。」

 「沒有好到穩如磐石的學年榜首給我祝福的程度啦。」

 另一方面,夜華穩定地繼續拿下榜首。順便一提,第二名是朝姬同學,第三名是花菱,成績前幾名的陣容沒有變動。大家頭腦都太好了。

 「除了考試以外,還有其他更明顯改變的地方吧。」

 看來這不是夜華預料中的答案。

 「但是我毫無頭緒。」

 夜華好像想說什麼的看過來,但我什麼也想不到。

 「你在裝傻?」

 「我真的不知道。」

 「你沒有隱瞞什麼虧心事?」

 「我對你說謊有什麼好處啊?」

 不是在自誇,我自負我對情人的專一是全校第一。如果公然向全校第一美少女誓言愛情的男人出軌,會受到全校學生譴責,在學校裡無處容身吧。

 我的高中生活無疑將會終結。我不可能去做那種風險極高的愚行,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做出傷害夜華的舉動。

 「因為我很擔心嘛。」

 「夜華。有什麼令你在意的事情嗎?有的話就告訴我吧。」

 如果我的情人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抱著壓力,那是很嚴重的問題。

 我想盡量減輕她的不安。我神情認真地問。

 「……最近,希墨變得女人緣更好了。」

 夜華吐露了我一無所知的觀點。

 「哪裡有?」

 我的頭頂冒出無數的問號。

 而且,什麼叫更好?

 「前陣子在走廊上,不是有一大群我不認識的女生找你說話嗎!」

 「一大群……啊~難不成是說偶像同好會的成員們?」

 「我看你們聊得很興起,是在談什麼話題?」

 「她們只是來報告,多虧在文化祭舞台上表演Beyond the Idol的《七彩Climax》,社團的成員增加了,並且宣傳她們上傳了那段表演影片,請我去看而已。最後照慣例聊到公開求婚話題,她們說了『祝你和有坂學姊幸福』,為我們加油。」

 只是閒聊罷了。

 絕不是讓人沾沾自喜女人緣很好的狀況。

 對我而言,看到有交集的人做出成果,單純地值得高興。

 「如果是那樣,那是沒關係。」

 夜華顯得有點耿耿於懷。

 「有人在走廊上找我說話,從文化祭以後不是常有的事嗎?」

 身為向有坂夜華求婚的男人,我在校內成為名人,被人半是取笑半是加油地喊我求婚學長的機會增加了。

 「可是,我不認識的女生跟希墨感情融洽,好令人在意……」

 「我又沒有劈腿。」

 「那種事是當然的吧。」

 她面露笑容,說話語氣甜蜜又溫柔,彷佛於語尾帶著愛心符號。

 然而,她的眼神深處沒有笑意。

 「像這種貿然下判斷而搞錯的情況,拜託只發生在像愛情喜劇漫畫那種幸運色狼情境裡吧。」

 我安撫夜華的杞人憂天。

 「啊?到這種時候還被捲入像愛情喜劇的狀況中,本身就是你鬆懈的證據。你要徹底遠離那種狀況!不引發、不接近、不讓人引發──要徹底遵守非愛情喜劇三原則。懂了沒?」

 「我第一次聽說有那種三原則耶?」

 「有就是有!你有意見嗎!」

 「我毫無意見。」

 即使從我的表情確認這句話並非虛言,夜華仍在最後提醒。

 「除了我之外,你不準和別人上演愛情喜劇!」

 這樣高聲宣言的夜華,看起來真的很快樂。

 她全身都洋溢著喜歡到不得了的心情。

 出於愛的嫉妒也不壞。

 能夠跟喜歡上的人交往,一直感情融洽。

 再也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了。

 彼此思慕對方,能夠一起共度的日子填滿我的心房。

 並不是因為今天是聖誕節才特別。

 即使到了明年,即使高中畢業,即使長大成人,我也盼望這樣的每一天能繼續下去。

 「那麼,帶著與戀人之間發展出更進一步愛情喜劇的期待,給你一樣好東西吧。」

 我把掉落的外套重新蓋在夜華腿上,不經意地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某樣東西。

 「來,給你。」

 我把小盒子交給夜華。

 「這該不會是?」

 根據盒子上所印的品牌名稱與盒子大小,夜華似乎察覺了內容物是什麼。

 「不用猜當然是聖誕禮物。」

 「謝謝!我可以打開嗎?」

 「請吧。」

 我有些緊張地看著夜華開箱。

 她拆開包裝,打開小盒子的盒蓋。她緩緩地打開裝在裡面的戒指盒。

 「這是我之前注意到的戒指!」

 「可以的話,我來替你戴上吧?」

 「拜託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戒指戴上夜華的右手無名指。

 簡單但經典的造型設計,與夜華白皙纖細的手指十分相襯。

 「哇啊,尺寸正好!你是什麼時候查過我的戒圍的?」

 感動的夜華,用陶醉的眼神注視戒指。

 「之前約會時,你在飾品店試戴過戒指吧?後來我假裝去上廁所,回到店裡向接待的店員打聽了戒圍尺寸。」

 「希墨,謝謝你。這個戒指好迷人。我會珍惜的!」

 「看到你高興,我也很開心。」

 完成今天最重要的大任務,我也鬆了口氣。

 原先有點擔心如果弄錯了戒圍尺寸怎麼辦,這樣我也放心了。

 「那麼,我也要給你回禮。」

 夜華也同樣從包包裡拿出禮物。

 「希望你會喜歡。」

 「是圍巾耶。謝謝。」

 我立刻試著圍到脖子上。

 造型簡單的圍巾是沉穩的酒紅色,給予人成熟的印象。

 這條圍巾質地薄而溫暖,觸感也很舒服。感覺搭配任何服裝風格都適合,在冬天可以天天使用。

 「很適合希墨。太好了。」

 確認我實際戴上的模樣後,夜華雀躍地說。

 「我會珍惜使用的。」

 在我們接吻與交換禮物的過程中,摩天輪不知不覺間通過了最高點。

 夜華緊抱著我的手臂,一直注視著自己的戒指。

 脖子上的圍巾與身旁的夜華帶來的溫暖,讓我心情非常平靜而滿足。

 不用多說,從今以後我也會繼續愛著兩情相悅的情人。

 「唉,希墨。我們明年還有以後都要一直在一起喔。」

 「那是當然了。」

 一定不會有什麼事動搖我們的關係吧。

 摩天輪的車廂緩緩地返回地面。

 兩人獨處的甜蜜時光結束了。

 「啊~能像這樣一起度過聖誕夜真好。我果然絕對不想去美國呢。」

 「嗯?美國?你在說什麼。」

 夜華說出令人不安的話語。

 「咦,我沒告訴過你嗎?爸爸提議我們搬去美國──」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禁蓋過夜華的話頭,放聲驚叫。

 因為太過慌亂,摩天輪的車廂像要墜落般劇烈晃動。

 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宛如天崩地裂。

 原本應該平靜滿足的心,被劇烈地打亂成一團。

第二話 聖誕老人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