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插畫

第18話 因為弱

第三卷  第18話 因為弱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sillo18

 校對:一つクズの魔女

 放學後,我和橘一起回來了。

 她吐出了白色的氣息,臉頰好像很冰冷。 身著灰色的毛大衣、灰白色格子圍巾和冬天看起來很搭。

 但是──

 「橘,你不高興吧」

 「你懂的」

 橘不看我,一臉生氣的說。

 「既然我們是男女朋友,那就牽手吧」

 橘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試圖把我的手放進她的大衣。

 「額,現在還在學校周圍的路上吧」

 「沒關係」

 「我要把手伸進橘的口袋裡?太窄了吧」

 「這樣比較暖和」

 「一般不應該是塞在男士的口袋裡嗎?」

 「司郎君又沒穿外套」

 「那,等我穿大衣的時候再說吧」

 「真是不爭氣」

 橘一挑眉,撞了過來,我推了回去。【注:或許跟互相推得感覺差不多】

 「我們手牽手回家吧」

 「等等,別太早了」

 「司郎君的手好冷啊」

 「沒關係,我的血液循環出奇的好」

 「我不喜歡你這種扭來扭去想逃跑的樣子」

 「可是——」

 我回頭對她說。

 「有觀眾呢」

 走在後面的一群一年級的女生,用一種好奇的眼神看著我。

 可以聽到她們的竊竊私語。

 「橘前輩好可愛啊!」

 「還是那麼親熱啊」

 「還能再親一次嗎?」

 橘在學園祭的舞台逆轉勝利的時候、情侶冠軍賽那一熱情激烈的親吻,充滿了衝擊力,即使是現在,只是我們一起走動也會引起注意。

 「在這裡牽手會很尷尬」

 「別再擔心這個了」

 「這是應該擔心的」

 意識到我不想牽手後,橘的心情變得更糟了。

 為了討橘小姐的歡心,我在便利店買了她最喜歡的雪見大福。當我走出商店時,我試圖把它交給她,但橘卻把手放在口袋裡不去接住。

 然後鬧彆扭的張著小嘴。

 「不,這比牽手還尷尬……」

 我再次回頭望去。

 一群一年級女生也順路去了便利店,所以她們緊緊地站在我身後的不遠處,用充滿期待的視線看著我。

 「我沒關係的」

 橘轉身離開。

 「我只是在乎別人的視線」

 「對不起」

 「感覺更清爽一點的話就好了」

 確實,從橘的個性來看,她不喜歡這種半吊子的感覺。

 她本來就是個隨心所欲的直性子的女孩。

 是我扭曲了橘的性格。

 「是我不好」

 我反省了一下。然後,我下了一個小小的決心,用籤子紮了一個雪見大福。然後湊到橘的嘴邊。

 「可以嗎?」

 「是的。確實,在意別人的目光而做這個不做那個是不對的。而且,我也希望橘能保持自己的風格」

 「那麼——」

 橘說著,臉頰微微泛紅,張開了小嘴。

 「啊~」

 「啊~,嗯!」

 我這麼說著,把雪見大福送到了橘的嘴邊。橘讓我吃另一個。

 當然,後面傳來了“啊”的一聲期待的反應。

 「這樣多好」

 橘滿意地笑了。

 「那我們也牽手吧」

 我這麼說著,把手伸進了橘的口袋裡。

 橘一臉驚訝,但馬上回握住了我的手。握的力氣出乎意料地大,看得出橘很高興。

 但是——

 「司郎君,再過來一點」

 「什麼?」

 「愛你」

 接下來的一瞬間,橘用沒有牽的那隻手拉著我的領帶,把我的臉拉過去,吻了我。

 在冬天寒冷的空氣中,我冰冷的嘴唇被用力的壓住。

 橘用那雙玻璃球般的眼睛訴說著這是多麼自然的事。

 身後傳來了一年級女孩們的歡呼聲。

 「橘,你做的太過了」

 「我必須這麼做」

 「這就像戲劇一般」

 一個美麗的女孩,讓這一切都成為一幅畫,還有──

 「司郎君,快跑吧」

 突然說了那樣的話。

 問她理由,她只說

 「總覺得,就是這種感覺」

 橘把手從口袋裡拿出來,抓著我的手開始奔跑。

 我也跟著跑了起來。不知為何,後面的一年級女生也跟著跑了過來。

 放映畫面的導演發出“action”的聲音,我和橘的青春劇場就像電影膠片一樣轉了起來。

 ◇

 從第二天開始,橘就不再客氣了。她直來直去,用盡全力。她經常在校門口等著我,一到課間休息時間就來到我的座位旁,有時披著我的運動服上體育課,聞我運動服的氣味。

 「大家都說我是傻瓜」

 「他們才是笨蛋吧」

 「說的對」

 橘爽朗地笑著點點頭。

