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有點麻煩的訪客

前往火蜥蜴棲息地

第四卷 有點麻煩的訪客  前往火蜥蜴棲息地 「那麼,艾莉絲、凱特。這段時間要麻煩兩位擔任我的護衛了。」

 「交給我們吧。」

 「我們會盡力而為。不過……你的行李還真多。」

 艾莉絲和凱特在珊樂莎跟蘿蕾雅的目送之下出發,並在森林的入口與諾多拉德會合,同時用有點困惑的眼神看向他的身後。

 這趟行程耗費的時間較長,艾莉絲她們帶的行李也比平常多,但是諾多拉德揹著的行李明顯多上不少。

 他身高略高,揹著的行李還高過他的頭,底部也在腰部以下。

 他的揹包非常巨大,還塞得很滿。

 諾多拉德揹著光看都很沉重的揹包卻不會走不穩,或許是因為他有在鍛鍊身體。

 不對,應該說他就是揹著這麼沉重的行李在做調查,才會鍛煉出強健體魄。

 「你說我的行李嗎?因為調查過程中會需要用到很多工具,也幸好珊樂莎做的帳篷比我預料中的小。這樣我就能隨身攜帶了。」

 皮革帳篷的重量其實意外驚人。

 有些帳篷會比較注重輕量化,不過,採集家露營的地點通常在森林裡這種不平整的地面上,考慮到成本跟耐用性,幾乎只能選擇較強韌的皮革帳篷。

 而珊樂莎這次製作的帳篷有透過鍊金術強化輕薄皮革的強韌度,兼具了耐用性與攜帶上的方便性。

 相對的,它的尺寸就只能勉強讓一名成年男子睡在裡面,製作成本也比一般帳篷高上許多,但攜帶時可以摺疊到跟稍微大一點的水瓶差不多小,可說是煉器的神奇之處。

 「嗯。那,你早點買這種帳篷,不是更好嗎?你之前也常常出外調查生態吧?」

 艾莉絲的言外之意即為「那樣也不需要借住別人的帳篷」,這讓諾多拉德臉上顯現疑惑。

 「咦?你該不會以為這種煉器想買就買得到吧?老實說,是你們這邊的鍊金術店太特別了。」

 如果只是單純接受訂製煉器,有很多鍊金術店都有這種服務。

 不過,大家通常只是幫忙做跟《鍊金術大全》裡面一模一樣的煉器。

 拿飄浮帳篷來舉例,一般只會附加飄浮的功能,以及幾種尺寸供人挑選。很少鍊金術師會像珊樂莎這樣提供尺寸、使用的材料跟功能方面的客製化。

 「尤其願意在接到訂單之後短短几天內做出來的鍊金術師更是少之又少。因為有能力客製化的鍊金術師通常會同時處理很多份訂單。雖然有些鄉下地方的鍊金術師比較閒,可是比較有空的鍊金術師又可能有技術不足的問題。」

 珊樂莎開店成本之少是相當極端的特殊案例,一般在都市裡開店的成本會奇高無比,鄉下則是便宜許多。

 因此,會在鄉下開店,等於該名鍊金術師沒有能力在都市開店──也就是說,技術上通常相對較差。

 當然也有厲害的鍊金術師會基於一些特殊原因或單純喜歡反其道而行,又或是提早退休,才在鄉下開店。但這樣的人並不多。

 「所以店長閣下這種情況非常特殊,是嗎?」

 「她是全國唯一一間培育學校的畢業生,而且畢業成績是實質上的第一名,甚至還是大師級鍊金術師的徒弟。這樣不叫特殊,要怎麼樣才算得上特殊?我不懂她為何會在這種地方開店。」

 「你這麼說,好像也滿有道理的……?」

 鍊金術師開的店對艾莉絲跟凱特她們這種扛著負債的人來說,就只是一個可以販賣採集物的地方,不只沒有閒錢訂製煉器,也沒機會跟鍊金術師交朋友。

 從小就在騎士爵的小小領地裡長大的艾莉絲她們對鍊金術的知識不輸從來沒離開村子的蘿蕾雅,卻也只是略知一二。而她們對鍊金術師的認知,是以珊樂莎作為標準。

 兩人知道珊樂莎跟一般人不同,可是無法理解她實際上有多特別。

 簡單來說,她們就算知道珊樂莎很特別,也不同於擁有一般常識的人所認為的「特別」。

 「不過,諾多怎麼這麼清楚店長閣下的來歷?……喔,也對,畢竟是雷奧諾拉小姐介紹你來找她的。」

 「是啊。話說,我很在意你們帶的那個東西。」

 諾多雙眼看著艾莉絲的肩膀。

 因為有一隻小熊──核桃正抓著她背上的袋子,從肩膀後面探出頭來。

 艾莉絲剛走出家門的時候還很高興地抱著核桃,像是覺得「終於輪到我抱它了」,但是凱特表示「接下來要擔任別人的護衛,兩手都抓著其他東西不太好」,她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要核桃待在袋子上。

 「那是鍊金生物吧?是珊樂莎做的嗎?」

 「對。虧你看得出來。店長閣下擔心我們遇到危險,才會做一隻鍊金生物給我們帶著。」

 「再怎麼說,我也是研究魔物的人。而且我常常跟鍊金術師打交道,要分辨出是不是鍊金生物難不倒我。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外型的。」

 「記得好像很多鍊金生物的外型是貓吧?」

 「貓型的確比較受歡迎。還有鳥。因為很方便用來偵察。似乎也有人會做成狼型來應付戰鬥,只是很少見。」

 大型鍊金生物會很少見,是因為鍊金術師幾乎沒有機會接觸戰鬥,再加上尺寸會影響製作難度。

 第一個問題是培養槽。雖然不是一定要放在培養槽裡,然而放在培養槽外,鍊金生物的成長速度就會變得跟普通生物差不多,需要花原本的幾十倍到幾百倍時間才能完成。

 像核桃原本就是做成現在這樣的大小,假如想做成跟一般的熊一樣大,頻繁灌注魔力的工程就必須持續好幾年。尺寸一大,需要的時間跟勞力也會加倍。

 更不用說要準備一個跟熊一樣大的培養槽有多困難了。不只做起來很費工,還會佔據不少空間。

 還有魔力的問題。需要的魔力量會跟鍊金生物的尺寸成正比,無法供應足夠魔力就會讓鍊金生物的身體瓦解。

 尤其完成之後也需要定期供應魔力,尺寸做得太大,甚至會影響平時的煉製工作。

 因此,目前鍊金生物外型的主流是小鳥跟老鼠,有多餘魔力可以運用的人會做成貓型。

 「而且那隻鍊金生物奇怪的地方不只是它的大小。」

 「嗯?哪裡奇怪?它這種外型或許很少見,可是很可愛吧?」

 艾莉絲把核桃放在自己掌心上炫耀,諾多拉德苦笑道:

 「我不否認它很可愛,但我說的奇怪不是指外貌。現在沒有人在控制它吧?施術者一般不會讓鍊金生物在離自己這麼遠的地方獨立行動──不對,應該說是辦不到才對。」

 鍊金生物離施術者愈遠,同步感官、操控動作跟避免軀體瓦解所需的魔力就愈多,消耗的都是儲存在鍊金生物體內的魔力。

 等儲存的魔力歸零,鍊金生物就會毀壞。

 諾多拉德的常識認為,鍊金術師不可能事先知道一個人搞不好要去很遠的地方好幾星期,還把鍊金生物交給對方保管。

 究竟是覺得在路上瓦解也無所謂,還是有足夠自信讓鍊金生物在這麼長的時間跟距離下不毀壞?

