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最重要的妹妹

第二卷  最重要的妹妹 在那之後,打工沒有發生什麼意外順利地進行。

 美其名是經紀人,工作內容也只是簡單的時間管理、陪葉山同學出席活動,以及各種瑣碎的雜事。

 「唔~隼人你這傢伙沒對美咲亂來吧?我每天都擔心得不得了!」

 「不要每天來看狀況都說一模一樣的話啦……」

 除此之外,就是應付擔心葉山同學而每天都來探班的莉莉亞了。

 莉莉亞驕傲地主張自己是贊助商,理所當然要管理美咲的工作,參加什麼活動主要也是由她來決定。

 關於這點由於她是金主所以沒有問題,不過一問之下才知道那本寫真集也是莉莉亞提出的案子。而且理由還是——

 「我想讓世間的愚民們知道美咲的可愛!還有我也想看美咲穿泳裝,所以想說只要是工作她就沒辦法拒絕!」

 她的理由無聊到讓人頭暈。

 「就算是同性,你那理由也算性騷擾,而且還是職場霸凌喔。」

 「我、我是贊助商所以沒關係!反正你也拿美咲的泳裝照當好幾次配菜了吧?」

 「莉、莉莉亞……!」

 「可是不行!美咲是我的,隼人你一根手指都不準碰!話說讓你當經紀人太危險了!我還是應該用贊助商權限立刻開除你才對!」

 「莉莉亞?你再不自制一點我就要生氣囉?」

 「咿嗚!美、美咲好可怕!我第一次看見這種美咲!」

 「呼啊……怎麼能這麼說好心幫忙的御堂先生?而且他是因為我太忙才來代班,大小姐跑來我不就得跟來了嗎?這樣會本末倒置,我們快點回去吧。」

 「怎麼這樣,莎拉太嚴厲了!」

 「我會這麼忙本來就是大小姐害的不是嗎?好了,我們走吧。」

 「哇啊~!隼人,救救我!」

 莉莉亞就哭著抱住我。

 剛剛才狠狠抱怨我一番,未免也太會跟我裝熟了……

 結果莉莉亞就被莎拉拖回家了。除了每天都能看見這一幕之外,沒有發生什麼真的算是辛苦的事情。

 葉山同學的工作主要有兩種。

 第一是在影音串流網站上直播,或是拍攝要上傳的影片。

 另一個則是參加遊戲活動。

 這兩種工作基本上葉山同學靠自己也應付得來,不過那樣就失去找我來打工的意義了。於是學會編輯影片與準備器材等雜事之後,那些就變成我的工作。

 多出來的時間,葉山同學就用來打電動。

 當然她不是在玩,而是訓練。

 我從沒想過電競選手會花這麼多時間訓練,和我為了遊玩而打電動完全不一樣。她會不停重複相同的動作,讓身體習以為常。

 「稍微偷懶一下馬上就會生疏。」

 我問她,葉山同學就笑著回答。換成是我早就厭煩的反覆練習,她也樂在其中,讓人覺得她是真的發自內心喜歡遊戲。

 看見這種電競選手的幕後秘辛的同時,我每天打工都很順利,一週的期限眨眼間就過去了。

 就在這段期間的某一天晚上。

 「……喂,是我。定期聯絡。」

 我對手機說出冷漠的聲音。

 我會用這種態度通電話的人只有一個。

 『嗯……沒什麼變化吧?』

 老爸也用一如往常,缺乏抑揚頓挫的聲音回答。

 聽見他的聲音,就給人一種和兒子講電話是在浪費工作時間的感覺,讓人心情不爽;但事到如今我已經不會生氣了。

 「是啊,沒什麼。大家都對我很好。」

 『是嗎。』

 我在月城家生活唯一的義務,就是定期和老爸聯絡。

 話雖如此也幾乎無話可說。我們都只有字面上的「義務」聯絡而已,所以大多都是這種稱不上對話的應答。我原本想快點掛電話——

 「說到變化,就只有最近開始打工吧。」

 可是我忽然提起打工的事情。

 總覺得最近我常常像這樣多說些什麼。

 可能是受到之前第一次說出心裡的話影響,但在那之後我和老爸的關係沒有變化,我對他也一點都不抱期待。

 『打工?』

 「是啊,我有想買的東西,所以臨時找了個打工。」

 『沒跟你文彥叔叔他們要嗎?』

 「我想自己賺。」

 『這樣嗎……』我這麼說,老爸又說了聲並陷入沉默。

 我想這次的聯絡到此為止,正想掛電話。

 『有需要就跟文彥叔叔說,錢我會給他。要是你開不了口再跟我說,不用跟我客氣。』

 老爸突然這麼說,害我忍不住一愣。

 這是他第一次說這種話。

 「我才沒有客氣,不是金額的問題。」

 我以反感的聲音反駁事到如今才想扮演父親角色的老爸。

 『是嗎?』老爸又應了聲,定期聯絡就結束了。

 「……誰跟你客氣。」

 我把手機丟到床上,一臉不快地說。

 過去明明沒說過什麼父親會說的話……

 我從來沒有對臭老爸客氣過。他雖然給了我可以隨便刷的信用卡,但是除了生活費以外我都儘量避免使用。原因不是客氣,是抗拒。

 話說回來我也從來沒跟老爸要求過任何東西。

 這麼想來,說第一次聽見那種話可能是理所當然。在老爸眼中看來像我在對他客氣嗎?

