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0】海瀨果澪的航標

第一卷  【#10】海瀨果澪的航標

 被台式機的白光與零點前的黑色點綴的空間。

 深處,有誰坐在一張白色遊戲椅上。

 讓人想到某處的某片天空的藍色長髮,和澪標形狀的髮飾。

 身穿混合著白色和藍色的可愛西裝,右腳上穿著襪子。

 然後——兩隻藍色的大眼睛圓睜著,就像是在說你為什麼在這裡一樣,雙唇不停顫抖。

 雫凪澪在這個房間。

 身穿澪的公式服的海瀨果澪——就在那。

 「……我不是說過別來的嗎。」

 看到出乎意料地闖進這裡的我,海瀨很明顯地亂套了。

 「為什麼你能進來……你來這裡幹什麼?」

 「進得來是因為我有鑰匙。」

 我唰啦啦地搖了搖右手握著的掛有三把鑰匙的鑰匙串回答她前面的問題。

 「我來這裡,是為了找你。」

 我一邊回答著後面的問題,一邊環視這個昏暗的房間。

 海瀨的家與她典雅的外貌相似,氣氛也相當靜謐。第一印象就是漂亮。根據這點,房齡也一定很小吧。人只要一進來,就會有一種參觀樣板房的感覺。

 然後——還有一件事,讓我屏住了呼吸。

 房間宛如設計師手中的示意圖一般美麗,島式廚房乾淨整潔,客廳寬廣得能讓人感到一股寂寞,偌大的客廳裡卻沒有擺放一張照片,這讓為了家人們團聚而設計的客廳顯得十分矛盾。

 存在於這房間的所有要素,都讓我感到無比的孤獨。

 海瀨就生活在這裡嗎。

 內心揹負著無法癒合的傷痕,就這樣一直,一直……

 「難道是爸爸讓你來的?」

 她似乎從鑰匙中看出了端倪。

 「嗯,但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對,確實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去了SEAREX的本部東京巨蛋,複製粘貼般地跟工作人員說就海瀨選手女兒的事情想和他聊一聊,然後被保安抓走,然後,我的話被當天前來看比賽的球隊隊長之類的大佬聽到,最後跟他說了說情況。僅此而已。

 …………。

 「這還不是大事嗎!」

 因為太過於盲目冒進,就連我自己都不由得吐槽了自己。我到底幹了什麼啊……是不是照仁愛說的拿個棒球棒去敲人家的窗戶更好啊?這種事情,要是搞錯一步就要被警察抓走了。

 ……我當然也很害怕這點。這種事情配上一個「好孩子絕對不要模仿」的字幕也是完全不奇怪。

 「總之!比賽結束後我和海瀨選手相遇,問了他住址並且拿到了鑰匙,然後我就到了這裡……怎麼樣,很厲害吧。」

 是因為我的行為嗎。不,是因為我能執著到做到這一步麼。總之,海瀨保持著沉默,只是咬著下唇。

 正如剛才所言,我自己都覺得我的行為毫無預兆——但只要能和海瀨的父親見上一面,多少能明白一點事情真相,也能夠到海瀨家裡來吧。一想到這裡我就行動了。

 「……根據Youtube的規則,十八歲以下的用戶想要獲取收益,就必須有監護人的同意。因此,你的父親大概也明白你在做VTuber,那麼只要我和桐紗告訴他我們就是Atelier與桐姬的話,我覺得他就會聽我們說話了。如果他對自己的女兒有一絲的擔憂的話……就更是如此了。」

