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章 她的妹妹的想法

第三卷  第三章 她的妹妹的想法早上,醒來以後在我眼前的就是睡得像天使一樣的七海同學。簡直是臉貼著臉的極近距離裡,七海同學的臉……唉?為啥?

雖然說得讓人容易誤解,但是昨天一起睡的時候可沒有貼得這麼緊。連一起睡這回事都忘了不是理所當然嗎。

所以現在,她那閉著眼睛的臉離我超級近。仔細看看七海同學還真是漂亮啊……像是娃娃一樣的比喻方法會不會太落伍了?

睫毛很長啊。還是雙眼皮。皮膚也很好,嘴唇也……不對,這樣觀察女孩子也許有些失禮還是別了吧。

把視線從她臉上移開,她穿著睡衣的樣子正好對著我,毛巾輕輕地蓋著身體……啊,浴衣只是稍微鬆開一點點而已。

糟糕了……雖然前面不是全開,但是鬆開的浴衣讓我的眼睛很難做,我把她的毛巾被重新蓋好。不可能幫她整理浴衣的吧。

盯著鬆開的地方看的話,七海同學也許會像不久前一樣留下不好的回憶還是自重一下吧。

怎麼辦才好呢。首先是手機……手機在…啊,快沒電了。啟動遊戲以後,巴隆先生他們在聊天室裡猜測現在我們在幹什麼的記錄還在。邊看夜景邊親親什麼的我做不到啊。

總之,先把手機放下……

為啥我,會和七海同學一起睡著來著……?在撐起身體的時候,我全都想起來了。畢竟在我眼前的是……全員聚集在一起的景象啊。

隔壁的床上媽媽和睦子小姐,沙八醬一起睡著了。裡面的被窩是爸爸和嚴一郎在一起睡。

昨天,我們從溫泉上來以後聊天的時候大家都跑了過來……然後在房間裡開了個小聚會。媽媽他們畢竟已經喝不下酒了。

就算這樣他們的興致也不是一般的高。媽媽雖然說了在暗地裡看著就滿足了……但好像已經拍了很多照片的樣子。

啊咧?但是好奇怪啊……在記憶的最後我和七海同學應該是分開睡的啊……?為什麼一起……?

再看著她的睡臉……七海同學睡得很香。這樣看來真是不敢置信,有這麼可愛睡顏的人居然是我的女朋友……

「嗚……嗯……」

她翻了個身,上面蓋著的毛巾稍微掉了下來。這樣一來浴衣鬆開的部分就露了出來……當然,吸引了我的視線。

嗯……不對,該怎麼說呢,詳細的我不能說。因為在睡覺所以變形了……不如說被強調了以後太猛了……會變成這樣嗎?不是等一下,別直播啊我。剛剛才考慮說要自重啊。

明明起了又不想起的我帶著一點羞恥又躺了下去。因為我倒下的衝擊床稍微彈了一下。

為了稍微背對著七海同學我轉了一下身,就在這時……從背後傳來了小小的聲音、

「嗯……什麼……?怎麼了……?」

看來七海同學已經醒了啊……我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事態很快讓我的這種感覺消失不見。

睡傻了的七海同學把手臂從我的腋下穿了過去……像是抱著抱枕一樣的抱著我。

「沙——八——……要叫醒我的話稍微溫柔一點啊……啊咧?總感覺……身體長大了啊?」

被抱著的時候,我的背後傳來了帶著擬聲詞「munuuu」一般的觸感……我一下子醒了過來。不對,本來就醒了。一下子睜開了眼睛。(ps:真的會覺得有聲音)

七海同學還是這樣昏昏沉沉地緊貼著我的身體動著。好不容易把一切都收拾好了,現在又爬不起來了啊?!

糟糕糟糕,七海同學睡傻了。不叫醒她可不行。

「七海同學……那個……這裡不是沙八……而是我哦……?」

「我啥的……怎麼這麼像陽信啊……呃……啊咧?陽……陽信?陽信?!誒誒?!」

終於注意到抱著的是我的七海同學,慌忙地跳了起來放開了我。與此同時背後的觸感也消失了……確認了這點以後,我再次看向七海同學。

「早……早上好,七海同學」

「早……上好,陽信……那個……這是第二次一起睡覺了吧?」

突然說出了不得了的話。七海同學也在說完以後發現了不對。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七海同學視線朝下地看著自己的姿勢,不可思議般地疑惑起來。我本來還以為是七海同學睡懵了跑到了一張床上來,看來好像不是這樣。

我們打完招呼以後一起微笑起來。雖然有點害臊,像是這樣互相說『早上好』的早上還真是不錯。最近起床以後都是一個人所以有點多餘地這麼想了。

雖然醒來的時候有點驚訝,但是在腦子裡還是十分傾向的,直到剛才還想霧靄一樣縈繞著的感覺現在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也是和七海同學一起睡覺的效果吧?不對,雖然說是一起睡覺但是很健全。

「呼姆……兩人都醒了真好啊。早上好」

突然的聲音讓我們兩人一起嚇了一跳。特別是七海同學眼睛張大,嘴巴大開起來。

「爸爸?!為什麼在這裡一起睡呢?!一看大家都在?!」

「哈哈哈。昨天大家鬧完以後,因為難得所以大家都在這裡睡了啊。所謂乘興而為啊。大人偶爾也會有這種時候啊」

是咋樣的大人啊。嚴一郎先生對於七海同學的話大笑了起來。昨晚的記憶漸漸鮮明起來。喝了酒的兩家大人特別煩人地過來親熱。

發展到哪一步了之類的,看著夜景親一下不好嗎之類的。喝酒以後什麼話都往外說,兩邊都沒考慮後果。

雖然平常嚴一郎先生應該是站在阻止的立場上的,但是完全沒有不如說他拱火最起勁。不過比起不被承認好多了。

而且……我對直起身體的嚴一郎先生就這樣低下了頭。

「嚴一郎先生,對不起。連續兩天和沒出嫁的黃花大閨女睡在一起……」

「啊啊,抬起頭吧陽信君。沒必要太過在意」

之前借住的時候明明對著我散發了不知道是殺氣怒氣還是其他什麼的,現在這樣笑著原諒我真是好厲害啊。

真的,我都做好了被打一拳的準備了。

「畢竟,讓七海睡在陽信君旁邊的是我啊」

真的沒必要太在意。你在做什麼啊嚴一郎先生。你最開始不是說了絕對不會認同我嗎。怎麼突然就把人搬上床了。七海同學也呆滯地張著嘴。

「爸爸……你幹了什麼啊……」

嚴一郎先生看著抱著頭的七海同學開心地笑著。這帶著微笑看我和七海同學的眼神有些溫暖該不是錯覺吧?

