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5 迷路和神社

第三卷  5 迷路和神社 “忍子最先去哪裡來著?”

 衫內這麼問,三瀨同學不用想就回答。

 “先去城堡。”

 “嗯。”

 坐在巴士的最後一排,目的地是這附近的名勝古蹟的城堡。

 三天兩夜的旅行今天是第二天,一整天都是自由活動。

 要去的景點都決定好了,我們就再決定的景點中選擇幾個就好了。

 我們選擇的目的地也有其他學生,現在比起普通遊客來修學旅行的學生更多。

 昨天那件之後我回到房間已經熄燈了,大家都已經睡下了。

 好像熄燈的時候點名了,我不在的事情被掩蓋過去了。

 盯~三瀨同學一直盯著我看。

 “三瀨同學,這麼了?”

 “……昨晚……”

 昨晚?

 腦子裡浮現出昨晚雛形的樣子,我趕緊搖頭清理掉畫面。

 “昨晚這麼了?”

 “……明明說好了的。約定好了的。”

 “約定?”

 “果然完全忘記了……抽積木,大家一起玩的。”

 啊

 我就說有什麼忘記了。

 三瀨同學失望地鄒著眉頭。

 “但是我們不是一起玩了嗎。”

 “不能進去女生房間啊。”

 我苦笑著解釋道,原本就晚上就很難在一起玩。

 “很開心。”

 三瀨的表情一下子就變好了。

 這樣就好了。

 “不過琹要去洗澡中途跑掉了。”

 內之倉笑眯眯地說。

 “才,不是逃跑。”

 “說到輸掉的人要說出喜歡的人的時候就站起來,這不就是不想說嘛。”

 “本來就打算要去洗澡了。而且我還沒有輸。”

 如果輸了的話打算說出誰的名字呢?

 好想知道。

 內之倉,三瀨和雛形繼續說起昨晚的事情。

 衫內不時地偷看。

 “打算什麼時候出手?”

 “我在等待時機。”

 我把三瀨和雛形帶走讓他們倆個獨處吧。

 一邊翻看計劃表一邊思考有沒有機會,可是基本沒有那樣的機會。

 “話說起來。”

 衫內像到了什麼。

 在昨晚聯繫大姐姐拒絕了之後就沒有回覆了。

 “因為臨時取消了,那不是理所當然的。”

 “我想作為打工的前輩來認識。”

 “首先你是不會打工的。”

 “我也打算在暑假做點什麼的啊。”

 這麼說衫內向窗外看去。

 到達了離城堡最近的公交站,來參觀的學生也差不多該下車了。

 對歷史不太感興趣的我對歷史建築也沒太多感慨,只是呆呆地看著。

 進入城堡後三瀨同學不停地“哇~”並且還眼睛閃閃發光。一邊欣賞一邊熱情地解說。還用手機查資料都給我們聽。

 雖然很感謝但是這個眼鏡子也太難敵了。

 “這邊好像是保姆間……”

 “琹,腳沒事吧?”

 “嗯,謝謝。”

 “喂,殿村出來外面看看。”

 “哇,挺高的。”

 “啊……誰也沒聽見……”

 這樣子在城堡裡轉了一圈我們決定休息一下。

 我們男女分開坐在長椅上。

 “我去買飲料,有誰要的嗎?”

 內之倉這麼一問我靈光一閃。

 這不就是……

 “衫內,你也去幫忙吧。只有內之倉同學一個人可能拿不回來。”

 “……”

 要是平時的話肯定會反駁自己去買就可以了,但是衫內察覺到,慢吞吞的站起來。

 “那去買吧……”

 “哦。”

 衫內追上先走一步的內之倉。

 不好連我都緊張起來了。

 “那我也去自動販賣機。”

 剛站起來的三瀨同學被雛形拉住了。

 “?”

 “小忍,等等。”

 “等等?”

