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1】或許,是對她的序言

第一卷  【#11】或許,是對她的序言

 時間是七月的第一個星期天。地點是我那毫無改變的公寓。

 同時,餐桌上的聚集成員也沒有改變。

 「那麼,開始報告近況。因為千景畫商稿,看上去都忙得快死了,所以就由我代為主持,各位多多關照。」

 「……區區桐紗,戴上眼鏡就滿臉嚴肅,看上去真是不得了呢。」

 「仁愛,你要是有怨言那你上?你要是辦得到我就讓給你。」

 「唔。」被嚴厲地吐槽了的仁愛,立刻便停下了抱怨,變得安靜起來,然後向坐在一旁的她——果澪嗚嗚嗚地哭訴起來。

 「嗚嗚嗚,能和果澪做朋友真是太好了。因為仁愛的身邊,千景也好桐紗也罷,全是很嚴厲的人哪……」

 「……畢竟他們兩個要幫你分擔職務啊。那麼我就代替他們兩人,讓你撒會兒嬌吧。」

 果澪與仁愛宛如姐妹一般面面相覷,然後像是感到很有趣似的笑了。

 不知是否是看到她們親密的樣子而感到見外,桐紗有意識地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繼續說了……首先是澪的事情。關於這件事,目前應該可以認為算是步入正軌了。」

 桐紗說出了最該在一開始說出的內容。

 澪那天的直播。

 否定了對於Ins賬戶以及中之人情報洩露而引起的騷動,而且向對此擔心的觀眾道了歉。同時,她在直播中再次表明了自己對於VTuber活動的態度,以及對於自己直播是什麼東西的認知。在此之上,還表明了自己之後依然會繼續當VTuber的決心。

 那個直播的錄播的播放次數已經超過了三百萬,發佈後不久也在各種SNS以及其他網站報道……但即便如此,比起巔峰時期還是要冷淡一些。

 大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這件事並沒有對其他人明確地添麻煩或是造成傷害——當然我們也很不容易,但這是海瀨果澪的功勞,直播中的雫凪澪,清秀與一本正經得讓人認為是這個時代的一種奇蹟,與自我介紹完全相同。這點完全可以不帶偏心地說出口,也正因如此,網上的騷動才能這麼快速地平息下來吧。

 ……當然,我們也不知道今後會變成什麼樣。但,總之,現在已經成功迴避了會使澪無法直播的致命傷害,澪的直播取回了開播後一個月左右那般的平穩且熱鬧的氣氛。

 所以,目前應該感到高興才是。

 「那麼,從這次的事情中學到的事情——好,果澪和仁愛,請回答。」

 「這……如果遇到了困難不要一個人藏在心裡。」

 「果澪回答正確。受到了教訓,那麼之後要好好和我們交流……仁愛呢?」

 「……怎,怎麼說呢。」

 「是不是『不要在外面隨意說出自己在從事VTuber』呢——你之前在學校食堂大聲向我們搭話也是相當越界的哦?你應該已經從果澪的這件事中完全瞭解了這一點,下不為例,明白了嗎?」

 「嗯,嗯。我會注意的……」

 被指責,仁愛微微點頭。看她這副樣子,道理應該已經完全進到心裡去了。

 「……接下來。」桐紗一邊打開看上去像是作為茶點買來的銅鑼燒的包裝,一邊繼續會議。

 「雖然現在還沒有傳出根據當初果澪在Ins上曬出的個人情報而衍生出的本人的情報,但。」

 「……現在沒事了。我在家裡沒有被做什麼,也沒有接到奇怪的電話。同時我也遵守著『在事情完全冷卻下來之前不要乘坐最近站點的電車』這一條。」

 「嗯。這樣就好。」

 目前看來,很有懸念的第二點也沒有問題。

 我覺得真的是千鈞一髮了。如果果澪在自己創建的用於曬照片的賬號上比起現在少放點個人信息的話……對於愉悅犯的追查應該進展順利,說不定已經追查結束了。但果澪在中途迷茫還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如果她做了下去,那人還會繼續在網上發出更多無法收回的照片。

 「那麼,你們兩個人之後也繼續和我們交接情報,一旦發生了什麼立刻與我們商談……結束得比我想象中要快啊,千景有什麼想說的嗎?」

 被甩了話匣子,我也一轉身,把坐著的工作椅轉向了餐桌。

 「沒有。如果果澪沒有了疑問,那就這麼結束。」

 雖然抱歉,但我希望你們能回去。

 雖然想要集中注意力畫商稿,但因為果澪的事情也很重要所以分心了,導致插畫也不知道怎麼畫了。不行。作為神畫師這樣可不行。無論發生什麼,都需要全力以赴地畫好自己的插畫。最重要的是,這是作為職業畫師的自尊心。

 「……果澪,那個。」

 「怎,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到千景也終於叫了你的名字,僅此而已。」

 如果你只是有這麼點想法,是不是根本沒必要特意說出來?

