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話 計畫

第二卷  第五話 計畫 妖精女王國稱作『神秘巨塔』的巨塔由五個圓形結構組成。

 基座部分最大,愈往上愈小。

 雖然建築素材不明,但整體純白無瑕,表面如大理石般光滑,近看時反倒更像『巨大的結婚蛋糕』。

 「喵~~」

 『SUR 天才馴獸師青雪 等級九九九九』坐在巨塔第一層邊緣晃著雙腿。

 青雪身穿貓耳連帽衫,有頭極具特色的藍髮。胸部不大,手腳也很纖細。長相稚氣,與夢幻的藍髮十分相配,是個非常不可思議的美少女。

 如同『天才馴獸師青雪』的稱號所示,青雪正與馴服的魔獸連結、共享五感。她宛如指揮官一般對魔獸下達行動指示,排除掉接近『巨塔』的敵對冒險者。

 艾莉輕輕擺盪裙襬,從空中翩然降落在青雪身旁。稍微整理過亂掉的頭髮後,她對閉著眼睛的青雪說:

 「情況如何?」

 「喵~~」

 「……是順利的意思吧?萊特大神也真厲害,這樣還能正常對話。」

 艾莉清了清嗓子,接著說:

 「我不是懷疑青雪你的實力。不過操控大批魔獸對付地上眾多種族不像調查『奈落』原生林,取捨選擇的判斷能力、疲勞程度等各方面也會出現不同的狀況。難得有這個過濾出問題點的好機會,你就盡情享受吧。」

 她又補充說:

 「另外萊特大神有令,倘若人族遭受殘酷對待,應當出手相助。無論加害者是什麼種族,一律殺無赦。這方面就交給青雪判斷了。」

 「喵。」

 青雪閉著眼睛回應艾莉的指示。

 艾莉看著青雪,暗自解讀萊特的用意。

 (不愧是萊特大神,竟然拿這次的事當試金石,評估我們的情感面和是非觀念!青雪應該是懂了,不過其他人能夠理解嗎?尤其是奉命巡視森林、保護人族的冒險者們。雖然那些對古怪髮型特別講究的龐克頭是萊特大神以天賜技能召喚出來的,不必擔心他們會背叛,但他們也有可能誤判是非,在這次計畫中犯下致命性的疏失。在那之前應該先講清楚嗎?不過要是貿然開口乾預,違背了萊特大神的意圖……好像會惹他不高興呢。現在最好靜觀其變嗎?)

 就在艾莉飛快地轉起腦袋、思索著該怎麼辦時,身旁的青雪稍微酸了她一下。

 「──別擔心,這點主人也考慮進去了。那位大人貴為神尊,揣測他的想法太失敬了。」

 對艾莉來說,她努力理解萊特的意圖,試圖取得最佳成果,青雪的指謫無疑潑了她一盆冷水。

 她當然覺得不是滋味,氣呼呼地板起面孔。

 「是嗎?儘可能貼近神尊的思考,理解那位大人的想法,從旁給予支持,為他生下子嗣,你不覺得這才是身為女性與效忠者的責任嗎?」

 「──不覺得。我們存在的目的就是順應主人的期望。為主人而活、為主人而戰、被主人需要、撫慰主人、服侍主人、愛著主人、戀著主人、陪伴主人,化身槍盾殺人與被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除此之外都是不必要的不純物。」

