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插畫

第33話 戀愛是肉體上的

第四卷  第33話 戀愛是肉體上的 戀人輪換的目的和最終目標,恐怕四個人各不相同。柳前輩以失敗後不再見面為代價,成為橘的限時戀人。打算在畢業之前把她說服。

 不知為何,早坂和橘又附加了一個條件,那就是每個月進行一次輪換。然後以我和早坂,柳前輩和橘的組合開始了。

 早坂在這個時候總是對我撒嬌。每天晚上都保持著通話狀態睡著,四人約會的時候也像是為了不把橘交出去一樣,緊緊地抱住她。因為有著只能到擁抱為止的規則,有時候,她會甜蜜地咬著我的手指,說著「好想接吻啊,好想被桐島君撫摸啊」。

 在學校裡,雖然多少會受到大家的白眼,但因為是正式的女朋友,所以會做便當,一起上下學,是個和健全早坂一樣的戀人。

 另一邊,橘還是一臉冷淡。

 就算有著早坂抱住我威脅著也不理會,只允許柳前輩做到牽手和抱住肩膀的程度。

 我很想問橘。到底,為什麼要答應成為柳前輩的戀人呢。為什麼要和早坂輪換呢。

 我就是為了這個才來到橘家裡的——

 「這是家居服……」

 美雪穿著吊帶衫和短褲。她穿的運動內衣都露出來了,都不知道叫人的眼睛該往哪裡看。

 「所以,姐姐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應該一時半會回不來了」

 美雪移開了視線。臉頰紅紅的。

 一到橘家,我就被帶到了美雪的房間。牆紙和床罩都是白色的,純真乾淨,給人一種天真無邪的印象。

 我坐在放在地板上的坐墊上,面對著穿著『家居服』的美雪。

 「姐姐,聽說她悶悶不樂?」

 「唉、啊……是、是這樣的、是說過姐姐這樣……」

 美雪剪了短髮,從脖頸到鎖骨都露出了皮膚。那是不知汙穢的少女的雪白。

 我並不遲鈍。我知道美雪偶然產生了一點感情。但那是因為沒有經驗,很快就會過去的。對於被稱為她妹妹的美雪,我並沒有那種感覺。這是有區別的。

 「我多少知道姐姐和桐島先生是在談著怎樣的戀愛」

 「是這樣啊」

 「前幾天,姐姐和早坂茜小姐在這間房子裡舉辦了住宿會」

 「唉?那兩個人?」

 自從在活動室擦出火花以來,我一直以為她們的關係很差……

 「那好像是一碼歸一碼了」

 「女孩子是這樣的啊」

 「一開始還興高采烈地說要開睡衣派對。剛開始五分鐘就在姐姐的房間裡吵起來了,我趕緊去阻止她們」

 寄浜波之後又一個被捲入的被害者。抱歉,美雪。

 「好像還一起泡了澡」

 「真拼啊~」

 「姐姐好像很得意地展示了脖子上的草莓,所以又吵架了」

 橘的草莓,是我第一次在京都時,因為快感太強而咬下的。

 順帶一提在浴室裡還能聽到早坂『啊~、我生氣了!』的聲音,接著是橘『嗚喵 ~ !』的叫聲。大概是早坂因為被橘摸到了敏感部位,發起了反擊吧。

 「姐姐和早坂小姐為了談桐島先生的事,舉辦了睡衣派對」

 「就知道是這樣啊」

 「我不太懂戀愛。我一直以為自己不會理解姐姐和早坂小姐的心情。但是……今天,我知道自己果然是女孩子……那個……」

 美雪紅著臉,垂下眼睛說道。

 「我很想知道戀愛是什麼。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教一下桐島先生」

 我搖了搖頭。

 「這是和同齡的男孩子在教室裡相處的過程中就自然會知道的事情。也許我看起來有點大人的樣子,而同班的男生看起來有點孩子氣。不過,這只是一個小小的錯覺」

 上初中的美雪,在高二的我看來非常稚嫩。對這樣一樣女孩傳授戀愛的技巧,即使她乞求,我也覺得不可以。而且我還在為早坂和橘煩惱。我還不至於在這裡因為一個女孩子的好感而沾沾自喜。

