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話 莎夏與未婚夫

第二卷  第一話 莎夏與未婚夫 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輕之國度×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流星雨北斗

 掃圖:風

 錄入:kid

 修圖:凪のあすから

 午後的和煦陽光從葉隙間灑落進庭院,一對男女正優雅地舉杯喝茶。

 兩人皆為妖精族。在女僕的伺候下,他們有說有笑地坐在純白的桌子旁。

 女性妖精族莎夏愉快地跟坐在對面的男性交談。

 「──知道被我們玩弄於股掌時,『主宰』候補萊特露出絕望的表情,急急忙忙地逃走。我立刻搭箭射他的腳,讓他無法動彈,結果他竟然嚷嚷著:『你們是冒牌貨!肯定是這樣沒錯!』那醜惡的絕望表情真是太適合『人族(劣等種)』了。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卻讓我開心得捧腹大笑。真想讓米凱爾大人看看當時的景象呢。」

 聽著她醜惡的行徑,坐在正面的男性由衷地露出微笑表示贊同。

 「莎夏殿下的故事總是讓人聽得很開心呢。可以的話,我也想看看『主宰』候補『人族(劣等種)』少年醜態百出的絕望神情。有時我們也會在作戰中摧毀人族(劣等種)村莊,殺掉旅人和目擊現場後逃跑的人族(劣等種)。被殺掉的瞬間,他們總是帶著比平常更醜陋扭曲的表情討饒,不過因為實在太難看了,我反而覺得有趣呢。」

 「我懂!深有同感!萊特快被殺掉時,表情也變得比平常更醜陋、更噁心,真是笑死人了。」

 坐在莎夏對面的男性是她的未婚夫。

 這位擁有王族血統的妖精族男性名叫米凱爾,在妖精女王國最強騎士團『白之騎士團』擔任副團長一職。

 他的金髮修剪得整整齊齊,以免阻礙視線,俊秀的臉蛋上戴著眼鏡。儘管氣質容貌看似認真耿直的秀才,但他不愧是『妖精女王國最強騎士團』的副團長,體格相當寬厚結實。

 可說是能文能武的類型。

 對於人族臨死前討饒的醜態,以及從中得到的愉悅,兩人彷佛觀賞完舞台喜劇般分享併產生共鳴。

 雖然這兩人無疑是俊男美女,對話內容卻醜惡至極。

 由於莎夏和米凱爾一致認為『人族討饒的醜態十分可笑』,每次開茶會時總會不免俗地聊到殺害『主宰』候補的人族少年的故事。

 沒錯──大約三年前,仍是『種族集合』成員之一的妖精族莎夏與疑似『主宰』的萊特接觸,並拉他入夥。

 他們花了約莫三個月的時間調查,最後上頭認定萊特並非『主宰』,但以防萬一還是下令處死他。於是莎夏將他帶到世上最大、最強悍、最兇惡的地下迷宮『奈落』,打算在那裡殺了他,可是卻被他給逃了。

 正確來說,雖然萊特被莎夏射穿了腿、動彈不得,但就在獸人族卡魯準備補上最後一擊時,萊特卻碰巧伸手觸動了轉移魔法陣。

 莎夏等人也盡力搜尋轉移到地下迷宮某處的萊特,可惜還是沒能找到。不過人族(劣等種)的小孩不但腳被箭射穿、血流不止,無法好好走路,而且還轉移到世上最大、最強悍、最兇惡的地下迷宮『奈落』的某處。