 「算了算了,想那種人的事情也沒有意義。」

 我切換思考。明知思考那個人的事情也只是浪費腦細胞,我到底在幹嘛……

 我翻身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我現在的家人是月城家的大家。家人間不需要客氣,所以我也沒有客氣……才對……

 就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想到這種事情,唯有源源不絕的思考在腦中盪漾。

 為了擺脫鬱悶的心情,我把臉埋進枕頭裡,關上了房裡的燈。

 ▼

 「今天就結束了啊~時間真的過得好快。」

 接著來到最後一天。

 我在工作室看著時間表感慨地喃喃自語。啊,莉莉亞在葉山同學家附近幫她準備了專門用來拍攝影片的工作室。

 「辛苦了,御堂同學來真的幫了大忙。幫我處理了很多雜事。」

 坐在電腦前練習連續技的葉山同學聽了笑著轉頭說。

 「不做到這種程度就真的會很閒啊。什麼都沒做還領薪水太讓人過意不去了。」

 「跟我當初說的一樣,就算沒有經紀人我自己也應付得過來。是莉莉亞太操心了。」

 「關於這點,我這幾天非常明白。與其說她是擔心,比較像太喜歡你就是了。」

 「我是很高興,就是有點傷腦筋呢……」

 葉山同學苦笑,但完全沒有厭惡的樣子。她基本上也喜歡莉莉亞,只是傷腦筋的比例還比喜歡更強一些。

 「啊,可是御堂同學來幫忙是真的太好了。多虧有你幫忙我才能專心練習,就這種意義上也很感謝莉莉亞吧。」

 「雖然我真的沒做什麼,但你願意這麼說讓我很高興……啊,葉山同學,差不多該出發了。」

 我邊說邊望向行程表。

 葉山同學今天預計參加幻想奇兵的大賽。那是店家召開的遊戲活動,陪她一起去就是我最後的工作。

 移動方式是搭電車,我們離開葉山同學家前往車站。忙完的莎拉小姐會在我們回程途中恢復經紀人的職位,我則是在那時卸任。由於我預定直接回家,所以得小心不能忘記帶東西。

 「啊,話說回來。」

 走在前往車站的路上,葉山同學忽然想到什麼似地開口。

 「……那個,這問題可能有點奇怪。你來打工時小堇和小椛怎麼了?我記得你說第一天好像遇到了一些問題……」

 「啊……」

 聽見那個問題,我有種難以言喻的心情。

 就結論來說。小堇和小椛始終拼命不想讓我來打工。

 兩人每天都會在我要出發打工時來找我,用盡各種手段企圖阻止我出門。

 我每次都會甩開兩人出發,回家後被不滿至極的表情白眼。這種狀況一再重複。

 像今天姐妹花幾乎是哭著挽留我……

 想起那時的事情真的讓人心痛。

 可是那也到今天為止。只要拿到打工的薪水就能買我想送的禮物了。

 這麼一來,她們的哭臉也一定會馬上變成笑容。

 「還算應付得來吧。」

 我抱著期待回答。

 「是嗎?」葉山同學聽了只簡短地回應,這個話題就結束了。

 難道說她會擔心嗎?

 後來我們都沒講話,充斥著一陣奇妙的沉默。

 偷瞄了一眼葉山同學,她似乎在邊走邊盯著遠方,讓我有點擔心。

 「葉山同學……葉山同學?」

 「咦?啊……什、什麼事?」

 「看你好像在發呆,邊走邊發呆很危險喔。」

 「啊,對不起……我有一點,嗯,我在想比賽的事情!」

 葉山同學慌慌張張地回答。

 我聽了表示理解。對於電競選手來說,大賽的戰績至關重要,她可能在專心。

 不對,說不定她在緊張。電競選手MISAKI的技巧出神入化,但這不代表她在比賽中不會緊張。

 這麼一來,緩解她緊張的心情也是經紀人的工作。

 「只要照著你想的做就好。」

 「咦?」

 我這麼說,葉山同學就立刻回過頭來。

 「什麼也不要想,也不要留下遺憾,只要做你想做,還有非做不可的事情就好。這樣就會得到結果。」

 「御堂同學……?」

 「比賽讓你很緊張吧?沒問題的。憑你的技巧絕對能輕鬆獲勝。就算一不小心輸了,你也用了全力所以不要緊的。即使真的用盡全力後仍沒有留下結果,那也不是你的問題。」

 我老實地說出浮現腦中的鼓勵。

 雖然不曉得我的鼓勵幫不幫得上電競選手MISAKI,只希望她聽了能稍微放鬆一點。我原本這麼想——

 「……咦?比賽?」

 「嗯?」

 不知道為什麼她露出一愣的表情。

 ……這個反應怎麼跟我想得不太一樣?

 「……御、御堂同學,怎麼這麼突然……」

 「沒啦,我只是覺得你在比賽前可能會緊張,所以身為經紀人的我才想幫你打氣啊。」

 我邊說邊開始認為是自己誤會了。

 「這、這樣啊。那個,謝謝你……可是老實說啊,我其實不太擔心比賽的事情……」

 「咦?是嗎?」

 聽她親口確定,讓我突然害羞起來。

 我、我居然在自說自話。

 「我發呆是因為別的事情……啊,那不重要!可是你的鼓勵讓我稍微嚇了一跳……因為跟你以前鼓勵我時一模一樣呢。」

 「以前?」

 聽見葉山同學這麼說,我納悶地歪著頭……以前是什麼時候?