 「是這樣啊……」

 美雪乖乖地退了回去。真是坦率。和某些人大不相同。

 「那,在姐姐回來之前要打打遊戲嗎」

 「好啊。我可是挺強的。要玩什麼?PS?Switch?」

 「這個」

 美雪拿到面前的是——

 該不會是戀愛筆記吧。

 「為什麼!?」

 「在姐姐的房間裡找到的」

 好像是讀了這本書後,順帶學了關於戀愛的知識。

 美雪,作為橘的妹妹的完成度太高了。血緣關係真是可怕。

 「不行。初中生不能玩這個」

 「我已經是大人了」

 「不是才十五歲嗎」

 美雪把筆記塞給我。我使勁把它推了回去。

 「像我這樣年長的男人和什麼都不懂的初中生做那種事是不公平的」

 「不公平?那種事是誰決定的啊?」

 一副強勢的架勢。

 「不行就是不行」

 我強勢地說完後,她說了句「那就算了」,一臉委屈地玩起手機。

 我瞟了一眼屏幕,顯示的是哥特蘿莉裝的紀念照。

 「這個,我給姐姐發過去」

 「喂」

 「姐姐絕對不會對桐島先生髮怒。恐怕只會把我狠狠地抓去關禁閉」

 小時候好像經常發生這種事。

 「我是個喜歡姐姐喜歡的東西、有點壞的妹妹」

 不要這樣輕易就埋地雷啊。

 「我經常把姐姐最喜歡的毛絨玩具拿出來抱著睡覺,被發現後,我的肚子和腋下都被撓了一個小時癢癢」

 這似乎是關禁閉的慣例。

 「但我們都是大人了。如果把這張圖片發給姐姐,我恐怕會受到大人的譴責吧」

 說著,看著我就要按下發送鍵。

 美雪現在學會了讓年長的男生看起來覺得帥氣的魔術。

 雖然不公平,但回應這種期待或許也是年長男人的任務。而且,這個純情的少女,我也不忍心讓她被橘靈巧的指尖折磨。

 這樣想著,身體自己動了起來。

 「等、等一下!」

 我把雙手交叉放在腦後,蹲了下來。

 「啊哈!」

 美雪露出開心的表情。

 「意思是要玩吧!」

 「只是一下下而已」

 只是和自己最喜歡的女孩的妹妹玩一會兒而已。我已經是大人了,絕對不會對美雪喪失理性的。

 「那、來玩吧」

 「玩玩看吧!」

 變成了這樣的情況。

 ◇

 『戀愛是肉體上的』

 那就是美雪給我看的戀愛筆記遊戲。

 規則很簡單,男女兩個人一起做肌肉鍛鍊。

 美雪讀的筆記不是第十三本禁書,而是基礎篇。因此,內容相當輕鬆。這在學校裡也很常見。

 「桐島先生,你的身體好硬啊」

 在進行肌肉鍛鍊之前,先做伸展運動。兩腿分開坐著,美雪從後面推著我的背。

 「痛痛痛痛痛」

 「請再加油堅持一下!」

 美雪看起來很開心。玩耍似的推過來。就算把體重全壓在背上,還是很輕。果然還只是個孩子。

 「那麼,來交換吧」

 這次換我來推美雪的後背。她的身體非常柔軟,可以一邊打開雙腿,一邊將手肘貼在地板上。

 原來如此,這個遊戲是以伸展運動和肌肉鍛鍊為幌子,讓男女進行肌膚接觸,讓人心跳加速的遊戲。不愧是基礎篇,對初中生來說剛剛好。

 這麼想著的時候——

 「請再……壓過來一點……」

 聽完,我照著美雪說的壓著她的背。

 美雪的身體又華麗又柔軟,給人一種尚未完成的感覺。和同齡人的感覺完全不同。處在成長期的兩個人的年齡差距非常大。然後——

 「果然,桐島先生是個男人……」

 「嗯?」

 「被用力推著,完全無法抵抗……只要桐島先生想的話,我不管什麼事都能被做吧……」

 「美雪!?你在說什麼呢!?」

 總覺得呼吸有些溼潤,大概是錯覺吧。

 「……那麼開始鍛鍊肌肉吧」

 做了一遍伸展運動後,美雪屈膝躺在地板上。我抱著她的膝蓋,讓她更容易做仰臥起坐。

 美雪把手交叉放在腦後,身體從背後倒下,又翻了起來。

 皮膚漸漸沾滿汗水,呼吸紊亂,臉頰也變得通紅。頭髮貼在額頭上。

