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章 我怎麼可能是陽角 不行不行!(也不是不行)

第五卷  第四章 我怎麼可能是陽角 不行不行!(也不是不行) 翻譯 陳澤威

 資源 煙雨

 球技大會當天, 天氣良好,我身體狀態也生龍活虎。

 順便一提,今天白天是正常上課,下午開始停課舉行球技大會。雖然好不容易退了燒,謹慎為好還是一直睡到下午吧。

 我進教室後就用興高采烈地的笑容向大家打招呼。

 “早安!”

 “小玲奈!”

 “早啊”

 小香穗抓住我的雙肩向我虎撲而來,我差點失去平衡摔倒之際,她又立刻將手放在我額頭上。

 “沒有發燒呢!”

 “我都說了我燒好了”

 “因為我有點不信你了”

 “唉唉——!?”

 請相信每天比誰都想翹課,帶病卻要上學的我……

 嘛,要說我是不是為了大家太拼了,也差不多就是那麼回事吧。我明白,是我太不考慮後果了。香穗所言極是。

 “抱歉讓你擔心了”

 “可讓我擔心了。不過既然你來了,我就原諒你了!球技大會之前都給我老實休息哦!來坐吧”

 小香穗非要讓座給我。

 但是,被這麼珍視的感覺,真不錯呢…呵呵…

 “我明白了,我會保留體力的……”

 “好,那等下要有什麼事,你就休息交給我來辦吧”

 她好溫柔……

 “那我先去下洗手間”

 “給我座下!我替你去”

 “還有這種操作嗎!?”

 自己的事情自己幹,靠天靠地靠小香穗,不算是好漢。 我前往洗手間的途中,遇到了平野和長谷川,於是道歉道。

 “抱歉,發燒讓你們擔心了……今天已經沒問題了!一起加油打球吧!”

 倆人一邊擔心著我,一邊燃起了今天球賽的幹勁。今天A班士氣正旺。

 “咦”

 “……”

 女洗手間洗手之際,巧遇了學校第一的黑髮高個美少女。

 “紗月”

 “你好點了嗎”

 “嗯嗯”

 紗月從上到下打量了下我。有何貴幹嗎?

 “今天,好好加油吧”

 “好的!”

 “畢竟是為了你最喜歡的瀨名呢”

 “唔…雖說確實如此…….但紗月,你不也是為了紫陽花幹勁十足嗎…!”

 紗月的露出了不快臉色。怎麼了嗎?看著心高氣傲的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我趕緊閉嘴了。

 她姑且是我們的最強戰力,該尊重還是得尊重的…對吧!

 “喂,甘織”

 我正打算離開洗手間時,被喊住了。

 “有什麼事嗎?”

 紗月在洗手間中停下腳步,確認旁無他人後,追問道。

 “你和瀨名,還有真唯交往,幸福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別想多了。你就按字面意思回答我就好”

 這簡直和,夜深人靜的路上被一個雙手持斧的笑面男人逮到,然後告訴我“我可不是什麼可疑人士哦”一樣呢……

 “和紗月處多了後,我就老是會翻來覆去地想很多呢…”

 “真是個麻煩的女人呢”

 “啊嘞,紗月在說自己嗎?那裡有鏡子哦!”

 我熱心地指向洗手檯前的鏡子,紗月用滿懷殺氣的眼神瞪來。

 “我,還算,幸福,吧…”

 “哼!”

 不知何故紗月又不爽了起來。我明明都好心回答你了!

 “明明之前還不情不願的”

 “話可不要亂講哦!”

 自己過去的想法,會被現在的自己所超越。畢竟人是會成長的吧!

 不如說,我要不好好向紗月炫耀一下戀人的美妙之處吧?雖然紗月可能也不懂呢!話說這麼做雖然可能會很有意思,但好奇心的代價,是我自己的小命不保…….

 “甘織”

 “嗯,在的!?”

 我回應道。

 完了, 忘記紗月是有讀心術的妖怪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不小心想到的…! 隨便想想也不犯罪吧!?人心裡想法是自由的吧!?

 被瞪了一陣後,紗月像是喪失興趣的小貓一樣轉開臉。

 “真不錯呢”

 “唉?嗯,對呢”

 她坦率地祝福我了嗎…?不可能吧,我感覺寒芒在背。

 “沒關係哦,紗月!就算我有戀人了,我們也還是朋友呢!”

 紗月沒有回話,而是走進了廁所。

 老感覺…….

 最近紗月的狀態好奇怪。就像意識到指甲長長一樣,平常沒怎麼注意,意識到就已經這樣了。是從發我短信時開始的嗎?或者說,是從我和真唯紫陽花交往時開始的嗎。

 紗月沒說出口話到底是什麼呢…….要是她心中的漣漪一直不能恢復改如何是好啊。我也焦慮不安著。

 之前的球技大會,我都忙東忙西的……至少,忙完後,找個時間和紗月好好談談吧.

 “……難不成紗月你她,因為真唯有戀人後,沒時間和自己玩了,所以寂寞了嗎……?”

 “甘織”

 我稀裡糊塗地將話說出了口。廁所裡傳來了紗月的聲音。

 “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在找死嗎?”

 “不是!!!”

 我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響叮噹之勢趕緊回答道。

 教室門口的走廊,又站滿了人

 似曾相識的場景……

 我有種不詳的預感。偷偷瞄了一眼。然後發現了倆只怪獸。不對,真唯和高田正對峙著。

 啊這,是A班和B班的老大……

 “真是可惜了呢,這次本想好好和你一決高下呢。沒辦法呢,先把你夥伴打個落花流水,讓你見識一下我們厲害吧”

 蘆谷學校第一趾高氣揚的高田,還是一如既往地咄咄逼人。真唯卻不像以前那樣不以為然。

 “真是…受夠你了”

 劍拔弩張的發言。

 殺氣騰騰的氣氛。

 “你說啥?”

 高田連她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也收起了。

 真唯再次,眼瞳中閃過一絲銳色,揚言道。

 “我可不是,朋友被欺負還不聲不吭的女人”

 刀光劍影般的風吹過倆人之間……

 “哼,無論如何,我們勝利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真期待到時你懊悔的表情呢!”

 “這事還不好說呢”

 平時總是洋溢笑臉的真唯,這次卻用所向披靡的態度,緊逼向高田的臉。

 天生麗質的真唯的任何舉手投足, 都足以引發A班和B班男女生的尖叫聲。高田也不禁後撤幾步。

 “成王敗寇。 靠的就是不懈的努力和真誠的態度, 我會讓你知道,你這種做法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的。

 “哼”

 高田排斥地和真唯保持了距離。

 她是因為屈辱嗎,臉已經紅得怒髮衝冠了。

 “那還不是因為,你對我——”

 她歇斯底里地吼道,稍作停頓後,高田瞪了真唯一眼後又說道。

 “好吧!反正結局馬上知曉!洗乾淨脖子給我等著吧!王琢真唯!”