 「我有那麼崇拜司郎君嗎?」

 「橘戴的那條領帶是誰的?」

 「司郎君的」

 「你背的包是誰的?」

 「司郎君的」

 「你現在想做什麼?」

 「我想吻你」

 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我們在街上的一家可麗餅店吃飯。橘用手指抹去我嘴上的奶油,舔了舔,滿意地笑了。

 開始奔跑的我們,誰也攔不住。

 我們又拍大頭貼,又戴同樣的掛件,說著要好好學習,才去了麥當勞,結果一直在聊天。

 兩個人騎著自行車「哇~ !」地經過堤壩,朝著青春加速前進。

 腦海中浮現出搖滾樂隊般快節奏歌曲的氣氛。

 去遊樂園坐摩天輪,去咖啡館喝因鮮奶油過多而變得像芭菲一樣的咖啡,去舊書市場進行稍微知性的約會。

 「我今天想去卡拉OK」

 「我不擅長唱歌」

 「我喜歡司郎君唱的歌」

 然後,當我去卡拉OK時,擅長音樂的橘站在舞台上,我一直在敲手鼓。

 當我說「我是一個手鼓店員嗎?」時,橘毫不糾結地擁抱著我說「我喜歡你」。

 看流星雨的當晚,悄悄從公寓裡溜了出來的橘,是我最浪漫最可愛的女朋友。

 而且,最近橘在女生之間很受歡迎。

 到現在為止,因為冷酷的外表給人難以接近的印象的橘在文化祭的舞台以後,讓大家明白了她也是一個普通的戀愛的女孩子,以此使大家與她友好地接觸。女生們親切地以「她可太喜歡他了」來捉弄橘。

 「我做錯了」

 隔著手機,橘說著。

 晚上,我躺在床上和橘通話。橘喜歡保持通話狀態,聽著彼此的呼吸聲入睡。

 「大家都說我是一個愛吃醋的女友,完全不是這樣的」

 「酒井說,橘總是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看,所以不好跟桐島說話」

 「……」

 手機那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想象著穿著睡衣、裹著棉被、一臉彆扭的橘。

 「……是讓人吃醋的司郎君不好」

 「是我的錯嗎?」

 「今天也和女孩子們聊得很開心」

 最近,班上的女生都很喜歡和我說話。但是——

 「我在等橘同學的反應」

 女生們過來跟我搭話。

 來到教室的橘遠遠地看到了這一幕。

 她們會碰我一下,或者和我親密接觸。

 橘這時就會忍無可忍地走過來一臉不安地說

 「我是司郎君的……」

 女子們看到與平時反差很大的橘,高興地說「好可愛啊!」,然後摸著橘的頭安慰說「沒關係,桐島是橘同學的」

 「每個人都在胡鬧」

 「你被愛著哦」

 即便如此,橘還是一副無法接受的樣子。

 「那我可以跟你說,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不要讓其他女孩碰你。一看到司郎君和其他女孩子碰在一起的時候……就胸口發緊……快要哭出來了」

 橘的語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迫切,連我都覺得心裡一緊。

 「明白了」

 如果我從女生們的魔掌中逃走的話,我想橘絕對會被欺負的。

 「那我去睡覺了」

 「晚安」

 「不要掛斷電話」

 橘說到這裡,說「今晚還是掛掉吧」

 「我忘了,今天很快就要輪到早坂君了呢」

 從橘的聲音中已經聽不到她青澀的氣氛,完全恢復到以往的冷靜。

 然後,非常冷靜地說

 「你在的吧,早坂君,你就在那裡」

 7

 ◇

 為什麼我會決定在和早坂共寢時與橘交談?原因要追溯到那天下午。

 那是放學後。

 「今天輪到我了」

 我來到舊校舍推理研的活動室,發現早坂坐在沙發上。

 「本來是橘的日子,可是她鋼琴比賽快到了,上課忙得不可開交」

 所以才換我吧,早坂說。

 「不好意思,我突然決定了」

 就在這時,早坂「啊」了一聲,像是遇到了麻煩似的笑了起來。

 「我不需要道歉嗎?」

 「嗯,再強硬一點就好了,快來」

 「嗯,是啊,是這樣呢」

 早坂點了點頭,略帶滑稽地說

 「桐島君,我和橘是怎麼說的?」

 「絕對服從」

 這是三人的承諾。

 文化節那天,我和橘做了一件“壞事”被發現了。

 知道了一切的早坂的反應出乎我的意料。

 「分享吧!」

 早坂和橘想要分享我。

 而橘也答應了。我不明白她們的感受。

 不管怎樣,為了共享,早坂君和橘君制定了四條規則:

 1.桐島司郎絕對服從早坂茜和橘光凜所說的話。

 2.早坂茜和橘光凜應該平分桐島司郎。

 3.早坂茜和橘光凜不應該偷跑。

 4.如果偷跑,就會受到處罰,並確保執行該處罰。

 我沒有拒絕與否的權利,文化祭的最後一天以後,在她們指定的日子裡,我就會成為其中一個的男朋友。

 今天本來是橘的日子,現在卻變成了早坂的日子。

 「那我們做什麼呢?」

 早坂說。

 「首先,必須決定去哪裡」

 因為我和橘被大家正式認定為戀人,所以當我和早坂做某事的時候,我會避開公眾的視線。

 最近,我想去一個遙遠的同校的學生不會來約會的地方。

 但是──

 「我今天想在學校」

 早坂說道。

 「難得桐島君今天要當我的男朋友,路上的時間太浪費了,我想多待一會兒」

 「那地點就在這裡好了,做什麼呢?」

 「遊戲」

 「什麼樣的遊戲?」

 「牽著手在校舍裡轉一圈」

 「不不不不──」

 「雖說是放學後,可還有不少學生留下來呢」

 「是啊。要是被誰看到了,我就會變成對有女朋友的男生出手的壞女孩呢。橘最近在女生中很受歡迎,要是被發現了,我一定會被狠狠地欺凌吧」

 我肯定會被當成一個輕浮的男人,而被更加責難吧。

 「這就是為什麼它是一個遊戲」

 早坂一臉稚氣地開朗地說

 「我們會盡最大努力不被每個人發現,而我會很高興能在教學樓周圍走動」

 「不是,但是——」

 「沒關係,要是真的遇到困難,我一定會放手的」

 這樣的話,作為安全裝置或許已經足夠了。我在腦海中模擬著這個場景,早坂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說道

