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章 過去與重逢

第五卷  第五章 過去與重逢♠

來到東京後的第三個早晨。

一覺醒來,隔壁床上不見綾子小姐的身影。

時間是──早上六點五十分。

雖然我是在鬧鐘響之前就自己醒來,不過看樣子綾子小姐比我還要早開始行動。

莫名覺得有些內疚,我於是趕緊起身。

我摺好棉被,正準備急忙前往客廳時──忽然間想到一件事。

等一下喔。

現在這個時候急著行動或許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我們現在──正在1LDK的房子裡同居。

這樣的格局以兩人共同生活來說相當狹小,幾乎沒有自己專屬的空間。

若是無所顧忌地生活……恐怕會經常不小心侵犯到對方的隱私。

比方說,換衣服。

比方說,上廁所。

比方說,洗澡。

會有撞見那些敏感場面的風險。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直到今天為止都沒有發生那方面的意外。如果可以,我希望以後也不會發生。

……不過話說回來,我也不能說自己絲毫沒有一點期待。畢竟我也是一個男人。心上人的羞恥模樣……坦白說,我很想看。

自從知道我們要同居之後,我做過的妄想簡直不勝枚舉。如果說我完全不期待在洗澡或是換衣服時,發生令人又喜又羞的養眼幸運意外,那是騙人的。

但是……

就是這個但是。

我不能讓自己沉溺在那種邪惡的思想中。

正因為是兩人共同生活,所以體貼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我必須儘可能尊重對方的隱私。

什麼養眼的幸運意外,那種東西能避免就應該儘量避免。

「……呼~」

我深呼吸一口氣,讓腦袋徹底清醒。

然後──冷靜思考。

在現在這個情況下,可預料到的意外事件……大概是上廁所和換衣服吧。

上廁所只要進去之前確實敲門就沒問題。

換衣服也是……只要留意對方是否也在盥洗室裡,應該就不會有事。

1LDK的同居生活──如果要避免換衣服時被對方看見,就只能使用臥室或是盥洗室。

臥室裡現在有我在。

這麼一來,綾子小姐如果要換衣服,便只能到盥洗室去了。

也就是說──

我只要在進廁所和盥洗室之前確實敲門,應該就能百分之百迴避掉養眼的幸運意外事件。嗯,肯定是這樣沒錯。

「…………」

咦?好奇怪喔。為什麼我會這麼拼命地想要避開養眼的幸運意外呢?

我已經是綾子小姐的男朋友了,以我的身分,即便不小心目擊到她換衣服,說不定也能獲得原諒……不過,嗯……唔嗯,還是避開好了。嗯,就這麼辦。

畢竟我才成為她的男朋友不久,還是極力當個紳士吧。

我帶著這樣的決心,打開臥室的門。

結果──

綾子小姐正在客廳裡面換衣服。

一打開臥室的門,就見到她人在那裡。

換言之就是近在眼前。

她正在離我極近的位置更衣。

不知該說湊巧還是不湊巧,此時的她已經換到一半,將一半以上的睡衣都脫掉了。

身上的長褲已經褪去。

包覆臀部的黑色內褲和雪白大腿映入眼簾。

可是,比下半身更加吸睛的是──上半身。

上衣的鈕釦解開了一半以上,露出深邃無比的乳溝。

充滿驚人存在感和份量感的豐滿胸部。

若是平常,那對豪乳應該會被內衣所包覆──然而如今,照理說應該在那裡的拘束具卻不存在。

因此,乳房在重力的牽引之下,配合著她的動作劇烈晃動。感覺只要上衣稍微移位,就連前端都會整個一覽無遺──

「──呀啊!」

(插圖016)

「哇!對、對不起!」

在尖叫聲中赫然回神的我趕緊將門關上。

心臟怦通怦通地狂跳。

綾子小姐那副煽情的模樣牢牢烙印在我腦海中,興奮的感覺直衝腦門……相反地,卻也有一種近似無力感的情緒在心中萌生。

「……結果是在客廳換衣服啊……」

我小聲嘟噥,一面深深地嘆息。

我沒有預料到這個情況

在同個屋簷下的同居生活。

看來要回避養眼的幸運意外相當困難。

後來到了早餐時間,我們之間的氣氛依舊有些尷尬。

「那個,綾子小姐……剛才真的很對不起。」

「沒、沒關係啦!你不用一直向我道歉。」

綾子小姐在餐桌另一頭搖手說道。

「我才應該要道歉才對。要是我有乖乖到盥洗室換衣服就好了……要怎麼說呢……都、都怪我自己嫌麻煩,想說反正你還在睡,這樣應該沒問題。」

她一臉羞愧又歉疚地說。

彼此道歉後,這件事就到此結束──我才剛這麼心想。

「……還、還有,因為我不想被你誤會,所以有件事想先跟你說清楚。」

豈料綾子小姐就用一副下定決心的表情,接著說下去。

「我不是每次都不穿內衣睡覺的!」

語氣中充滿「唯獨這一點我絕不退讓」的氣勢。

呃。

你還要繼續這個話題啊?

