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插曲一 雷穆

第三卷  插曲一 雷穆 「神聖多克尼斯帝國嗎…………嗯?」

 從睡眠狀態下清醒過來的尤蜜拉•多克尼斯如此低語。

 對於自己這句話百思不解的她,似乎依稀記得剛才的對話內容。

 暗之神雷穆一臉苦澀地這麼說。

 「她竟然還記得嗎?像這樣透過夢境收集情報或許依然有風險。看來還是隻能直接在現實中跟她見面了吧。」

 雖然雷穆平時總是帶著討人喜歡的笑容,不過現在沒有絲毫笑意。

 努力試著回想夢境內容的尤蜜拉,此刻還沒察覺到雷穆的存在。他其實正在影子中監視著尤蜜拉。

 ◆ ◆ ◆

 雷穆從十多年前開始監視尤蜜拉。

 早在她的名字響徹整個王國之前許久,管理地下城的神就已經注意到了異常狀況。

 地下城負有許多重要的使命,例如輔佐全世界魔力的循環、將危險的魔物集中在一處、提供人類魔法道具等等。雷穆察覺到異常的地下城,主要用途是隔離比較危險的魔物。

 對人類來說,挑戰那座地下城是非常危險的行為。不但有兇暴的暗屬性魔物、藏身於影子之中的惡毒魔物,最深處還有死亡精靈無頭騎士把守。如此固若金湯的要塞卻多次遭到徹底攻破。

 如果只發生一次的話還可以理解。

 能夠名留青史的英雄級人物……至少也要有四個人,在獲得最理想支援、做好萬全準備的情況下,或許有可能順利突破那座地下城吧。要是其中還包含能夠使用光屬性魔法的人,想必機率會更高。

 即使這些英雄豪傑齊聚一堂,依然是充滿風險的挑戰。那是需要以性命相搏,終生只會碰上一次的死鬥。

 對於這些直到世界終結之日都未必會再次出現的英雄,身為神的雷穆原本打算在暗中給予讚賞。

 然而,位於那處人們命名為「多克尼斯」之地的地下城卻多次遭到攻略。

 不可能有這種事、實在太奇怪了、肯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雷穆趕抵發生異常狀況的地下城,在該處看到了一個女孩。

 那是個當時還不到七歲,眼睛與頭髮的顏色都和雷穆一樣,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女孩。

 雷穆第一次看到尤蜜拉時,她正和無頭騎士打得平分秋色。對於不擅長戰鬥的雷穆來說,戰況激烈到讓他目不暇給的地步。

 在雷穆看來,女孩似乎佔上風。她用暗魔法一點一滴確實地削弱對手的戰力,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避敵人的攻擊。

 「竟然有這種事……她真的是人類嗎?」

 這副異常光景讓雷穆如此自言自語。

 怎麼看都不像是該出現在地下城深層的年幼女孩確實是人類。

 只是普通人類的年幼女孩,非但沒有像樣的裝備,而且還是單槍匹馬──光是以上任何一項要素就已經非常不合理了,更別說還有好幾項,這種狀況實在太過異常了。

 要是她今後依然繼續像這樣成長下去,想必會突破人類的極限吧。不,說不定早就已經突破了。一旦她失控,開始不分敵我大鬧,到時很可能沒人有辦法阻止她。

 在雷穆內心的不祥想像逐漸增強之際,戰局出現了變化。

 「啊,危險!?」

 雖然雷穆躲在影子之中,沒人聽得到他的聲音,但他還是在情急之下叫了出來。

 因為,無頭騎士從馬上揮出的斬擊擦到了女孩。那把劍身長度多半達到女孩身高兩倍的巨劍,即使只是稍微擦到也足以使人喪命。

 女孩就此飛出老遠,重重撞擊石壁後跌落在地。她的右臂已經連肩消失了。

 「哎呀,她死掉了啊……唔~不過,這樣或許反而是好事。」

 看到一個人死在自己眼前,暗之神內心產生一股安心感。

 想像過她成為世界之敵的未來後,雷穆認為,對女孩而言,死在這裡或許會是最理想的結果。

 整理好心情之後就來調查一下為什麼會出現像她這樣的異物吧──當雷穆準備離開藏身的影子時,他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你怎麼啦?」