 「桐島君,我和橘是怎麼說的?」

 「絕對服從」

 「嘿嘿,我很喜歡桐島君的這一點」

 ◇

 牽著早坂的手走在校舍裡。

 但我沒有餘力享受這種感受。

 每次聽到學生們在做社團活動的聲音,我都會不寒而慄,看看能不能從另一邊看到他們。

 「桐島君,你知道規則的吧?」

 「我沒事,早點結束吧」

 早坂決定的規則很簡單。

 我們學校有新校舍和舊校舍,連接校舍的走廊是東西向的。在二樓牽手,也就是說,從舊校舍二樓的推理研活動室開始,觸摸各校舍盡頭的教室門,以四角形繞一圈。

 「這很容易。老教學樓裡幾乎沒有人」

 「只是難度被提高了」

 「呵呵呵」

 早坂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根據她的提議,追加了一條規則。

 「在廊下和廊中接吻」

 「不,可是,這麼做的話——」

 正在我們談論這件事的時候。

 前方的教室裡,一個男生打開門走了出來。

 「嗚嗚,啊,怎麼辦,桐島君!」

 「沒關係,他眼睛不好,他並沒有戴眼鏡」

 那個男生看著我,但沒有什麼反應,在前面的走廊處拐了個彎,消失了。

 「早坂,你這麼緊張的話就不要玩這種遊戲了」

 「可是——」

 早坂一臉不悅地說。

 「我也想在學校裡當一回女朋友,想試一試普通地和高中生桐島在一起」

 既然聽了,就不能不管。

 早坂一直在觀看我和橘的學校認證的青春劇場。

 「不只是二樓,一樓也要去嗎?」

 「可以嗎?」

 早坂的表情很快明朗起來。

 「嗯,那也沒什麼」

 「嗯!謝謝你,桐島君!」

 我開始拉著早坂的手走路。

 當窗外有人從側面看過來的時候,兩人就會完全平行,雖然手牽著手,但也會保持距離,看起來就像是相鄰而行。當有正面視線時,兩人的身體前後顛倒,在身後手牽著手就過去了。

 「好厲害,好厲害呀,桐島君!」

 早坂同學開心地和我粘在一起。

 「喂,現在已經不是牽手而是另一個次元的事了!」

 與其說是抱著胳膊,不如說是緊緊地夾著。

 她的胸口完全夾住了我的胳膊肘,大腿緊貼著我,臉貼在我身上,我隔著制服都能感覺到她的吐氣和呼吸。

 「如果不稍微離得遠一點,就不能搪塞過去」

 「快點去到走廊吧」

 「沒聽見——」

 好不容易拖到廊下,躲在柱子的死角後做親吻的任務。我抱住早坂的肩膀,親吻了她幾秒。

 「好了,走吧」

 然而——

 「不行,還要……」

 只是輕吻了一下,早坂還是不願離開。

 眼睛溼潤,臉頰潮紅,像是完全打開了開關。

 早坂為了不讓我逃走,踮起腳尖環抱住我的脖子,氣喘吁吁地吻了我。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早坂又熱又溼的舌頭很快就進入了嘴裡,一咬住我的舌頭,早坂就用力吸了一口。

 最後,在接吻了5分鐘多之後,早坂就和我分開了。

 當兩唇分離時,口水拉出一條絲線。早坂吐出的白氣帶著很高的溼度。

 「做了太危險的事,可不能樂在其中哦」

 「嘿嘿嘿」

 早坂很滿足地笑眯眯地說。

 繞了一層,最後直接衝進了新校舍的二樓。

 「連休息時間都能聽到呢」

 午休時,她們在教室後面討論喜歡的男生類型。

 話題很快就轉到了早坂身上,她大聲說道。

 「我喜歡桐島君!」

 我嚇了一跳,但大家反而一副安心的表情。因為桐島司郎是橘的男朋友,早坂回答喜歡桐島,就像是用喜歡不可能實現的對象來交換問題的偶像手法。這正是大家所期待的,早坂在班級裡依然是那個天真清純的偶像。

 「拒絕表白的時候,也會用我的名字吧?」

 也就是說,每次被人叫出來告白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對話。

 「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

 「是誰?」

 「是桐島君」

 「啊,橘同學的男朋友……好吧,總之我知道你不想和我交往」

 就像是這種感覺。

 「那樣可不好」

 「因為這是真的」

 早坂一臉不悅地說。

 「我也想對喜歡的人明確地說喜歡」

 「早坂——」

 說著說著,就來到了新校舍的盡頭。

 就在我想觸摸最後一扇教室門的時候。

 「早坂,不好了」

 門內正好有人要走出來。隔著磨砂玻璃傳來說話聲,以及馬上就要開門的動靜。

 「實在不行,我會鬆手的」

 正面交鋒是無法矇混過關的。

 然而──

 「呀!」

 「早、早坂? !」

 「我不想放開桐島君的手」

 早坂緊緊握著我的手,一動不動。

 「糟糕!」

 「我也是桐島君的女朋友,我也喜歡桐島君,我也是認真的!」

 「不,變成公有物都是我的錯,為了你們兩個人我什麼都願意做,但這對早坂來說是毫無益處的——」

 還沒爭論完,門無情地打開了。

 然後走出教室的是——

 一個我從未見過的成年女性。

 這時,早坂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哦,媽媽?」

 說起來,今天是三方面談的日子。

 好吧,早坂,你忘了吧,現在不是考慮這種事情的時候。

 「茜,那個男孩子是?」

 早坂的母親看著我們牽著的手說道。

 「哦,媽媽,呃,這是呃,呃——」

 早坂一邊轉動著眼睛一邊回答。

 「 額、啊、啊!他,他是我的男朋友桐島君!我們正在約會」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說了。