 高田像是散花似的高舉單手,真唯也鬥志激昂地笑道。

 “真可惜,要弄髒你這身漂亮的頭髮了呢”

 “…你這話什麼意思?”

 真唯對半分憤怒半分驚訝的高田,放言道。

 “你輸了可就要萬分抱歉地,為B班的大家低頭道歉了呢”

 “——”

 人們在看到高田臉色後,都在背後竊竊私語著。

 正在高田差點發飆怒吼之際,班會的鈴聲響了。

 目送面部猙獰的高田離去後,人群中的香穗衝了出來。

 “真唯好厲害呀!說的不錯啊!刮目相看了”

 隨著那句話,A班的男女生也紛紛發表自己的看法,比如“心情稍微舒暢了點呢!”,“王琢好帥啊!”“我們等下一定要贏啊”之類的。

 一個男生也舉起拳頭說道“讓我們為瀨名報仇雪恨吧!”,人群另一端的紫陽花則說道“我還活著呢~~!”,霎時,鬨堂大笑。

 我和紫陽花相視過後,我狠狠點了點頭。

 紫陽花曾說過,比起班級的大家更重視我。雖然沒有比這更開心的事了…但果然,能這樣被大家所愛慕的紫陽花最棒了。

 紫陽花露出楚楚動人的微笑。手放在嘴邊,小聲意示我加油~。好可愛!

 能來學校真的太棒了!

 然後——

 “玲奈子”

 “哇哇哇!”

 被真唯發現的我,一下子就被圍入了人群中央。

 “所以,就辛苦你了”

 真唯彷彿是社交舞蹈一樣牽起我的手後,盈盈一笑。

 同班同學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

 真不是我想這麼引人注目的!

 不過這比上次舞台上蹦蹦跳跳向大眾展示cosplay要好太多了!我面向大家。

 “就交給我吧!”

 我緊握拳頭,雖然想不出什麼豪言壯語,總之先用氣勢恢宏的聲音喊道。

 “我甘織玲奈子,一定會帶領A班取得勝利的!”

 歡聲湧動著。

 曾無數次幻想,和真唯所在小團體一起,站在學校金字塔頂端的我……現在似乎確切感受到那種真實感。

 大家聽完我的話後,立刻人聲鼎沸了起來,我的一舉一動都影響著班級。這就是所謂陽角……!學校最強的存在……!

 為了不損傷從真唯那借來的威風,我一定會努力的!

 ***

 為什麼我要口吐狂言啊。

 中午,因為情緒起伏太過激烈,連我自己都擔心會不會玩脫了……我在四處無人的校舍裡,瑟瑟發抖地等待著。

 我發現我桌子裡,不知被誰塞了一封奇怪的信。

 這封信現在就捏在我手心裡。

 我到底在嘚瑟個什麼勁呢……明明我只是在沾學校的女王光呢…!

 在罪大惡極的我面前出現的,是意料之外的人。

 “抱歉,久等了”

 “你是!”

 她是高田的朋友。是和紫陽花屬性重疊的羽賀鈴蘭。

 “謝謝你能來”

 “必須來嘛!不來不行了!畢竟被送了恐嚇信嘛!”

 我遞出手裡的信件。

 上面寫著。

 【甘織玲奈子。我知道你不為人知的重要秘密。你不想公佈於眾的話,中午就一個人來學校校舍裡吧。】

 “你知道點什麼了吧,羽賀……”

 我全身戰戰兢兢的。要是之前找紗月媽媽借下電擊槍就好了。

 然後,下一個瞬間,羽賀鞠躬道歉了。

 “抱歉!”

 “怎麼了嘛?”

 我緊張兮兮地反問道。

 “其實那只是騙你的”

 “……騙我的?”

 “對”

 “不對,但這寫到,知道我的重要秘密呢…”

 “甘織也是受人矚目的陽角,有一倆個重要秘密不算啥…”

 “這是什麼偏見啊?”

 情不自禁叫了出來

 “雖然我可能有什麼秘密,但是沒有秘密的人……”

 好像也想不到誰沒有秘密…

 “也就是說,甘織有秘密咯?”

 完蛋! 上當了!

 “我有權保持沉默…….”

 我的秘密眾所周知有目共睹的,不如說,我可能是蘆谷學園秘密最多的女人也說不定。

 比如我以前中學時是個陰角。還和紗月親過。和香穗一起去過cosplay展。和真唯正在交往著,也在和紫陽花交往著……無論哪個秘密洩露,都是足以致命的。

 “沒關係哦,比如成績太差不想告訴家長,或者手遊氪金,或者半夜偷吃巧克力什麼的秘密。大家都有過哦!”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羽賀的話反而更傷口撒鹽落井下石了,比起這些,我反問道。

 “但是,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環視周圍。難不成,要像上次紗月一樣,被引蛇出洞,然後群毆我一頓不成嗎….!.?

 不行啊!要是紗月的話還有點能耐!我雖然是長女,但完全抵抗不了啊!

 “不是的,不用這麼警惕哦!”

 雖然叫我不要警惕,但我也不能說聲好的然後就接受了吧!

 “那個,是關於卑彌呼醬的話題呢”

 “卑彌呼醬…果然,是關於高田卑彌呼呢!”

 “是的,但是不是的!我是找甘織有一事相求”

 羽賀再次,鞠躬低頭行禮。

 “抱歉,我明白,這是很為難人的請求…但是別無他法了,抱歉”

 “什麼請求…?”

 切羽那哽咽的聲音,完全不像那封的恐嚇信一樣假。聽上去十分楚楚可憐。

 羽賀抬起頭後,並沒有看著我的眼睛,而是輕言細語小聲開口道。

 這份請求的內容,簡直就是出乎意料。

 “抱歉,甘織…為了卑彌呼醬,球技大會請手下留情吧”

 我和B班壓根不熟,也不瞭解。不如說是老給我們添麻煩的小團體,向我提出了很不得了的請求。

 “…什麼?”

 也就是說….?

 “讓我故意輸掉嗎…?”

 羽賀小小點了點頭。

 太開門見山了吧,我沉吟少許。

 “不行,果然還是不行……”

 這種請求,絕對不行的吧。

 這和紗月要我和她交往的那次可大不相同,這次我是強烈拒絕的。

 她這麼做,只是單純想贏嗎….?所以盯上了小團體裡最弱軟柿子的我了嗎…….

 面對黯然失色的我,羽賀搖了搖頭。

 “因為,如果,卑彌呼醬輸掉的話……是絕對不行的”

 “唉?”

 羽賀,駭人聽聞地,說道。

 “這場勝負,卑彌呼醬壓上了自己的性命!”

