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插畫

序章

第五卷  序章 網譯版

 翻譯:一つクズの魔女

 校對:一つクズの魔女

 大學二年級的四月。

 「喂,桐島,快想想辦法!」

 觀眾們發出噓聲。

 他們把桌子和椅子放在路中間,正在打著麻將。這裡沒有車通過,是一條禁止通行的私人道路。

 「我們既不受歡迎也沒有錢,房間裡既沒有空調也沒有洗衣機,有的只是逃課熬夜打麻將的本事。如果連麻將都打輸了,那不就毫無價值了嘛!」

 這條道路的兩側是兩棟建築物。

 一棟是貧民公寓『山芽莊』,另一棟是普通公寓『北白川櫻』。

 我作為山芽莊的代表,和隔壁的福田一起參加了麻將比賽。

 對方是櫻高地代表的兩個男人。

 【注:原文將北白川櫻公寓簡稱為“桜ハイツ”,也就是“櫻heights”,這裡譯作“櫻高地”】

 這就是傳統的京都東山山頂決戰。

 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傳統,還有頂峰在哪裡。

 不管怎樣,在每年四月舉行的這場麻將對決中,輸了的那棟樓的住戶會打掃這條私人道路,為期一年。

 「桐島,點棒越來越少了!」「別輸啊!」「快想辦法啊!」

 【注:點棒在這裡是一種計分道具】

 觀眾們的助威熱情高漲。

 我上的是一所很普通,而且男生比例異常高的大學。而我所住的山芽莊擠滿了同一所大學的學生,房客的男生比例達到了百分之百。

 另一邊,住在櫻高地的學生們,上的是很有可能登上電視劇和電影舞台的、感覺不錯的大學,男女比例健全,外表也很漂亮。順帶一提房間裡也有空調。

 也就是說,這場麻將對決呈現出的是代表大學之間的戰爭面貌。

 特別是過著寒酸大學生活的山芽莊的房客們,對過著華麗校園生活的櫻高地的房客們燃起了單方面的競爭心,至少在麻將方面不想輸。但是——

 「勝負已定,還要繼續打嗎?」

 坐在對面的櫻高地的男人說。他燙著捲髮,讓人感覺非常時髦。

 我看著同伴福田君。他微微一笑,彷彿在說「加油挺到最後吧」。胖乎乎的面容,天然捲髮,光看頭髮的弧度就不輸那些男人。

 「打。還有勝算」

 我要賭的是一舉逆轉,要抽到一張概率很低,但能創造一次很大的勝機的牌。

 這種典型的失敗實在是令人心寒,

 「啊,對了」

 那個男人對著身後,櫻高地那邊助威的觀眾那邊說到。

 「贏了的話,就一起去吃個飯吧」

 在他的視線前方,有一個引人注目的漂亮女孩。

 宮前詩織。

 【注:原文“宮前しおり”,這裡只是取了其中一種譯法】

 和他一樣,是櫻高地的房客。

 「我為了櫻高地都這麼努力了」

 「行吧」

 宮前抱著胳膊,爽快地答應了。這時,觀眾裡有個女孩對宮前說道。

 「那這樣,要是山芽莊贏了的話你就去和他們一起吃飯吧。作為一種獎勵」

 聽完,宮前眯起眼睛看著我。

 我能理解那種心情,因為我穿著便服和高木屐就出來了。這是我們平時穿的衣服,山芽莊的房客中到處都是這樣的人。

 【注:桐島身上穿著的便服指的就是和服】

 「算了,也行……反正也快輸了……」

 宮前冷淡地答應了。

 和那個宮前約會,這樣一說後櫻高地的觀眾們都燃了起來。

 但在這時,「等一下!」山芽莊的人唱起了反調。

 「我們可是幾乎沒有和女人一起吃過飯!說是幾乎,其實那也是在逞強,其實除了家人以外就完全沒有了!」

 「對啊!所以,一上來就和宮前的話難度也太高了吧!」

 宮前是個幹練的女孩。頭髮染得很漂亮,瞳色也做出了改變,再加上身材也很好,簡直無懈可擊。

 平時經常能看到各種各樣的男人開車送她。如果是這樣的話,不難想象她一定遇到過很多讓人感覺不錯的男人,這樣一來,當山芽莊的這些糙漢子和她一起吃飯時,肯定就會被拿來和那些閃閃發光的男人們作比較,然後就會令人感到失望吧。這是山芽莊的房客們用不太聰明的頭腦得出的結論。