「就算這樣……所有人都睡在這裡也太嚇人了」

「我也嚇了一跳……明明爸爸一直喝醉了就會找媽媽撒嬌一起睡來著……」

「七海……那件事還是別說了吧。大家都在呢」

雖然出現了讓人有些在意的話題,但是嚴一郎先生先一步堵住了七海同學的嘴。嚴一郎先生,原來是這樣啊……

察覺到我的視線,嚴一郎先生像是害羞一樣地紅了臉背過身去。真是可愛的反應啊。

「總之,難得早起了一起去泡個早溫泉吧。大家都去嗎?」

轉移話題的嚴一郎先生向其他還在睡覺的人問去不去泡澡。看來想把大家都叫起來,一起去泡溫泉。七海同學好像因為反擊無疾而終而有點不開心。

一邊安慰七海同學一邊準備去泡溫泉。泡完以後直接去吃早飯……這樣打算的啊。

大家興致勃勃地出發,男女分別進澡堂。在途中睦子小姐看到了家族澡堂提議要不要去那裡試試的發言被我全力推辭了。

那邊也行指的雖然是我和七海同學兩個人但我也全力推辭了。雖然一瞬七海同學露出了討厭嗎?這種悲傷的表情,雖然並不討厭,但我腦子裡的常識和理性在叫囂著這為時過早。

何況在父母面前早上就說這種話太煎熬了。真頂不住。就算我明白睦子小姐是在捉弄我。

總之,我們享受了溫泉。好好想想的話,上次和爸爸一起泡澡是多久以前了?剛到旅館和昨天都是一個人來著……雖然有些害羞,但總覺得爸爸那看著有點高興的表情是錯覺啊。

因為澡堂帶來的開放感,讓我和爸爸平靜地聊起了平常不會在家裡聊的話題。最近生活的事情啊,學校之類的無關他人的事。加上嚴一郎先生,三個男人赤身裸體地交流可真是頭一遭。

和稍早之前感覺有些麻煩不同,我不知不覺感到輕鬆起來。

「……陽信,現在開心嗎?」

爸爸眯著眼睛,有些感慨頗深地問我。嚴一郎先生一言不發,好似在等待著我的回答。

現在開心嗎。

這個問題,從字面意識上也能明白指的不是和爸爸他們泡澡這回事。他說的是,和七海同學交往以後的一切。

對此我的回答不必言說。但是,我短暫地看著景色思考了一下。邊泡澡邊看著清晨飄蕩霧靄的街邊。被晨光包裹著的街道顯現出和昨日夜裡完全不同的情境。

奔馳的車輛,海上漂泊的船隻一眼可見,讓我不由得有些感懷。至少也是在家品味不到的感覺。

不久之前,對我來說快樂的事只有當家裡蹲。

這樣的景色,在網上找找視頻就有一堆。就算這樣也讓人覺得漂亮,令人滿足。

但是我的世界,在這段時間擴大了不少。因為那意外的相遇,才有了和七海同學一起的日日夜夜,正因如此。理所當然,我的回答是……

「開心哦」

我簡潔地回答了一個詞。開心啊,我覺得現在的狀況很開心。並非虛言。對於我的回答,爸爸和嚴一郎先生都滿意地點頭。

吐露自己的心情還是有些羞恥。對方是父親更是如此。但是今天感覺可以更加直率一點。這也是澡堂的效果嗎,因為是在旅行中所以不太懂。

「看起來不錯啊。兒子的成長真讓人開心」

爸爸這麼說真是讓人有些發癢。好像臉上發燙不只是因為熱水。

「真是不錯的兒子啊」

「哪裡,實際上……多虧了七海同學」

「沒有這回事,這是陽信的品格啊」

被嚴一郎先生誇獎比被爸爸誇更讓人害臊。這聊天比昨天喝醉了一起睡更讓人坐立不安。但為了不破壞氣氛我沒有吐槽。

但是,我真覺得是多虧了七海同學。想想起因可能會讓人覺得有些諷刺,我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再聊了一會以後,我們從溫泉裡上來。雖然還想喝牛奶,但是早飯已經好了還是忍忍吧。

我們三人出來的時候女性陣營也剛好出來了。正在講要不要等我們三個,真是完美的時機。

和七海同學碰面以後,總覺得她看完的眼神有些不一樣。好像有些害羞,然後帶著些期待。偷偷地看著我,對上眼以後就害羞地撇開視線。

一起出來的其他女性……啊,已經開始笑了。在溫泉裡到底說了啥啊?能不能告訴我到底說了啥啊這。

七海同學也注意到了媽媽他們的笑容嗎,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臉,好像切換心情一樣換回了以往的笑容。

乍一看好像毫不在意的樣子,但是真的沒問題嗎?