 我看著房間裡的觀葉植物,像是回憶一般告訴了他經過。

 「你的父親很擔心你。還說為了不讓你犯蠢讓我來阻止你。」

 「……但他本人沒有來啊?單純給我添麻煩而已。」

 她的聲音冷得像一把結冰的劍。

 劍鋒到底指向了誰呢。我嗎,她的父親嗎,還是說別的某人呢。

 我沒有在意這一點,向海瀨坐的地方——電腦那邊走去。

 「別露出這種表情。那個人可能也有自己的辛苦與後悔。」

 「……那我又如何,你是準備蔑視我的辛苦?」

 「不會。我們已經聽說了你的辛苦,準備和你一同度過。」

 「……為什麼,要這樣……」

 與我這悅耳的台詞相反,我的行為堪稱粗魯。

 我雙臂抱胸,就和桐紗一樣,擋在海瀨身前。

 「……暫時結束零點之後的直播安排。或者延期到明天或者後天,在此之前聽我和你聊一聊——否則你的直播中就會出現我的聲音和影子。」

 「哈?為什麼,憑什麼?如果做了這種事……」

 「嗯。已經是熱門話題了,做了話估計會鬧得更離譜吧。也許會出現是不是男友暴露了這種騷動,說不定我作為Atelier的生涯也結束了。」

 雖然是個非常讓人討厭的預想,但我還是跟她開了個玩笑。

 「……不過我怎麼樣都無所謂。我是可以犧牲的。」

 「…………亞鳥君太狡猾了。」

 被將軍的海瀨看上去相當難受。表情能這麼嚴肅,就連我都快要苦笑出來。抱歉,我的性格也沒有那麼好。

 「……那,我不幹了你就能回去了?今天就先延期,你滿意了?」

 「我不回去。這裡還有我要做的事情。」

 這話說得相當重,但實際上只是在宣佈待在別人家裡而已。和某處仁愛一樣。然後,海瀨沉默了一會兒,變得有些尷尬了。

 ……也許在這種時候用具體的方案來糊弄一下會比較好。

 「……模特。」

 「誒?」

 「你不是說要當我的模特嗎?我現在要使用這個權利。」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海瀨終於想起了這件事。喂,提出這個的不是你嗎。

 「現,現在?你就算這麼突然也……」

 「你當然可以拒絕。只是如果這麼做,我就會一直待在這裡。明天、後天、一週後……那麼,你要等待多久才能成為澪呢?」

 「……」

 「順帶一提,我想畫的並非澪,而是平日裡穿著制服的海瀨果澪。不是其他的任何人,就是你。」

 海瀨扭動身體,皺起眉頭,雙眼不斷眨動。

 在暗淡的光芒的照耀之下,我看到了她這彰顯出自己動搖的行為。一直看下去,就像是澪真的活在了這個世界裡一般。得把這種幻想甩掉才行。

 不過,剛好。只要有一些畫畫的時間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畢竟是我和你約定的,今天我就妥協了。但是……畫完了就得回去。」

 「……嗯,我明白。」

 我拿出手機,打開澪的頻道確認了一下,直播預定被改到了第二天。

 這樣就暫時獲得了喘息的時間——同時,我從隨身攜帶的手提包裡取出了手寫板和筆。啊啊,這就是Atelier的畫師生涯中最後的模特素描了嗎。感慨萬千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好複雜,真是的。