 “這是到底什麼意思”

 輸掉就會死嗎…? 難道是我不知情的情況下開展了死亡遊戲嗎…? 這也太恐怖了吧!

 羽賀,結結巴巴地解釋道。

 “卑彌呼醬呢,在球技大會之前,就一直仇視著A班的真唯了。因為真唯確實獨佔了學校話題出盡了風頭。她還老罵真唯是臭婊砸之類的”

 那人嘴真賤啊……

 “她這份固執有點不同尋常了,我就感覺不對勁。仔細一問,發現卑彌呼醬她也曾經也是個模特”

 “唉…!?”

 “這個不要亂講哦!因為翻出舊賬,實在很讓人難為情的”

 確實,高田也十分高挑…話說,小小一個學校怎麼臥虎藏龍有這麼多模特。東京太牛逼了吧。

 “但是呢,曾經連載卑彌呼醬的雜誌,有一天,換了王冢真唯的特集,然後大賣特賣…而卑彌呼醬,則被雜誌打入冷宮……還有其餘幾個別的工作,也被王冢給搶走了……因為卑彌呼醬自尊心很強,不堪受辱就隱退了”

 ……

 “但是,她不能接受學校裡有人比自己更風光,於是至少在學校裡想風光一把。 卑彌呼醬是認真的。不然真的要被王冢給卷沒了。”

 壓上性命,指的就是這個嗎。

 同時代的模特,多少都籠罩在真唯的餘輝之下吧。高田之輩,比比皆是。

 我似乎回想起花取給我看過的錄像了。真唯和紗月的背後。似乎有許多那樣類似的童星…

 ……但是。

 “這種,難道不是把自己氣撒別人頭上嗎…”

 “雖說確實如此! 但是,如果能贏下王冢的話,卑彌呼醬以後肯定會有所改觀的。 拜託了,甘織”

 羽賀竭盡全力,注視著我,說道。

 “拜託,我們對瀨名做的事情,後面會好好道歉的…所以,請高抬貴手,祝我們一臂之力吧,甘織”

 這…

 “不管說什麼,不行就是不行…!對不起!”

 “甘織!”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避開開羽賀的視線,逃離了那裡。

 就算是為了朋友,但這種做法,太狡猾了。

 有空向別人求情的話,不如去好好練習下呢!不過她們確實好好練習過了…!

 無論如何,打假賽這種事情,我不幹!

 在我甩開羽賀後

 “拜託了,甘織”

 又被另外一個人攔住。

 是前劉海長得幾乎看不到表情的龜崎千鶴,她90度鞠躬,和羽賀那時一樣道歉。

 “什麼嘛….難不成你也想讓我打假賽故意輸掉吧…”

 我和龜崎一對一。龜崎,在毫無他人的走廊稍稍詫異過後,又用認真的表情點了點頭,

 “……我正有此意。我從未見過,那麼不安的卑彌呼。”

 我無意傾聽的事情,龜崎也擅自自說自話了起來。

 “明明一直自信滿滿的卑彌呼……難得一次向我示弱,她告訴我說,‘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勝利了。如果輸了的話,就一無所有了,從此以後的校園生活,就此化為烏有’”

 沒有退路了,說的是把紫陽花筆盒摔落的事情吧。

 確實,從此A班B班的對決,不再是場玩笑了。

 高田成了反派,A班也團結一致了。

 但是……這全是高田咎由自取的…

 “卑彌呼呢,從以前就很容易得意忘形,做事又固執又大大咧咧,也因此吃過不少虧…….真的很叫人看不下去。真是笨蛋。但是,關於這次這件事,和以往卻完全不同……”

 這種話…

 簡直就像解說不知道的角色設定一樣的感覺。

 據我所知的高田,是經常找真唯茬的樣子。沒想到她背後居然有這麼多故事! 就算你們講這麼多…

 我希望你們不要把我也牽扯進來。

 又或者說……這就是所謂的“受人關注”嗎。

 “拜託了,甘織。我知道這麼做不對,但是現在別無他法了…要是卑彌呼知道我背後做了這種事,肯定會生氣的……拜託了”

 我呆若木雞地看著卑躬屈膝的龜崎。

 為什麼羽賀和龜崎偏偏要找我說這種事情呢,我突然感覺有蹊蹺。

 陽角的人生都是有故事的。

 用王冢真唯舉例子的話,就通俗易懂了。

 真唯做了我的朋友拯救了我,還和紗月互為勢均力敵的競爭對手,還和高田一起把學生全體都牽扯進來,形成了自己的傳奇物語。

 但真唯只不過是在作為真唯,普通生活而已。

 在高中也還是個陰角的我,如果在機緣巧合下和真唯相識,比如放學圖書館被她嫣然一笑,然後被三言兩語善待之後……哪怕高中畢業以後,也一定會成為我寶貴的回憶吧。

 這就是真唯的傳奇。正是因為是陽角,才會有這麼閃耀的存在感。

 不只是真唯。包括紗月,紫陽花,香穗也是,都會影響著周邊的人和事物。

 然後,或者說——

 因為高田摔了紫陽花筆盒,血氣方剛毅然宣戰後的我——我可能也一隻腳踏入了這片領域也說不定。

 想到這點後,我不寒而慄。

 “抱歉,這種要求,我果然還是不行…!”

 “啊,甘織…!”

 我拒絕了龜崎的訴求。

 影響著周邊的人,不代表只有好事。

 也會像這樣,被提出無理取鬧的要求,然後拒絕後被記恨之類…….完全就沒道理呀。但是,真唯也肯定被牽連進這種不講道理的事情中,然後躺槍過很多次吧。

 這就是所謂的樹大招風,雖然我至今為止從沒想過這種事…太引人注目了,就一定會和他人的故事所交集,然後被迫成為別人故事中的一員。

 我逃跑了。

 作為陽角,不是特權,而是責任。

 但是我沒法和這麼多人交集。

 因為我交流能力低下,精神恢復力也慢。就算把沒能力的我給推上台面,我也無能為力。

 就算是辜負,為高田求情的羽賀和龜崎的期望也好。

 我無法指責她們,也無法和她們講明事理。只是敬而遠之的,逃走了。

 正當我氣喘吁吁,調整呼吸之際。背後有人來搭話了

 “喂,甘織!現在有空嗎!”

 回頭一看。

 是和小香穗屬性重疊的秘之辣妹,根本湯米倆手合十,面帶不好意思的表情。

 啊,饒了我吧…

 ***

 有人叫道。

 “小玲奈!”

 “唉?”

 我抬起頭。看向皺著眉頭的小香穗。

 “沒事吧!?看你神情呆滯的……果然,燒還沒好吧?”

