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插畫

第34話 相對性理論

第四卷  第34話 相對性理論

 「為什麼~!為什麼~!」

 浜波尖叫著。

 那是在某個陰天,在巴士的車廂裡發生的事。

 巴士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

 「在吵什麼呀」

 「能不吵嗎!我就這樣被扔進了超不健全的四重奏裡!這輛巴士是要開向地獄的吧!」

 巴士上,柳前輩坐在最前面的座位上看書。早坂和橘並排坐在中間的雙人座上,我和浜波坐在最後面。

 「是浜波拜託要這麼做的吧」

 「是這麼說啦……」

 浜波的親戚在出售一塊別墅地皮的時候遇到了困難,於是就向父親在經營不動產的柳前輩商量。因為在出售活動中需要拍攝別墅內外觀的照片,所以就由浜波作為嚮導帶領柳前輩去拍攝。

 因為是別墅區,又有網球場,所以柳前輩邀請了橘,為了按照儘可能四個人約會的規則,我和早坂也跟著來了。

 「不是挺好的嗎,早坂和橘看起來關係很好。在電車內還牽著手呢」

 「你根本就不明白!」

 浜波說。

 「女生真正關係好的時候是不會像這樣黏在一起的!那隻不過是表面看起來關係很好,背後實際一直都在爭鬥著!」

 「是這樣嗎?現在不也是在一起開心地吃著零食嘛」

 「請仔細看好!早坂前輩正一臉笑容地推薦巧克力棒,但那根巧克力棒卻頂在了橘前輩的臉上!」

 我就當作沒看見那兩個人緊繃著笑容擠在一起。

 不久,巴士到站了,我們下了車,在浜波的帶領下向目的地進發。如果在是夏天,陽光透過樹叢,耀眼無比的時候,這裡可以說是綠意盎然的避暑勝地。但現在是冬天,天空似乎快要下雨了,有幾隻烏鴉在鳴叫著。

 穿過樹木林立的小路,就能看到小山丘上的別墅。

 磚木結構,有陽台,橫向延伸,左右各有三角屋頂。

 「總覺得,會變成殺人事件的舞台呢」

 一陣風吹過,橘按住頭髮說道。

 「浜波的親戚,為什麼要把這棟別墅賣掉呢?」

 「因為」

 浜波看向遠方說道。然後,她沒有看我,而是把手機的畫面給我看。原來是一個收集恐怖故事的網站,上面介紹了這棟別墅。上面記載了歷代這棟別墅的所有者死於非命,以及發瘋的故事等。

 這在當地——

 「靈異館。好像,是被這麼稱呼的」

 ◇

 把行李放進客廳的時候,柳前輩說要在下雨之前拍攝外觀,就出去了。早坂和橘似乎還打算繼續親密遊戲,手牽著手,對房間裡的傢俱交換著意見。

 「稍微去探險一下吧」

 我和浜波一起走出客廳。

 洋房內部和外觀一樣雅緻。寬敞的門廳、鋪著紅色絨毯的地板、掛著吊燈的大餐廳、木製的古董傢俱。

 長長的走廊左右有無數個房間,我們走進了其中一個房間。

 「就像酒店一樣啊」

 「好好把電氣和水的供應都搞好的話,馬上就能開業了吧」

 裡面有一張大床和一張簡易的桌子。

 浜波嘆了口氣。

 「這間別墅……確實會讓人產生有點不好的感覺」

 「你能感覺得到嗎?」

 「我還是挺有通靈體質的。不過也因此經常被捲進麻煩事中。除了這種事以外的麻煩事也很多。你應該也知道」

 「嗯」

 「唉?怎麼還能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我說的就是你們的事啊!?」

 你們四個人,請別在這裡爆發,浜波說。

 「現在大家都好好地遵守著規則的,都很安定」

 「不,一點也不安定吧。只不過是因為所有人都有壓力而已。橘前輩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做柳前輩的女朋友的那一刻輪換就已經不成立了」

