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小白臉女騎士

第二卷  小白臉女騎士11月17日 11點26分

莉薇亞搬到皆神望愛的公寓大樓生活,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三餐都有美食可以享用,無聊就看看漫畫、上上網,或者用大螢幕的電視看電影和打電動,日子過得很悠閒。

雖然她在世界的布蘭奇希爾氏族擔任商品開發顧問,可是自從兩人協議好要讓人像捧著蚱蜢和籃球之後,望愛便再也沒有徵詢過莉薇亞的意見,莉薇亞也沒有做過任何稱得上是工作的工作。

一開始莉薇亞對這種跟遊民時代有著雲泥之差、舒適到極點的生活懷抱有抗拒感,還拜託望愛讓她打掃房間或做點家事,可是被望愛以「豈能讓救世主大人做那種雜事」為由拒絕了。

(算了,就當是在放假吧,偶爾放鬆一下也好。)

適應力強的莉薇亞很快就習慣了現狀,現在儼然如魚得水般盡情享受著這種奢侈的生活。

今天也不例外,莉薇亞一直賴床到快要中午,才懶散地起床。

她睡的這張床是加大的雙人床,不過只供她一個人使用,望愛平常不是睡客廳沙發,就是在工作室的椅子上睡覺。

當然,一開始莉薇亞也曾客套表示自己睡沙發就好,可是望愛始終頑固地主張「當初是我不由分說要求救世主大人住下來,供您使用臥房是應該的,請不要客氣」,莉維亞只好換個提議,請她跟自己共睡一張床,可是望愛又興奮地喘著氣說:「我怎麼敢跟救世主大人同床共枕呢!應該說,假如莉薇亞大人您睡在我身旁,我沒有自信能剋制自己……!」莉薇亞拗不過她,只好自己獨佔一張大床。

莉薇亞穿著望愛買給她的睡衣離開臥房,經過客廳走進工作室,向正在使用電腦工作的望愛打招呼。

「早安。」

「莉薇亞大人!早安。」

「望愛小姐,敝人今天想去外面用餐。」

「好的。我給您吃飯的費用。」

接過望愛給的一萬日圓後,莉薇亞換上了望愛買給她的短版外套和望愛買給她的牛仔褲,把望愛買給她的皮包和望愛買給她的智慧手機,放進望愛買給她的包包裡,離開了公寓大廈。

莉薇亞出門前往的是她昨天上網閒逛時,勾起興趣的一間名叫『岐阜湯麵』的湯麵專賣店。

店門口排起了十個人以上的人龍,由此可知這間店應該頗具知名度。莉薇亞早就習慣排隊文化,所以毫不猶豫地加入了排隊的行列。

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左右,莉薇亞終於入店就座。

菜單隻有湯麵、湯麵加半盤炒飯,以及湯麵加半盤炒飯和餃子套餐三種選擇。莉薇亞不假思索地選擇了加半盤炒飯和餃子的套餐。

湯麵的辣度她不敢一口氣點太辣,姑且選了辣度二觀察情況。配料的部分,除了加大蔬菜和肉的份量外,又另外加點了滷蛋、蔥花、海苔、海帶和玉米。

(湯麵……跟拉麵有什麼不一樣嗎?)

在外面排隊時,莉薇亞利用時間拿手機上網搜尋了資料,不過還是搞不懂兩者的差異。

聽說岐阜湯麵因為會添加辣醬和泡醋豆芽菜,所以跟一般的湯麵不一樣,不過莉薇亞沒吃過一般的湯麵,無從比較。就連拉麵她也只吃過便宜的袋裝和杯裝泡麵而已。

根據網路上的資料,湯麵和拉麵不同的地方在於湯麵會把配料加入湯汁內一起煮熟,不過莉薇亞以前在煮袋裝拉麵時,也會把蔬菜和麵體加進湯汁內一起煮。

(照這樣說來,敝人以前吃過的到底算是拉麵還是湯麵呢……)

此外,這個國家還有餛飩麵、擔擔麵和酸辣湯麵等料理,這些也通通不能跟湯麵混為一談。

(這個國家的面料理也太複雜了……)

