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8】風停之時

第一卷  【#8】風停之時

上週五和海瀨一起去水族館之後,新的一週的早上。

「今天男生沒有缺勤的,女生有——海瀨同學。」

在講台上搖晃著髮髻的2A班班主任——穂積老師在確認完缺席人數後,說了些與我無關的話,例如去海灘撿垃圾的志願者報名在下週,週末因為學校要修空調所以不能進校等等。大約5分鐘後,晨會就結束了。

……我下意識地看向窗邊。

今天我的左邊依舊空著。

「老師——」就在學生們開始準備上第一節課時,我躡手躡腳地走到走廊上,叫住了正要回辦公室的穂積老師的背影。

「……啊,亞鳥君。難道,你對慈善事業有興趣嗎?」

「不是。因為各種原因沒時間參加,抱歉。」

「因為參加的人太少了,最麻煩的是每個班都不可能只安排一兩個學生。拜託了。」

「很抱歉。」

老師似乎也有苦衷,想要硬塞給我,但我強硬地表示拒絕了。你不知道,我也有工作,我沒有時間去美化海岸,或者利用休息時間在海灘上玩。

——我有我擔心的事。

「海瀨那傢伙又缺席了嗎?」

聽到這個名字,穂積老師眉頭一緊。

從這週一到今天也就是這週五,她一次都沒有來過。她沒有說是因為闌尾炎還是流感等原因,這使我愈發擔心。

「好像身體不太舒服吧。」

「好像什麼?」

「打電話的人不是她父母,是她本人。所以,我覺得她還是很精神的,至少還能打電話過來……實際上,我昨天聯繫過她,還是她本人接的電話。」

在我嚷嚷著要詳細說明前,老師就已經把所有都告訴了我。

「你在擔心?」

「坦率說,有點擔心。」

「……真好啊,青春。」

不知道穂積老師是不是認為男高中生+女高中生=青春,不過她滿意地用手託著下巴,你是老師吧。

「……人生只有一次。如果感受到自己內心深處萌動的戀愛騷動,就試著沉浸在那感情的萌芽中吧,這或許也是一種樂趣。」

「雖然是我先挑起話題的,但是快要上課了呦。」

「至少,像我這樣帶著後悔的心情活下去是很痛苦的……啊啊,我當年很喜歡的三橋君的,但是我為什麼沒有向他告白呢……」

一大清早就來這一出,這個人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教現代文的原因,現在變得有點詩意起來了。

「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啊,順便說一下,志願者那天有巴士接送,早上6點在學校集合。」