虧我以為總算可以靜下心來吃早餐了。

不過話說回來……綾子小姐還真常跟沒穿內衣這件事扯上關係啊……!

因為連我們剛開始交往時她也沒穿內衣……

「平常我都會穿晚安內衣。」

「晚、晚安內衣……」

記得沒錯的話,那好像是女性睡覺時穿著的胸罩?

「昨天我只是碰巧熱到睡不著才脫下來……平常絕對、絕對……都會穿內衣睡覺。因為我不是那種邋遢的女人。」

她像在叮囑一般急促地說。

其實在我看來,我並不認為睡覺時不穿內衣很邋遢,反而還想大力推薦不穿內衣睡覺……不過身為女性,她似乎有無法讓步的地方。

「女、女人真的好辛苦,連睡覺的時候都得穿胸罩。」

「就是啊……雖然好像也有很多人不穿,可是……那個,因為像我這種尺寸如果不穿,睡覺時胸型就會跑掉……」

見到她一副難以啟齒地這麼說,我的視線差點就情不自禁被胸部吸引過去,然而我還是憑著我鋼鐵般的理性拼命移開視線。

這麼說來,胸部愈大的人就愈需要穿晚安內衣了。

如果是這樣……嗯,那麼綾子小姐可能還是穿上比較好。畢竟如果她不穿,誰還需要穿啊?

「唉……胸部大也是有煩惱的。因為不僅很重,又容易肩膀僵硬,就連泳裝和內衣也因為很難找到合適的尺寸,只能去買昂貴的商品。」

「啊,綾子小姐的內衣品牌確實相當昂貴呢。」

「就是啊。其實我並不是基於喜歡才穿高價品牌的喔?完全是因為沒有我的尺寸──」

綾子小姐起初還深深地點頭附和,不料說到一半就突然若有所思。

「……阿、阿巧,我問你。」

然後一臉狐疑地向我問道。

「為什麼阿巧你……會知道我的胸罩是什麼牌子?」

「──!」

糟糕。

慘了,我太多嘴了……!

「呃……這個嘛……」

「…………」

「之、之前我洗衣服時看到上面的標籤……於是就上網查了一下。」

不敵視線壓力的我老實回答,結果綾子小姐羞紅了臉。

「你、你還特地上網查……」

「不、不是的!我沒有居心不良,我只是想查怎麼清洗而已!因為要是用錯方法把衣服洗壞就糟了,我才想上網去查官方建議的洗滌方式……真、真的就只是這樣!」

儘管我拼命解釋,綾子小姐依舊狠狠瞪著我。

「……你之前明明說,你洗的時候有儘可能不去看。」

「只、只有標籤,我就只有看標籤而已。標籤以外的部分我完全不記得。」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你還是仔細看過標籤對吧?」