莉薇亞一邊想著這種問題一邊耐心等待,不久,她點的套餐終於上桌了。

「噢噢……!」

眼前那碗麵上面堆滿了蔬菜、肉以及各種配料,構成極其豪華的視覺饗宴,完全無法與遊民時代吃過的拉麵相提並論,莉薇亞忍不住發出了讚歎的聲音。

「敝人開動了。」

莉薇亞拿起筷子,首先夾起埋在碗底的麵條送進口中。以鹽巴為基底,帶有大蒜味的濃稠湯汁完整地包覆住細面,實際上吃起來味道並不如外觀那麼重口味,不過有一股層次複雜的鮮味充滿了口腔。麻辣的滋味襯托出食材原本的鮮味,豬肉和高麗菜本身的甜味與口感跟湯汁形成絕佳搭配,讓莉薇亞一吃就欲罷不能,手中的筷子停不下來。

不過一眨眼,莉薇亞便吃完一整碗麵,接著把半盤炒飯和餃子也掃進肚後,她又加點了一球湯麵。

她把放在桌上供客人自行添加的泡醋豆芽菜夾放到面體上,那股酸味豐富了口味的變化,不管吃再多都不會覺得膩。

就連湯汁莉薇亞也喝得一滴不剩。

「謝謝招待。」

肚子差不多吃到七八分飽,莉維亞懷著幸福的感覺踏出店門。

(這個世界真的四處都有美食呢……)

莉薇亞沿著縣道漫無目的地閒晃,如此心想。

之前還在當遊民時,她每天滿腦子都在思考該如何提升走遍各垃圾場的效率,現在靜下心來欣賞街上的風景後,才發現到處都有讓人想走進去大快朵頤的店家。

過去在望愛家吃過的天井、壽司、披薩、漢堡、豬排井等樣樣令人回味無窮,不過像這樣自己四處去開拓店家感覺或許也滿有趣的。

在鏑矢偵探所工作的時候,莎拉曾說過,這個世界和莉薇亞她們的故鄉似乎是有著不同歷史發展的平行世界,這也是為什麼兩人一來到這裡,就能跟這個世界的人溝通無礙。

話雖如此,這裡無論是街上的風景或文化水準,都跟莉薇亞她們的故鄉存在極大差異,莉薇亞花了一點時間才融入。

(故鄉的舊魔王城看起來也是那樣……)

莉薇亞把視線投向無論身在這個城市的何方都可以看到、矗立在金華山上的岐阜城。

岐阜城──因為擁有大魔王稱號的奧菲姆帝國初代皇帝當初就是以這裡為據點,所以在莉薇亞的故鄉,大家都習以成俗地使用『舊魔王城』這個稱呼,幾乎沒有人會叫它岐阜城。

另一個世界的岐阜城被改造成巨大要塞,工程規模浩大到連整座山的外型都出現了變化,不過這世界的岐阜城只有主城的部分經過重建,據說裡面只是單純的資料館。

另外,森(烏迪斯)家的祖先可成•多•烏迪斯在這邊的世界是戰死的,他的兒子成利(俗稱蘭丸,這個名字的知名度更高)──連初代皇帝也垂涎其美色、把他找去當男寵的美男子──在這邊的世界則是於信長橫死在本能寺時,也跟著一起戰死。

名門烏迪斯家的家名,在這個世界一文不值。

如此看來,雖說是平行世界,這裡跟莎拉和莉薇亞的故鄉在根本上依舊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兩人也只能設法在這樣的環境中努力求生了。

莉薇亞重新下定了決心。隨後,她搖搖晃晃地被吸向了一間瀰漫著令人垂涎的香氣的店家,買了三根日式醬油丸子邊走邊吃。

下一個勾起莉薇亞興趣的,是一棟外面被很多關東旗包圍、外觀十分花俏的大型建築──柏青哥店。

她想起以前有一個遊民同伴曾炫耀自己在柏青哥贏了很多錢,還買酒請大家喝的事情。聽說柏青哥是很簡單的遊戲,贏了就有錢拿的樣子。

(老是向望愛小姐伸手要錢也很不好意思,敝人也來賺點錢吧。)

莉薇亞意氣風發地走進了柏青哥店內。

11月17日 14點38分

莉薇亞走進柏青哥店,過了一個小時。

(嗚!明明機台的特效那麼熱血,結果卻沒中……!那特效不管怎麼看應該都是中獎才對啊!)

伸手跟望愛要的錢全都花光了,莉薇亞一臉懊惱地走出柏青哥店。

(不能就這樣算了。至少要把輸掉的錢贏回來……!)