 葉山同學聽了看著我輕聲一笑。

 「你忘記了嗎?以前在學校你也用一模一樣的方法鼓勵過我啊?」

 「有這種事?」

 「嗯,當時我有點煩惱家人的事情。跟你說了,你就對我說『對家人就不用顧慮,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要是不行,那也不是你的錯』。」

 「……好像有這回事,又好像沒有……」

 老實說我不太記得。

 我只記得某個放學後,自己跟葉山同學好像聊過什麼。

 「有喔。御堂同學你的那番話讓我鼓起勇氣,跟爸爸媽媽好好說清楚。然後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最後仍好好和解了。」

 「那就……太好了。」

 儘管我完全記不起來,但是葉山同學能和家人和解,我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都覺得太好了。如果我說的話給了她力量,那就再光榮也不過了。

 「嗯……所以剛才你跟那個時候一樣鼓勵我,害我嚇了一跳。你果然一點都沒變。」

 「那單純是我會錯意了。」

 我難為情地別開眼,葉山同學就笑了笑說「就算是這樣我也很高興」。

 「嗯,感覺心情舒服多了。這樣比賽一定也能順利。」

 「那就太好了。」

 看見葉山同學開心的笑容令我鬆了口氣,心想幸好自己出的洋相沒有白費。

 我們邊聊邊搭電車前往召開大賽的店家。

 那是間在店內設有召開大規模活動的大廳的電玩店。

 「喔喔……遊戲大賽會場原來是這種氣氛嗎……!」

 我環視會場發出感嘆。

 舞台中央是一面巨大的螢幕,左右兩側對戰隊伍的座位設置了電腦,讓觀眾席能正面看見選手。

 雖然在影片上看過好幾次了,這還是我第一次親臨現場。實際上充滿了現場才體會得到的獨特氣氛。我只陪葉山同學去過簽名會還有接受訪問,一想到終於能親眼看見她電競選手的一面,同為她支持者之一的我就興奮不已。

 「在這種地方在觀眾面前打電動,換成是我一定會緊張到玩不下去。」

 「我當初也有點緊張,可是習慣了就還好。因為就跟平常一樣,專心打遊戲而已。」

 我們邊聊邊前往選手等待區。

 MISAKI似乎有特別待遇,主辦單位幫我們單獨準備了一間房間。

 葉山同學沒有特別在意,我卻因為沒有其他選手在場而鬆了口氣。明明不是我要參賽,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緊張。

 「今天的比賽是單人戰,參加人數本身並不多。」

 幻想奇兵有不少多人戰模式,最受歡迎的是四人一組的小隊戰或單人戰。

 MISAKI也會組隊參賽,不過最主要的活躍場合是單人對戰。用超高難度的動作將對手耍得團團轉獲得勝利,就是MISAKI受歡迎的秘訣。

 「那我就上台囉。」

 大賽終於開始,葉山同學離開休息室。

 這時我就已經無事可做了。

 經紀人只能旁觀,祈禱選手獲得勝利。

 我著迷地看著休息室的螢幕。

 ……拜託,不要輸……!我在心裡替她加油打氣;但就結果來說我是白操心的。

 要說為什麼,是因為葉山同學用壓倒性的實力過關斬將,根本沒有讓我擔心的餘地。

 ▼

 「漂亮!!」

 我忍不住跳了起來,在螢幕前用力握拳。

 在決戰中,葉山同學也有驚無險地獲得勝利。

 事到如今回想起來,她的戰況順到我不知道是在擔心什麼。

 「哎呀~這樣人氣又會繼續高漲了吧~」

 看見這個結果,我跟自己奪冠一樣高興。

 注視著在如雷掌聲中接下獎盃的葉山同學,我心滿意足地點頭。打工最後一天能看到這種最棒的結果,真是太幸福了。

 萬一輸了,絕對沒辦法以這麼爽快的心情結束。

 「MISAKI是絕對不需要別人這樣擔心吧。」

 看見MISAKI壓倒性的實力,就會覺得她不可能輸。不愧是全國等級的頂尖選手。

 「……呼,有種卸下重擔的感覺。」

 我坐回椅子上喃喃自語。

 不論比賽結果如何,這樣打工就順利結束了。

 接下來只要跟來接班的莎拉小姐交接就大功告成了。

 收下打工的薪水就趕快去買我想要的那個東西。如此一來終於能報答這一週來就各方面替我擔心的妹妹們了。

 我想著這種事情,在休息室等葉山同學回來。

 「…………好慢啊。」

 可是等了一陣子她遲遲沒有回來。

 螢幕上的轉播早就結束,代表大賽早已落幕。我考慮過她有可能去上廁所,但就算是這樣還是太久了。

 於是我離開休息室,決定去找葉山同學。她應該不會迷路吧?就在我輕鬆地想著這種事情的時候。

 「…………嗎!」

 「………………喔。」

 細微的談話聲傳進耳中,我停下腳步。

 ……好像有人在爭執……?

 而且其中一邊聽起來像葉山同學,該不會……!?