 想必他早就被循血味而來的魔獸咬死了吧。

 全體成員一致認為『萊特已死』,也這麼向高層報告了。

 聽了成員們的說法,高層也斷定『萊特生還的可能性不高』,承認他已死亡。

 最後莎夏跟繼承王族血統的『白之騎士團副團長』米凱爾訂婚,還得到足以吃喝玩樂一輩子的報酬,以獎勵她除去了疑似『主宰』的人族。

 雖然米凱爾具備王族血統,但妖精女王國為母權社會,身為男性的他無權繼承王位,不過王族畢竟是王族。

 知道莎夏獲得鉅額獎金,又跟米凱爾訂婚,雙親和姊妹們頓時態度丕變。每次想起來,莎夏都樂得開懷大笑。

 「──喔,歡樂的時光眨眼間就過了呢。」

 米凱爾發現茶會結束的時間到了,便從座位上起身。

 他溫柔地朝莎夏伸出了手。

 看著米凱爾眼鏡後方端正的面孔,莎夏陶醉得羞紅了臉,牽著他的手起身。

 米凱爾憐愛地握緊她的手,露出了微笑。

 「能認識莎夏殿下真是太好了。我是個粗枝大葉的騎士,很少遇到這麼聊得來的女性。我們很合得來呢。」

 「我才是,能跟米凱爾大人訂婚真是太幸福了,簡直就像作夢一樣……」

 「那是我要說的話。」

 「討厭啦,米凱爾大人。」

 兩人開心地相視而笑。

 他們彷佛一對離情依依的戀人,米凱爾一直留在原地,看著莎夏乘上馬車漸行漸遠。

 莎夏也探出車窗不斷揮手,直到米凱爾的身影消失為止。

 雖然是國家作為報酬安排的婚事,但兩人似乎非常投緣。

 馬車在妖精女王國首都幹道前進。

 車內坐著莎夏,以及她僱用的一位妖精族女僕。

 莎夏一臉幸福地嘆了口氣。

 「哎……米凱爾大人今天也好帥喔。」

 「是,真羨慕大小姐能跟米凱爾大人訂婚。大小姐和米凱爾大人可謂郎才女貌,實在是太般配了。」

 女僕機伶地奉承莎夏。

 她也欣然接受讚美。

 「嗚呼呼,謝謝。有你這番話,也不枉費我努力當個配得上米凱爾大人的女人了。」

 雖然莎夏在琢磨美貌和增進修養這些方面也付出了相應的努力,但最辛苦的其實是提升等級。

 當時莎夏等級約三○○左右。

 而米凱爾已超過等級二○○○。由於落差太大,莎夏不得不努力彌補差距。

 這就是三年來兩人遲遲不結婚,始終維持在訂婚狀態的原因。

 莎夏死命努力,好不容易達到了等級五○○左右。

 等級稍微像樣點之後,她這才獲准跟米凱爾結婚。

 「為了米凱爾大人,大小姐真的很努力呢。雖然還要準備,但想到大小姐今年年底前就會完婚,總覺得不勝感慨啊。」

 「討厭啦,你也太性急了吧。年底明明還早啊。」

 「一個不注意就到婚禮當天囉,大小姐。您千萬不能輕忽大意,免得到時候婚紗腰身扣不起來。」

 「真沒禮貌,才不會有這種事呢──哎?怎麼突然停下來了?」

 莎夏正在跟女僕聊天的時候,馬車突然緊急剎車。

 聽到僱主莎夏出聲詢問,駕駛馬車的車伕回答:

 「商會前面有人族(劣等種)奴隸翻倒了貨物。貨物散落到馬路上,只好停下來了。」

 「嗚哇,糟透了……」

 結束與未婚夫『白之騎士團』副團長米凱爾的約會後,莎夏在乘著馬車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意外。

 聽了馬伕的回答,莎夏朝窗外探看,只見商會前停著一輛馬車。車上貨物確實翻倒了,還散落到馬路上。

 因為這個緣故,馬車無法前進,只能停下來了。

 商會相關人員揮鞭笞打著翻倒貨物的人族奴隸。

 「開什麼玩笑!沒用的人族(劣等種)!趕緊把貨擺好!」

 「對、對不起……之前一直都在工作,我已經很累了……請讓我稍微休息一下……」

 「不過是隻會說話的家畜,還敢奢望休息!廢話少說,快點幹活!」

 店員激動地不斷鞭打倒地的人族奴隸。

 旁觀的妖精族們誰也不覺得同情。

 對妖精族而言,人族是可以低價購得的奴隸。

 所以就像剛才店員所說,人族感覺更像是『會說話的家畜』。

 人族王國九成是農民,因此外匯收入幾乎都仰賴農作物,價格很容易被壓低。於是其他養不起的孩子,甚至基於某些理由而淪為奴隸的大人都從人族王國被賣來這裡。妖精族往往瞧不起九族當中能力最差的人族。

 女僕也不耐地嘆了口氣。

 「真是的,所以我才受不了人族(劣等種)啊……竟然連搬貨放好都不會……」

 「而且又醜又髒……真的很討厭呢。」

 表示贊同之餘,莎夏在心中暗想。

 (如果萊特是正牌『主宰』,我就必須獻身挽留他了。竟然得委身於愚鈍的低等人族!嗚嗚嗚……光想就覺得噁心。幸好萊特是冒牌貨,而且已經死了。)