「啊——,泡完澡好餓啊。好想吃飯」

「那個……嗯,是啊」

「啊嘞?陽信不餓嗎」

「沒有,我也餓扁了啊。畢竟是自助餐還是挺期待的啊」

她在我的身邊露出了微笑。剛才的視線到底是啥啊?有點想問但又有點害怕……嘛,不是糟糕東西的話這時候就會告訴我了。從剛才的害羞感來說是被灌輸了奇怪的知識了吧。

對此我什麼也沒說……畢竟巴隆也教了我。雖然性質不一樣但是很像啊。

雖然七海同學就這樣走在我的身邊,但我調整步幅略微落後。理所當然地七海同學也變成了和我一樣的速度,形成了比大家稍微落後的形式。

看著走在前面的人們,我悄悄地輕輕碰上了七海同學的手。七海同學稍微有點吃驚,瞪圓了眼睛,但馬上像是察覺了我的意圖一樣輕輕地搖起了手。

我們就這樣牽著手。雖然只是普通地牽著,卻莫名讓人心跳加速。應該和剛從澡堂裡出來沒有關係吧。

我和七海同學悄悄地牽著手,就這樣向餐廳走去。

其實正確預測遠遠比我想象中更為困難,正確預測所需的重要部分就是豐富的人生經驗……似乎如此。

所以所謂預料之外的事情,其實就是這個人沒經歷過的事情突然發生了所以超出預料……大概

從剛才開始就似乎大概的真是抱歉……但是聽到這個詞的時候總有些微妙地能夠接受。確實,遊戲裡的超展開在過去玩過的遊戲沒玩過的場合也比較多。

嘛,雖然現實裡預料之外的事情多如牛毛。如果相信那不知道是誰說的話,最近經常碰到意外事情的我,也許可以說是人生經驗過於稀薄了。遊戲的話倒是經驗很豐富呢。

不過反過來也可以這樣想啊。我還有提升的空間。也就是能夠進步的空間還很多。雖然有些強詞奪理,但是這種積極思考的方式可以有。

雖然我在思考這麼認真的事情,但這是有理由的。但只有一個就是了。

我身上又發生了預料之外的事情。

「這還真是意外啊」

我現在正在櫻樹下慢慢喝著橘子果汁。因為車的移動很緩慢,大人們也在喝烏龍茶。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這話就要從早飯時說起來了。我和七海同學一起吃餐後甜點的布丁時,沙八和睦子阿姨一起走向了我們的位置。

「姐姐你們知道今天的預定嗎?」

對於沙八的話,我和七海同學面面相覷。今天的預定……今天不是隻是回去而已嗎?當我們二人這樣想著的時候,沙八小小地嘆了口氣,微微向上地看著睦子阿姨。

不過啊,睦子阿姨就算被沙八這樣看著也只是微笑而已。

「媽媽……不好好說出來不行吧……」

「對不起,雖然想說但我比想象中更亢奮啊」

沙八看著睦子阿姨,把話藏在肚子裡的睦子阿姨雙手貼頰很高興地微笑著。沙八嘆了口氣有些故意地抱怨起來。

「哼哼。畢竟難得,回去的時候大家要一起賞花這樣呢」

「……賞花?」

對於睦子小姐的宣言,我和七海同學齊聲發出疑問。看來不知道的只有我和七海同學兩個人而已啊,這讓沙八多少有些呆住了。

問了爸爸和媽媽好像也是知道的。關於告知這事的時機,我和七海同學一直黏在一起所以漏了,被這樣說我也無法反駁。

嘛,畢竟只有回去而已增加個活動也無所謂吧。

然後坐車大概十分鐘。在離旅館挺近的地方有個公園。櫻花盛開著,十分美麗的公園。有些樹上的櫻花已經凋零,但還是有許多樹上盛開著櫻花……綠色和粉色的對比真是美麗。

周邊是圍著湖泊的小道,道路兩盤都是樹木,櫻花以外也有紅色和黃色的花……是啥花來著?鮮豔的花朵真是讓人目不暇接。

在這種地方散步應該很舒服吧。

「再早一點的話就能看到滿開了呢。但是也不是全部的櫻花都謝了,應該還是能享受賞花的樂趣的」

嚴一郎先生如此告訴我。看來不是第一次來的地方,應該是在七海同學他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偶然來過的地方之類的。

七海同學感覺有些懷念,我則是因為初次到訪而有些氣氛高漲。然後我們就在公園之中行動。看來已經有目標場所了,我變成了跟著大家走的人。

在途中,七海同學和我講了許多回憶。

「以前呢,我差點掉進那個池子裡……不對,是掉進去了吧?」

「唉?!但是有欄杆吧?難道是因為七海同學掉進去以後太危險了所以才加的?」

「不是,我翻過去了哦。還和爸爸稍微吵了一架好像?小孩子就是會突然乾點不得了的事情呢」

好像在講其他人的事情一樣,以前的七海同學是不是有點太好動了?也有可能是因為記憶模糊才講得像其他人的事情一樣,無法聯想到現在的七海同學身上。

……不過,從最近的行為來看的話還是能看出只鱗片爪。我盯著她看的時候,七海同學像是有些害羞地撓著臉頰。

行動力姑且不論,我想象不出七海同學生氣的樣子。總有一天也會和我生氣的吧、到那時……能好好地和好嗎。能就好了啊。

「翻過了欄杆……真虧能平安無事啊……」

「因為爸爸救了我。而且我,游泳很厲害哦」

「穿著衣服也很危險啊……說回來,這樣說確實沒有掉下去吧?」

被我戳穿了的七海同學睜大眼睛,然後想要矇混過關地眯著一隻眼吐出舌頭。也就是 (・ω<) 的表情。這動作是從那裡學到的啊。難道是我的影響?

太自戀了吧?對啊,絕無可能。一定是偶然,碰巧變成了這種行為……

「啊咧?陽信不是很喜歡這種反應嗎?」

絕對是我的影響。不過肯定喜歡啊這麼可愛。在我沒接這句意料外的話的時候,七海同學好像還想說什麼……這瞬間沙八突然插了話進來。

「你們倆不要黏在一起了快過來幫忙——」

好像還要說些什麼的七海同學把話吞了回去。然後把臉靠近我的耳邊輕聲說了句「晚點哦」。到底要說什麼呢?我壓下疑問,和七海同學一起小跑著靠了過去。

在櫻樹下,大家在做賞花的準備。到底是啥時候準備的呢,用具放了一堆,材料之類的也準備好了。

「我,在外面烤肉好像還是第一次啊……」

對我的自言自語產生反應的是嚴一郎先生他們,爸爸他們還在稍遠的地方忙亂而效率地準備賞花。這樣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從你的雙親那裡聽說了。因為太忙了沒能帶你去露營所以很抱歉之類的。今天雖然沒法做到露營……但還是希望你能充分享受」

「嗚呼呼,因為爸爸很喜歡露營七海他們卻不太喜歡啊。今天爸爸也很高興哦」

「畢竟——……在外面睡覺靜不下來不是嗎?還有,洗不了澡啊……當天回去的賞花這種程度倒是挺開心的——」

看著激動雀躍表情不輸爸爸的嚴一郎先生,總覺得我也開心了起來。睦子小姐和沙八看著也有些開心。

我邊和大家聊著,看著初次見到的道具有些激動。而且,爸爸和媽媽也那樣想過啊……明明不用在意的。

畢竟,我基本上是個室內派所以說了也不是會「嗯!走吧!」那樣高興的類型。大概,被邀請了會有些困擾然後拒絕吧。

那樣的我……對於今天的賞花卻十分激動起來真是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啊。總覺得有點害羞,不是和爸爸他們再和嚴一郎先生他們聊聊吧。