 我有一股不祥的預感,下意識地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跑。

 彎過走廊轉角有個看似狹小休息區的地方,我看見兩個人站在那裡。

 其中一個果然是葉山同學。

 而另一個人——雖然只看得見背影,不過是名短頭髮,身材比葉山同學高大一倍的男人。而且他竟然還把葉山同學逼到牆邊。

 「葉山同學!」

 我看見這一幕全速奔馳,把自己擠進男子跟葉山同學之間隔開兩人。

 「你在做什麼!我是經紀人!離MISAKI遠一點!」

 我背對著葉山同學,狠狠瞪著眼前的對手。

 心臟雖然跳個不停,但是我滿腦都是保護葉山同學的想法。現在的我是經紀人,保護MISAKI免於詭異男子的騷擾是我的責任。

 「御、御堂同學!?」

 背後傳來葉山同學吃驚的聲音。

 ……不要緊,我不論如何都會保護你!

 「……嗯?MISA,這傢伙是誰?他說是經紀人?」

 「……咦?」

 我鼓起鬥志瞪著眼前的男子,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做出呆愣的反應。

 不對,等一下?仔細一看這個人是……?

 「不是的,御堂同學。她是我朋友,剛才一起比賽的電競選手小謬……!」

 「小……謬?」

 這次我仔細盯著眼前的人。

 中性的極短髮,和我差不多的身高;但是她眼睛很大睫毛也很長,最重要的是她的聲音是……女、女生?

 「MISA怎麼回事!?他是你男朋友!?呀~!」

 「不、不是啦,小謬!」

 看見兩人尖叫鼓譟,我渾身脫力。

 怎麼回事?

 「簡單來說,我們只是聊遊戲聊得太激動了,不是被糾纏。」

 「啊……你把我誤會成什麼奇怪的男人了吧!原~來如此!我的身材本來就比較高大,背影常被誤認成男生啊!」

 「御堂同學,你對小謬太失禮了。」

 「真、真的很抱歉……」

 「啊哈哈哈,沒關係沒關係!我嗓門大,常被誤會在吵架!你這經紀人有好好保護著MISA,挺不錯的嘛!」

 哈哈大笑的小謬這麼說並拍拍我的背。

 我難為情到只能垂著頭。

 在那之後,我聽兩人解釋終於理解了狀況。

 葉山同學和小謬在比賽結束後聊起遊戲,不禁在休息區聊開了。

 在大賽中敗給葉山同學的小謬越聊越起勁,拜託她傳授連段的方法。

 我好巧不巧在這個時候跑了過來,看見小謬的背影把她誤認為奇怪的男觀眾,上前制止……

 兩人當然不是在爭執,而是老朋友在閒聊。總之各種陰錯陽差,才變成剛才的狀況。

 「再見啦,MISA!我再傳訊息給你,有空一起連線吧!」

 在我不停道歉的同時,小謬爽快地揮手,心情愉快地離開了。

 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對我來說是最起碼的救贖。

 「……該怎麼說,還真是不好意思呢。」

 小謬離開後,我再次對葉山同學低頭致歉。

 「不會啦,小謬本人不在意,應該沒關係吧。」

 「而且……」葉山同學苦笑回答,之後卻別開眼睛說:

 「御堂同學你是想保護我對不對……?雖然是誤會,但是我、我很高興……喔……」

 她這麼說完頓時滿臉通紅。

 我只做了經紀人該做的工作,看見她的反應我也有點害羞,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熱了起來。

 「啊,找到了!美咲!」

 「您原來在這裡,美咲小姐。御堂先生也是。」

 才想說是誰在呼喊,此時莉莉亞和莎拉小姐突然出現,害我和葉山同學吃驚地回頭。

 「兩位不在休息室讓我們找了一下,剛才就在那邊遇見謬小姐。」

 「聽說你們在這裡。隼人,你在這種地方對美咲幹嘛!沒做什麼不該做的事吧!」

 「你胡說什麼,只是休息一下而已。」

 「嗯…對,就是說啊,莉莉亞。」

 都還有點難為情的我和葉山同學忍不住這麼敷衍。

 「恭喜你獲得冠軍!不愧是我的美咲!」沒有發現異狀,立刻對我失去興趣的莉莉亞抱住葉山同學並把臉埋進她的胸部……這個色丫頭。

 「御堂先生,代理經紀人一事萬分感謝。多虧您的幫忙讓我輕鬆許多。這是和您說好的酬勞,請收下。」

 「啊,謝謝!」

 我從莎拉小姐手中接下裝了薪水的信封,深深鞠躬道謝。

 我就是為了這個,才一整週甩開小堇和小椛的攔阻跑來打工。

 這樣就能買我想買的東西了!馬上去買吧!