 「所以,我想跟你借來研究一下──」

 「不……不可以!我不會把核桃交給你!」

 艾莉絲抱緊核桃,避免它落到笑容明顯瘋狂的諾多拉德手上,並往後退開。凱特也往前一步,保護艾莉絲不受威脅。

 「諾多先生,店長小姐是信任我們,才會讓我們帶著核桃。我們不能擅自讓它變成你的研究對象。」

 「也是。我本來就該等回去之後再問問珊樂莎的意願。」

 他大概也不認為兩人會答應自己的請求。

 諾多拉德沒有繼續糾纏下去,只是點了點頭,露出微笑。

 「那麼,我們也差不多該出發了。」

 「……的確。諾多你就跟在我們後面走吧。」

 艾莉絲讓核桃回到背上,懷著對諾多拉德的些許戒心步入森林。

 進入森林的第三天。

 艾莉絲等人的行程就某方面來說很順利,卻也算進度緩慢。

 幸好眾人路上沒遇到多少魔物,不過──

 「喔喔!這不是裂縫菇嗎?竟然能看到這麼少見的東西!我看看,裂縫寬三公分,樹的種類是紐克萊,溼氣偏高,周遭的青苔──」

 「唔!這個植物是佈雷弗凱利歐吧。地下莖的粗度……還滿粗的。會長這麼好是因為土壤嗎?」

 「哎呀!水岸邊有群生的梅奧尼迪斯!它的水中花……還沒開。這個季節應該要開花了,是因為長在這裡,週期才會不一樣嗎?」

 諾多拉德的調查──就是進度緩慢的原因。

 一旦停下腳步,他就可能在該處停留一小時以上。

 這讓他們每天都走不了多遠,而艾莉絲跟凱特也是一直默默等他調查完畢。

 畢竟報酬是照天數計算,進度延宕並不會害兩人吃虧。

 然而這種情況持續整整三天,她們還是不免心急起來。

 眾人攜帶的糧食有限,有時在同個地方停留太久,也會遭到魔物攻擊。

 打倒來襲的魔物會造成周遭佈滿腥臭味,吸引更多魔物前來。即使如此,諾多拉德還是常常不肯離開,想強行帶走他又會多耗費龐大勞力。

 這實在很難不讓人心生抱怨──不過,諾多拉德是這份工作的委託人。

 「諾多,其實我不太想說這種話,可是你每次調查都花太多時間了吧?你在事前準備的那段期間也有進來森林裡面,應該調查夠了吧──」

 諾多拉德在聽到艾莉絲語氣保守的勸說之後,語氣強烈地表示否定。

 「我的確是調查過村子附近了,可是這附近的植物分佈跟村子附近不一樣啊!我一個當研究學家的人怎麼可能不停下來調查!」

 「唔……我是不懂你們研究學家的想法,可是我們的糧食有限。而且你還要在目的地調查一段時間,應該沒多少時間可以浪費吧?」

 「對啊。再加上回程也要時間,走這麼慢很可能會不夠吃。」

 「經你們這麼一說……」

 兩人的說法相當有道理,使諾多拉德不再反駁。

 他再怎麼熱愛研究,也不至於在不吃不喝的情況下進行自己的研究。更何況還有艾莉絲跟凱特跟在旁邊。

 「……我也不能害你們陪我一起喝雜草湯。」

 「原來你會去吃雜草?」

 「有時候研究到沒東西吃就會吃。其實沒有想像中難下嚥喔。」

 「不要研究到拿命去開玩笑啦!而且我們的目的地附近沒有半根雜草可以給你吃!」

 諾多拉德理所當然的語氣讓艾莉絲不禁吶喊。

 「……這該不會跟你從剛才就一直在調查植物有關吧?記得諾多先生不是魔物研究學家嗎?」

 「是有點關係。其實我想研究蟲跟植物更勝過魔物。」

 「嗯?那你就去研究啊。」

 「如果可以靠研究蟲跟植物吃飯,我就不用這麼拼命了。我自己也沒辦法只靠吃雜草維生……而且,你們覺得會有人願意資助跟蟲有關的研究嗎?」

 「……應該沒人想資助。」

 凱特在短暫思考之後搖搖頭,諾多拉德也露出苦笑,聳了聳肩。

 「對吧?再加上植物方面的研究也幾乎不可能贏過鍊金術師,很難藉著研究植物賺錢。所以我只能當成興趣,趁研究魔物的時候順便調查一下。」

 凱特雖然心想「花這麼多時間已經不算順便了吧」,但還是不得不認同諾多拉德的說法。

 植物跟蟲在用途方面的研究──也就是能賺錢的研究,已經有很多鍊金術師捷足先登了。

 相對的,生態就沒多少人會研究,卻也很難從中獲利。

 研究魔物可以領獎金,是因為國家認為那些研究成果可以保護人民安全。因此,跟蟲和植物有關的研究幾乎不可能通過國家審核。

 「能賺錢的研究……那研究植物的栽培方法呢?如果研究出特殊的栽培方法,讓一般人也能種植原本只有鍊金術師才會種的植物,應該可以賺不少錢吧?」

 「藥草……讓一般人也能栽培藥草,是嗎……?」

 諾多拉德一聽到艾莉絲的提議就停下腳步,陷入沉思。這對一心只想著用研究論文換錢的他來說,是一種完全意想不到的觀點。

 「可是,我自己種藥草來賣,也賺不了多少錢……喔,所以你才說是『研究出特殊的栽培方法』啊。」

 諾多拉德雙手環胸,開始低聲自言自語。艾莉絲跟凱特看到他這副模樣也一起默默停在原地等他,希望他仔細想過以後能減緩這趟行程的壓力。

 「也就是說,我只要僱用一些人幫我栽培藥草,我就可以專心處理自己的研究,不用花時間做其他事情?而且可以創造穩定的資金來源,不會等到寫完論文才有錢?──嗯,這主意不錯!我都沒想過可以這麼做!謝謝你,艾莉絲!你真是個天才!」

 諾多拉德迅速抬起頭,帶著滿面笑容抓住艾莉絲的手,跟她大力握手。

 「啊,那個,我先說,我不認為會有多簡單喔。畢竟沒有人試過──不對,是不確定有沒有人試過,可是沒有多少人會想做這種研究,應該就表示……」

 「我知道一定不容易!不過,我有長年純粹基於興趣累積下來的研究成果,可以幫助我研發新的栽培方法。要是這次調查火蜥蜴有通過審核,一定能拿到很多獎金。我到時候會用那筆獎金來研發看看!」

 諾多拉德緊握著艾莉絲的手,雙眼滿是幹勁,一直到艾莉絲很困惑地往後退開,他才緩緩把手鬆開。

 「這……這樣啊。你加油。那你就得努力調查火蜥蜴,寫出有用的論文來賺錢了吧?」

 「是啊!那我們快走吧!」

 自從諾多拉德的注意力轉移到藥草栽培上,三人前進的速度就比先前快上許多。

 行程延宕好幾天的一行人一口氣趕回原本的進度,抵達火蜥蜴棲息的那座山的時間跟先前預估的差不了多少。不過,諾多拉德的步伐卻隨著周遭氣溫逐漸升高而變慢。

 他當然有穿防熱裝備,但他不像艾莉絲跟凱特那樣覺得很涼快,熱到一路上擦了好幾次汗水。

 「呼,這裡有點熱……你們的裝備可以耐熱到什麼程度?」

 「記得店長小姐說可以踩在岩漿裡面幾秒鐘,是嗎?」

 「嗯。好像還說一樣要小心不要讓沒有裝備防護的部位碰到岩漿?」

 「這……耐熱的程度比我想像得還要好呢。」

 艾莉絲她們的回答令諾多拉德瞠目結舌。不過,她們的裝備是珊樂莎不顧成本,以安全性為第一優先來打造的,本來就比較特別。

 她們的防熱裝備最主要的目的是避免穿戴者被火蜥蜴噴出的高溫火焰燒死,跟一般防熱裝備的品質截然不同。

 其耐熱程度足以讓穿戴者在岩漿旁邊展開激戰,而通常根本不會有機會用到效果這麼好的裝備。

 當然,正常情況下艾莉絲跟凱特不可能買得起這套防熱裝備,然而珊樂莎並沒有詳細說明它的價格,直接當成兩人幫她做事的酬勞。

 「可是,既然你要來調查火蜥蜴,你的防熱裝備應該也還不錯吧?」

 「真的就只是還不錯而已。我是直接買商店裡的成品,差不多是勉強可以待在岩漿旁邊的等級。踩進岩漿裡面還是會沒命。」

 一般鍊金術店賣的防熱裝備頂多讓人可以在熔岩蜥蜴的棲息地行走,到了火蜥蜴棲息地這種極端高溫的地方,就會變成「至少不會馬上被熱死」而已,非常難進行長時間的走動或戰鬥。

 諾多拉德的防熱裝備也是出自技巧高超的鍊金術師之手,但是標準規格跟客製化裝備的功能差異還是相當明顯。

 「反正我也不打算走進岩漿裡面,沒關係。而且我體力也很好。」

 「真的沒問題嗎?火蜥蜴的棲息地連我們穿著這身裝備都會熱到不太舒服……」

 「是嗎?我上次頂多就是汗如雨下,偶爾脫水到會頭暈,還有每天會差點失去意識至少一次而已。」

 他說的句句屬實。若沒有其他採集家在一旁護衛,諾多拉德或許已經在上一個調查地點因為脫水或中暑喪命。

 他這種古怪行徑,也是他愈來愈不容易找到人擔任護衛的原因。

 「所以,你們放心吧。我有鍛鍊過。」

 諾多拉德炫耀起自己的肌肉。不過,一般人當然不可能聽到他這麼說,還會覺得不需要擔心。

 「不,這教人怎麼放心啊!」

 「諾多先生看起來的確有鍛鍊過身體,但是那種高溫環境不是靠著強健體魄就能克服的……」

 「唔~可是我上次就撐過去了啊。」

 那單純只是他運氣好。

 脫水跟中暑並不是能借著肌肉克服的小事。

 熱到出現症狀需要做的是補充水分跟鹽分,而不是相信自己的肌肉。

 「虧你這樣還能活到現在耶。幸好我們帶來的水夠多……」

 艾莉絲跟凱特在上次來到這座山時,就知道山腳有水源。雖然一行人已經在那裡將水袋裝滿,然而他們的目的地異常高溫,諾多拉德目前的狀態也稱不上完美。

 「接下來的路上應該都沒有水源了吧?」

 「其實有溫水,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喝。諾多,你有辦法調查出水能不能飲用嗎?」

 「單論能不能的話,當然是能。但也別太期待這裡的水真的能喝。」

 這座山上很多由熱水造成的泥淖,當然也存在許多湧泉。不過,就算先不論這裡的水溫很高,能當成飲用水的可能性還是很低。

 大多湧泉光用看的就知道無法飲用,而諾多拉德也曾親身體驗過看起來很乾淨的水,不一定真的能喝。

 喝完會腹瀉算還好,危險一點的甚至會喪命。

 喝的量少,或許還不會出大問題。可是仍然應該避免長期飲用。

 順帶一提,諾多拉德上一次能夠平安保住一命,是多虧護衛的奮力搶救,以及附近剛好有能夠飲用的冷泉。

 「反正,應該不會怎麼樣啦。我上一次也平安活下來了。」

 諾多拉德毫無根據的樂觀話語,使得艾莉絲跟凱特同時嘆了口氣。

 兩人雖然有不好的預感,卻也只能乖乖執行這份工作,跟著重新踏出步伐的諾多拉德繼續向前走。

 ◇ ◇ ◇

 諾多拉德在抵達熔岩蜥蜴棲息地之後,就很有幹勁地一手拿著筆記本,開始展開調查。他一下觀察周遭,一下測量泥淖的溫度,又或是用煉器檢測氣體。

 擔任護衛的艾莉絲跟凱特就站在附近,而這次就跟上次前來的時候一樣,不會受到熔岩蜥蜴主動攻擊。

 如果這附近有地獄焰灰熊,或許還會比較危險。珊樂莎打倒火蜥蜴已經是好一陣子以前的事情了,艾莉絲卻不見附近生態系有出現任何變化。

 「嗯、嗯,這裡果然沒有地獄焰灰熊。」

 「店長閣下說它們應該是被趕出去了。也是因為被趕走,它們才會跑去攻擊村子。」

 「我們先不提村子被攻擊這件事,至少熔岩蜥蜴害地獄焰灰熊等魔物被趕出棲息地的情況,似乎不少見。上一個調查地點也是隻有熔岩蜥蜴住在火蜥蜴附近。」

 「諾多先生,火蜥蜴附近不會有熔岩蜥蜴以外的魔物棲息嗎?」

 「唔~應該只能說還需要再調查。我目前還沒看過熔岩蜥蜴以外的魔物在火蜥蜴附近,調查案例也還不夠多。」

 「而增加調查的案例,就是研究學家的工作,對吧?」

 「是啊。而且不是單純調查火蜥蜴,要連它附近的環境跟生態都一起仔細調查,才會被認為是有用的調查報告──也就是領到的獎金會變多。」

 諾多拉德這番話雖然多少是基於利益,卻也非常重要。艾莉絲心感佩服地說著「原來如此」之後,他又面露微笑接著說:

 「我在上一個調查地點沒有餘力調查附近環境──所以,艾莉絲。你可以活捉一隻熔岩蜥蜴過來嗎?」

 「「……什麼?」」

 艾莉絲跟凱特一同陷入沉默,也一同表達疑惑。諾多拉德聳了聳肩。

 「你們不會很好奇熔岩蜥蜴為什麼待在沸騰的泥淖裡面,還能活著嗎?」

 「……不就只是因為它是魔物嗎?」

 「只用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來解釋,可就做不了研究魔物這一行了。像我就會想盡可能調查出原理,而就算沒辦法找出原理,我也會調查它最多可以承受多少度的高溫,還有它被火燒會不會有不同的反應。」

 「原來不是單純調查生態而已。」

 「是啊。調查報告裡面只寫一些用肉眼就看得出來的事情,也沒有多少價值。而且雖然有些魔物特徵已經廣為人知,也還是要親自透過實驗來驗證,不能假設會得出一樣的結果。」

 諾多拉德這番話相當合理,某方面上甚至可說是研究學家的楷模。

 不過,他提出的要求也的確非常無理取鬧。

 即使凱特有能力從遠處射穿熔岩蜥蜴的眼睛,仍然無法輕鬆活捉它。

 不對,應該說,能射穿眼睛並沒有意義。

 活捉必須仰賴蠻力。

 如果不像珊樂莎那樣會使用魔法,就需要大量體力與強大的力氣。

 然而,熔岩蜥蜴的身體燙到不能只穿戴一般裝備,否則光是碰到它,就會燙傷。

 沒有防熱裝備,甚至無法壓制住熔岩蜥蜴。

 「……你要照做嗎?艾莉絲。」

 凱特詢問艾莉絲的意見,艾莉絲面露難色,心不甘情不願地說:

 「也只能照做了。他給的酬勞比一般人還要高。而且也不能無視委託人的要求。」

 「也是,不可能有輕鬆又好賺的工作。艾莉絲,你的體能強化派得上用場嗎?」

 「不考慮到魔力耗光會動不了的話,可以維持五分鐘左右,可是現在動不了會很不方便。實際上應該只能用兩到三分鐘。那你的魔法呢?」

 「頂多讓地面多少變軟一點而已。」

 凱特跟蘿蕾雅在跟珊樂莎學魔法的時候,艾莉絲則是在學習用魔力強化體能。

 她在魔法以外的領域展現了出人意料的才能,現在的她雖然技術還不夠純熟,但已經可以在短時間內發揮出比強壯男性還要大的力氣。

 所以,她們也不是無法捉住熔岩蜥蜴,只是缺乏人手。

 「基本上應該只能先壓制住它,再用繩子綁住……」

 「還要想想怎麼製造壓制它的機會……要利用陷阱嗎?」

 「可是,就算我壓制住它的上半身,它還是可以甩動尾巴。它甩尾巴的威力也很強。」

 「只靠我一個人應該很難……諾多先生可以來幫忙嗎?」

 「能幫得上忙的話,我當然不介意出份力。我是不擅長戰鬥,但我對自己的肌肉很有自信喔。」

 他的確很有力氣。

 諾多拉德揹著非常多行李仍能正常跟在艾莉絲跟凱特身後,體力跟力氣一定不差。想必對活捉熔岩蜥蜴很有幫助。

 因此,凱特也不多加理會一些小事,直接講明她本來希望諾多拉德提供的幫助。

 「太好了。不過,我希望你可以順便提供你研究魔物獲得的知識。」

 「知識?不是藉助我的力氣?那就要用那個了。我活捉魔物的時候都會用一種網子,就用那個吧。那種網子跟一般網子不一樣,應該捉得住熔岩蜥蜴。」

 ──有那麼好用的東西,一開始就要先講啊。

 ──原來研究學家不是隻要動腦就好嗎?

 兩人忍下自己的內心話,開始討論活捉的詳細步驟。

 凱特射出的箭射中了熔岩蜥蜴堅硬的頭,遭到彈開。

 沒有射傷它並不成問題。落單的熔岩蜥蜴會以逃走為優先,而不是反擊。

 兩人已經親眼見過熔岩蜥蜴這種行動模式好幾次了。

 「艾莉絲!它過去了!」

 「知道了!嘿!」

 事先埋伏的艾莉絲小力攻擊熔岩蜥蜴,調整它逃跑的方向。熔岩蜥蜴就這麼被引導到被凱特弄軟的泥巴地,同時也是諾多拉德埋藏網子的地方。

 其實開始誘捕之前得先經過一番棘手的工程,也就是必須找到夠鬆懈的落單熔岩蜥蜴,待的位置還要具備能夠調整逃跑方向,以及適合設陷阱等條件。在此不詳加贅述這段過程。

 而且有幾次好不容易找到條件符合的熔岩蜥蜴,目標卻在裝設陷阱的途中離開,或是逃跑方向不符預期。這部分也不詳加贅述。

 兩人在經歷許多困難之後,才終於成功把熔岩蜥蜴趕進陷阱,接著同時大喊:

 「「諾多(先生)!」」

 「包在我身上!」

 諾多拉德一拉動繩子,原本藏著的網子就隨之彈起,纏住熔岩蜥蜴。

 艾莉絲趁機衝到因為受到妨礙而不斷嘗試掙脫的熔岩蜥蜴身上,壓住它的頭。

 「唔!好燙!動作快!」

 她的裝備足以承受真正的岩漿散發的高溫,當然也承受得住熔岩蜥蜴的體溫。

 但防熱裝備對外露的臉部效果不大,碰到熔岩蜥蜴的身體絕對會燙傷。

 艾莉絲一邊注意不被燙傷,一邊努力制伏猛力掙扎的熔岩蜥蜴。然而就算強化了自身力氣,也不改兩者之間相當大的體重差距,讓她仍然會遭到熔岩蜥蜴拖行。

 凱特連忙衝上前,試圖用繩子套住熔岩蜥蜴的後腳。不過,熔岩蜥蜴的腳爪非常尖銳,光是不小心被輕輕刮到,就會造成重傷。

 「它……它連尾巴都好有力啊!」

 諾多拉德用抱的壓制住尾巴部分,但熔岩蜥蜴也是拼死命想逃脫。

 它的尾巴不斷大力拍打地面,其力道足以打碎附近地上的岩石。若慘遭直擊,想必連骨頭都會被瞬間敲得粉碎。

 「唔唔唔……」

 諾多拉德腳踩地面,拼死命穩住身體──

 「唔哇!」

 他腳步稍有不穩的那一瞬間,立刻被高高甩上天空。

 隨後開始往下墜,隨著一聲「磅!」的沉重聲響狠狠撞上了岩石。

 「諾多!你還好嗎?」

 「我……我沒事……要不是我有鍛煉出這一身肌肉,大概就沒命了!」

 或許該慶幸他不是被尾巴打中,而是被甩出去。

 諾多拉德在搖了搖頭之後起身,也一如自身所說的沒有大礙。

 而他在吐了口氣之後用力擠出肌肉,也讓艾莉絲眉間冒出青筋。

 「那你就趕快用你的肌肉壓制住尾巴!」

 熔岩蜥蜴不會對他們構成太大威脅,是因為得以在事先設計好的優勢環境下應付它。一般情況下並不是很容易打倒的魔物。

 艾莉絲目前是仰賴體能強化,才勉強能夠壓制住熔岩蜥蜴。萬一效力在途中消失,她很可能就會失去平衡,甚至有生命危險。這種情況下,她的語氣理所當然會變得比較強烈。

 「捉不住它的話,我會直接殺掉它!──你敢扯後腿也一樣別想活!」

 「等……等一下、等一下!我馬上過去!」

 艾莉絲出言威脅,準備伸手拔出腰上的劍。這讓諾多拉德連忙站起身,衝去抱住熔岩蜥蜴的尾巴。

 「這……這傢伙果然很強!唔!可惡!」

 諾多拉德或許是學到了教訓,不再選擇抱住甩動力道過強的尾巴尾端,而是儘可能壓住尾巴的根部。即使是鍛鍊過身體的他,仍會感覺熔岩蜥蜴的力氣大得驚人。

 不對,他不像艾莉絲有使用體能強化,純粹是靠著自身力量抓住熔岩蜥蜴的尾巴。他能夠一定程度壓制住熔岩蜥蜴,或許才真的教人意外。

 不過,能夠勉強跟熔岩蜥蜴抗衡,也是拜其他兩人的努力所賜。

 「它……它這麼強勁的力道,說不定就是它能趕走地獄焰灰熊的關鍵!」

 「這麼緊急的時候你還在想研究啊!」

 「唔唔唔,如果只是要殺死它,三兩下就可以解決了!」

 「艾莉絲,你撐著點!再一下子就好了!」

 用繩子綁好腳部的凱特接著綁起身體部分,限制熔岩蜥蜴的行動。

 然後反覆翻倒它的身體,讓纏在它身上的陷阱網變得更難解開。

 他們就這麼跟熔岩蜥蜴展開了一場彷佛沒有終點的搏鬥……

 最後,熔岩蜥蜴終於被綁到完全無法走動,只能不斷扭動。

 「成……成功了!」

 「是啊!我們成功了!」

 露出耀眼笑容的兩人癱坐在地,互相擊掌。

 穿了防熱裝備也無法完全隔絕的熱氣跟這場激戰令她們臉上全是汗水,但知道已經成功活捉熔岩蜥蜴了之後,連汗水的觸感都會讓人清爽起來。

 凱特喝下一口水,將水遞給艾莉絲。接著脫下兜帽,擦拭臉上的汗。

 她跟一樣在擦汗的艾莉絲四目相交,隨後露出微笑,一起吐了一口氣。

 「這次真的好累人。」

 「是啊。不過,我們終於──」

 「嗯。那,就麻煩你們再抓個幾隻回來吧。」

 「「咦……?」」

 兩人的笑容因為難以置信的一句話,瞬間變得僵硬。她們緩緩轉頭看向諾多拉德。

 「我需要做對照實驗才能驗證。需要捉好幾只很正常吧?」

 明明自己也耗費了不少勞力,諾多拉德卻用若無其事的笑容說出這番話。

 「「…………」」

 兩人想起大家花了多少時間才讓熔岩蜥蜴中陷阱,以及剛才那段搏鬥,忍不住雙眼直盯著諾多拉德。他依然不改臉上的笑容。

 「諾多先生,你說『再抓個幾隻』,意思是還要再抓不只一隻吧?」

 「那當然。只用兩隻做比較,也沒什麼意義。最少要三隻,但是我希望抓個五六隻,才能得到更精準的實驗結果。」

 「……諾多,你知道什麼叫做『適可而止』嗎?」

 「研究學家的字典裡面不存在那種東西。不過,倒是有『嚴密』這個詞。」

 諾多拉德絲毫不感到羞愧,使得艾莉絲跟凱特只能雙眼無神地仰望天空。

 兩人面對的考驗並沒有就此結束。

 「聽說熔岩蜥蜴會在溫度特別高的泥巴里面產卵。凱特,你可以幫忙找找看嗎?」

 「你要我去這麼燙的泥巴里面找?」

 「你不會很好奇它的蛋為什麼不會變成水煮蛋嗎?」

 「就算會好奇,也還是不能貿然接近……」

 「我會借你這把有握把的網子。」

 「而且這裡有時候會突然噴出熱泉耶!」

 「有防熱裝備就不用怕了吧!應該啦。」

 「「…………」」

 「你們知道落單的熔岩蜥蜴被攻擊會逃跑,但是攻擊它們的群體會被反擊嗎?」

 「……嗯,我們聽說過。」

 「我們接下來換驗證它們要幾隻聚在一起才會反擊吧。」

 「不不不!被它們反擊很危險耶!」

 「嗯~你們加油!」

 「這……這我們實在沒辦法幫你……」

 「我還想順便驗證個體之間的距離要多近,才會算是群體。」

 「「…………」」

 「對了,我還需要調查火焰石。抱歉,艾莉絲,就麻煩你儘量多撿一些了。」

 「大部分火焰石都被熔岩蜥蜴吃掉了,你竟然要我撿!」

 「沒問題。你看,那邊的熱泉出水口附近還滿多的喔。」

 「可是,就算勉強能承受熱泉的高溫,也還可能有很危險的毒氣──」

 「我這裡有可以偵測有毒氣體的煉器喔。」

 「「………………」」

 ◇ ◇ ◇

 「……終於要開始調查這次的目標了。」

 「是啊……真的是『終於』要開始了。」

 經過漫長痛苦歷程的兩人實在無法不百感交集地說出這番話。

 她們這幾天親身體會到為什麼會沒有采集家願意擔任諾多拉德的護衛,以及諾多拉德為什麼會支付遠遠超出一般護衛費用的高額酬勞。

 語氣聽得出精神很疲累的兩人順著洞窟裡往下的路,走往火蜥蜴的巢穴。跟在她們身後的諾多拉德反而腳步相當輕快。

 他右手拿著照明用的煉器,左手拖著好幾只被綁得無法動彈的熔岩蜥蜴。

 臉上還浮現非常高興的笑容。

 這也難怪。他在上一次調查地點想做的調查跟實驗全被擔任護衛的採集家拒絕,但這次在艾莉絲跟凱特的千辛萬苦之下得以全數實現。

 「啊~太好了。剩下需要你們做的事情都很輕鬆了!」

 「……真的嗎?是真的嗎?明明接下來才準備調查這趟行程的主要目標耶?」

 「當然是真的!調查本來就是事前準備比較重要。別擔心!」

 諾多拉德笑得很愉快,並豎起拇指。

 先前各種無理取鬧的要求已經讓艾莉絲無法老實相信諾多拉德,然而其實就算她們拒絕,諾多拉德也不打算逼她們非做不可。

 不過,他也不否認自己對即使嘴上抱怨,卻也仍然努力完成工作的兩人所提出的要求稍嫌過火,正在反省自己的確有點太超過了──他很難得會有這種想法。

 換句話說,就是他的要求的確強人所難到連他這樣的人都會過意不去。

 艾莉絲跟凱特從小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個性又很正經,反而讓她們在這趟護衛行程中吃了不少虧。相對的,在諾多拉德眼中就是運氣好遇到願意全力協助的幫手。

 「這畢竟是有酬勞可以領的工作,我們會盡力而為……」

 「可是我們終究只是一般人,不像店長小姐那麼厲害。」

 珊樂莎聽到她們這麼說,一定會回答「我也是一般人啊!」──即使沒多少人會同意她這種說法。而且很可惜,現在在這裡的三人當中不會有人替她辯護。

 「哈哈哈,等我們順利調查完,我會再額外多付點酬勞給你們,就麻煩你們再撐一下了。」

 「唔。一般我是會拒絕做不包含在契約內的事情,不過……」

 兩人一直到途中都還覺得這次擔任護衛是「日薪高的輕鬆工作」,甚至有點過意不去。但自從進到熔岩蜥蜴的棲息地以後,她們就頻頻面對強人所難的要求,彷佛得同時承擔前面幾天工作量過小的代價。

 她們不斷處理應當領到高額日薪──不對,是連領高額日薪都會吃虧的工作,帶給兩人龐大的精神損耗與體力上的負擔。

 「老實說,要不是有核桃在,我已經想動手殺掉諾多了。」

 「就是說啊。」

 「嘎嗚?」

 在艾莉絲背上的核桃一聽到自己的名字就歪起頭來,顯得很疑惑。

 核桃不會主動安慰艾莉絲跟凱特,但是它的毛絨絨觸感療愈了兩人疲累的心靈。

 即使想動手殺掉諾多拉德只是玩笑話,艾莉絲跟凱特也的確是多虧有核桃的存在,才能耐心處理完諾多為了實驗提出的所有要求,沒有在中途放棄。

 兩人看著諾多拉德的視線意外銳利,使得他開始流起冷汗。

 「那……那我還真得感謝珊樂莎做了那隻鍊金生物呢!」

 「也別忘了感謝核桃──喔,到了。這裡就是之前有火蜥蜴的地方。」

 眾人抵達了洞窟最底部的炎熱空間,眼前充斥著刺眼的火熱岩漿。

 沒有穿戴防熱裝備甚至難以抵達的這個地方,彷佛根本不歡迎人類前來。

 諾多拉德在環視四周一遍之後攤開雙手,高興喊道:

 「太棒了。這是很典型的火蜥蜴巢穴!」

 「畢竟之前真的有火蜥蜴在這裡。看起來……好像沒什麼變。」

 唯一的變化是這次沒有火蜥蜴待在巢穴裡。

 「嗯,剛好很適合做實驗。那事不宜遲──」

 諾多拉德把手上的照明煉器放到地上,拖著熔岩蜥蜴走到岩漿旁邊,並把其中一隻的尾巴泡進岩漿裡。這可說是相當殘忍的虐待動物行徑。

 熔岩蜥蜴痛得不斷扭動身軀抵抗,卻遭到諾多拉德用力壓制……並在不久後將尾巴拉出岩漿。

 「看來短時間泡在岩漿裡不會怎麼樣。真不愧是『類火蜥蜴』。」

 「……呃,諾多,你這是在做什麼?」

 諾多拉德有點開心的模樣讓艾莉絲的神情稍稍抽搐起來,並開口詢問意圖。諾多拉德若無其事地回答:

 「這是在實驗熔岩蜥蜴能不能承受岩漿的高溫啊。」

 「可是,它只是名字裡有熔岩而已,沒辦法真的在岩漿裡面活下來吧?」

 至少艾莉絲曾聽珊樂莎這麼說過。

 「我也知道它不能在岩漿裡活動,但我沒有親眼見證過這個事實。研究論文裡面寫『某某書上是這樣寫的』,不是很難看嗎?」

 「所以你才要自己實驗嗎?」

 「畢竟內容沒有實際驗證過的研究論文,說穿了就只是長篇大論的妄想罷了。」

 諾多拉德再次把尾巴泡進岩漿裡。他逐步增加每一次的浸泡時間,等尾巴被泡成黑炭的時候,熔岩蜥蜴掙扎的力道也已經虛弱了不少。

 「它比我預料的還要更耐熱……好,再來換試試看下半身的耐熱程度吧!」

 諾多拉德一說完這番毫不留情的話,就把半隻熔岩蜥蜴都泡進岩漿裡。這使得熔岩蜥蜴又開始大力掙扎,卻仍然因為被壓在地上而難以動彈。

 「沒辦法在岩漿裡待太久,又能在岩漿裡活動肢體……為什麼會這樣?」

 「「…………」」

 眼前這場不斷上演的冷酷實驗就算想形容得保守一點,也只能說是在虐待動物──不對,是虐待魔物。

 完全就跟拷問沒有兩樣。

 熔岩蜥蜴意外可愛的圓圓雙眼看起來就像在哭訴「要殺我不如殺得痛快點吧!」,讓艾莉絲跟凱特感到良心不安,稍稍撇開了視線。

 撇開視線之後映入眼簾的,是其他用來做對照實驗的熔岩蜥蜴。

 即使成功逃脫的可能性極為渺茫,被綁到無法動彈的它們依然不斷扭動,嘗試掙脫束縛。這幅景象令兩人不禁泛淚。

 但她們一想起先前吃了很多苦才成功捉住這些熔岩蜥蜴,就絲毫不會冒出想放走它們的想法,甚至連泛出的淚水都會瞬間縮回去。

 如果是一般的動物倒還可能心軟,可是她們今天抓來的是魔物。

 反而是好不容易抓到好幾只熔岩蜥蜴卻沒辦法帶點東西回去賣,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們被諾多拉德浪費掉,還比較讓兩人心痛。