 的確如此。而且,柳前輩也絕對意識到了這一點。即便如此,在剩下的時間裡,他還會努力改變自己的想法嗎。

 「難道是因為早坂被安排進了輪換名單……」

 「哎」

 在美雪的房間裡時,橘說過。

 『讓早坂和柳君在一起就好。如果早坂壞掉的話,司郎君是絕對不會捨棄她的吧』

 橘只想著怎麼和我在一起。為了這個目的什麼都做得出來絕對不是騙人的。

 『對不起我這麼壞。但只有現在這樣。等到全部結束後,就,再也不會做這樣的事了』

 說著的時候,橘一直黏著我。等到美雪從便利店回來,就說『快回去吧』。橘打算在這期間好好地做柳前輩的女朋友。

 「……確實,如果按照橘前輩的想法,四個人就都能圓滿收場了」

 浜波說。

 「這不就和桐島前輩的軟著陸計劃無限接近了嗎?」

 的確如此。也正是因為這樣,橘是在實現了我不想傷害任何人的願望之後,才和我在一起的。

 「可是當早坂前輩和柳前輩黏在一起的時候,桐島前輩真的能好好地放手嗎?」

 「等到那個時候,我是這樣想的……」

 「早坂前輩是怎麼想的呢。兩個女生是在商量後決定輪換的吧?早坂前輩,到底打算要幹什麼……」

 等到那時。

 浜波一臉驚訝地看著我的臉。

 「前輩,你從剛才開始一直在幹什麼?」

 「在幹嘛、在找適合套在脖子上的東西。這根電線有點太長了……啊,這條毛巾挺不錯的呀。超有青梅竹馬的感覺」

 我把纏在脖子上的毛巾繫緊,向脖子後面拉著。

 「嗯,無所謂了」

 「桐島前輩……」

 浜波用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我說。

 「網上說,別墅的第二個主人是用毛巾吊死的」

 「…………」

 「二樓有房間的窗能看到櫸樹的嗎」

 向窗外望去,可以看到漂亮的櫸樹。

 「……我們走吧」

 「儘快離開這個房間吧」

 說著,在我們回到走廊的瞬間。

 震耳欲聾的雷鳴籠罩了整座別墅。

 燈泡忽明忽暗。好像是掉落在了附近。

 「浜波,沒事吧?」

 浜波沒有回答。只是一直凝視著一個地方。

 視線的前方,在長長的昏暗走廊的另一邊——

 兩個女僕站在那裡。

 臉色蒼白,面無表情地看著這邊。

 「噫,噫唉~!!」

 「啊哇哇哇哇哇哇哇」

 浜波想把我當作盾牌,我想讓浜波成為目標,兩個人互相糾纏著,想要逃跑卻被對方拖了後腿。

 「請把桐島前輩的身體拿去當作替身吧!」

 「不,應該拿浜波的!」

 燈泡熄滅,每亮一次,女僕就朝靠近一點。

 好像能看見血海朝兩人這邊湧來一樣。

 「哇~~~~!!」

 「呀~~~!!」

 ◇

 「明明沒有必要那麼害怕的」

 穿著女僕裝的早坂抱著我的胳膊。

 在別墅的一樓轉了一圈。我們準備分工拍攝內觀的照片。二樓是橘和柳前輩,癱軟在地的浜波在接待室待命。

 「不,雖然現在不害怕了,但那個時候還挺有那種氣氛的」

 兩個人都眼神呆滯,一說話,她們的聲音就重疊在了一起。簡直就像雙胞胎一樣。順帶一提女僕裝是在衣架裡發現的,記得還說了好可愛啊這樣的話,但早坂和橘似乎都沒有換上服裝的記憶。