 “不不,沒那回事”

 我換上球衣,來到體育館。周圍也是同樣換上球衣的女子。香穗推著穿著籃球隊服的我,不滿地說道。

 “給我振作起來。終於到正式上場了呢!”

 “嗯,抱歉,有點緊張了”

 體操服上穿著球衣。號碼是4號。這個號碼感覺不錯。

 “加油吧,玲奈”

 “這將成為我,最棒的高中生活回憶呢……!”

 平野和長谷川,也來搭話了。我慌慌張張,強顏歡笑地點了點頭。

 將頭髮束起的紗月,不解地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嗎?”

 “唉?不,沒什麼”

 “是嗎”

 男子壘球和女子壘球在外面操場上打。然後,體育館就用來打男子籃球和女子籃球了。

 A班的男生在旁邊的球場,圍成一圈,氣勢恢宏。幹勁滿滿。

 操場上野傳來了歡呼聲。雖然不清楚狀況,但好像比賽開始了。隨著那聲響,我重回眼前。

 一年級有四個班,我們學校不搞車輪賽也不搞淘汰賽。就是簡單A班對B班。C班對D班。所以只需要打一場。

 “為了小真唯和小紫陽花,我們要好好加油呢!”

 對了,我們後來也為壘球比賽助威去了。

 B班的壘球部的選手居多,而且都是擊球手,但都被投手的真唯一個接一個的三振出局了。

 真唯正如明星選手一樣光輝閃耀,男生女生的雀躍聲也隨之經久不衰。

 我也記不清這發生了多少次…….但是,C班D班的球賽打完之後,我們就被叫上場了。

 體育館內,熱風席捲而來。

 然後,我們面前的正是

 “終於一決勝負了呢,五人組”

 正是高田在內的B班五人齊聚一堂、

 “哼哼!看我給你們點顏色看看!”

 站在中央的香穗,筆直指向她們。

 刀光劍影般的火花四射著。來助威的男生也 “哦——哦——”地呼喊著。

 對手是,高田卑彌呼,羽賀鈴蘭,龜崎千鶴,根本湯米,和。

 “請多多指教”

 最後一人,是個個頭高高的體能超強似的女子。

 “咦!?耀子醬不在嗎?”

 耀子醬在體育館二樓的走廊上,向我大大地招著手。

 “大家——!加油啊——!”

 “為什麼啊!?不是5deesse一起組隊嗎!?”

 我向她喊道。

 “哈哈哈,我運動超菜的——!”

 “太狡猾了吧——!”

 小香穗也叫到。

 “你們還帶上了高一籃球部的王牌啊!”

 “她今天也是5deesse喲”

 高田厚顏無恥地說道。籃球部王牌也一臉嫌棄的樣子。

 “沒關係哦!我們也有前籃球部的干將呢!對吧,甘織!”

 “唉!?”

 平野的話讓我激烈地忐忑不安了起來。

 但是,比賽前可不能說讓士氣低下的話!

 “對啊!放心交給我吧!球就儘量傳給紗月吧”

 “好的!”

 “行吧”

 然後,在不知道有沒有團結一致的情況下,我們排成一排。

 唔…羽賀,龜崎,和根本似乎想傳達什麼似的,盯著我看……

 我將剛剛她們對我說的話從腦海全力裡驅散掉。

 說罷, 高田周圍的人也為她們助威道 “一定要贏啊!”“不管落後多少分,我們都能追上的!”“大家別緊張啊”。

 難道說她們,真的可能不是什麼壞人嗎……?這麼想的話就正中下懷了!

 搞不好是來動搖我內心的作戰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就如她們所願了!

 不行不行。現在先考慮比賽的事情吧。

 我不想讓和小香穗還有大家一起練習的時光,化為烏有。

 當裁判的老師,舉著秋站在球場中央。準備發第一球。

 對方球場中央的,正是高田。然而我方則是。

 “小玲奈,去吧!”

 “誒誒!?”

 被小香穗推了出去。

 “她比我可是高了20公分呢!”

 “玲奈你是隊長吧!”

 “是這樣的嗎…”

 不知何時我就成隊長了……那麼,身為隊長的我指揮道。

 “上吧!拜託了紗月!”

 “行吧”

 好了,我心滿意足地擦拭著額頭的汗液。我好好履行了作為隊長的職責呢。一旁的小香穗用“這麼做可還行?”的眼神看了看我。作為隊長的我直接無視了。

 比賽終於開始了

 不要緊不要緊的。 小香穗和紗月都在呢。和這倆人為敵沒你們好果子吃,多麼可靠的倆人啊。

 我會加油……來輔助紗月的!

 紗月搶到了發球。

 “呼!”

 高田不甘心似的沉吟道。

 小香穗撿起落下的球。

 “傳這裡!”

 根本輕巧地來前來攔球時。我為了接球,而向場內移動著——

 但籃球部的王牌卻阻截在我的身前。什麼!?

 “等等”

 壓力山大。甩不開她了!

 在她嚴防死守之下,香穗將球傳給了平野,然後又傳給了紗月——

 紗月嘿咻一個投射。B班不知是誰的尖叫聲也隨之響起。

 球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射進了球框。 簡直是女子籃球教科書般的雙手射籃。

 “不愧是小紗月!真能幹的女人呢!”

 小香穗啪啪拍了拍紗月背後。

 “啊…….我的助攻,讓琴進球了…….!”

 “這就是齊心協力不是嗎…!”

 平野和長谷川發出感慨的聲音

 呵呵呵,這就是五人組的力量…就是這種勢頭,紗月!

 對面很不甘似的說道。

 “果然是勁敵呢…!不過我早知如此!一起把丟掉的分追上吧,大家!”

 高田一聲號令之下,這次換我方防守了。

 我也向大家發號道。

 “好吧,就用那個作戰吧!”

 “……那個作戰?”

 對面球隊皺起眉頭之際,我們已經團結一致組成防守陣型。

 這是妹妹恩賜的作戰。

 ——全員防守作戰!

 球技大會臨時組的球隊,幾乎全是萌新。 沒有好好練習過的話,是不可能有緊密的團隊合作的。

 那麼的話。

 “只要讓對面手拿分成功率下降,我們的拿分成功率就會增高了”

 妹妹曾在我房間裡,對我指點江山。

 “在被單防的情況下,萌新是不可能投進三分的。不如完全捨棄外圍。全員去搶籃板沒進的球。這麼做的話,進攻機會就會增多。對方就不攻自破了”

 這完全就是萌新對戰的必殺技了。

 “嘛,為此我方投球也必須得分呢”

 所以我一直只練習投球。

 想提升斷球,防人還有運球的技巧,是很難的啦!

 全員防守內圍,放過三分外的傳球。然後等待進攻方射籃的失敗,爭奪反擊的機會。

 這就是A班的作戰!