莉薇亞瞪了柏青哥店的招牌一眼,在心中發誓明天要報仇雪恨,邁步離去。

她接著前往公共澡堂。

她身上還有一點零錢,足以支付以前當遊民時經常報到的便宜澡堂費用。

望愛家的浴室雖然很大,但沒有附設三溫暖的設備,為了體驗通體舒暢的感覺,莉薇亞現在還是保持去澡堂洗澡的習慣。

來到澡堂,大致在浴池泡了一下熱水後,莉薇亞前往三溫暖。

結果,她在那裡遇到了熟人。

「啊,莉薇亞,我們又見面了。」

「蜜桃臀小姐!近來可好?」

莉薇亞打了聲招呼後,巨乳少女──蜜桃臀笑著說道:

「我終於找到新的工作和房間了。」

「噢噢,恭喜啊。你找到的新工作……還是摸摸茶嗎?」

「不,是深夜卡拉OK店。」

「卡拉OK……那是唱歌的地方對吧?」

「對啊。」

「在卡拉OK店工作也要讓客人摸胸部嗎?」

聽到莉薇亞的問題,蜜桃臀忍不住噗哧一笑說:

「在卡拉OK店隨便對店員毛手毛腳就完蛋了!有的顧客確實會在包廂裡卿卿我我,可是店員不需要對顧客提供色情服務。」

「原來如此,敝人放心了。」

「雖然時薪比色情行業低……但去摸摸茶工作,萬一又碰到檢舉會很麻煩。我本身還不能喝酒,就算去一般的酒店或女性酒吧工作也賺不到什麼錢。既然如此,一般的大夜班工作也是不錯的選擇,反正基本薪資差不了多少。而且在卡拉OK店打工,還享有員工折扣,要練習唱歌也很方便。」

「你考慮了很多呢……」

莉薇亞用尊敬的眼神注視蜜桃臀。

「莉薇亞你呢?最近過得如何?」

「敝人從遊民畢業了。」

莉薇亞有些得意地回答了蜜桃臀的問題。

「真的嗎!恭喜了。那你現在在做什麼?」

「敝人在擔任商品開發顧問。」

「哦~聽起來好像很厲害耶!那是什麼樣的工作啊?」

「呃……」

莉薇亞語塞。被問到具體的工作內容後,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才好。

「簡單地說,有個人要製作人偶,敝人的工作就是讓那個人3D掃描身體,有時候說說自己的感想。」

蜜桃臀納悶地歪起頭說:

「呃……雖然我不太懂那是在幹嘛,總之恭喜你找到工作。你現在住在什麼地方呢?」

「敝人目前就住在那個人家裡。」

「咦!?那個人是男的嗎?還是女的?」

「是女的。」

「原來如此。就類似僱主有提供住處的工作吧。吃飯的錢也是對方出?」

「是的。吃飯錢和服裝等生活開銷都由那個人提供。她說敝人平常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所以敝人無聊就會看漫畫或電影……今天還去打了柏青哥。」

蜜桃臀面露微妙的表情,聽完莉薇亞的說明後表示:

「嗯~說穿了就是那個對吧。類似小白臉。」

「小白臉是什麼意思?」

「就是讓女人養的人。這種人通常都不工作,拿從女人那拿到的錢到處吃喝玩樂。這個字眼一般都用在男性身上,不過用在女性身上好像也可以。附帶一提,養小白臉的女人好像叫火山孝女。很複雜對吧。」

「你誤會了,蜜桃臀小姐,敝人並沒有讓望愛小姐養──」

莉薇亞邊說邊回顧這陣子自己的生活。

完全沒有做任何稱得上是工作的工作,每天睡到自然醒,肚子餓瞭望愛會幫忙準備吃的,衣服也是望愛幫忙買的,還跟她討零用錢去吃拉麵和打柏青哥。

完全就是望愛在養她。

「…………敝人是小白臉嗎?」

「從你剛才的說法聽來,是小白臉沒錯喔。」

莉薇亞僵著臉詢問,蜜桃臀則毫不留情地點頭回答。

「就算當小白臉也沒什麼關係啊,只要能順利生活的話。之前在摸摸茶工作時,我碰到不少在當火山孝女的人喔,大家都過得還滿幸福的。」

「是這樣子嗎?望愛小姐她確實是有跟敝人說過,只要留在她身旁就夠了這種話……」

「哦~看來她很愛你喔~」

「不,與其說是愛……不如說是信仰……」

莉薇亞傷透腦筋,不知道繼續這樣的生活是否正確,這時──

「對了,莉薇亞你會什麼樂器嗎?」

「咦?」

莉薇亞對這唐突的問題感到困惑,蜜桃臀接著說道:

「其實我們上次見面後,我參加的樂團就解散了。所以我現在正在尋找新的團員。」

「是這樣子啊……」

蜜桃臀即使碰到挫折,也不肯輕易放棄,堅持一邊工作一邊追尋夢想,莉薇亞打從心底對她懷抱敬意,同時也對甘於當小白臉的自己感到羞愧。

「所以如果你會樂器,希望你能跟我組團。等我找到正式的團員後再退出就好了。」

「敝人也很希望自己可以幫得上蜜桃臀小姐的忙……可是敝人唯一會彈的樂器只有琵琶,而且是玩票性質而已。」

「琵琶嗎!?這答案實在太教人意外了……」

蜜桃臀面露吃驚的表情說:

「那你要不要開始接觸吉他?我家有一把前團員留下來的吉他。既然你會彈琵琶,應該很快就能學會怎麼彈了。」

莉薇亞幾天前看過的一部電影裡面有出現吉他,所以她知道吉他是什麼。在另一個世界也有幾乎完全相同的樂器存在,只是名稱不一樣。

「形狀確實跟琵琶有些類似,可是……」

「兩者都是絃樂器,相信你一定沒問題的!」

蜜桃臀斬釘截鐵地說道。

莉薇亞稍微考慮了一下後說:

「好吧。總之敝人就盡力試試看。反正現在時間多得是……」

練習樂器至少比現在每天當小白臉還要有意義吧。

如此心想的莉薇亞點頭答應了。

「感恩!莉薇亞你是我的救世主!」

蜜桃臀開心地高聲歡呼,撲上去抱住了莉薇亞。

這裡是三溫暖,所以兩人流了滿身的大汗,身體滑溜溜的。

「那個,拜託不要再叫敝人救世主了……」

莉薇亞真的打從心底受夠那三個字了。

11月17日 16點24分

「對了,我還沒跟莉薇亞你說過我的本名吧。我的本名是弓指明日美。希望你直接叫我明日美就好了。」

「好的,明日美小姐。」

莉薇亞來到了花名叫蜜桃臀的弓指明日美房間拿吉他。

明日美住在只有三坪大的老公寓房間,地板上還鋪著棉被。

架子上陳列著大量的CD,桌子上面則擺放著筆記型電腦、電腦音樂的器材以及耳機、麥克風等,只不過這些器材的等級遠不如望愛家裡的設備。

吉他箱就立放在掛有衣物的衣架旁邊,明日美走過去拿起吉他箱,將它遞給了莉薇亞。

「拿去吧,這就是吉他。」

「敝人真的可以收下這麼貴重的物品嗎?」

「反正學姊說過我可以自由處置。拿去賣掉感覺又有點奇怪。就算我想留下來自己用,這房間的牆壁很薄,不接放大器直接彈,鄰居照樣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瞭解。那敝人就不客氣收下了。」

莉薇亞接過吉他後,明日美接著從房間的壁櫥翻出一堆東西,塞進紙袋遞交給她。

「這些是放大器、調音器和教科書。我彈吉他的技術也沒有很厲害,不過還是可以教你一些基礎,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都可以問我。」