「…………」

「這麼一來……你連我、我的胸部尺寸也……」

「……當、當時或許有映入眼簾,可是並沒有殘留在我的記憶裡。因為我真的只是為了知道要怎麼清洗,才會去查內衣的品牌。」

「騙人,你一定有看。你已經知道了對吧?知道我是……G罩杯。」

「咦?呃……怎麼會是G?應該比G還要大上幾個──啊!」

當我發現自己遭到引導盤問時,一切已經太遲了。

只見綾子小姐的臉愈來愈紅,羞恥與憤怒的火焰在眼中熊熊燃燒。

「你果然看了……!」

「呃,那個……對、對不起。」

「……真是的!阿巧是大色狼。」

綾子小姐一臉傻眼,像在鬧脾氣似的抱怨。

這麼說或許會讓她更生氣也說不定,不過怒氣中帶著羞怯的她真是可愛極了。

慌亂的早餐時間過後,我們開始急忙為工作做準備。

話雖如此,綾子小姐今天好像下午才要去公司。

因此必須做準備的人是──我。

「……哇啊!」

見到換好衣服走出臥室的我,綾子小姐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

「好久沒有看到阿巧穿西裝了耶。」

「上次穿已經是成人式的時候了。」

我苦笑著低頭打量自己的模樣。

這套西裝是我趁大學入學時購買的。為了方便找工作時也能穿,我特地選了比較基本的款式。

「不過我還是不太習慣穿成這樣,總覺得有點彆扭。」

「不會啦,沒什麼好彆扭的。因為阿巧你個子高、肩膀又寬,非常適合穿西裝呢。我……很喜歡你穿西裝的樣子喔。」

「哈哈,謝謝誇獎。」

雖然這可能是客套話,不過受人稱讚的感覺還不賴。

「不過……實習有需要穿西裝去嗎?我還以為『莉莉絲塔』不是那麼拘謹的公司。」

「……對方是有跟我說『穿什麼都可以』,不過即便如此,我想第一天還是穿西裝去會比較好,畢竟也有可能是『便服陷阱』。」

「便服陷阱?」

「意思就是,例如找工作面試時,因為對方註明『請穿著便服前來』就真的穿便服去,結果到了現場卻大出洋相。」

我本身雖然沒有那種經驗,不過只要讀過就業手冊,就會知道上面往往都會提到這個「便服問題」。

以找工作為例,企業方所說的「請穿著便服前來」不過是客氣的表現,我方要讀懂背後的意思,然後穿著西裝或是有一定正式程度的服裝前往才有禮貌。

這話聽來儘管麻煩,但這就是社會的禮儀,除了遵守外也沒別的法子了。

「我是覺得那間公司不會這樣啦……不過也對,只要穿西裝去就一定不會出錯了。」

之後綾子小姐再次端詳我的西裝打扮,視線卻在脖子附近停了下來。

「哎呀,阿巧,你的領帶有點歪喔?」

「咦……真的嗎?」

「嗯,稍微歪了一點。」

我試著用手確認,卻還是不知道哪裡歪了。

可能是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打領帶,再加上臥室裡沒有鏡子,所以才沒打好吧。

「借我一下。」

見我遲遲沒將領帶調正,於是綾子小姐伸手幫忙。雖然有些害羞,我還是稍微抬起下巴,交給她調整。

柔軟的手指慢慢地調正領帶的位置。

彼此的臉自然而然靠近,奇妙的羞怯感在我們之間瀰漫。

「……之前我也像這樣幫阿巧調整過領帶呢。」

(插圖017)

「就是啊。我記得,那是在我剛上高中的時候。」

「當時……我什麼都沒想,就動手幫你調整了。」

我想起來了。

當時,綾子小姐只把我當成附近的小孩子看待。

所以就連領帶……她也是一派若無其事地幫我調整。

就像在幫年齡相差懸殊的弟弟,或是親戚的小孩整理衣服一樣。

以大人身分,不以為意、自然而然地做出應對。

當時的我,對於她那樣的溫柔舉動感到有些難受。

被她當成小孩子而不是男人看待這件事,讓我好不甘心。

但是現在──明明是同個人在替我做同一件事,我卻感到滿心歡喜、心滿意足。

「你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咦?」

被我這麼一問,綾子小姐微微紅了臉頰。

「沒、沒有啊,我沒有在想什麼……」

「我們這樣很像新婚夫妻對吧?」

「……你、你既然知道就不要故意問啦!」

鬧脾氣似的嚷嚷後,綾子小姐稍微用力將領帶拉緊。

明明是相同的行為,以前和現在的意義卻截然不同。

因為我們的關係,以及彼此的心意都改變了。

這個事實令我喜不自勝。

由於幸福無比的早晨例行公事讓我處於腦袋空空的妄想狀態,我本來還擔心自己能否在這種狀態下好好地實習……結果如此飄飄然的腦袋,一下就因為客滿電車而冷靜下來。

好難受。

東京的客滿電車讓人好難受。

算了,既然綾子小姐每天早上也都在這種狀況下通勤,我怎麼可以因為這點小事就發牢騷呢?