「我不是說了我不去嗎?」

穂積老師一臉遺憾,我轉身回到教室。

「所以呢,怎麼說?」

我剛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就被右邊的桐紗問到。

看來我問了穂積老師什麼問題桐紗全都猜到了。

「她說她身體不舒服,好像在家裡休息。」

「……就這樣澪還在直播呢。」

她一邊翻著第一節課要上的世界史的教科書,一邊淡淡地說到。

只是,桐紗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們在網絡上聊天時,海瀨都沒有回覆。

她始終沒有發過一張表情包。

【雜談】潮溼的梅雨雜談!【雫凪澪】

我在手機上打開雫凪澪的頻道,最近的直播存檔日期是昨天晚上。昨天是兩小時的閒聊枠,現在的是遊戲直播枠。

不只是昨天。在海瀨休息的時候,澪不分晝夜地每天都在不停地直播,聲音也很精神,至少表現出來的是這樣,很難相信她的身體有不舒服。

……之前還在教導仁愛要去上學,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

即使海瀨認為自己有苦衷,空虛的自我暗示也無濟於事。

「到底怎麼了,海瀨同學」「逃課?」「那個認真的海瀨同學?不可能」

「原本就很認真嗎?」「額……我不知道」「印象裡是這樣的」

「聽說,背後裡不是在做什麼模特嗎?」「好像是有,畢竟人家父母……」

「難道是捲入了什麼事件嗎?」「那太糟糕了」

教室裡充滿著關於海瀨的討論聲,聽起來像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沒有真實感。

最後見到海瀨的人,是我吧。

但是,自從欣賞起斑海豹的那一刻起,我根本無法想象會變成這樣。在私生活上,澪已經步入了正軌,應該沒有問題的。

……正因為如此。

最後一次見到海瀨時她的樣子,讓我非常在意。

「先看看情況吧,到下週為止,如果還不行就直接去找她。」

可能是察覺到了我不安的樣子,桐紗提出了具體的建議。

「桐紗也在擔心嗎?」

「當然了,果澪是我的、我們的——朋友啊。」

我這愚蠢的問題,但是她毫不猶豫就給出了答案。

雖然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有一點是肯定的。

但是,放學後回到家,我才知道,我們的處境並不輕鬆。

「……千景」

放學後,我立刻回到公寓後,看到穿著小天狼星T恤和短褲的仁愛,正孤零零坐在她最喜歡的懶人沙發上。

「……怎麼了?」

她的臉色很差,看起來很傷心。我說完後,仁愛陰著臉把手上的平板遞給我。

屏幕上顯示著某網站的一篇報道。

「……在逛推特時,偶然看到的。」

【VTuber】話題:雫凪澪的中之人,或許真的是JK【好消息】

『好了快把消息來源貼出來吧』『1是稀世的大廢物』『主要直播時間是週六和週末,很有可能』『聲音聽起來很年輕,我是信了』

『她肯定在刻意模仿JK的聲音吧蠢貨』『要是真的話喜歡(ガチ戀)她的傢伙不就更多了嗎w』『雖然中之人被挖了出來但是現在還沒有確定吧,看起來真的是沒有直播經驗的素人』

『負責插畫的Atelier,好像也是高中生吧』『如果在背後偷偷交往肯定會被炎上的』『澪醬……騙人的吧?』

看到一半,我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反胃感。我把平板還給仁愛。

……深呼吸,讓晃動的情緒指針迴歸平衡。

嘛,不會的。人氣暴漲的話,肯定會在網絡上引起騷動的吧。而且,不管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對當事人來說都無能為力。如果不想一喜一憂,就只能像我平時那樣,以情報取捨為名進行自衛。

……假設,假設那些沒有任何可信度的謠言真的是事實。

就算澪的中之人真的是高中生。

那個陌生人也無法確定,完全沒有必要在意。

「我不知道你在不在擔心她,這類消息猶如蒼蠅般在哪都能看到。不光是澪,Atelier也好、桐姬也好、小天狼星也好,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被一遍遍提及。雖然感覺很不爽,但也只能坦然面對了吧。」

「我知道,但是仁愛想說的不是這個。」

仁愛用力搖了搖頭。似乎是覺得光靠說是說不明白的,她走到我身邊,再次刷起了剛才的消息。

最後停留在了Instant Photogram——INS上的某個賬號。

「在消息的最後把這個賬號給貼出來了,他們認為這是海瀨的賬號……」

因為INS是側重於分享照片的社交網站,所以這個賬號鮮有給照片配上文字說明。

追溯那個賬號過去發過的照片,都很平淡無奇。澀谷的街道,秋葉原的一角,丸之內的鐘塔。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就連能鎖定個人的要素都挑不出來。

只是。

隨著時間越來越靠前,照片所透露出來的信息就越多。

好像是自己做的晚飯;電腦設備;大量的軟糖;水族館的斑海豹。

白嫩纖細的手指,和一隻斑海豹毛絨玩偶。

這確實是……上次和海瀨一起去的水族館的吉祥物玩偶。

照片的投稿日期正好是水族館那天。

『這真的是雫凪澪的中之人吧?』『投稿的照片很真實啊』

『粉絲增加了很多啊』『餵你們不要跟風啊w』

『如果是住在都內的JK的話,過不久就會被鎖定的吧』『這裡是品川那的水族館吧?我要是去埋伏的話,說不定能看到中之人』『要是被本人發現了的話肯定就銷號了,所以先把照片存下來吧』『如果銷號了那不就等於默認了嗎』『這麼重要的賬號不上鎖,澪也太蠢了吧』『高中生就是這樣』『開盒的人呢』『好想看看中之人長什麼樣』

「……仁愛,打電話給桐紗,讓她過來,快點!」

「好、好的。」

在匿名的情況下,很多人似乎對觸犯VTuber的禁忌毫不在乎。在推特上搜索雫凪澪這個關鍵詞,出來的都是『雫凪澪 東京』『雫凪澪 高中生』『雫凪澪 中之人』等話題。

這篇帖子的發佈時間是昨天半夜,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成為了熱門話題,那看來平息話題也要花不少時間。

……現在只有知道海瀨果澪的我們,才能感受到危機感。說不定這個賬號本身海瀨的,而是別人的。這一切都是偶然,也可能是兇手的惡作劇。

但是,如果是真的呢。

如果網絡上有人真的把海瀨果澪的盒開出來了呢?到那個時候,澪還能像現在這樣直播嗎?

