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After Story

序章 歷美,回到西荻

第九卷 After Story  序章 歷美,回到西荻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我知道你很急.png

 校對:但我更急.jpg

 嵌字:你說得對但是為什麼只有一張圖.psd

 圖源:uu

 從羽田路站開始,途徑快速航空港到新千歲空港。

 一個半小時就從北海道到了羽田。經過品川、新宿,到達總武線。

 穿過中野、阿佐谷、西荻窪……四個半小時的旅行終於結束了。

 我回到了這座城市——西荻窪。

 「嗯嗯……」

 在站臺伸了個懶腰,深深吸了口氣。

 因為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身體舒適地彎曲。全身放鬆。

 現在是四月上旬的午後。與還留有積雪的老家不同,東京的春天相當溫暖。

 眼前是熱鬧的車站,站前高樓林立。

 身邊行人交錯,他們看上去也有些興奮。

 吸入的空氣也充滿塵埃,有種首都的煙火氣。

 「呼呼……」

 這種懷戀之感,讓我一個人笑了出來。

 即便從是秋玻、又是春珂的我,變回名為歷美的我的現在,即便是我已經接受了自己的現在,這座城市也還是我的「家鄉」啊。

 「……好。」

 重新背上帆布揹包,我走向檢票口。

 快速走下樓梯,三步並作兩步地越過檢票口。

 然後——人流之中。在即將走出北面的出站口時。

 「——歷美!」

 我聽到了他的聲音。

 我一直在尋找的,一直想切身聽到的聲音。

 看過去,他就在人流對面。

 「矢野君!」

 我反射般的大聲喊道。

 ——他的目光溫柔,面容清秀整潔。

 ——皮膚與髮絲,一如女子般美麗。

 但他的表情與動作,毫無疑問就是那個令人心安的男生——

 我不由得跑出車站。

 內心猛地揪緊,滿是苦澀。伴隨著強烈的喜悅,嘴角也不自覺地上揚。

 此刻,旅程的勞累也再無所謂。我想盡早一秒地到他身邊。

 ……抱住他吧。

 奔跑途中,我這麼想到。

 要不就藉著這股勢頭緊緊地抱住他……

 這是久違的再會。即便是如此大膽的事情,說不定也是能夠允許的。

 雖然周圍人很多,今天應該也可以吧……?