 “自動販賣機那邊也有。”

 “雛形,那邊的有點遠。”

 雛形在打掩護。

 “三瀨同學去那邊喝水吧。”

 “可是我想喝飲料。”

 三瀨同學對於我們莫名其妙的阻攔一臉不解。

 這樣下去會被懷疑的,趕緊轉換話題。

 “抽積木的懲罰還有什麼嗎?”

 “還有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

 都是這種話題不愧是女生。

 “那三瀨同學喜歡什麼樣的?”

 “身高,高點最好。”

 三瀨同學害羞的回答。

 “雖然那時候是雛形輸了。”

 “哦!”

 見我表現出興趣,雛形用手指指著三瀨同學。

 “啊。也對。不好意思。本來就是懲罰的內容。”

 究竟說了什麼呢?雛形。

 相談的時候沒有說過那麼準確的話。

 可能會成為喜歡的人的線索,要是問下去就好了。

 衫內和內之倉順利地從自動販賣機買到了飲料。

 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徑直就回來了。

 “喂,這個。”

 衫內扔過來一個小罐子,我接住了。

 “燙。”

 我一邊換手拿看清了飲料原來是小豆湯。

 “會更口渴吧。”

 “你可以一邊吃鹹的東西一邊喝這個。”

 “不是咸和甜交替就能吃得下去。”

 你倒是買一些普通的飲料啊。

 ……衫內的樣子很平靜。

 我問坐回隔壁的衫內。

 “怎麼樣?”

 “只是業務聯絡的那些話。”

 啊。只是誰想要什麼飲料之類的,這種內容。

 “出擊的結果太糟了。還不如改讀不懂空氣來得好。”

 反省之後的衫內心態爆炸了。

 “但是,創造了一個好時機給我,謝了。”

 “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這就是好朋友嗎。”

 不要說出來啊,很害羞。

 我們離開了城堡打算在附近的商業街解決午飯。

 在這邊吃飯是已經計劃好了的所以我們沒有拖沓就來到了。

 有很多像觀光客樣子的人的商店街人聲鼎沸,因為附近有海的原因到處都擺列著新鮮的海鮮。

 走過去大家都被海鮮吸引了,決定就吃海鮮蓋飯。

 決定了吃什麼,點菜了之後,三瀨同學向大家確定下午的行程。

 吃完後坐電車和巴士到達美術館今天就結束了。

 就算考慮到移動的時間也趕的上17點的規定時間。

 吃完飯後其他組好像去更多各種各樣的地方,買什麼土特產,這樣閒聊著走出店外。

 時間還有富餘所以在逛了一圈商店街。

 五個人都在一起了,完全沒有讓衫內獨處的機會。

 怎麼辦呢……

 “啊勒?雛形怎麼不見了?”

 三瀨同學看了看周圍歪著頭說。

 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雛形就消失了。

 不會是讓衫內獨處的作戰吧,如果是那樣應該會有什麼暗示才對。

 也就是說,迷路了……?

 “迷路了。趕緊找人吧。”

 “忍子,沒關係。殿村已經去找人了。”

 找什麼,打一通電話不就好了。

 “我,打一個電——”

 和我同一想法的內之倉被衫內打斷了。

 “讓殿村去找就好了。”

 “殿村你去找就行了,我們在這裡等你。雛形就拜託你了。”

 “聯絡一下就……”

 “別廢話趕緊去。”

 就這樣我被半強迫地叫去找人了。首先沿著來時的路找回去。

 雖然發消息過去了,但是顯示未讀。

 這樣的話打電話也是一樣的結果。

 和剛才的一樣觀光客還是很多,因為是午飯時間道路比剛才還混亂了。

 突然發覺拐角處有神社的棋子,從哪裡可以進入岔道。

 進入小的岔道,在那裡看見了一個很小的神社。

 我走上了兩邊都有銀色的扶手短樓梯。

 商店街的喧鬧好像是騙人的一樣消失了。

 在道路的盡頭雛形在撫摸著小貓咪。

 “喂。在幹什麼?”