……現在不是說三道四的時候,應該趁早採取措施。

「那現在怎麼辦?」

聽聞緊急事態後的桐紗穿著制服就來到了我的公寓。

……在學校還什麼都沒說,桐紗也是回到家後才知道的吧。

「我對這類問題也不是完全沒有警惕,只是太突然了。」

雖然裝作鎮定自若的樣子,但還是掩飾不住內心的動搖。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坐在椅子上,用腳尖踢著餐桌。坐在對面的仁愛也垂頭喪氣地沉默著。

我的房間籠罩在前所未有的氛圍中。

……這件事也應該由我作為領導者來推進嗎?

「我跟桐紗聯繫的時候,也讓仁愛去問海瀨這個賬號是不是她的。現在還在等回覆。」

「……老實說,既可能是本人,也可能是他人。雖然有很多看起來跟澪有關的照片,但是沒有那種直接的證據表明跟澪有關……不管怎麼說,都得先聽聽海瀨的說法。」

「……千景和桐紗事前不是確認過了嗎?沒有其他SNS的。」

她的聲音虛弱得含混不清,彷彿馬上就要哭出來。

「我之前明明說過,因為擔心暴露身份,所以最好不要在互聯網上發跟現實生活有關的內容,就算要發也要三思……」

「現在還不能確定這是不是海瀨吧?……而且,現在也不是打馬後炮的時候。海瀨的話,可能是想隱瞞什麼吧。」

「我知道,這種事。仁愛想說的不是這個……抱歉。」

仁愛無處發洩的挫敗感懸在半空。

我想,仁愛除了對現狀感到不安外,更在意的是為什麼海瀨不告訴我們這件事。

「我們繼續說下去。假設這是海瀨的賬號……那問題來了這是怎麼洩露出去的?」

「我也很在意這一點。」

桐紗抱著胳膊嘆了口氣。雖然我已經看過無數遍了,但這次明顯比以往更加沉重。

「果澪嫌疑賬號裡最老的照片是在今年2月左右上傳的,所以就只能靠這些照片來判斷。」

「……不管怎麼說,都很困難啊。」

「嗯,正因為如此,這個問題比想象中的要複雜。」

上傳在INS裡的照片,如果去掉雫凪澪這個要素,就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了。上面也沒有露臉的照片。關注的賬號也都是名人和公眾號。看不出私人關係。只是單純著記錄著照片。

「從這裡能挖出的情報大概是住在東京……不過,在匿名留言板下貼出賬號的這個人,看起來很確信這件事澪……果澪的賬號一樣。」

『←這個,就是雫凪澪中之人的賬號』

……即便透露出來的信息這麼少,也敢斷定。你為什麼這麼相信這就是她的賬號呢?

「例如……在現實中,和果澪認識的人無意間獲得了一些關於澪中之人的情報,並以此來威脅果澪。中之人的賬號,就作為情報的一部分被放出來了……如果是這樣的呢?」

「這樣也能解釋,但是,現在澪不還在正常直播嗎,不奇怪嗎?……如果不想被開的話,現在就應該已經停止直播了,而且她的精神狀況也不像被威脅了。」

這一週澪的直播,我依舊在追著看的。

……但是,聲音顫抖、直播中斷等異常狀況都沒有出現。哪怕受到了威脅,也能裝得這麼鎮靜,這也太專業了。

「話雖如此,但具體的問題我想問也問不出來。既然如此,那就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吧。」

未曾設想的未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該怎麼辦……」

被無力感折磨的仁愛……

……的手機響了。

「啊!來、來了!果澪的回覆!」

我和桐紗趕緊圍在仁愛旁邊。

通知聲以極短的週期響了三次。

『那個INS,是我的沒錯』

『不過,你們不用擔心』

『沒事的』

——沒事的。

沒事的?你現在跟我說沒事的?你知道哪怕這些網站裡都是一派胡言,但仍然能在互聯網掀起多大的波浪你知道嗎?事態在這樣發展下去你VTuber都沒得做了,你現在不想想辦法嗎?