 青雪難得說這麼長的話。

 她的意思似乎是『只要萊特希望,無論什麼她都肯做』。

 如今萊特把長相稚氣的青雪當成妹妹,從她身上尋求撫慰。所以她才表現得像個妹妹和寵物。

 艾莉不悅地蹙起眉頭。

 「……所以你就當個寵物?真教人無法理解。」

 「──彼此彼此。看到你當著主人的面跟梅依起爭執,我就已經剋制不了殺意了。要是敢給主人添麻煩,我就殺了你。」

 「哎呀呀,這玩笑可不好笑呢。你以為自己贏得過我嗎?」

 「──試了就知道。剛好還能順便實驗我們死了會變怎樣。」

 青雪以貓耳帽遮住眼睛,與身旁的艾莉怒目相視。

 遠處的鳥兒振翅飛翔。

 兩人之間產生一股緊張的氣氛。

 以實力來說,娜芝娜居冠,第二艾莉,第三青雪,第四則是梅依。

 排名第一的娜芝娜純粹就是很強。

 第四名梅依屬於萬能型,什麼都會,卻缺乏關鍵性的優勢。

 艾莉是大範圍型。

 青雪可同時操控多隻馴服的魔獸,所以同樣被歸類為大範圍型,不過『破壞力』和『殲滅力』不管怎樣就是略遜『禁忌魔女』一籌。

 話雖如此,兩人皆為等級九九九九,又分別位居第二、第三。

 艾莉當然不可能輕易地打敗青雪。

 「「…………」」

 兩人瞪著彼此。

 過了將近一分鐘。

 「……喵。」

 青雪從艾莉身上別開視線,轉而望向遠處的森林。

 感官相連的魔獸似乎正在向她尋求指示。

 艾莉也吁了口氣,一邊假裝整理頭髮,一邊擦著冒出來的冷汗。

 「……我不能再打擾你工作了。不過能夠聽到青雪的真心話,剛才的時間也算值得了。有機會的話,再找地方像這樣開誠佈公地聊,這樣倒也挺有樂趣的。」

 「喵──」

 青雪再度閉上雙眼,給了個分不清她是否感興趣的回應。

 艾莉也不再深究,再度飄向巨塔的最上層。

 ☆ ☆ ☆

 離妖精女王國首都不遠的原生林附近聚集了許多冒險者、商人及士兵。

 他們在這裡建立了小有規模的聚落,有生活起居的帳篷區、炊事場和臨時廁所等等。

 目前妖精女王國首都冒險者公會最多人參加的任務是『調查神秘巨塔』。因此有許多冒險者來到了原生林,不過頻頻往返妖精女王國首都太麻煩了,他們便就地紮營露宿。

 不知不覺間,這裡聚集了一群相似的人,接著更出現商人、幹道衛兵和流動娼館,最終形成一處聚落。

 「嘿嘿嘿,老爹!今天也要麻煩你收購戰利品囉!」

 「好的,多謝惠顧。」

 全體隊員都留著龐克頭的人族隊伍,將尋獲的人族少女交給同為人族的商人。

 根據這世界九個國家的奴隸法,無主奴隸的所有權歸屬於最先尋獲者。尋獲者可選擇繼續僱用或是解放奴隸。不過就算得到解放,曾經淪為奴隸的人也無望過上正常生活。不是繼續當奴隸、餓死,就是犯罪被捕。

 由於適用的法律不同,罪犯奴隸的待遇也有差異。

 尋獲奴隸時往往是找奴隸商人賣錢。畢竟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好幾個人同時找到,賣錢平分也比較不容易起糾紛。

 順帶一提,發現奴隸所獲得的所有權可合法轉賣給奴隸商人。

 這是九國承認的正式權利,誰也沒有資格過問。

 透過金錢交易轉讓權利後,少女便歸福態的人族商人所有。

 幾位處境相似的人族少女做著學徒活,幫忙移動、陳列、販賣拖到貨架上的商品。她們的氣色不錯,可見待遇很好。

 這位少女幾天後也會分配到類似的工作吧。

 商人把錢交給龐克頭們,客氣地低下頭說:

 「有機會的話,再拜託各位了。」

 「喔!我們會再來的!」

 龐克頭們帶著下流的笑容往炊事區移動。賣掉少女時,他們順便跟商人買了食材。大夥兒用這些食材一起煮飯。

 料理的同時,他們留意四周,低聲抱怨著說:

 「今天也順利把女孩交給商人夥伴了。」

 「不過其他種族對待人族的方式真是糟透了,到哪兒都一樣。簡直讓人笑不出來耶?」

 「我懂~~一般哪會像那樣讓人領頭兼作誘餌啊?竟然想得到這種鬼點子,真是嚇死人囉。」

 商人和龐克頭們是萊特以天賜技能『無限扭蛋』抽卡召喚出來的人物。

 商人等級十五,龐克頭冒險者則是等級二○至二五不等。

 他們的目的是分散各地收集情報。

 商人透過商業管道,龐克頭們則以基層冒險者的身分努力收集情報。

 除了龐克頭等人以外,目前還有其他人在人族王國、獸人聯合國、龍人帝國、矮人王國、魔人國、黑暗妖精孤島及鬼人列島從事情搜活動。

 萊特離開『奈落』的約莫半年前,他們就已經以商人和冒險者的身分活動、到處收集情報了。

 順帶一提,龐克頭們的冒險者等級是E級(半吊子)。

 不過以人族來說,他們的晉升速度算很快了。

 龐克頭們圍在鍋邊,加入蔬菜、撈除浮沫,一邊估算下肉的時機,一邊閒聊。

 「就算能力是九族當中最差的,大家對人族的歧視也未免太嚴重了吧。」

 「就是說啊。我們走訪過那麼多國家、城市和村莊,真的吃盡了苦頭。那麼討厭人族的話,別理會我們不就得了。」

 「啊──喜歡的相反是冷漠是吧?」

 龐克頭他們也遭遇過無數次歧視與刁難。

 不過以人族來說,他們的長相較為兇悍,加上大多是五人共同行動,所以還不至於出大事。此外,考慮到在地上活動的人員安全,萊特還給了他們『SSR 轉移』供緊急情況使用。

 所以遇到危機時,他們可以立刻回到『奈落』避難。

 雖然自己幾乎保證安全無虞,但所到之處經常可見人族遭受欺負,感受當然很差。

 「……從這次的現場看來,『那個傳聞』似乎是真的呢。」

 「你是說『人族王國把國民賣給他國』嗎?」

 「不能否認有這種可能……」

 見蔬菜熟了,龐克頭們往鍋裡下肉,並仔細撈除浮沫、以鹽調味。

 雖然龐克頭們廚藝精湛,此時氣氛卻很差。

 人族王國的國民八到九成是農民,剩下一到兩成則從事冒險者、商人及其他工作。

 主要輸出品為農作物,不過由於單價低,自然需要以其他商品賺取外匯。

 而那個商品就是本國國民•人族。

 倘若此事是人族王國主導的,就只是高層腐敗的問題,還有得救……不過實際上似乎是其他八國刻意促成人族王國將人族奴隸作為輸出商品。

 如果只是需要奴隸和礦工倒還好,最壞的情況下……

 龐克頭們打起哆嗦。

 「我、我很慶幸主人是萊特大人。」

 「我也是。」

 「……不過,你們不覺得人族艱困的處境背後存在著某種目的性嗎?」

 「會嗎?純粹是人族以外的八族道德淪喪吧。」

 「老實說,我個人是覺得萊特大人最好快點滅了人族以外的種族,統治全世界。」

 「同感。」

 「同感。」

 「同感。」

 「雖然有同感,但別說出來。也不曉得會不會有誰在哪裡偷聽。」

 「抱歉,隊長。我不小心說溜嘴了。」

 雖然已經跟周圍充分保持距離了,但還是小心為上。

 稍遠的地方有同樣在煮飯的冒險者,不過他們只顧著閒聊,或是討論今後的計畫,似乎沒人認真在聽龐克頭他們的對話。

 大夥兒安心地吁了口氣。彷佛算好了談話中斷的時機,一隻藍色小鳥正好停在紅髮龐克頭隊長肩上。

 雖然旁人都當這隻小鳥是他的使魔,不過那實際上是與青雪締結契約的其中一隻魔獸。小鳥環顧四周,發出『嗶、嗶、嗶』的啼囀聲。

 「是,是,是,瞭解。明天前往大海所在的西南方是吧。是,遇到『蛇尾地獄獵犬(魔獸)』時先展開猛攻,再來順勢而為,是,就這樣,麻煩了。」

 隊長不是在跟小鳥講話。

 透過小鳥觀察過周遭後,青雪以『無限扭蛋』的『SR 念話』卡片對龐克頭隊長下達明天的指示。

 其他隊員一邊進行調味,一邊等待對話結束。

 話一說完,小鳥便不曉得飛到哪兒去了。

 「明天進攻西南方!嚴禁賴床,別忘了檢查裝備!」

 『瞭解,隊長!』

 聽了隊長的指示,其他隊員活力十足地應和。

 剛好野營鍋煮好了,大夥兒便開始用餐。

 因為重視耐放的關係,平常的野營鍋都是把乾燥蔬菜和肉乾煮透後沾硬麵包吃,不過這次跟商人買了新鮮蔬菜、生肉和麵包。雖然只是照常用鹽調味,不過新鮮蔬菜和肉類的口感比平常更加美味。尤其這次吃的並非平常那種感覺嚼到牙齒會斷掉的硬麵包,而是今天早上剛出爐的麵包,就算不沾湯汁也能入口。就某種層面來說,這樣已經是一頓大餐了。