 「怎麼樣?現在可愛嗎?」

 「嗯。非常適合你」

 「唉嘿嘿~,主人~,請隨便下點命令~」

 早坂一點也沒有要當女僕的感覺,只是在一直撒嬌。

 「可是,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嘛」

 最近完全沒見到早坂。因為打工的事被人告密,所以停學了。她媽媽也很生氣,禁止她外出。

 「打起精神了嗎?」

 「嗯。一直都在看電影和動畫」

 「學校,下週能來嗎?」

 早坂在美術課上當著大家的面和我接吻,還說了『想要色色』這種話。停學期間那種轟動的現象多少有所淡化,但果然還是回不去了。不過——

 「沒關係的啦」

 早坂一副認真的表情說道。

 「只要有桐島君在的話,我不管發生了什麼都會沒事的」

 與其當大家的洋娃娃而無法和喜歡的人交往,還不如選擇和喜歡的人交往,即使這會讓自己的評價變得很糟糕。

 「啊,來消息了」

 早坂打開手機屏幕。那是柳前輩抱著橘肩膀的自拍。為了證明兩人獨處時自己什麼都沒做,她嚴格遵守定期發照片的規則。只是抱著他的肩膀的樣子有點挑釁的意味。

 橘是想好好當個女朋友,所以才會把腦袋靠上去。

 「這個,真的什麼都沒做嗎?接吻之後,甚至做了那之後的事情再發照片也是可以的吧」

 「不,再怎麼說也是有在遵守規則的吧……」

 「啊哈哈,桐島君太小瞧他們了吧」

 這種感覺真讓人懷念啊,早坂說。

 「但是,桐島君已經有我了,就別擺出那種臉了哦」

 「有件想問的事」

 「什麼?」

 「早坂你為什麼要參加輪換呢?」

 聽我這麼說,早坂用「因為我相信桐島君」來回答。

 「我啊,已經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早坂笑著說。

 「輪換什麼的,被橘一說,我就直接點答應了。我是怎麼想的呢?本來柳君就是我的本命,這樣的。但是,已經,完全搞不清楚了。在學校裡我變得一團糟,公告欄上也寫了一堆色情的H同學什麼的,停學的時候媽媽也哭了。我除了桐島君以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但是隻要桐島君在的話就沒關係,也有會動腦子的時候,哎呀,我在說什麼呢……」

 早坂的眼神瞬間變得茫然。但馬上又露出笑容說。

 「總之,我只要相信桐島君就好。只要桐島君在,做柳君的女朋友也沒關係!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的話桐島君就會說,我只要聽桐島君的話就行了!」

 說著,早坂又像貓一樣黏著我撒起嬌來。

 「哎 ~ 如果今天住在這裡,就可以穿著這身衣服和桐島君打情罵俏了」

 「……還有到擁抱為止的規則在呢」

 「抱著的時候不小心親到了也是沒辦法的事吧」

 早坂一臉天真地說著。

 早坂的這個願望也實現了。

 內觀拍攝剛結束,又雷聲大作,下起了暴雨。往外一看,冒著水煙。那是一場巨大的暴風雨。

 「電車和巴士都停運了……」

 回到客廳,浜波正盯著手機。這時柳前輩和橘也回來了。

 「估計要明天才能恢復運行」

 住宿沒有問題。電燈和自來水都通了,只是有點灰塵,也有床。還有——

 「吃的東西怎麼辦。雖然一天不吃也不會有什麼事」

 柳前輩剛說完,早坂就從包裡拿出零食說「沒事的」。有pocky,快樂棒等傳統零食,也有阿闍梨餅等令人垂延三尺的名點,各種零食應有盡有。【注:快樂棒原文“ハッピーターン”,日本一種經典的條狀膨化食品;阿闍梨餅,京都名產,是一種紅豆餡的餅】