「既然都回復了,那就說明有在看留言吧。這樣的話……」

桐紗拿起自己的手機,打給果澪,為了讓我們也聽到,桐紗打開了免提,電話的鈴聲響了好一會。

接通的鈴聲響了。

……很意外,明明那麼多聊天記錄都不回,連已讀都沒加,為什麼突然在這時候?

「喂,果澪?……你終於接電話了,你肯定聽到了吧?」

桐紗勉強壓抑住的激動的聲音在房間裡迴響。

大約過了15秒,目標人物回答到。

『……怎麼了?』

隔了一個星期,再次聽到海瀨的聲音。

平淡無奇,聽起來似乎沒有抑揚頓挫。

「這是我的台詞吧。請了整整一個星期的假,卻還在直播。讓仁愛好好上學的果澪,怎麼變成了和仁愛一個樣。」

桐紗的指責都是正論,但缺少壓力,可能是擔憂佔了上風吧。

「而且,網上的事我們都知道了。」

『啊……看到了嗎?』

「嗯。特別是有關於你真身的那些事——我就直接問了,你是被人抓住什麼把柄了嗎?」

我和仁愛都嚥了口水。

「所以你不來學校,也不跟我們聯繫?既然如此,與其一個人扛著,不如跟大家一起。因為我們——」

『不用擔心。』

不是、朋友。桐紗的話被海瀨的聲音打斷了。

「我沒有受到任何人的威脅,而且,我已經接受了這個現狀。」

「……什麼意思?」

……接受?

聽起來就是海瀨自己所希望的一樣。

『因為那是我自己做的。』

「……………………你在說什麼?」

『剛好,我想給山城同學看看——能換成視頻通話嗎?』

桐紗慌張地切換為了視頻通話,然後把手機靠在紙巾盒前。

畫面裡是雫凪澪。

不是插畫中的她,而是現實中的雫凪澪。

穿著雫凪澪公式服的海瀨果澪。

『這樣的話,我就可以——變成雫凪澪了。』

『從一開始,我就想這麼做了。如果因為VTuber而獲得大量關注,收穫大量粉絲,那樣的話——我就可以以雫凪澪的身份,出現在畫面上。我就不再是海瀨果澪了,而是雫凪澪。』

『也就是說,我可以成為雫凪澪本身。從此擺脫二次元和三次元的界限,繼承雫凪澪的身份,而不是依賴插畫存在著。』

『海瀨果澪這個人,終於可以被拋棄了。』

『讓更多的人看到真實的我,認識我。』

『我很滿足。我現在很興奮,有活下去的動力。』

『在論壇上發帖子的是我;發INS的也是我。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為了讓觀眾做好心理準備吧,啊哈哈……這就是所謂的炎上吧。』

對魅魔時的海瀨,我打的分是多少來的。

什麼都可以,怎樣都可以。

但可以肯定的是,畫面上的雫凪澪是100分。

微笑著,很輕鬆。就像閒聊時微笑著的雫凪澪一樣,在屏幕前的海瀨露出了同樣的表情。要說這是Cosplay,這也太真實了。

真的,雫凪澪,她就在那裡。

『……其實,本來沒打算給你們看到。剛完成,穿好的時候你們打來了電話,你看……我好不容易完成的,山城同學看看,很厲害吧?幾乎全部都是手工製作的。』

聽起來這不是海瀨的聲音,是澪的聲音。

比海瀨的聲音略高,但依舊充滿透明感。

……誰也說不出話來。我的房間裡是死一般的沉默,海瀨想要得到桐紗的讚美,但很顯然現狀桐紗還沒搞清楚情況。至於仁愛,因為低著頭,看不到表情。只有下垂的灰髮映在我的視野邊緣。

我試圖給過去的海瀨和現在的言行賦予某種意義,也做好了以笑話結束這個玩笑的準備。

……不可能的。

腦海中閃現過4個人一起努力到今天的情景,胸口一陣發緊。

露臉。

那……你要把我的插畫,拋棄掉嗎?這就是你所期望的嗎?