 活動著身體的美雪變得清爽通透。

 如果去代言運動飲料,應該會很有人氣吧。

 「接下來是桐島先生」

 「好的」

 「……請把上衣脫下來……我覺得會很熱……」

 我照她說的,只穿一件T恤做仰臥起坐。感覺暖氣設定的溫度很高,我們依次做著各種各樣的肌肉鍛鍊。

 美雪很認真。汗水讓自己吊帶衫的顏色都變了,我做俯臥撐的時候,她也在中途支撐著身體,一直到極限。

 「不行了」

 仰面躺著。汗流浹背,肌肉發出悲鳴。

 「有點沒出息吧?」

 聽我這麼說,美雪說「沒有的事!」。

 「桐島先生很健壯。後背很寬……力氣很大……壓著我的腳時,我完全動不了……我感覺到了男性的力量……」

 美雪害羞地垂下了眼睛。

 「然後,我有個請求」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是什麼呢」

 「桐島先生的身體,請讓我摸一摸」

 「真直接啊!」

 我不由得坐了起來。

 「不、不是的。我……因為男孩子們不和我玩,我知道自己是個女孩子,只是想更加了解其中的差別……」

 雖然超越了戀愛遊戲的概念,但在產生性別差異的成長期幫助她確立認同感也是年長男性的任務吧。

 「我身上流了挺多汗的」

 「沒關係的……果然,骨頭的大小、肌肉的形狀都完全不同……」

 美雪的眼睛漸漸失去了理性的色彩。

 「還有一個願望的說……」

 「絕對不行」

 「能不能請你用力按住我」

 「唉?聽不到我的聲音嗎?」

 「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感受一下肌肉力量的差距……」

 「啥?橘家裡的人都這樣嗎?對自己不利的話都全聽不見的嗎?」

 「這是最後一個了……」

 說著,美雪倒在地上,雙手舉過頭頂。

 真是的。

 「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哈」

 我用手抓住美雪的兩隻胳膊。因為她的手腕很細,所以一隻手就能做到。

 「這就是……男人的力量啊。我,身體真的完全動不了」

 「美雪,別開玩笑地把這種事拜託給別的男人。你可能還不明白,男人是有各種各樣的感情的,有時候會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麼……」

 美雪害羞地扭過臉說。

 「請讓我學習一下。請桐島先生教教我,如果和男人兩個人保持這種姿勢會怎麼樣。請用我的身體,讓我明白」

 身材嬌小的美雪在我下面,滿身汗水,身體緩緩地扭動著。

 多麼糟糕的中學生啊。

 「對姐姐做過的事,也請對我做。會變成怎樣的心情,我也想要知道」

 「不、那種事……」

 「和姐姐做的那種事,你不是一直都在忍著不做嗎?」

 在住宿會的時候,美雪好像一直在聽著姐姐和早坂的對話,她知道橘現在是柳前輩的女朋友。

 「我……代替姐姐來做就好了呀」

 在室內泳池裡發生的事一閃而過。橘被其他男人張開雙腿。即使我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但心裡還是會有很多想法,也會想念著橘的肌膚。

 「如果不能代替姐姐的話……」

 美雪把臉扭向一邊,臉頰通紅。

 「想和姐姐最喜歡的人做這種事……請懲罰我這個糟糕的妹妹……」

 美雪是橘的妹妹,才十五歲,還什麼都不懂。對這樣的女孩子,本來連碰都是不被允許的。但就在這時,理性逐漸消失的我,在腦海中掠過的是跨越明治、大正、昭和三個時代的大文豪谷崎潤一郎。