 「有那種養著小狗的女孩子就好了!」

 「我們也希望!有女孩子在的大學生活!」

 「把那些挑剩的女孩子交出來!」

 真是一些失禮至極的房客。

 宮前驚訝地說。

 「那你們想要和誰?」

 聽到這句話,山芽莊的糙漢子們異口同聲地說道。

 「我們想要遠野!」

 對於突如其來的指名,櫻高地的觀眾們發出了驚歎聲。

 「嗚、嗚、嗚、嗚、嗚、我!?」

 遠野彰。

 【注:原文“遠野あきら”,這裡取其中一種譯法】

 是在體育會的排球部裡,個子相當高的女孩子。黑色長髮紮成馬尾辮,披著連帽衫,總是在哲學之道跑步。而且她最大的特徵是——

 【注:“哲學之道”是日本京都的一條道路的名稱】

 「詩、詩織、怎、怎、怎、怎、怎麼辦啊~!」

 說著,她縮起高大的身影,想躲到宮前的身後,這當然是辦不到的。

 「不挺好的」

 宮前說得很乾脆。

 「順便,把遠野這些地方也改改?」

 「可、可是~」

 遠野的眼睛直打轉。初高中上的都是女校,對男生沒有什麼抗性吧。早上在公寓前碰到的時候,也是「早、早上好!」,說完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原來如此。對方是不習慣男性的遠野的話,就可能會發生些什麼,是這樣想的吧」

 宮前用冰冷的眼神看著山芽莊的房客。

 「那你們可能要失望了呢」

 唉,是這樣的嗎!?純情的山芽莊房客們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總之,就這樣,麻將對決的附加獎變成了和遠野還有宮前兩個人一起吃飯的權利。

 男女一起就餐的機會,在我們的大學裡很難得。

 「所以,桐島,還有福田,一定要贏啊。我們可都喜歡遠野啊。而且,我們也想泡宮前呢」

 觀眾們說出了這種話。

 穿著便裝的我,肩上扛著重大的責任。

 雖然我覺得這是相當大的劣勢,不,應該說怎麼做都沒辦法了,但如果在這裡輸了,就會被眼前這群失去青春的山芽莊房客們怨恨,所以只能幹了。

 我和福田用眼神交流著。

 在二對二的麻將對決中,兩人的配合非常重要。

 但是——

 『(福田,以你的頭腦的話,是能明白我想要的牌的吧?)』

 『(不得了呢,桐島。我們說不定能和女孩子一起吃飯呢?)』

 『(我在等發。有的話就扔出來)』

 『(要和她們說些什麼好呢?還是不要線性代數之類的話題比較好吧?)』

 『(福田,發!)』

 『(完全不知道要選什麼店好呢~,怎麼辦呀~)』

 不行了,感覺已經完全贏不了了。

 另一邊,櫻高地代表的兩個人,充分發揮了在男女混合的美好校園生活中培養出來的溝通能力,以漂亮的組合打法,進一步奪取了我們的點棒。

 已經是完全戰敗了的樣子,後面的觀眾開始發出抱怨聲。

 但是,在最後的最後,輪到我當莊家的時候。

 在我翻開配牌的時候。

 到底是神的惡作劇,還是命運的齒輪發生了轉動——

 一開始的牌就齊了。

 天和——役滿。這是無關實力和背景的奇蹟般的逆轉。

 【注:如果莊家發現自己的配牌和摸到的第一張牌可以直接和牌,那麼即為達成天和。番數累計達十三番或以上稱之為役滿】

 「好、好啊桐島!」

 福田舞動著豐滿的身體。

 嗯,這種事情偶爾發生也挺好的。同樣住在貧民公寓裡的同學們的開心的表情也不壞。我沉浸在他們的歡呼聲中。就在這時。

 「你,就是桐島司郎吧」

 宮前發出聲音向我搭話。

 「聽說你的麻將打得最菜」

 「沒錯。自從學會打麻將以來,就幾乎沒有贏過」

 「那,為什麼今天偏偏就贏了呢?」

 宮前用彷彿看穿了什麼似的眼神看著我說道。

 「難道是因為,你喜歡遠野?」

 就是這樣。

 以前打麻將都是故意輸的,這次是為了和遠野搞好關係才使出了真本事。想以此為契機,和遠野變得要好,然後隔著一條街,在兩棟不同的建築裡,像羅密歐與朱麗葉一樣戀愛。

 完全沒有這種事。

第1話 遠野與宮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