 帶球使徒突破的鈴蘭,正與小香穗和平野苦戰著。

 因為鈴蘭被封鎖了不能向前傳球,於是將球遞給了沒人盯防的龜崎。

 我也不輕舉妄動的,將身體擋在高田身前。

 慌亂的龜崎一邊環視周圍,然後直接射籃了——。

 ——射歪了。

 球被位置極佳的紗月搶去,她蹦的真高啊!

 這次換我方進攻了。已經助跑的小香穗接過球。

 “嘿呦!”

 小香穗叫著,一個射籃假動作,然後將球傳給我。咦。

 貌似隊友假動作傳球給我了。冷靜,冷靜,射籃,射籃……

 好耶,球進了!

 “4比0”

 小香穗與我擊掌。好耶!

 這就是妹妹賜予我的作戰,漂亮地生效了。這麼下去能贏。贏定了。

 “甘織,那射籃好帥哦……!”

 “有五人組羈絆的球………神啊……我今天要見證歷史了嗎…….!”

 平野和長谷川也豎起拇指對我嘻嘻笑了笑。

 沒想到我也能在體育競技上大放異彩。難以置信。雖然我也不過只練過定點射籃呢!

 妹妹的警告也浮入我腦海。

 “但是,這作戰的難處就在,要同時兼顧進攻和防守,會大量消耗體力,必須要好好鍛鍊體力呢”

 如果這是40分鐘的比賽就完蛋了。

 但是,球技大會的比賽時間,是前場十分鐘,中場休息然後後半場十分鐘。只有正常球賽一般的時間。

 “以這種勢頭,一直加油到最後吧!”

 一場順風局。

 妹妹說過。“只要大家團隊意識到位,不為彰顯自己做些異常出格的舉動,遵從作戰將團隊合作放第一位,一定可以輕鬆取勝的 ”

 或許,她說的確實是對的。

 因為是學校活動,所以大家都不把球技大賽當會事。

 又或許,B班是認真的。若是這樣的話,我們更是如此。

 這就是,我們的成果。

 12比15

 接近上半場打完之際,比分逆轉了。

 全體防禦作戰,中途還好好的……但是唯一的誤算,就是那個籃球王牌的存在。

 在發覺我們作戰的高田指示下,她一直在三分線外投三分球。不愧是正經籃球部的大佬,她自由投射三分時,簡直和百發百中的神射手一般。

 就算不是百發百中,也不能輕鬆無視的強度。

 所以,我們第二強的小香穗,一直單防著王牌…這下就沒有人可以攔住高田了。

 明明對面有倆張王牌,我們卻只有紗月。紗月也相當吃力,沒有心想事成的拿分。

 大家努力練習過,不會有很大的失誤。但是,也不會一下子變得很強,

 紗月一個上籃,現在只差一分的差距了。

 “就在此,甩開分差吧”

 高田和王牌間反覆傳球,不知道防誰的情況下。紗月也對對方無從下手,搶籃板還必須得要去籃下。事已至此,只能由我去阻止高田了。

 “甘織,你來了呢”

 “我們A班,可不會輸呢”

 “真可惜呢”

 接過傳球的高田,瞪著我。那目光咄咄逼人。

 羽賀告訴過我,高田壓上了性命。我從她瞪我的視線裡,感受到了她的執著。

 她運球節奏加快。

 逼進了——

 “——你, 弱爆了。”

 “什麼!”

 她的動作雖歷歷在目,卻勢不可擋。她輕而易舉越過我而去。

 然後一個垂直起跳投射。球進了。

 最後又被拿了2分,前半場分數14比17。

 “對不起……”

 我向大家低頭認錯

 用毛巾擦拭著香汗的紗月。嘆了一口氣,問道。

 “你為哪個而道歉?”

 “呃”

 我不僅僅是最後沒攔住高田,我還老射歪,傳球老被搶去球…….簡直就是醜態百出……!

 紗月將手緩緩放在我額頭上。

 “唉!?”

 “……你不會是還在發燒吧?”

 嚇我一跳。

 “怎麼啦?”

 “我看你比賽時心不在焉的”

 啊這…我避開紗月視線,然後小香穗抱起雙腕插言道.

 “就算是全神貫注打球,小玲奈也差不多就這樣啦!”

 “好像也是呢”

 你她喵的真是個圓場鬼才啊。不過還是謝謝小香穗,幫我圓場……

 “比起這個,後半場該如何是好啊。還是遵照原作戰,,然後靠氣勢來翻盤嗎?”

 “那也太無能為力了吧”

 “小紗月有沒有什麼奇策嗎?”

 “現在不正是為討論這個的時間嗎”

 “有一說一確實……”

 小香穗彷彿大為震撼地向後仰。倆人說相聲一樣的操作,稍微緩和了下現場的氣氛。

 “但是,究竟如何是好呢”

 但是重要的事情一直找不到頭緒,就這麼消耗這光陰。

 這時,我發現平野的眼神飄忽不定的。啊,這就是陰角特有的動作,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插入話題時就察言觀色伺機而動……!

 “平野,你是不是有話要說?”

 “唉!?啊….對了…那個!”

 打開話題後,大家的視線匯聚在了平野身上。平野對不起……!?

 平野倆眼無神了起來,但還是開口說道。

 “在一起防守之後,要不一起進攻吧!”

 說罷,平野她便緊閉雙眼。

 我十分懂,這種害怕發言後沉默的心情。所以我發言過後,總會加上“沒什麼,當我啥都沒說你們繼續!”的發言。

 平野搖了搖手,說道

 “沒什麼,當我啥都沒說,你們繼續!”

 平野說的簡直就和我心中想的一模一樣的,長谷川也大大點了點頭。

 “也行……吧?”

 “是呢”

 紗月用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說道。

 “現在的難點在,沒法阻止對方的進攻呢”

 “確實呢,因為大家防也防不住,就被拉開了分差…….我這麼沒用還自大地提意見,抱歉…”

 平野道歉後,小香穗也緊接著說道。

 “那麼就乾脆放棄防守,一起比誰拿的分多對吧!小平野好勇啊!”

 “小平野…?”

 平野默默將詫異的視線看向我。

 “嗯嗯”

 我面對平野,努力發出響亮的聲音。

 “我覺得行!”

 “不過,”

 “不管怎麼說,這麼下去就輸了!那就幹他一把吧!我可不想坐以待斃呢”

 小香穗隨著我的話“哦”地舉起拳頭,紗月也好呢地同意了。平野看起來稍稍有點不知所措,長谷川與她相視後給她打氣一般點了點頭。

 “那麼就要定好,具體這麼做了呢”

 “嗯嗯!”

 平野牛逼。我是同樣立場的話絕對不敢對小團體有任何意見。而且這還有那麼讓人談之色變聞風喪膽的紗月…

 但是,她曾說過。最喜歡我們五人團體了。我想用她的作戰取勝,用美好的回憶來給她圓夢。

 我也必須,集中精神……!