 「……那個。」「嗯,怎麼了?」「沒有,就是……我要換衣服。」

 呃,就是讓我出去的意思麼。因為之前的泳裝事件,讓我感到一陣麻痺……

 令人為難的是,附近能坐的地方只有床。但海瀨說坐在上面也沒關係,於是我沒有多想便坐到了床上開始畫畫。

 ……不知是否是因為照明不足產生的反效果。

 海瀨在昏暗之中呈現的輪廓非常清晰。

 「……你不生氣嗎?」

 坐在椅子上,海瀨的聲音,輕輕地傳到了我耳朵裡。

 「哪件事。」

 「當然是現在的事。我要背叛大家與觀眾……只是為了自己而利用VTuber這一存在,企圖獲得利益。」

 「……然後?」

 「但是,你專門來到了我這裡……想要阻止我對吧?」

 從她的聲音能夠聽到困惑,我不由地感到安心。

 能夠說出這種話,海瀨果然還沒能徹底下定決心。

 對現在的情況還懷有歉意,心裡還殘有留戀。

 「但是,沒辦法。我從一開始就決定要這麼做。就算亞鳥君說什麼,我都要成為澪。要是不這麼做的話……」

 「……就無法逃離追在背後的名為海瀨果澪的這個人的煩惱麼。」

 我右手拿著畫筆,左手拿著平板。

 兩隻手都更加用力,我無視掉越過繃帶傳來的腱鞘炎的痛楚繼續作畫。

 我對海瀨的過去知之甚少。

 當然,僅憑他人言語就完全理解一個人的人生是絕無可能的。

 ……但是,學校與家人,我還是明白這兩件事物對於只活了十五年的我們而言,到底是多麼重要。

 我明白,無法從中得到滿足,會令人感到無與倫比的寂寞與苦痛。

 「……你一直都很辛苦吧。抱歉,我一直沒能注意到這點。抱歉。」

 「亞,亞鳥君為什麼要道歉……」

 只有筆戳在平板上發出的咚咚聲莫名留在耳中。

 在畫澪的時候我也這麼想過……為身邊的人作畫,速度是真快。

 「……這種告別的方式太過分了。」

 我一邊畫畫,一邊糾正她。海瀨想說什麼,但沒說出來。

 「你真的很厭惡桐紗和仁愛嗎?你說的話全都不經過大腦嗎?僅僅只是因為厭煩,就要為自己做個皮套。你昨天電話裡說的那些,真的就是全部了嗎?」

 「這」

 「……被正面詢問卻無法果斷回答,就說明並非如此吧。」

 聽到我這找茬般的話語,海瀨站了起來。換作是以前,我會讓她不要亂動,但這次我忍耐了下來。

 「怎麼看都是像要想方設法地甩掉桐紗與仁愛。人類可沒有單純到能被這麼簡單的演技給欺騙到。」

 「才不是。」

 「無論是說討厭那兩個人,還是專門把我叫到水族館讓我看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亦或是計劃暴露時讓我們帶有厭惡感,都是為了離開我們對吧?誰都能預料到這樣能給人添麻煩……但很可惜。現實並非如此。我們比起你預想的更加重視海瀨果澪。」

 「才不是。不要說了。」

 「實際上,即便確知起點,但還是在行動的時候迷失了對吧?心裡帶著犧牲一切的覺悟來接近我——但卻又動搖了。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犧牲掉這一切了對吧?」

 「才不是……」

 「喂,海瀨。如果你是為了讓我們有不愉快的回憶,那麼你應該明白,當惡人是需要才能的。只要你對利用我們的這一事實感到哪怕一次的心痛,就很難擦除了。即便話語可以掩飾,也很難欺騙自己。正因如此,你慢慢地對我們真摯起來,也享受起澪的直播。不僅僅對我們,對觀眾也是盡心盡力。」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這些我全都明白。我設身處地思考過海瀨而並非澪,想了想海瀨的心情……這麼做的時候,便覺得你果然是一個溫柔的人……」

 「才不是!」

 空氣顫抖了。

 海瀨大叫到。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海瀨大叫,聲音中還帶著近乎憤怒的情緒。

 「哪裡?想要切割掉這一切的我是好人?住口,別開玩笑了。我犧牲了周圍只是為了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已。就像是出軌的母親的女兒,是最差勁的人。」

 她緊緊地抓住自己的劉海。一股超越神態的痛楚傳來。

 「而且……我昨天說的話也不是謊言。我是真的這麼想。」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這是她昨天說的話。

 「……我討厭才座同學這種人。她作為VTuber十分成功。亞鳥君和山城同學也對才座同學無底線地溫柔,多管閒事般地呵護她,和她一直在一起……她被無底線地溺愛著。」

 我腦海中浮現出了天真地叫著果澪,粘在海瀨身上的仁愛的模樣。

 「我也討厭山城同學這種人。明明如此自我,卻還是能夠和周圍的人相處的親密無間。身邊就是能夠完美地做到自己所不能為之事的人,她還不斷地靠近,真是難受得讓人難以忍受。」

 我腦海中浮現出了滿臉嚴肅,擔心著海瀨的桐紗的模樣。

 「我無法原諒你。本來只要有你一個人的插畫就好了。但你卻源源不斷地,毫不客氣地給帶給我我所期望的溫暖與瑣碎的日常,因此,我……我……」

 她的雙手失去力氣,劉海凌亂地散落下垂,手臂無力地甩出。

 海瀨在哭,雙眼之下的淚痕。

 「……很不甘。我本如此痛苦,內心到現在依然乾涸,身邊卻竟然有如此幸福的人。無論和誰交上朋友,遇上了困難就能得到幫助,反過來也會幫助任何人。並非別有用心,大家都是坦誠相待……因此,我嫉妒了……」