我告訴巴隆先生他們「去賞花了,詳情稍後再報告」。他們兩個都讓我「玩得開心點」。然後……我就沒碰過手機了。以前的我在這種時候一定會考慮打不了遊戲這樣的事情吧。

放上休閒座椅……擺設成簡易餐桌的樣子。爸爸和媽媽連這玩意都帶上了嗎?還是說是租的呢。明明是自己家不知道的事情卻多如牛毛啊。

不過……比起這個……

「啊,陽信!!這邊這邊!!」

正在幫爸爸們幫忙的七海同學,小跳著向我招手。天空中只有一縷薄雲,氣溫也舒適宜人……正是讓人舒暢的天氣。

在藍天下招手的七海同學身邊,白色和粉色的櫻花花瓣……再加上少許的綠葉隨風緩緩飄落。

彷彿站在畫中的她……微笑地面對著我。

我對於這景象……不禁入迷了。

為什麼會如此美麗呢。我單純是這麼認為的。

「陽信……很美呢」

「嗯,很美……非常美……」

我沒有問嚴一郎先生的話是在說什麼,單純地表示同意。七海同學疑惑地看著停下腳步的我。就連這個樣子也讓我覺得漂亮。

雖然想把這樣子拍進照片,但身體卻不知為何動不了。就算留不下記錄,留在記憶裡也好——我就是這麼想的。

這樣想的話,睦子小姐時機正好地拍下了照片。我用眼睛向後方索要照片。睦子小姐沉默地點了點頭……她好像明白了。

「那麼,七海也……你的父母也在等……花痴就發到這裡差不多該開始準備賞花了吧。準備就交給我們吧」

「不用幫忙了嗎?」

「這是大人的樂趣,你們就乖乖待在一邊吧」

「對對。陽信也和大家一起就行了」

不知何時過來的爸爸和嚴一郎先生一起握拳不知在表示什麼。雖然我表示了不好意思要幫忙,但還是被拒絕了。

稍微拉扯了一下……最後我還是接受了。

「那麼,承蒙好意了」

爸爸和嚴一郎先生高興地點了點頭。於是我和他們二人停下的腳步又動了起來,向著七海同學那邊走去。七海同學對著靠近的我再次笑了起來。

「陽信……今天也好好享受哦——」

「這樣啊,好好享受吧」

雖然今天不是隻有兩人約會……但是我們抱著類似今天絕對會是有趣一天的想法。

野餐布的周圍放著戶外用椅子之類的東西。不知何時沙八已經悠閒地坐在了上面。我和七海同學也各挑一把坐了上去。在坐穩了之後她抬頭看向了天空。

「陽信——太陽好舒服啊……暖呼呼的,感覺讓人有點發困……」

「這樣啊……不過……也挺好的……?就這樣悠閒平和地……?」

「不挺好嗎?姐夫和姐姐也……偶爾啊——……」

三人一起坐著眺望盛開的櫻花和藍天。藍天的點著粉紅的白色櫻花真是悅目。然後我斜著看向正在燒烤架邊準備木炭的爸爸和嚴一郎先生。

我沒有露營過,當然也沒有在野外吃過烤肉。所以,我覺得爸爸也是一樣的……看來並非如此。

兩個人一起搭起燒烤架,用炭生起火。我想著幫忙,爸爸他們說想自己搞定我就接受了這份好意。但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他們。

……畢竟很久沒搞了,所以兩個人要先找找感覺這樣。然後以前他們倆好像經常在弄,但今天是真的久違了……實際上是樂此不疲吧。

於我而言,雖然想讓把我到這裡的爸爸他們輕鬆一點……這樣說來我反而更礙事,要是教我讓兩個人不能爽也不太好,就讓他們倆生活了。

「陽信,七海,沙八……茶和果汁要哪個?」

看著爸爸他們的時候,媽媽在問我們喝什麼,我和七海同學喝茶……沙八選了果汁。

然後,我喝完後深呼吸了一下……總覺得……時間在緩慢地流動。從繁忙的日常中脫離,時間就這樣慢慢流動。

媽媽他們,在爸爸他們生活的邊上切著奶酪,做著讓人感覺很時髦的一道菜。是什麼時候買的材料呢?

這邊我們雖然也想幫忙,但是以今天想只有媽媽做菜的理由拒絕了。和爸爸他們那邊基本一樣……雖然不是很懂,這就是大人的樂趣吧?

「你們仨,菜還要一會才能做好……去散個步吧?天氣也很好,一定會覺得很舒服的——」

就在喘氣的功夫,睦子小姐向我們這樣建議。在公園散步嗎……暖洋洋的,天氣也不錯……絕好的散步時光。確實會讓人很舒適吧.

「七海同學,要不要去?」

「是啊——走吧……沙八你呢?」

「我就不了……好不容易二人世界。我早就決定了要用昨天和今天療愈部活的疲勞,打算什麼也不做——我不會放開這把舒服的椅子……今天我的男朋友就是這把椅子了……」

沙八帶著笑臉一把靠在了椅子上。一口喝完飲料和睦子阿姨討了塊奶酪,就這樣滿臉幸福地啃了起來。

我和七海同學看著沙八苦笑著對視了一眼。

「那,陽信……兩個人去吧?」

「這樣啊,那走吧」

我站起來,對著七海同學伸出手。七海同學看著我的手輕輕微笑,利落地牽了起來。

站起來的我們一度放開了手,對著大家低頭然後一起離開了。沙八在我背後小聲地喊了一句「加油哦」。

我因為這句話回頭看去,沙八還是掛著不變的懶散微笑。然後,她注意到了我的視線比了個剪刀手。

我也悄悄回了一個剪刀手,沙八吐了吐舌頭。……真是個好孩子啊。

「怎麼了?」

「沒什麼,走吧」

我們就這樣向著公園裡漫步而去。因為被大家看到牽手會害羞,所以我們保持著絕妙的距離談笑著。

「總感覺大家都在照顧我們啊……」

不僅是睦子小姐他們,大概沙八也在照顧我們讓我們獨處吧。

這樣子受照顧真的好嗎。

「唔……好像媽媽他們計劃好了,就像他們說的一樣要自己幹感興趣的事情一樣不是嗎?」

「這樣啊。我家爸媽也有這種時候還挺意外的啊……」

「不也挺好的嗎。今天就謝謝大家的好意吧。畢竟二人世界了啊——」

七海同學這麼說著就環住了我的手臂。今天是想抱著手走路的心情嗎。我也沒有甩開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因為大家都看不到了所以可以有,她也懂的。