 “啊。隆之介。”

 貓打了個哈欠不理會還想繼續撫摸的雛形自顧自的離開了。

 “大家很擔心。”

 “嗯。對不起。”

 雛形依依不捨送走了小貓想我這邊走過來。

 “可以理解。”

 “雛形比起嘈雜的地方更喜歡安靜的地方嗎?”

 可能是沒有自覺吧,思考了一下看向天空,點頭。

 “可能是吧。”

 “所以,我只是來這裡碰碰運氣。”

 我問雛形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她說追著剛才那隻貓過來的。

 “然後,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走散了。”

 “反省。”

 也沒造成什麼大的騷亂,我也沒打算責備她。

 給衫內發了條消息說已經找到了。

 “……抽積木的懲罰還有什麼嗎?”

 現在問嗎?我這麼想的時候已經問出口了。

 “大家都是女生所以基本都是這樣的問題。進展到哪裡了?喜歡誰之類的?……喜好相關的問題。”

 “那雛形喜歡的類型呢?”

 “唉?那個……”

 雛形一邊玩弄著頭髮,神情有些困擾,臉也紅了起來。

 和三瀨同學說的一樣吧,身高或者是肌肉,聲音好聽之類的。

 “人……”

 雛形非常小聲說。

 “唉?什麼人?”

 “身邊溫柔的……”(好典,忍不住吐槽)

 “那個不算是喜歡的特點吧。”

 好像回答的有些誤會。

 “大家也這麼說……但是我就喜歡這樣的。除了那個人我不會再喜歡上別人。”

 啊。是那個人。雖然我不知道是誰。

 “是初戀嗎?”

 雛形臉頰更紅了,她點了點頭。

 初戀也太晚了吧。

 雖然我沒有資格說別人。

 順便問了一下商談在意的事情。

 “70%有什麼根據嗎?有什麼行動可以說明。”

 “行動……?當我有困難的時候一直都在我身邊算嗎?”

 還有其他的,雛形繼續說。

 “還靠譜。”

 靠譜啊。

 “決定目標後,雖然我會感到有些寂寞,但是他會拼盡全力……”

 這只是雛形喜歡那傢伙的地方吧。

 “我受傷的時候也很關心我|……”

 還有很溫柔。

 咬住嘴唇的雛形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

 “擔心我的腳……而……而且還載我回家。”

 還載回家?

 突然我的心臟猛跳一下。

 “自,自行車?”

 雛形沒有回答一直盯著我。

 眼神對上,我沒有移開視線。

 撲通撲通。

 心跳逐漸加速。

 臉上也熱起來。

 大概臉早已紅起來了。

 但是這種事情已經有過好幾次了。

 肯定不是在說我.

 肯定……

 不。

 就算只有一點也要學習衫內那種迷之自信。

 因為旅行的解放感讓我突發奇想。

 就算問清楚也是“不,不是哦。”這種回答吧。

 就算是這樣也好。

 確定不是我這件事吧。

 再次溼潤嘴唇握緊拳頭。

 深吸一口氣。

 只是確認。只是確認而已。

 不停地在腦子裡重複這樣的想法,我開口了。

 “雛形說的那個人,是我嗎?”

 終於——說出口了。

 我慢慢抬起視線,雛形沒有任何反應。

 雛形紅著臉緊閉的嘴唇不停地在顫抖。

 我還以為是會搖頭否定……但是這個反應在怎麼回事。

 “雛形?”

 “唉——”

 雛形轉過身去,跑了起來。

 “誒?”

 躲進院子的陰影裡了。

 等了一會,什麼也沒說,一動不動。

 “雛形……?”

 我,說了這麼奇怪的話嗎?根據剛才那番話也有可能是我啊。

 我走近只聽見呼呼呼呼的深呼吸聲。

 “隆,之……。”

 “嗯?”

 雛形再次深呼吸。

 “如果就是呢?……你會這麼做?”