 「平時都一直帶著這些嗎?」

 我剛說完,早坂元氣滿滿地「嗯!」的一聲回答。

 「…………」

 「桐島君是不吃零食的呢」

 「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明明沒說吃零食會變胖什麼的——

 不管怎樣,已經準備好過夜的計劃了。讓人覺得沒什麼問題的這個夜晚,卻在幾個小時後向危險的方向發展。

 入口的門關得很差,在暴風雨中嘎嘎作響,好像馬上就要打開了。就在大家一起加固的時候。

 「我有個提議──」

 柳前輩一邊把從用具室拿來的鏈子纏在門把手上,一邊說道。

 「話說回來前輩,有必要在鏈子上掛鎖嗎?」

 我說。

 「這樣的話與其說是為了不讓門打開,不如說是為了不讓裡面的人逃走……」

 「嗯。不過,不就是這樣嗎?」

 柳前輩的眼神看起來有些空洞。

 「「就是這樣吧」」

 女僕打扮的早坂和橘同時說道。她們又牽著手,像雙胞胎一樣。她們的眼睛裡也沒有光。

 「快,醒一醒吧~!!」

 浜波拍了拍柳前輩的臉,又拍了拍早坂和橘的肩膀。

 「你們!一定是被什麼不好的東西弄累了!」

 據網上說,這座別墅裡好像發生過殺人事件,兇手為了不讓房客逃跑,用鐵鏈和掛鎖把出口鎖住了。

 「哈」

 柳前輩的眼中恢復了理性。但是,從在這時。

 「繼續,剛才提議的話題──」

 柳前輩皺著眉頭說道。

 「雖然是我自己說的,但說實話,還是很痛苦。不斷接近不喜歡自己的女孩子」

 前輩察覺到了橘的心情。約會也好,抱在一起也好,都是出於情義,知道這一點後,他反而覺得很累。

 「抱歉……」

 橘滿懷歉意地說。

 「小光你沒有錯。是我在無理取鬧。只不過因為我是個軟弱的男人,在這種暴風雨的夜裡總想著去感受他人的好感」

 視線的前方指向著早坂。前輩早就知道自己是早坂的本命了。

 因為知道橘只是表面上的溫柔才這麼說的吧。

 前輩用手捂著額頭,表情痛苦地說。

 我是個軟弱的男人,想被人愛著,所以——

 輪換的提前——

 「一個晚上就好,來戀人交換嗎?」

 ◇

 晚上,我和橘抱在一起躺在客房的床上。

 房間裡很昏暗。燭台上的燭火搖曳著。別墅因為打雷停電了。用具室裡有火柴和蠟燭,還有一個放燭台的地方。

 這座別墅宛如與世隔絕的異界。

 大概,是被這異界的氛圍所影響了吧。

 『來戀人交換嗎?』

 柳前輩的提議很順利地被答應了。橘和早坂異口同聲地說『好啊』。兩個人目光呆滯,又牽著手。

 『可怕!比起靈異現象,前輩們做的事更可怕!這只是在互相傷害而已!』

 浜波尖叫著。

 接著又說,既然是戀人一起住一晚的話,應該會睡進同一張棉被裡,於是我們分別進入不同的客房,我在床上抱著女僕打扮的橘。

 沒有洗澡。因為沒有熱水。

 橘一開始還因為在意沒洗澡而感到害羞,但一到床上,就一邊抱住我,一邊像狗一樣嗚嗚地叫著「司郎君……司郎君……」。

 「這一次要好好地遵守規則的」

 橘一邊呼出溼潤的氣一邊說著,用諂媚的眼神盯著我看,偶爾會忍不住用力按著我的下腹部。

 如果是漫畫的話,會有讓女孩子小鹿亂撞的描寫。但女孩子真正的好感,是更加真切的。

 「因為是司郎君才會做這種事」

 橘說。

 「剛才,柳君誇我穿女僕裝好看,一直抱著我。感覺脊樑骨都要斷了一樣地被緊抱著,他抱著我的頭,在我耳邊一直說著『喜歡,我喜歡你,請看著我』。因為我,是女朋友所以把手搭在了他的背上」

 我反射性地緊抱住橘。抱得她的腰都直了,又抱住她的頭,在她的耳邊說著喜歡你喜歡你。

 「我也……想要一直當司郎君的女朋友」

 說著抬起了下巴,但馬上又低下了頭。然後忍著不吻我,而是反覆咬我的襯衫。

 真想就這樣和橘繼續這樣下去。但是,我做不到。

 床的正面放著一張桌子,上面放著一個燭台以及豎著一部手機。

 手機屏幕裡,柳前輩從背後抱住早坂躺在床上。兩人隔著屏幕四目相對,早坂微微一笑。

 沒錯。

 到擁抱為止。為了確認對方是否遵守了這一規則,用視頻直播了彼此睡覺的情況。

 柳前輩從後面抱住早坂,兩人都對著鏡頭。

 我和橘抱在一起,只有我看著鏡頭。處於這樣的狀態。

 我把聲音調成靜音,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不過,早坂和柳前輩的關係似乎很好。

 本來他就是早坂的本命,所以比起橘和早坂更有可能順利發展。柳前輩也感覺到了這一點,表情比起和橘在一起的時候更加明朗。

 自己喜歡的人,和喜歡自己的人。

 柳前輩面臨的問題,恐怕是社會上很多人都面臨的問題。但是,我沒有考慮這件事的閒心。

 無可救藥的是,明明在我的臂彎裡,有一個如此美麗、順從、讓我從頭到腳都沉浸在愛裡的女孩,我卻在對手機屏幕裡的景象感到了嫉妒。

 早坂身體溫暖溼潤、柔軟的觸感。

 如今,柳前輩感受著這一切。

 腦子都快瘋了。

 為了抑制想和橘做那種事的衝動,我移開視線,看到早坂正在和柳前輩打情罵俏。

 相反,柳前輩一邊看著對自己絕對沒有好感的橘在向我撒嬌,一邊抱緊著早坂。

 很明顯,我們是在試探自己的感情。

 過了兩個小時左右,我就到極限了。

 因為橘的身體太受本能控制了。趁著被被子遮住的機會,她用腳夾住了我的大腿,隔著褲子也能感覺到,那裡開始溼熱起來了。她微微扭動著腰,用手指拉著我的袖子,像是在央求我。