「好的。」

莉薇亞不懂放大器和調音器的用途是什麼,她打算等一下再自己查。

「啊,對了。你可以聽一下我們創作的歌曲嗎?」

「明日美小姐上一個樂團的歌嗎?」

「對。」

「也是,首先得搞清楚明日美小姐是在創作什麼類型的音樂才行。」

莉薇亞把東西暫放在地板上。

明日美拿出智慧手機接上耳機後,莉薇亞接著戴上耳機。

「好,那我要播放囉。」

明日美如是說後,播放了她上一個樂團『節子那不是水果糖』最新同時也是最後一首創作歌曲『輕飄飄巧克力汽水』。

從耳機傳來的是節奏明快的搖滾曲風音樂。略為漫長的前奏結束後,歌唱的部分終於開始。

「唱歌的人是明日美小姐嗎?」

「對啊。」

明日美平常說話的語調聽起來有些慵懶,很難想像原來她唱起歌來那麼充滿魄力,莉薇亞不禁嚇了一跳。

「怎麼樣?」

等莉薇亞聽完整首歌后,明日美詢問了她的感想。

「敝人不是很懂這一類的音樂,不過還不錯。」

其實莉薇亞對曲子的部分沒什麼感覺,不過她是真心覺得明日美唱得很棒,所以她如此回答道。

11月17日 17點36分

和明日美交換了手機聯絡方式後,莉薇亞揹著吉他箱、手拿紙袋離開她的房間,回到望愛的公寓大廈。

「敝人回來了。」

「歡迎回來,莉薇亞大人……哎呀?」

莉薇亞向待在工作室的望愛打過招呼後,回頭一看的望愛露出詫異的表情。

「您帶回來的那個東西是什麼?」

「這是朋友贈送給敝人的吉他。敝人決定開始學習彈吉他了。因為以前從沒接觸過,可能得花好一段時間才能有顯著進步。」

「是這樣啊。不知道氏族有沒有會彈吉他的人,有的話我幫您介紹吧?」

「謝謝。那就麻煩望愛小姐了。」

這時,莉薇亞注意到工作室的桌子上擺放著一架MIDI鍵盤,比明日美房間的鍵盤更大且更為氣派。

「望愛小姐,你也有在創作音樂嗎?」

「是的,我偶爾無聊會創作一些音樂玩。說來不好意思,氏族宣傳影片所使用的背景音樂就是我自己創作的。」

「什麼?太了不起了。」

莉薇亞之前去世界的布蘭奇希爾氏族的設施時,曾被要求看完一部影片,那部影片的背景音樂是彷佛融合了宗教音樂和電子音樂的樂曲,每一首都非常悅耳。只不過那些背景音樂裡都會定期出現「相信氏族就對了」這種帶有閾下刺激效果的語音,教人覺得厭煩。

「方便的話,你可以聽一下敝人朋友樂團所創作的歌曲嗎?敝人對這類音樂實在一竅不通。」

「只要能幫得上莉薇亞大人的忙,我很樂意。」

得到望愛的同意後,莉薇亞用手機傳了一條訊息給明日美:「敝人的房東也有在創作音樂,敝人想讓她聽聽明日美小姐的歌曲,可以嗎?」

「真的嗎!那就麻煩了。」莉薇亞很快就收到明日美回傳的訊息,接著又收到了她傳來的影音網站連結。

點擊連結後,手機播放出的是莉薇亞在明日美房間聽過的那首曲子,歌詞逐一顯示在以亮晶晶CG為背景的畫面上。

「……原來如此。」

曲子結束後,望愛小聲地咕噥道。

「你覺得如何?」

望愛猶豫了一下子後說:

「我可以老實說出真正的感想嗎?」

「那當然。」

「那麼……」望愛先是停頓了一下,接著滔滔不絕地說道:

「簡單地說完全不行。只有主唱表現得還算差強人意,曲子和演奏的部分根本上不了檯面。每個環節的主張都過於強烈,導致歌曲聽起來很不協調,而且長到不知所云的吉他獨奏,拖累了整首歌的節奏。之所以會如此,恐怕是團員對樂團獨強的主唱流露出了對抗意識吧。一旦從音樂就能聽出團員感情不睦,代表這支樂團也完蛋了。」

「啊,沒錯……聽說這支樂團最近才剛解散。」

「果然如此嗎?既然已經解散,現在對她們的團名提出意見也沒什麼意義了。『節子那不是水果糖』這個團名實在取得不是很好。雖然最近有很多樂團喜歡取搞怪的名字,可是這個團名是直接套哏,就算上網搜尋,也只會找到這個哏的原本出處。除非她們是想要表現出有決心會變得比這個團名來源更有名的精神,那就無所謂,不過我猜她們單純只是因為缺乏想像力,為了搞笑,才取了這個名稱吧。『輕飄飄巧克力汽水』這首歌名也很莫名其妙,歌名那麼搞怪,歌詞卻很老套,讓人無法留下深刻的印象。」

「原、原來如此……」

聽了望愛毫不留情的猛烈批評,莉薇亞不禁冒出冷汗。影音網站上差不多有十條留言,只不過那些留言上舉凡「歌唱得還不錯」、「吉他獨奏太長了,而且馬馬虎虎」、「聽完沒什麼印象」等等,都跟望愛的批評差不多。

(明日美小姐的夢想,看來前途不是很樂觀呢……)

莉薇亞姑且傳了「房東說你唱得很好聽」這條避重就輕的訊息給明日美。 

公主與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