 「我是桐島司郎,請多關照」

 ◇

 轉眼間就過去了。

 見到了早坂的母親,被邀請到她家的公寓,一起吃晚飯,聊著聊著就晚了,需要在她家裡借住一晚。

 借了早坂出差不在家的父親的運動服,我躺在工作後不在家裡住的早坂姐姐房間的床上,穿著睡衣的早坂從自己的房間裡溜了出來,爬到我睡的床上,然後橘打來電話。

 就這樣,我和早坂躺在同一張床上,和橘通話的尷尬局面就形成了。

 「謝謝你能來這裡」

 早坂抱著我說道。把臉埋在我的胸前,頭完全被被子蓋住。

 「我有了男朋友,媽媽一定很高興」

 「但是,真的好嗎?」

 我和橘交往的事是很有名的。

 「媽媽,可能會和朋友說很多話」

 「不管怎麼樣,桐島君只要說已經和橘同學分手了就行了」

 於是,早坂從被窩裡探出頭來。

 「橘,這樣可以吧?」

 「嗯」

 橘用智能手機回應。

 兩者以這種方式交換信息,以便共享平等。似乎做了很多決定,但我很少被告知。

 「打擾也不好,就掛掉電話吧」

 然而,橘躊躇了一會兒,猶豫地說。

 「那個——,早坂」

 「別擔心」

 早坂回答道。

 「我不會越過界限,我很清楚」

 「那晚安」

 手機裡沒有聲音了。

 下一個瞬間,早坂從棉被裡拉我的運動褲拉鍊,想要脫下來。

 「等 ,等 ,等, 等一下,早坂」

 「什麼?」

 「就在剛才,還在說禁止偷跑——」

 「咦,意思是不能做普通的男女做到最後的那種事,在那之前都可以做吧?」

 「是這樣的嗎!?」

 好像是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定下的。

 「但是橘經常原諒我。就算我堅持到最後,我也會羞愧得什麼都做不了」

 「桐島君的家裡,我不行吧?」

 橘首先來到我家,和我媽媽成為了朋友。另一方面,早坂不能再進我家了,至少作為女朋友是這樣。

 「橘把那份交給你了嗎?」

 「是的」

 所以,早坂把臉貼在我的胸口上說道。

 「做到最後一分鐘為止吧」

 「不,你媽媽不是在對面房間睡覺嗎?」

 「沒關係,她睡一覺到天亮才醒」

 「而且,在姐姐的房間裡做那種事——」

 「不用管了,這種事」

 早坂的眼睛突然一下子變得空洞起來。

 「為什麼要說那種普通的事呢?我們都已經共享了啊?為什麼只有桐島君要保持冷靜?」

 「……對不起」

 「我並不是想讓你道歉,我並不想責怪桐島君」

 說著,早坂地開始解自己睡衣的扣子。

 「你當時並沒有為我這樣做,但那是因為橘在壁櫥裡,對吧?」

 「嗯」

 「不是因為我是個沒有魅力的女孩子嗎?不是因為桐島君一點都不喜歡我吧?」

 「當然」

 「那你就證明一下吧,不然我就不相信你說的話了。我最近把裙子剪短了,這樣大家就會更關注我了」

 「這不好」

 「是啊,被人用讓我厭惡的眼神看著,我只是覺得很討厭。但是,不這麼做的話,我就不知道了。桐島君有沒有感受到我的魅力」

 「我感受到早坂的魅力了」

 「那就請看著我並且撫摸我,讓我知道我並不是一個毫無價值的女孩」

 而且,早坂說。

 「我和橘說了些什麼?」

 「絕對服從」

 好吧,當成為共有的時候,為了消滅造成這種扭曲狀況的罪孽,她們決定做任何她們想做的事。

 我放空大腦,把手放在早坂的胸前。

 「啊~」

 早坂地吐出了甜美的氣息。

 隔著睡衣,感覺到了那個突兀的存在。

 沒錯,我從她走進房間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淺粉色的睡衣,早坂沒穿胸罩。

 當我用手指撫摸一下凸起時,早坂那呆滯的雙眸開始溼潤起來,表情也開始動搖。

 「桐島君——」

 她馬上撒嬌地抬起下巴。

 我故意一邊發出唾液的聲音,一邊吻著她豐腴的嘴唇。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聲音而興奮,早坂的體溫很快就升高了,汗流浹背的身體讓我興奮不已。

 撫摸著一隻手無法覆蓋的歐派,我在手中把玩著使它變成各種形狀。而早坂的身體也會作出反應,她的身體和臉變白。即使隔著布也能看出凸起,汗水使她的肌膚變的透明,被子中的溫度上升,空氣變得更加潮溼。【注:才疏學淺,描繪不出這種東西。】