 谷崎潤一郎迷上了妻子的妹妹,做出了被稱為『小田原事件』的事,企圖將妻子轉讓給作家朋友。而且那個妻子的妹妹當時才十五歲。

 選擇愛人十五歲的妹妹,然後把愛人轉讓給別人。

 這句帶有符號意味的話,像天啟一樣降臨在我身上,成為了一個答案。

 嗚呼,我,桐島司郎就是谷崎潤一郎。

 這麼想的瞬間,我把美雪的吊帶衫掀了起來。露出被汗水染溼的雪白腹部。

 「桐、桐島先生,這這這、這麼突然!」

 我用舌頭舔著美雪的肚子。

 「嗚喵!?」

 美雪不愧是喜歡運動的人,沒什麼贅肉。儘管如此,還是有著像女孩子一樣柔軟的肚子。伴隨著汗水的味道,我舔舐著十五歲女孩子白皙無垢的柔嫩肌膚。

 「嗚喵 ~ !嗚喵 ~ !」

 美雪發出可愛的叫聲。

 我繼續摸著美雪的身體。就像美雪對我那樣,感受著肩膀、鎖骨、上臂、大腿和自己身體的不同。

 「請、請對我溫柔一點,我、我、全身都溼透了!」

 因為就是這樣的,所以我用手指在美雪的肌膚上欲情故縱地撫摸著。於是——

 「啊啊、桐島先生 ~ !」

 美雪發出甜美的叫聲。

 雙手在頭頂交叉扭動著的身體,宛如一條美麗的白魚。

 「我,現在,已經明白了!在桐島先生骨感的大手下,我無法做出任何抵抗,我已經完全明白自己只是僅僅一個女孩子了!」

 汗水從我的太陽穴流下,順著下巴,落到美雪的身上,和她的汗水混合在一起。

 白色的壁紙,白色的窗簾,在這樣象徵著純真的房間的正中央,我對自己玷汙一個了情竇未開少女的行為懷有罪惡感,但如果有一天有人玷汙了她,我寧願那個人是我自己。我想到了這種無可救藥的事情。

 美雪像是喝醉了,眼神恍惚,囈語般地說。

 「請把對姐姐做過的事全都對我做一遍,全部」

 我舔著美雪的腋下。在這個還不瞭解世間的悲傷和殘酷的少女身邊。即使這個少女懇求著「請放過我」也繼續舔著。

 「桐島先生,我好奇怪啊。明明因為羞恥而流淚,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奇怪的感覺,想要被更加厲害地懲罰」

 好想更加厲害地懲罰這個邊哭邊發出甜甜的嬌喘聲的少女。

 「桐、桐島先生!?這個不行!」

 我舔起了美雪的腳。

 「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個糟糕的妹妹!對不起!放過我吧!」

 從還沒踏過多少世俗土地的無罪的腳一直舔到手指,毫不厭倦地舔著。

 這是無法理解的行為吧。不過,聽說谷崎老醫生也寫過非常執著於女性腳部的小說。大概是在女性的腳上發現了特別的美吧。

 同樣,我也在美雪的身上,發現了只有在成長途中的那個瞬間才有的光輝和美麗。那麼,我所做的一切不也都可以說成是文學行為嗎?

 從剛才開始,一個叫浜波的少女就一直我的在腦海中高喊著「道歉!向文壇道歉!」,但這是沒有必要的。因為我就是谷崎潤一郎。

 「哈……哈……」

 上氣不接下氣,張著小嘴,胸部上下起伏的美雪,真是美極了。

 我順著一種突然間產生的感覺,用手指捏住美雪粉紅色的舌頭。

 「啊……唉唉唉……嗚唉唉唉唉……」

 美雪眼睛發愣,渾身無力,口水從嘴角垂下。像是剛剛被完事的少女。

 「唉啊啊啊啊……嗚唉啊啊啊啊……」

 在那之後的一個小時裡,我玩弄著這個連話都說不了的小女孩。如她所願對她做對姐姐做的事那樣,我舔著脖子,把舌頭伸進了耳朵。在對橘做過的事中,還是算比較普通的。但這對中學生來說也是太過刺激了,美雪一邊發出甜美的叫聲,一邊弓著柔軟的身體,大腿被弄得一片溼潤。