 拜此所賜,莎夏才得以和繼承高尚王族血統且貴為『白之騎士團』副團長的米凱爾訂婚。

 正因為萊特是冒牌貨,加上已經把他處理掉了,自己才能像這樣享受幸福。

 (這點倒是很想謝謝他。不過卡魯直到最後好像都還在想主宰是什麼。那傢伙真蠢,幹嘛把心思浪費在這種無意義的事情上,簡直莫名其妙嘛。自己獲得幸福分明才是最重要的啊。)

 莎夏想到了被列為狼人族下任族長候選人的前隊友。

 (這會兒他肯定還是跟『種族集合』時期一樣沉迷酒色吧。)

 莎夏不難想像那個畫面,忍不住露出苦笑。

 正當她回憶著約莫三年前的過去時,眼角餘光突然掃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人默默地站在通往後巷的建築物暗處。

 莎夏的目光下意識地追逐著那人。

 (個頭不高的黑髮小孩。是人族少年嗎?簡直就像──!?)

 莎夏彷佛遭到當頭棒喝,大受衝擊。

 「為了避開翻倒的貨物,等會兒馬車會大幅移動,請先坐著不要起身──大小姐!?」

 「大、大小姐!?」

 莎夏跳下馬車,完全不理會驚呼的女僕和馬伕。

 她揪著為了跟米凱爾開茶會而特別訂製的禮服裙襬,朝對側車道的暗巷衝了過去。

 途中對側方向的馬車傳來悲鳴,她卻不以為意地繼續奔跑。

 儘管背後聽得到女僕高喊著:『大小姐,危險啊!』的尖叫聲,她還是不當一回事。

 莎夏就這樣穿著禮服,奔進了巷弄深處。

 她臉色鐵青地喃喃自語:

 「不會吧,騙人、騙人!那不是萊特!一定是我看錯了!」

 雖然嘴巴和情感上否認,她卻不由自主地追著默默站在後巷前建築物暗處的人影。

 剛才黑髮人族少年所在的地方已經沒有人了。

 憑藉著作為斥候磨練出來的技術,莎夏捕捉到在巷弄內移動的微弱腳步聲。

 彷佛受到聲音的牽引,莎夏窮追不捨。

 雖然身穿禮服,但由於等級已突破五○○,她的腿力比一般男性要強得多了。

 彎過轉角的瞬間──腳步聲就像幻夢一般消失了。

 「死、死路……沒有可供藏身的地方……」

 莎夏充分發揮身為『種族集合』斥候職長年鍛鍊的技術,環顧周遭搜索氣息。

 別說可供藏身的空間,死巷裡甚至連一點垃圾都沒有,即便普通人都能一眼看出沒人躲在這兒。

 莎夏四下張望,確認此處沒有人後,這才逐漸恢復冷靜。

 「是、是我搞錯了嗎?……沒、沒錯,等級十五的人族(劣等種)萊特不可能平安逃離『奈落』,而且在那之後已經過了將近三年,他照理來說應該已經長得更大了。」

 冷靜一想,縱使萊特沒事,時間也過了大約三年。

 十二歲的人族男孩到了十五歲,也不可能繼續維持以前的身形。

 除了個頭抽高、褪去青澀的稚氣外,身體也會長肌肉,面孔和氣質都變得更加成熟。

 「照理來想,他不可能還是三年前十二歲的樣子……一定是因為跟米凱爾大人聊得太開心,加上又想起了『種族集合』時期的事,害我把人族(劣等種)小孩誤認成萊特了。」

 莎夏想了一個自己能夠接受的說法。

 至於人族小孩以她追不上的速度奔馳在暗巷中的事實,因為邏輯上說不通,她下意識地忽視了這件事。

 不過──她注意到貼在牆上的紙。

 由於妖精女王國的建築物以白色為基調,加上莎夏剛才只顧著找『人族小孩』,導致她遲遲沒發現那張白紙的存在。

 她以顫抖的手捂著嘴角,慢慢走向貼在死路盡頭牆上的紙,讀起了文字內容。

 『我在巨塔等你。萊特』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天,過去纏上了莎夏。

第二話 莎夏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