 她快速地用右手大拇指擦去流下的眼淚。

 「……我最討厭這麼想的自己了。轉彎抹角,只想自己一人感受幸福。我根本無法容忍如此汙穢的自己和大家在一起。正因我明白這並不相稱,因此我感到痛苦,也不想見亞鳥君……」

 是我的錯覺嗎?她看上去似乎冷靜了一些。

 也許是說出了真實想法,心中的負擔減輕了。大約是我理解錯了吧。

 「……我就是個累贅吧。比我處境艱難的人比比皆是,我之所以會覺得自己不幸,是因為我無法知足常樂吧。因為我,從根本上腐爛了……」

 我的注意力雖然一直集中在畫畫上,但我一直思考著一個問題。

 「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希望他們能看著我。我已經不對現實抱有期望了。所以我希望在互聯網上從素未謀面的人那裡得到拯救……就像是Atelier老師通過評論與我見面一般,我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可……僅此而已,但……」

 該怎樣才能將這個孤獨的人拉出來。

 「那個啊,桐紗和仁愛——都是真心喜歡你的。」「……」

 我不知道答案。因此我只能憑藉最直接的感情。

 「嗯,仁愛她啊,不是很簡單易懂嗎。除了我和桐紗,你是她的第三個朋友。她雖然很溫柔,但不只有溫柔,還能替人著想。加之我在其中牽線搭橋,正是因為仁愛自己有這麼想,所以她才會自己邀請你出去玩。」

 我還是第一次見仁愛那麼開心。

 「桐紗也是如此……正是因為她,我才能下定決心闖入你家。千景你是怎麼想的,你內心還是想說服她對吧,那麼就不要再煩惱下去了,直接去做吧。就這樣。」

 桐紗之所以能如此專注於這個項目,正是因為中之人是海瀨果澪。

 然後,我……

 「……畫好了。」

 如果要發表在Atelier的推特上,還需要對細節進行優化修改,但現在夠了。只要能把模特的表情畫得無與倫比的生動就完美了。

 「……看吧。」

 我看向海瀨,將平板展示給她看。

 ——背景是海瀨所坐的桌子附近的剪切畫。雖然沒有上色,因為房間陰暗使得透視之類的有些粗略,而且放在房間之內的小物件有些不同,但這一看就能明白是海瀨果澪的房間。

 少女坐在房間之中的白色座椅之上,看向畫框之外。

 畫裡的當然就是作為模特本人的海瀨果澪。

 她看向畫框之外……微微一笑。

 這不是描寫特別的一天的畫作。

 而是將某天她沉浸在直播中的若無其事截取下來的一張畫作。

 這是Atelier迄今為止的畫作中完成的最快的一幅,而且是拼上性命畫出的作品。因此,我的願想都滿溢在這幅畫作之中。

 我,希望海瀨能夠一直笑著。像是捨棄了VTuber的皮套,或是中之人暴露之類的全部都不過是次要的。海瀨在畏縮,在哭泣,這些才是我無法忍受的。

 因為,我和那群傢伙一樣——在人格層面上被海瀨果澪深深吸引。

 如果她不再在自己的身邊,便會感到悲傷。我不願意。

 「那個啊,海瀨。我不算溫柔,是個任性的人。我會為了自己而扭曲他人的想法。我想要否定Atelier過去說的話。」

 「……」

 c09

 「但是,即便如此,強忍羞恥的我也要對海瀨果澪說『希望你不要犧牲現在了』。但願你能像這幅畫一般享受直播,與此相同,希望你在現實生活中也能幸福。我希望大家能夠認可名為海瀨果澪的人……」

 「…………」

 「雖然在現實方面,想要立刻取得成效會很難,但你有桐紗和仁愛。我也在。你並非獨自一人。所以……」

 「我害怕。」

 「……害怕?」

 「……擅自抱有期待,但說不定再次被背叛。只要有了一點這種想法,我就會陷入深深的恐懼之中。正是因為和大家一起的時間非常開心,所以才會害怕被再次討厭,不再看真正的我,又失去一切……我還真是麻煩的人呢,但是……」