 「哼,這樣你的任務就結束了!美咲現在要跟我一起回家,你就快滾吧!」

 「大小姐,御堂先生那麼照顧美咲小姐,怎麼能這麼說話?而且我們還不能回去,大小姐和我得去和大賽主辦人打招呼才行。」

 「咦?為什麼?那種事情太麻煩了!」

 「我也覺得麻煩,想早點回家睡覺,但這是贊助商的責任。美咲小姐,我們去去就回,還請您稍待片刻。」

 莎拉小姐說完便毫不留情地抓住莉莉亞的衣領,直接把抱著美咲不放哭喊「哇啊~!美咲~!」的她拖走。

 莎拉小姐還是一臉倦容難以捉摸,但是言行間的反差大到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好了,我差不多該走了。葉山同學,打工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謝。你幫了大忙。」

 其他事情暫且不管,我再次向葉山同學道謝。

 這次就各方面來說沒有葉山同學的幫忙不可能成功。

 「啊,不、不會,我才該謝謝你願意當我的經紀人……也非常高興……」

 葉山同學聽了,稍微垂下頭低聲說。

 總覺得她莫名加強了語氣。畢竟葉山同學肯這麼說,這次的打工就等於是大成功吧。

 「那麼,再見」我心滿意足地道別後正想離開。

 「啊……!等、等一下,御堂同學!」

 「咦?」

 葉山同學不知為何忽然叫住我。

 回過頭來,她緊張地握緊雙手。

 ……怎麼了?我疑惑地想,葉山同學就下定決心似地抬起頭來,筆直看著我。

 她的臉紅到似乎隨時都會爆炸。

 「御、御堂同學……可以請你先不要回去嗎……!」

 「咦?為什麼?」

 「就是……!你、你之前說你是『幻想奇兵』的忠實玩家對不對?你喜歡這款遊戲對吧……?」

 「是啊,我有買遊戲,玩得也算很投入。」

 「所、所以啊……!」

 葉山同學這時小小地深呼吸一口氣。

 「其、其實我接下了遊戲製造商的廣告案,還拿到了接下來要推出的續作試玩版……」

 「咦?你是指幻想奇兵要出2代嗎?」

 「嗯、對……其實應該要保密的……」

 葉山同學點頭說,我在驚訝的同時興奮不已。

 關於超熱門遊戲幻想奇兵的續篇,頂多只有出現各種片段的情報,還沒有正式發表。

 雖然只是試玩版,沒想到居然已經做出來了——而且葉山同學手上也有,身為玩家不可能不感興趣。

 「……你說自己是忠實玩家……呃,這一週也幫了我很多忙,所以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謝禮……」

 「太讚了吧!好羨慕喔!像你這種等級的玩家果然能搶先試玩啊!」

 「……你想玩看看嗎……」

 「那當然!現在已經超級好玩了,還會更加強化吧!?不對,應該說我現在就開始期待正式發售了!」

 「……那、那……要不要現在來我家玩……?」

 「咦?」

 我一時之間聽不懂她的意思。

 因為葉山同學這番話實在太令人意外了。

 邀請我試玩唯有少部分人才能獲得的試玩版只是原因之一,更令人不解的是為何選現在這個時間點?

 「……其實是不可以這樣的,可是我想若是御堂同學你就沒有關係。就瞞著莉莉亞和莎拉小姐,我、我們自己玩……怎、怎麼樣……?」

 我搞不太清楚——但在此同時她的提案也非常有魅力。

 和超人氣電競選手葉山同學一起玩超人氣遊戲的續作。

 而且還在不會被任何人干擾的環境中偷偷一起玩。

 007_P232

 葉山同學滿臉通紅,對我露出懇求的視線。

 不對,不是葉山同學,是MISAKI才對。

 那個美少女電競選手MISAKI,我最喜歡的MISAKI居然對我做出這麼特別的邀約。

 既然如此——

 回答就只有一個。

 「抱歉,現在沒辦法。」

 「……咦?」

 聽見我的話,葉山同學呆愣地瞪大雙眼。

 「我很高興你的邀請,我也超想玩的;但是現在不太方便,我有非做不可的事情。」

 「非做不可的事情是……?」

 「還記得嗎,開始打工前我和你商量時應該稍微提過,我想買能阻止妹妹們吵架的東西,才打算找打工。所以拿到了薪水我想最優先把東西買下來,馬上拿去給小堇和小椛。」

 「…………」

 葉山同學默默聽著我的解釋。

 我又接著說:

 「所以對不起。試玩版很有魅力,可是我還有妹妹們的事情要處理,所以現在不能答應你。可以的話下次也邀小堇和小椛,我們四個人一起玩吧。雖然不曉得她們有沒有興趣。」

 我這麼說,輕聲笑了。

 可能得先跟她們解釋能搶先體驗這種試玩版有多麼不得了才行……我邊說邊想。

 「……葉山同學?」

 然而就在此時,我發現葉山同學從剛才開始就不發一語,不可思議地發出疑問。

 「…………這樣啊……」

 「唉……」接著她終於嘆了一口氣,放鬆全身力氣似地垂下肩膀,喃喃自語。

 怎麼了,她看起來如釋重負,也有點寂寞……?

 「…………其實我是打算告白的說……」

 「……?你說什麼?」

 「沒有,沒什麼,御堂同學。既然如此,不好意思把你留下來。」

 露出一如往常柔和笑容的葉山同學這麼說。

 剛才那股奇妙的氛圍現在已經消失了。

 只是她的笑容果然還是有點落寞,難道是我的錯覺?