 我們做過一次這樣的事,對各種事情的門檻都降低了。

 我想著要不就這樣繼續下去算了。這樣一來,四個人的關係或許就會在這種地方強行落地。

 但是,無論怎麼想,讓早坂和柳前輩看到我和橘做這種事都太殘酷了。完全迷失了自己,自暴自棄地選擇了橘,然後毀掉了周圍的一切的做法。

 這種選項莫名其妙地讓人感覺後果不太好。

 「我去喝點水」

 我說著,離開了房間。

 拿著燭台走過走廊,來到大廳,想喝水壺裡的水。不過先到的人是浜波。

 「睡不著。桐島前輩也是嗎?」

 「變成了那種狀況了呢」

 「你什麼都不要說就最好了呢」

 「隔著鏡頭──」

 「啊~!啊~!啊~!啊~!」

 我向往常一樣把事情都告訴了浜波。她生氣地說著「我不想聽!太可怕了!」,然後冷靜下來說道。

 「哎,這種時候逃開不挺正確的嘛。總覺得那三個人來到這所房子後都變得有點奇怪」

 「確實」

 「在這裡聊到天亮也可以的哦」

 但電影卻在朝著片尾字幕繼續播放著。

 先是橘揉著眼睛來到大廳。

 「司郎君不在我好寂寞……」

 說著,睡眼惺忪地緊緊抱住我。

 「橘前輩在這種時候真的很可愛呢」

 浜波撫摸著橘的頭。

 坐在沙發上懶洋洋的時候,早坂和柳前輩也來了。看來都是睡不著。

 就這樣,五個人一起在大廳裡度過了一夜。但是——

 掛鐘敲響了深夜零點的鐘聲。

 「有沒有什麼可以用來消磨時間的遊戲呢」

 柳前輩說。但誰也沒有帶撲克牌。不過,去別墅裡找找的話,說不定會有國際象棋或黑白棋之類的棋類遊戲。

 不過在那之前前輩已經找到了。

 「這是什麼?」

 在沙發中間的桌子上的燭台旁邊放著摺疊著的活頁紙。

 「到剛才為止還沒有的──」

 前輩將紙片拿起。我有印象。應該是在我的大衣的口袋裡的。為什麼回到了那種地方。

 「不行,那個不能打開!」

 但是,前輩已經將紙片打開了。

 「真・戀愛遊戲?」

 在校園開放日上見到的國見交給我的在真・戀愛筆記中預定收錄的戀愛遊戲。

 而且聽說是適合我們四角關係的特化型。

 「這個,來玩」

 「等,等等」

 這個遊戲再怎麼說,也不是說玩玩看吧這樣一拍即合就可以來玩的。

 『give up・game』

 這是紙片上游戲的名稱。

 內容非常簡單,四角關係的四個人組成兩對男女面對面地坐著,就像照鏡子一樣,各自做同樣的事情。

 具體來說,現在的狀況是我和橘一組,柳前輩和早坂一組。

 也就是說在我和橘接吻後,柳前輩和早坂也就必須接吻。

 「這個,不會太過激了嗎?對方做過的事就必須做,而且還註釋說,行為內容必須無限制」

 到擁抱為止的規則當然也失效了。

 「但是,這個遊戲就叫『give up』吧?」

 確實如此。

 在早坂和柳前輩接吻的時候我可以說『不要』來結束遊戲。

 但是,如果是這樣,我就會受到懲罰,今後我不能再和橘發生關係,只能和早坂接觸。

 這就是玩法。

 自己的手中擁有著女孩A,如果喜歡的是A的話,那麼其他女孩怎麼樣都無所謂。如果在女孩B要和其他男人接吻時阻止了這一行為,那麼就說明喜歡的是女孩B。因此可以解釋為在四角關係中選擇了B而不是A……