 ……只要一開始就一無所有、全是虛無的話,就不會有失去的悲傷了。

 無論對方是海瀨的父母,還是茅野,還是其他人。毫無疑問,迄今為止海瀨有過幸福的時刻,可能正因如此,海瀨才會變得膽怯。比起一直孤獨,回到孤獨才是更加最為恐怖的。因為這些已經刻入她的身體之中了。

 「那麼……你也不用現在立刻信任我。」

 「……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總之你先和我們在一起,覺得能信任我們時再信任我們。」

 「這樣……可以嗎?但是對大家都不好吧……」

 「不用在意。而且……我們也就只能做這種程度的事情了。今後即使再發生令你悲傷痛苦的事情,也只有你自己必須用盡全力越過一切。Atelier過去的話中的這部分,我認為沒有說錯。」

 將她逼到這種地步,對海瀨而言雖然是一件殘酷的事實,但絕對不能拐彎抹角的。因為即便我只在這個地方說出這句話,也不能解決海瀨的問題。

 因此,無論有多麼任性,我也不得不加以修飾,而是直接地說出口。

 「但是,犧牲掉什麼是錯誤的……不,不對。更重要的是,你對自己的內心說謊是錯誤的。因為海瀨在煩惱對吧?你不希望讓我、桐紗、仁愛。觀眾,乃至於自己——悲傷吧?你希望珍視一切對吧?」

 「這……」

 「……是因為名為海瀨果澪的人還不夠成熟,你才希望澪這個皮套能留有自己的面容,對吧?既然這樣……海瀨,拜託了。」

 作為創作者被雫凪澪的魅力所吸引,希望今後也能支持她。

 作為一個人被海瀨果澪的內心所吸引,希望今後也能和她保持良好的關係。

 她的全部優缺點所吸引,希望和她做朋友。

 海瀨果澪也好,雫凪澪也罷,我希望珍惜她們。

 因此。我在最後懇求了。壓抑住了自己——

 「不要放棄海瀨果澪……不要放棄澪的插畫啊……」

 等待答案的時間,即使是一瞬間,我也感覺長如永恆。

 ——然後。

 「嗚。」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視野在搖晃。毫無預兆地,像是呻吟的聲音從喉嚨深處被擠了出來。

 我被從椅子上站起後走來的海瀨按住了肩膀,推到在了床上——雖然很不願意往這方面去想,但比起運動不足瘦削羸弱的我,海瀨的身體素質可能更上一層。即使扔掉平板與筆,也沒能推開像是要將我壓碎一般疊在我身上的海瀨。

 我就這樣任人擺佈。背後有床的柔軟觸感和陽光的香氣——我果然還是不習慣被抱住啊……話說,習慣才奇怪啊。

 「我知道……我想做的事情非常奇怪……我會背叛觀眾,背叛喜歡這樣的我,喜歡澪的人們……」

 因為距離過近,她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直接從體內傳出來的。

 「我……我希望能喜歡上我自己,希望看到我自己,想要成為澪……但是,我也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即便如此,我也希望看到我自己……因為,我是一直這麼想著才活下來的……我必須要守護這般想法,之前的我,步入歧途了……啊啊,根本不知道了……」

 然後,海瀨開始流下眼淚。

 「嗚嗚……嗚……嗚嗚……嗚哇啊啊啊啊……」

 不知是想到了迄今為止的人生,或是今天之前發生的事情,又或者是給別人添麻煩的計劃無法正常進行,又或者是想起了這全部的一切,她哭泣,哭泣,但我只是保持沉默。

 海瀨果澪並不堅強。她說不定甚至還在害怕受傷的階段。

 我並不打算責備她這一點。是要富有潛力還是富有環境,我無法選擇。結果而言,海瀨富有前者,但生活中卻缺失了一般而言人類都擁有的能力。

 既然如此,在她迄今為止都沒有積累的東西一點一點豐富之前,有一個和她步幅相同的人一起前行不正是必要的嗎?