 ……嗯……搞不太懂……

 「不,我才該道歉,你都特地邀我了。」

 總而言之,現在要以妹妹的事情為最優先,我切換思考又道歉了一次,正想轉頭離開。

 「啊,御堂同學,不好意思又叫住你,在你走之前讓我問一個問題。」

 這時,葉山同學又叫住我一次。

 「……你是怎麼看待小堇和小椛的?」

 「我怎麼看待她們?」

 「拜託,唯有這件事情我想聽你說清楚。」

 葉山同學筆直看著我問。

 我雖然不清楚她為什麼現在要問這個問題,但我查覺到她認真的氣息,不知不覺就這麼回答:

 「她們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最起碼我是這麼想的。」

 「家人……只有這樣嗎?」

 「什麼意思?」

 「光是這樣就能讓你為了她們那麼努力嗎?」

 喔喔,這樣啊。

 我依稀能理解葉山同學想問什麼。

 「是啊,我當然可以。因為對我來說,家人是全世界最重要的。」

 我明確地表示,接著繼續說:

 「給我那最重要事物的不是別人,就是她們……所以為了妹妹我赴湯蹈火在所不惜。這也算是一種報恩吧。」

 「報恩?話說回來,你之前也說過她們是恩人?」

 她這麼說,我一瞬間覺得說溜嘴了。

 可是總覺得告訴葉山同學也沒有關係,更遑論說出口的話也收不回來了。

 「對,報恩。之前我稍微提到過,她們是我的恩人。現在我能在這裡全都得感謝她們。在上一個學校我跟沒有家人一樣,全多虧了和她們的回憶,我才能在那種冷冰冰的世界中勉強活下來。而現在她們也把我當成家人接納。」

 葉山同學大略知道我曾經住過,以及我現在為什麼又回來住在月城家的原因。

 只是,關於這點我還沒有詳細跟她說過。

 我想這不是需要刻意說的事情,但這或許是個好機會。

 「所以我欠了她們根本無從還起的恩情。為了多少能夠報恩,只要是為了那對姐妹我什麼都願意做。現在就是阻止她們吵架……就算不是這樣,只要是她們希望我做的事情,我什麼都願意做。當然是以家人的身分。」

 「這樣啊……」

 葉山同學聽了我的話,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露出略顯困擾的微笑,仍散發理解的氣息。

 可是我又接著說:

 「不過那是前陣子的狀況。」

 「咦?」

 「啊,不是,現在基本上也是那樣吧。那對姐妹是我的恩人,為了她們我什麼都願意做這點始終沒變。但我最近開始覺得,只要是她們希望的,我什麼都肯做這點好像不太好。」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我想那不一定能為了她們好。如果是為了她們好,不能一味滿足她們的任性。所以這次來打工,我也沒有理會她們的攔阻。以前的我一定會聽她們的話放棄打工,大概是思考方式變了吧……不過這樣也很讓人難受,其實我還有點煩惱。」

 雖然我說這是為了兩個妹妹好,但是心中還是留下了一點疙瘩。

 「聽你這樣說,現在那種煩惱解決了嗎?」

 「是啊,全都要感謝你。」

 「感謝我?」

 葉山同學吃了一驚,我就皺著眉頭笑了。

 嚴格說起來,是我想起了她說的話。

 「剛才離開工作室之後,你不是跟我說了我以前對你說過的話嗎?」

 「啊,嗯、對啊。」

 「我完全忘記了……其中不是有一句『對家人就不用顧慮,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要是不行,那也不是你的錯』嗎?」

 「……嗯,那句話給了我很多勇氣……」

 「關於那件事……抱歉,其實那不是我為了給你勇氣而說的。我只是說出自己的心願。」

 「咦?什、什麼意思?」

 葉山同學驚訝無比,我就愧疚地解釋:

 「我剛才也說過了,當時的我因為冰冷的家庭關係而心情低落。我看起來會很冷漠,大概是因為心情一直很差。那時聽見你為了家人的事情煩惱,我才會拋下自己的家庭問題,跟你說了我自己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嘴上說對家人不用顧慮,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實際上我對老爸卻做不到相同的事情。不僅沒有意願,也沒有勇氣。」

 這個告白老實說非常丟臉,太沒面子了。

 但事實就是事實。不能一直隱瞞下去。

 「是這樣嗎?可是我聽見那句話,是真的很受到鼓勵!」

 「後來事情順利解決不是我的功勞,是靠葉山同學你自己的勇氣。雖然問題能順利解決我很高興,不過我剛才說過了,我只是用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跟別人說教罷了。而且那句話後來還回到我身上,不覺得很可笑嗎?」

 「咦?那是什麼意思?」

 葉山同學愣在原地。

 「我對你說的話純粹是我的願望。我一直對現實中冰冷的家庭關係視而不見,在心中抱著理想家庭的幻想。理想中的家人不用彼此顧慮,對彼此愛說什麼就說什麼,但羈絆絕對不會斷掉……這樣。聽了你說的話,知道這個願望支持了你讓我有點愧疚,但與此同時我也回想起自己曾有過這種理想。」

 那時我是這麼想的。

 那現在的我實現理想了嗎?

 脫離冰冷的家庭,開始在月城家生活,我從大家身上獲得了許多家庭的溫暖。這令人非常幸福,但我獲得了這個環境,是否實現了以前的理想?