畢竟在父母面前太羞恥了。久違地環臂……我們稍微帶著點僵硬在公園裡慢慢散步。

整潔的道路兩旁盛開著櫻花和其他花朵,紅黃相間的花也盛開著。平穩的風吹過,讓人感覺非常舒暢。

「這是什麼花啊?真漂亮啊」

「真漂亮啊……要不要拍張照片啊?」

「唔……今天就算了吧。總之,慢慢散步吧」

「嗯,也是啊」

我們就這樣兩人漫步在櫻花盛開的道路上。

翠綠的草坪在太陽光的反射下,鮮豔的彷彿絨毯一般。在草坪中筆直的樹木上,白粉色的櫻花隨風搖曳。

雖然一部分已經凋零了,要是在花季這也會是盛開的景象吧?這樣的話我們還真是趕上尾巴了啊。但是,我覺得現在這樣白粉綠交雜的狀態也十分美麗。

風帶著沙沙聲搖晃著周圍的樹枝,花朵從枝頭飄落在我們的周圍。隨風飄舞的櫻花彷彿雪一樣——這樣想想鋪滿花瓣的彩色地面像是積著雪一樣美麗。

柔和溫暖的撫摸著我的臉頰,十分舒適。在這樣平和的氛圍裡和喜歡的人一起悠閒散步……真是太幸福了

「啊……這樣也很好啊。可能稍微有點不像高中生的約會就是了,緩慢……悠閒地」

七海同學和我也是一樣的感覺嗎,正在十分溫柔地微笑著。確實只是散步不太像高中生……偶爾這樣也行吧。

我是不太懂是不是隻有鬧騰的才算約會,但我和七海同學兩人慢慢地聊著天散步。

在步行途中,我們看到了道路兩側的櫻樹樹枝覆蓋住了我們的頭頂,彷彿隧道一樣的小路。周圍被櫻花包圍,掉落的花瓣把地板染的白茫茫一片。

「好厲害啊,是自然變成這樣的嗎?」

「好漂亮啊。走過去試試吧」

我們通過櫻花隧道。頭上被白色和淡粉色覆蓋著,有種彷彿身在暖雪之中的錯覺。放慢腳步,在隧道里緩緩走著。

「七海同學,拍個照吧?」

「嗯……也對……」

我想拍下漂亮的風景……七海同學對我的建議靜靜點頭。彼此的照片,然後……我們拜託在隧道里帶著家人散步的人幫我們拍下了照片。

被拜託的人很快就拍下了我們的照片。我們作為回禮也給他們拍了一張。對他們道謝以後我們也繼續散步。然後就抵達了被低矮柵欄圍住的池塘。

池塘的周圍也盛開著櫻花,花瓣乘著風像是絨毯一樣鋪在水面上。水上有船在遊弋著,只有行船軌跡上沒有花瓣,描繪出了一條流線型。在船開過以後,花瓣又將水面覆蓋。

「好大的池塘啊,裡面有魚嗎?」

「不該什麼都沒有吧……」

七海同學一下就從我身邊跑開靠近欄杆,像是要窺視池塘中的樣子。我稍微晚了一點過去……這時,七海同學發出了小小的悲鳴。

「啊?!」

是草地太溼了嗎,七海同學的腳下稍微滑了一下失去了平衡。池塘周圍的柵欄比我們的身高更低,是能夠翻越過去的高度。

打滑的七海同學倒向了柵欄,慌忙的我叫著她的名字拉住她的手,向著我的方向拽了過來。

太用力拉扯可能會讓七海同學的手腕痛起來,但為了她不會撞上欄杆掉進池塘裡我還是用力地抱住了她。

「七海同學沒事吧?!池塘邊上太危險了要多小心啊!」

「謝……謝謝……打滑了嚇我一跳……那個……這個……」

因為我緊緊抱住了她,所以可以感覺到她的體溫。於此同時,我也意識到心跳開始加快。我的心跳自然也快了起來。

這心跳加速並不只是因為七海同學遇到了危險太慌亂。這樣被抱住當然也會……之前有過嗎?