 然後——我覺得已經足夠了——切斷了與疑似谷崎意識的連接——

 好——

 「差不多就是這樣」

 我起身說道。

 「受不了的話,就不要逞強了。美雪才初中,和姐姐不一樣」

 「嗯……我知道了……桐島先生已經教會我了……完全地……」

 美雪筋疲力盡。全身被汗水和各種體液弄得溼噠噠的。

 真是的,我到底對這個小姑娘做了什麼呀。

 冷靜下來後,稍微反省了一下,伸手拿起準備擦汗的毛巾。

 就在這時。

 玄關傳來沉重的開門聲。然後——

 「我回來了~」

 是橘的聲音。好像剛上完鋼琴課回來。

 「美雪,快點,唉、等等!?」

 我伸出手,美雪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倒。

 這個距離幾乎能碰到鼻尖,美雪說道。

 「就這樣被姐姐發現然後破滅吧」

 「別說這種吊話啊!」

 在這身體上進行絕對破滅計劃,美雪毫不猶豫地參戰了。

 「冷靜下來,美雪這只是一時衝動」

 「那我還有最後一個請求,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我一問,美雪就露出與年齡相符的稚嫩表情,扭扭捏捏地,像少女漫畫裡的羞澀表情,眼神遊移。

 「親吻……想要做」

 大概是在玄關看到了我的鞋吧,「司郎君來了嗎!?」是橘的聲音。

 「不,美雪──」

 「我知道桐島先生有多麼喜歡姐姐」

 今天發生的事我會當作全都沒有發生的,美雪說。

 「所以,最後請再親我一下」

 就在這時,橘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司郎君?你在哪?」橘從美雪的房間前面走過,又走了回來。

 「不快點的話就要被姐姐發現了」

 「不,比起這個,美雪還沒接過吻吧」

 「初吻……是桐島先生就好」

 「美雪~,司郎君在嗎~?」橘的聲音從走廊傳來。

 美雪揪著我的T恤,把臉湊了過來。

 「不親的話我就要這樣發出慘叫了」

 「美雪!?」

 「桐島先生是被糟糕的妹妹威脅的,並沒有背叛姐姐。這樣不是很好嗎」

 橘的腳步聲停在房間前。問道「美雪?在嗎?」。

 「我是認真的」

 美雪的表情還是那麼稚氣,明明做了這樣的事,卻還是那麼爽朗、凜然。

 我心中有兩種感情。

 是讓美雪保持純真。

 還是將她玷汙。

 在這之間,我——

 ◇

 從結果而言,橘並沒有在我和美雪抱著溶為一體的時候闖進來。

 「有個驚喜想給姐姐」

 美雪對著走廊說道,橘在門後慌慌張張地說。

 「等、等一下。我,剛剛才下課,還不能……」

 然後橘的腳步聲便離開了。

 「怎麼回事?」

 「姐姐要和桐島先生見面的時候會花很多時間挑選衣服、整理頭髮。姐姐上鋼琴課很辛苦,至少是去洗個澡吧」

 這段時間我們也做完了準備。用毛巾擦汗,並穿好襯衫。

 「桐島先生,請放心吧。今天發生的事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你真的很喜歡我的姐姐呢」