 但是——

 「歡迎回來。我等了好久!」

 跑到他的身邊,還沒等我抱住他,他便緊緊抓住了我的手。

 「一直都盼望著這一天!」

 他滿面笑容,聲音也充滿興奮。

 雖然心裡有些遺憾,但我向他微笑道。

 「我回來了。我終於回來了……」

 雖然還沒有擁抱,但能夠這樣再會,已經非常開心了。

 無論是他就在我眼前,還是我撫摸著他清涼的手,都讓我都有種做夢的感覺。

 ——二重人格結束後,在老家的醫院接受檢查的時候,我到底祈願了多少次與矢野君的再會呢。

 雖然每天都通過LINE聊天,也會彼此發照片,但這完全不夠。我想直接聽到他的聲音,也想直接觸碰他的肌膚。

 這與秋玻和春珂還是分別的兩人時相同。

 不,我對他的愛意,比起那時還要更上一層——

 「我一直,都好寂寞……」

 「嗯。我也是。」

 「真是不想再分開了……」

 「啊哈哈。別露出這樣要哭出來的表情啊。至少我們高三的一年還能在一起。」

 他如此笑道。矢野君很溫柔。

 雖然以前就一直很溫柔,但最近感覺他的溫柔更上一層了。對現在的我而言,他相當值得依靠。

 「那……走吧。」

 說完,他便在我身前邁開步子。

 「就和LINE上說的一樣,我們會在你的家裡開回歸派對。總之先往家裡走吧。」

 「嗯。」

 我點點頭,跟在她的身後。看到他的態度,我感到了一絲違和。

 怎麼回事呢。總感覺他的語氣突然僵硬了起來……。

 並非只是音色,表情也有些僵硬,還不自然地環視周圍……

 ……難道說,我突然有了一陣微弱的預感。

 呃。矢野君。難道說之後會有人……

 我這麼想著,走出車站,穿過站前的轉盤。

 然後,走在沒有變化的站前廣場,走向人行橫道的時候——

 「「「——歷美,歡迎回來!」」」

 明快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

 我猛地一顫,回過頭——

 「哇啊……!」

 一個橫幅打開。

 幕布巨大,長約三米,寬約一米。

 色彩鮮豔,上面還有顯然是手寫的文字。

 上面寫著——

 『歡迎回來☆歷美。』

 ——我嚇了一跳。

 為了給我一個驚喜,還準備了這種東西啊。

 還有就是——我那些舉著幕布的朋友們。

 小伊津佳、修司君、小時子和細野君。還能看到小霧香、Omochi同學和古暮同學、手工部的沙也和加奈。甚至——還有千代田老師。

 他們說著「歷美,我們等了好久了!」以及「長途旅行,辛苦你了!」之類的話語,臉上也洋溢著溫柔的笑容——

 「……謝謝。」

 喜悅再次在心中綻開。

 「謝謝大家,這麼熱烈地歡迎我……」

 ……我其實有一定的預感。

 從和矢野君的聊天記錄,以及他發的消息中,我已經有了這樣的預感。

 「你幾點幾分的電車來西荻?」

 「嗯,我想去接你。」

 「順便問一下,你走哪條線回來?和往常一樣?」

 「沒有繞路的預定吧?」

 但即便如此,實際地看到這番景象,還是會流出眼淚。

 「我好開心。嗚嗚嗚……」

 ……不妙。好像哭出聲來了。

 這可是車站前,在大家的面前,我卻像是真的哭出來了……

 「……啊!不好,歷美哭得好厲害!」

 小伊津佳似乎是看到了我的表情,慌慌張張地跑到我的身邊。

 「好啦,沒事的!先別在車站前哭了!」

 「先,先回家吧!派對已經準備完全了!」

 「你爸爸也等著!」

 小伊津佳之後,大家都如此說道。

 我又哭了一聲,然後熱熱鬧鬧地走向家——

 *

 「——喔喔喔喔喔喔!!」

 ——大哭。

 派對開始,快樂交談的時光開始。

 我好不容易才停止哭泣——父親卻在大家面前號哭了起來。

 「居然能被這麼多朋友環繞,歷美你好幸福!而且你的朋友都這麼棒……!」

 他棕熊一般的身軀,發出炮擊一般的渾厚聲響。

 父親如此哭泣,所有參加者都看向了他。

 有人驚訝,有人很開心地笑著,還有人滿臉溫馨地注視。

 雖然大家的反應各不相同,但因為羞恥,我的體溫不斷上升。

 「爸,爸爸,等一下!」

 我慌慌張張地阻止他。

 「別哭了!這可是難得的派對!」

 「你在說什麼!這種情況怎麼可能不哭出來!」

 但父親卻氣勢洶洶地反駁。

 「歷美變得如此有活力,被朋友環繞……怎麼可能不高興!」

 ——派對開始之後相當熱烈。

 吃著老家買的奶酪蛋糕與黃油三明治,我們隨意聊著天。

 說起來,不久之前我們還辦了班級的解散會。雖然感覺一直在玩,但情況真是相當糟糕。這種程度應該還是可以的。

 因為大家都十分熟悉,交談從一開始就十分熱烈。

 人格統一之後的感想、今後的事情、各自的理想、以及畢業之後想要幹什麼的話題非常熱烈。

 但是——父親的哭聲傳到了這裡。

 感到既害臊又抱歉,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也不知道父親是不是感情波動到了極點。

 「今後還請多多關照……!」

 說著這樣的話,向大家鞠了一躬。

 「今後還請各位多多關照歷美!」

 「等等,別這樣了!」

 「雖然她還有很多不足,但還請和她成為好朋友!」

 「所以說別這樣了!」

 我慌慌張張地阻止他,臉上滿是冷汗。

 這樣會嚇到大家的!朋友的父母這麼說話,只會讓他們很困擾的!

 我的內心變得愈發絕望,偷偷看了一眼大家的表情——

 「……誒?」

 ——他們也非常感動。

 不知何時,我的朋友們也是感慨萬千的表情。

 不如說是,

 「嗚嗚嗚……」

 「(哭)……」

 哭了。

 我的一些朋友,具體而言,是細野君和古暮同學開始擦拭眼淚。

 大家都是這樣想的?都能接受父親的感情嗎……?

 只有我是奇怪的……?

 「……嘛,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矢野君代表了大家。他表情有些困擾地笑了笑,向我說。

 「我們也是這樣想的。」

 「……這樣啊。」

 「所以多多關照了。」

 他宣言般地繼續說道。

 「今後還請你多多關照我們了。」

 ——今後。

 為什麼呢。這句話在有些困惑的我的心中不斷迴響。

 等待著我們的,遙遠的未來。

 十幾歲的我們面前的,漫長的人生。

 對,我們還有「今後」。

 秋玻與春珂都在我的心裡,故事還在繼續。

 喜悅與苦澀,欣喜與厭惡,都還多到讓人大吃一驚吧。

 我與矢野君的愛情也才剛剛開始。

 不可思議的三角形。

 在這段距離已經變成零的現在,這種感情毫無疑問地就在我的心中。

 因此——我向大家笑了笑。

 「……嗯。請多多關照。」

 然後點點頭,開始了新的一天。

 

第一章 絕對要親密接觸的女生與絕對要貫徹鋼鐵作風的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