『就是這樣。算了,不用在意……』

「……我說,海瀨。」

我越來越無法忍受這種沉默。

『…………亞鳥君也在啊。莫非你們都在?』

聽到我的聲音,海瀨的身體一瞬間就變得僵硬起來,但過了一會,她就恢復了之前澪的那種乾淨利落的表情。

「是啊,大家都來了。因為擔心你,所以才聚在一起的……我甚至想過,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我現在就過去找你。」

『絕對,不要來。』

被很強硬地反對了,我不由得咬住了嘴唇。說的很絕啊。

『……如果亞鳥君要來的話,我就再也不會接電話了。』

不想問是什麼意思。

我拋出瞭如泡沫般的疑問。

「要露臉,然後變成澪——雫凪澪可是VTuber啊。而且,這種事史無前例……就算無視這一點,我是不會贊成的!突然就露臉了,被認出來了怎麼辦?家庭住址被發現了怎麼辦?在網絡上這些可都是敏感話題!」

海瀨沒有反駁。

「你知道嗎?我們在擔心你!因為我們可以在幕後默默幫助著你!如果是純粹地推雫凪澪這個VTuber的觀眾呢?他們不會受到打擊嗎?如果看到自己喜歡的VTuber被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路人閒言蜚語,一般人都會不願意的吧?」

……至少,我不願意。

「到最後,突然以露臉Cosplay的形式直播,不奇怪嗎?那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這樣呢?」

指責到這種地步,我真正希望她能回答的問題只有一個。

「你現在做這種事,是因為以前Atelier說過的一句話吧。」

不犧牲點什麼,就無法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這是一個連犧牲連何物都不知道的小鬼說過的戲言。

如果真把這當真,犧牲了些什麼的話……那海瀨到底想要得到什麼呢?海瀨的行為準則,我並不知道。

「成為澪之後,你要拋棄海瀨果澪,這又是怎麼回事?那你也要拋棄一直和海瀨做朋友的我們嗎?……你,能做到嗎?」

『嗯,可以。』

好不容易等到的回答,但這回答是我最不想聽到的。

『因為,對我來說,迄今為止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接近亞鳥君,不僅僅是因為我是他純粹的粉絲,更重要的是我想要利用Atelier老師的插畫和他的名字。這樣一來,我就能獲得更多人氣,比普通的VTuber獲得更多的關注,我就能得到滿足——這就是所謂的認同渴望。』

認同渴望。指想得到他人的人可,是每個人都有的願望。你的根本動機是這個?……真的嗎?這也有可能,但我覺得這不是最重要的。

『所以亞鳥君。我才會執著於你,即使在作為VTuber出生之前,我都被迫與你建立起我並不願意的人際關係,即使節日裡被安排上無聊的活到,我也要忍耐、忍耐、忍耐——真的很痛苦,每天都很難熬。』

突然,空氣凝固了。

痛苦,你是這樣想的嗎?

『因為——我討厭你們。』

『我討厭才座同學那樣,被寵得自甘墮落的人。』

『我討厭山城同學那樣,對自己過於自信的人。』

『最重要的是,我很討厭擅自把這些人帶到我生活中的亞鳥君。』

『所以,我要把這一切拋棄掉。不拋棄的話,我就無法成為雫凪澪。因為在雫凪澪的世界裡,亞鳥君、山城同學、才座同學……誰都不需要。』

討厭。最簡單的表示厭惡和拒絕的詞語,即使隔著屏幕也能感受到巨大的衝擊。

「……嗚」仁愛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哭了出來。

『因為這是最後一次,所以我全盤迴答你——是啊,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因為我現在還記得Atelier老師說過的話,不犧牲點什麼,就無法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為了讓大多數的不特定的人看到真實的我,我犧牲了除此之外的一切,把它當作墊腳石,扔掉,創造出我所期望的世界。』

之所以對自己的任性言論不生氣,是因為推了她一把的是我吧。

『非VTuber不可的原因是,即使我直播,也不會有人看到我的本身。最後還是被當作海瀨果澪看待,和現實沒有區別。』

……確實,VTuber只反映內心。如果不想被人看到海瀨果澪的真身,而只想看到海瀨果澪的個性,那就可以理解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對海瀨果澪這個人很陌生……我想變成另一個人。對我來說,海瀨果澪才是真正的癌症患者,這個皮套,我想盡快脫掉。』

諷刺的是,這時候屏幕前的澪才露出了海瀨的影子。

……為什麼她會擺出一副被逼到絕境的表情呢?