 「──嗯,應該先這樣就夠了。」

 由於實驗過程會讓看的人心裡很複雜,所以艾莉絲跟凱特在聽到這句話後,也稍稍鬆了口氣。

 下一瞬間,才剛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的諾多拉德就把近乎遍體鱗傷的熔岩蜥蜴像是當成垃圾一樣踹進岩漿裡。

 束縛熔岩蜥蜴的繩子無法承受岩漿的高溫燃燒,很快就讓熔岩蜥蜴重獲自由。然而,這段自由時光非常短暫。

 拼死命掙扎的熔岩蜥蜴在不久後全身著火,緩緩沒入岩漿當中。

 諾多拉德很冷靜地將這段過程看進眼裡,並在手上的筆記本里寫下實驗結果。

 「「…………」」

 他的做法非常殘忍。不過,艾莉絲跟凱特也知道沒道理幫魔物進行治療──

 「好,接下來再拿另一隻來做對照實驗。」

 艾莉絲跟凱特看到諾多拉德一說完就若無其事地對下一隻熔岩蜥蜴伸手,不禁同時轉身背對準備開始的下一場實驗。

 「讓你們久等了!啊~這次實驗真是大豐收!而且還有新發現。」

 「……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我比較慶幸實驗終於告一段落了。」

 熔岩蜥蜴的嘴巴也被用繩子綁住,是不至於聽到它發出撕心裂肺的哀號,但是兩人看到諾多拉德燦爛的笑容,還是難掩湧上心頭的複雜情緒。

 「看來我們沒有當研究學家的資質。」

 「只是要打死魔物的話,還沒什麼問題……」

 艾莉絲跟凱特在打倒魔物之後也會剝它們的皮,或按照部位肢解成好幾個部分,假如眼球可以當成材料,也會挖出魔物的眼睛。她們做的事情也很血腥,卻還是不太忍心看到魔物遭到如此對待,或許也代表採集家跟研究學家的行事作風略有不同。

 「我也不是以做實驗取樂,只是希望我的研究成果可以儘可能減少有人被魔物殺死的情形。」

 艾莉絲跟凱特從諾多拉德的苦笑當中察覺自己的語氣明顯透露出厭惡,在尷尬地面面相覷之後低頭道歉。

 「這……你說得有道理。抱歉。明明我們拿來參考採集知識的書也是有人冒險調查再出成書,採集家才能安全收集那些採集物。」

 「……說得也是。諾多先生,對不起。」

 「哈哈哈,別在意。一般人本來就很難理解研究學家的想法。我自己也知道大多人會覺得我很古怪。」

 即使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點殘忍,他也已經麻痺到只要能得出前所未見的實驗結果,就會忍不住笑得很開心。

 諾多拉德這樣的態度在別人眼中,就像是一個以虐待魔物為樂的怪人。而他知道別人會這麼看待他,卻也不打算停止這樣的行為,想必思維還是多少跟一般人不同。

 「好了!先回來做正事吧。現在搞定前菜,該準備上主菜了。」

 諾多拉德拍拍雙手,試圖改變眾人之間難以言喻的氛圍。艾莉絲雖然很配合地露出笑容,也還是不忘詢問話中的不對勁之處。

 「你的前菜有點豐盛過頭了吧?」

 艾莉絲會有這樣的疑問相當合理,因為他們已經耗費了好幾天時間調查只是棲息在火蜥蜴附近的熔岩蜥蜴。

 諾多拉德揮揮手指說著「嘖嘖嘖」,嘴角也隨之上揚。

 「前菜隨便弄的話,主菜再豪華也沒用。要前菜到甜點都做得非常用心,才有辦法拿到獎金。」

 「哦,原來還要符合這種條件啊……」

 「也不是說要符合條件,是隻做自己想做的研究,本來就領不到獎金。知道國家想要拿到什麼樣的資料才是重點。」

 諾多拉德說得很輕鬆,然而實際上並沒有這麼簡單。

 國家會提供獎金,就代表其中一定暗藏著某種目的,若每個人都能提交符合國家目的的研究結果,領得到獎金的人數一定比現在更多。

 從諾多拉德每次都能夠領到獎金這點來看,就能知道他有多麼優秀──至少論研究這方面是如此。

 「記得我應該放在這裡……找到了、找到了。」

 諾多拉德一邊跟兩人對談,一邊翻找自己的行李,最後拿出比掌心稍大的箱型物體,直直凝視著它。

 「諾多先生,那是什麼?」

 「這是檢測周遭魔力的檢測器。而且這是連屬性都偵測得出來的高級貨。不過……為什麼會偏水屬性?這裡應該只可能是火屬性……該不會壞了吧?」

 諾多拉德皺著眉頭甩動檢測器,上頭顯示的數值並沒有變化。

 「火屬性的數值很高,這附近的魔力量也多得很誇張,可是……」

 「啊,說不定是因為我們上次在這裡戰鬥。」

 艾莉絲想起可能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讓諾多拉德狐疑地抬起頭。

 「你說是因為在這裡戰鬥?是跟火蜥蜴嗎?」

 「嗯,當時店長閣下用了很強的冰屬性魔法。對吧?凱特。」

 「是啊,威力真的很強。當時這附近全都結冰了。」

 諾多拉德驚訝得睜大雙眼,在看了看周遭之後指向岩漿。

 「……連那邊的岩漿都結冰了嗎?」

 「對,連岩漿都結冰了。」

 他再次仔細凝視岩漿,然後深深嘆了口氣。

 「太超乎常軌了。真不愧是會被大師級鍊金術師收為徒弟的人。」

 「有那麼誇張嗎?──啊,不對,我當然知道店長閣下很厲害,可是……」

 「就是有我說的這麼誇張。火蜥蜴的確比較怕冰屬性魔法,但不適合用在溫度這麼高的地方。在這種環境下還能讓整個空間結冰,甚至凍住這些岩漿,真是太扯了。我就用簡單一句話來形容吧,她真的很不尋常。」

 諾多拉德的語氣聽得出他相當難以置信,使得艾莉絲跟凱特不禁看向彼此。

 洛採家的確是貴族,但是領地內只有離大都市非常遙遠的小村落。

 來自那種環境的艾莉絲跟凱特說穿了,就是見識不夠廣泛的鄉下人。

 兩人透過採集家這份工作獲得新的經驗與知識,增廣了自己的見聞,卻也不怎麼有機會親眼看見魔法。鍊金術也是一樣的道理,導致她們會認為珊樂莎是一般標準。

 「店長閣下真的有你說的那麼不尋常?原來不是比較強的魔法師,就能像她那麼強嗎?」

 「對。她是實質上的首席畢業生,單以同個年齡層的人來說,她應該是全國最頂尖的菁英──至少論綜合實力沒有人比得過她。」

 若只論劍術、魔法,或某種單一領域的知識,就很難說了。

 有些跟珊樂莎同齡的人在某些領域的實力,或許會比她更強。不過,要在各個領域都擁有驚人實力,可說是難如登天。

 再加上這樣的天才不可能不會就讀只要成功畢業,就保證可以獲得崇高社會地位的鍊金術師培育學校。而培育出這樣的優秀人才,也是學校最主要的目的。

 簡單來說,能在鍊金術師培育學校裡以第一名成績畢業,就等於是同年齡層當中最優秀的菁英。

 「我猜珊樂莎搞不好是十年才會出現一個的超級菁英。畢竟她能讓大師級的鍊金術師願意收她當徒弟,一定很搶手。」

 「原來她這麼厲害……」

 諾多拉德個性雖然古怪,也仍然同時是擁有豐富學識的研究學家。由他來點出珊樂莎的優秀程度更能突顯她的不尋常,讓凱特不禁瞠目結舌,同時也心感佩服地吐出了一口氣。

 「我反倒很好奇她怎麼會待在這種鄉下地方……你們知道是為什麼嗎?」

 「知道是知道……但我不會告訴你。我不喜歡亂聊別人的私事。」

 艾莉絲緊緊閉起自己的嘴,但諾多拉德並不在乎遭到拒絕,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說:

 「嗯,我也不會逼你們告訴我。我只是有點好奇而已,不打算探聽女生的秘密──總之,珊樂莎做的事情就是這麼跳脫常識,一般人沒辦法像她那麼厲害。」

 「我們也認為她很厲害……對了,一般都是用什麼方法打倒火蜥蜴?」

 「首先要把火蜥蜴引到巢穴外面。這是最基本的。畢竟就算有穿防熱裝備,在這種對火蜥蜴來說很舒適的地方戰鬥,還是會讓體力吃不消。在巢穴裡戰鬥不可能是好主意,對吧?而且有個還沒經過仔細驗證的說法指出火蜥蜴光是進到岩漿裡面,就能療傷。」