慌慌張張抱住她的我因為這溫暖而不想分開,但是也不可能一直這樣……我稍微鬆了鬆抱住她的力氣。然後,她的身體從我身上離開了。

在抱住的狀態下稍微分開一點會是什麼樣呢……我馬上理解了答案。我們變成了在極近距離下,自然而然地看著對方的姿勢。

在短暫的擁抱的之後我和她相視著,這讓我的心跳比剛才更加劇烈,讓人感到疼痛。七海同學的臉頰紅了,看著我的眼睛溼潤了起來。

我們互相看著對方的眼睛……然後……

「媽媽,那個姐姐他們在幹什麼——?」

「哎。哎呀……不能打擾……走啦……」

「媽媽和爸爸偶爾也會抱在一起吧?姐姐他們也是爸爸和媽媽嗎?」

「噓——!把嘴巴閉上走了——」

第三者的聲音讓我們回過神來。

嗯,雖然是固定的展開了……畢竟確實是很多家庭一起來逛的公園呢……要再約束一下自己比較好吧?被不認識的孩子說是爸爸和媽媽,我和七海同學各退一步分開了。

我們兩個人猶豫不安地沉默著,也不能一直這麼沉默著。我慢慢地,臉上帶著紅地牽起了她的手。

「差……差不多回去吧」

「嗯……嗯,回去吧。一定準備好了」

我們沿著來時的道路回去,返回了大家等待的地方。在途中我們和稍早之前有些不一樣,變得略微沉默了。然後我們……就抱著手臂回到了大家的身邊。

「哎呀哎呀,真是的,媽媽好高興啊——」

「嗯……去的時候和回來的時候距離感不一樣了……這個可以有陽信」

……糟糕,本想冷卻一下在適當的時候鬆開的……結果錯失了機會。

媽媽們一起笑著豎起了大拇指。

「你們倆歡迎回來~我先吃了!肉很美味哦——我全部吃完了~」

沙八正在吃爸爸們烤的肉,還在捏著飯糰。沙八正在被媽媽喂著烤肉。這倆人關係還真是好啊。

雖然是舊話重提……不愧是七海同學的妹妹。交流力超群啊。和我完全不一樣。

嚴一郎先生和爸爸自己邊烤肉吃邊大叫著「為了新婚夫婦乾杯!!」醉了?但是這邊都沒酒啊只是單純的興致高漲吧。這樣的爸爸……我好像還是第一次看見。

「好了好了,你們倆都餓了吧?我們會不停烤的多吃點啊」

架子上醃好醬料的羊肉豬肉和牛肉香腸之類的發出了滋滋的響聲和香氣。洋蔥和蘿蔔也帶上了一點剛好的焦色。

然後,桌子上是媽媽們做的番茄莫澤雷勒乾酪和雞肉混在一起的沙拉,在薄脆上放上奶酪像是前菜一樣,水果和棉花糖之類的點心也在其中。

到底是什麼時候買的呢。昨天分開行動的時候吧?

「啊,我喜歡這個。陽信也試試看?」

七海同學從中拿出來了一個薄脆餅乾吃了一口,然後對著我伸了過來。餅乾上放著芝士和蘋果,看著像是還放了糖漿。我吃了一口,芝士的鹹香和蘋果的酸味、糖漿的甘甜在口中綻開。

「真好吃啊這。有點像點心一樣……下酒菜之類的?」

「嗯。爸爸喜歡的下酒菜,就像點心一樣呢——」

「好了好了你們倆。這邊的肉烤好了哦。也有飲料隨便拿……啊,沒有酒所以放心吧。特別是七海有前科……」

「別說了!!有我也不會喝的!!」

「謝、謝謝睦子阿姨。我開動了」

我從睦子阿姨手上把裝著烤肉的盤子接了過來,然後和七海同學一起往嘴裡塞。

是因為用鐵網所以上面沒有多餘的油嗎,還是說是因為木炭的香氣……和平常用平底鍋烤的味道完全不同。香腸裡放了芝士,咬上去以後熱騰騰的芝士差點把嘴巴給燙了。

一定是因為在藍天之下吃東西所以才會這麼美味吧。

「真好吃啊陽信。啊,飯糰你要吃哪種?金槍魚和……鮭魚和昆布」

「啊,那就……昆布好了」

我接過飯糰吃了下去,這和肉真的很搭。散步以後肚子空空,我們都沉浸在食慾之中。

在藍天下和大家一起吃聊聊,興致高漲地吵鬧著……這是至今為止都是室內派的我沒想過的樂趣。

然後,肚子飽飽的我和七海同學一起躺在了塑料布上。

那時……我沒發現她的頭髮和臉上沾上了花瓣。

我把花瓣輕輕取下……在大家激動的吵鬧聲中,我們互相靜靜地看著彼此微笑。

在暖陽之中……我們沉浸在賞花中忘記了時間。

我和七海同學躺在塑料布上,正在享受飛舞飄散的櫻花……大家都在享受各自的賞花時間。

爸爸他們一起聊天,媽媽們在聊主婦話題。但求實惠……大概這種狀態。這是大人之間的話題,我們是在摻和不進去,也沒打算去插一腳。總有一天我也會聊這些事情吧?

「嘶——…….嘶——……」

在這時,我聽到了七海同學的寢息。在暖和和的陽光之下,昏昏沉沉的七海同學不知道何時睡著了。

她因為種種事情也很累了吧。我把穿著的外套給她蓋上,重新坐在布上。

雖然沒電了……還是稍微和巴隆先生報告一下吧?把七海同學吵起來也挺可憐的。啊,姑且還是拍一張照片吧……

這麼想著的時候……像是隨著拍照的聲音一樣,我的面前突然一個坐下的影子。

影子是……沙八。

沙八偷偷地看著七海同學,和七海同學很相似但稍微有些吊起的眼睛帶著笑意看著我。

「姐夫,和我稍微聊一下吧?你看……能和我兩個人的時候只有現在啊——」

對這突然的提案我有些困惑。確實和沙八像這樣只有兩個人……雖然現在七海同學就睡在邊上……能這樣兩人面對面談話的機會可謂完全沒有。

「啊,不要太警惕了。我也不打算和姐夫打聽奇怪的事情啊……只是,想打聽關於姐姐的事情而已」

「那個『哥哥』的稱呼方式,再聽到該怎麼說呢……稍微有點心動呢。我是獨生子,也沒被親戚這麼叫過」

「那個,其實很討厭之類的?」

「才不討厭啊,畢竟我也說了這樣就可以。但是,為什麼要那樣叫我還是有點想不通」

「因為我覺得你絕對會和姐姐結婚啊,所以就這麼叫了」

真是了不得的發言啊。結婚……嚴一郎先生和睦子阿姨好像也隱約這麼說過,這一家是不是大家都有點急了。不對,我家那倆也是啊。有種剛起步就快結束的感覺。

在意起來就有種自掘墳墓的感覺,這個話題就先放在一邊吧。大概,吐槽了也只會被吐槽回來而已。

「那你說想打聽七海同學的事情,想打聽什麼呢?」

「嗯——……這樣啊,有很多啊。姐夫你啊,最喜歡姐姐哪點?」

突如其來的意外提問,我有些被驚到了差點留下了冷汗。雖說是睡著了……但是七海同學就在旁邊真是讓人難以問答。通過旁人來傳達比直接對本人講更加令人害臊。雖然直接講也很讓人害臊就是了。

「……打聽這東西是打算幹嘛?」

「那個,我經常聽姐姐講姐夫的優點啊。我尋思也沒啥好問的了」

七海同學……經常在講什麼啊?雖然有點羞恥……但沙八的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我。