 而且就我一個人一直叫姓氏,看上去不是很生分麼。既然是朋友,那麼就叫名字。而且桐紗也是這個理由才叫的名字,我也沒問題吧……

 「……話說回來,果澪還沒有叫千景名字吧?」

 「嗯。因為是Atelier老師,所以叫做亞鳥君會更輕鬆些,而且……」

 我感到了一陣謎一般的視線。定睛一看,發現果澪正直直地盯著我。

 「有什麼想說的就直接說。這也是這次的教訓之一。」

 「……什麼都沒有。」

 「果澪……難道說,你在害羞?和仁愛與桐紗不同,只對千景一個人?」

 「不是哦完全不是這樣哦我也不是小學生了而且對我而言亞鳥君是Atelier老師的印象很強烈所以果然必須要好好尊重對吧?」

 「咿……」

 誒?咒文?高速詠唱?語速太快,仁愛都害怕了——如果她是認真的,那她可能還在摸索這一方面吧。和她們兩人不同,我是個男人,如果果澪心裡有什麼不快的過去,我也不會怎麼去吐槽。

 「……話說。下週週日,我們要趕快跑到京都去拍資料裡的照片,作為懲罰,千景也要跟著來。」

 「什麼懲罰啊。」

 而且,你說這話心安理得像是去便利店賣冰淇淋一樣。你的態度是不是和你說出的話的分量不一致?對了,你說要去京都?吵死了。

 「作為壞了我們心情的懲罰……而且,你還沒有支付任何東西作為澪給你當模特的報酬吧?」

 「你的沸點太怪了……等等。果澪的事不是已經說好了嗎?這又是怎麼回事?而且,你不是說過工作的價款已經給了嗎?」

 「完全不夠。而且用錢買友情可不是一件好事。」

 裝成乖寶寶……那我該怎麼向桐紗償還呢。

 「……話說啊。我突然想到了,明明Atelier和桐姬說好了同等程度地給予幫助,但總感覺我最近乾的活要多一點。你是不是把我當成了方便的女人?」

 「這件事女方也很有問題吧。看你很滿足這個位置啊……好痛!」

 桐紗扔出的紙巾盒漂亮地正中仁愛的額頭。仁愛倒下。你也差不多該明白禍從口出了吧……

 「所以說!暫時千景你就不由分說地聽我說的話。我可不知道你工作很忙,所以你就帶著必死的決心調整行程吧。」

 被說了相當可怕的話。我不由得為她這太過離譜的話語而目瞪口呆。

 「……順便問一句,這有明確的期限嗎?」

 「在我心情變好之前。」

 「沒有分寸過頭了!」

 ——本就沒有空閒的行程被填得更滿了。

 近況報告會結束,我們開始了各自的閒聊。

 「亞鳥君。」

 此時,果澪慌慌張張地到了我的工作台附近。

 「……怎麼了。如你所見,我現在忙得連身體都快要裂開了。如果你有什麼事情想做,希望你能先饒了我。」

 「那個,啊……就是那件事,我本來想明天跟你說。」

 ……這時,我動著筆的手停了下來。

 「我想明天早上把你叫來屋頂一趟,那個……」

 「……你是想讓我在遠處看著吧?我明白了。明天早上麼。」

 「……嗯。謝謝。」

 得到了我的承諾的果澪,表情一下子明亮起來。

 唉,怎麼回事……扇谷那傢伙,怕是會嚇一跳吧。

 第二天,週一的午休。

 我坐在屋頂的長椅上,遠遠地看著他們兩個人。

 果澪和——另一個人,籃球部的扇谷。

 昨天的集會是回顧過去。果澪現在做的,是面向未來。

 這是不斷前行的果澪,為了邁出一步的重大事件。

 「……怎麼了?」

 過了幾分鐘,好像話便說完了。扇谷走出樓頂,然後果澪轉向我,快步跑到了我所坐的長椅之前。

 「說是今天放學之後,想要一起加油。」

 果澪一屁股坐到了我的旁邊,說完,深深地鬆了口氣。

 「緊張死我了……」

 「只是看到他那樣子就會這樣吧……但是籃球部現在的部員好像挺少。在扇谷看來也算是實現了願望吧,相對而言也算是不假思索地說了OK了吧?」

 「嗯。扇谷同學聽到我問我可以加入麼的時候,表情好像很開心……但是,我還是很緊張。嗯,我今天開始就要加入社團活動了啊……這樣啊……」