 感覺腦子有點傻乎乎的,美雪邊扣扣子邊說。

 「今天的事就留在記憶裡吧。除此之外不需要別的,今後也不會發生什麼事。我真的,只是想做點像大人一樣的事」

 我們已經無話可說了,只是沉默著。

 過了一會兒,橘走進房間。白色襯衫配上黑色長裙,打扮得楚楚動人。

 「是來見我的嗎?」

 橘害羞地移開視線說道。她是一個身上同時充滿著殘酷與稚嫩的少女。

 「聽美雪說你一直悶悶不樂的。不過現在是在輪換中,我這樣可能不太好」

 橘還沒回答,就撲進了我的懷裡。她一邊把臉貼在我身上,一邊用讓人感覺疼得要命的力氣地抱住我。

 「那、那我、去一趟便利店~吧~」

 美雪躡手躡腳地想要離開座位。橘抱著我,對著背後的妹妹說「待會兒我要把你關起來」。

 「為、為什麼?我,可是為了姐姐把桐島先生帶到家裡來了呀!?」

 「把司郎君帶到自己的房間裡兩個人獨處」

 「就這?」

 「嗯。要把你關起來」

 「啊 ~ !媽媽 ~ !姐姐她不講道理~!」

 美雪一邊發出「嗚喵~!」的叫聲一邊離開了房間。

 「橘,稍微對美雪寬容點吧」

 「妹妹什麼的無所謂的啦」

 橘抬起頭,表情像是在說著只要看著我就行。

 「是因為擔心我才來看我的吧?」

 「還有,我想知道。為什麼,要接受柳前輩的提議」

 橘主動當上了柳前輩的臨時女友。可是美雪卻說她整天悶在房間裡。到底是打算要幹什麼。

 「我,對柳君做了很多很過分的事,可是他卻為我付出了很多」

 橘以背叛未婚夫柳前輩的方式和我發生了關係,但柳前輩還是解除了婚約,讓橘獲得了自由,甚至還答應讓父親繼續支持橘母親的事業。

 因為這份莫大的誠意,在年末時,橘對柳前輩也產生了好感。

 「所以,在最後如柳君所願,做了他的女朋友。但這是有期限的,所以到擁抱為止的規則就先忍耐一下吧。之後柳君就會在我的面前消失的」

 說到底,橘並不想成為前輩真正的女朋友。只是為了報答過去的恩情,還清一直以來對他的背叛。

 「我知道自己是個糟糕的女孩。但是,就算這樣,我也想要和司郎君在一起」

 橘緊緊抓住我的襯衫。

 「這樣的話司郎君就再也不用顧慮喜歡的前輩了吧?和我交往的話也會沒有罪惡感了吧?柳對我的付出,我會好好地,儘量地還清的。為了不讓司郎君感到內疚,我會這樣做的」

 對不起,橘說。

 「取而代之的,我被柳君不斷觸碰著。但是,不好好地做個女朋友的話是不行的吧?畢竟,之後就要從我的面前消失了。擁抱以上的事我絕對不會讓他做的,都是一些規則之內允許的事。對不起,我,明明事屬於司郎君的女孩子」

 她也知道我在嫉妒。

 「等到全部結束再從新書寫我們就好了吧。到時再對我做一些讓我害羞地想哭的事,再懲罰懲罰我就好了吧。所以再等等吧」

 橘像一隻渴望主人撫摸的小狗一樣,抬起下巴,把身體貼了過來。但馬上就恢復冷靜的表情說。

 「這一次要好好地遵守規則。不然的話司郎君,又要想一些有的沒的了吧?」

 讓我毫不迷茫,毫不猶豫地選擇橘。

 這就是橘行動的全部原理。

 為了和我成為真正的戀人,就算自己變成壞女人,被不喜歡的男人觸碰也無所謂。她是這麼想的。

 但是,橘的想法中缺少了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我也可能會選擇早坂。當然,橘也明白這一點。不過——

 「司郎君絕對,會選擇我的」

 橘又抱著我,把臉埋在我胸前。就這樣說著,她的呼氣讓我胸口發熱。

 「畢竟,我們……做了。交換了最重要的第一次,我變成了只屬於司郎君的女孩子,所以我,為了司郎君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就算這樣──」

 就算這樣我還是選擇了早坂的話。

 捨棄了橘的話。

 是在想象著這樣的未來吧,橘忍不住說道。

 沒有選擇我的話,乾脆——

 「就讓司郎君去死吧」

第34話 相對性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