……喜歡的地方……喜歡的地方啊……再次被這麼問也沒有什麼能深入思考的了。比這個,喜歡的地方太多了根本想不出最喜歡的啊。

「果然,是大奶?」

「不對啊。不過,也不是說討厭……該怎麼說呢,女孩子還不是不要說歐派比較好啊」

「姐夫居然和朋友說了一樣的話……」

兩手託著自己的胸說這種話當然會被這麼講啊。如果是在班級裡這麼搞,男生應該會很尷尬吧……總之沙八窮追不捨……我再次思考起來七海同學的優點。

喜歡的地方……喜歡的地方啊……

為了我做便當,教我做飯,照顧我的好。

偶爾大膽地進攻,然後對我的回擊面紅耳赤的可愛。

對我喜歡的東西表示理解並且接觸的寬廣心胸,我沒辦法不喜歡吧……

比起任何東西……比起所有人都更加為我考慮的溫柔體貼。

再數下去的話就沒完沒了了……如果說的是外在表現的話……

「最喜歡的果然是,可愛的地方吧……」

「所以是,外貌?」

「才不是啊是性格。擅長照顧人,心胸寬闊……偶爾自爆把自己弄紅溫,包括這些在內的溫柔的地方…我覺得很可愛啊」

「這樣啊……畢竟姐姐很溫柔呢。在這種意義上,和姐夫很般配呢——。沒見過像姐夫這樣溫柔的人呢」

是這樣想的嗎……雖然覺得很榮幸但還是有些羞恥。沙八就這樣接受了嗎?

我大氣還沒喘完。她露出了和七海同學一樣的揶揄微笑,對我繼續發問。

「所以?關於外貌你最喜歡的是哪點呢?」

哦哦……外在因素啊。又是難以回答的問題……這,不管怎麼回答都有問題的感覺啊……這麼想知道嗎?

「果然,奶子?」

「不是,從剛才開始就在幹什麼啊怎麼全是奶子啊。想讓我怎麼回答啊」

「班上的男生經常說『果然女生就是胸部啊』。所以覺得男孩子應該都喜歡吧。姐姐的很軟啊。軟綿綿的……啊,很厲害哦!」

……嗯……作為略微感受過那種感觸的人更難回答了。不是,才沒摸啊。只是碰到了而已。真的只是很巧合地碰到了而已啊。

不過,作為健康的中學眼睛往胸上瞄的話也沒辦法啊……我也一樣……

要說我開始最喜歡七海同學外貌上的哪點,下意識想到的並不是胸部。

「眼睛……吧……?七海同學的眼睛……很漂亮」

「眼睛?不是胸也不是屁股……而是眼睛?姐夫,你的XP還挺怪的」

「你從哪學的?!才不是XP,七海同學的眼睛……不是很漂亮嗎?」

對,再次想想的話……我喜歡直直地看著七海同學。

那像寶石一樣的大眼睛。雖然有時會有不安在其中飄動,但是看到那溫柔地看著我的眼睛……我的心中就會很溫暖。

「眼睛……哎……哼……真是意外的回答啊……」

沙八就這樣,像是思考一樣搭著手腕。

雖然沒想說什麼奇怪的話……但是有點像審判我一樣還是讓人有點害怕。然後,沙八把視線從我身上移向了七海同學。

「姐姐,太好了呢。姐夫」

沙八的一句話讓本該睡著的七海同學抖了一下。唉?七海同學醒了嗎?

七海同學慢慢地撐起身體……通紅的臉盯著沙八。

「沙八……你在問陽信什麼啊……你這樣太羞恥了害的我都不敢起來啊……」

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聽的呢,我不禁紅了臉頰,沒法直視七海同學。沙八看著我和七海同學的臉,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啊呀,不擅長對付男生的姐姐,為什麼對姐夫就這麼正常讓我很疑惑啊。但是,從今天的對話我很能理解了……因為姐夫是這樣的人所以姐姐才能很平常啊」

「……是啊,因為是陽信所以我才能平常心啊…….很羞恥所以別說了啊」

沙八帶著和睦子小姐很像的微笑看著紅溫的自家姐姐。再次被這麼說……真的很羞人啊……

然後沙八轉向了我這邊,特意正坐著對我低下頭。

「陽信同學……接下來姐姐也拜託你了」

不是叫我哥哥,而是叫我名字的沙八說的話……裡面充滿了對七海同學的關心。

……果然沙八也很喜歡七海同學,所以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問了我,也許心裡也裝著各種各樣的擔心啊。

「嗯……交給我吧」

我也恢復了正座的姿勢,對著沙八低下了頭。然後,我和沙八中間該說是隔閡還是牆壁一樣的東西好像消失了?

在我們兩人同時抬起頭的時候……沙八帶著符合年齡的笑容靠了過來。

「所以啊!!姐夫學校裡有沒有帥哥可以介紹啊?!看著你們倆我也想要男朋友啊……但是同齡人都沒啥好的啊」

切換得好快!沙八剛才那認真的音色已經消失了,回到了和年齡相符的純真女孩狀態。

「介紹……我朋友沒多到可以給你介紹啊」

「唉~?都那樣對姐姐搞了那麼多事了結果朋友很少?感覺還真是極端呢,姐夫」

被看扁了的我決定稍微找一下照片……我的照片文檔裡剩下的只有遊戲的截圖,和七海同學約會的照片而已。不對,再仔細看看只有七海同學的照片啊。唯一的男性事標津前輩的照片。但是……前輩啊。

「嗚哇,這個人不是超帥嗎?!好高!和姐夫的身高差好厲害!」

不知什麼時候摸到我背後的沙八看到了標津前輩的照片以後兩眼放光。雖然我知道,但果然沙八看來前輩也是帥哥。再次被這麼說我又認識到了。

最近的話只覺得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前輩而已。

「嘛,很帥哦。標津前輩……嗯,雖然很帥……」

「啊啊,這個人就是一直看著姐姐的胸然後被甩的前輩嘛?嘿,原來是這樣的人啊」

在我講廢話的時候……沙八已經把前輩的底褲扒了。七海同學看到這樣困擾似的笑了,吐了吐舌頭。嗯,前輩的事情也說了啊……

「嗯……我沒姐姐的胸那麼大……不行吧……?但是對姐姐告白過的話,我也有機會呢……姐夫,下次有機會給我介紹一下」(譯者:?)