 「引到巢穴外面……聽你這麼說是滿有道理的,可是,那店長小姐又為什麼要在巢穴裡面打火蜥蜴……?」

 「因為只有三個人很難打倒它。打火蜥蜴需要很多人輪流上陣,才不會半途累倒。這才是一般人打倒火蜥蜴的方法。」

 洞窟入口附近的氣溫一樣很高,但仍然遠遠不及岩漿周遭的溫度。

 哪一種環境比較適合戰鬥,並不難分辨。

 冰屬性魔法也是同理,凍結岩漿跟岩漿周遭的高溫空間,是種效率奇低的做法。

 「而且,你們怎麼會只有三個人來打火蜥蜴?珊樂莎應該也知道人數這麼少的風險很高才對啊。」

 諾多拉德會懷抱這樣的疑問並不奇怪,卻會讓艾莉絲聽得很愧疚。她皺起眉頭,表情垮了下來。

 「……我不能告訴你詳情,但是她應該是想幫我,才會冒險。」

 找其他幫手需要時間,還得花費大量成本幫每一個人製作防熱裝備,再加上人數一多,分到的酬勞也會變少。

 珊樂莎是考慮到這幾個因素,以及自己甘願為幫助艾莉絲冒多大的風險,才會決定只帶艾莉絲跟凱特前來打倒火蜥蜴。

 而需要打倒火蜥蜴的最根本原因和洛採家的醜聞有關,艾莉絲只能選擇含糊其辭。

 「是喔?算了,無所謂。反正要不是有你們先打倒火蜥蜴,我也沒機會來這麼棒的環境做實驗。我還應該感謝你們呢。」

 諾多拉德藉著兩人的說法掌握了大致上的來龍去脈。而他並不怎麼關心跟研究無關的事情,所以也不會多追究這整件事的細節。

 他對打造出眼前這片環境的珊樂莎心存感激,同時開始動手準備調查工具。

 「啊,接下來會有點花時間,你們先休息吧。」

 「是嗎?那我們就先休息一下……可是,這裡已經沒有火蜥蜴了,調查這裡還有什麼意義嗎?」

 「艾莉絲,其實沒有火蜥蜴反而更好喔。我如果只想調查火蜥蜴,直接去有火蜥蜴的地方就好。不過,想調查棲息地的話,有火蜥蜴在場反而不方便。因為不只很危險,要打倒它的難度也很高。」

 他補充說明這裡的火蜥蜴被驅除的時間還不算長,也不會在調查棲息地的時候遭遇危險,是個很寶貴的樣本。

 「所以,要麻煩你們等我一陣子了。」

 諾多拉德已經調查了整整三天。

 他渾身汗如雨下,同時看得出他的神情充滿活力。

 ──但也讓艾莉絲跟凱特度過了無聊至極的一段時光。

 如果諾多拉德的調查多少能引起兩人興趣,或許還不至於如此。然而,他這段時間做的調查工作都很單調。

 乍看就像是在重複做一樣的事情,在旁人眼裡一點都不會顯得有趣。

 兩人完全是因為光站著就有一天二十枚的金幣可以拿,才能在這樣的炎熱環境下撐過長達三天的無聊時間。不過,她們的忍耐似乎也快到極限了。艾莉絲語氣厭倦地向背對著她做調查的諾多拉德說:

 「喂,諾多。你要調查到什麼時候啊?」

 「……喔,抱歉。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個實驗了,再等我一下。」

 諾多拉德回應得有些心不在焉,同時把一個黑色的箱子放到地上。

 箱子每一邊約三十公分,表層有三根手指粗的隙縫。

 他往箱子裡倒入某種發出清脆聲響的物體,隨後箱子開始響起轟轟聲。

 跟諾多拉德之間有點距離的艾莉絲跟凱特對他發出的聲響感到好奇,便走上前探出身子,觀察他的手邊。

 「那個……該不會是冰牙蝙蝠的牙齒吧?」

 「嗯。其實也可以用碎魔晶石,只是我之前運氣好,剛好遇到有人用很划算的價格在賣這些牙齒,就買來用了。」

 「……哦,那你運氣還真好。」

 艾莉絲跟凱特很清楚冰牙蝙蝠為什麼會賣得很便宜,但是諾多拉德買的量多到讓人認為就算再怎麼便宜,也買太多了。

 一般人絕對沒辦法出手這麼闊氣──然而諾多拉德卻用很粗魯的動作抓起那些牙齒,大把大把地放進箱子裡。

 凱特一想到他每一次抓起來的牙齒值多少錢,就忍不住嘆氣。於是她為了轉移注意力,又接著問:

 「你現在在做什麼?」

 「這種煉器可以增加周遭的魔力。它要透過類似這些牙齒的原料才能運轉。」

 凱特本來想要詢問這麼做的目的,卻只問到他手邊的煉器具有什麼樣的效果。

 即使是研究學家,也不會認為「增加周遭的魔力」就是他的目的。重點在於「希望藉由增加魔力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不過,諾多拉德沒有多做別的說明,而是專心用檢測器測量魔力量,再把數值記錄到手上的筆記本里。

 「──水屬性提升,魔力量也有增加。單看魔力量,感覺有可能會發生什麼變化……什麼都沒發生。是還不夠嗎?」

 諾多拉德接著拿出艾莉絲跟凱特努力收集來的火焰石。

 然後毫不猶豫地把裝在袋子裡的火焰石全部倒進箱子。

 掉進黑色箱子裡的火焰石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轟轟聲也逐漸變大。

 艾莉絲跟凱特一想到那些在轉眼間被消耗掉的火焰石值多少錢,就忍不住暈眩起來。絲毫不在意自己消耗的材料值多少錢的諾多拉德再次確認檢測器上的數值。

 「水稍微下降,火增加。魔力量應該……很足夠。」

 「諾多!你想做什麼!」

 忽然感到強烈不安的艾莉絲以不輸黑箱子的巨大音量如此詢問,隨後諾多拉德也回過頭來,一樣用喊的回答:

 「我在確認火蜥蜴出現的條件!有時候驅除掉巢穴裡的火蜥蜴,會在同一個地方或是附近再出現新的火蜥蜴。我推測這種現象可能有很大部分是受到魔力量的影響!」

 黑色箱子發出的聲音在不久後停止,現場重返寂靜。

 這使得艾莉絲跟凱特就算只是低聲細語,聽起來也相當響亮。

 「魔力量……再出現……?」

 「什麼意思……?」

 「水屬性比我預料的還要強。火焰石太少應該也是原因之一……看來我只能用那個了。」

 諾多拉德大概是不打算多做說明,直接再次伸手翻找自己的行李。

 接著,他拿出了幾片紅色鱗片。

 跟手掌差不多大,還散發著紅色透亮光芒的鱗片非常漂亮。但是艾莉絲跟凱特比較在意的是那些鱗片看起來有點眼熟。

 「那……那些鱗片,該不會……」

 凱特完全不覺得用那些鱗片會有好的結果。

 她一邊祈禱只是自己會錯意,一邊用顫抖的聲音提心吊膽地詢問。而事實當然是違背了她的期望。

 「嗯,這是火蜥蜴的鱗片。這些鱗片很花錢,我其實不是很想用。」

 「等──」

 「但是我也只能用下去了。我丟。」

 諾多拉德甚至不讓人有時間阻止。

 鱗片掉進箱子縫隙的同時,轟轟聲也再次響起。

 這陣巨響比剛才還要更大聲,連箱子都開始不斷晃動。

 「呃,喂!它晃成這樣是正常現象嗎?」

 「應該沒什麼問題。你看,火屬性的數值有正常增加。」

 諾多拉德若無其事地把檢測器拿給艾莉絲看,然而她現在根本不在乎上頭的數字。

 「不,我不是說檢測器的數字!我是說這個煉器!它不會壞掉嗎?」

 「用不著擔心。這是我最近才在南斯托拉格買的,不會這麼快壞掉。」

 「南斯托拉格……是跟雷奧諾拉小姐買的嗎?」

 「不是,是其他店。我在來這裡之前有先去看看,可是那間店已經倒了。不知道是不是生意不好?」

 「「…………」」

 絕對會出事。

 艾莉絲跟凱特不需要開口討論,就同時冒出了相同的想法。

 如果珊樂莎在場,她一定也會非常認同兩人的猜測。

 黑色的箱子一如她們所料,震動程度愈來愈劇烈。

 把蘊含火蜥蜴魔力的物體放進箱子裡──

 萬一失控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這份恐懼讓艾莉絲跟凱特往後踏出一步、兩步……不斷往後退。

 鏗鏗、磅磅。

 喀!喀!喀喀!

 箱子開始發出有什麼東西堵住的聲響──

 砰!

 箱子最上面的板子往上噴飛,最後掉落地面,發出匡啷聲響。

 隨後,箱子上面開始散發出紅色的光芒跟閃亮的物體。

 這讓諾多拉德有點疑惑。

 「……哎呀?」

 「呃,喂!真的不會怎樣嗎?」

 艾莉絲為沒有發生大事稍稍鬆了口氣,可是箱子的反應完全不像正常現象,實在沒辦法教人放心。

 「喔,嗯,沒問題。這裡的魔力量有正常增加,火屬性的數值也超出了我原本的預期──」

 明明事態緊急,諾多拉德卻仍然很悠哉地看著檢測器。艾莉絲衝上前質問。

 「我不是說那個!你的煉器壞了,還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漏出來耶!」

 「應該不會對人體有立即性的影響吧?」

 「──立即性?」

 「應該吧?」

 艾莉絲跟凱特察覺到諾多拉德話中的不對勁,狠狠瞪向他。

 兩人散發出的壓迫感,使得諾多拉德不禁連忙揮手否認。

 「沒事!真的不會有問題!它釋放的都只是單純的魔力!對魔力特別沒有抗性的人可能會覺得不舒服,可是對一般人不會有任何影響!」

 魔力量偏少或一直沒有機會接觸魔力的人忽然進入充滿大量魔力的環境,就會產生暈魔力的症狀,可能會造成當事人出現不舒服或是類似酒醉的現象,有時甚至可能會失去意識。

 雖然不會留下後遺症,但要是在無法保證絕對安全的地方出現這些症狀,就會存在暈魔力以外的風險。

 幸好兩人都擁有一定程度的魔力,以及魔力抗性。

 「這樣啊。」

 「那你早說不就好了嗎?」

 艾莉絲跟凱特得知不會對她們造成任何影響,才終於鬆了口氣。

 而且這個空間裡的魔力量已經大幅上升了一段時間,若真的會不舒服,應該已經出現症狀了。

 「那,你那個壞掉的煉器不會怎麼樣嗎?你剛才還說數值超出原本預期。」

 「喔,嗯,不會怎麼樣。我當然覺得它壞掉很可惜,但它至少有做到該做的工作,應該不會影響到這次實驗。」

 「詳細情況呢?你剛剛還有提到魔力跟屬性吧?」

 諾多拉德臉上浮現了笑容,開始得意洋洋地講述詳情。

 他或許是很高興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想法。

 「依據以往的研究結果來看,魔物會產生在魔力量很高的地方應該是正確的推論,可是我還沒有親眼見證過。因為魔力很快就會散掉,再加上就算知道『哪些區域容易產生魔物』,也不等於我能知道『產生魔物的源頭』。」

 「……哦?」

 「不過,火蜥蜴願意築巢的條件很有限。所以我推測它產生的條件也一樣麻煩。」

 他這番話再次讓兩人浮現不好的預感。

 又一次冒出相同想法的艾莉絲跟凱特不禁表情抽搐,面面相覷。

 而這次也一樣不出她們所料。

 原本很平靜,頂多只有小小起伏的岩漿──

 忽然開始不斷冒泡,情況相當不對勁。

 「喔喔,太驚人了!魔力濃度正在驟降──」

 「你怎麼還有心情說這個啊!這怎麼看都很危險吧!」

 艾莉絲朝開心看著檢測器的諾多拉德大喊,然而他並沒有放在心上,仍然在交互看著檢測器跟冒泡的岩漿。

 接著,岩漿表面瞬間大幅突起──

 唰唰──!