 不過喝著鹹湯的時候,龐克頭們心裡都想著同一件事。

 (好想趕快回『奈落』最底層吃美味的飯菜啊……)

 在『奈落』最底層,專屬廚師會用無限扭蛋釋出的食材煮飯,味道當然不是地上可以比的,食材的品質之高、料理技術、調味料的豐富程度等等都遠遠勝過地上。

 不過他們還是將就著吃,持續在地上活動。這一切全是為了敬愛的萊特。

 發誓絕對效忠萊特的龐克頭們,今天也喝著鹹湯繼續活動。

 ☆ ☆ ☆

 ──矮人族地下迷宮第五層的雪原。

 我們『黑色小丑』團隊在一角進行最後的狩獵。

 「『SSR 火遮』!『SSR 死者噤聲』!『SSR 稚兒戲言』!解放!」

 我•黑把平常不用的無限扭蛋卡片試用在一群雪男身上。雪男是第五層雪原常見的魔獸,基本上都是十幾只成群行動。體長近三公尺,渾身佈滿濃密的毛髮。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

 『SSR 死者噤聲』具有低機率秒殺敵人的效果,印象中十幾只大概會死一隻。

 『SSR 火遮』這種炎與風屬性的複合攻擊魔術則是斬斷雪男,將其化為火球,令積雪蒸發。

 就算幸運逃過一劫……『SSR 稚兒戲言』也會讓魔獸聽到孩童瘋狂的笑聲,使其混亂髮狂,無法再戰或逃跑。

 看著陷入混亂的雪男們,我以難以形容的語氣說:

 「這些攻擊魔術果然很微妙呢……用起來也不方便。」

 「雖然這些都是在地上被歸類為戰術級的稀有攻擊魔術,但水準太低了,不適合黑大人使用!」

 聽了我的自言自語,褐膚美少女笑咪咪地應和著說道。她是我在地上活動的冒險者夥伴之一•涅姆姆。儘管置身在風雪交加的第五層雪原,她依然穿得很單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對於等級五○○○的涅姆姆來說,這種程度的低溫環境根本算不上什麼。

 另一位冒險者夥伴•黃金騎士哥爾多吐嘈了她。

 「涅姆姆啊,說主人的魔術水準低不好吧?」

 「不、不是的!?黑、黑大人!我、我不是貶低黑大人的魔術,只是覺得不適合黑大人使用而已!」

 聽了哥爾多的指謫,原本像個懷春少女的涅姆姆突然慌慌張張地解釋起來。我露出淡淡的苦笑說:

 「放心吧,我沒這麼想。而且這些魔術的威力確實很微妙。好在可以不顧旁人眼光放膽實驗。」

 如同涅姆姆所言,我剛才用的魔術基本上威力很低,用起來也不方便。老實說,直接用手杖打都還比較快。

 「!黑大人。」

 「……嗯,我知道。有隻滿大的魔獸正在接近。」

 驚慌失措的涅姆姆態度丕變,歛起神色瞪著風雪後方。她是等級五○○○的暗殺者。我就是看上她強大的搜敵能力,才選她作為在地上活動的冒險者夥伴之一。

 她先發現有怪物接近,稍後我也感知到敵人的氣息。

 「唔……那不是『冰蛇蜥』嗎?竟然出現在平原地帶,真難得呢。那種魔獸應該住在雪山才對啊。」

 哥爾多也發現魔獸的存在,他單手靠在額頭上,透過頭盔開縫定睛凝視遠方,確認魔獸的形影。

 他說得沒錯,那是體長達十公尺,背部長著棘刺,擁有雪白鱗片的六足魔獸。

 『冰蛇蜥』是這座矮人族地下迷宮第五層雪原特有的魔獸,卻沒多少人親眼看過它。原因在於『冰蛇蜥』全身像雪一樣白,總是趁著風雪接近,所以很難發現,而且鮮少有冒險者看過『冰蛇蜥』之後還能活下來。『冰蛇蜥』就是這麼厲害,城裡的冒險者公會甚至表示:『一旦發現冰蛇蜥接近,就算拋下行李也要趕快逃走。』順帶一提,至今不曾有過成功討伐『冰蛇蜥』的例子。