 相反,如果柳前輩拒絕我和橘的接吻,柳前輩就會因為輕視了身邊的早坂而被禁止接近早坂。

 「真的要做嗎?行為會越來越過激的吧?」

 「吶桐島,你不覺得我們已經到極限了嗎?」

 前輩一副認真的表情說道。

 「我知道自己的感情已經變得一團糟了。我覺得這個遊戲會讓我們的關係變得簡單很多」

 的確如此。這個遊戲是從外部強制決定自己的真心。到底會優先哪個女孩。而且——

 「如果誰都沒有放棄,那麼組合就已經確定了吧」

 確實。

 因為這個遊戲的行為是無限制的,所以走到哪裡就走到哪裡。如果沒有放棄,就會和手中的人走到最後。反過來講,也意味著允許另一個女孩和別的男人走到最後。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被放棄的話,我和橘,前輩和早坂的組合就都確定了戀人關係。

 「我和早坂是禁止give up的」

 橘說。橘確實沒有give up的必要。因為她覺得早坂和柳前輩能走到一起就最好了,完全沒有give up的動機。而且在她看來,柳前輩手中的早坂應該會馬上give up的吧。

 「可以吧,早坂」

 「可以喲」

 早坂笑著答應了,give up遊戲的規則就這樣調整好了。

 這完全是我和前輩的chicken race。【注:意為試膽競速的意思,像是兩部相向而行加速的汽車,看誰先害怕而躲開】

 如果我give up了,那麼我只能去追求早坂。

 如果柳前輩give up了,那麼他就只能追求橘。

 如果我和前輩都不give up的話,就確定為現在的組合。

 如同最終決戰的遊戲,讓房間裡的氣氛緊張起來。

 「──我去洗個臉」

 前輩帶著奇怪的表情走出大廳。橘見水壺空了,也雙手抱著水壺向廚房走去。

 「這樣好嗎?」

 我問早坂。當我看到早坂和柳前輩睡在一起時,心裡充滿了嫉妒。

 但是如果早坂果然還是把柳前輩當作本命的話,那麼不管柳前輩對早坂做什麼,我都不能give up,必須守護著他們的感情。但是——

 「嗯」

 早坂表情開朗地說著。

 「把柳君當作桐島君。這樣的話,就沒事了」

 「那個,這就是說……」

 「唉?難道你覺得我還喜歡著柳君嗎?真是的 ~ 那都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我不是說過最喜歡的是桐島君了嘛,說著,早坂趁柳前輩和橘不在緊緊地抱了上來。

 「最喜歡的是我的話不是會不想玩這個遊戲嗎?」

 「嗯,我不想玩。但是桐島君還想看我受傷吧?想在自己和其他女孩子親熱的時候,看我被其他的男人撫摸著,被欺負得遍體鱗傷對吧?可以哦,讓我變得遍體鱗傷吧。但是,最後還是會對我很溫柔的吧?唉嘿嘿,是因為喜歡著桐島君吧,腦袋又變得很奇怪了」

 因為我相信著桐島君哦,早坂說。

 「桐島君最後一定會give up的吧?會受不了我和柳君親熱,來阻止我們的吧?這樣的話橘就會被拋棄,完全成為定局。不過,橘有點可憐呢~。明明這麼期待著,卻只有身體被當作為了處理那種事的道具而利用著,用完就被扔掉了。待會要給她很多零食來安慰她呢~」

 「……早坂,這只是假設,如果我沒有選擇早坂的話──」

 「唉?這不可能的吧?可你是桐島君呀。桐島君一直都是站在我這邊的。我已經沒有桐島君就不行了。就算這樣,如果,桐島君還是沒有選擇我的話──」

 這時早坂變得眼神空洞。

 「那個時候我就把自己送給想要我的人。誰都可以。畢竟,我是不被需要的東西。沒辦法待在桐島君身邊的我,我,是不被需要的。所以會被拋棄」

 「…………」

 在旁邊聽的浜波忍無可忍地叫道。

 「快住手~!!別玩這種遊戲啊~!!」

 但是,事到如今已經停不下來了。柳前輩和橘回來了。

 客廳的沙發上,我和橘、柳前輩和早坂隔著搖曳的燭光面對面坐著。浜波則逃走了。

 「開始了」

 柳前輩說完,三個人點了點頭。

 give up · game。

 就這樣開始了。

第35話 give up · 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