 「有些事情實現了,有些事情沒有實現。我接下來想慢慢實現還沒有實現的那些事情。不過考慮到現在這個時間點,我依舊對『和家人就不用客氣』這點仍有些在意。和當初比起來,雖然對家人能說的話多了一點,可是我現在或許還對家人有著下意識的顧慮。」

 「怎麼說?」

 「我自覺自己有些地方還是明顯在顧慮。因為我還是對不理會妹妹的阻止繼續打工一事有點愧疚……可是正常來說這根本不是應該覺得愧疚的事吧?她們完全沒有叫我別去打工的理由,我卻覺得愧疚,就代表我對沒有聽從她們的任性感到過意不去。換句話說,就是我心中還留有顧慮。」

 真不可思議,一有這種自覺,心中像愧疚的感覺就完全消失了。契機居然是過去的自己——而且還是隨口說出的願望,真是太好笑了。

 說不定,比起說話的人,聽話的人如何解讀比較重要。

 畢竟聽見葉山同學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沉眠在我心中的「某種東西」確實稍微變輕了。

 「就這種意義上來說,說她們是恩人可能還是有點客氣吧。事實就是這樣,我也沒辦法馬上拋棄這種想法。不過我希望總有一天可以完全掃去這種心情。能對重要的家人說出該說的話時,可能就會成為真正家人了。」

 「真正的家人?」

 葉山同學如此反問,我就回過神來。

 ……一不小心把心裡想的話全部說出來了……

 別人聽見這種話一定覺得莫名其妙,最重要的是被別人知道我在想這種事情也有點丟臉。

 都說出口了也沒有辦法。已經夠丟臉了,再多說一點也沒差吧。

 「是啊,總之就是那個,雖然說了很多,但簡單回答你的問題就是——」

 我說到這裡停了一拍,慢慢接著說:

 「我想成為兩個妹妹真正的家人。為此,只要是為了她們好的事情我什麼都願意做。只不過不會做奇怪的顧慮或放縱她們任性。雖然會說想說的話,但我想成為能一直珍惜彼此的那種關係,這樣好像一點都不簡單?」

 我說著說著就笑了。

 然後我說:「簡而言之,就是我想和她們一起建構理想的家庭」這句話,作為葉山同學問題的回答。

 「…………」

 葉山同學聽了只是傻楞楞地沉默了好一陣子。

 「這樣啊,也就是說你是個好哥哥呢。」

 她這次非常開朗地笑了。

 我也被她影響跟著笑出聲來。

 「對不起把你留下來。時間方面沒問題嗎?」

 笑了一陣子後,葉山同學仰望時鐘說。

 「啊,我再不走就糟了……呃……回答這樣就夠了嗎?」

 「嗯,謝謝你,御堂同學。」

 我聽完也跟她道別,這次終於轉身背對葉山同學邁開步伐。

 那時我似乎聽見葉山同學喃喃說了什麼,但沒有回頭直接離開。

 妹妹在家裡等我。我要快點買到那個東西然後回家才行。

 「……這次是我輸了呢……」

 ▼

 「我回來——唔喔!?」

 太陽完全下山的時候。

 我買完東西回家,興高采烈地打開大門,下一瞬間忍不住嚇到退後兩步。

 「嗚嗚嗚,哥哥……」

 「哥是笨蛋……」

 要說為什麼,是因為小堇和小椛跪坐在玄關等著我。

 而且兩人都淚眼汪汪,對我露出怨恨無比的眼神。強烈的負面氣場害我不禁畏縮。

 「你、你們在幹嘛……」

 「我們在迎接選擇美咲拋棄我們的哥哥……」

 「哥,歡迎回來……唔唔唔……」

 這、這什麼沉重的迎接方式,而且幾乎把原因全講出來啦。

 簡單來說,兩人就是因為無法阻止我去打工在鬧脾氣嗎?

 我忍不住嘆息,但立刻切換思考。

 「……拿去。」

 我把手中的袋子交給兩個妹妹。

 「……?哥哥?」

 「這是什麼?」

 接下袋子後,原本氣噗噗的兩人露出困惑的表情看著我。

 這時我終於說出這次開始打工的原因。

 同時在內心害怕地想著她們會不會接受。

 「是送你們的禮物。我就是想存錢買那個才會去打工的。」

 「「咦!?」」

 我這麼說,兩人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她們同時慌慌張張地打開袋子,從裡面拿出——

 「……這是跟哥哥一樣的……?」

 「這是掌上型遊戲機吧?還有遊戲軟體?幻想奇兵……咦?」

 「沒錯,我幫你們一人買了一套。」

 「為什麼!?為什麼要送我們這麼……!」

 「就是說啊!哥對這件事一句話也沒說!」

 看見兩姐妹不太明白,我開口解釋。

 說歸說,其實理由昭然若揭。

 「當然是為了阻止你們吵架啊。最近你們吵得特別兇,我想該怎麼辦才好時,忽然想到你們在和葉山同學玩遊戲的時候完全不吵架,還完美合作的事情。」

 「啊,那、那是……」

 「想打倒美咲姐的時候……」

 「然後我想你們只要有相同的目標,是不是就不會吵架了。」

 「所以才送我們這個?」

 「為了我們……」

 「而且這樣就能三人一起玩了吧?我剛好也想和家人一起打電動,覺得這個機會剛好,所以……就買來送你們了。」

 我故作平靜地說,果然還是有點動搖。

 畢竟這是我第一次送家人禮物。

 我在內心戰戰兢兢地想,如果她們說「才不要這種東西」該怎麼辦?那樣一來我恐怕會再也沒辦法振作。

 「…………」

 「………………」

 小堇和小椛拿著遊戲主機的盒子,呆呆地站在原地。

 究竟會怎樣?就算想阻止她們吵架,送女生遊戲主機果然還是不太對吧?