 無頭騎士的模樣有點怪。身穿盔甲騎在馬上的他依然維持著戰鬥狀態。

 因為無頭騎士是雷穆的眷屬,所以雷穆可以感受到他正在害怕著什麼。身為死亡化身的魔物,到底有什麼好害怕的──

 「剛才那下有點痛呢。」

 雷穆原先認為已經再也不會動的女孩開口說話了。

 即使知道對方不會發現自己,在影子裡的雷穆還是不由自主地摒住氣。

 「唔~少了一隻手,不太好走路。」

 女孩看著沒有手臂的肩膀,如此自言自語。

 出血量已經達到了隨時可能因失血過多而死的程度,就算是現在,她每走一步,傷處也都還在繼續噴血。

 雖然她嘴上說不太好走路,但卻以穩健的腳步持續逼近無頭騎士。一步接一步。

 「啊,跟上次的左手比起來,出血量好像比較少。因為心臟在左邊的關係嗎?可是還得考慮到切斷面不同的問題……」

 不停發出充滿血腥味喃喃自語的女孩出現了變化。

 她遭到切斷的肩膀處開始鼓起,一條手臂隨著恐怖的聲響長了出來。

 飛濺到附近一帶的血液宛如原蟲般蠕動,彷佛被吸回去一般集中到她的右臂。

 在這之後,她伸出已經完全重生的右手,以食指指著無頭騎士。在昏暗的地下城之內,處於陰影之中的臉孔,唯有眼睛跟雪白的牙齒詭異地閃耀著。

 「我說,你是地下城頭目吧。把人頭留下……不對,你從一開始就沒有頭呢。」

 ◆ ◆ ◆

 「嗚哇,光是回想就讓我毛骨悚然。」

 回想起當時的尤蜜拉,雷穆感到背脊一陣涼。

 自從這個讓他留下些許內心創傷的事件後,雷穆就一直在監視尤蜜拉的動向。

 畢竟尤蜜拉擁有可能足以毀滅世界的無比強大力量,身為世界管理者的神自然會對她有所提防。

 在昨晚的夢中,雷穆向尤蜜拉的潛意識提出質問──「你有過想殺人的念頭嗎?曾經希望世界毀滅嗎?」。對於這兩個問題,尤蜜拉的答案都是「沒有」。

 在這之後,尤蜜拉的意識逐漸轉為清醒,在變淺的睡眠之中,她察覺到了有人介入自己的夢。

 「哎呀,我本來希望能趁這個機會至少掌握到她的弱點……」

 如果試著繼續往她的內心更深處推進,不但會被察覺,而且也會在同時遭到拒絕吧。雷穆心想,今後或許必須在「她已經察覺,而且起床後依然保有夢境記憶」的前提下采取行動。

 對於內心深處的質問讓雷穆瞭解到,尤蜜拉沒有什麼邪惡想法……至少目前是這樣。

 人類的精神非常容易改變。不但感情會持續不停變化,理性也過於脆弱了。

 「相較於『會不會做』,問題還是『做不做得出來』吧。」

 尤蜜拉或許「不會」做壞事,但是她依然「做得出」壞事。而且還能做出非常恐怖的壞事,能夠引發足以影響全世界的騷動。一旦她懷著惡意採取行動,甚至有可能導致世界滅亡。

 「有可能……確實有可能。不再只是臆測而已,『畢竟我已經真的死掉了』。」

 現在無庸置疑還活著的雷穆,開始在影子之間移動。

 長年以來都僅止於監視的雷穆之所以會試著與尤蜜拉接觸,當然是有理由的。現在已經是必須不擇手段的情況了。不論需要動用多麼骯髒的手段,雷穆都不想辜負守護世界的使命。

 為了尋求協助,雷穆前去拜訪另一個神。雷穆心想,如果是她的話,應該可以理解自己為何如此著急的理由。

 那個神正是尤蜜拉的天敵。

 「只要那傢伙願意幫忙就有辦法對抗那股強大的力量。」

 無論如何都要達成目的──雷穆再次下定了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