 ……目前,現在。

 既然不希望哭泣的海瀨一個人獨處,那麼就在她的身邊陪伴。

 「……………………對不起。」

 兩人走向海瀨房間裡的客廳。

 這是不久之後,稍微平靜了些的海瀨說出的第一句話。

 「沒有商量就做了這種事情,對不起……」

 「雖然我覺得就算商量了我也不會說OK就是了。」

 「……我給Atelier老師你們添麻煩了呢。」

 「嗯……不過,從昨天開始Atelier的回覆欄中全是來問關於澪的事情的人。」

 「……」沉默著,海瀨一副失了魂的表情。

 「我,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失落以及後悔之類的之後也能做。現在還有其他事情需要做吧?」

 「……INS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事情對吧。」

 「正是如此。你自己有想到該怎麼做嗎?」

 「這……我想著只要能成為澪就無所謂了,所以根本沒有考慮過滅火……倒不如說,我只想過該怎麼吸引各種各樣的人的注意以及衣服的製作方式之類的事情。」

 「你到底是有多無憂無慮啊……」

 海瀨不斷消沉。

 但也許正是因為她卸下負擔冷靜了下來,她才能持有客觀的看法。她似乎對自己剛才的行為產生了後悔。

 ……如果是一個人無能為力的事情。

 拜託協力的人就好了。嗯。很簡單。

 『久等了。可以進來了。』

 我只在群組聊天裡發了這麼短一句。

 ——之後,沒到十秒,海瀨家的玄關口處便傳來了兩人啪嗒啪嗒地靠近的腳步聲。

 「……果澪!」

 在房間裡跑起來的仁愛飛撲向站著的海瀨。

 「唔。」好像是受到了帶有體重的擒抱,海瀨發出了青蛙一樣的聲音。怎麼,剛才的低音太過罕見——海瀨,你現在明白了突然被人抱住的人的想法了吧?真的會嚇人一跳所以以後控制一些。

 「咳咳……為,為什麼你們二位,會在這裡……」

 「這當然是因為在外面等著千景和果澪……這些都不重要!為,為什麼會做這種事……而且,討厭什麼的……嗚嗚嗚。」

 「這,這個,那個……才座同學?」

 「嗚哇啊啊啊……笨蛋笨蛋笨蛋,我一生都不會原諒你……」

 仁愛就這樣趴在海瀨身上哭了起來。咳嗽著的海瀨也因為這過於率直的情感表現而露出了抱歉的神情。

 「……對不起,真的,非常抱歉……說了討厭,對不起……」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

 「……嗯。我和你約好。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了……」

 海瀨還是無法移動半分。在她近旁還有一個人。

 「果澪。」

 「……山城同學。」

 也許是同學的表情異常嚴肅,整個地方散發著刺痛的氣氛。總感覺只是看著這一切的我也開始擔心起來了。和茅野的那件事不同,無論如何她都不準備出手,但到底想要說些什麼呢……

 「……我們,是朋友吧。」「誒?」「朋友,對吧?」

 桐紗不容分說地逼問著。

 「……如果山城同學能夠接受的話。我……」

 「肯定可以,那你叫我一聲名字。桐紗。叫吧。」

 「這,這個……」

 海瀨帶著困惑與害羞與抱歉的神色,問道。

 「真的可以嗎?畢竟我讓你們這麼擔心我,給你們添麻煩,讓你們給我做模特也是差點搞砸了……」

 「朋友就是這樣的東西。給人添麻煩,被人添麻煩,不斷往復——嘛,雖然有個蠢貨一直在任意驅使我就是了。」

 被瞥了一眼。呃,這個,對不起。

 「……那……呃……」

 「嗯。」

 「……桐紗。」

 「嗯,好好地說出來了。」

 聽到這句話,桐紗立刻便露出了滿足的神情。

 「下次要好好跟我們商量。不要一個人悶在心裡。拜託了……好吧?」

 「…………嗯。」

 海瀨點點頭,抱著仁愛,只是沉默。

 她的表情,是意識到身邊有不可替代的東西的表情。

 「那麼,該怎麼辦。」

 然後桐紗抱起手臂拋出問題。

 議題毫無疑問,是雫凪澪的事。

 「果然,我覺得INS的那件事,就算將之完全否定成別人也說得過去。你們覺得呢。」

 「我也非常贊同。雖然當然會有猜疑,但萬幸的是沒有洩露露臉的或是自己家的照片。先認為沒有問題,等著它風化應該也可以吧。」

 想認為她是高中的人,放著他們這麼想就行了。桐紗又如此補充道。

 「好嗎?是我讓觀眾不安的啊?還是直接道歉會更……」

 「……但是,在道歉後得到拯救的人,只有海瀨果澪一個。」

 桐紗尖銳的話語,令得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雖然說你並非完全進行角色扮演,但像這次如此引人注目,作為VTuber,作為雫凪澪並非值得高興。更何況,澪的聽眾也沒有如此期望……我雖然也明白你現在深感內疚,但既然如此,之後也作為VTuber給觀眾帶來歡樂作為補償就可以了。沒錯吧?」