下了電車,我隨著從車站湧出的人潮前往目的地。

「莉莉絲塔」股份有限公司。

我所要實習的公司似乎位於住商混合大樓的三、四樓。

因為綾子小姐的公司「燈船」據說也位於類似的住商混合大樓內,我想都會的新創企業大概都是這樣吧。

搭乘電梯來到三樓後,負責接待的人隨即上前迎接。

「啊~你好、你好,歡迎你來。」

那是一名笑容滿面、髮色明亮的男性。

掛在脖子上的員工識別證上寫著──「吉野」。

「你是左澤對吧?哎呀~幸會,我是吉野。」

「幸會,我是左澤巧。」

我深深地低頭致意。

我雖然和吉野先生通過好幾次電話,不過像這樣實際見面還是第一次。

帶卷度的褐色頭髮和耳環,穿著是品牌Logo Tee配上牛仔褲的極休閒風格。我聽說他的年紀是三十出頭,不過可能是打扮的關係吧,他本人看起來相當年輕,即便說是大學生感覺也勉強行得通。

「今天起還請您多多指教!」

「喔!不錯耶,這麼有精神。嗯,大學生就是要這樣才行。」

他開朗地笑道,一邊輕拍我的肩膀。

「那麼你跟我來吧。一開始會先在會議室進行說明。」

「是,抱歉打擾了!」

「啊哈哈,你不用那麼緊張啦,我們公司的風氣還滿自由開放的。」

大概是看出我很緊張了吧,吉野先生笑著安撫我。

「左澤,你是第一次實習嗎?」

「是的,貴公司是我第一間實習的公司。」

「就跟你說不用那樣了。什麼貴公司的……又不是在面試。」

我又被笑了。

唔嗯,因為是狼森小姐介紹我來的,為了避免做出失禮之舉,我來之前特地繃緊了神經……但是情況看來跟我想像中不一樣啊。

「因為我們公司也是從今年才開始實施實習制度,我理所當然也是第一次帶實習生,所以你不需要那麼拘謹。放輕鬆點吧,放輕鬆。」

「是……」

「還有,服裝方面也不用穿西裝,穿便服就可以啦。話說回來,我沒有告訴你『穿什麼都可以』嗎?」

「有是有……只是我以為即使公司方面這麼說,也應該要穿西裝來才符合社會人士的禮儀。」

「啊哈哈,另一個人也說了相同的話。」

「……咦?」

「因為那孩子也穿了套裝來。原來如此,認真的孩子聽到人家說『穿什麼都可以』反而會穿西裝來啊。看來明年開始得注意這一點了。」

「請問,您說另一個人是……」

「就是另一位實習生啊。除了左澤你之外,還有另一個在東京讀大學的學生。我沒告訴你嗎?」

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不過仔細想想,這樣其實很正常。

只招收一名實習生反而才稀奇吧。

「那孩子也是大概五分鐘前到的。雖然時間有點早,不過既然你們兩人都到齊了,那就開始說明吧。」

於是我跟在吉野先生後面,在他的催促下進入會議室。

在裡面的是──一名女性。

整齊紮起的頭髮、色調沉穩的套裝,活脫脫就像個正在求職的學生。

她大概就是另一名實習生吧。

儘管看不見長相,但是從她挺直背脊的端正坐姿來看,可以感覺出她極為緊張。

「抱歉讓你一個人在這裡等。」

「……不、不會,沒關係!」

吉野先生一開口,她立刻猛地站起。

她以流露出緊張感的僵硬動作轉過身,面向這邊。

和我四目相交的瞬間──

「咦……」

她瞪大雙眼,我則是倒吸一口氣。

「巧、巧……?」

她一副驚訝地說。

以和高中時代相同的方式,呼喚我的名字。

所以──大概是因為這樣吧。

我也不由得被拉進去了。

被拉進高中時代的回憶裡。

「有、有紗……?」

我完全不敢相信。但是,不會有錯的。

雖然髮型、妝容、穿著都和高中時代截然不同──可是,驚訝時的語氣、表情都和從前一模一樣。

愛宕有紗。

在那裡的,是高中時代被稱為我的「女朋友」的女孩。

「──是、是。我真的……對於事後才告知此事感到相當抱歉。等我回去之後,一定會親自登門問候……是,謝謝你……不會、不會!阿巧──不對,巧他幫了我很多喔!感覺反而是我受他照顧了…………是、是,那麼我先告辭了……」

明明通電話時看不見對方的臉,我卻一再地低頭致意。雖然聽說這是日本人特有的舉動……不過如今,我心裡除了羞愧外也沒有別的了。

「……唉。」

通話結束後,我坐在沙發上嘆了口氣。

對方是──朋美小姐。

是阿巧,也就是我男友的母親。

我透過電話,針對這次同居的事情跟她打了招呼。

雖然阿巧好像事前就有告知並且取得了父母的許可,可是身為女朋友……應該說身為一個大人,我還是想向對方稍微打聲招呼。

回頭想想……雖說只有短短三個月,不過以先斬後奏的方式同居,感覺還是相當失禮。

至於朋美小姐的態度──

『完全沒關係啊,你不用在意那種事情啦。綾子小姐你就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要是巧妨礙到你,到時你只要把他趕出去就好。』