 但是,據我所見。B班的五人齊心協力全力以赴地死守優勢,還互相鼓勵著。

 我們A班,和高田她們B班

 都是帶著絕不服輸的心態,齊心協力。為此努力練習……

 我也不懂,我們到底有什麼不同。

 話說,紫陽花曾說過。我對誰都很溫柔。

 紗月好像也說過、因為我會照顧陰角的感受,所以無論多麼弱小的人我都可以心心相印。

 我以前聽到那些話時還不以為然…….但比賽時卻懂了。

 在賽場上站著的學生裡面,只有五個人,能獲得幸福。

 剩下的五人,會沉浸在敗北的悲傷裡。

 在戰鬥之中,還代入敗北方的感情的我,實在是太蠢了。

 真的,我要是不知道對手的事情,就好了。

 我不是溫柔,只是蠢而已。

 後半場開始時,走廊的人也變多了

 這一戰,高田傾其所有,想在她蘆谷一年級時博得大家關注。其他班級的大量吃瓜群眾也聞風而來。就算只是看看小香穗和紗月打籃球的樣子,都是大飽眼福呢……

 被這麼多人盯著看的話,視線耐性為零的我,連球都不能好好打了。

 根據作戰內容,只有平野和長谷川死守籃下,其餘三人儘量省下防人的體力,全力專注於進攻。

 根據我們的作戰,是很難防住對手的進球的,不過也是意料之中。不如說是全力反攻,來逆轉比分。

 16比17。16比19。18比19。18比21。20比21。

 雖然沒反超,但也緊隨其後。

 我們旗鼓相當不分伯仲。

 “……真夠頑強啊她們”

 “明明我們還請了大佬的呢”

 不能如期拉開分數後,高田和羽賀面露疲色地說道。

 “不愧是五人組,不這樣,就沒意思了呢”

 無論內心如何,高田信心滿滿地昂首挺胸地說道。 她作為團隊老大盡職盡責。

 不過,對方精疲力盡,我們也同是如此。

 “對啦,小柳”

 “嗯?哈……怎麼啦?”

 “不……你還好嗎…?”

 “我沒事的!我練過的!”

 平野憂心忡忡地看向小香穗。小香穗勉為其難地假裝振作地擺了個peace的姿勢。

 其實,我們最辛苦的,就是小香穗了。她的對手是對方的主力干將高田。負擔太重了。

 雖然只有20分鐘的比賽,卻一刻不停地全力奔跑著。

 但是,如果換我們接替紗月和小香穗的話,就搶不到球了。

 “小香穗…要不和我換下位置?”

 “不行。情況好不容易有點好轉”

 “但是”

 “我雖然不是體育系的,但是還是滿腔熱血的哦”

 小香穗擦了擦額頭。

 “就算因為超越了自己極限而累到趴下,也一定能成為美好回憶的。我從未有過,和大家這麼熱血地團結在一起的體驗。雖然很累,但也很開心。沒關係的!”

 “好吧”

 小香穗豎起大拇指,傳達著她的感情。

 而且,我也一樣頂著燒也要參賽……

 “要是實在不行了的話,就說一下哦”

 “才不說呢”

 “夠了!”

 “你們倆,快來”

 紗月沉穩冷靜的聲音,打斷了嬉鬧的我倆。只有紗月,比賽從頭到尾毫無破綻、

 明明我從未看到她有好好運動過,但為什麼啊。彷彿是有無限體力一樣似的。

 A班和B班的點數相持不下。但是,這種微妙的平衡如同蜘蛛絲上走路一樣彈指可破。

 不過,這種均衡,終將何時被終止。

 B班說不定也精疲力盡,強弩之末了。比分只要一旦逆轉,勝利就為期不遠了。

 但是。

 勝利女神的微笑,似乎在B班那裡。

 那倆人勢如破竹在空中衝到了一起,然後被撞倒在地。發出了很沉重的撞擊聲。

 走廊人聲鼎沸了起來。我也心慌意亂地趕過去。

 “紗月!”

 籃球部王牌,一直和紗月爭奪籃板球不分高低難捨難分。確實有損籃球部的威嚴,後半場一氣之下直接叫囂紗月一起爭奪開場跳球。

 紗月宛如蝴蝶般華麗的輕鬆一躍搶去了球。為我們爭奪了進攻球權。然後就發生了剛剛的一幕。

 “抱歉呢”

 慌亂中王牌伸手拉紗月一把。紗月用淡定自若地表情,接下了她的手。

 “好痛…”

 她表情扭曲了。”紗月!?”

 我大聲呼喊到,紗月也不爽地皺了皺眉。

 “不要鬧了…別大驚小怪的”

 “有沒有撞到哪裡”

 “稍微崴了下腳而已”

 紗月揉著自己腳踝。

 比賽中止了,大家聚了過來。我環視著周圍。

 “保健委員在哪?”

 “我說了我沒事的”

 “不不,不行的吧!紗月腿受傷了!看起來真的好痛啊!”

 “…沒事的,小事而已。只是我太怕痛了。育苗接種的時候也會大哭的那種”

 “小紗月就算被鱷魚咬了,也面不改色吧!”

 小香穗向紗月吐槽到。小香穗真是的,現在可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

 不過,紗月不快的說道。

 “沒了我,你們能贏嗎?”

 “啊這”

 根據規則,要尋找替補,沒找到或者沒有替補的情況下,B班也會踢掉一人4對4繼續比賽。

 剩下的時間四分鐘不到,但是,一如既往地還落後三分比分。沒了紗月我們就沒法翻盤了吧。

 話說, 這絕對不行吧…….

 “紗月你強忍疼痛上場,不也一樣贏不了嗎?”

 小香穗將班裡大家所想的想法,道了出來。我也稍許詫異。我知道小香穗是個直話直說的女孩,但沒想到她對紗月的發言可以這麼開門見山直言不諱。

 紗月被戳中痛點,避開了她的視線。

 高田也走了過來。

 “看來,你們到此為止了呢”

 “……我還可以繼續比賽呢”

 “別說笑了,你傷勢只會更糟哦”

 撞傷紗月的王牌,也面如土色。紗月竭力向那女孩傾訴自己的感情。

 “不是你的錯,別擔心。我不會報復你的”

 “嗯嗯”

 紗月雖然輕描淡寫這麼說道,但她眥睚必報這點真讓人不寒而慄…….

 在大家的看望下,紗月步履蹣跚地起身了。

 “真是….丟人的落幕呢”

 “紗月”

 我伸手拉紗月,紗月看向我。

 “到最後,卻不了了之了呢”

 不對,她看的是我旁邊的誰。

 “看來,你們大勢已去了呢”

 回頭一看,體育館門口那裡站在一個美少女。

 “我來祝你們一臂之力吧”

 金髮飛揚,她正是王冢真唯。

 高田嫉惡如仇地喊道

 “王冢!真唯…….!”