 我就像這樣緊張地等待兩人的反應。

 「哇啊!?怎、怎麼了!?」

 下一瞬間,身體傳來一陣衝擊,害我頓時不知所措。

 一看,原來小堇和小椛突然撲進我的懷裡。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哥!哥~!」

 而且兩人都嚎啕大哭抓著我。

 一時之間,我滿臉慘白地想果然失敗了,居然害妹妹們哭。

 「謝謝你……!哥哥,謝謝……!」

 「哥,對不起……!哥……!」

 「……你們?」

 發現兩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還拼了命地表達感謝與道歉,這反而讓我一頭霧水。

 「你們願意收下我的禮物嗎?」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怎麼可能不收哥哥的禮物!」

 「而且哥還特地打工買給我們不是嗎……?我們怎麼可能不高興……!」

 「……可是我們什麼也不知道,只會怪罪哥哥……!真的很抱歉,哥哥……!」

 「哥,對不起……!謝謝哥……!嗚哇~!」

 「啊……」

 聽見兩姐妹的話,我僵硬的身體這才放鬆下來。

 不安感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溫暖的感觸在心裡擴散開來。

 ……她們願意收下。家人願意收下我送的禮物。

 光是這麼想,我就有種一切全都值得的感覺。

 在此同時,看見妹妹們的眼淚讓我的視線也跟著模糊起來。

 可是我不會哭。這種時候要笑才對。

 「……這樣啊,太好了。」

 雖然還有很多話該說,不過我只說得出這句話。

 原本想笑,但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好好笑出來。

 妹妹們也只顧著哭,說不出話來。

 即便如此,現在這樣就夠了。

 能像這樣抱在一起,我想根本不需要多餘瑣碎的言詞。

 光是這樣,過去類似藩籬的事物就全部消失了,家人真的很厲害。

 「哥哥,我最喜歡你了……!」

 「最喜歡哥了!」

 我確實聽見夾雜在嗚咽中的話語,在心中低語。

 ……這樣我是不是就更接近真正的家人了……

 在那之後,過了好一陣子才冷靜下來的我們,在邊聊著至今發生的事情邊來到我的房間。

 然後姐妹花立刻啟動我送給她們的遊戲機,大家一起玩幻想奇兵。

 小堇和小椛再次展現跟當時一樣精湛的合作,不僅沒有吵架,還展現姐妹間的好感情,讓我大表滿足。

 就這樣,兩人不再吵架,月城家恢復和平的時光。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我原本預定是這樣的說……」

 我有氣無力的喃喃自語在房內響起。

 ——噗滋!

 ——轟隆!

 ……搭配與和平相去甚遠的聲音。

 「你在做什麼,小椛!為什麼箭插在我的角色身上!」

 「姐姐才是!你是朝哪裡發射魔法啦!?為什麼我的角色被燒焦了!?」

 不僅如此,還有小堇和小椛的爭執聲。

 ……怎麼會,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你們真的給我差不多一點!?為什麼在自相殘殺!」

 我終於忍不住大吼。

 在那之後,等冷靜下來大家一起來到我的房間——這邊是真的。

 然後立刻玩起幻想奇兵——這邊也是真的。

 然而……之後卻和我的想像截然不同。

 三人開始合作遊玩倒還好,不知道為什麼進入戰鬥的瞬間,兩姐妹就突然拋下敵人內鬨起來。

 那副模樣跟在葉山同學家看見的一模一樣。

 「誰叫我說要輔助哥,姐你就想妨礙人家!」

 「那是我要說的話!我明明說是我要支援哥哥的,小椛你居然擅自行動!」

 而且就連吵架的原因都如出一轍,簡直就是當時狀況的重現。

 ……我想重現的不是那個!

 「啊啊夠了!為什麼啦!?你們不是有好好合作過嗎!?不是讓我看見了默契十足的配合嗎!?那個模樣去哪裡了啦!」

 我邊想哭邊尖叫。

 在此同時敵人不斷逼近,我雖然靠自己勉強撐了一下,最後也是束手無策地陣亡了。彼此爭吵的小堇和小椛也隨後陣亡,隊伍全滅,大家一起回到遊戲大廳。

 「…………」

 我默默抬起頭,看著兩人。

 兩人在現實中也怒目相視,最後轉向我用認真無比的表情說:

 「非常抱歉,哥哥。我沒辦法滿足你的期待和小椛合作。」

 「嗯,我們在必要的時候雖然會合作,但除此之外都沒辦法。」

 「尤其是與哥哥相關的事情。」

 「如今失去了美咲姐這個威脅,根本不可能合作呢。」

 兩人頻頻點頭。

 為什麼偏偏只有這種時候默契這麼好?

 「……莫、莫名其妙。你們的合作精神去哪裡了……!」

 瀕臨頭痛邊緣的我抱著頭,勉強擠出這句疑問。

 兩人聽了面面相覷,過了一陣子同時回過頭。

 「「那和這是兩回事!」」

 然後說出這句讓我過去努力瞬間化為烏有的話。

 我當場無力地跪下。

 她們不理會我,扯著我的衣服要求再玩一次。

 在此同時又開始吵著下次要由誰輔助我,直到回過神來這麼說:

 「「(哥哥!)(哥!)你想選哪邊!?」」

 結果我打工買的遊戲點燃了新的戰火……

 我被姐妹吵架耍得團團轉的日常今後也會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