『拋棄海瀨果澪之後,變成另一個人之後的我,渴望得到別人的關注。否則我將無法被治癒。這也就是我為什麼套上了VTuber這個皮套的原因。而且,現在可以用雫凪澪這張皮套的而不用偽裝的我,將會和海瀨果澪永遠分別。』

所以,要切斷和海瀨果澪的一切聯繫……好像就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這個計劃完成了,就沒有必要和你們有關係了。因為我是雫凪澪。從互聯網上了解雫凪澪的人,會看到最真實的我。這樣就足夠了……如果你們已經懂了,就不要在管我了。』

「果澪,等一下……」

『………………怎麼了?』

「果澪,你一直以來都很痛苦嗎?無論何時何地……即便直播時也一樣?」

「……」桐紗的問題沒有得到回答,電話被掛斷了。

已經打不通了。無論我們怎麼試都沒用。

在更深處的地方,我們感受到了與海瀨之間的間隔。

通話一結束,我就回到了工作區。

我把全身都壓在椅子上,粗魯的聲音在房間裡響起。

「……怎麼才能說服果澪呢。」

被海瀨說討厭,一定很受傷吧。

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居然如此蠻不講理,仁愛此刻肯定是無比悲傷。

儘管如此,仁愛最先想到的仍是海瀨。她紅著眼圈看著我,懇求我想想辦法解決這一切。

「……沒有辦法。既然她本人都這麼說了,那就讓她去做吧。」

「怎麼可能?果澪她……」

「和你想的一樣,事情會很嚴重,但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選擇。」

我一邊給眼睛滴眼藥水,一邊說。

「她之前不是說過嗎?我想成為澪,這就是她的願望。雖然我也很不爽,但是我們已經沒有什麼能做的了。」

「…………但是、但是,那種事情,不可以啊……」

仁愛用顫抖的聲音說到。

我也不願意啊。我從來沒想到這一切會如此戲劇般地落幕,我當然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啊。

但是……每件事都有一條紅線,每個人也都有一條紅線。

「是我把桐紗和仁愛你們捲進來的。所以我只能說——你們不要在和海瀨有任何關係了,我不想再連累你們了。」

「你是說……讓我們不要和果澪再扯上關係了嗎?」

「是的。」

「……」

對於我這種不管不顧的態度,她到最後也沒有想反駁的意思。但是,她不願意離開這裡。仁愛癱坐在地上,哭泣起來。

「……你明明幫了我那麼多忙。」

看著她這副樣子,我也很難受,於是我看向沉默的桐紗。

「不過,桐紗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

「不可以」桐紗對我還沒說出口的話表示了拒絕。

「你是想讓我們回去,然後自己一個人去找果澪對吧?你不要做傻事,我是不會讓你這樣做的——我先告訴你,這樣是不行的。現在刺激果澪並不是上策。」

……可惡。我一直很欣賞桐紗的善解人意,但這次我恨她。

「但是,如果不馬上制止的話,可能會出現無法挽回的狀況。」

作為VTuber活動的同時,中之人的身姿也已經公開。我也知道有這樣的先例,所以,如果海瀨只是告知要改變活動形式,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是,以這樣的形式。

「……我在想,如果果澪想要在最短的時間裡變為澪的話,她是不會用這種慢吞吞的手段的。所以,我覺得還有時間。如果INS事件是為了吸引更多眼球的話,那子彈還能再飛一會……而且」

「而且?」

「千景——我覺得在去果澪那裡之前,我們必須要了解果澪的情況……畢竟,我們都對果澪的情況都不太清楚。」

「你的意思是,在海瀨不在的地方去調查海瀨嗎?啊?在這麼緊張的情況下,我們難道還要去做偵探嗎?怎麼說都不能這麼悠閒吧。」

……話一說出口,我才恍然大悟。

「………………對不起。」

「……不,沒關係,我沒放在心上。」

桐紗溫柔的口氣讓我更加自責。笨蛋,冷靜的,我……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用道理說服我的桐紗,現在卻讓我產生了一種輕飄飄的感覺,想要停下最想做的事情,然後……

我的內心,好像在說要遵從桐紗的話。

這是——怎樣的感情呢?