 「……沒,錯……」

 海瀨點了點頭。

 「接下來就是關於如何進行風險預估的問題了。」

 海瀨曬出的照片,恐怕已經暴露出她在東京居住的事實了。世界很大。大概會有人躍躍欲試地想要找到她,之後還有可能會出現跟蹤狂之類的惡劣問題。大型事務所針對這種問題還設置了對策委員會,自然不可能一笑置之。

 「不過,這方面就由大家共同商量……總之,就拜託果澪進行重要直播以及思考如何向觀眾解釋吧。可以嗎?」

 「……嗯。」海瀨點點頭,看向我。

 「我也想好好對我做的事情負起責任……所以大家好好看著我吧。」

 這句話與我曾經聽到過的話非常相像。

 但接下來的話不同。

 「之後……如果我遇到了困難,希望你們能幫助我。」

 我、桐紗,還有仁愛,都默默地點著頭,已經不需要同意的話語了。

 第二天。晚上十八點。

 雫凪澪在頻道上的、本來應該在昨天開播的直播,開始了——

 【報告】關於熱搜的事情,以及我今後的想法【雫凪澪】

 『喂……喂……ok。Hello W~非常感謝大家今天也能來到我的直播間~』

 『首先……關於昨天沒有任何通知就停播,而且還延期這件事,我非常抱歉。讓各位失望了……』

 『……哈啊。總感覺好緊張。第一次直播的時候都沒有這麼覺得過。』

 『不過,今天……嗯。比起和大家一起開心,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不得不說。所以。

 『接下來,我先說清楚。關於INS賬號……那個與我完全無關,是別人的號。』

 『……是呢。這引發了相當強的騷動,讓看直播的人們擔心了,還有人心裡想著為什麼我不早些否定因而開始感到不安了。』

 『因為我什麼都沒有說,所以大家便將之作為事實,感到失望,感到悲傷,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本來是來看我這個VTuber,現在我卻成了一股噪聲了。』

 『我可能讓大家失望了……對不起。雖然我不能詳細說出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但這一次毫無疑問是我處理不當讓大家不安了。關於這一點,希望大家能讓我道歉。』

 『……但是。』

 『雖然我明白上述的一切,但我今後還是想要繼續直播下去。』

 『只要我的直播能給多多少少給別人的人生帶來一些色彩就好。這是我的真實想法,絕非謊言。無論是這個頻道,還是作為觀眾的大家,對我而言都非常重要,迄今為止的直播也毫無疑問地非常開心,所以——』

 『所以,如果今後還有人向著我直播的話,我,就會為了給他帶來歡樂而努力直播……』

 『今後,也請大家多多關照。』

 直播回放在當天就被重播上百萬次,還上了網絡新聞,視頻的評論區兩極分化,有著各種各樣的想法意見。像是『是不是在故意炒作』,或者是『是不是因為那個賬號真的隸屬本人所以才將之模糊了』之類正中靶心的評論的截屏在Twitter上散播,成為熱搜。看上去,在統整網站以及網絡公告欄已經相當火熱了。

 『我之後也會收看!』『不是宣佈畢業真是太好了……』『今後也會支持你~』『等著你的百萬粉絲紀念曲發佈。』『你是我第一個推的V,不要畢業啊……』

 但在評論區中,澪的粉絲髮送了大量的信息。

 ……如果要對這場騷動負起責任的話,便如桐紗所言。

 關鍵在於給觀眾展示出自己樂在其中的姿態,並且與他們共享快樂與喜悅。

 沒事。現在的澪一定會這麼做。

 我如此相信,關掉直播,然後——打開繪畫軟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