 這個發言可以算做對我的問題的回答嗎?

 雛形難得說得這麼大聲。

 如果是……

 為什麼要說假設……

 難道真的是我?然後我下定決心。

 “雛形,我有事想問你。”

 有股跟剛才不一樣的緊張感在身體裡遊蕩。

 膝蓋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變得軟綿綿的,如果不用意志堅持的話站都站不穩。

 “……商談的時候就不止一次想過雛形喜歡的人是我。借商談的機會又經常在一起說話了。”

 毫無頭緒的話不斷湧出。

 雖然在腦子裡模擬無數次了但真的來了還語無倫次了。

 “我對雛形的印象還停留在初一的狀態……”

 開始說話才過了30秒但我感覺已經過了10分鐘。

 “啊啊,那個,怎麼說呢……商談的時候就覺得,長大了,變得像女孩子了。”

 雛形偷瞄了這邊一眼。

 我還在擔心雛形再不出來怎麼辦,雛形終於出來了。

 雛形眼睛和臉頰還是紅的。

 “我……小學的時候,大概是二年級的時候。看見隆之介為了棒球比賽這麼努力,就開始覺得很有男子氣概了。”

 視線對上的時候我不自覺地移開視線了。

 “我,在相談過程,在學校接觸,和一起出去玩的時候……我……”

 那四個字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腦子裡不斷重複這幾句話。

 理智開始崩壞,沒錯吧,我在心裡自問。

 說出來就行了。

 雛形直勾勾地盯著這邊。

 “嗯。”

 雛形害羞地附和一句。

 我躲開她的視線但是我想看著她說出口。

 這不是鬧著玩的,也不是玩笑話。

 無論結果如何以一定要傳達到。

 想讓你知道我是認真。

 “雛形。喜歡。不是作為青梅竹馬和朋友……的喜歡。”

 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別人的聲音。

 我把發抖的手隱藏起來。左手插進口袋裡,右手緊緊捉住褲子。

 “嗯。”

 雛形再次點了點頭。

 我們再次對上眼。

 “喜歡。我也,喜歡隆之介。”

 腦子裡勝利結算畫面都出來了,突然又停住了。

 有可能是在說作為朋友的意思……

 看我好像沒明白的樣子,雛形又更加直白地傳達一次。

 “是作為男子……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歡著。”

 還在懷疑是不是聽錯了,但是那個聲音一直在腦內迴盪。

 喜歡喜歡喜歡。

 腦子一片空白了。

 沉默了。一臉茫然地看著雛形,她扭捏地用腳尖摩擦著地面。

 “說,說點什麼啊。”

 “唉。我和雛形是兩情相悅的嗎?”

 我後悔說出這種意義不明的話了。

 傻到底的發言。

 “不是嗎?”

 雛形歪著頭露出來不安的表情。

 “沒錯……那個,喜歡。”

 “w……我也是。”

 雛形地瞥了我一眼,害羞得閉上了眼睛。

 腰都軟下來了。

 “交往吧。”

 大概是這樣的流程吧。

 雛形捂著胸口微微動嘴唇說道。

 “好……”

 我成為了雛形的男朋友,雛形成為我的女朋友。

 “請多指教了。”

 雖然不是很明白總之我們握手先。

 “嗯。請多指教。”

 雛形一步步走近,抱到我的身上。

 “幹,幹什麼?”

 “……”

 “會有人來的吧。”

 “……不管。”

 從搖著頭的雛形的頭髮裡傳來好聞的味道。

 “放,放開我啦。”

 “沒人的話就可以了嗎?”

 “……”

 看見把頭埋在我的懷裡的雛形我也生起憐愛的感情雙手環抱住雛形的後背。

 “嘿嘿。怎麼辦。好幸福,要死了。”

 “這是我的台詞。”

 我後悔沒有早點問出口。

 但是如果不是有修學旅行的加成我是是不會輕易表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