 “我本是趕來助威的,看來你們需要是替補不是嗎?”

 真唯從走廊那走來。旁邊的吃瓜群眾發出了哦哦的叫聲。難道說,是要見證A班B班女王之戰嗎!?

 活躍的氣氛之下,羽賀高聲呼道。

 “喂!替補什麼的,我們都已經打了超過15分鐘了!現在再加入生龍活虎的人進來,也太賴皮了吧”

 現在已經刻不容緩了!

 “確實,如果我只是無所事事地站著,那確實就生龍活虎呢。 但是我才剛打完壘球賽, 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唔”

 羽賀退縮之際,真唯看向了高田。

 “高田卑彌呼。你不會想還沒贏過我時,就得意洋洋地宣稱自己班贏了吧?”

 眾目睽睽之下被這麼挑釁的高田,她的回覆已經註定了。

 “…….好吧!完全的勝利,我正求之不得呢,快點上場吧!真唯”

 “哼哼,就該如此呢”

 “……真唯”

 依靠保健委員的女生肩膀的紗月,用無語的表情嘆了口氣

 “你懂我的”

 “當然,為了你,我也會贏的。不這麼做,你就會一直耿耿於懷了吧”

 “我才不是那種情深義重的女人呢。不過,為了她,給我贏下比賽吧”

 紗月看向的那一端,正是剛結束比賽後趕來,氣喘吁吁地觀察這邊狀況的紫陽花

 “紗月….!”

 她若無其事地向紗月揮了揮手。真唯微微一笑。

 “哈哈,是呢。也就是說,贏下比賽是為你自己咯”

 “……真是對牛彈琴的女人”

 紗月忽然看向我。

 “甘織”

 ‘啊,嗯’

 被喊道面前後,她托起了我的下巴。

 “嚇……!?”

 “我不知道你在介意什麼,也不關心你為什麼心不在焉的。但是”

 她用意志堅定的聲音,說道。

 “選擇了一個人,就不要去選擇其他人。給我好好記下了”

 她那眼瞳,彷彿看穿了我靈魂一般.

 “紗月……”

 紗月盈盈一笑。

 “你可真醜呢”

 “太過分了吧!?”

 我拂開紗月的手喊道。

 “…但,我還沒對你死心呢”

 “唉?”

 留下迷一樣的話語後,紗月離開了球場。

 她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心怦怦直跳。

 但是,謝謝。

 紗月離開後。紫陽花向紗月打了聲招呼,然後重新回到了吃瓜群眾中。看到她擔憂的神情,我深吸一口氣。

 紫陽花曾對我說過。雖然我很偏心,但還是非我不可了。

 優柔寡斷,半成不就,做什麼都做不好的我。

 她還是像紗月所說那樣,選擇了我。

 她說過,我是她至高無上的寶物。

 那麼,我這次。

 再也不會舉棋不定了。

 “真唯!”

 我的喊聲,一語驚動四座。

 我在學校裡,一直喊真唯叫王冢。

 真唯對我回眸一笑。

 “啊啊”

 我,終於覺醒了。

 和珍愛的女孩一起,為了珍愛的女孩。

 “一起贏下比賽吧!真唯!”

 真唯呵呵笑了,輕輕敲了下我腦袋。

 “交給我吧,我就是勝利女神呢”

 這話說的帥過頭了,我不禁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比賽從A班開始發球。向真唯簡單闡明作戰計劃後,埋上了紗月缺席的坑。

 “啊!”

 衝鋒陷陣小香穗的球輕而易舉地被搶去後,傳給了高田。

 “王冢真唯!”

 “哎呀,你可真激昂呢,高田”

 一對一的對決。高田面前,佔著弓著腰的真唯。

 彷彿是不容他人進入的決鬥場一樣。連觀眾也鴉雀無聲,生咽一口唾沫地關注著她們。

 “我要擊敗你,成為學院的老大”

 “說實話,這種我沒興趣”

 “…你說什麼?”

 “但是,我輸了,就會讓朋友難過。所以必須拿出真本事了”

 “真是大放厥詞呢”

 高田加快運球節奏。又是那招。我完全反應不過來,她就向反方向破圍的那招

 我以防萬一,準備為真唯打掩護。

 “你給我看好了”

 球已經在真唯手裡了。

 “不可能——!?”

 高田目瞪口呆。真唯運球深陷敵陣。

 “我不會讓你得手的!”

 “我們這人數,就算是真唯也不行!”

 “休想前進一步”

 羽賀龜崎根本三人圍剿之下。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突破的包圍網——

 彷彿見縫插針一般,真唯突破了三人。

 最後,球籃前的王牌衝來著想阻攔真唯的攻勢。只見真唯高高一躍,球在空中劃過。

 就這樣,進了一個二分球。

 “還差三分呢”

 高高束起的頭髮,像神獸的尾巴一樣搖動著。

 “差三分可還行?現在只差一分了”

 真唯……!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真唯這麼帥氣的一面。

 帥爆了這人……這人絕了……!

 高田將手裡的球猛烈的擊飛了。

 “我剛剛只是被趁虛而入了!連琴紗月都沒法突破我防線呢!你也別愣著了,打起勁來”

 高田向弄傷紗月的王牌哈喊道。王牌緩過神來。我想,這下應該沒法輕鬆突圍了吧。

 但是。

 真唯卻不以為然。

 不僅如此。

 “紗月運動可不太行呢。畢竟她喜歡讀書呢”

 不不不。小香穗拼命搖了搖手。

 “紗月都不太行的話,那我們就是軟體動物了……”

 “這就是真唯的真本事嗎……!”

 我和小香穗黯然失色。平野和長谷川眼睛則完全成了心形。

 “這就是小團體的女王,王冢真唯大人……!”

 “優雅,實在是太優雅了,我想把她全部用高清錄像永遠保存下來……!”

 B班不知何時起,已經以羽賀為中心指揮了起來。

 “就算是王冢真唯,也無法抵擋我們全員!全力加油防守!”

 就是這樣。真唯單防高田,我單防王牌,小香穗稍微輕鬆了點但是,無論如何傳來傳去,就算沒法進球,不能縮小分差。

 B班全神貫注著,或是說她們的執著。她們為了防止射籃射歪,沒給我們任何搶籃板的機會。

 到此為止,B班已經完全團結一致了。

 諷刺的是,因為強大過人的女王王冢真唯的存在,點燃了B班的烈火。

 “為卑彌呼醬而戰!”

 “嗯!就只差一步了!”