雖然她的回應感覺一派輕鬆……啊~但我還是覺得好過意不去。

就是忍不住會猜想,也許她內心其實不是那樣想的。

不過話說回來,可能也有人會認為同居是兩個人的事情,不需要家長許可啦。

況且阿巧也已經成年了……不對,雖然說他已經成年,但畢竟還是受父母扶養的大學生,所以做什麼事情之前還是應該先向父母請示比較好……啊~可是這樣一來,會不會像是把阿巧當成小孩子看待啊……

唔……搞不懂。

完全不知道什麼才是正確解答。

究竟該做什麼、怎麼做,才是世俗認為正確的事情呢──

「……算了,世上恐怕沒有所謂正確解答吧。」

我喃喃自語。

男女之間的戀愛──或許本來就沒有正確解答這種東西。

每個人的戀愛形式各不相同。

和父母、和這個世界的相處方式也是因人而異。

就算真的有某種類似理論或是範本的東西存在,就這麼依循所謂的標準去走也不是正確的做法。

更何況我們是──年齡相差超過十歲的情侶。

年過三十的單親媽媽和二十歲的大學生。

既然這樣的交往關係比較罕見,那麼依循一般世俗所認為的正確解答或許是錯的。

正確解答的形式必須由我們自己去發掘。

「……啊!糟糕,已經這麼晚了!」

我趕緊切換情緒,著手處理家事。

因為下午要出門工作,我得趁上午的時間把能做的事情做完。

首先是──洗衣服。

我來到盥洗室,將籃子裡的衣服扔進洗衣機。

扔到一半──我突然停下動作。

我看見的是,阿巧的襯衫。

是他昨天穿在夾克裡面的襯衫──

「……嚇!」

發現自己竟愣愣地凝視襯衫,我赫然回神。

等等。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我、我在想什麼?

我想對阿巧的襯衫做什麼啊?

不行啦……不可以那麼做。

就算是女朋友……也有該做和不該做的事情!

可、可是──阿巧不是也洗過我的內衣褲嗎?

無論是胸罩還是內褲。

連標籤他都仔細確認過了。

既然如此……我就算稍微惡作劇,應該也不至於遭到報應吧?

因為他對我的內衣褲為所欲為,所以我也要對襯衫──

「…………」

我拼命地替自己找藉口,然後再次面對他的襯衫。

東張西望。

明明四周空無一人,我依舊謹慎地確認周遭──然後提心吊膽地把臉埋進白襯衫裡。

啊……好棒。

襯衫上有淡淡的阿巧的味道。

擦身而過時、擁抱時,不經意感受到的他的味道。自從展開同居生活之後,感受到那股氣味的瞬間便增加了。

明明心跳澎湃不已,心情卻異常平靜,好不可思議的感覺。

彷佛就像被阿巧包圍著一樣。

怎麼辦?

我可以……穿穿看這個嗎?

我記得,人家都說這是男友襯衫──

嗡嗡嗡。

就在這時……

擺在洗臉檯上的手機忽然發出劇烈震動。

「~~~~!」

我嚇到以為心臟要從胸口蹦出來了。

匆匆將襯衫扔進洗衣機後,我急忙接起電話。

「……是。啊,沒問題,麻煩按照約定的時間送來。是……」

是宅配人員打來的確認電話。

我之前有請美羽幫忙把開始在這裡生活後發現缺少的物品寄來,看來包裹就要寄到了。

「……呼~~」

我深深地大口吐氣,整個人癱坐在地。

啊,真是的,對心臟太刺激了。

話說……我剛才到底在做什麼啊?

居然如此陶醉地聞男友襯衫的味道……感覺好像變態。

彷佛慾求不滿似的。

「…………」

與男友偶然展開的同居生活。

能夠有更多時間和他膩在一起,讓我開心得不得了。

然而──不對。

正因為如此。

正因為距離拉近了……慾望於是漸漸地膨脹。

現在的我,變得好想擁有他更多。

「……真希望趕快見到阿巧。」

明明才分開幾個小時,我卻不禁說出這樣的話。

心裡莫名覺得悶悶的──同時就某方面而言也是悠哉吧。

渾然不知之後即將到來的考驗──