 從岩漿裡冒出來的,正是長著紅色鱗片,前陣子還害愛麗絲她們吃了不少苦頭的巨大魔物。

 它抬起頭,斜眼瞪著眾人。

 「太好了!是火蜥蜴!」

 「別顧著高興啦!」

 「快點逃!」

 凱特扛起行李跑向艾莉絲,艾莉絲也準備動身逃跑。

 只有諾多拉德反而往前踏出一步,縮起身子。

 「「咦……?」」

 「哼!」

 隨後,諾多拉德挺直身子,往它頭上揮出一拳。

 磅!

 他的拳頭狠狠打在火蜥蜴的下巴上,火蜥蜴的頭也就這麼順著拳頭的力道往上甩。

 「「咦咦咦咦!」」

 「這一拳果然沒什麼用。」

 他出乎意料的舉動讓艾莉絲跟凱特有一瞬間忍不住眨了眨眼,愣在原地。相對的,諾多拉德的語氣則是相當冷靜。

 下一秒,他就用流暢的動作扛起自己的行李,毫不猶豫地跑離現場。

 ──也不顧艾莉絲她們還沒離開。

 「咦?啊?咦……?啊!我……我們快點逃!艾莉絲!」

 「說……說得也是!」

 立刻回神的凱特牽起艾莉絲的手,跟著諾多拉德離開。

 若只論結果,或許會覺得諾多拉德很無情,不過,他是艾莉絲跟凱特的護衛目標。

 諾多拉德本來就應該優先逃跑,而且他願意逃跑是好事。

 他這一連串舉動並沒有錯──除了剛才那一記上鉤拳。

 「艾莉絲,快點!」

 凱特比艾莉絲早一步抵達從這個空間往上通往入口的通道,回頭一看,就看見被諾多拉德揍了一拳的火蜥蜴已經重整態勢,吸了一大口氣。

 凱特前些日子才看過這個動作,不可能誤會它的用意。

 「它要噴火了!」

 「喲哇啊啊啊啊!」

 艾莉絲一邊發出怪叫,一邊從凱特身旁跑過去。

 同時──

 「唔唔唔,欠的錢又要變多了~!」

 內心淌血的凱特如此喊道,並將口袋裡拿出來的石頭扔出去。

 (插圖012)

 她扔出的這些是珊樂莎免費借給她的煉器,還特例允許她有用到再付錢。

 凱特本來應該花錢買,然而這種煉器太過高級,逼得她不得不死心。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變成用借的。而它如此昂貴,當然也代表它擁有強大的效果。

 鏗!

 一道清脆透徹的聲音響起,隨即出現一層厚實的冰牆堵住了通道。

 這層冰牆馬上被火染得通紅,卻完全感覺不到火焰傳來的高溫。

 不過,凱特跟艾莉絲已經實際體會過火蜥蜴噴火的威力了。即使冰層夠厚,也不可能撐太久。尤其這個空間本身氣溫就很高,遲早會因為氣溫融化。

 凱特立刻轉身背對冰牆,前去追趕艾莉絲與諾多拉德。

 逃離火蜥蜴的一行人在返回地上的通道旁邊的小路停下腳步。

 若考慮到安全性,當然是直接離開洞窟會比較好。不過,這座洞窟裡的氣溫高到一脫掉防熱裝備就可能喪命,而三人的體力也沒有厲害到能夠扛著沉重行李在如此危險的洞窟里長時間奔跑。

 「唉~~~累……累死了……」

 艾莉絲癱坐在地上,擦拭從下巴滴落的汗水。

 防熱裝備基本上是用來抵擋火焰等具有殺傷力的高溫。

 構造上會讓穿戴者在正常狀態下保持涼快,方便在高溫環境活動。但是,在舒適的體感溫度下劇烈運動,還是難免流汗。

 艾莉絲從行李裡面拿水出來大口猛灌,補充剛才流失的水分,並在平靜下來之後惡狠狠地瞪向諾多拉德。

 「我想跟你好好談一談……諾多,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你說的『那種事』,是指我讓那裡重新出現火蜥蜴嗎?」

 諾多拉德沒有跟艾莉絲一樣拿出水,而是拿出筆記本。他這麼回答艾莉絲的時候,依然低著頭在寫筆記。

 「對。你是明知道會讓火蜥蜴冒出來,還故意做那種實驗的吧?」

 「我的確是知道那樣有可能會讓火蜥蜴重新出現。」

 「那你又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應該知道會很危險吧?」

 「因為那就是我這次實驗的主旨。身為一個研究學家怎麼可以因為會很危險,就不敢做實驗呢?」

 ──而且,如果我是會刻意避開危險的人,就不可能會是魔物研究學家。

 終於抬起頭來的諾多拉德說出的這番話,讓艾莉絲跟凱特也不曉得該如何反駁。

 尤其就是因為這趟行程有危險,才會需要僱用護衛。擔任護衛的人其實沒道理抱怨途中遭遇危險。

 不過,護衛目標主動製造危險的行為適不適當,或許就很值得討論了。

 「唔~我還是有點納悶……」

 「我比較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做那種實驗。」

 「我自己是認為這種實驗一定會帶來好處。比如說,有人現在需要某種魔物的材料。這個國家有格爾巴•洛哈山麓樹海,相對比較容易弄到手,可是,也不一定隨時都能弄到自己想要的魔物材料。」