 真唯得分後,B班全體團隊合作一起進攻球籃。

 和前半場完全相反,我們用平野的計劃進攻拿分。但奇怪的是,在一進一退的攻防戰中,變化的只有時間。

 36比37。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只夠最後一發了。

 球傳給了高田手上。她再度從正面凝神看向真唯。

 “你為什麼,總要壞我好事……!”

 “…….”

 “你是想告訴我,這個世上都是弱肉強食的嗎?你這種人,永遠不會理解我的感受的”

 “我確實,是受神恩惠的人”

 “所以,我要擊敗你!不擊敗你的話,我就——”

 “但是呢”

 真唯眼神鋒利了起來,低聲竊竊私語到。

 “回顧一下。你自己,不也有他人所沒有的,美好之物嗎?”

 這曾是,玲奈子告訴過我的。

 我似乎聽到了,真唯這樣的低語聲。

 真唯一把奪去高田的球,全力奔跑著

 “!!”

 瞠目結舌的高田,回頭趕來。

 然後這時。

 “這次,我們一定會攔下你”

 B班的高田重要的小夥伴們出現了。

 咬牙切齒地斷了真唯的去路。

 突破前一倆人後,但是第三人似乎是繼承了前倆人的執著。攔下了真唯的腳步。

 時間所剩無幾。

 真唯左顧右盼了一下。霎時。

 我出現在了球籃面前。

 我明白。只靠真唯強行突破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是我,是我們應得的勝利。

 真唯將球拋給了我。

 不知是誰喊道。

 “甘織,別——”

 是B班那人的聲音。

 是珍視高田的女孩子的聲音。我的手彷彿被荊棘的藤蔓給纏住了,

 我做好了射籃的姿勢。是反覆練習過的單手上籃。

 令人窒息。

 大家都尋求著屬於自己幸福。

 不僅是自己的幸福,還有,所珍愛之人的幸福。

 竭盡全力。

 “拜託,射歪吧!”

 但是,我也——。

 “別進!”

 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

 “射歪吧——!”

 我也想讓珍視的人,幸福。

 因為,我決定了。

 我,決定,要加油了。

 “去吧——小玲奈——!”

 身體輕飄飄的。

 我拋出的球。

 劃過雨後的彩虹一般的軌跡。進入了球籃。

 比分逆轉了。

 38比37。

 哨聲響起

 “比賽結束”

 裁判的宣告聲,響徹了桑拿房般炙熱的體育館。

 A班的勝利。

 “我…”

 我最後已經,沒了投球的知覺。

 只是條件反射地,像看見瞄準鏡中的獵物射擊一般,隨之而動。所以,完全沒有實感。

 真唯走上前來。

 “我相信你,玲奈子”

 “我……我進球了…?”

 “對啊,最後,是你進的”

 我看向自己手指。

 “是我……”

 我從未想象過,自己能在體育上大放異彩。

 要這麼說的話,我也從沒想過自己球技大會上較勁,自己被班裡人加油也是。話說我都沒想過自己高中能交到朋友和戀人。

 我指尖微微顫抖。

 “我進球后……贏了”

 我體內,前所未有的激昂湧上心頭。

 這就是,成就感。

 “小玲奈——!”

 “哇!”

 “嘿咻”

 小香穗一把抱住我。真唯也來抱住了我。

 “牛逼!牛逼!我太感動了”

 “高中生活後,不對,轉生來世以後我都永生不忘”

 平野和長谷川也趕到前來,感動的淚流滿面。

 球場外的紫陽花撐著負傷的紗月一起站著。紗月自然地露出得意的神情。紫陽花也熱淚盈眶。

 …….謝謝你,紫陽花。

 我感覺,球進了。似乎靠的就是紫陽花最後的那聲呼喚聲。

 啊,不好。

 一想到全都結束了,就快哭了…….!

 我強忍淚水。現在還是保持笑臉吧。畢竟我們贏了嘛!

 “果然小玲奈好棒!真能幹!你這傢伙,在最後一幕出盡了風頭呢!”

 “等等,小香穗!? 別撓我癢癢啊!?喂! 哈哈哈”

 我看向B班。

 王牌向紗月再次低頭認錯了。然後,紗月嘆了口氣伸出手,倆人鄭重地握了握手。紗月可能被籃球部挖走也說不定。 籃球部的紗月,肯定也很帥吧。

 只不過……

 高田跪坐在地上失聲痛哭,周圍的隊友則將她圍在一起。

 …….我似乎,沒有為她擔心的資格吧。

 但是還是感覺,應該和她聊聊。

 “恭喜你贏了,玲奈子”

 “額……耀子醬”

 耀子行禮後走向這裡,似乎是想包庇身後的高田她們似的,苦笑道。

 “怎麼說呢,我希望你現在放我們一馬,好嗎。抱歉呢,我這麼任性”

 “嗯嗯”

 我們五人團體裡,沒有人會在這時對高田落井下石的。等她冷靜之後,再來道歉也不遲。

 “但說實話,真意外呢。我完全不認為你們贏的了卑彌呼。真厲害啊,玲奈子,真有你的。 ”

 ‘我還是初次被這麼誇呢”

 我謙虛的說道,耀子醬也哈哈大笑道。

 “難道,這就是愛的力量嗎?”

 “唉!?”

 耀子醬,輕聲在我耳邊呢喃到。

 “呵呵,以後還請和親愛的她一起,好好相處吧”

 “不,不是的!”

 看來誤會還沒解除掉!

 仍然被誤會我親愛的小香穗,舉起雙手吆喝道。

 “好耶!那麼,讓我們開慶功宴吧!!”

 勝利之後好像有班級慶功宴的預定。但我卻完全不知道。

 唉,我的人頭也算進去了嗎?要是這下我不能去的話,那我可真的就要哭了。女人一生有三個可以哭的瞬間。出生的時候,自己死去的時候,還有開慶功宴時自己被排外的時候。

 “不,不會的!”

 太好了。小香穗向我保證了,太好了…….

 不過,小香穗她立刻笑著撓我癢癢。

 “我倆之後,再倆人單獨去愛情旅館開場慶功宴吧~❤”

 “我才不幹呢!?”

 這話要是被耀子聽到了,怕不是誤會得更深了! 別這樣哦!

 因為我都已經有倆戀人了。

 就這樣,我們的球技大會宣告結束了。

 到最後都滿是風波,雖然身心俱疲……但是結束後,意外感覺很開心。

 不只是球賽,還有為此在公園裡的練習也是。

 不僅僅是能做到事情,還有連不能做到的事情都感覺可以做到了的,這種成就感。

 這次的我能幹過頭了了…….我發自肺腑感嘆自己,這次自己確實努力了!

 雖然我現在尚不能,和我愛慕的這四個【特別】的人一起攜手共進比翼齊飛。

 但我感覺,是不是也能稍微誇誇,那個被大家讚揚的我了呢。

 、

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