 「桐島君——喜歡,桐島君——」

 我們互相脫去衣服,只剩下下半身的內衣,然後抱在一起。

 「我喜歡這樣,能感受到桐島君的體溫」

 「早坂也很溫暖」

 冬天寒冷的夜晚,在床上互相擁抱,別有一番滋味。能感覺到自己真的不是一個人。早坂的表情也前所未有的幸福。

 我摸了摸早坂溫熱的肌膚。肩膀、後背、腰部,只穿一件內衣的地方讓人興奮。我們把腳伸進大腿之間,想要貼得更緊。

 「桐島君,這——」

 「那個,怎麼說呢,對不起」

 「不,男孩子都是這樣的吧?桐島君覺得我很有魅力,所以才會這樣吧?」

 「是啊」

 「我很高興!」

 早坂緊緊地抱住我,親吻我的領口和鏈骨。

 「桐島君,你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堅持到最後,你就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我的身體。吶,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吧。如果你很興奮的話,我希望你把它釋放出來,對,釋放出來」

 聽她這麼說,我放下早坂,撫摸她的胸口。早坂發出喘息。舌頭在光滑的肌膚上蠕動。早坂把腰壓在我身上,發出嬌滴滴的聲音。

 「早坂同學,聲音——」

 「嗯」

 早坂拉著我的左手,把食指放進自己的嘴裡,像吸吮奶嘴一樣舔了起來。這樣才能堵住她自己的嘴。我繼續刺激她的胸口,早坂更加用力吮吸著我的食指。

 每次做一些事時,早坂的身體都會變得很熱,很柔軟。

 我用手指捏了捏早坂被唾液浸溼的舌頭。

 早坂一副迷離的表情,發出無聲的聲音,任憑我的擺佈。

 我用空著的那隻手,撫摸早坂的內褲。早坂的身體已經像以前一樣,又熱又溼,隔著內衣都能感覺到。

 「沒關係,桐島君可以像對待玩具一樣對待我」

 我把手伸進內衣裡。早坂的那裡已經很溼了,只要把手指放在凹陷處,就會自動潤滑起來。

 隨即,一陣刺耳的水聲開始響起。

 「討厭……太丟臉了……我不喜歡……」

 說著,早坂用力吸了吸我的手指,一邊散發著甜蜜的氣息,一邊抬起腰,用手指按住我的手指。

 早坂的腰部開始微微痙攣。吮吸手指的力量變大了。水聲越來越大,痙攣的間隔越來越短——突然早坂把臉貼在枕頭上,全身猛地跳了起來。

 女孩子把一切託付給我讓我很高興。

 早坂滿臉通紅,口水從嘴角流了下來。她的樣子太嫵媚了,我興奮起來,把身體伸進早坂的兩腿之間,壓在她身上。

 早坂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她抬起腰,把我的腰壓在上面。

 我們本能地把它隔著對方的內衣貼在一起。

 「我和橘約好了,不能做到最後」

 「我知道」

 「可是我想……我想把一切都給桐島君……」

 「我也想要早坂」

 但是對我們來說,和橘的約定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們只能接吻。

 「讓我伸進去,讓我伸進去」

 我把舌頭伸進了早坂的嘴裡。

 「再激烈一點,再激烈一點!」

 讓我們彌補它。

 早坂發出聲音,用力吸吮我進出的舌頭。

 兩條內褲越來越溼。早坂從下方用力抱住我,像是在擠壓我的肩膀一樣推開我的嘴,還有──

 「桐島君……這個,好厲害,桐島君……好厲害啊,桐島君,桐島君!」

 早坂有節奏地數次扭動腰部。

 然後又用力地親吻早坂,重複同樣的事情。

 等我們冷靜下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了。

 「我去換內衣」

 早坂一臉害羞的樣子,把頭髮擋在身前,掩飾著表情說道。

 「還有那個,在被媽媽發現之前要洗一下床單」

 說著,早坂走出了房間,我伸手拿起枕邊的手機。

 哎呀呀。

 「橘掛斷了嗎?」

 「——」

 不一會兒,就聽到了橘的聲音。

 「早上好,司郎君。因為我睡著了,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好像一直保持通話狀態」

 雙方應該都有很多話想說,但畢竟是睡了一晚上,沒能很好地整理思路。只是,我問了一個一直想問的問題。

 「真的好嗎?」

 「什麼?」

 「共享」

 當時,橘答應了早坂的共同提議。不過,在早坂的請求下,橘應該可以拒絕,但是——

 「我不能讓司郎君在那裡選一個」

 「為什麼?」

 「你一定會選擇早坂,因為司郎君很溫柔——」

 說到這裡,橘改口說

 「不」

 我一定會選擇早坂——

 「因為,司郎君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