 「嗯,的確。但就算國內弄不到,也只要從國外進口就好了吧?」

 「那樣以國家的角度來說,會存在風險。而引發魔物重生又太過危險,一般不應該這麼做。不過,能確定做得到這種事情,也是有它的意義在。」

 艾莉絲等人居住的拉普洛西安王國目前並沒有跟任何國家處於交戰狀態,然而,也不等於完全不需要為戰爭做準備。

 即使沒有侵略他國的意圖,也必須維持讓周遭國家認為「侵略該國的風險過高」的狀態,才是及格的國防策略。

 這個國家的鍊金術師優待政策也是國防的一環。原因在於煉器與煉藥的存在會對該戰略帶來相當大的助益。

 不過,前提是必須能夠在國內取得製造煉器與煉藥的材料。

 無法進行煉製的鍊金術師依然是很優秀的戰力,但效益會大幅下降。

 「諾多的想法真像執政者……難不成你是貴族嗎?」

 「嗯~這個嘛,應該算很小很小的貴族吧。不過,其實我只是在想要怎麼樣才能取悅會贊助我研究資金的人而已。」

 一切都是為了領獎金。

 諾多拉德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慾望,艾莉絲跟凱特只能苦笑以對。

 「不過,應該也用不著拿火蜥蜴來實驗吧……」

 「可是火蜥蜴就算重生了,也不會帶給別人困擾,不是嗎?」

 除非刻意挑釁火蜥蜴,否則它幾乎不會離開巢穴。

 它不會攻擊附近聚落,或許是真的很適合用來實驗──前提是不考慮參與實驗的人的安危。

 艾莉絲跟凱特就是在不知不覺間變成「參與實驗的人」,理所當然會想對諾多拉德抱怨幾句。

 「我們差點就被火蜥蜴噴的火燒死了。」

 「就算有店長閣下做的外套保護……也保護不到行李。」

 她們的行李沒有受到防熱外套包覆。要是行李被燃燒殆盡,就算撿回一條命,也不一定能平安回到村子裡。

 「核桃也很害怕對不對~?」

 「嘎嗚?嘎嗚嘎嗚!」

 抓著艾莉絲行李的核桃疑惑地歪起頭,舉起其中一隻手左右揮了幾下。

 「看,核桃也說剛才很驚險。」

 「是嗎?我反倒覺得它說的是『不會啊!』耶……?」

 「那是你的錯覺。還有,你剛才揍火蜥蜴那一拳是怎樣?你會不會太強了?」

 「因為我多少有在鍛鍊身體啊。畢竟我要研究的是魔物,假如我自己接近不了魔物,根本調查不到什麼東西。果然還是肌肉最棒了。」

 只需要遠遠觀察的話,戰鬥可以完全交給護衛處理。

 但是想要接近活著的魔物,就必須連自己都要能夠應戰。

 若沒有辦法承受一定程度的攻擊,絕對會有生命危險,不可能有餘力進行研究。

 「原來你不只是體力好。我看你沒帶武器,還以為你沒有戰鬥能力……」

 「我算多少能打。只是我基本上是先把攻擊架開,再請護衛打倒魔物。反正到頭來我還是得僱用護衛幫忙,才能專心做調查。」

 順帶一提,諾多拉德沒有攜帶武器是因為他是運用體術戰鬥,至於為什麼會使用體術,則是因為體術不會過度傷害研究目標。

 無時無刻都是以研究為第一優先。

 這就是諾多拉德的原則。

 「好吧,無所謂。那,你想做的實驗都做完了嗎?」

 「對。我在上一個調查地點就把活著的火蜥蜴大致調查完了。其實就是上次沒有成功打倒火蜥蜴,才會需要再跑這一趟來實驗。」

 「那等休息得差不多了以後,就早點離開吧。萬一火蜥蜴追上來就麻煩了。」

 「是啊。待在火蜥蜴的巢穴裡面完全安不下心來。」

 凱特看起來的確就像她說的不太安心,不斷確認火蜥蜴所在的方向。諾多拉德則是整個人坐在地上,甚至還有心情吃著他從行李當中拿出的糖果。

 「火蜥蜴不太會主動離開巢穴。想打倒它的時候,反而還得花很多心思把它引出去呢。」

 「所以我們可以放心了是嗎?」

 「希望是可以了。」

 諾多拉德勾起嘴角一笑,又拿了一顆糖果放進嘴裡。

 「你怎麼講得好像話中有話一樣?」

 「它的確不會離開巢穴,不過,你們覺得巢穴的涵蓋範圍有多大?」

 「……這跟涵蓋範圍有關係嗎?難道你的意思是這個洞窟全部都算巢穴,火蜥蜴就算不會離巢,也可能在這裡面四處徘徊嗎?」

 「不覺得也不是不可能嗎?」

 「這種時候的『不是不可能』還真討厭──但你說得對。」

 諾多拉德笑著聳了聳肩,把裝著糖果的袋子遞給艾莉絲跟凱特,像是要避免皺起眉頭的艾莉絲過度擔憂。

 「反正可能性也不算高。你們還是吃點糖果放鬆一下吧。火蜥蜴應該不會特地來追我們這種小角色──」

 「嘎嗷嗷嗷嗷嗷!」

 響徹洞窟的咆嘯彷佛在否定諾多拉德的推測。

 「「…………」」

 艾莉絲跟凱特的冰冷視線,全紮在動作瞬間僵住的諾多拉德身上。

 就像是在責備他亂說話。

 「等等!應該不是我說的話害的吧!」

 「……先不管諾多先生剛剛說的話,可是我記得好像有人揍了火蜥蜴的下巴一拳吧?真不知道是誰那麼大膽喔!」

 「喔,對啊。真不知道是誰那麼魯莽。通常被那樣揍了一拳,不可能不會生氣吧?」

 「可是!不覺得要不是我剛才揍了那一拳,我們搞不好都會被它噴的火燒到嗎?」

 諾多拉德連忙端出藉口解釋,卻仍然無法改變艾莉絲跟凱特視線當中的寒意。

 「我們沒料到你會突然揍它一拳,反而差點出事耶。」

 「都被你嚇到晚了一拍才想到要逃跑……雖然也可以說是我們自己不夠成熟,才會亂了陣腳。」

 無論情況再危急,都要保持冷靜。

 總是得冒著風險在外的她們必須要擁有這樣的能力,但諾多拉德的魯莽行徑確實難免讓人不禁目瞪口呆。

 不可能有人敢毆打光是碰到就會嚴重燙傷的火蜥蜴。

 ──不對,這裡就存在一個如此跳脫常識的人。

 「而且它也真的對我們噴了火。幸好有店長小姐借我們的煉器,才沒出大事。」

 「我沒有看得很清楚,你剛才用的是什麼煉器?」

 「是店長小姐借我的魔晶石,裡面存著『冰壁』魔法。」

 「竟然能把那麼強的魔法存在魔晶石裡……太驚人了。」

 大多鍊金術師都有辦法把魔法存入魔晶石裡,而能夠存放的只有自己會使用的魔法,威力則會依據魔晶石的品質、大小,以及執行加工的鍊金術師本人的技術而定。

 至於鍊金術師本人的「技術」部分當然不單指鍊金術的技術,還包括了運用魔法的技術,因此能存入魔晶石裡的魔法威力,僅限於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

 簡單來說,能夠存入強大魔法的鍊金術師,也等於是實力高強的魔法師。

 「不過,那種魔晶石只有一顆。而且我聽得到現在有很微弱的地鳴聲。」

 「真……真的嗎?我倒是沒有聽見……」

 諾多拉德顯得很疑惑。不過,凱特確實有聽見某種大型生物的沉重腳步聲。

 而現在這樣的處境下,並不難猜出那隻大型生物是什麼。

 「凱特的耳朵很靈光。火蜥蜴應該是闖過那道冰牆了吧。」

 「這裡的氣溫這麼高,本來就遲早會融掉。」

 「……對了,諾多先生,你有辦法打倒火蜥蜴嗎?」

 凱特用懷著些許期待的眼光看向諾多拉德,而他當然是直接表示自己辦不到。

 「沒辦法,我沒那麼厲害。你應該也有看到我那一拳幾乎沒用吧?我已經使出全力了。可能頂多可以挑釁,但是傷不了它。而且我的防熱裝備撐不過火蜥蜴噴火的高溫。」

 「我想也是──只是我也很不敢置信你明明就撐不過它的噴火,還敢衝上去揍它。」

 「我也有同感。不過,諾多,你知道自己的實驗會讓火蜥蜴重新出現……不對,你應該本來就打算讓它重新出現吧?你這麼做有什麼用意?」

 艾莉絲相當銳利的提問,讓諾多拉德立刻撇開視線。

 「……我沒有多想什麼。反正萬一出事了,也可以直接拔腿就跑。」

 「你居然沒想到後果!」

 「諾多,你其實是個傻子吧!」

 諾多拉德「呵」地輕輕笑了一聲,對訝異的兩人聳了聳肩。

 「畢竟研究學家就是要夠傻,才能研究出成果啊。」

 「那是傻到會為了研究廢寢忘食的傻子!你是不顧前後的傻子!一樣叫傻子也差很多好不好!」

 「我覺得沒什麼差啊,都會給人添麻煩。」

 「你有自覺的話,就多想想你做的事會有什麼後果啊!」

 艾莉絲氣得不斷踩踏地面。凱特則是一隻手扶著額頭,要艾莉絲先冷靜下來,然後看向諾多拉德。

 「先不說這個了,諾多先生,你覺得我們甩得掉它嗎?」

 凱特其實跟艾莉絲是一樣的心情,但是繼續質問諾多拉德,也不會對現況有任何幫助。

 所以她決定向諾多拉德詢問逃出巢穴的方法,諾多拉德也在稍做思考過後搖搖頭說:

 「它要是在狹窄的通道里面噴火會很危險。你們的裝備很好,應該還撐得過去,可是你們揹著的行李跟我應該就沒辦法了。」

 艾莉絲跟凱特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露出奸笑。

 「嗯。你死掉可能還好,這些行李被燒掉就麻煩了。」

 「是啊。裡面有些東西還是跟店長小姐借來的……你被燒死又沒什麼差。」

 「你們是我的護衛吧!我有付你們薪水吧!」

 「我們沒有寬容到願意幫護衛目標的草率行徑收拾殘局。」

 「而且我們還沒領到薪水──喔,也對,不帶你回去,我們就領不到錢了。」

 「對對對。在平安回到村子之前,我都是你們的委託人。」

 諾多拉德的神色安心了許多,然而艾莉絲卻歪起頭,一臉正經地提議:

 「不過,我們這份工作已經完成一半了。要不要請他先支付一點薪水給我們?」

 「是啊,畢竟這份工作是長期契約。要求在中途先支付一部分薪水,應該很合理吧?」

 「你們是想拿完錢就丟下我吧!」

 如果是在接下委託之前要求中途支付當然合理,可是在這種情況下聽到她們突然提起,也難免會認為她們別有用意。

 艾莉絲直盯著焦急的諾多拉德,消除表情上的敵意。

 「……只是在跟你開玩笑。玩笑部分大概佔兩成吧。」

 「居然有八成是認真的!」

 「要是敢再亂來,就會變十成了。你自己小心點。」

 「知……知道了。我自己也是要帶著研究成果回去才有錢拿,我會盡全力逃出這裡。」

 艾莉絲看到諾多拉德畏縮的模樣或許是多少消氣了,在點點頭說完「那就麻煩你了」之後面向凱特。

 「凱特,我們需要儘可能跑快一點,來挑掉不需要的行李吧。諾多的行李……」

 「他的行李應該要丟在這裡吧?尤其他想跑在我們前面,就更不應該帶這麼多東西。」

 「雖然裡面有很貴的煉器……看來也只能丟掉了。我只帶調查結果回去就好。」

 單論體力,諾多拉德大概比艾莉絲跟凱特還要強,可是他帶來的行李比兩人多上不少。

 揹著這麼多東西,不可能跑得比艾莉絲她們還快。

 然而艾莉絲跟凱特也不想在有可能喪命的情況下,特地配合諾多拉德奔跑的速度。

 因此,兩人會希望他丟掉行李也是合情合理。

 諾多拉德從行李裡面拿出筆記本等紙類物品,抱在懷裡。凱特也在迅速替行李分類。

 「要丟掉重的東西,儘可能把跟店長小姐借的工具帶回去。飄浮帳篷大概是帶不回去了。」

 「光一個飄浮帳篷就會多欠不少錢……諾多,你會賠償我們丟掉這些東西的損失嗎?」

 「比較普通的東西是可以賠償你們……煉器之類的就要再看看了。我沒辦法推測珊樂莎做的煉器值多少錢。而且我也要把自己的研究工具丟在這裡。」

 「好吧。水最多就帶可以撐到下一個水源的量……」

 「糧食……需要帶多少?不知道穿過森林要花幾天時間……」

 「我可以分辨出植物有沒有毒。可是也就只是沒有毒,好不好吃又是另一回事了。」

 「萬一真的沒東西可以吃,也只能吃森林裡的植物撐過去了。總比在路上餓死好。」

 就在眾人整理好行李,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傳來了某種聲響。

 轟轟轟轟……

 「什麼──」

 砰!隆隆隆隆!

 宛如地鳴的低沉聲響,以及由下往上的強烈衝擊。

 隨後是一陣震動。

 艾莉絲等人立刻抱住自己的頭,蹲了下來。

 下一瞬間,眾人便慘遭濃濃煙塵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