「吶,你想起來了嗎?我們不是約定好在有困難時要互相幫助嗎?」

我模糊的想法就此打住。

「但是……如果澪的中之人身份完全暴露,波及到你們怎麼辦?插畫師啦VTuber啦,你們兩個人想做的事還能順利嗎?……正因為我很清楚你們的才能和努力,所以我才不希望那樣的事情發生。」

「我理解你的這種心情,但是仁愛和我都不能在這裡就拋棄果澪,而且我還有很多話想對果澪說。」

接下來桐紗說的話,直穿我的內心。

「就算把一切都拋開,我們也要阻止她。因為,如果就這樣下去的話,果澪就會永遠離開我們了……我討厭這樣的落幕方式……」

海瀨的任性行為、作為一名VTuber的很奇怪的行為等等,就算把這些拋之腦後,我們也不能對海瀨置之不理。我做不到眼睜睜看著朋友離我而去。

「……而且,雖然果澪嘴巴上說著討厭我們,但是我不這麼認為。因為如果只是為了自己想要做VTuber的話,果澪到現在為止的行為很奇怪不是嗎?果澪,我們對她很真摯……不是嗎?」

正是如此。而且,我也很確信,海瀨她一定在說謊。

因為,如果你只是把我們當成製作VTuber的墊腳石和工具的話,而且覺得迄今為止的一切都是痛苦的話……那你為什麼這麼守規矩呢?給了我100萬日元,給我看你的泳裝,要求我給你作畫,認真斟酌並接受桐紗的建議,和仁愛做朋友,甚至和小天狼星合作直播。說狠點,這些她其實都不用做的。

到今天為止海瀨的一舉一動,真的不是海瀨果澪嗎?真的只有痛苦?沒有發自內心的快樂的瞬間嗎?

「……好了仁愛,不要光顧著哭,冷靜下來好好想想。你覺得她在電話裡說的都是真話嗎?仁愛你是怎麼想的?」

「你覺得陪伴我們到今天的果澪,是那種人嗎?」

「…………不是。」

不是。我也是這麼想的。

我們所接觸到的海瀨,並不是像陌生人看到的那副高嶺之花的模樣。在聊天中時而憨憨時而吐槽,作為Atelier的粉絲,可能是受到了他的影響,多少有點小惡魔屬性,但是,一到關鍵的地方又會害羞。也有喜歡吃糖和喜歡斑海豹的孩子氣,最重要的是……

她是個溫柔的人。

明明是我要求的,她卻主動和仁愛親近;對於Atelier不願被提及的黑歷史,給予了相當的鼓勵。

不管海瀨後來用怎樣的話語來修飾,海瀨一直以來與我們一起的日子和自己的樣子,是無法掩飾的。那時候她對我說的話,一定是真的。

「……必須得說服她。」

仁愛用手腕擦了擦哭紅的眼睛,看著我們。

她的眼睛裡飽含著一個決心,

「必須想辦法……因為果澪是仁愛的朋友。」

「……嗯,是啊,沒錯。」

平日裡總是和仁愛吵架的桐紗,現在正溫柔著撫摸著她的頭。

兩人的決心都很堅定。看來以後我打不了小算盤了。

……那麼,現在輪到我這個總管說話了。

「OK。那麼,無論如何,我們都要說服海瀨,讓事態平息——百萬粉的紀念派對還沒舉行呢。等一切順利結束後,我們一定要舉辦一個派對,一定要。」

「……嗯,就這麼辦吧!」

「好了好了別一直叫了。」

第二天,星期六。為了向穂積老師打聽果澪的住址,我們來到了學校,卻發現學校大門緊閉。

隱約可見的校園深處,身穿工作服的大人們正忙碌地工作著。

我想找老師問問情況,卻看不到一位教職工。

「……說起來,這週末好像學校在修空調。」

「啊——!為什麼要在這時候修空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