 「是一時興起跑來雪原,還是注意到雪男才過來呢?」

 「不管怎樣都好。我們反倒該為這等好運慶祝才是。想不到最後一天竟能遇到如此珍貴的獵物,正好可以作為最後的點綴呢。」

 一般冒險者團隊碰著了得全力逃跑的魔獸,對我們來說也只不過是珍貴的獵物。

 『嘰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或許是明白我們已經發現它了,冰蛇蜥尖聲怪叫,口中噴發純白吐息。一般蛇蜥釋放的是石化吐息,冰蛇蜥卻是以吐息凍結目標,再嚼碎吞下。

 另外,冰蛇蜥還擁有魔眼,可讓對上眼的目標動彈不得。

 聽說冰蛇蜥的基本攻擊模式便是以魔眼限制目標行動,再冰封起來吃掉。

 陷入混亂的雪男們全被冰蛇蜥的白色吐息凍住,彷佛打一開始就存在於那裡的冰雕。

 對我們來說,冰蛇蜥的低等魔眼和白色吐息都起不了任何效果。

 不過對手是雪男沒得比的強大魔獸。

 「難得出現比雪男更強的魔獸,就來用用看SSR級以上的卡片吧。」

 這次沒有閒雜人等在場,可以拿地上(雖然在地下迷宮裡就是了)的魔獸來實驗還沒用過的無限扭蛋卡片、確認效果。

 我從懷裡掏出新卡片。

 「『SSSR 太陽殞落』,解放。」

 卡片解放後,冰蛇蜥上空產生了名符其實綻放著旭日輝芒的熱源。

 不光是冰蛇蜥,熱源餘波甚至蒸發了覆蓋空中的烏雲與冰封的雪男。

 冰蛇蜥耐不住龐大的熱量,別說鱗片骨肉,連魔石都徹底消失了。

 最後只留下地面掏空的大洞以及底部的熔岩。

 「真不知該感嘆冰蛇蜥太弱,還是SSSR卡太強了……總之,在地上當冒險者時要拿捏分寸,儘量避免使用SSSR級以上的卡片。」

 看著眼前的慘狀,我嘆著氣發起了牢騷。

 「可以的話,本來是想把冰蛇蜥素材當成最後的重點戰利品上繳出去……不過往好處想,這樣至少知道拿捏的基準了。」

 「是啊。說起來都要怪那隻蜥蜴不好!雖然用了SSSR卡,但那傢伙竟然一下子就被燒得精光,連塊鱗片都沒剩下。黑大人一點錯也沒有!」

 「再說,我們原本的目的是冰魔石,而非冰蛇蜥,就算燒掉了也無所謂。」

 涅姆姆和哥爾多安慰著燒掉冰蛇蜥的我。

 姑且不論涅姆姆的發言,哥爾多說得沒錯,我們的目的並非冰蛇蜥。

 而且拜此所賜,我們也大致掌握了哪些等級的卡片可在地上使用,實際上反倒利大於弊。

 雖然遇到冰蛇蜥這個程咬金,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便就此打道回府,準備上繳最後的冰魔石。

 我們交出最後的戰利品後,隨即啟程離開矮人族的地下迷宮都市。

 矮人族櫃檯小姐含著眼淚,依依不捨地目送我們。

 我隔著小丑面具告知涅姆姆和哥爾多下一個目的地。

 「接著去據傳出現『神秘巨塔』的妖精女王國首都吧。」

 「嗯,那就走吧,主人。」

 「無論黑大人要去哪裡,我都奉陪!哪怕是地獄深淵!」

 聽了哥爾多和涅姆姆的回應,我邁開步伐。

 目的地是妖精女王國首都。

第六話 麗芙七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