「嗯,沙八行的話我是覺得可以……」

我偷偷地看著七海同學,七海同學也有些困惑的樣子。

把對自己告白的男性介紹給妹妹還是讓她心中有些複雜吧。雖然介紹的是我,但就算這樣還是有些離譜吧。

「那個……前面雖然說過了啊,前輩一直盯著我的胸看來著,沙八沒問題嘛?雖然也不是什麼壞人……有很多誤解的地方,不如說是特別好的人」

「哦哦,姐姐在誇獎姐夫以外的男人。罕見。真的是好人啊」

雖然七海同學忍不住開口了,但是像沙八說的一樣在七海同學的心中前輩的評價稍微上升了。嗯,前輩確實是個好人啊。

雖然是好人,但問題是把姐姐甩了的人介紹給妹妹真的沒問題嘛……?不行吧一定?

我和七海同學都是這麼想的,但是看來沙八沒有這方面的問題,對我和七海同學的發言好像不可思議一樣地歪著頭。

「姐姐在說什麼呢……男生啊,不管什麼時候都喜歡奶子哦?看著大奶可是理所當然的。再說了又不是突然就交往,不過是介紹一下而已。首先只是想知道一下這是什麼樣的人而已啊」

我和七海同學都被沙八的話驚到了。

這個孩子,真是厲害啊……沙八還是初中生吧?現在的初中生這樣想很普通嘛……?像是桃子小姐也是初中生但是說的話都讓人感覺很成熟。

嗯,說不得沙八和睦子小姐的性格很像。這樣可能比較合理。

「而且姐姐忘了嗎?我是舞蹈部的哦——。舞者討厭被人看要怎麼辦啊。不過,如果像姐姐那麼大的話很難跳吧……?」

「被妹妹性騷擾了?!」

沙八一把抓住了七海同學的胸部,像是品味一樣地揉搓著。我覺得這是不能看的場景移開了目光。然後……

「等?!沙八幹嘛呢?!不要……!!」

為什麼在我移開視線的時候……不對,是因為我移開視線的原因嗎,七海同學抗拒的聲音變大了。只有衣服摩擦的聲音和七海同學抗拒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裡。

在幹什麼呢?!因為看不到所以我的想象力開始動了起來,沒辦法回頭看。忍住啊我。還是說不要啊我。

在這之後,雖然還能聽到奇怪的動靜……馬上就傳來了一聲鈍響。

「好——痛~~!!」

「自作自受!」

這時我終於可以回頭了,抱著腦袋淚目的沙八和握著拳頭生氣的七海同學映入了眼簾。七海同學生氣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啊……我想著生氣原來是這種感覺,也覺得初次見到的姐妹遊戲有點驚人。

注意到我視線的七海同學,馬上把舉起的拳頭藏在了背後,就這樣好像有點害羞地露出了曖昧的笑容想糊弄過去。哎,不藏也是可以的啊。

該說是七海同學隱藏的一面呢,還是說這是姐妹之間的親密感呢。我對此無法判斷但是也沒啥壞印象。我有兄弟的話大概也是這樣對應的吧。

「嗚哇,姐夫。我被姐姐打了。只是來回揉了揉她的胸而已啊——」

不是隻是吧這。雖然暴力是不行的但是被打了也活該吧。對於伸著雙手棒讀地靠近我的沙八,七海同學用生氣的表情把藏起來的拳頭再次露了出來。

在伸出的手馬上碰到我的時候,我抓住了沙八的肩膀停住了她。被阻止的沙八歪著頭,於此同時七海同學也歪起了頭。

「沙八,性騷擾在同性之間也是成立的。要注意哦」

「哇啊哦哦……雖然想過沒人幫我但是結果是意料之外的答案啊……」

沙八邊像嘆氣似的小聲說話,臉上邊浮現出了抽搐的笑容。七海同學也稍微帶著點苦笑。以前巴隆先生教過我,好像是這樣的?論點一定不是那個就是了。

「噗,姐夫只會幫姐姐」

「這當然了,作為男朋友這是理所當然的。反而是當了沙八的隊友才是大事啊」

「真相有時會傷人的……嗚 嗚 」

沙八邊假哭著邊抖著肩膀。但是聽到最後那句話的我和七海同學對視了一眼,然後兩人都笑了起來。沙八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們倆,但這事只有我和七海同學兩個人明白所以這個表情也能理解。

沙八的話,和標津前輩最後的話是一樣的。我和七海同學因為這偶然而笑了起來,一副奇怪表情的沙八也發現了一起笑了起來。

然後,開心的時光過的很快……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到了回家的時間了。雖然有些可惜但也沒轍。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正因有了結束,才能說有享受。

「陽信君,夏天大家一起去海邊露營吧。一定很開心的,也能看到七海的泳裝哦!」

「好——耶!海!姐夫,那個時候,要把前輩介紹給我哦——!」

在回去的路上,嚴一郎先生如此提案,沙八也很贊同。沙八……不是說討厭露營嗎?爸爸他們也同意了,現在就開始計劃露營了。也太急了吧。

海……海邊啊……我偷偷地看著七海同學。她或許是注意到了我的視線,笑著說很期待露營。這次這句話讓我的嘴角抽搐了起來。

「怎麼了?」

「呃那個……其實我,雖然很丟人但是我不會游泳啊……」

「哎呀呀,這樣啊。那我教你游泳吧。我游泳很厲害」

得意地握著拳的的七海同學,像是在考慮什麼事一樣抬高了視線。然後,紅著臉頰用只有我能聽到的音量小聲說話。

「陽信喜歡……什麼樣的泳衣?果然事比基尼之類的……?買新的的時候要陪我去呢?」

七海同學的……泳裝嗎?!這一句話已經讓我開始想象七海同學的比基尼裝了……同時那個破壞力也讓我很擔心。可太不得了了這。

「七海同學……在海邊絕對不要離開我身邊啊……還有,一定要穿風衣。脫的話一定在我的……我們的面前哦?」

我的話讓七海同學心臟驟停了一下,然後她用柔和的笑容對著我。

「太擔心了啊,我的男朋友。沒事的。絕對不會離開你的」

「那當然會擔心啊。畢竟是我重要的女朋友啊」

我們互相笑著,聊著剛才的事情踏上了歸途。 

第三章 她對妹妹的體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