 明明這句話是自己說的,但似乎自己還沒有什麼實際的感覺,果澪還相當慌張。

 「我就當做事前的情報告訴你吧。扇谷也好,籃球部的人也好,都是些很好的人。」

 「嗯。我也算是明白這點……但問題肯定不在這裡。」

 ……問題在於整理自己的內心麼。

 「那要我和仁愛去參觀嗎?就像是監護人參觀的那種。畢竟是第一天。」

 「這就……不用了。畢竟是我自己決定要加入的。我會加油的……雖然很害怕就是了。」

 「……這樣啊。」

 某種程度上——幾乎就在這次澪的事件畫上終止符的同時,果澪告訴我們想要加入籃球部。因為基本都是在夜裡直播,時間上沒有問題。而且——她是在球場之外遭遇的痛苦經歷。

 她果然還是喜歡著籃球這一項運動。

 雖然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事……也不知道我和桐紗立刻就答應了到底合不合適。雖然仁愛因為歸宅部的同伴減少而感到有些寂寞,但最後還是支持了她。

 我也只是在背後推她而已。然後便是像現在這樣,得到了扇谷的諒解。

 鑑於果澪的過去,這算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吧。

 「吃軟糖嗎?」

 在我無所事事地打盹之時,果澪的慣例話語便飛過來了。

 「今天是什麼樣的?」

 「輪胎形狀的。順帶一提,好像被給予了相當糟糕的評價。」

 「你,你為什麼要把這樣的東西帶過來……嗚哇,嘔……」

 既然被丟到了手上也只能吃了,於是我將之丟到了嘴裡,但這個味道相當有個性。而且裡面還有一顆很大,呈旋渦狀,所以吞嚥起來也很吃力——什麼啊,如果之前沒有吃過的話,普通人怕是一生都不會再去吃了吧。不嚼,不喝,不嘗。什麼結束三部曲啊。

 「那個,亞鳥君。」「……怎麼。」

 在我一鼓作氣地吃掉便利店買來的軟糖之時,我的膝蓋被搖了搖——話說啊,你是不是沒吃?給我好好吃下去啊,別讓我一個人承受苦難啊!

 「謝謝。我現在非常開心。直播也是,現實生活也是……全部都是。」

 ——我以為我至少會抱怨一句,但我什麼都沒能說出口。

 這般天真無邪的笑容,比起那晚我所設計描繪的果澪的表情還要美麗,全無憂傷。令得我不由得想到她真是可愛。

 真好。只有這一個想法在我心中往返。

 c10

 「但是,像這樣兩個人在樓頂,就會回想起很多事情啊。」

 「啊,就是我突然把亞鳥君叫出來那件事?」

 「不是。是在那稍微往後一點,你的胸和大腿那些。」

 「你,你只會說泳裝。」

 「雖然可能是為了打動Atelier或者是或多或少補償一下自己的計劃……但冷靜下來想想這件事其實相當荒唐。而且,就算被拒絕了一次也不算晚……果然是這樣麼,你有那樣的性癖嗎?」

 「……」

 「但是,鑑於自己之後應該沒有了以現實生活中的女孩子為模特做設計的機會了,所以會想當時是不是該做好準備呢。我的人生裡,應該再也沒有能拜見同班同學穿迷你比基尼的機會了……等,等等。你要幹什麼?」

 「……我準備用一盒軟糖堵住這滿嘴黃話的嘴。」

 「我只是在開玩笑不要這麼做!」

 七月細膩的陽光,溫柔地浸泡著樓頂的休息室。多虧了空氣淨化器和空調,氣溫應該不會改變,但也許是出於心理作用,還是覺得周圍有些暖暖的。

 馬上就要入夏了。炫目、悶熱、防曬必不可少的夏天馬上就要來了。

 這樣的話,澪是不是也該有件夏服才好呢——

 我開始期待起突然想到的插畫,微微笑了笑。

 然後我深刻覺得——能成為雫凪澪的媽媽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